廉明奇判公案/0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廉明奇判公案
◀上一章 第九章 婚姻類 下一章▶

馬侯判爭娶[编辑]

  浮梁縣陳浩,

  「狀告為勢奪婚姻事:毒惡趙玄玉,蓋都喇虎猛氣橫飛。恃倚頓丘山之富,濟林甫鬼蜮之奸。流毒一方,生靈切齒。身憑媒妁,聘定左成女為妻,今娶過門,路經惡里,豈料立心奪娶。牙爪雲集,金鼓雷轟,鋒戈霜瑩,喊聲震天。強搶新婚作妾,嫁奩服飾,一概鯨吞。勢如劫盜,王法大壞。懇天法剿。上告。」

  趙玄玉訴曰:

  「狀訴為奪妻大冤事:身用聘禮,憑媒娶左成女為妻。惡豪陳浩,宦勢炙天,越法奪娶。搶親未遂,聽兄主唆,毒口吹禍。逞指鹿為馬之奸,捏畫蛇添足之狀。教得升木,架空告臺。切思婚姻先聘為主,一女只嫁一夫。遭惡奪告,慘蒙毒螫,銜冤上訴。」

  馬侯審云:

  「審得趙玄玉,以萬金土豪,桀驁烈性,蜂蠆毒心。鯨鯢大膽,播惡一方。蓋四凶可五,九黎可十者。左成有女玖英,陳浩既憑媒議,納采問名,此醮行一與,終身無改者。玉胡為恃強奪娶,俾一女而二夫乎!及知玖英於歸,牙爪雲屯,操鋒執刃,截路搶親,罄擄嫁妝。此雖編發穹廬,亦未有棄禮義如斯獠者也。此惡不懲,綱常大壞。合行依律取供。其女判歸陳氏,仍究嫁資。」

江侯判退親[编辑]

  建德縣周璁,

  「狀告為亂法拆姻事:百年配偶,萬古綱常。身父存日,憑媒王仕厚儀百金,聘定沈任女桂英為妻,婚書可據。豈期獸親不仁,因家消乏,餌誘上門,逼寫退書,遣女另嫁。切思夷邦尚有匹配,中國可無人倫?姻盟既毀,律法安在?號天法究。上告。」

  沈任訴曰:

  「狀訴為超豁女命事:身女許配周璁,終身仰望。伊父身死未冷,嫖賭傾家。前年典出,不留尺地。今歲賣屋,不遺片瓦。黃金既盡,自寫退書,領回財禮去訖。婿非肖子,女始二天。再判成婚,終身冤陷,乞恩超豁。上訴。」

  江侯審云:

  「沈任之女,既配周璁為妻,金鏃可朽,盟不可渝也。璁既嫖賭,任屬泰山,胡不招贅於家,而箝其放心乎?乃若逼寫退書,遣女另嫁,此又壞亂法紀,播中國之醜聲,俾夷狄人笑之也。雖然,夫之不幸,妾之不幸,縱使周璁消之,亦掛英之數奇耳,夫復何恨。若依沈任,是壞蕭何。」

唐太府判重嫁[编辑]

  德化縣朱正,

  「狀告為謀奪生妻事:身娶韓盛女為妻,過門成婚無異。淫豪程俊,貪妻姿色,簧鼓岳母,接女歸寧。廣金奪娶,坑身失配。痛思未嫁則為伊女,既聘則身妻。奪嫁受財,行同禽犢。乞究完娶正倫。上告。」

  韓母林氏訴曰:

  「狀訴為違令誣騙事:女嫁朱正為妻,反目毆傷,舁歸救養,情急上告。蒙批諭娶不從。因遵執照,明嫁程後為妻。惡知,捏空聳制。泣思阿告已經三年,恩諭又非一次。何得未嫁絕無人影,既嫁遂有男夫。天鑒難瞞望光。上訴。」

  唐府主審云:

  「朱正原娶韓女為妻,閨門反目,岳母取回。歷八年之久,既不完娶,又不令嫁,是坑此女子,拘拘然如觸藩羝也。夫狀告三載,諭娶七次不從,正恪有棄妻意矣。本縣批令改嫁,是承娶者官府令承之也﹔嫁女者官府令嫁之也,更有何辜!但所嫁財禮,理合給帶。朱正另娶續後嗣云。」

祝侯判親屬為婚[编辑]

  石埭縣陳仲武,

  「狀首為遠法結婚事:舅姑姊妹,律禁成婚。今弟陳仲成潑妻孫氏,牝雞司晨,欺夫橫恣。酷信伊兄孫汝玉巧言相,不論舅姑干礙,不用媒妁婚書,將次女嫁兄為媳。分紊人倫,禮乖律法。身恐坐罪,為此上首。」

  祝侯審云:

  「陳仲成之次女,與孫汝玉之長男,蓋舅姑兄妹也,律禁為婚,彰彰可睹。今乃不憑媒議,私結姻盟,是仲成不合以女許嫁,而偏聽牝雞之鳴。汝玉不合令男從親,而私結文鸞之好。若效桓溫之鏡臺。實壞蕭何之法律。合斷離異,以正典刑。」

喻侯判主占妻[编辑]

  六合縣伍春生,

  「狀告為生離事:身貧無配,贅豪黨俊九使婢為妻。議工三年,准作財禮,婚帖存證。今身工滿求歸,豈豪與妻戀,將身打逐,伊族黨睿見證。活活分離,見聞悽慘。進不得妻完娶,退則汗血無償。情極可憐,叩天作主。上告。」

  黨俊九訴曰:

  「狀訴為叛誣事:逆惡伍春生,贅身使女為妻。靠如嫡親,帶往楚地貿易。豈惡見利忘義,竊銀百兩遠逃,召訪三年未獲。前日潛歸,誘婢被獲。究本成仇,拴黨作證,捏詞告臺。不思盜本久逃,召帖可據,誘婢誣主,律法難容,乞天正法。上訴。」

  喻侯審云:

  「伍春生入贅黨家婢,議工三年,准作財禮。工既滿矣,俊九胡不遣之歸也。夫春生既欲得婦,必不竊銀。倘若遠逃,焉敢再返?況伊父母恩重,兄弟倫篤,夫婦愛深,肯為不義事而參商其骨肉乎!固知執召帖者,不若婚約為可憑﹔訟叛誣者,不若生離者之切也。合行究婦償工。勿使觖望。」

◀上一章 下一章▶
廉明奇判公案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