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明奇判公案/1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廉明奇判公案
◀上一章 第十五章 執照類 下一章▶

余侯批娼妓從良照[编辑]

  安仁縣娼妓柯翠樓,

  「告為吁天超拔批照事:蹇生不辰,賣落煙花。趁錢則龜媽用度,構禍則蟻命承當。思至伊門已經一十二載,相償伊債奚啻三百餘金。不遂從良,終無結果。懇天賜照作主,庶免生為萬人妻,死作無夫鬼。為此銜恩上告。」

  余侯批云:

  「妓者沉酣胭粉,籠絡構欄。或一夕易一夫,而含羞解金扣,帶笑吹銀燈,良有由也。今柯翠樓志欲從良,棄秦樓之風弓,罷巫山之雲雨,撤章臺之楊柳,終身仰事一天。此夢之覺,而醉之醒者。合與執照,任其所從。」

江侯判寡婦改嫁照[编辑]

  景寧縣孫氏,

  「告批照為懇恩超寡事:阿苦上無公姑,下無子女。不幸夫故家貧,鰥叔傭外,無銀買棺,借銀伍兩殮用,債主坐逼,阿無生路。守制無衣無食,不守恐人刁蹬。乞察鰥寡同居不便,賜照准適,超生感德。上告。」

  江侯審云:

  「婦人從一而終,禮也。孫氏夫死家貧,上無公姑可恃,下無子女可從。亦欲律以常道難矣。況嫂叔同居,叔鰥、嫂寡,嫂果曹令女乎?叔果魯男子乎?合與執照。聽其二夫。」

閔侯批杜後絕打照[编辑]

  鄱陽縣陳積,

  「告批照為預杜後患事:朱才等打傷族命,蒙恩公判痛。念彼強我弱,彼眾我寡,衝要之處,終不能以飛渡往來之人,勢有難於夥行。幽僻之處,豈必皆有干證。與其遭禍而煩官,孰若先時而杜禍。乞批執照,永絕禍胎。上告。」

  閔侯批云:

  「量非師德,孰能唾面自乾﹔德不夷齊,豈得不念舊惡。朱才毆傷陳積,被告受刑。倘區區報復,積也寡不敵眾矣。茲欲杜禍,合與執照,庶智壽不斃族人於途,邴不納齊懿於竹。」

湯縣主批給引照身[编辑]

  江山縣游楊,

  「狀告為給引便照事:伏睹設關將以禦暴,文引不給,譏察難憑。身帶貲本前往南京生理,旅途往返不無關津盤詰。告乞文引,以便照驗,庶使奸細不致混淆,商路程限免為留難。上告。」

  湯侯即批云:

  「秦關燕壁,路阻且長,倘非棄▉生,未有不苦於盤詰者。今游揚貿易江湖,非區區守故園而老者。與以執照,庶身有照,驗關無留難矣。」

詹侯批和息狀[编辑]

  東鄉縣尹和等,

  「具息為便民息訟事:伏睹律令,不願終訟者聽。有邵智、蘇儒先後具詞告府,蒙送臺問理。各犯初二日解到,一睹仁化,遂效虞、芮。二犯悔悟,恥為頑民。身等冒昧,懇乞俯從宥罪,准和息訟,民俗還淳,連名上告。」

  詹侯批云:

  「戕盾,敵盾毀而戕亦缺。鷸蚌持,蚌死而鷸豈生。故觸蠻蝸角,吳越會稽,非有德者所樂道也。今邵智、蘇儒平心息訟,是易仇為恩、返薄為淳者,合聽其自便。」

◀上一章 下一章▶
廉明奇判公案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