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三丰先生全集/卷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七卷 張三丰先生全集
八卷

重刋道藏輯要

張三丰先生全集

 漢嘉長乙山人李西月重編  張道淵子深氏敬書

            閬中朱道生晚成子敬刋

             姪  瑛春城

              朱 瓚素園仝校字

             男  璜磻溪

目录

水石閒談[编辑]

閒談[编辑]

張子曰:世人謂讀書十年,養氣十年。他把讀書、養氣分爲兩節事件,便不是聖賢學問。夫讀書所以研理,養氣所以煉性。性理功夫,就在讀書養氣,並行不悖之中。宣聖云:『學而時習之』。此便是研煉性理,純一不已處。

張子曰:陶淵明北窗高卧,自謂羲皇上人。此便是他淸風峻節,守志前朝氣象。特其出語高超,而人不覺耳。

張子曰:道人願士子早完功名之願,盡乎人事卽時撒手。人能功成勇退,便爲得時。所患者,溺入功名場中,戀戀不休,則愚人也。

張子曰:涵養中有大學問,和平處有眞性情。諸子須要容人之所不能容,忍人之所不能忍,則心修愈靜,性天愈純。

張子曰:功名無大小,總要及時進退。何以能知其時?凡於功名中平心一想,曰『吾之功名不過止於是也』,卽止之,便可得其時也。抑或有不盡頭處,然甯不及,母求太過。淮陰侯不如子房公,元微之不如白香山,皆其求盡之心蔽之也。向使子房、香山亦有求進之心,則子房固不難再列台輔,香山亦可轉陞宰相,然安知其終不與淮陰、微之同一鮮終而已哉?故知進退者,乃能稱爲哲人。

張子喟然歎曰:茫茫𡻕序,逐景漂流。吾見人寰中求名求利之輩,轉瞬而拾靑紫,數𡻕而擁豐資者,千百人中不數人。卽有其人,高爵大權,難壓閻羅尊者;黃金白玉,難買無常不臨。又或有居富而夀,居貴而安者,終歸白楊墓下,秋風瀟瀟,涼氣慘人。其子孫不肖,又看轉眼荒涼,有何益也。況乎大富大貴、驟富驟貴多畏人妄加橫逆,謾罵指摘。倘或不行善事,被人詛咒,有隨口而淍零,有隨口而窮困者,人人快意,箇箇歡心。其實天報昭彰,非人口之轉移也。人能看得破,撇得開,自然不羡人富,不羡人貴。求吾安命之理,守我修眞之道。人競囂囂,我獨默默,人皆煩惱,我獨淸涼,又安問人之達與不達、窮與不窮?爲旁觀之不平也哉!

張子曰:人夀一事,上人有定,下人有定,中人無定。中人少善少惡,天欲延之不可,天欲迫之又不可,於是任他自生自死於其中。保則生,不保則死,故修身尙焉。修身而兼以積功累行,以企於長生久視者,尙焉。若下等人,多過多惡,卽修身亦不得長生。如其身上之精氣,而削之剝之死之罰之而已矣。上等則不然,以上等而修長生,長生可證也。卽不願修長生,然其正氣撑空,亦得聯班神道;否則轉投人世,亦必生入仁善之家。天理若此,有何難曉哉!

張子曰:自古忠貞節烈,殺身成仁之時,便有七返還丹景象。當其一心不動,一志不分,浩然之氣立其中而生其正,任他刀鋸鼎鑊都視爲么魔試我,毫不動搖。我只收留義氣,聚而不散,凝而至堅。火候至此,則英雄之光氣,亘萬年而不滅也。仙家入室臨爐,就要有此手段。

張子曰:人當親在,須要及時盡孝爲隹,否則親容一去,因時追感,傷情有不可言者。今日當秋,山林中有守制者聽吾道來,『又是秋商』露滿林,碧雲天外望親心。黃蘆白草霜中老,淚灑泉臺幾尺深試誦此詩,能弗慘然。

張子曰:人於孝道,務宜各盡天良。不能一樣,卻是一樣,同歸於『孝』字中乃可。欲免門閭之望,就宜歸家奉養;欲求顯揚之義,就宜矢志皇路;欲要保身爲孝,就宜寡欲淸心。徒託空談,無益也。二三子顯揚未能,歸家時少,到不如寡欲淸心,體曾孟兩賢之訓,爲善也。若不淸心寡欲,只是妄想名,而名不成,妄想利而利不就,妄想一切而一切不可得,形神憔悴,父母之顏狀未衰,人子已有老憊之態。是欲言孝,而孝亦不久,反令父母惟其疾之憂,多遠遊之慮。不幸而人子一死,反添父母傷悲,反使父母埋葬,由此思之,孝在何處?不將爲畢世之罪人也乎?吾道以淸心寡欲爲本,實屬保身之方,再加以色和顏順,身敬意誠,則於孝有得矣。

張子曰:儒生作茂才後,多落處館一派。須知就館穀以奉養,亦儒家之方便門也。然孔孟貽後人以詩書,原不敎人漁利,至後世而有此修金之事,則卽此物以奉親,正所謂小用小效者耳。然不可貪心無厭,爲子孫作安閑之計。以詩書爲利藪,乃不爲聖賢之罪人也。

張子曰:人欲盡忠孝,立大節,必先要淸心養氣。若無眞心眞氣,必不能盡忠孝,立大節也。葢忠孝者,本乎眞心;大節者,原乎眞氣。欲得眞心眞氣,又當以靜爲主,乃能存得起眞心,養得起眞氣。

張子曰:人要尋内快活,勿尋外快活。孔子之樂,在其中,内快活也。若徒願乎其外,是欲求外快活,而反生其煩惱也。

張子曰:儒生家多得洩精症者,雖緣心火不純,亦因徹夜談笑,永夜讀書,引丹田之氣盡縱於口角之間,致使精失其伴,遂有此洩精症耳。善保身者,談笑宜少,讀書宜和。有一後生得慵軟之病。張子曰:汝宜趁此冬晴,運小石砌小塢,攜山鋤刪枯草,未餒則止。日日如此,悠遊運動,若園丁然,則通身氣血活,而不滯也。

張子曰:豪傑之士,做好人行好事,只求其心之所安,並不存借善邀福之念。明明上帝,亦只有福善禍淫之道以待常人,而不舉以待豪傑也。夫爲善而得福,豪傑之所宜有,而非豪傑之所盡有。顧其轟轟烈烈,善作善爲,以留於天壤而千載不敝,其神食馨香於冥漠者,亦何莫非天之所以報豪傑也。吾觀古來忠臣孝子義士仁人,夭折患難之間,而慨然也,而恍然也。

張子曰:讀書立品,儒者急務,而保身之道,足包立品於其中。保身者,必去驕奢淫佚,掃蕩邪行,故保身可包立品也。夫保身之道,自曾子傳之至孟子,而光大其説。養心寡欲,持志守氣,此保身之圭臬也,而修眞之道,卽以此爲正法門。但人心䝉蔽,聞保身而以爲常談,聞修眞而以爲奇異。欲求知修眞悟道者,已難之矣。

張子曰:一日無孔、孟之學,天下無好人。一日無莊、老之學,英雄無退步。

王居士雲,以茹素爲除葷。張子曰:葷與素不同也。道家戒五葷,方書謂䓤、韮、薤、蒜、蕓薹,此五者辛臭散氣,故字从『艸』、『軍』。猶言艸中之兵,並主尅伐者也。養氣者忌之。釋家重茹素,以其戒殺放生,故凡畜類之肉,皆屏而不食。世人以朔望等日,茹素而平時仍嗜肥甘,素猶不素也。吾爲茹素除葷者計曰:『善口不如善心,體君子遠庖之訓可也;養氣卽能養腹,遵至人臭味之戒可也。』張子謂忍辱受辱二道士曰:凡人外營,亦必内營。内修醇厚,外福亦加。忙中偷得一分閒,卽得一分調養;靜裏讀得一日書,卽得一日好處。若只向外邊奔馳,則刋落本原,愈見其薄矣。

張子謂卓菴曰:保身以安心養腎爲主。心能安,則離火不外熒;腎能養,則坎水不外漰。火不外熒,必無神搖之病,而心愈安。水不外漰,必無精洩之患,而腎愈澄。腎澄則命火不上冲,心安則神火能下照。精神交凝,結爲胎息,可以卻病,可以延年。三月三日,山中諸子浴乎錦水之湄,風乎靑林之下,聽子歸啼。忽有木葉墜地,摺曡如函,啟視之,則有如魚子蘭者封裹其内。問之土人,曰:『杜宇珠也。』問有何用?曰:『弗知也。』適張子戴笠逍遙而來,與二三子言曰:汝欲知杜宇珠之故乎?蜀王入山之後,蜀人思之故王,命子歸賜蜀民以珠。子歸者,蜀王之鳥使,原名謝豹。王曰『子歸吾國,慰我人民』,故謝豹又名謝,報杜宇命之報謝云。其珠或赤或黃,或靑或紫,五色無定。可辟人家鬼祟。遇鬼祟者,暗舉此珠投之卽散,但不可令人知覺,默念『蜀王蜀王,珠光珠光,投鬼鬼去,殺鬼鬼亡。我持靈珠,作作生芒,無陰不盡,陰盡迴陽。吾奉九天元師命,急急如律令勅。』又云:以珠之多少,卜年之豐歉,甚靈。

張子曰:人當靜養身體,素位而行,隨遇而安,則心性和平,神氣冲淡。

張子謂受辱曰:汝敎小子,須嚴約束,否則性氣一壞,長大來汝又恨他,是自愛之而自棄之也。

張子偕雲石卓菴輩冬寒時節走亂山中,遇見鬼語啾啾。問之土神,則皆人之祖靈父魄。陰森肅殺,墳墓蕭條,棺槨頽壞,衣冠骸體俱受寒侵,憐之者能無骨悚心酸?此古人所以有省墓送寒衣之事也。

張子謂山中人曰:夏日宜早起用功。日出後,覓微凉處收心靜坐,切勿向日中大熱時去睡。睡而不昏猶可,睡而昏者,精液化汗而出,可惜可惜。

張子曰:吾昨遊兩界山,見有老嫗坐崖而笑,笑巳又哭,心異爲妖𤜶。旣而落崖而斃,趨前視之,已爲雷擊,葢千年狸妖也。吾不知其何爲,詢之火車靈官,云曾食人,故擊之耳。夫兩界山當靑天白日之地,尙有此物,况深僻荒崖哉!

張子喟然曰:世人朝夕奔波,總云不得巳。其實有何不得已?惟心中有不得巳,故嘗言不得巳耳。且今不得已,而將來必已,老矣死矣!此之謂已。何不得已之有哉?諸子有明哲知幾者,從此巳之。

張子謂調理勞瘵者曰:夫人治病要心靜,要心平,要心緩,不可希圖速效。服藥不加病,卽是速效。然後一日微好,二日微好,三日漸好,雖屬遲緩,比那逐日添病轉眼卽亡者,又不啻有天淵之隔。

張子遊嶽雲之上,止吟風之館,而與諸生言曰:今日山淸人靜,心遠地偏,洵是難得風景。諸子各賦新詩,再命涵虛子一彈再鼓,以助吟興,不亦樂乎?人卽不能鼓琴,亦須善學聽琴,以消其一切涴涴音勿濁濁之私欲,糊糊塗塗之妄想。靜聽琴音,如遊太古,聲籟俱沉,曠然遐思,超然絕俗。冷然善,悠然深,如我亦在鼓琴之間,忘乎塵事。與虞周相遇,與孔孟相見,伯牙子期又其後焉,乃爲上等幽人,否則俗人耳!淺人耳!何足共居!吾極愛此金秋之氣,至淸至肅。安得攜一壺酒,一張琴,一枝笛,登陟乎高峯之頂,笑玩大地山河。煙濛濛,雲淡淡,看日曖曖之村墟,波𣺌𣺌之長川,彼時笛聲起乎林梢,琴聲發乎石上,酒氣通乎紅泉碧嶂之間,山禽自鳴,空翠灑落,眞快事也。不知諸子亦有此興趣否?

張子謂老年道士曰:汝輩到今日年紀,須要死心踏地做功夫。俗事以『莫管他』三字爲主,則萬念冰消。凡人身中皆有竅,竅中皆有生氣。若無生氣,安能保護形軀?只是有氣發生,而人不知靜察耳。今爲汝説八句閑話,以當暮鼓晨鐘。人要懂點竅,知點幾,留點神,下點氣,你便想得穿,看得破,做得事,成得人。此是無心之談,卽是汝等當用心學問。定爲心,靜爲神,雖有竅而心不定。於其中,何從知幾乎?

張子謂山居道流曰:回翁招人向道,其中有無限婆心。在人固恐難成,此千古學問之同病。然而冲天有志,道亦不阻英雄也。人怕軟弱不振,若打起精神,祖師亦必默助。

張子謂山中隱者曰:人在山中稱隱,須要知山林之樂。夫山林之樂,又不在乎山林也,在有以樂乎山林者,而後山林助其樂。與山林相安於空空靜靜、幽幽雅雅、淡淡恬恬之中,此之謂能樂山林之樂者也。

張子曰:人要立刻能閑,乃爲高手。若云且慢,待我摒擋數日,然後來緩緩尋究,此便是庸夫口角,愚人心腸。

張子謂圓陽子曰:子能割恩愛,撒紅塵,今日可定汝終身矣。以後平平蕩蕩,永無危險,人生至此樂哉!好天氣,好山水,好亭臺,好朋友,好風景,從今日起,從今日受,從今日領悟可也。

張子曰:仙家地理,須合丹道同悟。卽如圓陽子怡雲山莊,住宅一區坐落在兩山之間,不呑不吐,若開若闔,用倚粘之法,結平安之宅。眞乃黃庭下關元上之大中極也。此等天機,何人知道?

張子曰:山靜恰宜談至道,心淸惟愛爇名香。此當前妙景也。吾偶拈此二語,圓陽爲我續之。

張子謂道流曰:人要在家出家、在塵出塵、在事不留事、在物不戀物,方是道家種子。不必拘於無事,亦不泥於想事也。

張子戴凉葉斗篷,逍遙雲外。一日聞踏歌之聲,自煙中來,諸生聽之,葢傷大道之難傳,黃冠之徒混日月也。其歌云:光陰快快,學道遲遲。流水空山,獨步尋思。只怕眼前光景,霎時間,喉中氣斷,夢夢無知。生前夢夢無知,醒來後尙有那走肉行尸。怕只怕,無常到了,骨冷堪悲。那會兒,劫劫輪迴,全然不曉得雨打花枝。

張子以韓仙漁鼓,按節傳情,唱《塵海蒼凉之曲》曰:飛龍子在天遊,開口不離忠孝,往來盡是瀛洲。欲傳道把人求,嘆因緣處處不偶,嘆人生幾個回頭。風前燭水上舟,容易熄往下流。勢利家園誰個久?兒孫交好盡成仇。轉眼便落無常手,荒煙蔓草埋髑髏。樵人伐木往來走,牧童磨壞碑石頭。問野人,此是誰家墓?道幾句,不知不知。鬼淚啾啾,噫嘻乎!騎鶴仙人歸去休。

張子出淸微天界,入淡遠山中,弟子數人烹泉款洽。先生曰:吾今以《混元仙曲》,戲贈圓陽眾生,爲我歌之,添作林泉佳話也。是時,李山樵敲喚龜之竹,楊居士椎招鳳之琴,劉野人按行雲之板,遂爲先生唱曰:『圓陽道士眞游戲,訪道抛官如敝屣。八年失耦夢孤栖,夜凉鐵枕寒鴛被。看容顏,白了髭鬚;論年華,猶餘生意。我勸你,早覓黃婆,娶個嬌妻。男下女顚倒坎離,雄做雌調和神氣。天台仙子的温柔壻,張果老兒的美麗妻。美麗妻,温柔壻,洞房中不知天地。性情交感,命共眉齊。渾渾淪淪,那時纔見你眞心;恍恍惚惚,那時纔見你眞意。這道情,是你的初步仙梯。笑呵呵傳與你,三丰道人,走筆題。』曲終,見亭前月白,樓外天靑,環坐石壇,相視而笑。

詩談[编辑]

張子曰:《書》曰『詩言志』。《註》曰:『在心爲志,發言爲詩』。是知,志也者,乃人心中之靈性;詩也者,特靈性之流露也。神仙七返九還,煉此虛靈妙性,以成萬古不死之谷神。見於日月光氣之外,則有象,隱於日月光氣之中,則無形。神之所至,發爲詩歌。詩不同,靈性有各異也。吾嘗與諸仙往來曠野,出沒煙霞,每見羣眞妙句,輙心記而筆存之,以入於《水石閒談》之類。

呂翁詩提筆甚高,發聲最朗,遊行之句美不勝收。今錄數首,以見先生靈性不與人同也。《七夕遊嶽雲仙院》云:『始罷緱山宴,重來古寺遊。疎風梧葉院,細雨荳花秋。遠嶂雲初歛,長天霧乍收。新凉今若此,玉笛倚高樓。』《過武昌城樓》云:『武昌城郭故依然,楚國人家近水邊。檻外大江淘日夜,閣中長劍倚雲天。詞人坐嘯南樓月,漁父歌迴西塞煙。吹笛老翁閒更甚,朗吟一曲響千年。』《同韓淸夫遊匡廬六絕句》云:『雲外廬山九曡靑,開窗對嶂讀黃庭。箇中有景何人識?抛卷翻身入翠屏。』『雨後新篁綠浸人,徑趨深處避紅塵。韓笙呂笛雙雙度,一樣仙音兩化身。』『淘然何處不陶然,在地逍遙似在天。瀑布倒流三百丈,一時淸氣滿崖邊。』『信口歌成信手題,剔殘苔蘚翠高低。忽聞梵鼓來煙際,林木䓤蘢過虎溪。』『一字詩成一字飛,天邊黃鶴載余歸。壇前有客難留我,心似閒雲入翠微。』『喚起眠龍出海門,須臾天際雨翻盆。長空一劍又飛去,請看東南樹影昏。』俱淸朗可愛。

性靈與回翁相近者,莫如韓淸夫先生。有《閒吟》一首,云:『靜抱沒弦琴,細吹無孔笛。一彈天地淸,一吹天地濶。一吹復一彈,盡是神仙曲。』和《呂祖》云:『虎在門前鶴在廬,瑤笙宛轉笛相如。我來不是雲山客,湘水之流曲折書。』語皆雄濶。

藍采和自號長嘯先生,有《答人問仙居絕句》云:『踏踏歌殘便上昇,嶽山長嘯古先生。問余近日居何處?天上神仙住玉京。』嘗見韓、藍、曹、何《關中踏歌聯句》云:『乾坤偌大似瓊壺,拍板閒吟一丈夫。風雨長安春已暮,落花滿地步于于。』眞得把袂逍遙,一唱三嘆之樂。 崑崙麻姑自號碧城仙子,其詩以丰韻勝人。有題《嶽雲壇三絕句》云:『跨鳳驂鸞下碧城,笑看雲外月光淸。崑崙萬里天風送,搖曳瓊環玉佩聲。』『足履靑雲過海山,瑤笙在手意閑閑。雲中現出金霞帔,一路淸吟到此間。』『嶽雲壇上訪回翁,子弟兩三毃道筒。風聲蕩漾雲聲細,樓閣明燈照夜紅。』又有《步虛三首》云:『我本崑崙女散仙,曾看海水變桑田。神通八極閒遊戲,環佩聲搖碧落邊。』『髻頭高插美金華,拜別西池阿母家。嬝嬝天風吹袖帶,步虛全仗紫雲車。』『醖釀長生酒不難,只憑手内有靈丹。阿儂本是天仙子,醉共嫦娥宿廣寒。』

碧城仙姑常師藐姑神人,一日,師徒步虛降錦江亭上。神人題詞云:『看江潮,勢蒼莽,搖得山雲淡蕩。隔河燈影有無中,一幅新詞來筆上。意徘徊,開軒望,這亭兒甚淸爽。』姑和之云:『水茫茫,山莽莽,山水軒前浩蕩。雨餘蛙鼓閙堂堂,一路潮聲月初上。月中來,雲邊望,晚風凉意淸爽。』

淸逸仙人在唐稱詩中大家,性靈飄逸,嘗降於世。其《修褉節降雙淸閣》云:『讀書邁千古,攜劍干諸侯。瑣瑣不中意,大醉隱糟邱。黃唐原不遠,秦漢如急流。忽忽眼前事,渾然無所愁。靑山行吟老,頗愛謝宣樓。題詩十萬首,付與天地留。我自有眞宰,浩乎歸瀛洲。今日談修禊,茫茫付一甌。海仙執簡召,隨風過十州。東行三神仙,羣眞同遨遊。一飮五千斗,撑腸文字流。無何有之鄉,長嘯去海頭。』《洞天歌》云:『海山尋靈藥,靈藥不自海山求。乾坤運槖籥,槖籥不是乾坤韝。金丹原是吾家物,神仙都要英雄作。夜來飮酒王母前,云道蟠桃今已熟。太白長嘯安期歌,一時羣仙莫我何。吾將跨虬遊六合,虛空寥寥無雪跡。大風自北來,吹起寒雲曡曡開。安得酒如雨,從空飮之無盡取;安得酒如泉,坐地飮之眼朝天。狂吟拍手聳方肩,問我何人李靑蓮。

東坡先生仙才與太白並峙,乘風嘯月,靈性長存。有《江南送秋詩》云:『片片秋雲遠,茫茫秋水多。靑山紅樹外,征雁𣺌關河。薊北寒逾峭,江南氣已和。小陽春甫到,迎送兩相過。』《題韓淸夫小像》云:『御殿承香吏,分胎吏部家。閒心忘富貴,總角趣煙霞。鉢種長生果,園栽不老花。八仙同夀考,萬劫抱丹砂。首叩藍關馬,胸藏赤火鴉。千秋賢叔姪,儒道兩無涯。』自《題笠屐圖》云:『山人故態本狂奴,醉寫田間笠屐圖。好句有時堪作畫,閒心無日不提壺。樓頭賞月邀禪客,谷口衝煙訪釣徒。自去自來隨自得,一聲長嘯入林樞。』《過東峯》云:『不到東峯久,江山仍似前。芭蕉落滿地,雪意好參禪。』《遊湖口占》『細細疎煙瑟瑟波,水心亭外畫船多。瑤笙十里誰家舫?聽得紅兒唱櫂歌。風斜雨細葛衫輕,三兩銀刀出水明。我愛芰荷香不斷,竹西深處有人行。』《詠磨刀雨》云:『荆州洒遍雨如膏,竟爲英雄礪寶刀。最是武昌城下水,千秋鳴咽捲雷濤。』《詠白菜》云:『淸於雪水白於霜,老圃天寒一味香。卻笑山僧長茹素,和脂煮出不能嘗。』《自贈》云:『平生不作愁眉事,今日東坡作散仙。解向江山留勝蹟,長將姓字挂雲煙。』《遊淸道心山房六言》云:『氣慧神淸道在,山空人靜琴幽。一榻茶煙裊裊,三分酒意悠悠。』又《些些語詞》云:『淸陰繞,繞落花,窗外鳥聲小。鳥聲小,修竹一枝斜處好,翠羽嚶嚶啼徹曉,剛眠一覺。』淸麗綿芉之筆,不減當年靈性,非眞仙不能也。

邵堯夫儒仙也。嘗見其顯化士材,作《觀易吟》云:『庖犧大聖人,畫卦傳萬古。陰陽變化機,乾坤爲易祖。吾隱安樂窩,天地乃同伍。窺破聖賢心,恬淡自得所。』渾渾灝灝,置之《擊壤篇》中,仍然無異。

白玉蟾,仙家才子也。名山碑版,留詠甚多。每遇高人逸士,必贈以詩。其題《居易堂》云:『林下風瀟瀟,窗前竹密密。難得素心人,共話新秋夕。把酒醉茅堂,焚香讀《周易》。瓊山到此來,賓主興無極。』又《贈圓陽山人》云:『歸山隱跡話長生,日逐閒雲自在行。處處回光來返照,朝朝對境要忘情。掃除塵土勞人夢,署起乾坤散客名。莫道幽居研煉苦,遊心冥漠自空淸。』

張紫瓊,饒州人也,元初得道。詩多秀勁之作,《自贈》六言云:『心如雪夜鐘聲,貎似霜天梅格。白雲深處閑行,那識仙家曠逸。』《詠胎息》云:『非助非忘妙吸呼,修行要解這功夫。調停二炁生胎息,再向中間設鼎爐。』

邱長春《淸秋過嶽雲樓》云:『浩浩天風吹滿樓,峯中雲氣湧林邱。雨聲響處簷鈴雜,方丈蕭然一院秋。』饒有俊逸之致。

張紫陽《自夀詩》云:『海籌萬古計芳辰,得道年來八百春。分箇孩兒騎鶴去,虛空粉碎見全身。』非上眞不能也。

希夷老祖元氣渾淪,有《答人問姓》五絕云:『一氣淘今古,陰陽造化奇。問余名與姓,睡漢老希夷。』

吾師火龍先生,不甚喜作詩,以其淡於名譽也。今記其《偶吟》一絕云:『道號偶同鄭火龍,姓名隱在太虛中。自從度得三丰後,歸到蓬萊弱水東。』

飛霞仙子,余十舍女也,服神丹飛空。嘗降雲南紫霄觀,留題一絕,款落飛霞而去。詩云:『久住瑤池碧玉樓,忽騎彩鶴下靈邱。世人欲問飛霞姓,曾抱金丹侍沐侯。』

陸潛虛,淮海人也。嘉靖中,遇呂祖得道。平生著述甚富,有《老子元覽》二卷、《陰符經測疏》一卷、《參同契測疏》一卷、《金丹就正篇》一卷、《紫陽四百字測疏》一卷、《方壺外史》八卷、《南華副墨》八卷。近日同門中有白白子者,註《道德經》名《東來正義》,潛虛題之云:『一註能將道奧開,重看紫氣自東來。彈琴度笛眞名士,説法談經大辨才。我坐方壺翫滄海,君登圓嶠壓蓬萊。今〓共坐江亭上,口誦《南華》自笑呆。』蓋因白白子亦作《圓嶠外史》、《道竅談》、《悟眞參同雜解》諸書故也。

乩談[编辑]

或問乩沙之術,小伎也。而好者紛紛,談者赫赫,其術果何自耶?其皆可信耶?否耶?張子曰:昔回翁欲與涵三諸子發明此妙,而終未竟其説也,吾今特明之。乩者,稽也,稽以考信也。《説文》曰:卜以問疑也。故偏旁从『占』正旁从『乚』。音隱『乚』,古隱字也。《爾雅釋言》:『隱占也。』註曰:『隱,度也。』疏曰:『占者,視兆以驗吉凶,必先隱度也。』吾謂占語成而猶待隱度,則與不占者同,何必占?然亦有義焉在其中矣。天仙神仙,不喜與人言禍福,只勸人修身俟命。故言訓詞則無隱,言丹道則無隱,他若救人開方亦無隱。以外一切,如問吉凶成敗,則無不隱其隱之意者,仍是推托他不與之言也。否則,明指其禍福,將應獲福者,以爲可喜而自狂,或轉福而成禍矣;又應受禍者,以爲可畏而自迫,反懼禍而邀福矣。夫福也,豈可邀哉?惟作善可降祥耳。其隱語也,猶言不待語而易明也,抑其隱之義,猶不止此。仙家自道成之後,步日月無影,透金石無聲,凡人不能見,故於乩沙中草寫龍蛇,千言萬態以示其不滅。然乩假術也,自古眞人皆斥爲方士之行,今又何爲降其筆?蓋因近日成風,公卿士庶每多信好其術,神仙以度人覺世爲切,故卽借其乩,以默相天下人,以此卽假成眞耳。但學乩沙者有二等,一勝一敗。上等以德行勝,誠感勝,因緣勝,卽不善乩,仙家猶欲往度之。况其知乩乎?卽其乩而引誘之,不用符章,自然高眞降室也。下等以險惡敗,虛誑敗,貪欲敗,彼卽善乩,仙家不近之。况其冐瀆乎?隨其乩而簸弄之,妄用符咒,反敎引鬼入室也。吾輩自跳出五行以來,雖天地猶不能約朿,陰陽猶不能陶鑄,卽欲請之,亦必禮之,於符咒乎何用?呵呵!此術士之所以欺愚人,仙家之所以惡術士也。今吾卽乩言乩,卽以是爲乩訓焉。

或又問請乩之道,固當以德行、誠感、因緣,而不以符咒也。然南宮仙道又有以符咒役使神道者,何故?曰:南宮一派,雖則動用符咒,然此乃高眞傳授與世人救厄除害者。此等祕錄,非人間梨棗所有。卽能得之,亦必推心利物,乃爲功行宏深。苟或私心妄用,天帝亦加以霹𩆝,而殞其命奪其術矣。故雖南宮符咒,也要心恭心誠,乃有靈效。若彼乩厮符咒,則未可同日語也,况加以不恭不誠乎!諸子於此,可以自明矣。

張子曰:上天原無福善禍惡之心,則降祥降殃,人自召之。上天若有福善行禍之心,則降祥降殃,人自知之。素行善而獲福,此必然之理也。卽有禍焉,亦暫矣。素行惡而得禍,此必然之事也。卽有福焉,亦暫矣。何必舍己外問哉!乃吾見蚩蚩者氓,祈於神則求籤問卦,禱於仙則扶鸞請乩,若以神與仙爲必知禍福者。迨其後驗則信之,不驗則疑之。其疑與信者,仍一愚人之故態也。夫神仙固知禍福,然亦何必以人心之所已知者,而重言複語之哉。其求神與仙而驗者有故,善人問福而福至,惡人畏禍而禍臨,若有與之相合者,然非籤與卦、鸞與乩之靈也;其求神與仙而不驗者亦有故,善人問禍無禍可加,惡人問福無福可賜,若有與之相左者,然亦非籤與卦、鸞與乩之不靈也。天下之龜筮算數,皆如是耳,人何不可自知哉!吾生平不喜人求籤問卦、扶鸞請乩,止願人箇箇修德,時時内省而已矣。

張子曰:神仙有度人之願,假乩筆而講道談元者有之;神仙有愛人之量,假乩筆而勸善懲惡者有之;神仙有救人之心,假乩筆而開方調治者有之。若云判斷禍福,則有人之善惡在,吾前章宣示已明,不復再論。獨異者寰宇之中,聞有設乩求地理、請乩論天心之輩者,此皆方士遺風,上界正神察其奸詐,未有能逃天罰者。

古今題贈[编辑]

明永樂成祖文皇帝[编辑]

予張三丰書[编辑]

皇帝敬奉書眞仙張三丰先生足下:朕久仰眞仙,渴思親承儀範。嘗遣使奉香致書,遍詣名山䖍請。眞仙道德崇高,超乎萬有,體合自然,神妙莫測。朕才質疎庸,道行菲薄,而至誠願見之心,夙夜不忘。敬再遣使,謹致香奉書䖍請,拱候雷車鳳駕惠然而來,以副朕拳拳仰慕之懷。敬致書。

外予詩有『寄語眞仙張有道,爲言竚竢長相思』之句,見《徵異錄》,未載全首。

蜀獻王椿[编辑]

王高皇帝第十一子,洪武十一年封,二十三年之國成都,永樂末薨,有《獻園集》。

贈張三丰先生[编辑]

憶昔蓬萊閬苑春,歡聲未盡海揚塵。恢宏事業無多子,零落親朋有幾人?失馬塞翁知是福,牧牛仙子慕全眞。吾師深得留侯術,善養丹田保谷神。

送張三丰遨遊[编辑]

昔觀太極圖,陰陽有反覆。元氣止於坤,天心又來復。我皇振戎衣,羣眞佐命出。畫桶周顚仙,吹笙冷協律。張氏尤多才,各負英靈骨。臨山有鐵冠,平陽產金箔。先生與之三,高風更卓卓。眾人皆有爲,老翁竟無欲。唐虞今在茲,巢由獨快樂。何我治心方,得公延命藥。海天萬里遊,因緣容後續。

湘獻王柏[编辑]

王高皇帝第十二子,洪武十一年封之國荆州。王善道家言,嘗自號紫虛子,建文初薨。

太和山尋張三丰故居[编辑]

張玄玄,靈神仙。朝飮九渡之淸泉,暮宿南巖之紫煙。好山浩劫知幾度?不與景物同推遷,我來不見徒悽然。孤廬高出古松巓,第有老猿接臂相攀緣。張玄玄,靈神仙。遙仰神颷遊極表,茅龍喬鶴上靑天。

甯獻王權[编辑]

王乃高皇帝第十六子,洪武二十四年封。二十七年之國大甯,永樂二年移居南昌。博學好古,旁通釋老,志慕冲舉,自號𦡱仙,葢亦淮南八公之流也。

太和隱士歌懷丰仙[编辑]

太和隱士張三丰,詔徵不至眞潛龍。老而得道玄之宗,長生久視若喬松。自古神仙吾靡從,惟君能繼扶搖蹤。不見高人世外容,令渠心性若塵封。匡廬之山雲濛濛,煙霞終日盪心胸。先生其來敎我儂,願隨鐵杖入瑤峯。噫嘻乎!所思不見,弱水蓬山路萬重。

蜀定王友垓[编辑]

王乃獻王椿孫,悼莊世子。好學循理,工詩賦,善草書。著有《定園集》十卷。

題玄天觀憶丰仙[编辑]

福地喜重來,登臨亦快哉!蓬壺連海島,雲洞隔塵埃。羽客乘鸞去,仙人駕鳳回。談玄閑坐久,欲去且徘徊。

蜀惠王申鑒[编辑]

王乃獻王椿曾孫,著有《惠園集》。

題三丰仙像贊[编辑]

若有人兮,出世匪常。曩自中土,移居朔方。奇骨森立,美髯㦸張。距重陽兮未遠,步虛靖之遺芳。飄飄乎神仙之氣,皎皎乎冰雪之腸。爰尋師而問道,𡻕月亦云其遑遑。旣受訣於㪚聖,復續派於瓜王。全一眞之妙理,契未判之純陽。南遊閩楚,東略扶桑。厯諸天之同府,參化人而翱翔。曰儒曰釋,曰老曰莊,皆潛通其奧旨,乃懷玉而中藏。長縧短褐,至於吾邦。吾不知其甲子之幾何,但見其毛髮之蒼蒼。蓋久從赤松之徒,而類夫圮上之子房。

胡濙[编辑]

濙字源潔,武進人,建文二年厯官禮部尙書,諡忠安。

祥符寺訪張三丰先生不遇[编辑]

交情久已念離羣,獨向山中禮白雲。
龍送雨來留客住,鹿啣花至與僧分。
疎星出竹昏時見,流水鳴渠靜夜聞。
卻憶故人從此隱,題詩誰似鮑參軍。

沈元秀[编辑]

元秀,一名秀,字萬三,號三山。明初南中人,事跡詳見本集中。

又按《淵鑑類函富部》沈公亦名富,字仲濚,行三,故吳人呼萬三。爲江南第一家,有二子茂旺。太祖定鼎金陵,召廷見,令𡻕獻白金千錠、黃金百斤。甲馬錢穀,多取資於茂。茂後得罪,發遼陽從戎,又穴地得金牛馬,亦累千云。

煉丹懷三丰師[编辑]

祖師傳我術無窮,鑄鼎燒丹寶燄紅。
八百火牛耕夜月,三千美女笑春風。
黃芽燦燦初盈釡,白雪紛紛更滿空。
頂上神符未許食,還須九轉畢玄功。

[编辑]

深謝吾師愛萬三,西南相約待何年?
黃金重濁聊施濟,白玉輕淸乃妙玄。
百尺竿頭須進步,千秋題目是修仙。
地元祕法難窮盡,還覓神丹候祖傳。

潮陽寺題壁[编辑]

秦淮落落老漁翁,以艇爲家任轉篷。
一自眞師傳道後,跨鸞飛入海天中。

查愼行[编辑]

福泉山張三丰禮斗亭尙存[编辑]

淸池照影樹扶疎亭前有浴使,池長生桂晝靜廊空想步虛。
閱世入來棋㪚後,出山雲淡雨晴初。
窮塵滾滾孤亭在,浩劫茫茫百戰餘。
華表鶴歸應有淚,舊時城郭半邱墟。

汪錫齡[编辑]

字夢九,號圓通,事見本集中。

西湖舟中感飛龍,師降示引神之訣。卽事書懷,命兒子思敏記之。[编辑]

火中鐵柱英雄骨,雪裏梅花道士心。
插漢冰山知欲壓謂某總,督也滿湖煙水趁閑吟。
將同北郭看霞舉,懶向東方咏陸沉。
都賴先生明指敎,留侯病死亦愔愔。

陳政[编辑]

字七之,秦淮大商,自號淮河隱者。

讀明史方伎傳有作[编辑]

十年不見成皇帝,如此淸高少見之。
明史》誤歸《方伎傳》,誰知太華有希夷!

錢陳羣[编辑]

字集齋,浙江嘉興縣人。康熙六十年進士,官刑部侍郎,加尙書。致仕歸田,諡文端有《香樹齋詩集》。

恭和御製燕九日王新莊觀燈元韻[编辑]

田家春酒十分濃,恰爲迎鑾氣更融。
報社鼓連祈社鼓,落燈風接試燈風。
仙攜邋遢來空碧張邋遢與處機同,時訪道後皆仙去,人立鞦韆唱比紅。
里社毛萇詩派在,至今鴻爪許誰同。臣視學畿輔曾於雪夜。與諸生講道論詩於此

趙翼[编辑]

字雲松,號甌北,一號鷗白,陽湖人。乾隆二十六年殿試第三人及第,官至貴西道。

張三丰禮斗亭[编辑]

在平越高眞觀後

高眞古觀鬱䓤蘢,猶説仙翁斗檢封。
遺蹟已無華表鶴,借名曾訪鼎湖龍胡濙訪三丰兼訪建文也
山深時或飄丹粟,人老惟思伴赤松。
我已退閒期學道,前途尙許一相逢。

李調元[编辑]

號雨村,綿州人。乾隆癸未科。殿試第二人,入詞林,視學廣東,官至通運河道。

祥符寺讀明胡濙訪張三丰詩碑,因和其韻并序[编辑]

寺殿之東,有明嘉靖九年王汝賓刻禮部尙書胡濚成化四年訪張三丰詩碑。考《明紀》,永樂五年丁亥,命戸科給事中胡濚攜道士巡遊天下,訪仙人張三丰,去十年始還。或曰:兼訪建文君也。碑作『成化四年』及『禮部尙書』皆誤。

胡公詩思實超羣,望氣誰知爲紫雲。
不向吳都瞻日色,應從蜀地識星分。
天師去後神呵護,道士來時鬼哭聞。
永樂何人誤成化,寫碑空笑張吾軍。

陳廣文攜酒再遊草堂節錄[编辑]

何處可攜尊?惟有草堂寺。
淸晨赴宿諾,諸子連翩至。
細徑墮幽篁,屈曲得佳致。
遺像在中堂,瞻謁贔𠫍二。
一爲何氏勒,刋本家藏祕。
一碑鐫差小,乃出丁制置。
更有數豐碣,落筆龍蛇避。
泛草唐人詩,別眩符篆字。
三丰與山峯,未可究同異。
坐今白髮僧,登登日搗硾。
杜老不云乎,文章千古事!

注云:碑款以『三丰』爲『山峯』,愚按:此碑必在未改『三丰』之前所書者。

張問安[编辑]

字季門,遂甯人。考廉應考敎習,就校官。著《亥白詩草》。

遊草堂後復行靑羊宫厯二仙菴歸飮庚堂齋中書事[编辑]

郊遊向草堂,路轉靑羊宮。
老子顧我忽微笑,天人之貎眞猶龍。
神羊嶄然見頭角,輦自都下由先公。
祈禱能使腰腳健,人來箇箇摩靑銅。
院後參天十萬竹,一龕萬緣藏其中。
以下減去數句尤健
寺隣復愛好庭宇,二仙祠桂陰尤濃。
繞徑尙嫌着屐遠,連臂竟作踰垣從。
金魚尺半戲淺沼,花犬三五驚幽叢。
當門大壁嵌橫石,蛟龍鬱勃光熊熊。
如箝在口指畫肚,誰歟書者張三丰。
歸來相對説奇遇,酒肴羅列雙燈紅。

張君瑞[编辑]

字輯五,號鳳洲。由拔貢中本省經魁,官成都華陽敎諭,夔州府敎授。致仕還嘉州,自號淩雲叟,別號半一居士,慕全一也。所著有挹《爽軒集》。

三丰墨蹟[编辑]

書孟浩然春眠不覺曉五截句於高標殿壁上

落花啼鳥喜平生,仙蹟咸𧩊筆手淸。
風雨不摧山頂墨,龍蛇欲抱閣邊楹。
當年天子空相索,此地高標舊有聲。
殿上碧紗誰護得,樓臺紫氣繞通明。

董承熙[编辑]

字葆光,號槲園,[埶/土]江人。嘉慶二十二年進士,翰林院庶吉士、浙江靑田縣知縣、嘉定府敎授。

花朝遊高標山[编辑]

高樓屹屹壓城闉,無數山光照眼新。
一自仙人留墨妙,鳥啼花落幾經春。

李迦秀[编辑]

迦原名嘉,一字西來,號遯叟,別號翩𦒘散人。嘉慶戊寅,恩科解元,己卯連捷進士,官中書,改保甯府敎授,致仕還嘉州。

寶雞金臺觀懷古[编辑]

拂去征塵上翠巓,金臺觀裏謁金仙。
前朝兩詔猶存石,隔岸三峯遠插天。
丰口丹爐烹日月,一條藤杖卓雲煙。
未知駕鶴遊何處,信是逍遙不計年。

[编辑]

七載中書宦未成,歸途猶幸拜先生。
殘春欲醒黃粱夢,古洞如遊白玉京。
天子尙難親道貎,微官何苦老征塵。
下山薄暮頻回首,恍見飛龍上太淸。

張其相[编辑]

號松亭,樂山縣人,庠生。

三丰樓懷古[编辑]

曾讀《明史方伎傳》,丰公仙蹟多奇幻。不
飾邊幅任天然,一衲一蓑無改換。
遊蹤偶爾寓金臺,自言當逝脱塵埃。
蓋棺有聲啟復活,逍遙得得來西蜀。
前不見洪武,後不見永樂。
緣何獨謁蜀獻王?秀才奇遇增輝光洪武呼獻王爲蜀秀才
二仙菴壁留墨妙,龍蛇倒綰精神肖。
淸風吹入漢嘉來,高標擲筆更奇哉!
游戲人間或隱現,神龍首尾那全見?
況復日行千里餘,誰能追逐候起居?
胡給事,朱内侍,枉齎璽書與香幣,荒徼遍尋總不遇。
詎知仙蹤到處留,士夫欽仰樂潛修。
平易近人人常接,不向宣室問前席。
至今遺像肅樓中,大耳圓目下頤豐。
鬚髯如㦸神如鏡,任人祈禱聲相應。
一辦心香供祖前,何時親指道中元。

王筠[编辑]

字竹蓀,樂山縣人。

福泉山張三丰自寫眞容石刻[编辑]

仙風道骨畫中呈,麈尾飄然氣象淸。
茗椀香爐長侍側,三花聚頂見先生首戴仙花故云

董江[编辑]

字醒凡,號洗凡居士,[埶/土]江人。

醒凡旣妙絃歌,又工書畫。嘗臨三丰先生眞容,則以瑤琴三曡,玉笛一枝,遙想絕世超凡之致。

張三丰觀潮處[编辑]

在遵義府烏江上

大海翻身不計年,路人猶自説神仙。
江山到此無塵垢,邱壑棲遲有夙緣。
隔岸煙鐘初度嶺,當門雪浪欲掀天。
遙知靜坐觀潮日,勝讀《南華·秋水》篇。

楊鍾濤[编辑]

字春平,號復渟,樂山縣人,上舍生。

胡給事訪張三丰[编辑]

元鶴飄然下,乾坤間氣鍾。
幣書承帝命,雲水訪仙蹤。
踏破空明界,飛吟縹緲峯。
一肩擔日月,兩眼認喬松。
笠屐拚千里,煙霞厯萬重。
觀應金碧住,宮合玉淸逢。
十載風塵涉,三山石洞封。
歸來遺響在,派衍果猶龍。

李朝華[编辑]

號秦峯,樂山縣人,外舍生。

胡給事訪張三丰[编辑]

鳳詔來丹陛,鸞車入紫煙。
此行勞給事,何處訪眞仙?
氏系推龍虎,光輝隱市廛。
高蹤如啟敬,幻跡勝周顚。
雨雪星軺冷,山河𡻕月遷。
徧尋秦蜀路,踏破水雲天。
劍佩歸三殿,風霜閲十年。
建文同物色,鶴駕更飄然。

李朝拔[编辑]

號萃巖,樂山縣人。

胡給事訪張三丰[编辑]

縹緲虛無際,行行訪鶴蹤。
使臣拚千載,皇帝仰三丰。
短褐長縧式,圓睛大耳容。
煙霞高隱士,天地老仙宗。
禮具書香幣,言尋水石松。
有人傳跨虎,何處覓飛龍?
踏破雲千里,空經路萬重。
歸朝談幻跡,遺想入瑤峯。

劉光澤[编辑]

字季三,號洄峯居士,犍爲縣人。

天谷洞懷古[编辑]

鴻濛一竅接長生,張老來時石鶴鳴。
絕地通天仙客路在危崖上,穿雲裂石洞簫聲。
𥥆冥内有瓊扉影,淸淨中無世俗情。
欲煉還丹須此地,何人得似杜東瀛唐杜光庭煉丹於此

張昇鴻[编辑]

字子遠號鶴亭樂山縣人

題丰仙太和山打睡圖[编辑]

寫出華胥調,神仙睡味濃。
太和元氣合,高卧白雲封。
有伴皆眠鶴,無聲卽蟄龍。
任人呼邋遢,積雪滿寒松。

李元植[编辑]

字蘋荃,樂山縣人。内舍生,著《長乙山房稿》。

鶴鳴山思仙歌[编辑]

神仙個個會騎鶴,此鶴獨爲張氏得。
虛靖初來飛天上見仙傳又古詩云一一鶴聲飛上天,三丰再過響崖壑。
不遇高眞不肯鳴,一鳴便有香風生。
至今五百有餘𡻕,松間眠鶴靜無聲。
或是主人尙雌伏,蟄藏胎息卧雲谷。
待他長嘯入山來,便照前番應聲出。
平泉隱者煉丹砂,抱琴攜酒踏煙霞。
泠澗潺湲喧日夜,深崖𥥆窱藏仙家。
正是幽人棲息處,四圍靑壁噓雲霧。
八卦亭前緩緩行,迎仙閣上層層步。
想見先生禮白雲,一瓢一衲遠塵氛。
三徵不至傲洪武,十載難求逾建文。
變化無方誰識面?昨宵夢裏曾相見。
羽衣道士翩然來,喚醒仙壇渴睡漢。

張三丰八卦亭[编辑]

在鶴鳴山

隱仙長放水雲㘭,八卦亭中萬象包。
直取先天排氣候,獨尋僻地玩羲爻。
百圍大木曾親種,一孔元關許共敲。
欲領陰陽參造化,客來好與鶴同巢。

楊廷峻[编辑]

字不拔,號鐵根,樂山縣人,外舍生。

讀《雲水集》[编辑]

天風吹,海水立,走雲萬里連空碧。 飛龍老子愛飛吟,遺響於今透金石。 方冠破衲行天涯,異水奇山是我家。 古洞幽深眠白鹿,洪鈞陶鑄出丹砂。 萬戸侯封何足數,滿山松石爲誰伍? 丈夫雅志慕淸高,豈甘名利老塵土。 先生曾乘宦海舟,椿萱謝世賦宜休。 向平壯𡻕抛家去,婚嫁何能遲勝遊! 百尺竿頭忙進步,逢師指破通天路。 認得生前舊主人,花街柳巷不迷誤。 一段因緣自碧翁,江南有客慕玄功。 八百火牛耕夜月,三千美女笑春風用沈萬三句。 白下英雄欣相助,煅煉金花得外護。 回首終南遇火龍,阿堵囊空淚頻訢。 水面風來得意時,金陵無事步遲遲。 一朝採得庚方月,渾似鯤鵬躍天池。 丹成拂袖湖山去,任他龍蟠與虎踞。 持椰飮遍酒家樓,養我乾坤浩然氣。 壺裏逍遙春復秋,不求聞達於諸侯。 密勅遍尋荒徼外,高節淸風同巢由。 山北山南歌踏踏,披蓑戴笠卧雲石。 化鸞化鶴化漁樵,何處不逢仙邋遢? 性量圓融滿大千,慈雲復廕劍南天。 欲補心中未了事,沈仙纔度又汪仙。 劍南觀察蓬萊客,前身素具英靈骨。 峨眉禱雨忽逢師,德輔飄然歸環谷。 揚州蟬脱返淸虛,手澤心傳留丹廬。 嫏嬛祕密鬼神護,方士何曾夢此書。 六百年來氣承接,有若珠聯與壁合。 光爭日月耀乾坤,風動林泉引豪傑。 道德崇高妙莫名,沆瀣淋漓浣太淸。 世外人歌《雲水集》,應當頫首拜先生。

李岱霖[编辑]

字雲石,號桂圃,洪雅人,上舍生。

元嶽太和山九室岩三丰先生高隱處[编辑]

元嶽峯高卓萬尋,至人曾卧白雲深。
千章古木封丹嶂,一帶寒煙護碧岑。
洞口風淸閒弄笛,松間月白照彈琴。
只今三十六岩裏,猶想先生金玉音。

劉元焯[编辑]

隱鏡編年[编辑]

夢九汪氏曰:『先生之爲眞仙也,聞之者多也;爲其隱士也,知之者少矣。』公餘心靜,適金使君式訓過訪,焚香話先生奇蹤。使君曰:『公胡不書隱爲鏡,發明先生大節乎?』錫齡曰:『諾。』爰倣綱目體紀之,名曰《隱鏡編年》,崇徵實也。自是而先生隱跡,與先生年譜,均在茲矣,後有萬年,同志者續之。

洪武十七年甲子夏,詔求故元退老一百三十七𡻕老人武當山隱士張三丰不見。

三丰,懿州人元定宗二年生。至元間以博陵令致仕,訪道於終南太白之間,得希夷正傳。其學以忠孝慈恭爲體,河洛易象爲用。至正二十七年丁未,三丰已百二十𡻕矣。戊申閏七月元數已終,明太祖承天受命,三丰遂遯跡深山。十七年大封功臣,華夷賓服,詔求德高夀尊之士。聞元張三丰隱武當山,一百餘𡻕,至是詔之,不見。
發明書『故元退老』,特表其貞也。書『一百三十七𡻕老人』,特尊其夀也。書『武當山隱士』,則高節淸風爲可百世之師也。

十八年春,以沈萬三、邱元靖再求武當山隱士張三丰,不見。

萬三南京人,元靖武當人,均係三丰弟子。太祖詔二人求

之,以弟子必能勸駕也,仍不可致。  金氏曰:書法『以沈萬三、邱元靖』求三丰,一『以』字,直揭出太祖  牽制林泉之心。孰知高節自貞者,雖弟子不能强師也!再求  不見詔,愈迫而跡愈隱矣。

二十四年夏,又以張宇初求武當山隱士張三丰,終不見。

宇初,龍虎山人。天師後裔,襲劍印,號眞人,蓋三丰同宗也。至是,以宇初求之,終不見。
金氏曰:以張宇初求三丰,是以族人覓族人,亦前番故智也。三求之而三不見,夫豈捷徑終南、借名沽譽者所可同哉!

永樂五年丁亥,命胡濙訪求隱士張三丰,十年不見。

戸科給事中胡濙舊與三丰相識,成祖慕三丰高風,至是命胡濙求之遍巡天下,兼察建文帝所在。去十年,始還。
金氏曰:史稱訪張三爲丰覓建文所在,其實非也。夫隱士名動前朝,成祖在藩邸久聞其事,安知不慕其德高夀尊,急思延之於闕下,如宋太宗之得見陳希夷以爲快者?茲曰『兼訪建文所在』,庶乎曲達成祖之心也。

十年三月,命孫元虛字碧雲於武當山預候隱士張三丰,不至。

前胡濙等去訪三丰,已及五年,成祖欲見之心,刻刻不忘。意其必至武當,故命元虛齎書幣於武當,爲預候之。
金氏曰:觀『命孫元虛於武當預候』,則成祖願見之誠盤旋於隱士之身者,至矣!豈爲眞建文哉?

十四年正月,帝命安車迎請武當山隱士張三丰,不至。

前年孫元虛奉命在武當山建宮拜候,至去年冬,三丰始歸武當。元虛大悦,令人馳報於帝。今年春,帝命安車迎請,忽又他適,帝頗悒然。

十四年五月,武當山一百六十八𡻕老隱士張三丰入朝。

帝以願見之心,切切難得,乃命胡廣至武當山泣禱。三丰聞之,卽藏其身於洞中,引出陽神化爲隱士,戴竹冠,披鹿裘,飛入金殿,稽首階前。時帝正御朝,望而異之,詢爲知三丰,卽欽問長生之道。三丰曰:『寡欲澄心,澹神汰慮,此陛下長生之道也。』帝曰:『先生數不見朕,今何輕身至此?』三丰曰:『臣本野夫,於時無用。故能修辟穀,出泥丸,今見陛下,乃臣陽神耳。昔太祖高皇帝不能溺周顚於江上、制冷謙於麾前,皆法身非色身也。臣今一見,特酬苦索之心。』言訖,隱去。帝爲封飛龍先生,及胡濙、胡廣諸臣還朝,聞三丰已來謁帝去矣。
金氏曰:『一百六十八𡻕老隱士』,大書特書,有憑有據,山林中千古一人而已。又曰:『今見陛下,乃臣陽神。』由是知,白日飛騰、出陽神者,能之也。先生眞猶龍乎!

天順三年春,隱仙張三丰來朝。

帝素敬道德之士,三丰鑒其誠,乃現全神晉謁。紫面凝硃,修髯如㦸,髻垂腦後,若玄武然。腹大肩厚,腰縧首笠而來,稽首言曰:『臣三丰,願陛下修已安人,黜邪崇正。』忽隱去,帝親製誥文裦之,爲封『通微顯化大眞人』
金氏曰:隱士稱爲隱仙,所以表高人之不死也。一謁一封,均有明文可證。古人豈欺我哉!自是,而神仙之名永頌不誣也。

成化二十二年春,詔特封前太和山隱士張三丰爲『韜光尙志眞仙』周顚爲宣猷輔化眞仙

時僧道兩徒,濫竊封誥,貪縱不法。帝厭之,因科道官進奏,遂削僧道兩徒國師、眞人之號。特封三丰爲『韜光尙志眞仙』,周爲顚『宣猷輔化眞仙』。
發明書『前太和山隱士』,表其高風峻節,不同方士之卑污也。封『眞仙』,黜僞道也。

嘉靖四十二年秋,封張三丰爲『淸虛元妙眞君』。

帝晚年頗好元祕,聞三丰顯化南京,遍索其書。得《玄要篇》閱之,嘆曰:『我朝眞仙也。』遂封爲『淸虛元妙眞君』,並勅於三丰舊栖處,建淸虛觀祀之。
發明淸,則不染於物虛,則太空同體。二字甚佳。

天啟三年秋,張三丰神現宮廷,晉封『飛龍顯化宏仁濟世眞君』。

帝因時事多故,宮廷中設箕求仙。忽見紅光覆座,光中現三丰眞容。帝叩曰:『眞仙敎我,眞仙護我。』降語甚密,移時隱去。帝感之照,前『飛龍先生顯化眞人』,晉封爲『飛龍顯化宏仁濟世眞君』。夢九氏曰:先生淸皎之光,照耀明朝也。至矣!

時地[编辑]

先世漢時留侯張子房,世居沛國豐邑。九世孫道陵天師,寓江西信州龍虎,山遂以道傳其家焉。裔孫裕賢,宋時人也。南渡末自遷遼東,生子昌,昌生三丰見子房世家及三丰本傳

元初人

本傳元定宗丁未四月初九日子時誕生,此爲説正。

金時人

《明史》『或曰金時人』。 按《元史》太宗成吉思可汗九年甲戌五月,舉兵南伐金,攻懿州,節度使高同山死之,遼州遂入元管。據此考,先生生時遼州久爲元有,實非金時人,明矣。

元末人

無名氏傳云:『出自元末』,此不待辨,而知其誤矣。

明初人

亦見別傳

遼陽懿州人。

列傳皆同。 《元史》『元初以遼陽爲東京。』世祖至元中改立遼陽等處行省,統路七。一曰遼陽路,初領一府,曰婆娑府,後廢止,領州二一曰遼陽州,一曰蓋懿州。《明史》『懿州距京師一千七百里。』遼陽州明改定遼衞,復爲改遼陽州縣,又爲改遼東都指揮司。

天目人。

《四川通志》:『一作天目人』。或因其曾寓天目耳。《雲水前集》有《天目山歌》。

冀州人。

義州人。

易州人。

俱見俗本,三州皆北地也。冀、義、易與懿音相近,故誤。

聖父母墓在遼陽積翠山。

見《雲水前集》先生《答劉仲晦詩》云:『長白𠏉龍數千里,我從小𠏉藏之矣。』《九陽子遼東紀行》云:『長白在故會甯府南六十里,橫亘千里,高二百里。其嶺有潭,周八十里,深不可測,人呼爲天池。南流爲鴨綠江,北爲流混同江,南北之間有大𠏉龍,蜿蜒其内。又有一枝小𠏉龍,至遼陽積翠山,張三丰先生之祖墓在焉。』次城大山宮、小山門,有仙橋獲我意,洵不誣也。

名號[编辑]

先生嘗自言云:吾之名號,多與古今人同,知之卽改,於心乃安,以故𣺌𣺌無定也。一名通,與本支遠祖高公之子同;一名金,與別支遠祖漢大司馬同,均見《留侯世家》。一名思亷,與元玉笥生字同;一名玄素,與唐大宗時言官同;一名玄化,與葛玄弟子同。因就兩名中,各取上一字,爲玄玄子。又與太上聖號同,乃爲更山峯;又與樸楊子同,復爲易三峯;又與採戰者同,殊可笑矣。但此三峯之字,傳呼已久,不欲再行改更。因憶乾爻之連而有坤,爻之斷不足以還純乾也。乃從坤土之中植一根浩然之氣,補其斷而全其一焉。自今以往當更名全一,字三丰,名號於是乎大定。他若貎容疎野,不修邊幅,世人之呼我爲張邋[辶x𡿺]者,乃千古獨得之奇,有一無二之作也。呵呵洞天記

名通, 見陸子淵《玉堂漫筆》。

名金, 見《夔府志》。

以前二名,先生自謂與遠祖同。按《留侯世家》『不疑爲嗣侯,生二子,曰典,曰高。典生默,默生大司馬金,金生陽陵侯千秋,千秋生子嵩,嵩生壯、讚、彭、睦、述,其後多以功烈著。 高生通,通生無妄,無妄生里仁,里仁生浩,浩生剛,剛生翳。』翳客於吳之天目山,妻林氏生道陵,復歸沛郡,後寓信州龍虎山。

名思亷,見《夔州府舊志》。

此名先生自謂與玉笥生字同。按《元史》『山陰詩人玉笥生張憲,字思亷,負才氣,走京師,創言天下事,不用。遂入富春山,混緇黃。以自放。張士誠據吳,辟爲都事。吳亡,變姓名。遁杭州。楊亷夫所謂「鐵門能詩者」也。』
外又有章思亷者,遂昌人也,居夀光爲宮,道士。誦《太上度人經》有悟,遂不語,亦或不食,踰四十年仙去。

名玄素, 見《玄要篇》自序。

名玄化, 見《玄要篇還丹歌》内。

此二名,先生自謂與金明醫潔古老人同,與葛元弟子同。按金易州明醫張潔古,亦名玄素舉,進士不第,以醫學傳也。

字玄玄。

此字先生自謂與太上聖號同,按《唐書》老子稱玄元皇帝,又白樂天詩云:玄玄《道德》五千言。

字山峯。

字三峯。

此二字先生自謂與樸陽子同,與採戰者同。本集『正訛』内辨之已明,茲不復贅。

字君實。

列傳皆作名,惟《子淵漫筆》及本傳作字,爲正。

字鉉一。

字全一。

字三丰。

號崑陽。均見本集傳中。
洞天記先生云:自今以往,更名全一,字三丰,名號於是乎大定。 長乙按:先生名號屢更屢同,後來作傳者,實當以此言爲正。

遺蹟[编辑]

福泉山在府城南數里,《通志》『仙人張三丰修眞處』。前爲高眞觀,後爲禮斗亭。亭前有浴仙池,夏不溢,冬不涸,可以療病平越府志。對奕石在府城南福泉山後,世傳張三丰與隆平侯張信對奕處同上

禮斗亭在府城南高眞觀内,世傳明初仙人張三丰常禮斗於此同上

打坐歌碑文,在福泉山高眞觀内,仙人張三丰所作,言道家之用同上

平越府南門度石梁,過南街,道旁有高眞爲觀,張三丰仙師道場。從北向西南行,曰卓筆山,稍西上高坡,曰倒馬坡。坡半見隔山石壁如屏,懸崖千仞。壁上有仙師影,首戴華陽冠,側身杖策而行,分明可見。其旁刻『神留宇宙』四大字,云是仙師留記,爲海内靈蹟。三丰祠在平越府城内,有禮斗亭,亭前石池名浴仙,深四五尺許,冬夏不涸。池旁有桂樹已久枯,有道人來浴池中,以破衲挂樹上,樹復活。天啟元年夏,駐鎭新添司理李若楠請鸞,降筆書一詞曰:『禮斗亭,禮斗亭張仙借此作修眞。日月懸頭上,風雲過眼塵。茉莉元君,攴天聖人,當年曾格我精誠。今朝列仙班,顯化通靈,敢忘了,託跡玄津。偶聞父母索吾名,聊借俚爲言鏡。』今有石碑存祠中。

遵義府烏江,有張三丰觀潮處。靑山隔岸,白水當門,至今石像猶在貴州通志

寶雞縣東二里,有泉散流山麓,曰婆羅泉。泉出山巓金碧觀,仙人張三丰所居也,土窟猶存雲棧紀程

三丰仙翁,每喜書唐詩,作龍蛇體,得者多刻石以爲世寶。《池州舊志》云:靑牛宮石刻一律,字體異常,人稱仙筆。其詩云:『仙境閒尋採藥翁,草堂留話此宵同。試看山下雲深處,信有人間路不通。泉引藕花來洞口,月將松影過溪東。求名心在閑難遣,明日馬蹄塵土中。』此書唐人詩也。嘉靖間,都御史劉大謨跋云:是刻如雷電鬼神,變幻莫測,卻又不失六書矩度,信非異人不能。九龍主人宜加呵護,爲若颺車羽輪輦去,豈不可惜哉洞天記

丰仙書『仙境閑尋』詩,款落『玉皇道丈太和子書』。按張仙曾隱元嶽太和山,故自爲號『太和子』。俗稱陳希夷筆蹟,非也。卽草橋謂,此書『乃好奇未仕者爲』。所首曰『仙境閑尋』,末曰『求名心在』,仙尙有此言耶?而不知『太和子』者,蓋喜唐人名作,借以騁仙筆耳。今四川成都府二仙菴亦有此碑,蓋塌本移刋者也。又嘗見峩眉石刻有『春風倚棹闔閭城,帝子遠辭丹鳳闕』二本,字字作龍蛇倒綰之勢,筆法爲更奇妙。款落『張仙手題』,然亦錄唐人句也。若以詩論,又必曰『靑袍今已誤儒生』,非神仙語也同上

祥符寺壁上,有張三丰墨書『翔符禪院』四字,以『祥』作『翔』,極蟠挐飛舞之妙。童山詩所謂『旁有四字大如斗,擘窠云自三丰手』者也綿州雜志

巴川縣卽今銅梁南十五里巴岳山,有張三丰所留扇、硯、竹、杖各一,至今寺僧以爲寶焉四川通志

三丰仙翁有手書六言墨絹,在成都卓氏家,其詩云:『浩氣衝乎宇宙,巍巍湛湛無他。白玉毛頭獅子,原來只在我家。』字挾天風海濤之勢,蓋明末筆蹟也桐君尺牘

高標山大殿外左壁,書孟浩然詩『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二十字,筆勢伸縮,飛舞盡致。殿壁多敝改,惟此壁不堊,墨色如新,人爲以三丰仙筆云樂山縣志

嘉州城東九頂山瞻雲峯,有三丰仙翁手書『説法[壹-豆+口x毛]』三字,刻於崖上。其爲上淸暉閣,卽仙翁與汪觀察講道處也同上

淩雲寺在棲鸞、集鳳兩峯之間,中有古碑刻丰仙坐石觀書像,上題『勅封飛龍濟世眞人通微顯化天尊三丰張先生聖像』二十一字,皆隸書淩雲志

劍南道舊署在今嘉定府試院中,昔汪公觀察劍南,張三丰先生顯化其署,因卽高標之麓,建亭祀之,士民稱三丰樓者是也。樓前有靜室數椽,迴廓曲檻,風榭花壇,卽汪公息心處也。每夕由署内啟後轅,拾級登山。從安樂園舊址披雲拂樹而上,至樓前必露香䖍告,以表淸淨仁慈之衷。仙翁俯鑒其誠,卽現法身相示,並與談經論史,作字吟詩,所傳祕密不可殫述。阮友桐聞見草書

嘉州東南數里,有孤嶼枕於江上,與烏尤馬鞍相近,舊志名『靑衣别島』。張三丰先生顯蹟其間,士民創亭臺祀之,中有詩仙院、純陽宮、軒然臺、聽潮軒、竹抱齋、印月、涵日二小池,先生皆有留詠,亦勝事也。洞天記

大邑縣鶴鳴山中迎仙閣下,有張三丰手植柏樹,大可五十圍,今巳老矣。只存枯椿,椿内復生子柏,亦近十圍之大四川舊志

鶴鳴山迎仙閣外,有胡濙訪張三丰詩爲碑,苔蘚所蝕,只剩『磊落精神,如藴玉』之句,前後糢糊,然巳可寶重矣。款落『給事口濚』,三字猶在。卭州舊志

鶴鳴山中有八卦亭,相傳爲張三丰先生觀易處。其圖以太極居其中,伏羲卦位包其外,蓋言陰陽消長之義,以明丹火之進退耳。洞天記

惠帝之崩於火也,或言遯去,諸舊臣多從者,帝疑之。五年,遣濙頒御製諸書,並訪仙人張邋遢。徧尋天下州郡鄕邑,隱察建文帝安在,至十四年乃還。明史胡濙傳

太祖命眞人張宇初訪求三丰,今有眞人表載在武當碑誌。成祖命給事胡濙天下物色,有手書並詩,載《雙槐𡻕抄》。七修小注

明胡忠端尙書,成祖朝屢奉命訪張三丰眞人,故吾鄕口號有『胡老尙書趕張邋遢』之語。毘陵見聞錄

舊志載鬼谷子、嚴君平、白玉蟾、張三丰俱在峩眉。曾見《神仙眞誥》云:鬼爲谷太玹師,治靑城山;嚴君平尙在峩眉,未著何秩;三丰在明初與夔府開元寺僧廣海善,臨別留詩一首,草鞋一雙,沉香三片而。去味此,則三丰遊蜀必來峩眉無疑也。白集遍查無『峩眉』雙字,惟今峩眉縣南三十里有玉蟾灣,緣崖躡蹬,上有玉蟾洞,可容千人。洞壁石色如雲母,彷彿見肩背絲縧,相爲傳玉蟾尸解處。蔣虎臣峩眉志餘

平越郡城内,有張邋遢修道故蹟,在高眞。後洪武間,雲遊至此,結爲茅亭。閉戸靜坐,與指揮張某善,嘗與飮,博指城南月山寺地曰:『葬此可封侯』。張從之,後果以戰功封隆平。今亭前一池,冬夏不涸,旁有一桂,亦其手植。府南五里,卽武勝關,隔溪絕壁有三丰遺照,戴華陽巾,側身攜杖而行,儼然圖畫。旁有明撫軍郭靑螺書『神留宇宙』四大字,下有夜滴金橋,雖晴夜亦雨洒數點。又有晚霞落照,不計晴兩,俱有斜暉。見江陰陳鼎紀遊

黃公望,字子久,年九十餘,碧瞳丹頰。一日於武陵虎跑寺,方同四客立石上,忽四山雲霧湧溢,片時遂不見子久,以爲仙去。予向疑躭畫者飾之,今[糸x畨]《道藏》玉文金笈,經公望編錄者非一。其師則金蓬頭,其友則莫月鼎、冷起敬、張三丰,乃知此老原從十洲來,繪事特其狡獪之一耳。見紫桃軒雜綴

按:公望畫擅一時,張祖冷謙亦皆以畫家北泒馳名於世,其墨跡必多在名士家,故人遺跡云。

時地補[编辑]

閩人。

《滇黔紀逰》云:『三丰閩人,洪武間以軍籍戍平越郡。蓬頭赤腳丐於市,人呼爲邋遢翁。』○以祖師爲閩人,或因曾寓閩中耳。至謂以軍籍戍平越郡,殊不可解。豈沈萬三徙邊之日,祖師亦有貴陽之戍耶?然洪武間太祖訪祖師,則又何也?

寶雞人。

明都穆逰王屋山,記道士陳性常,舊住武當之自然菴,今年七十有八,而神氣淸茂,似有道者。移居兹山巳二十年,其學乃仙人張三丰之正傳。爲予言三丰名元元,遼陽人,自號三丰遜叟,世人鮮知其名。正統間猶在,不知所之。予曰:『人傳爲陝右之寶雞人,何也?』性常曰:『寶雞常寓,非彼産也。』

道壇記[编辑]

壇以道名,崇本也。神仙從道出身,則以道叩者,必以道降焉。夫設壇請仙,士大夫多奇此事,但其中有可信者,有不可信者。鸞手正則可信,邪則難信,誠則可信,僞則難信;淸雅則可信,濁俗則難信。况仙才仙筆吐辭,必異夫人出語,必立其大。若詩文鄙陋,義理粗疎,牛鬼蛇神惑民誣世,此豈仙人之言哉!嗚呼!噫嘻!我知之矣。

先生曰:『若輩所之爲,屏置不論可也。吾與二三子談妙理,守淸高,興到筆隨,則河洛卦爻,道德忠孝,先儒格論,老莊尹列,《參同》《悟眞》之旨,用以充其學而放其言焉,豈不快哉!』又云:『人以吉凶從違求仙解脫,驗則信,不驗則否,二三子亦無效此愚情也。吉凶由天定,知之何益?不知何損?理在則氣在,氣在則數在。主宰者,理也;流行者,氣也;生尅者,數也。只求理之所安,雖氣數亦不違也。』居士等憬然悟曰:『大哉言乎!先生之教我儕者,至矣!』爰書《道壇記》數則,以表其眞,庶幾好道者得見先生也。

先生約諸子載酒凌雲,設壇於東坡樓上,講道德數章,各各聽受。乃命擕琴者捧琴案上,爇名香展古畫,相率而下。時同人啜茗前軒,山僧四五,笑對江山。忽聞樓上琴聲,隱隱如《洞天春曉》,蕩蕩若《瀟湘水雲》,而樓中故無人也。諸生是日咸聞先生之琴焉。

初冬寒峭,曉雪微晴,先生降於山中,爲諸子講道消寒。並云:『吾今雪裏行吟,有能從我游者否?』俄聞小沙彌言:『門前有一披蓑道士,其行如飛。』涵虛生追之不及,記以詩云:『先生在世少人知,我識先生步又遲。雪滿溪橋無履印,雲歸海嶽有情思。仙風過去應千里,鶴駕重來更幾時?比似追韓尤不易,歸途踏月想丰姿。』

先生偕諸子入靑城山,覔結茅養靜之區,流連難去。一日於飛仙石上書曰:『吾今現身,與諸子一觀』行至上淸宮後,忽見一童子作畏人之狀,避入大石中,諸生不以爲然。復倚危壁,行細徑,盤空下至天師洞,並無所見,仍還上淸。某生曰:『今日之童子,必先生也。遁身石中,是教人退藏於密也。』

先生留諸子在靑城山中,勾留數日。觀大面之奇,空靑插漢;訂同心之雅,虛白生庭。一日,爲諸子言曰:『歸去乎哉!姚將軍將下雪封山矣。』遂促裝過卭州,行至太平場十五里,回望名山,早已彤雲布嶺,雪意漫空矣。

先生與槃山子曰:『士不能奮身廊廟,便當潛身邱壑,仰事俯畜,怡然一堂,好道躬耕,亦顏閔之學也。若走城市繁囂,往來酬酢,勞人草草,何如桑者閑閑!』槃山聞之,卽移家於槃谷之中,守身養體,家計平安。始信先生談理,效如桴鼓。

甲午夏,猓夷出大堡,焚掠村墟。有丁氏女者,與其弟被擄,賊憐之,爲解其縛,將欲誘奪焉。女大罵不屈,伺隙投江而逝。先賊之來也,父馮河,母溺死,女抱母尸出。弟被擄三年,遁歸冷磧,汛泣訢其事,總府徐公名致遠屬士大夫揚之。山中諸子以此乞先生題,先生卽書云:『丁長英,烈女子。大堡賊來擄村里,女執不辱,投江死,死抱母尸出江水。』題畢云:『此女他日,必與節烈者同享千秋。』亦越五年,嘉州有李魏氏者,夫亡守節,母姑繼逝,翁貧不自振。氏還歸魏家,依父紡績,兼養其翁,將俟節全孝盡,出家從女冠游。父老病,恐旦夕死,反令女無所依也。因託媒妁之言,再醮於宋姓氏。聞之,泫然泣下,强謂其父曰:『我明日當往李郎之墓一祭別焉。』魏然之,揭朝乘肩輿出西郭,行至中途,紿輿夫曰:『我將往山後探親,今有釵在,汝持歸我家,卽可換取輿資矣。』氏覘其行遠,卽奔觀音灘,躍入江中,以全其節。時樂邑明府毛公諱輝鳳聞之,卽禱諸江神,爲護完體。逾日得其尸。於道士觀,面貎如生,遂同李氏子合葬焉。更爲請旌建祠,以丁烈女祔食其内。雲壇諸子始信,先生題贈丁女時其言爲不虛也。

序傳外記[编辑]

三丰先生傳

缺名

三丰者,幽北遼陽異州人也。姓張,名君實,字玄玄,號三丰,封曰『通微顯化眞人』。出自元末,時眞人之父諱昌,又名子安,三丰乃第五子也。幼時因染目疾,百藥罔效,於是舍送碧樂宮,師事張雲菴爲徒,從學全眞正教。初師之生也,迥多異質,龜形鶴骨,大耳圓目,鬚髯如㦸。頂作一髻,或戴偃月冠,手執竹杖,一笠一衲,寒暑禦之,不飾邊幅,人呼爲張邋遢。日行千里,靜則瞑目。旬日不食,一朝或噉升斗輙盡,或避穀數日,自若。誠潛靜坐,一毫塵事不著,矢志慕大道而不果,遂遍游湖海,流寓寶雞金臺觀棲焉。忽一旦辭塵,留頌而逝。有隣人楊軌山,與之置棺殮訖。臨窆,柩内吼聲如雷,眾懼。發視之,顏色如生,尋甦。復冐艱辛,涉躐名山大澤。偶於雍之終南,遇火龍先生,傳以口訣,授以祕妙,示以出遊。和其光,同其塵,覔侶於越,求鉛於沈,内外丹始成。旣而厯諸勝地,於楚之武當山煉養,結庵於玉虛宮前古木林邱下,九轉金丹成其大道,猛獸不驚,鷙鳥不攫,人恒異之。嘗與鄕人言:『此山異日當大顯』居二十三年,拂袖游方而去。曾入蜀中,凡名山仙跡猶存,善書龍蛇草字,至今蜀人寶之。逮永樂十年,帝勅正一孫碧雲,於武當山建宮拜候。天順中,贈爲『通微顯化眞人』。自此出沒無常,度人無量,莫知所終。手著《節要篇》、《鷓鴣天》等詞行世,言道家之用,兼成眞之法,内外丹經,詞甚微妙,古來魏伯陽之《參同》、崔公之《入藥鏡》、呂祖之《敲爻》,皆入聖超凡之極則,但文義精微奧隱,雖破萬卷不能彷彿。惟紫陽之《悟眞》更詳,明眾祖師之遺經,然亦未可驟燭也。獨三丰所著《節要篇》明白確當,口訣顯然,俾後學者得以一見了悟。其所以闡歸復之正路,作玄嗣之梯航,明性命之雙修,類陰陽之配取,濟度羣迷,普惠眾生,永傳太上之道而不墜,玄之又玄,眾妙之門,復燦然於今日,而力闢旁門外道,黜邪崇正,使堅志勤修,無致失足岐途,得期速效。是乃眞人之慈悲,功德不可思議矣。

吳鎭響雲洞天刻玄要篇序[编辑]

此書傳自張三丰祖師,抉道之奧,搜道之髓,實萬世之元祕,學道之正鵠也。世有此以爲採戰之術者,誣亦甚矣!然不可咎,爲生謗也。劉宋時,有張山峯傳御女採戰之術,聞者不察,遂訛『山峯』爲『三丰』,而以採戰相訾謸,究亦粗心好議論,不細玩其書之旨趣。書中《金丹論》不云乎:『人有此以爲御女採戰,是猶披麻救火,飛蛾撲燈。』覆按之,自不妄以相議矣。靈機、靈謐,厯年辛,苦窮究簡摩,雖不謂敢爲窺其奧窔,而其中根源、節次,頗喜得其二三。所謂克涉藩籬,而不敢自暇自逸,必欲慇懃謙下,多方延訪者,外丹之秘耳。此書久無刻本,恐傳寫者多亥豕之訛,又久而腐朽漶漫也。爰付剞劂以永其傳。俾有志者不昧所趨,庶幾紫陽祖師『萬人一字、萬人一字』之願,若合符節,或克遂其萬一也。祖師在天之靈,應默有以牖我也。學道弟子張靈機、鄧靈謐盥手題。

嶽雲壇序[编辑]

張紫瓊

崑陽先生,慈悲普度者也。遇儒言儒,遇釋言釋,遇道言道。而其於道也,遇大器講天仙,遇中器講地仙,遇小器講人仙。而其於人也,遇上等講道行,遇中等講因果,遇下等講報應。有教不分類,因才以施功,直欲遍海内眾生,而各成就之。大哉!其回祖之後,獨立宏願者哉!


(拾遺:張三丰祖師無根樹詞)[编辑]

[编辑]

天台《悟眞》,發明内外二藥,返還大事。當時淺識無知,或疑爲爐火採戰之書。葉文叔不明返還,又復以淸淨浮言附驥行世。翁葆光見而笑曰:『此不知金丹者也。』遂爲註,以匡正之。陸子埜、陳上陽道加發揮,《悟眞》三註出,而葉注遂湮。遼陽張三丰先生,天仙也。在武當時,曾作《無根樹道情》二十四首,與紫陽《悟眞》後先伯仲,世亦認有爲採戰爐火者。涵虛喟然曰:『道之不行,由於道之不明也。』每欲著解彰之,恨無同心丹友。棲雲劉悟元,以宏通大辯之才,作書數十種傳世。其中有《無根樹註解》,涵虛取而觀之,詞源浩大,理境圓通,由是欣然大喜,喜其先得我心之所同然也。其中有未盡洩者,涵爲虛乃補之,内外藥物,返還火候,先後爐鼎,發洩無遺。自是而《無根》二解,宛然《悟眞》三註也。解成,問序於予,予不敏,,爲記其用心如此。

丁未立秋日靑霞洞主人同師弟何西復拜識

重刋道藏輯要

張三丰先生全集

自題無根樹詞二首[编辑]

鷓鴣天[编辑]

道法流傳有正邪,入邪背正遍天涯。飛騰罕見穿雲鳳,陷溺多成落井蛙。
不難與辨亂紛譁,都將赤土作丹砂。要知端的通玄路,細玩無根樹下花。

賣花聲[编辑]

無根樹下說眞常,六道含靈共一光。會得威音前後事,本無來去貌堂堂。

明洪武十七年𡻕在甲子中和節大元遺老張三丰自記於武

當天柱峯之草廬[编辑]

(此處無文字)

三丰張眞人源流[编辑]

眞人遼東懿州人,姓張,名君實,字元元,號三丰子,又號昆陽。或云姓張名玉,字君寶,號元元子。宋末時人。生有異質,龜形鶴骨,大耳圓目,身長七尺餘,修髯如㦸,頂作一髻,常戴偃月冠。一笠一衲,寒暑御之,不飾邊幅,人皆目爲張邋遢。所啖升斗輙盡,或避穀數月自若。延祐間,年六十七,入嵩南,遇呂純陽、鄭火龍,得金丹之旨,修煉成道。或云入終南得火龍眞人之傳,修煉成道。秦淮漁戸沈萬山,又名萬三,好善樂施,限於家貧不能如願,眞人傳以點石成金之術,遂其願。萬三自號三山道士,其丹室有聯云:『八百火牛耕夜月,三千美女笑春風。』世稱爲聚寶盆,城西南三山街是其故居。眞人於元末居寶雞金臺觀,至正丙午九月二十日,自言辭世,留頌而逝。士民楊軌山置棺殮訖,臨窆復生,時年一百三十𡻕矣。從此入蜀,至太和山,結茅於玉虛菴。菴前古木五株,嘗棲其下,猛獸不傷,鷙鳥不搏,眾皆驚異。有人問仙術,絕不答問,經書,則論說不倦。嘗語武當鄕人曰:『此山當大顯。』後永樂間,

皇帝勑修武當,眞人隱於工人之中,勤勞行功,人皆不識。惟碧雲孫眞人深知,時碧雲爲武當山住持,與眞人來往,多受眞人益。眞人名達天庭,皇帝遣使屢召不赴,惟以詩詞托碧雲奏之。後以道授道人丘元靖,不知所終。

本仙鑑所載

永樂皇帝訪三丰書[编辑]

皇帝敬奉書:眞仙三丰張先生足下,朕久仰眞仙,渴思親承儀範。嘗遣使奉香致書,遍謁名山䖍請。眞仙道德崇高,超乎萬有,體合自然,神妙莫測。朕才質疎庸,德行菲薄,而至誠願見之心,夙夜不忘。敬再遣使,謹致香奉書䖍請,拱候龍車鳳駕惠然而來,以副朕拳拳仰慕之懷。敬奉書。

三丰託孫碧雲轉奏書詞[编辑]

聖師親口訣,明方萬古遺。
傳與世間人,能有幾人知。
衣破用布補,樹衰以土培。
人損將何補?陰陽造化機。
取將坎中寶,金花露一枝。
慶雲開天際,祥光塞死基。
歸已昏昏默,如醉亦如癡。
大丹如黍米,脫殻證無爲。
優游天地廓,萬象掌中珠。
人能服此藥,夀與天地齊。
如若不延夀,吾言皆是非。
金丹重一斤,閉目靜存神。
只在家中取,何勞向外尋。
煉成離女汞,吞盡坎男精。
金丹並火候,口口是元音。

張三丰祖師無根樹詞註解[编辑]

  雲棲山劉悟元註  長乙山李涵虛增解

[劉註]『無根樹』者,詞之名也。凡樹有根,方能生發。樹若無根,必不久長。人生在世,生老病死,忽在忽亡,百年𡻕月,石火電光,亦如樹之無根也。仙翁二十四詞,以『無根樹』爲名,叫醒世人,使其看破浮生夢幻,早修性命耳。

【李解】無根樹,以人身氣言。人身百脈,皆生於氣,氣生於虛無之境,故曰『無根』。丹家於虛無境内,養出根荄,先天後天皆自無中生有,是無根乃有根之原也。煉後天者,須要入無求有,然後以有投無;煉先天者,又要以有入無,然後自無返有。修煉根因,如是而巳。但人身之氣,有少、壯、老之不同;修煉之氣,有前、中、後之各異。二十四章合一年氣候,皆勸人無根樹下隨時看花,此道淸之盡美盡善者也。

[编辑]

劉云嘆世李云勸人養幽花

無根樹,花正幽,貪戀榮華誰肯休?浮生事,苦海舟,蕩去飄來不自由。無岸無邊難泊繫,常在魚龍險處遊。肯回首,是岸頭,莫待風波壞了舟。

悟元云:『不知此是何調。』涵虛云:『唱道情者,名《挽烏雲》。』[劉註]花者,樹之精神發煥。人之身如樹也,人之眞靈如樹之花也。凡樹有根,故能生發而開花。惟人身無根,生死不常,全憑一點眞靈之氣運動,眞靈旺則身存而生,眞靈敗則身亡而死。人之存亡生死,聽其眞靈之旺敗耳。是眞靈者,雖爲人樹之花,而實爲人樹之根。玉陽以此眞靈謂黃芽,伯陽以此眞靈謂金花,純陽以此眞靈謂靈根,紫陽以此眞靈謂眞金,堯夫以此眞靈謂天根,仙翁以此眞靈謂金精,諸家丹經又以此眞靈謂先天一炁,其名多端,總形容此一物也。此物生於先天,藏於後天,位天地,統陰陽,運五行,育萬物,其大無外,其小無内,放之則彌六合,卷之則退藏於密。以體而論,在儒則謂太極,在道則謂金丹,在釋則謂圓覺;以用而論,在儒則謂明德,謂天地之心;在道則謂靈寶,謂黍米玄珠,在釋則謂正法眼藏,湼槃妙心。人之眞靈,本來圓陀陀、光灼灼、淨倮倮、赤洒洒,不生不滅,不色不空,處聖不增,處凡不減,因交後天;庶民去之,君子存之,便有聖凡之分。庶民去之者,去此眞靈而逐於假靈也;君子存之者,存此眞靈而不逐於假靈也。因其庶民逐於假靈,於是眞靈幽暗不明,順其所欲,貪戀榮華,爭名奪利,不肯休歇,認假爲眞,百憂感其心,萬事勞其形,如苦海之舟,飄來蕩去,常在魚龍凶險之處亂遊。若能猛省回頭,頓超彼岸,莫待風波壞舟,喪卻性命。一失人身,萬劫難出矣。

【李解】山人在『無根樹』下幽居有年矣,每欲闡發幽玄,以招同類。時步山園中,見花木淸幽,自饒丰致,乃此悟『幽』字,爲二十四章『無根樹』生發之源。幽,深也,虛無之境也。天下虛無之境,皆道人花木壇場,故吾山老師題竹抱齋句云:『三徑幽花香自在,四園修竹影交加』。妙哉言乎,與此同也。花不深幽,香不自在,紅塵間事,日夕難安。竹影交加者,虛心與靜氣相依,使人氣養其心,心養其氣,氣盛理充,心安神全,可以葆吾眞,可以含吾靈。悟元以『眞靈』二字爲人之樹花樹根,其言亦當。眞靈者,眞知靈知也。靈知屬性爲陰,眞屬知情爲陽,性情不壞則眞靈全無備,奈爲七情六慾銷之耗之,則内損其性,外損其情,而眞靈沒矣。眞靈沒,則有樹無花,有樹無根,悟元之大意如此。吾更有說者,花生於樹,樹生於根根生於無,眞靈之體實從虛無裏胚胎,故曰:『花正幽」。無裏胚胎者,卽人先天之智慧,又爲人之虛靈,無影無形,具眾理而應萬事,聖賢用之而有餘,仙佛養之而各足,但不可與情欲相干。情欲相干,日取無中有之以爲應用,將日取其有必日喪其無,日喪其無必日喪其根,喪其根則喪其樹,喪其樹則喪其花。俗云:『人老顚東,樹老心空』,智慧竭矣,虛靈散矣,有何眞靈乎?凡此皆貪戀榮華,不肯休息,日做浮生之事。全不想百年倏忽,人死事丟,身坐苦海之舟;又不想一旦無常,性沈舟覆,無邊無岸,泊繫維難,一蕩一遊,魚龍險處,奔奔波波,勞勞碌碌,徒傷吾之智慧,錮蔽我之虛靈,有何益哉?仙師於此,悲憫殊深,乃掉慈航度之曰:世人之所以深入苦海,陷溺難出者,皆因不肯回首,不識岸頭耳。若肯回首,卽是岸頭。岸頭者,覺路也。能登覺路,則智慧復來,虛靈長在,已往之非不可諫,將來之是猶可追。神氣雖衰,返還有術,切莫待風波洶湧,打壞了舟,庶幾乎舟存人存,可爲彼岸之需,出坎之助也。

[编辑]

劉云:勉力學人。李云:勸人栽接。

無根樹,花正微,樹老重新接嫩枝。梅寄柳,桑接梨,傳與修眞作樣兒。自古神仙栽接法,人老原來有藥醫。訪明師,問方兒,下手速修猶太遲。

悟元註本『微』作『危』,與衰微之意亦相似。

[劉註]人多疑年老力衰,精神有限,如樹花敗危,無有生發,還不得元,復不得本,而遂自暴自棄,待死而已。試觀世間老樹,接以嫩枝,重新發榮,如梅樹寄柳樹,桑樹接梨樹。此皆無情之物,尙能復生,况何人爲萬物之靈,得天地之正氣,老而無有藥醫乎?藥醫之道?是何道?卽老而栽接之道。欲知此道,急訪明師,求問眞方,果得眞方,下手速修猶太遲也。

【李解】微,衰微也。人老,則元氣衰微,不可不急急栽補。觀之梅寄柳、桑接梨,則有式樣矣。寄者,比丹法寄居兌戸,寄體西鄰之意;接,比丹法以性接命,以我接彼之意。故梅寄柳,桑接梨,正是今人修眞樣子,古仙栽接方兒。栽接者,醫老之方也。接樹有良方,而言梅柳桑梨者,同類也。夫以老枝劈開,而以嫩枝插入,夾之捆之,好土合之,牝牡相銜,此接樹法也。醫老之方,亦必以類入類,妙土打合,而後返老還元。是法也,明師知之,在人訪求耳。速修猶遲者,恐其時不待人,無常忽至,性未明而命未立,走入渺茫鬼域矣。何仙姑云:『閬苑中,蟠桃上生垂柳枝,扶桑上結交梨子,此東王公與西王母指示仙方也。』三丰之言非無據。

[编辑]

劉言:煉己之功。李言:明花柳之妙。

無根樹,花正靑,花酒神仙古到今。煙花寨,酒肉林,不斷葷腥不犯淫。犯淫喪失長生寶,酒肉穿腸道在心。打開門,說與君,無花無酒道不成。

悟元註本『靑』作『淸』,然靑乃初生新嫩之時,與靑而無染者,正相近也。

[劉註]金丹之道,以至淸毫滓無質爲歸著。然欲其至淸,須要在至濁中度出,能於至濁中絕無點染,方是眞淸。故曰:『無根樹,花正淸,花酒神仙古到今』也。何以見其花酒能成神仙哉?煙花寨,酒肉林,皆易足迷人之處。能於煙花寨中見色不色,不爲煙花所惑;於酒肉林中隨縁度日,不爲酒肉所累,則是不犯淫慾、不斷葷腥,而食色之性俱化,道心常存,人心常滅,眞靈無傷無損,大道可冀。其曰『不斷葷腥』者,非貪葷腥,乃酒肉穿腸,而心不計較也。不犯淫,而心無烟花矣;酒肉穿腸,而心無酒肉矣。心無煙花,自有長生仙花;心無酒肉,自有延命仙酒。有仙花,有仙酒,卽到淸眞之仙鄉。彼世之避煙花而忌酒肉者,豈知凡花凡酒中能出神仙?豈知無花無酒道不能成乎?《敲爻歌》云:『酒是良朋,花是伴,花街柳巷覓眞人。眞人只在花街玩。』可謂『花正淸』之妙用矣。

【李解】凡人食色之性最重,三丰仙師卽借花酒以指點。夫貪花酒者多矣,抑知有花酒神仙乎?身中元炁靑靑秀嫩,人能食之、御之、飲之、簪之,自然神淸氣爽,此之謂花酒神仙。自古及今、皆有,然非世上之煙花寨、酒肉林也。煙花酒肉昏人神志。酒肉氣葷腥,煙花動淫慾,斯二者皆害也,而淫慾甚於葷腥。善煉已者,逢食便食,不另需索,故不斷葷腥而葷腥巳忘;見色非色,不戀嬌娥,斯不犯淫慾而淫慾乃絕。非然者,精亡液漏,爲害不少。故《黃庭經》云:『葉落樹枯失靑靑,專閉御景乃長甯。』以是知,犯淫慾者,必喪失長生之寶。酒肉穿腸,道猶在心,花酒何嘗迷人哉?人自迷於花酒耳。不覓凡花凡酒,必見仙花仙酒。仙花仙酒,成道之助,卽無根樹上靑嫩之花也。味厚色佳,最能滋補。仙師打開元門說與君聽,若無此等花酒,道難成也。

[编辑]

劉云劈旁門李云嘆孤修

無根樹,花正孤,借問陰陽得類無?雌雞卵,難抱雛,背了陰陽造化爐。女無子夫爲怨女,男子無妻是曠夫。嘆迷徒,太模糊,靜坐孤修氣轉枯。

[劉註]修眞之道,須要陰陽得類方能成全。一個眞靈之寶,若有陰無陽,有陽無陰,是謂孤花無類,眞靈不成。亦如雌雞之卵焉。難抱雛者,蓋以背了陰陽,交感造化之爐也;又如女子無夫,男兒無妻,怎能生育?彼世之盲漢,不窮陰陽之理,不推造化之源,糊塗幹事,或觀空、或定息、或思神、或守竅、或搬運,皆是靜坐孤脩。陰而不陽,不特無益於性命,而且有傷於性命,愈脩而氣愈枯矣。

【李解】孤,指内修言。内修養性,不能立命,以其孤而無耦,不生命寶。猶之雌雞無雄雞匹配,雖能生卵,卻不能抱出雛雞。今人修以性爲養氣者,而不知其氣正孤陰也。欲要不枯,須以眞陽配眞陰,乃爲同類之物。借問修道人得了同類否?今夫眞陽者義也,眞陰者道也,配義與道,則不孤矣。但此中有三曡層次,始以眞陰生眞陽,次乃以眞陽配眞陰,次又從陰陽交感中產出眞靈浩氣。豈若雌雞之卵難抱雛哉?不能抱雛者,因其背了陰陽之義,造化之爐也。陰陽者,夫婦也。聖人之道,造端乎夫婦,化生乎萬物,人間男女夫妻亦如是也。女若無夫,則孤陰不生,而爲怨女;男若無妻,則孤陽不養,而爲曠夫。此理之曉然易知者。乃世上迷徒,過於模糊,以爲靜坐孤修可以明心,可以見性,可以一超直入,全不講陰陽匹配。吾恐日日坐,日日修,頑空殿上行,寂滅海中戲,久之而其氣轉枯索矣。

[编辑]

劉言匹配陰陽李言顚倒陰陽

無根樹,花正偏,離了陰陽道不全。金隔木,汞隔鉛,陽寡陰孤各一邊。世上陰陽男配女,生子生孫代代傳。順爲凡,逆爲仙,只在中間顚倒顚。

《易》曰:『一陰一陽之謂道。』《悟眞》云:『陰陽得類歸交感,二八相當自合親。』若陰陽各偏,或陽感而陰不應,或陰求而陽不招,或陽過而陰不及,或陽盛而陰不足,皆是眞靈之花有偏,不中不正道不成全也。人之眞情如金,眞知如鉛,二物屬剛;靈性如木,靈知如汞,二物屬柔。眞情眞知剛而易沈,靈性靈知柔而易浮。若以性求情,情來歸性,以眞制靈,靈歸於眞,剛柔相應,陰陽合和,化爲一氣生機,長存而不息矣。如情不歸性,靈不歸眞,是謂金隔木,汞隔鉛,陽寡陰孤各一邊焉。能返本還元結成眞靈之丹哉?試觀世上男女相配,生子生孫代代相傳而相續。可知,修眞之道陰陽相合,生仙生聖亦能代代相傳而不息,但不過有順逆之分。仙凡之別,順則爲凡,逆則爲仙,所爭者在中間顚倒耳。這箇『中』字,其理最深,其事最密,非中外之中,非一身上下之中,乃陰陽交感之中。無形無象,號爲天地根,陰陽竅,生殺舍,元牝門。人生在此,人在死此,爲聖爲賢在此,作人作獸亦在此。脩道者能於此處立定腳跟,逆而運之顚倒之災間,變爲刑福,化爲德,所謂『一時辰内管丹成』也。噫!中間人不易,知顚倒人亦難曉。採戰家以男女交合之處爲中間,以男採女血爲顚倒;搬運家又以庭黃穴爲中間,以氣血後升前降爲顚倒。凡此皆所以作俑而已,豈知神仙中間顚倒之義乎?好者學早爲細辨可也。

【李解】偏,指陰陽相隔,不能成全作丹也。夫陰陽合中,則刀圭凝,而道術全備。金木鉛汞,卽陰陽也。木精汞性皆屬陰,金氣鉛情皆屬陽,精氣相須,性情交感,金戀木仁,木愛金義,汞去迎鉛,鉛來投汞,方無間隔之病,得生大藥眞身。若是陰孤陽寡,各在一邊,則陰陽不配,偏而不全,安能化生至實!流傳萬代乎?匹配之法,仙凡相似,只是凡人用順,仙家用逆耳。悟元謂中間顚倒人不能知,吾謂這『逆』字人亦不知。中間顚倒,先要知『逆』字妙用。人能知逆,則金木汞鉛皆在其中,陰陽乾坤盡行顚倒,而且有等等事件,皆迴旋於『逆』字之内。得藥還丹,片晌可期也。

[编辑]

劉言藥生之時,李言坤申之理。

無根樹,花正新,產在坤方坤是人。摘花戴,採花心,花藥層層豔麗春。時人不達花中理,一訣天機值萬金。借花名,作花身,句句《敲爻》說得眞。

[劉註]新者,本來之物埋沒已久,忽而又有之謂。花至於新,光輝復生,如月現於西南坤方純陰之下,一點微陽吐露,比人之虛室生白,眞靈發現,復見本來面目矣。這個本來面目,卽我本來不死之眞人,有此人則爲人,無此人則非人,乃我之秉受於天。得而以爲人者是也。但此眞人,不輕現露,非可常見,當虛極靜篤、萬縁俱寂之時,恍惚有象。虛極靜篤,卽坤純陰之象,故曰『產在坤方坤是人』。這個久人已爲塵垢掩埋,絕無蹤跡,一但現象,便是新花,時不可錯,急須下手,摘之採之,以爲我有。摘花戴者,摘此眞人之花也。採花心者,採此眞人之心也。漸摘漸採,由少而多,積厚流光,眞靈不昧,則花蕊層層,萬理昭彰,隨心走去,頭頭是道。其艷麗如春日,陽氣遍地,處處花開矣。但此花人人俱有,人人俱見,人人不達,每多當面錯過。若有達之者,超凡入聖刹那間耳,故曰『一訣天機値萬金』。仙翁慈悲,借花之名,作花之身,卽有形無,句句敲爻,分說先天之旨,蓋欲人人成道,個個作仙。奈何時人不達此花中之理,而猶有以御女閨丹妄猜妄作者,雖仙翁亦無如之何也。可不嘆諸!

【李解】悟元講『人』字是本來面目,是曾見過此人者,故不覺語長心重,達已達人,慈悲切矣。但『坤是人』的『是』字,尙未醒露。原夫花以比人,人卽借花爲喩。『花正新』者,如人到歸根處,致虛守靜,觀彼一陽來復,不覺春色又新矣。這花在坤方發現,卽坤見花,卽花見人,花生處卽人生處,故曰坤是人也。丹法種鉛於金鄉,播汞於火地。金火位乎西南,西南得朋,金火合處,正在坤方之上,此人乃金身火體,一片純陽,吾人眞氣是也,一曰『眞情』。惚兮恍兮,其中有象,𤍠如火,艷如花,花氣薰人,濃似酒,得之所以如醉也。此時也,吾卽摘而戴之,時不可過也。吾更採取其心,直須吞盡也。由花及蕊,透入層層,眞個是豔麗春宮。時人知其外而不知其中,必不達花中妙理。花中妙理,純是天機。天機流露一訣,能値萬金。此中四五六七句,皆吕祖《敲爻》歌語。丰翁云:『呂祖以人身借花之名,以花身作人之身。我句句用《敲爻》語,極說得眞切有味也。』

[编辑]

劉言乘時採取李言臨爐定靜

無根樹,花正繁,美貌嬌容賽粉團。防猿馬,劣更頑,挂起娘生鐵面顔。提出靑龍眞寶劍,摘盡牆頭朵朵。鮮趁風帆,滿載還,怎肯空行過寶山?

『牆頭』作『瓊花』,『瓊花』作『牆頭』,吾皆見過。此註作『牆頭』講有味,故從之。

[劉註]先天眞靈發。煥,一本萬殊。隨時玩象,無物不在,花甚繁也。當其正繁,英華畢露,精神外用,易於爭奇好勝,賣弄風流,故曰『美貌嬌容賽粉團』。於斯時也,須要防危慮險,牢拴猿馬,挂起娘生鐵面,提著靑龍寶劍,對景忘情,摘盡牆頭方露之花,不使些子逐於色相,耗散眞氣也。娘生面顔者,卽無識無知之鐵面;靑龍寶劍者,卽不染不著之眞性。娘生鐵面卽是靑龍寶劍,兩者同出而異名。以體言,爲娘生鐵面;以用言,爲靑龍寶劍。鐵面者定體也,寶劍者慧器也。定以用慧,慧以成定,定慧相需,體用不離。先天眞靈,卽色卽空,常應常靜,無滲無漏,是謂摘盡牆頭朵朵鮮也。牆頭朵鮮,是方出牆而未離牆頭,眞氣未散之時,於此而摘取之,絕無滓質,純是天眞。漸生漸採,漸摘漸收,必摘至於無所摘而後已。噫!大藥難遇,大法難逢,幸而遇逢,時不可錯。乘此風帆,急須摘取鮮花,滿載而還。怎肯空過寶山,自貽後悔也。

【李解】繁,卽盛滿時也。美貌嬌容,比先天一氣,卽仙翁《五更道情》所謂『羣陰盡,豔陽期,一枝春色金花麗』是也。賽粉團者,藥生之時,卽花魔賽美之時,古仙云:『先天發現,藥魔易』,起若非煉已純熟,見美不動,誰能得金花於半刻哉?故曰:『防猿馬,劣更頑』,卽《一枝花》道情所謂『嬌夭體態,十指纖纖,引不動我意馬心猿』者也。挂起娘生鐵面顔,挐出定力,『正教他,也無些兒轉動』也。提出靑龍眞寶劍,摘盡牆頭朵朵鮮,與『退羣魔,怒提起鋒鋩慧劍,敢採他,出牆花兒朵朵新鮮』同一義也。悟元以鐵面爲定,寶劍爲慧,眞是知音,但定慧二者,非從煉已得來,則定非眞定,慧非眞慧,不可取用於臨事也。《一枝花》云:『時時防意馬,刻刻鎖心猿,晝夜不眠,煉已功無間』,宜須煉到那『俺是個淸淨海,一塵不染』,方是眞定,『俺是個夜明珠,空裏長懸』,方是眞定。牆頭者,花已出牆而猶在牆,這叫做出牆花兒。火最淸,候最眞,非得師傳人不解,非係過來人不知。若曉得花枝出牆時,卽行採來,便是仙家手段。摘盡者,一口吸盡,吞入我家,非言漸摘漸收也。漸摘漸收,乃温養抽添之事,尙在後頭一著。趁風帆,滿載還,四候合丹,急起河車,運回矣。怎肯空行過寶山?寶山乃先天生處。○丹法煉時,爲藥採時,爲藥養時,則爲火,然有藥則有火,但非温養之火耳。此章註採藥解爲正。

[编辑]

劉言進退陰陽,李言温養還丹。

無根樹,花正飛,卸了重開有定期。鉛花現,癸盡時,依舊西園花滿枝。對月纔經收拾去,又向朝陽補衲衣。這玄機,世罕知,須共神仙仔細推。

悟元註本『又向』作『旋趁』,字異而意同也。惟『纔經』作『殘經』,作人心私欲解。『收拾』所以退陰賊也,未免誤中誤。

[劉註]人之精神衰敗,眞靈耗散,如花之飛揚謝落矣。然花謝落猶有重開之期,人衰敗亦有返還之返道。還之道爲何道?卽陰中復陽,已謝重開之道。鉛花者,道心眞知之光輝,癸水者,人心客氣之私慾。鉛花發現,道心不昧,癸水消盡,人心常靜。道心不昧,人心常靜,依舊眞靈無虧無損,本來圓成之物復見於此,是花已謝而重開滿枝矣。因其癸水要盡,故『對月殘經收拾去』,因其鉛花要現,故『旋趁朝陽補衲衣』。人心之私慾,如外來之客氣,如月之殘經;道心之眞知,乃本來之正氣,如日之陽光。對月而殘經收拾,掃去人心之私慾,所以退陰也;朝陽而旋補衲衣,漸添道心之眞知,所以進陽也。退陰退至於陰氣絕無,方是殘經收拾了;進陽進至於陽氣純全,方是衲衣補完成。陰盡陽純,還元返本,本來面目全現。謝了重開,豈虛語哉?這個『謝了重開』之天機,世人罕知。若欲知之,須共神仙推究原始要終,方能知也。

【李解】悟元所註,其理甚佳,然非此章本義。按此就還丹温養言。飛,上下也,乃朝進陽火、暮退陰符之意。卸了者,還丹得葉落歸根,正指復命也。復命之後,又取外爐金水,抽鉛添汞,温養靈胎,《悟眞》謂『外爐增減要施功』,《參同》謂『候視加謹愼,審察調寒温,周旋十二節,節盡更須親』,丰翁謂『遇子午,專行火候,逢卯酉,沐浴金丹』是也,故曰『重開有定期』。重開之物,卽下文西園花枝也。鉛花現,癸盡時者,還丹大藥,鉛生癸後,鉛生則採之,金逢望遠則不堪嘗,惟於五千四十八日癸水初潮之後,斟酌用功,擒住首經至寶,乃爲上上。癸生爲十四,癸盡爲十五,一片陽光,正此時也。以人身言,無非大靜中之大動耳。採而吞之,遂成還丹,但大丹到手,外鉛復生,丹家必取爲温養之用,故曰『依舊西園花滿枝』云云。『對月纔經收拾去』,抽鉛也;又向『朝陽補衲衣』,添汞也。收拾之法,須明月之晦朔,故以對月爲言;補衣之法,須用日之朝暮,故以朝陽爲喻。此玄家微意也。這等玄微,世間罕有知者,如欲知之,須共得道神仙仔細推求,庶幾不謬耳。

[编辑]

劉言偃月爐李言天上寶

無根樹,花正開。偃月爐中摘下來。延年夀,減病災,好結良朋備法財。從茲可成天上寶,一任羣迷笑我獃。勸賢才,休賣乖,不遇明師莫强猜。

[劉註]先天眞靈之寶,無形無象,無方無所,從何而採,以結還丹?然雖無形無象,無方無所,亦有花開之時。當開之後,恍惚中有象,杳冥内有精,其精甚眞,其中有信,法象如偃月。俗工家不知古人取象之意,或指爲兩腎中間,或指爲眉間明堂,或指爲肉團頑心,更有作俑魔頭指爲婦人產門,大錯大錯!夫所爲偃月者,偃仰之月也。天上之月,每月初三,西南坤地黑體之下,現出蛾眉之光,●其光偃仰,故名偃月。在卦爲純陰之下,微陽漸生䷗,爲復,在人爲靜極,又動虛室生白,天地之心萌動,此心内含一點先天祖氣,從黑暗之處微露端倪,有象偃月之光。因這其一點祖氣,爲天地之根,爲五行之本,能以造仙佛,能以作聖賢,能以固性命,又號爲偃月爐。這個天地之心,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難逢難遇。幸而偶逢,時不可錯,急須下手摘來,謹封牢藏,勿令滲漏,可以延年夀,可以減病災。但此延年夀、減病災之事,非有大功大行者不能行,非有大志大力者不能作,必須外結良緣以修德,内備法財以用誠,乃能感動皇極而得天寶。法財者,非凡間之財,乃法中之財,卽專心致志,眞履實踐,一念不回之善財。上陽眞人云:『天或有違,當以法財精誠求之。蓋欲求天寶,須盡人事,人事不盡,是無法財。無法財而妄想天寶,難矣。』欲求天寶者,可不先備法財乎?天寶非別物,卽眞靈煉成之金丹,亦卽天地之心復全之還丹。曰眞靈,曰天地之心者,以未脩煉言也;曰天寶,曰金丹者,以脩煉成熟言也。天寶旣得,萬有皆空,根塵俱化,入於不識不知、無人無我之境,一任羣迷笑我獃矣。這個獃事,須要明師口傳心授,非可强猜而知。仙翁云:『勸賢才,休賣乖,不遇明師莫强猜。』其提醒後人者,多矣。

【李解】開,言玉蕊初生也。偃月爐在人身中,無定所,亦無定時,因其陽氣初動,靜中有光,故以晦極生明之。新月比之。此月在天,有庚方,有初三,皆有時地可指。若在人身,則現處卽庚方,現時卽初三,不可預定也。偃月何形?劉圖是也[~󰔋]。偃兼仰言,九分黑一分白,黑中見白,陽氣初生,故現白光於上而爲偃月。今人所言者,有如此形[~󰔋],是仰月非偃月也。何以云摘下來乎?其言摘下者,以其氣在空中也。丹家見此一線白光,亦不可輕起河車,惟宜以淡泊之神,沖和之意,從氣生處採之,故曰『偃月爐中摘下來』。神氣相合之際,俄而陽光大現,有如十五圓形[~󰔋],是爲中秋月,是爲氣足潮生,方行驅之黃道,送之黃庭,由是則年夀可延,病災可減矣。良朋法財者,同心好道之士,肯出善財爲人護法,助人成道者也。悟元《修眞》辨及此章註解,仍以發財爲身中之物,此蓋矯貪之論也。平心言之,法財有二:一内法財,眞金也;一外法財,假寶也。借假修眞,確不可少,但不宜格外貪取耳。至於天寶煉成,裝憨賣癡,抱璞懷玉,羣迷笑我爲獃子,俱可一槪任之矣。然煉天寶者,豈易言哉!非遇明師不知也。

[编辑]

劉言還丹成熟,李言還丹入山。

無根樹,花正圓,結果收成滋味全。如朱橘,似彈丸,護守隄防莫放閒。學些草木收頭法,復命歸根返本原。選靈地,結道菴,會合先天了大還。

[劉註]眞靈之寶,去者復來,舊者仍新,無傷無損,依然本來原物,是花之圓也。圓之云者,言其結果收成滋味全也。夫金丹成就,五行攢簇,四象和合,仁、義、禮、智、信混成一理,精、神、魂、魄、意歸於一氣,更得符火烹煎成熟,化爲純陽之物,活活潑潑其赤如朱橘,其圓如彈丸。當斯時也,守護隄防,十二時中不得放閒,韜光養晦,學些草木收頭之法,復命歸根,返於本源,以待靜極又動,會合先天,以了大還丹之事。此言還丹成就,再追大丹之功也。蓋還丹只完的當年本有原物,乃超凡之事,呂祖所謂『三鉛只得一鉛就,金菓仙芽未現形』者是也。大丹是從還丹又做向上事業,乃入聖之事,呂祖所謂『再安爐,重立鼎,跨虎乘龍離凡景』者是也。若只修還丹,不再造大丹,只了得初乘之道,不過是一個完全人耳,焉能入於聖人之域哉!所謂選靈地,結道菴者,非外之靈地、道菴,乃内之靈地、道菴。修道至於歸根復命,還丹事畢,温之養之,神氣充足,則丹靈矣,是謂靈丹。從此靈地再安爐,重立鼎,是謂結道菴。曰選靈地者,等候一陽生也。一陽生,乃先天中靜極而動之陽,非若還丹乃後天中所生先天之陽也。雖皆先天,但有先後之別耳。欲了大還丹,非會合先天中之陽不能成功,故曰『會合先天了大還。』大丹成就,方入聖基,若大丹未成,只是半塗事業,非修道之全功。釋典云:『百尺竿頭不動人,雖然得入未爲眞。百尺竿頭重進步,十方世界是全身。』卽此了大還之謂乎?

【李解】圓,指還丹,有性情團圓之意也。其法,功在致虛守靜,觀彼庚方月生,喻如陽氣初動,卽運己汞迎之,外觸内激而有象,内觸外感而有靈,如磁吸鐵收入丹田,還外丹也。此法至簡至易,故古仙云:『不出半個時辰,立得成就。』夫丹有二品,而分之則有三乘。三乘丹法皆採鉛花,皆稱還丹,但有大小、先後之不同耳。一曰初乘,名爲結丹,又名玉液還丹,後天中返先天,去癸取壬,而以玉液培之,圓成内丹,此盡性之學,人仙也。一曰上乘,則號還丹,又曰七返,以後天所返之先天,種出先天,立爲丹母,此立命之學,地仙也。曰一大乘,名爲九轉大還丹,其藥以十五夜月圓爲喻,先天中先天,火到卽行,化爲白液,吞歸腹内,凝而至堅,是爲金液還丹,至靈至妙,成聖成眞,此性命歸了之學,天仙也。花正圓者,卽以上乘丹基言之,也算結了一果,收了一成,然其鍊鉛之法,二物相吞,五行皆備,此之謂滋味全也。是丹也,雖非大乘之丹,然亦赤洒洒有如朱橘,圓陀陀宛似彈丸。功夫至此,必須默默照顧,綿綿若存,否則懷抱不親,易於走失,故當護守隄防,莫放閑焉。學些草木收頭法,《易》所謂『以此洗心,退藏於密』也。復命歸根返本原,《契》所謂『白裏眞居,方圓徑寸』也。選靈地,結道菴,悟元謂靈地、道菴在人身中,然亦有内外二用:内邊靈地、道菴,必求靈臺淸淨,神氣沖和,而以道人之心太平菴結於其中;外邊靈地、道菴,必求靈山福地,囂塵不擾,而以道人之白雲茆菴結乎其内。如是則心跡雙淸,眞力瀰滿,鉛中產陽,會之合之,道成九轉大還,則聖功了當矣。

[编辑]

劉言眞一之氣,李言交媾之所。

無根樹,花正亨,說到無根卻有根。三才竅,二五精,天地交時萬物生。日月交時寒暑順,男女交時孕始成。甚分明,說與君,猶恐相逢認不眞。

[劉註]先天眞靈之寶,具眾理,應萬事,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無處有碍,無往不利,是花之亨也。花旣亨,是樹雖無根,而花卻有根。其根爲何根?乃生天生地生人三才之竅,陰陽五行妙合二五之精。因其是三才之竅、二五之精,先天而生乎陰陽,後天而藏於陰陽,一氣分而爲陰陽,陰陽合而成一氣,故天地陰陽上下相交,合爲一氣而萬物生,日月陰陽來往相交,合爲一氣而寒暑順,男女陰陽彼此相交,而孕始成。觀於天地、日月、男女,一陰一陽相交方有造化可知,性命之道,非陰陽相交合一不能完成。是一氣者,卽性命之根,生死之竅。有此一竅,則陰陽相交而生;無此一氣,則陰陽相背而死。人之生死,只在此一氣存亡之間耳。但人不知此一氣是何物件?存於何處?或疑此氣爲呼吸之氣,或搬運上升下降於黃庭,或聚氣於丹田,或聚氣於眉間,或聚氣於天谷,或聚氣於腦後,種種不絕,千奇百怪,終落空亡。殊不知,先天眞一之氣,視之不見,聽之不聞,搏之不得。聖人以實而形虛,以有而形無。實而有者,眞陰眞陽;虛而無者,二八兩弦之氣。兩者相形,一氣居中,凝結成丹,此乃虛空中事業。何得以有形有象之物猜之?又何得以有方有所之竅作之哉?仙翁以其人皆不識此一氣故,以三才竅、二五精示之,又以天地、日月、男女相交示之,分明將一氣與人指出,偶恐人遇此一氣當面認不眞耳。悟元斗膽避不罪譴,今再爲仙翁傳神寫意分明說與大眾。要知先天眞一之氣,不是別物,卽是一點眞靈之氣。因其此氣剛健中正,故謂眞一;因其此氣易知簡能,故謂眞靈。一眞靈眞絕無滓質,故謂先天之物。眞一也、眞靈也,同出異名,非有兩物。不知有人認得眞否?

【李解】亨,通達也。一氣通達,卽從下文『交』字中出來。夫花生於樹,樹生於根,根生於無,是無根卻有根也。無根之根,卽生天、生地、生人之根。此根乃虛無一竅,故稱爲三才竅,此竅爲交精之所,故曰三才竅、二五精。二五者,天五爲一五,地十又一五。二五卽二土也,二土合而刀圭成焉。泥丸云:『玄關一竅,無人識此是刀圭』,甚奇絕。蓋二五交精之地,卽產藥之淵源也,大修行人於此虛無一竅,知其爲交媾之所,必能使先天一氣自虛無中來,交之爲用,大矣哉!以故天地交則萬物生,日月交則寒暑順,男女交則孕始成,此皆交媾之證也。此其理甚是分明,人人易曉,卻人人不曉。仙師廣大慈悲,說與君聽。只要在二八相逢之處,將兩氣合成一團,斯大藥可生也。但恐龍虎相逢,吐出兩弦之氣,煉丹人認不眞耳。

[编辑]

劉言金精開旺,李言認取金精。

無根樹,花正佳,對景忘情玩月華。金精旺,耀眼花,莫在園中錯揀瓜。五金八石皆爲假,萬草千方總是差。金蝦蟇,玉老鴉,認得眞時是作家。

悟元註本:對景忘情,作月月開時。

[劉註]先天靈寶,剛健中正,純粹精也。其花最佳。當正佳之時,如月華開放,金精旺盛,而人宜玩之不可當面錯過也。月月開者,應時而開,非時不開,按月定期,動靜有常,絲毫不爽也。金精者,金之精明,在月則謂月華,在人則謂眞精。眞精者,眞靈之精,無時有昧,故以月華、金精喻之。眞靈人不易知,觀於月與金之眞而可知,眞靈人不易見,觀於月之華、金之精而卽見。凡物之精華,久而有壞,惟月華月月開放,金精萬年不減。月華、金精如是,人之眞精亦如是。但眞精有時不精者,因後天陰氣蔽之,而其本體未嘗泯滅也。金精旺,卽是眞精旺,眞精正旺,明照世界,氣充宇宙,白雪飛空,黃芽滿地,金光耀眼,左之右之,無不是花矣。但此眞精,無形無象,非色非空,不可以有心求,不可以無心守,只可神會不可口言,雖是明明朗朗,現現成成,人人常見,人人不識,最難認眞。修道者須要極深研幾,眞知灼見,可方下手,不得認假爲眞,似是而非,卻在園中錯揀瓜也。彼世間盲修瞎煉之輩,或疑金精爲有形有象之物,而遂煉五金八石,服萬草千方,與我非類,焉能結丹接命,豈不大差乎?蝦蟇爲水中之物屬陰,蝦蟇而云金,爲陰中之陽,黑中之白,我之眞知是也,老鴉爲上飛之物屬陽,老鴉而云玉,爲陽中之陰、雄中之雌,我之靈知是也。眞知靈知,方是我同類之物,方是我性命之寶。取此二物合而成丹,眞而至靈,靈而至眞,眞靈不散,渾然天理,不色不空,不生不滅。所謂月華者卽此,所謂金精者卽此。月華開,金精旺,豈有不長生者哉!但人多認不得眞知靈知是何物件,若有認得眞者,便是修道老作家,未有不成道者。噫!金丹之道,差之毫釐,失之千里。認得眞者有幾人哉!

【李解】佳者,美也。美,金花之稱也。丹家以眞鉛爲美金花,《參同》云:『鉛體外黑,内懷金花』,茲於黑鉛之中,取出白金,以朱汞配之,産出先天一氣,此正是美金花也。返之於己便成還丹,但還丹必先煉己,煉己純則還丹易。對景忘情者,煉己純熟之後,一切美景毫不動情,只貪玩這點眞氣。這點眞氣,名爲月華。何又名爲月華?蓋以月之圓,可以測氣之候也。《悟眞》云:『八月十五玩蟾輝,正是金精壯盛』時,此與玩月華同一法眼。夫月自初三而生,陸仙比之氣嫩,月至十五而滿,陸仙比之氣足,氣足則金精壯盛。金精者,月華中發現之物,同出異名,旺則黃芽滿鼎,白雪瀰空,慧眼觀之,照耀如花,丹士以通天劍取來,及時進火製成還丹,惟此花而已矣。切莫丟了眞花,反在園中揀那假瓜,以致嘆其錯誤也。非特揀瓜爲錯,卽五金八石亦皆假而不眞,萬草千方總屬差而不是。欲求不假不差者,惟此金精而已矣。這金精從何處生來?你看那金蝦蟇、玉老鴉,卽是生來之處。蝦蟇爲水中陰物,名之曰金,則坎中眞陽也;老鴉爲天上陽物,名之曰玉,則離中眞陰也。眞陰與眞陽交感,生出兩弦之氣,又以兩弦之氣,生出眞一之氣。月華也,金精也,皆此物也,但要人認得眞耳。如其認得眞時,卽是明通火候辨鉛的老作家。

[编辑]

劉言採取藥物,李言攀折黃花。

無根樹,花正多,遍地開時隔愛河。難攀折,怎奈何,步步行行龍虎窩。採得黃花歸洞去,紫府題名永不磨。笑呵呵,白雲阿,准備天梯上大羅。悟元本愛作礙差。

[劉註]宇宙之間,俱是道氣充塞。凡眞靈光照之處,卽是有花之處,其花甚多,遍地開矣。無如遍地花開,而人當面不識,如河之阻礙,雖欲攀折最難攀折,亦莫奈何也。其難攀折者,以其舉世之人皆爲名利所牽,爲恩愛所絆,棄眞認假,以苦爲樂,步步走的龍虎凶險之地,與性命之道相違,故難攀折耳。若是勇猛丈夫、決烈男子,直下脫缷世縁,求師口訣,借假修眞,於眾花中揀採至中至正之黃花,歸於洞中温養成丹,延年益夀,則紫府題名,永不磨滅矣。黃花卽色正中央戊已鄉之黃花,花正中正,純是生機,並無雜氣,生機歸洞,四時長春,如居於白雲窩中,逍遙自在,別有天地非人間,豈不呵呵大笑,自知快樂乎?到此地位,還丹已得,再安爐,重立鼎,做向上之事,准備天梯,而作大羅天仙矣。

【李解】先天本來之物,賢不加增,愚,不加減,人人皆有,箇箇皆生,花正多也,特爲愛河所阻,致使本來湮沒,縱然遍地花開,其如愛河之相隔何哉!愛河者,後天欲界之人心,能阻先天之道心,道心旣阻,則欲攀折仙花難矣。爲今之計,怎奈之何?仙師爲學者吿曰:除非步步尋求,行行探訪,走了一重山,又度一重水,直入龍虎之窩,庶可見其本來也。這龍從火裏出,這虎向水中生,能從後天中吐出先天之氣。龍藏於陰,虎藏於陽,陰陽交媾生出龍虎,龍虎交媾生出金花。這金花在西南坤方,坤土色黃,其花亦是黃花。人能採得黃花,挐回洞去,結成金丹,則紫府題名永不磨矣。笑呵呵,深造自得也。白雲阿,居安資深也。如欲竿頭重進,至於天仙,非再安爐鼎,高架天梯,不能做大羅天仙。欲做天仙者,由此而准備天梯可也。

[编辑]

劉言陰中生陽,李言鼎中產藥。

無根樹,花正香,鉛鼎温温現寶光。金橋上,望曲江,月裏分明見太陽。吞服烏肝並兔髓,換盡塵埃舊肚腸。名利場,恩愛鄉,再不回頭空自忙。

[劉註]先天眞靈,眾美畢集,萬善同歸,其氣最香。當其正香之時,卽鉛鼎温温現寶光之時。鉛鼎者,眞知也。以其眞知,能以去舊取新,能以修仙成眞,故謂鉛鼎。寶者,卽眞靈之寶,眞靈非眞知不現,蓋眞知具有道心,道心内含先天眞一之氣,是謂眞靈。鉛鼎温温,是剛柔相當,不偏不倚,而鼎立矣。鼎立則道心發現,道心發現則眞靈之光漸生,是謂現寶光。金橋者,金也。曲江者,水也。上金橋而望曲江,水中有金之象。水中有金,陰中生陽,卽是月裏見太陽,亦是鉛鼎温温現寶光也。鉛鼎光現,陰陽合德,神氣相御乘時,故入造化窩中,令其住而不令其去,是謂吞服烏肝並兔髓。烏肝色靑,日精也,象靈知之靈性;兔髓色白,月華也,象眞知之眞情。吞服烏肝並兔髓,則性不離情,情不離性,眞而至靈,靈而至眞,性情如一,眞靈不昧,圓陀陀,光灼灼,淨倮倮,赤洒洒,一切後天積聚瀉去,道心常存,人心永滅,換盡塵埃舊肚腸矣。肚腸換過,萬事皆空,名利恩愛,何戀之乎!

【李解】香乃不聞不臭之香,至淸至潔之香,卽先天初現,不染於後天時也。鉛鼎者,外鼎也。造鉛之法,必立外鼎於西南,名曰坤鄉,又曰坤母。母體本虛,必資乾父日精,方能產鉛。日精者,龍汞也卽下文烏肝。龍爲長子,子代父體,投入母懷,則氣精交感,先天眞鉛之鼎於此而立。鍾祖云:『太陽移在月明中』,此卽立鼎之法也。下文云:『月裏分明見太陽』,卽此温温之時也。鉛鼎温温,則寶光現矣。寶光者,寶命之光,此光發現,正爲先天之氣,白象從眉眼上映出,呂祖曰:『温温鉛鼎,光透簾帷』,又曰:『審眉端有朕兆』,同此景也。金橋者,鵲下橋也,在西南路上,爲金氣照耀之所。曲江者,氣遶鵲橋,光印西南也。昔人註呂祖『曲江上月華瑩淨』之句,指曲江爲小腸十二曲,誤入魔道矣。又有指爲口鼻之間者,其入魔道尤甚。惟陳泥丸先生云:『西南路上月華明,大藥還從此處生。記得古人詩一句,曲江之上鵲橋橫。』深爲得旨。何也?西南屬坤,坤爲腹,寶光現處月華正明,月華明處金氣正出,故於金橋之上望見曲江,江上有月,正照金橋也。月華朗耀,陰中陽生,故曰月裏分明見太陽。太陽者,日也,日中陽烏,日之精也。吞服烏肝者,餌東方之日精,並服兔髓者,食西方之月華。精華合服,大藥乃生,日月並吞,金丹具體,故曰吞服烏肝並兔髓,換盡塵埃舊肚腸矣。又何有恩愛名利,擾我淸心,再爲之回頭思想,終日空忙也哉!

[编辑]

劉言臨爐下功,李言温養功夫。

無根樹,花正鮮,符火相煎汞與鉛。臨爐際,景現前,採取全憑度法船。匠手高强牢把舵,一任洪波海底翻。過三關,透泥丸,早把通身九竅穿。

[劉註]眞愛之寶,塵垢退盡,至淸至淨,花豈不鮮乎?然其所以鮮者,全賴符火相煎,鉛汞之功夫。眞靈者,眞知、靈知之體;眞知、靈知乃眞靈之用。眞靈分而爲眞知、靈知,眞知靈知合而爲眞靈。烹煎眞知之鉛、靈知之汞,卽烹煎眞靈也。烹煎者,以眞知而制靈知,以靈知而順眞知,眞知、靈知凝結,復成眞靈之寶,其花之鮮,言語難形容矣。但眞靈易結,火候最難。紫陽翁云:『縱識朱砂與黑鉛,不知火候也如閑。大都全藉脩持力,毫髮差殊不作丹。』特以金丹之道,採藥有時,煉藥有法,若不知時,不知法,雖大藥在望,不爲我有,故臨爐下功之際,恍惚中有象,杳冥内有精,一點眞靈之光,從虛無中透出,似有似無,非色非空,景象現前,此大藥發生之時也。此時卽有三尸六賊、五藴七情諸般之幻景,亦現於前,必須穩駕法船,牢把舵楫,對景忘情,一任海底翻波起浪,不動不搖。如是用功,漸採漸煉,扶陽抑陰,愈久愈力,功夫到日,自然精化爲氣,氣化爲神,神化爲虛,過此三關,泥丸風生,法相現露,而周身九竅之陰氣,亦皆化矣。三關非工家尾閭、夾脊之說,乃煉精、煉氣、煉神之三關。煉精化爲氣初關,煉氣化神爲中關,煉神化虛爲上關,過此三關,神合太虛,出入無礙,是謂透泥丸,蓋泥丸宮爲藏神之所也。周身九竅方著幻身上說,過三關上泥丸,法身成就,而幻身百脈九竅,陰氣化爲陽氣,亦皆竅竅光明,卽百萬四千毫毛,亦化爲護法神也。學者不可以辭害意也。

【李解】此章以温養言。悟元謂過三關、透泥丸、穿九竅,非工家尾閭、夾脊之說,乃經三煉之後,神合其虛,出入無礙,能使幻身九竅,竅竅光明。其說可也,但上頭數句,若不就温養時言,則入室還丹、温養脫胎,盡雜於一詞之中,似非仙師逐段指點本意,今但以温養言之。鮮者,鮮明也,温養功深,日新月盛之象。符火者,屯蒙値事,朝進陽火,暮退陰符也。夫子時陽生,進火宜子,至於朝則寅時矣。不於子而於寅者,火生在寅,陽氣發旺,故於此時進火;午時陰生也,退符宜午,至於暮則戌時矣,不於午而於戌者,火庫居戌,陰氣主藏,故於此時退符。退符所以添汞也,進火所以抽鉛也,以鉛制汞,以汞含鉛,鉛日減而汞日增,故曰『符火相煎汞與鉛』。臨爐者,以臨外爐言,非入室臨爐時也。入室煉鉛,必用鼎器,至於温養,則用爐而不用鼎也。然爐有外爐,亦有内爐,紫陽云:『内有天然眞火,爐中赫赫長紅』,此卽内爐也;又曰:『外爐增減要勤功,絕妙無過眞種』,此卽外爐也。臨爐之際,美景現前,此不是寶光現前,亦不是幻景當前,乃内爐文火、外爐武火也。文武烹煎,漸採漸取,漸取漸𣷹,温養時有不可間斷功夫,全要法船匠手,不爲風波所,動擾我元功,然後法船廣運,往來不絕,如達摩之載金過海,直超彼岸矣。故曰『採取全憑度法船,匠手高强牢把舵,一任洪波海底翻』云云。末三句劉註已明,茲不復解。

[编辑]

劉言認取眞鉛,李言一味眞鉛。

無根樹,花正濃,認取眞鉛正祖宗。精氣神,一鼎烹,女轉成男老變童。欲向西方擒白虎,先往東家伏靑龍。類相同,好用功,外藥通時内藥通。

悟元註本『濃』作『穠』、『擒』作『牽』、『方』作『園』,皆無異也。

[劉註]穠者,穠盛廣多也。花正穠盛,其間卽有美惡、偏正相雜,須得眞正仙花,方可採取而用。眞正仙花爲何花?卽眞鉛也。眞鉛卽眞知之眞情,乃眞靈之發現,以其眞知外陽内陰,外黑内白,故謂眞鉛,又謂水中金,又謂水鄉鉛,又名月中華,其名多端,皆象此眞知之一物也。惟此眞知,内含先天眞一之始氣,乃陰陽之本,五行之根,仙佛之種,聖賢之脈,爲脩道者之正祖宗。認得祖宗,取歸我家,敬之奉之,須臾不離,則精氣神三者自然聚於一鼎,無庸勉强。蓋以其父歸之,其子焉往?更加符火烹煉之功,雖女可以轉男,雖老可以變童。女轉男者,非形體轉男,蓋女子純陰脩煉成道,化陰成陽,亦同男子。老變童者,非面容變童,蓋老者氣枯,修煉成道,返本還元,亦如童子。但女轉成男、老變爲童之道,雖是認取眞鉛、眞知,還要先能煉己。若煉己不熟,眞知不來,雖來而亦不留,故曰『欲向西園牽白虎,先往東家伏靑龍。』。白虎屬西方金,喻眞情也;靑龍屬東方木,喻眞性也。眞情、眞性本來一家,何待牽伏?因其交於後天,眞中雜假,眞情變爲假情,恩中帶殺,如虎出穴,奔西傷人,不爲我有,而反依居他家矣。眞情旣變爲假情,於眞是性有昧亦化而爲假性。假者用事,眞者退位,性情不和,如龍東虎西,兩不見面矣。若欲復眞,必先去假;若欲牽情,必先調性。調性之功,乃煉己之功。煉己者,煉其氣質之性也。氣質之性化,則眞性自現,眞性現則不動不搖,而眞情亦露,眞情露則假情不起,可以牽回白虎與靑龍配合,情性相戀矣。白虎卽眞鉛祖宗,同出異名,以其眞知剛强不屈,故謂白虎,以其眞知柔中藏剛,故謂眞鉛。牽白虎卽是取眞鉛,牽之云者,非有强制,乃不牽之牽,性定自然情歸,特以同類者相從,陰陽内外有感應之道也。性主處内屬陰,内藥也;情主營外屬陽,外藥也。陰陽原是一氣,性情固是同根,内藥能通,外藥未有不通,内外相通,性求情而情戀性,性情和合,眞靈凝結,還丹有象矣。純陽翁云:『性住氣自回,氣回丹自結。』紫陽翁云:『若要修成九轉,先須煉已持心。』此皆言還丹先要煉己也。噫!眞鉛易取,煉已最難,煉己之功大矣哉!

【李解】濃,言情之濃也。鉛乃人之眞鉛,眞鉛發現,則其情正濃,只要認得眞,取得來,則金丹立就。蓋此眞鉛者,黃中正位之體,大丹之祖宗也。取來制汞,三家相見結嬰兒,推而廣之,千千百百,子子孫孫,皆自此眞鉛發脈,故以眞鉛爲祖宗。精氣神,一鼎烹,此卽鉛歸汞伏,三家相見之後也。但造眞鉛者,其有先女轉成男、老變爲童之妙訣。原夫離宫之火,眞精也。坎宫之水,眞氣也。坎離中間,又有妙土爲用,眞神也,一曰眞意。氣精交感,以神主之,則水底金生,火中汞降,又以神執其平衡,調其勝負,猛烹極煉,則火蒸水沸,金亦隨水上騰,此卽精氣神一鼎烹之力也。及其入於離宮,離火爲坎水所滅,不飛不走,氣得神而住,精得神而凝,鉛汞俱死,同歸厚土,三姓會合於中宫,煉成一箇紫金丹,此又精氣神一鼎烹之妙也。當其先東家之子,體寄於西,西方之兌,正爲少女,少女代坤母行事,女鼎中現出震男,是女轉成男矣。此男號九三郎君,其年甚少,實是木公道父,投身子胎而生者,故木公轉號公子,是老變爲童矣。這公子騎的白虎,出遊西方,甚是勇猛。時有道人見而問之曰:『你這騎虎的童男,可是木公所化的麽?』童男知道人心有正覺,不敢隱瞞,答曰:『是』。道人遂回頭笑曰:『水鄉鉛,只一味,崔公之言眞也。』今欲呼回童男,須要擒他白虎,白虎乃童男隨身元氣化的坐騎。你欲往西方擒他白虎,必先往東家伏了靑龍。蓋白虎者金精也,靑龍者木性也,以木交金,則木中火發,火轉逼金而回,以金併木,則金中水騰,水轉滅火而住。此四者,相異而實相同!異類而實相類。旣然同類,故好用我玄功,使其會在一處,由是内迎外合,外歸内伏,外藥旣通内藥,内藥亦通外藥也。此篇只言眞鉛,不言眞汞,蓋有鉛卽有汞,不言汞而汞在其中矣,故曰『外藥通時内藥通』。鉛也,氣也,男也,童也,虎也,皆外藥也;精也,女也,老也,龍也,皆内藥也。至於神,則在内外精氣之間。

[编辑]

劉言採取火候,李言六門火候。

無根樹,花正嬌,天應星兮地應潮。屠龍劍,縛虎縧,運轉天罡斡斗杓。煅煉一爐眞日月,掃盡三千六百條。步雲霄,任逍遙,罪垢凡塵一筆消。

[劉註]眞靈藏於後天,爲積習客氣掩蔽,花最難發。間或有時而發,一點光輝從虛無中透出,如珠如露,嫩弱秀麗,其象最嬌。似開未開,渾淪元,氣在天應星之明而不大,在地應土之潮而未濕,星明地濕,皆陽氣初動之象。陽氣初動,卽眞靈花嫩時也。當其正嬌,易於識神借靈生妄,性亂情移,急須猛烹速煉,杜漸防微,扶陽抑陰,以護命寶。屠龍劍,所以防氣性;縛虎縧,所以制妄情。氣性不發,則眞靈現;妄情不起,則眞情生。眞性現,眞情生,是運轉魁罡,斡旋斗杓,轉殺爲生,變刑成德,可以煅煉一爐眞日月矣。日者,陽中有陰之象,喻眞性所含之靈知,靈知爲雄中之雌,眞陰也。月者,陰中有陽之象,喻眞所情含之眞知,眞知爲黑中之白,眞陽也。煅煉眞陰、眞陽兩位大藥,歸於一氣,凝結成丹,吞而服之,延命卻期。此乃最上一層之妙道,非三千六百旁門著空執相事業也。蓋以大道成就,歩雲霄,任逍遙,萬般罪垢凡塵皆一筆勾消。彼三千六百旁門,皆在臭皮囊上做作,適以惹罪垢凡塵,焉能消罪垢凡塵哉?

【李解】嬌以秀嫩言,一陽初萌之時也。天比上,地比下,陽生之時,眉有上點點星光,昔人謂爲天應星,腹中有浩浩潮氣,昔人謂爲地應潮,藥生朕兆,原有如此,良不誣也。悟元以天之星輝,地之潮濕,比陽氣初生,不大不潤,亦是一解。更有以《入藥鏡》爲言者,天應星指上鵲橋,地應潮指下鵲橋,均有妙理。然吾竊聞之,應星應潮以應月應時言,卽星悟月卽潮悟時,此正是大還丹要𦂳火候。余摘《參同》數語,以爲印證。《參同》云:『金計十有五,水數亦如之。臨爐定銖兩,五分水有餘。二者以爲眞,金重如本初。其三遂不入,火二與之俱。』此卽應星應潮之正義也。金必十五兩重者,金准月數,取金精壯盛之意。五千四十八日,天眞之氣始全,十五兩金,能生十五分水,上半月十五日是也。水數與金數相應,卽潮數與星數相應。若金水不足,則眞水不生,此謂天不應星,地不應潮,何以定銖兩乎?若要應星應潮,就以上半月之十五日爲定,自朔至望以一日半爲一分,兩箇一日半,三日出庚矣。這纔是二分眞水,天也應星,地也應潮。若至初五,則是三分,三分不入用;若至初八,則是五分,五分更有餘,均非應星應潮也。必以二分之水,配以二分之火,乃是眞應星、眞應潮,二者坎水之眞信,金初生水,剛到二分時候,水源至淸,有氣無質,卽白虎首經也。虎正吐氣,龍以卽二分眞火迎之,煉爲丹本。至於生二分水之金,又必要等至十五,金精始旺,水潮乃生,所謂二七之期,眞鉛始降,此是應星、應潮也。或者問火何以必須二分?曰:一時功夫,分三符六候,止用一符二候之火,斯龍虎平勻,相吞相㗖。到這時候,必要執劍降龍,拏縧伏虎,運罡斡斗,歸於中宫,日月交精,烹之煉之,則正道得矣。我吾山老師還有一講,更精密醒露,並詳述於此。乾天爲陽,星卽天之火精,陽中陰也;坤地爲陰,潮卽之地水氣,陰中陽也。精爲火父,氣爲水母,乾父與坤母交,則離火與坎水生焉,故曰:『天應星,地應潮』。應之云者,彼此相與,感應之機也。《參同》云:『方諸非星月,焉能得水漿?』可知天光照地,應之以星者,地氣承天,卽應之以潮也。仙家以天之星喻人心中之火,火卽人之性也。性屬龍,設有不降,則星飛火散。故當執屠龍之劍以降之,劍比大慧也;以地之潮喻人身中之水水,卽人之情也,情卽虎,設有不伏,則潮浸水流,故當持縛虎之縧以伏之,縧比大智也。大巧若拙,大智若愚,智慧冥冥,卽生妙心,轉天罡,斡斗杓者,非妙心不能爲力。天罡,北斗也。天罡主生,在乎斗杓,斗杓指處,卽有生氣。人身妙心,能天運罡之杓,則能轉殺爲生矣。斗杓迴旋,金丹入内,金丹入内,妙心還我。妙心者,不生不滅之眞身,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卽人身眞日月也。欲求妙心,必從後天中返先天,先把外日月交光於外,明火候,知符刻,乃能得之;及其歸也,又要以内日月交光於内,晝夜長明,調和養育,則煅煉一爐眞日月矣。是爲金丹大道之妙諦,七返九還之重玄,掃盡三千六百旁門,可以步雲霄,任逍遙,罪垢凡塵一筆消矣。若不明此大道,斷無解脫日子,罪垢凡塵日日加增,可不悟哉!

[编辑]

劉言逆用氣機,李言善用盜機。

無根樹,花正高,海浪滔天月弄潮。銀河路,透九霄,槎影橫空泊斗梢。摸著織女支機石,踏遍牛郎駕鵲橋。入仙曹,膽氣豪,盜得瑤池王母桃。 悟元註本『泊』作『幹』,『盜』作『竊』。

[劉註]先天大道,包羅天地,運行日月,超乎萬有,花開甚高,其高如月在天上,光射海底。海浪滔天,水不能溺月之光,而月反能弄水之潮,亦猶人在苦海境遇之中,境遇不能傷其眞,而反借境遇以煉眞。又如銀河路遠,直透九霄,人不易渡,然有仙槎橫空,斡旋斗梢,卽能渡之。昔張騫乘仙槎,渡銀河,而見牛女二星相會,此可徵也。以理而論,世間亦有仙槎,亦能渡銀河,世間仙槎爲何物?金丹大道是也。金丹大道,在虛空中作世業,能以轉乾坤,逆陰陽,奪造化,超凡入聖,是亦仙槎也。然仙槎之妙,在乎斗梢之運。用斗梢者,北斗第七星瑤光是也,又名天罡。天罡所指處吉,所坐處凶,蓋以指處有生氣存焉。扭回斗梢,刹那之間,陰陽相合,生機萌芽,絕不費力,故曰:『摸著織女支機石,踏遍牛郎駕鵲橋』。織女屬陰,牛郎屬陽,鵲橋爲牛女相會之處,摸著機石,踏遍鵲橋,以陰招陽,陽來會陰,陰陽相會,金丹有象。此種道理,盡在波浪裏做出,虛空中施爲,所以能入仙曹,膽氣豪,竊得瑤池王母桃也。瑤池在西王母爲老陰,卽坤母也。桃者,丹也,卽震之一陽也。王母桃卽坤中孕震之象,丹在西而竊取歸東,則爲我家所有,而丹還矣。但此還丹之妙,其妙在乎陰陽相會,陰陽相會之妙,尤在乎大海波中,逆運氣機,不動不搖耳。能於大海波中,不動不搖,眞是有膽氣丈夫,九霄有何不可上?銀河有何不可渡?王母蟠桃有何不可竊乎?彼世之習靜忘形,僅在寂滅中作事者,焉知有此!

【李解】高指虛空而言。海浪滔天者,卽紫陽翁所謂:風浪麤,產玄珠之時也。風起浪湧聲震虛空,故曰『滔天』,而一箇玄珠,正如團團秋月,現於海上,故曰『月弄潮』也。逆挽銀河,上透九霄,彷彿張騫乘槎,影橫空際,氣機於此直達矣。然河槎前行,必先有個指引,方不使水經濫行,不由河道,此斗梢之上,所以爲泊繫之所也。這『泊』字,下得最妙,人間泊船乃止宿之意,仙客河槎,則以斗梢爲靠,端行直指,勢不容泊,其言泊斗梢者,正其不可泊,不得泊,就於斗梢泊之。隨斗運轉,行中有止,殺裏逢生,猶之英雄豪傑,直儻做事,風利不泊,乃是大結局,大興會之時,不泊勝於泊,泊猶之不泊,斯其爲泊斗梢也。織女、牛郎天上陰陽二星,年年七夕相會。織女屬陰,機石比汞,牛郎屬陽,鵲橋乃牛女相逢之處,卽金汞會合之方。上言斗梢,此言女牛,是斗爲女牛之媒也。牛郎欲會織女,非斗不能圓成,斗轉則牛郎渡河,金與汞合矣。呂祖云:『進火功夫,牛斗危。』泥丸云:『妙在尾箕斗女牛』,同此意也。摸著機石,則以汞迎鉛,踏遍鵲橋,則鉛汞一路,從此天縁有分,志氣能伸,可以遇仙曹而膽氣豪矣。此何故哉?以其盜得瑤池王母桃耳。悟元以瑤池在西王母,爲坤母桃,卽坤中孕震之象,丹在西,而竊取歸東以成還丹,其註明矣,但『竊』字不及『盜』字現成。東方盜桃一也,坎卦爲盜二也。東方盜桃,恰往西方取;金坎卦爲盜,恰向水底求鉛。盜之爲義,妙也哉!

十九又[编辑]

劉言陰陽搏結,李言化生玄珠。

無根樹,花正雙,龍虎登壇戰一場。鉛投汞,配陰陽,法象玄珠無價償。此是家園眞種子,返老還童夀命長。上天堂,極樂方,免得輪迴見𨶒王。

[劉註]金丹乃陰陽二氣相激而成象,是花須成雙而後有用也。陰陽者,一龍一虎也,一一鉛汞也。龍爲眞性,汞爲靈知,又爲元神,俱屬陰;虎爲眞情,鉛爲眞知,又爲元精,俱屬陽。龍虎戰者,性情摶聚也。鉛投汞者,精神凝結也。性情摶聚,精神凝結,陰陽相配,一氣混合,眞靈圓明,法身有象,圓陀陀,光灼灼,如一粒玄珠,爲無價之寶矣。此寶非外來之物,乃我家園之眞種子,本來原有,因交後天,迷失無蹤。今得陰陽調和,無而復有,去而復來,種於家園,本立道生,生生不息,返老還童,延夀無窮,上於天堂極樂之方,可免輪迴之苦矣。

【李解】雙者,兩弦之氣也。兩弦之氣合,則龍虎登壇,相吞相㗖。戰卽吞㗖之意。一場大戰,龍虎平勻,虎戰龍則以鉛投汞,龍戰虎則以陰配陽,陽鉛與陰汞交,斯無價寶生矣。《悟眞》云:『虎躍龍騰風浪麤,中央正位產玄珠。』玄珠乃先天一氣,仙佛本原,吾家眞種,而非外物。因爲後天所掩,久不現象。今在龍虎壇中,陰汞陽鉛結爲眞夫婦,遂從後天坎離之内返出先天,故曰『法象玄珠無價償』。從此家園眞種子,得之者返老還童,延生益夀,上天堂,登極樂,免得輪迴見𨶒王也。此言龍虎陰陽相戰、相配之法,須於『花正嬌』一章註内覓其火候可也。

[编辑]

劉言一時還丹,李言還丹温養。

無根樹,花正奇,月裏栽培片晌時。拏雲手,步雲梯,採取先天第一枝。飲酒戴花神氣爽,笑煞仙翁醉似泥。託心知,謹護持,惟恐爐中火候飛。

[劉註]先天眞靈,無而能有,缺而能圓,花甚奇也。然正所以奇者,先天爲後天掩蔽,杳然無蹤,若欲栽培,片晌之間卽能回春。回春之妙,要採取先天第一枝之花。第一枝是生物之祖氣,乃生天、生地、生人之靈根,不落於形象,不落於空亡,含而爲眞空,發而爲妙有,至中至正,至精至粹恍,惚杳冥,如露如電。不可以有心求,不可以無心守。有心求之,則著於相;無心守之,則著於空。是在乎性定情忘,回光返照,虛極靜篤,不採而採,不取而取,自然先天眞一氣之自虛無中來,凝而爲黍米之珠,内外光明,如戴仙花,神氣爽暢,如飲仙酒。戴花飲酒,樂在其中,不識不知順帝之則,如入於醉鄕矣。當斯時也,還丹已結,復見娘生面目,無用外爐加減,急須内爐温養,神明默運,謹守護持,一意不散,時防火候差池也。心知者,非外心知之人,乃内自知之心。火候緩急,心自知之,心知而不昧心,自然火候不差,金丹成熟也。

【李解】奇者,令人不測也。不惟人不能測,卽陰陽亦不能測。若是能測,則陰陽不會雜入杳冥,何以栽培先天乎?月裏栽培者,三日出庚,藥材新嫩,就在這庚方月内栽培金花,必以二分火配二分水,混沌片時,而後有先天第一枝鼎内生出。此片晌功夫也。片晌之間,先天第一枝果然發現,妙心主事,卽時逆轉天罡,廻翔雲漢,此卽拏雲之手,步雲之梯,採取先天第一枝也。飲酒者,飲此第一仙酒,先天化白液矣。戴花者,戴此第一仙花,先天回陽春矣。花卽是酒,酒卽是花,飲之戴之,酒是良朋花是伴,令人神氣冲和,渾渾如醉,故曰『飲酒戴花神氣爽,笑煞仙翁醉似泥』。心知者,同心也,卽自已妙心也。謹護持者,以妙心看火候也。但護持有數件,爐火有兩端。火候未足,則屯蒙抽添以護之,須用外爐加減;火候已足,則晝夜含光以護之,不用外爐加減。十月數全,九年已過,則眞人出頂門矣。否則外爐不該去而急去,則火候未足而丹不大;外爐該去而不去,則火候太過,而丹必傷;内爐不該去而急去,則火候未純,而丹不靈;内爐該去而不去,則火候如愚,而丹不出。凡此,皆爐中火候有差池也。是所望於心知,精謹護持,乃不致有差池耳。飛卽差池之意,○與前『花正飛』章同看。

[编辑]

劉言調和陰陽,李言得藥還丹。

無根樹,花正黃,產在中央戊己鄉。東家女,西舍郎,配合夫妻入洞房。黃婆勸飲醍醐酒,每日醺蒸醉一場。這仙方,返魂漿,起死廻生是藥王。

悟元註本『產在』作『色正』

[劉註]黃者,中央戊己之正色。戊爲陽土主動,已爲陰土主靜。戊己居中,相合爲眞信,又謂眞意。花色正黃,則眞靈入於中央正位矣。然眞靈中正,非性情如一不能。東家女,木性也;西舍郎,金情也。一性一情,配作夫妻,入於洞房,宥密之處,更得黃婆於中勸飲醍醐,調停火候,則不和者而必和,旣和而長和。醍醐酒非世間之糟汁,亦非身内精津血液有形之物,乃陰陽交絪感緼中和之氣,合爲而眞一之精,通而爲眞一之水,滋味香甜,古人謂玉液,謂瓊漿,謂甘露,又謂醍醐,總以形容此一點中和之氣耳。勸飲者,不冲和而必調至於中和。修道至於陰陽冲和,常應常靜,遠觀其物,物無其物,近觀其身,身無其身,内觀其心,心無其心,不識不知,順帝之則,日日飲醍醐,而入於醉鄉矣。這箇醉中趣味,是神仙之方,是返魂之漿,能以起死,能以迴生,乃大藥王也。中央戊己、黃婆、皆眞信之異名。以陰陽和合言,則謂中央;以運行陰陽言,則謂戊已;以調和陰陽言,則謂黃婆;以動作言,則謂眞信,以靜定言,則謂眞意。故一物而有數名,總而言之,一眞信而已。識得此信,卽於此信上下實落工夫。始而以性求情,旣而以情歸性,又旣而性情和合,又旣而性情渾化,結成一箇眞靈至寶,始之終之,無非此一信成功。信之爲用,大矣哉!歸到實處,眞靈中正卽是性情相合。性情相合,便有箇眞信在内。眞信現時,性情自不相離,眞靈自然中正,三者相需而仍相因也。

【李解】黃正色也,佛家之正覺,儒道之正氣也。其在釋典則曰黃花,其在仙經則曰黃芽但黃芽有二種,一箇是初三新藥,一箇是十五大藥。《悟眞》云:『黃芽生處坎離交』,此卽初三新藥也。黃芽生處,卽當交媾坎離,以種第二箇黃芽。《悟眞》曰:『種得黃芽漸長成』,此卽第二箇黃芽,十五日之大藥也。黃芽長成,實因坎離。交媾夫坎離之交媾者,交媾於中央戊已鄉也。中央乃精氣成團之處,戊己鄕乃動靜調合之所,調合成團,片晌間從中產出黃芽,故曰『產在中央戊已鄕』。這黃芽名字極多,以本章言之,卽西舍郎也。西舍郎,金氣也。東家女,汞精也。採回金氣制伏汞精,此金汞返還之道,卽配合夫妻入洞房也。旣入洞房,又要有黃婆守之,黃婆卽上章所言心知也。夫妻兩個,恐防不諧,則精神意氣難入中和之境,而丹不成,故要有黃婆伏侍,勸飲醍醐。醍醐者,外資温養之精,内服中和之氣也。黃婆乃是知心人,爐中火候自然不差,朝暮之間頻頻勸飲,每日[酉x薰]蒸醉一場,眞快樂也。此酒不是凡間酒,乃仙方所製之酒,名曰『返魂漿』,可以起死,可以回生,小藥外藥皆不能及,是爲藥之王也。此章乃二候求鉛之後,四候還丹功夫。求鉛乃外事,初三月出庚施功,名之曰:以水配火,以龍就虎,以陰會陽,以離交坎,以性合情,以汞投鉛,以女嫁男,以後天生先天。總之,是以精合氣,乃外藥也,其功夫在外,只用一符二候,立爲丹基。還丹乃内事,十五月圓時施功,名之曰:以水滅火,水乃天癸之水;以虎嫁龍,虎乃西方之虎;以陽伏陰,陽乃含眞之陽;以坎塡離,坎乃先天之坎;以情歸性,情乃金情之情;以鉛制汞,鉛乃眞一之鉛;以男配女,男乃純乾之男;以先天制後天。總之,是以眞氣合眞精,乃内藥也,其功夫在内,須用二符四候結爲金丹,凡此皆古人所未分晰者。吾於此詳陳之,庶閱丹經之際,了然於二藥之分也。

[编辑]

劉言凝結聖胎,李言擒伏火藥。

無根樹,花正明,月魄天心逼日魂。金烏髓,玉兔精,二物擒來一處烹。陽火陰符分子午,沐浴加臨卯酉門。守黃庭,養谷神,男子懷胎笑殺人。

[劉註]先天眞靈,本體光輝,通天徹地,照破一切,『花正明』也。其所以明者,乃陰陽二氣和合而成之。人之一己純陰,如月之黑暗無光,必借他家不死之方,而後陽生如月,借日光而後得明。月魄逼日魂,陰陽相交,能以在天心朗耀,卽眞知靈知相合,眞靈不昧之象。烏金髓者,日魂也,在人爲雄中之雌,卽靈知之眞陰。兔玉精者,月魄也,在人爲黑中之白,卽眞知之眞陽。前云烏肝、兔髓,此云烏髓、兔精,大有分別,不可同看。蓋烏肝、兔髓乃還丹藥物,是眞知靈知,陰陽未會而方會,故云烏之肝兔之髓;烏髓、兔精乃大丹藥物,是眞知能靈,靈知能眞,陰陽已會而相合,故云烏之髓,兔之精。未會而方會,勉强之功,假中復眞也;已會而相合,自然之用,眞中更眞也。取此兩味眞藥,摶於一處,烹出陽中之陽,卽行子午卯酉火候,完全金液大丹。但所謂子午卯酉者,非天邊之子午卯酉,乃身中之子午卯酉。眞知現卽是子,法當用剛進火,而鼓眞知出玄;靈知來,卽是午,法當用柔退符,而取靈知入牝;眞知進於中正卽是卯,法當沐浴此中正,而不過進;靈知退於中正卽是酉,法當沐浴此中正,而不過退。此符火沐浴之道,萬古不易之法。若以天邊子午卯酉按時用功,則失之遠矣。符火不差,沐浴合時,陰陽相應,不偏不倚,元牝立而谷神卽生於其中矣。黃庭者,中央正位卽陰相陽合之中一竅,又號爲元牝之門,元陽牝陰。陰陽合,有此竅;陰陽偏,無此竅。有此竅卽有谷,有谷卽有神;無此竅卽無谷,無谷卽無神。谷卽黃庭。黃者中色,庭者虛也。因其中虛,故以黃庭名。虛則靈,靈則神,是謂谷神。試觀山中,兩山壁列,中間一谷,人呼之則谷應聲,此應之聲卽谷神也,俗名崖娃娃。人之陰陽會合其中,有神亦猶是也。然不到陰陽相合地位,無此中,無此谷,安有神居?若果到陰陽相合時,便有箇中,便有箇谷,而神自生,所謂『先天之氣自虛無中來』者卽此,所謂『眞空』而含妙有者卽此,所謂『要得谷神長不死,須憑玄牝立根基』卽者此。果陰陽合而爲一氣,則谷神鎭居黃庭,是謂男子懷胎。曰守黃庭者,守中也。曰養谷神者,抱一也。守中抱一,十月功畢,身外有身,卽與天地並長久。此等眞實法相,係虛空中事業,不從色相中做出。彼一切在臭皮囊上弄搬運功夫,妄想成聖胎者,豈知谷神之所以爲谷神乎?

【李解】明,乃大藥發生,虛室生白,放大光明,大醒大悟,大覺時也。這大藥乃鉛中之陽,丹中之金,先天中先天,如月魄之在天心,與日魂相逼,而成團團輝光,非若初三一線,遠在天邊,近在蛾眉也。『逼』字下得要𦂳,乃相親相近,一處相煎之意。日月合璧,日魂盡注於月魄,萬里光明,天心雪亮。二物擒來一處烹,不是擒了金烏又擒玉兔,乃是擒金烏以搦玉兔,單擒一物歸來,卽所以擒二物也。當其擒來之際也,有子午卯酉四候投關之火,由是而金烏飛入廣寒宮,復以金烏之髓調和玉兔之精,而旣使玉兔之精,盡化爲金烏之髓,這纔是月魄逼日魂,善於一處烹者。斯時也,陽魂圓滿,陰魄無形,二物變爲一物,一物中有二物,陰盡陽全,光明大放,故稱爲鉛中之陽,丹中之金,先中天。先天到此地位,乃爲金液大藥,亦按子午卯酉行四候服食之功,此方九是轉大還丹也。何時爲子?陽生爲子,故當進陽火。何處爲午?陰降爲午,故當退陰符。沐浴者,調停自然,不急不緩,此等功夫,當加於陽火臨卯,陰符臨酉之門,則陽不過剛,陰不過柔,剛柔得中,出入合度也。昔陶存存先生闡明《參同契》行火祕訣,而錄其師《火候歌》於


[劉註]中,余深佩服。今亦附書於此,以爲印證。歌云:『憶我仙翁道法,總是吾家那著。原無子午抽𣷹,豈有兔雞刑德?問吾子在何時,答曰藥生時節。問吾午在何時,不過藥朝金闕。卯時的在何時,紅孩火雲洞列。若無救苦觀音大藥,必然迸裂。此卽沐浴時辰,過此黃河舟楫。再問何爲酉門,卽是任同督合。此時若沒黃裳,藥如物何元吉?過此卽爲戌庫,請向庫中消息。此是一貫心傳,至道不煩他覓。』夫藥臨卯門,必用觀音之靜者,觀音之靜,管攝嚴密,不使紅孩逞勢,則甘露發生,至於酉門,則以黃裳裹之,不使元珠傾瀉,則白液乃凝,此沐浴之妙用也。黃庭者,中央也。谷神者,虛靈也。守中央而養虛靈,則法身呈象,一箇男子宛如女子懷胎,笑煞人,亦愛煞人也。

[编辑]

劉言眞空法相,李言圓通自在。

無根樹,花正紅,摘盡紅花一樹空。空卽色,色卽空,識破眞空在色中。了了眞空色相滅,法相長存不落空。號圓通,稱大雄,九祖超昇上九重。

悟元註本『金花』作『紅花』較好,故從之。『滅』作『法』字,錯。

[劉註]金丹大道,以無聲無臭,超出萬象爲歸著,何嘗花有紅色乎?若稍有色,後天氣質,猶未化盡,大道不成。古仙云:『一毫陰氣不盡不仙』。蓋有一毫陰氣不盡,卽有一毫陽氣不全,眞靈猶有損壞之時,算不得九還七返金液大丹之道。修道者須要摘盡紅花,消滅無始劫以來客氣塵根,歸於萬有皆空,還於父母未生以前無聲無臭面目,而後已。然空之云者,非同土木無心寂滅之謂,有借假全眞,以眞化假之道,故曰:『空卽色,色卽空,識破眞空在色中。』蓋一味無心則著於空,若稍有心則著於色,曰空卽色者,是不空也;曰色卽空者,是不色也。不空不色,卽空卽色,是眞空存於色中矣。曰『了了眞空無色相,法相常存不落空』者,眞空一了百當,原無色相;旣無色相,卽有法相;旣有法相,必不落空。因其是眞空,所以有法相;因其有法相,所以無色相。無色相有法相,所以空之眞而眞於空也。修道至於眞空而有法相,法相而存眞空,一靈妙有,法界圓通,成金剛不壞之軀,水火不能侵,刀兵不能加,虎兕不能傷,稱爲大英雄。不但身列仙班,卽九祖亦皆超昇天堂,同爲神矣。昔釋迦牟尼佛,修丈六金身,法相居於大雄寶殿者,卽此道也。

【李解】紅乃大藥法象。仙師『道情歌』與『無根樹』,皆要𦂳之作,卽彼可以見此也。『道情歌』云:『萬般景象皆非類,一顆紅光是至眞』。紅光發現,其花正紅,紅花到手,眞藥已得,除此紅花,無藥可採。温養事畢,爐鼎全丢,一切花花樹樹皆不講也,故曰『摘盡紅花一樹空』。花旣空矣,我道得矣,我道旣得,空不空矣。空旣不空,空卽是色,色非有色,色卽是空。識透眞空不空,眞空卽在色中,此色非色。相之色,乃法相之色。了當眞空,則色相全滅,色相全滅,則法相長存,法相長存,卽是眞空不空。圓通者,功行圓滿,萬法皆空,眞空之體用備矣。旣號圓通,必稱大雄,旣稱大雄,必做神仙宗伯,安得不九祖超昇,同上九重哉!

[编辑]

劉言返歸虛無,李言證位三淸。

無根樹,花正無,無相無形難畫圖。無名姓,卻聽呼,擒入中間造化爐。運起周天三昧火,煅煉眞空返太無。謁仙都,受天符,纔是男兒大丈夫。

悟元本『中間』二字作『三田』,然悟元仍作中間妙竅解。

[劉註]先天眞靈之寶,體本虛空,一氣混成,有何花乎?旣無其花,無形無象,難畫難圖矣。難畫難圖,畫且不可,圖且不可,尙有何名何姓?然雖無名無姓,卻又至虛至靈,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如呼谷傳聲,眞空中藏妙有也。有此感而遂通之妙,卽於此通處下手,擒入於三田造化爐中,用三昧眞火煅煉成眞,自眞空而可返於太虛。道返太虛,則空無所空,一眞而已,別無他物也。三田,非工家氣海、絳宮、泥丸之說,乃精氣神三丹聚會之丹田,謂元牝之門,又名元關竅,又名中黃庭,又名造化爐,又名太乙壇,又名戊已門,總而言之,曰虛無竅。先天眞靈之寶,統精氣神之三物,眞靈旣復,三物皆復,自造自化,絪緼沖和,結爲一塊,始而自無以造有,旣而自有以化。無煅煉眞空,卽是化無之妙,自有化無,形神俱妙,與太虛同體,功行圓滿,謁仙都而受天符,爲十極大羅眞人,大丈夫之能事畢矣。

讚曰

吐老、莊之祕密,續鍾呂之心傳。揭示先天妙理,劈開曲徑虛懸。鼎爐邪正分判,藥物眞假顯然。空色混爲一氣,剛柔匹配兩弦。丹法始終皆泄盡,火符進退皆冩全。二十四詞長生訣,知者便成不死仙。

【李解】『無』字承上章『空』字之意,進一層言,以作二十四首結局。煉丹至於空,已盡善矣。然有眞空之念,則卽有法相之念,空猶不及無也。老君曰:『觀空亦空,空無所空,所空旣無,無無亦無,湛然常寂。』這纔是大超脫,大解悟,大淸淨,大圓覺。何也?湛然之妙有而若空,空而且無,不可以形相求,不可以畫圖寫,因其無形無相,所以難畫難圖,只恁其湛然而已。前此採取先天,尙有金姓名精者,黃姓名芽者,白姓名元者,今此湛然之眞,卻無名姓,雖無名姓,卻聽招呼,空谷傳聲,聲聲相應。問焉以言,受命如嚮,天下之至精也;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至神也。此何故哉?以其湛然之眞,藏在無中耳。聖賢仙佛之理,深達造化,無中藏有,到此地位,詭怪神奇,如冷啟敬、張景華、周顚仙之流是也。我三丰先生,以道爲體,又必以無擒無,入於中間虛無之境,大造大化,爐中運起周天三昧眞火,煅之煉之,務使虛空法身,返於太無。太無者,聖眞之境,玉淸混洞太無,天上淸赤混太無天是也。煉成仙道,只受太淸官秩,能返太無,則先朝道德,次朝玉宸,次朝元始,證果三淸也。返之云者,天下愚夫愚婦皆是三淸中人,只因宿念有差,一劫低一劫,仍做愚夫愚婦,不能復返聖眞之境。倘其回心向善,訪道尋師,由築基煉已,七返九,還煉至於空,復至於無由無而返於太無,仍然是三淸客也。但煅煉眞空,必用周天三昧之火。周天者,非河車之謂,乃在天而動,空際盤旋,深造密化,道法自然也。三昧者,非陽火之謂,乃天一地二合而爲三,我於天地之中立鼎安爐,神冥氣漠,此以仙煉仙之火,天元神丹也。功成行滿,上朝三天,謁仙都,受天符,或封眞君,或封帝君,或封天尊,或命作五岳名山洞天福地、師相選仙等職。這纔是眞正男兒,極大丈夫,神乎至矣!

讚曰

洒彌天之花雨,布滿地之黃金。手敲魚鼓簡板,口歌上洞仙 音。四洲齊度,萬古道情。呵呵!悟元處處語眞靈,先把吾家主意存。山人照本宣眞訣,度世宏開不二門。


張三丰祖師無根樹詞註解道情共二十四首全卷終

(後附《如意寶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