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說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九 張說之文集 卷第二十
唐 張說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丁酉刊本
卷第二十一

張說之文集卷第二十

 碑銘

  刺史先府君碑   府君墓誌

  元君石柱銘    元府君墓誌銘

  張府君墓誌    䖏士張府君墓誌

   唐贈丹州刺史先府君碑

府君諱隲字成隲范陽方城人也張祖曰揮帝軒之

胤肇勲弦木錫姓上矣詩有卿士孝友史有留侯世

家八葉至東漢司空皓公子宇北平太守始居范陽

四葉至西晋司空華公子韙散騎常侍乃僑江左昆

孫太常復歸河洛故河東有司空砦洛陽有散騎

後司空至府君十二代不失仁義矣王父諱戈周通

道舘學士考諱恪無禄早世府君㷀生遺育四代單

緒家世尚儒不及伯魚之訓外祖爲理遂讀臯陶之

書以羽法曆饒陽長子二尉介休主簿洪洞丞以所

願乎下事乎上以所願乎上交乎下反身與人何徃

不順臺選貞白覆囚山南人謂是行有典刑矣昊天

不弔年五十二調露元年十二月乙𫑗捐背於縣𪠘

夫人長樂縣太君馮氏父威藍田丞敬脩法度踐SKchar

圖史願復𢆲孤將就成立家道不殞夫人是頼享年

七十二傾背扵東都康俗第光珪說不天夙遭閔㐫

又集荼蓼先生制禮不敢從㓕以景龍二年七月巳

酉安厝扵萬安上陽附從周制也先君不禄俸不奉

親不機杼不資身僚舊無鷄𮮐之接况其非𩔗乎族

姻無魚菽之受况其人吏乎是全其髙而善其獨也

過四十始閲六籍觀詩得之厚觀書得之𢘆觀樂得

之和觀禮得之别觀春秋得之正觀易得之元曰君

子多乎哉事斯一言而巳矣每誦道記三復三寳曰

至人之心有以垂世又聞之太夫人云吾有子五十

載非其疾無一人之SKchar太夫人亦云吾事夫子三十

年耳無忤聲目無暴色先君之違世也其憂戀者尊

門在殡欣聖善在堂歟我諸孤無日敢忘及王母終

養二祖封崇亦尚克家成遺訓矣(⿱艹石)夫安親孝也冝

家義也翼子慈也軌迹𨼆乎含光故當代罕耀馨香

發乎潜德故明神終勞先大夫乆而益榮沒而不朽

盖此景雲二年天子嘉侍臣之匪躬念前人之藴徳

二月乙已詔曰故官某毓徳髙邁藏噐下僚代載儒

雅家傳清白河東佐邑長不欺之風山南覆囚溢無

𡨚之聽徂謝永乆丘墳不餙啓兹令胤貞事先朝冝

崇追逺之恩以表揚名之志可贈使持節丹州刺史

王澤漏乎泉壊國禮崇乎宗廟漢帝論士恨不見李

牧之爲人曾子思親泣無逮楚王之厚禄道存運徃

痛矣餘悲𬗟㝷前哲之𠩄以聞無聲扵四海視不見

扵百代者匪頌歟桓麟蔡邕其則不逺嗚呼霜露交

積松檟滋深兄弟永懐相顧將老胡伯虎豈敢掩大

人之清陳季方何足知家君之徳小子䘖恤非曰能

文莫假辭扵他者務傳信我也銘曰

猗嚴𠔃用玄妙體太和碣髙志貞夫一戒其多孝于

親正于家刑十訓清厥心晦厥迹畏厥寳如其何謙

儉慈皇㢤褒徳永世有詞

   府君墓誌

府君諱隲字成隲姓張氏其先晋人也晋分家世相

韓韓㓕留侯爲漢謀主至宇爲范陽太守因居其郡

及華慱物亞聖爲晋司空君司空十二代孫也曾祖

諱俊河東從事大父諱弋字嵩之通道舘學士考諱

恪未仕即世先君四代早孤單門㷀立宗祀之不絶

如綫府君襁褓衰麻鞠育舅氏而炳太和之純休抱

逺慶之洪㣧庇身禮樂發言忠信内無不誠大無不

包終日乾乾逺于悔恡靈根㒹而還植祖徳墜而復

振加以好學不倦聞一反三道機玄鍵罔不幽探外

王父大理丞某重世爲士(⿱艹石)傳其憲章愽施精理年

十九明法擢第解褐饒陽尉丁王母憂去職夫人少

而守義老而無子因心創巨事不忍言喪紀之数加

人一等服常調長子尉換介休主簿洪洞丞太夫人

在堂官求便近故累徙而不進也内清净以化人外

平反以悅親不樂歸羙而善𨼆德故下車無嚇嚇之

聲所去有遺愛之戀有命羗覆囚山南輶軒所歷全

濟甚衆君以律有違經背禮著妨難十九篇書奏帝

下有司而删定之官黨同妬異竟𥨊其議道之將廢

也歟命也SKchar倉其如命何調露元年秋奉使𣈆陽遇

疾輦歸藥禱無降冬十二月大漸九日乙𫑗棄背於

𪠘春秋五十有二光珪說不天揔角在疚明年春

奉輤藁殃扵河東頼夫人撫飬孤藐躬如訓授男集

文雅女工組繡姻不失親官復其舊景龍元年秋封

長樂縣太君夫人故藍田丞威之女也享年七十有

二是𡻕十一月戊申傾背扵東都俗里第扵戯哀哉

靡瞻靡依何怙何恃二年七月巳酉克塟我先公夫

人合祔焉從周制也初議塟小子夣度景扵萬安山

南孤推東峯之下時淮南弘公相地曰是山爲華盖

崗爲蟠龍龍者大人之徳孤者王侯之穪卜夣恊兆

何善如之乃定墳塋剏宅兹所小子衘恤誌之幽係曰

(⿱艹石)古訓時惟皇考翕和三光希聖二老清有世業

儉爲身寳䌤綸典憲思緝王道佐彼四邑人用不擾

生我SKchar後棄我SKchar早閔余髫髪遭家不造鳴鳩在桑

其子在𣗥母氏聖善示我𩔰命服天朝封邑舊國榮

未卒𡻕哀䘮巳匝域泣血思親昊天罔極孤之華盖

土龍蟠連崗四繞帶林巒朝日吐耀逺峯攅㣲凬夕

發過蕙蘭石室固護泉火寒衆靈幽謁奉神歡夀官

深静永閑安

   唐故凉州長史元君石柱銘

公諱仁惠字某河南洛陽人也昔帝軒命子爰宅幽

都天神降祚遂荒北嶽其後日月運行雲雷經始壇

場鄴洛㩀天地之圖帶礪山河建王侯之國公魏昭

皇帝之十世孫中書令濮陽王順之曾孫也大父雄

魏濮陽王改封武陵之郡宇文朝䧏爲王昆吾伯嗣

越在濮陽之SKchar瑯琊王子别封武陵之郡宇文朝䧏

爲武陵公太府卿秦州總管㣲子去國不替舊章薛

侯来朝於焉降等父胄隋濠豫二州刺史右衞大軍

襲封武陵公翼亮隋室弘濟王基有佐命之元勲承

異朝之世禄文武藉甚貽晏深長公受金行之正性

承冠世之𨺚烈㓜見岐嶷夙聞聲噐靈䑓雲秀繩墨

之宰無施雅韻天成金石之師何力屬隋綱始紊神

棄不歆卿族衣冠日失其序獨窹𥧌𪧐永懐盤澗之

人藏噐待時未射高墉之隼唐高祖龍飛天宇鶴

巖林授公右千牛録黌閉之息舊也高皇邑予旣與

盧綰同衣世祖學徒則有SKchar陵共𪧐乆之以公事免

為嶲州法曹又歴循州河源滑州靈昌二縣令克巳

為政蠻貊化忠信之言直言與人仕巳無喜愠之色

永徽在暦石真搆難群𠒋旣翦江界䔥條帝念疲甿

疇兹俾乂乃授睦州雉山縣令乗駟而徃下車作期

江逋海盗革面来威然後間綱鳩人峻筞覊吏閑田

盡闢鰥寡委犬彘之餘絶澗無逰豪猾屏蚕漁之氣

我有禮樂逹扵山川鬼神物應休貞孚於鳥獸草木

朝廷異之拜朝散大夫行𨺚州閬中令至改授雍州

渭南令觀人設教異邑同凬遷𨺚州司馬尋加朝散

大夫守凉州都督府長史分乗人康頌作化澄巴

濮無侵橘柚之園敎溢河湟不飮蒲萄之酒離歌就

昃為夢臨辰命躓修途榮慙厚徳總章二年終扵官

舎春秋七十有三夫人安定梁氏文伯之妻君子以

為知禮孟軻之母良史稱其能賢齊徳茂扵昭𡍼合

祔其於幽遂有子懐貞斧藻評禮佩踐義方承家有

馥芝蘭如也歴官右司員外郎太子舎人而罹事徙

居復歸舊土履霜露扵三紀無改素冠之行違桑梓

於十載還守青門之田勤孝在乎追逺豐感思乎備

物武陵公之塋SKchar今順陵栢城之内也山園有禁奉

瞻靡及粤以聖暦二年𡻕次月朔别卜宅於咸陽縣

肺浮原合塟焉公孝友純深凮摽峻起門無離客家

SKchar君而佐郡為邦弘凮邁徳執法不撓去邪勿疑

仲由之政事叔向之遺直豈稱論之典有闕範期之

容将墜仰惟代𡛸恭承哀記郭有道之故事無媿蔡

邕趙文子之将逰永懐隋㑹寓詞楹石式題賢龔其

銘曰

 大㦲軋元 我族資始 有國伊魏 曰天之子

 皇羲姓凮 帝SKchar氏水 剏業垂統 鬰乎舊史

 崇徳𧰼賢 允也重䡄 身SKchar王性 (⿰氵閠)結𤥻源

 武公之子 平王之孫 川流長直 光氣能渾

 孝栢深顙 義重荆潘 白珪比節 黄金敵言

 行實剛簡 逰無謟 學妙神敎 書能鬼𥬇

 避彼屯運 盤桓空谷 四海有王 一旦明目

 佩此芳草 遷于喬木 亦既從政 淑問克宣

秉心如水 臨事如弦 歴宰四邑 高芬属天

 元僚兩郡 汪化流泉 江河秦蜀 嘉聲在焉

 三光西沒 百川東度 天道運廻 人隨代故

 倐忽三紀 悲元千露 帝塟橋山 傍壖祖墓

 𠀘㫁舊SKchar 地𨳩新路 路即咸陽 阡惟京比

坤氣雲矗 長崗龍抱 竁揜銅人 塋留石鳥

塵歇徑㓕 山飛海少 篆揚石 亭亭華表

   唐故左庻子贍幽州都督元府君墓誌銘

維𨳩元十年正月巳未庻子武陵公河南元公薨扵

東京留守之内館公諱景懐字某魏武陵王雄之曽

孫右衛大将軍胄之孫贈鄜麟州刺史仁惠之季子

昔天啓水行君臨寰海雄圖長發本枝碩茂濟羙𧰼

賢餘慶不隕公受兹介祉誕膺淑露㓜有純至之節

長立公直之操學綜群藝詞壇精㣲夫其結言以信

導物以徳清儉足以軌俗真厲足以矯邪故羙暢於

中名揚扵外弱冠以國子進士高第補相府典籖藩

邸擇賢妙盡時選㝷以内SKchar去識重𥙷相府叅軍及

明兩昇儲作貞萬國以宫臣除太子通事舎人天授

中以親累除名向逾一紀後除直羅温縣二令雖大

位未享通材必乆初自太府主簿累入副卿河南椽一

曹克昇亞尹握蘭右轄綱紀南宫秉兹憲簡粛彼專

席再賤儲華卒踐宫相執心好直履法断恩觸雷霆

而除惡不避也枉𢇁髮而干譽不為也升降兩宫出

入三代克慎其始終厥有成君子以為難𠃔㢤其難

矣及啓手歸全遺言薄𦵏家無長物士伏其清年過

懸輿人傷其夭嗚呼哀㢤贈都督幽州諸軍事幽州

刺史賻悼之莭SKchar扵恒𢾗明年二月歸𦵏扵咸陽之

舊塋夫人韋氏祔焉禮也夫人即逍遥公敬逺之玄

孫左常侍希仲之叔姊淑行無徴華年早世其孤

仲等克遵遺訓靡所寘哀說情睦外𡛸懐深國士既

闕西階之莫逺SKchar東武之詞銘曰

 卓彼英運 慶靈既長 貽訓夫子 體㣲知章

 在藝斯愽 於𣣔則少 徒文其中 莫𩛙其表

 惟静惟黙 不激不矯 時經三代 官成兩宫

 化(⿱艹石)SKchar 德如澤融 邦稱其直 朝哀其忠

 禮祔周兆 墳瞻漢宫 哀哀純孝 長訴旻穹

   周故通道舘學士張府君墓誌

君諱戈字嵩之范陽方城人也其先張仲以孝友佐

周子孫醜周仕晉相韓至留韓侯報韓讎秦興劉㓕

項為漢世家九代及于漢亂居燕四葉為晋司空混

 天下司空生禕避胡過江六世至太常而復寓于

河東之族人君即太常卿𨺚之曾孫徴君子犯之孫

河東從事俊之子性倜儻尚氣莭能引弓六鈞命中

百歩車服出入擬扵封君州里頗患之君廼勵操強

學不出門者十餘年探道覩奥欝為淵藪周武帝聞

之徴為通道館學士既入隋而靣其國高尚厥志終

於山廬嘗言夷齊清者非逹伯鸞曠者非中SKchar㢤㳺

㢤吾不與也夫人某氏少而𡠉居長而䘮子流離世

故窮盡艱危提擕女姓託身禪宇實有高竹之烈𨼆

居之風未遑歸𦵏有志不就遺恨終天降及曽孫追

申情禮景龍三年𡻕次巳酉十月十六日克葬曽王

父曽王母於河東之普救原成先志也銘曰

 皇矣烈祖 才雄氣武 不值漢高 空思萬户

 一旦折節 十年學古 高歩華光 飛纓書府

 昔有周䖏 聃蛟契虎 易暴以儒 異代同矩

 周命既沒 百代于隋 任扵二姓 君子不為

 昭昭盛徳 百代之䂓

   唐䖏士張府君墓誌

府君諱恪其先晋人晋有張老韓有開地漢有留

八代孫皓為司空司空子宇為北平太守遭漢亂難

家于范陽至玄孫華復為晋司空遇難子孫南渡其

䖏者或寓於蒲坂周齊間有歸者因從焉君晋司空

十一代孫也曽祖徴君諱子犯祖河東郡從事諱俊

父通道舘學士諱弋徳音遺範詳諸家諜君孤紹單

門傍無兄弟苗而不秀未仕而卒道未融於邦國位

揚於王庭故老之口浸逺好事之書又闕是後生

不淂預聞焉哀嗣子洪洞丞隲襁褓衰麻育於舅氏

夫人隴西董氏常州長史雄之女也早年守義唯鞠

一子SKchar而有儉勤而善訓成先人之平烈貽後嗣之

積善㣲太夫人徳則張氏㡬将墜焉開耀元年十二

月二十七日終扵鄜城縣世婦之别業春秋七十有

二先君之違世也太夫人在堂大門在殯日月逾邁

有志未從是諸孫疾焉(⿱艹石)履淵谷以景龍三年𡻕次

巳酉冬十月二十六日克𦵏王父王母扵蒲坂東司

空之村成先志也銘曰

 綿綿王父 續我靈基 㓜而殞徳 人莫知之

 烈烈王母 克明克𩔖 敎成鬻子 光我族嗣

 中條之北 大河之東 丘陵桑梓 欝欝崇崇

 千年啓室 百𡻕來同 永惟先志 欽成厥終

說之文集卷第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