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說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八 張說之文集 卷第十九
唐 張說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丁酉刊本
卷第二十

說之文集卷第十九

 碑銘

  崔君神道碑  馬府君碑

  貞節君碣   元公碣碑

  平偃師碑尾  龍興寺碑

  大通禪師碑  玄識闍𥠖廬碑

   唐故瀛州河間丞崔君神道碑

蛟龍蟠乎沼無雲雨而不翔君子志于道無運命而

不彰然則變化者是神靈之末冨貴者非徳行之本

守其真樂其分不其至矣世有人焉君諱漪字某慱

陵安平人在唐為姜姓炎帝之孫也在周為崔氏齊

侯之胤也遥源長𤼵洪河之水接于天層盤烈秀太

行之山拒于海東觀所以羙其文宗北州所以貴其

清族魏冀州刺史簡公諱纂君之高祖也齊散𮪍■

侍諱𮗪君之祖也隋大理少卿諱世立君之大父也

故祁陽令諱抗君之皇考也承百代之隆慶揔五徳

之清淳孝友忠肅宣慈恭儉好古慱稚隣㡬亞聖盈

(⿱艹石)虚漠而無𧰼非夫人入周公之廟升孔子之堂

憲章禮樂鮮得其門而覩矣弱冠以門胄入國學舉

進士母弟汲亦以明經何年擢第大理卿張公文瓘

人倫之表也目君曰昔兩劉並舉以為騁二龍焉今

兩崔齊飛可謂儀𩀱鳯矣縉紳景慕憧憧徃來徙宅

就居投刺成市(⿱艹石)衆流之赴壑也及親而仕盤桓利

貞觧褐澤州晉城尉䧏為光州安樂尉授蘄州黄梅

尉轉河門丞凡更三尉佐四邑體公綽之不欲勵伯

夷之高操臨事御人以簡以寛雖為小政必有可觀

故八使廵風再薦清白河上遺老江濵舊吏吟咏餘

聲祖述前事人到于今稱之(⿱艹石)夫碧𣗳煙藹於江潭

紅荷藻耀於澤畔寳貝烱光於空浦羙玉明潤於斷

岸不為珍輿瑶輦之節前殿後池之玩誠自得焉必

将有賞心之所歎也况乎殿邦光國之寳罇爼柱石

之器道爲帝王師言爲天下利巳而稅逺駕於窮轍

頓高才於下位亦無懵焉固将有知音之所欷也垂

拱元年奉使上都遘疾終於時邕里之旅舘享年六

十有二夫人河東裴氏湖州治中懐儉之孫滁州司

馬昉之女也禀訓華室作合高門嗣徽先姑克和娣

婦徳容之盛圖傳罕有喪親過毀蕣華朝落儀鳯中

卒於鄭春秋二十有八長安三年春二月合塟於金

谷郷邙山之陽禮也北㩀高岡連隴南靣大道禁林

上國湟洲川原指掌仙門宰𣗳碑闕相望玄靈喜之

是宅嗣子曰用景龍中爵安平縣子職兵部侍𭅺夙

遭閔㓙不承誨誘慎終追逺克家用譽䝉聖主㧞竒

賞異絶等超倫三顧赤墀之下一舉青雲之上禄廪

所資吉蠲致羙實光人宥十世降祥之所及也永惟

官不逹者身不登乎明堂行不夸者名不書乎史冊

則韜光隠徳緒俾後代将何述焉夫銘景鍾稱茂伐

彼大夫之事篆豐石楊令名此孝子之志辭曰

 維嶽建國 厥生炎皇 維師尚父 諒彼武王

 古人言曰 必齊之姜 齊之丁公 有崔者子

 因邑命族 世濟其羙 黄鵠𠋣歌 雕龍擅史

 倬哉嗣武 含章挺生 以蒙養正 用晦而明

 混之不濁 人莫能名 學以崇道 文以慰志

 垂其雲翼 坦然卑位 禄逮吾親 榮非我仕

皇皇上帝 建官惟贒 有人在下 胡寧捨旃

孰云輔徳 曾不永年 展矣邦媛 冝其家室

 友如樂諧 皎如月出 重壤既兆 終天偕畢

 北陵墳丘 松檟千秋 金碑石樓 祗令人愁

東都城郭 通澗路 飛橋連閣 金管送作

人世之轉然𠔃 山川之宛然𠔃 徳音之𬗟然𠔃

   故洛陽尉贈朝散大夫馬府君碑

君諱某字某扶風人也其先伯益賛禹中衍御殿在

周曰嬴在晉曰趙上卿以人歸政将軍以馬服爲姓

緝熈熈乎平通重合焜燿乎伏波中水我高祖汾州

刺史諱歸歡我大父膺揚𭅺将諱士幹嚴考𫉬嘉令

諱果濟羙惟舊SKchar徳于君君㓜而懐竒長有規操樂

道稽古昇堂覩奥伯父匡武撫之曰亢宗保家吾有

望爾悉以先人家諜圖傳付之入太學舉明經𥙷巴

西尉内憂去職君四歳而孤重集于蓼因心孺慕名

教同傷歸次葭萌江溢毀道攀轜號慟濤爲之却蜑

人哀之棧而濟釋服調襄陽尉主進魚家絶鱻食

州将魯王俾盤二百魚時其亡也遺之夫人以辭君

還拜受使復王曰非唯是夫又亦贒婦吾嘗其一得

其二■焉長史  孫悦是奨也舉君清幹有聞授

清城尉未徃且有後命為河西營田判官物土穡人

藁榖洋羡皇揆其懋考績登焉程務挺之軍靈夏也

咨君運籌乗遞入幕𫉬虜数百欲剿罄之君諫曰王

者之師将徳是以討叛惟武隽逺在寛摶牛之䖟不

可破虱未擒伏念何逞纍囚乃止師歸䇿勲上柱國

改温縣尉氷淳阻飢廣提中外絶甘分少約巳周人

既喪好逑室無嬖御夫人張氏詹事丞師寂之女也

敬事皇姑能佐君子娠有胎教宗如樂諧前誌之羙

多所闕載綘郡夫人王氏則天聖后姑之女子而夫

人之母也嘗曰婦則女訓吾女有焉享年不永玄髪

徂落時君之伯姉歸宗夫人推居𪠘𥨊(“爿”換為“丬”)事之而躬處

下室及亡設几筵於正𥨊(“爿”換為“丬”)惟明靈以女公之故慿巫

通夣屡𥨊(“爿”換為“丬”)為辭舉家懇啓乆而後定嘻生則盡禮死

而知讓殆其神不昧温秩滿轉洛陽尉當周之興也

版都社澤郊廟粹紛嶽僎明堂京轂回回日不暇給

又勑君專緫徒匠几三百有餘旬藴勞成疾𥅆憂損

永昌元年孟夏辛卯卒官春秋五十有七帝用悼

之贈朝散大夫旌淑紀庸禮焉龜玉在山泉爲國寳

以其靈與瑞君子居下位而上逹以其名與義夫是

之寵有由也哉葭萌之戚昭其孝也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侯息浪異頻

胥感襄陽之饋熾其㓗也徳形於家聲聞于外塞垣

之讜植其仁也衆俘頼全将不爲𭧂重屋之伇底其

勤也沒而益榮朝不棄力有一於此猶爲令徳况備

舉乎豈其身将施其後厥子搆㩀擇皆國之良也爲

有後之其在是乎徴搆職太子僕景龍初宰長安永

惟考襲朱芾巳佩葱珩母氏早逝而榮不及讓乃賜

階乞封先妣天子憐之制贈夫人清河縣太君人謂

長安能報恩矣詩云欲報之徳昊天罔極報恩之謂

也馬氏之墓世在扶風清河之喪也卜宅於洛陽邙

山麓後君捐舘因⿱穴之其所夫人冗於兆之甲大夫竁

於域之庚今龍集戊申将返葬故國君執友禮部侍

𭅺嚴善思諗之曰夫子之逝一終八辰精氣其存親

壤石矣吾嘗相二工從新其愈乎且不戀本達不合

塟古神尚休無或變有夣先君者與其言叶於是祗

率嘉話即安成規堙𩀱墳溝四壍傍建祠宇前勒豐

碑茫茫天地永懐長畢誰居後之人匪唯是四時蒸

薦之事所以觀百代祖宗之烈其詞曰

 昻昻大夫 有邈其致 洽聞膚敏 賙窮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𩔖

 孝實廻川 清能改位 佐邑惟五 安人則四

 多稼穰邉 昌言扈帥 比義后稷 勤官沒地

 戯欷天朝 毳衣以遂 我有合徳 追啓清河

 冝家族揉 主𥙊神和 親戚光貴 劍蓋金歌

 相從先後 樂此山河

   貞節君碣

神功元年十月乙丑陽鴻卒於雩都縣友人沛國朱

敬則清河孟乾祚范陽盧禹等哀鴻抱徳沒地⿰糹⿱𢆶匹

未識考行定謚塟於舊域鴻字季翔平恩人也其先

著族右比平郡大父真陽宰適兹樂土爰定我居維

桑與梓旣重世矣鴻倜儻竒傑SKchar瑋慱逹貫渉六籍

百家之書其要在覇王大畧竒正大旨君親大義忠

孝大節而巳章句之徒不之視也嘗陋漢史地理志

周禮職方志時異虚記心不厭焉乃攀恒岱浮洞庭

窺河源踐岷衡稽四海之風俗筭九州之儉易與趙

國貫高圖獻其議遇火焚盪天下壮其志而痛其事

養徒閭里不應賔辟儀鳯中河北大使薛公舉鴻行

厲貪鄙天子嘉之用寘于吏乃尉汲曲阿主簿龍門

雩都夫其屏居十年一方化徳歴佐四邑諸侯觀政

惜乎有大才無貴仕命也初鴻逰太學有書生山東

李思言物故南舘鴻傷其終逺家屬有喪無主乃躬

駕柩車送歸東土及在曲阿敬業作難潤州籍鴻得

人歴旬堅守城旣䧟而猶闘力雖屈而蹈節㓂義而

脱之因偽加朝散大夫即署曲阿令鴻貞而不諒詭

應求伸既入邑則焚服闔門而設拒矣故得殿邦𡚒

旅一境頼存淮海底績勲荅効功卒不言賞二亦不

及君子以為急友成哀高義也臨危抗節秉禮也矯

㓂違禍明智也保邑匿勲近仁也義以利物智以周

身禮以和衆仁以安人道有五常鴻擅其四武有七

徳鴻秉其二大慮克就之謂貞好廉自克之謂節粤

(⿱艹石)夫子可謚為貞節也已於是紀名垂迹表墓勒石

其詞曰

倬良士縱自大辨方物覈山川厥志大哉峻剛節

 殷義聲返旅襯晏窮城厥徳邁哉哀斯人命莫贖

 徳不朽温如玉𮜿來世哉

   唐故䖏士河南元公碣銘其字子将作少西行冲撰

嗟我處士煥炳其文精㣲天𧰼與道為隣頺乎萬化

子三十春在昔薄塟時服幅巾厥孤克孝永懐遷神

君其心之無違返真表建豐碣追揚茷塵王門公路

豈㣲朱輪天才海學于何寠貧心焉有主孰知我艱

烈烈皇考求仁得仁哀哀王母期恩斯勤李䖍報養

主褒感親退居更命喪禮終身忠為令徳孝實至純

一門二善千載不泯

   平偃師碑尾

粤以長夀二年十月十七日改⿱穴之於衞縣𫟍樓之西

北原夫令徳所庥餘慶末也神龍紀暦皇運中興天

子嚴祀清廟𬗟懐前哲乃下制曰朝議大夫守衞王

府司馬上柱國元眘父故偃師令某公門襲慶士林

成則名教羽儀道徳泉藪輔仁冝昧早謝昌辰積善

洋溢垂休茷胤時光祀夏慶属配夫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𩔖之恩俾覃

於卿士哀榮之典冝旌於泉路可贈蒲州長史君子

謂成其子而植乎身義方也愛其臣而及其祖孝理

也孝以行惠惠以察忠義以立慈慈以昭順君臣父

子於是形焉

   唐陳州龍興寺碑

𮗚夫廣大無相者虚空也四輪𠋣之而住精㣲無躰

者佛性也萬法因之以生聖人有以見三界成壊皆

有爲殻故剖之以戒觜聖人有以見六趣輪𢌞是無

明網故决之以定力爍寳光之慧炬而沛善利之慈

舟返迷路率於中道猗横流登於彼岸以言乎真實

之要緫攝一乗以言乎天地之間曲成萬物大矣哉

道心包舉等太虚而無際法教流通彌曠刼而常在

則有乗如來方便出應化門用大士因縁處帝王位

俾庻𩔖咸(⿱艹石)謂之光宅天下令衆生修善名為荘嚴

佛■龍興寺者皇帝即位之歳溥天之所置也唐祚

中㣲周徳更盛歴載十六姦臣擅命伯明氏有盗國

之心一闡提有害聖之迹皇上操北斗起東朝排閶

闔運扶摇張目而叱之殷乎(⿱艹石)震雷發地歘虩翕響

以克彼二㐫赫然(⿱艹石)太陽昇天晞熈仰𧰼以復我萬

邦返元后傳國之璽受光武登壇之玉尊祖⿰糹⿱𢆶匹宗郊

天祀地之禮旣洎脩舊布新改物班瑞之典又備乃

考出世之法皷大雄之事入無功用之品住不思議

之力一光所燭庻兆為之清凉一音所宣大千為之

振動雲蒸風靡不崇朝而壊衣涌塔徧天下矣陳州

者上古太皥之墟近代淮陽之地置守則列為郡封

王則建為國本其風俗豪侈靡嚴舊矣翿東門之下

接𬒮成惟觴𫟍丘之上炫服成市信豫章之郊一都

會也刺史南陽韓府君名𤦺其為邦勝殘去殺聖主

之得贒臣别駕彭城郡王名隆業其從政也能書而

恭高陽之有才子長史南陽張齊贒儒極之選司馬

南雲盈公族之良也士曹從事人人録事參軍于

璆爲稱首六屬官人二十王人𫟍丘縣令崔脩巳爲

稱首或以藝榮或以門進高車一轍羙利同人禮舉

形清於是乎在因邦甸積稔之蓄偶日月再旦之初

(⿱艹石)王言建靈寺上略其𧿥下務其終百工不勸而

亟庻役不徴而會經始如雲成之不日夫其帶四郭

五衢之陌踞重墉闤闠之端福地砥平長垣雲矗高

門有閱大厦斯飛連廊曲閣交軒對霤木磨而不雕

土𡍼而不飾壯無僣侈以約費爲功儉無偪陋以静

居為寳法王宫殿近寳花之城菩薩伽藍住金燈之

地亦猶是也上座處玄寺主真度維郍守慎等戒珠

如月獨㓗麒麟之行法寳如山普聞獅子之吼克諧

善衆底定神居甘露飽而盈滿天香醉而圍繞于時

陳項之老褒衣而慱帶皤皤然相造而諏曰乆矣吾

黨之惑也倥侗顓𮐃情嗜横放恚愛我僕聦明不開

日有忘其生生月無覺其㓕㓕一息之漏可勝言哉

而今舉足至芋道塲申臂及于净土晝則目禪誦之

事夜則耳鍾𣑽之音何悞是生晚臻斯樂豈不思天

子至仁乎側下人之昏墊遹上聖之昭䡄假有相之

途詣無生之理灑冥澤於巳㓕蔕玄根於未始百靈

之所歸依萬宇之所欣喜非獨陳而巳矣蓋神闢天

聖開地世之祖也纂帝寳基皇統孝之主也珍僪狂

破魔蘖威無外也廣正典紹度門徳無大也通幽洞

明兼鹿該精滂洋而行混濩厥成一𭣣功而四善舉

一推心而群願立咨如是則龍興之化SKchar有量矣夫

業可大而無焉不貽於後事可尊而藴焉不述於世

臣子之罪也敢請圖之然言語之不到者心識心識

之不到者真如二乗聞之而不見十地見之而未了

而我云何能說𥨸比六時之鳥七寳之𣗳是出乎和

雅音聲是讃乎㣲妙功徳記其在處長者聖王在上

於昭于天唐雖𡚒邦其命維新龍興返政㓕二𭧂臣

少康非儗於舜為隣皇王蒸哉

  其一

於廓玄教生人户牖神化洒心小大稽首掌擎萬域

潜移仁夀三代之前盖未曽有最上乗哉

   其二

泱泱陳服韓侯道之奕奕寳坊邦人造之天龍護持

贒聖熈熈受福維祺帝心則恰至理興哉

   其三

   唐玉泉寺大通禪師碑

譔夫緫四大者成乎身矣立萬治者主乎心矣身是

虚哉即身見空始同妙用心非實地𮗚心(⿱艹石)㓜乃等

真如名教入焉妙本乖 言說出焉真宗𨼆故如來

有意傳要道力持至徳萬刼而遣付法印一念而頓

受佛身誰其弘之實大通禪師其人也禪師尊稱大

通諱神秀本姓李陳留尉氏人也心洞九漏懸觧先

覺身長八尺秀眉大耳應王伯之𧰼合聖贒之度少

爲諸生逰問江表老荘玄旨書易大義三乗經論四

分律儀說通訓詁音叅呉晉爛乎如襲孔翠珍然如

振金玉旣而獨鍳潜發多聞旁㢮逮知天命之年自

㧞人間之世企聞蘄州有忍禪師禪門之法胤也自

菩提逹磨天竺東來以法傳惠可惠可傳僧㻮僧㻮

傳道信道信傳弘忍⿰糹⿱𢆶匹明重跡相承五光乃不逺遐

阻飜飛謁詣虚受與沃心懸會高悟與真同徹繣指

忘識湛見本心任寂㓕境行無是䖏有師而成即燃

燈佛所無依而說是空王法門服勤六年不捨晝夜

大師歎曰東山之法盡在秀矣命之洗足引之並坐

於是涕辭而去退蔵於宻儀鳯中始𨽻玉泉名在僧

録寺東七里地坦山雄目之曰此正楞伽孤峯度門

蘭若䕃松藉草吾将老焉雲從龍風從虎大道出贒

人覩岐陽之地就去成都華隂之山學來如市未去

多也後進得以拂三有超四禪昇堂七十味道三千

不是過也爾其開法大略則惠念以息想極力以攝

心其入也品均凢聖其到也行無前後趣定之前萬

縁盡閉發慧之後一切皆如特承楞伽遞為心要過

此以徃未之或知乆視年禪師春高矣詔請而來跌

坐覲君肩與上毀屈萬乗而稽首洒九重而宴居傳

聖道者不北靣有盛徳者無臣禮遂推為兩京法主

三帝國師仰佛日之再中慶優曇之一現然處都邑

婉其秘㫖每帝王分座后妃臨席鵷鷺四匝龍象三

繞時熾炭待礦故對黙而心降時𧦽飢𭠘味故告約

而義領一雨溥霑於衆縁萬籟各吹於本分非夫安

住無畏應變無方者孰能焉爾乎聖敬日崇朝思代

積當思軾閭名郷表徳非擬一局厭諠輦長懐虚壑

累乞還山旣聴中駐乆矣衰憊無他患苦報魄散神

全形遺力謝神龍二年二月二十八日夜中顧命扶

坐泊如化㓕禪師武徳八年乙酉受具於天宫至是

年丙午復終於此寺盖僧臘八十矣生於隋末百有

餘歳未嘗自言故人莫審其數也三界火心四部氷

背欀崩梁壊雷動雨泣凡諸寳身生是金口故其喪

也如執親焉詔使弔哀侯王歸𮚐三月二日册謚大

通展節終之義禮也時厥五日假安闕塞緩及葬之

期懐也宸駕臨决至午橋王公悲送至伊水羽儀陳

設至山龕仲秋旣望還詔乃下帝諾先許冥遂𪧐心

太常卿皷吹導引城門郎護監喪塟是日天子出龍

門泫金襯登高停蹕目盡廻輿自伊及江扶道哀𠉀

幡花百輦香雲千里維十月哉生魄明即舊居後岡

安神起塔國錢嚴飾賜逾百萬巨鍾是先帝所鑄群

經是後皇所錫金牓御題華幡内造塔寺尊重逺稱

標絶𥘉禪師形觧東洛相見南荆白霧積晦於禪山

素蓮𭔃生於坐𣗳則𩀱林變色泗水逆流至人違代

同符異感百日卒哭也在龍花寺設大㑹八千人度

二七人二祥練縞也咸就西明道塲如前㑹萬廻菩

薩乞於後宫寳衣盈箱珍價敵國親舉寵費侑供廵

香其廣福愽因存沒如此日月逾邁榮落相推於戯

法子永戀宗極痛慈舟之⿺辶䖏夫恨涌塔之遲開石城

之歎也不孤廬山之碑焉可祚𥨸比子貢之論夫子

也生於天地不知天地之高厚飲於江海不知江海

之廣深強名迹以慰其心銘曰

 額珠内𨼆 匪指莫效 心鏡外塵 匪磨莫照

 海蔵安静 風識牽樂 不入度門 孰探玄要

 倬哉禪伯 獨立天下 功𭣣宻詣 觧𨚫名假

 詣無所得 觧亦都捨 月影空如 現於悟者

 無量善衆 為父為師 露清𤍠惱 光射昏疑

 兾将任世 萬夀無期 柰何過隟一朝去之

 嗟我門人 憂心㫁續 進憶瞻仰 退思付囑

 盡不離定 空非㓕覺 念兹在兹 敢告無學

   玄識闍黎廬墓碑

夫孝者法𧰼乎天地惑通乎鬼神故愛敬之中又有

真報哀戚之外更追冥福玄識禪師其人也厥姓桑

氏其先長樂人漢尚書洪之後曾祖梁州刺史諱千

秋祖貴郷令諱信考文林𭅺名爽自前代無違徳基

於累仁是生逹者禪師智周萬物而理證本無願度

四生而見㓕諸有以為空不離色體念子之慈業不

士縁起思親之孝乃於萬山北陌榮陽東原塟先考

文林府君先妣王氏負土成墳結廬其域置義并取

施無求報鑄洪鍾取聞而悟道脩古寺造尊容取覩

相生信(⿱艹石)夫信生攝攝生静静生定定生慧於生滅

處得常住心於虚空中立一切法其定慧之門乎禪

師昔宴坐介山群虎自擾今經行宰𣗳四衆依徳至

人𭔃凝寂雖罕見全𧰼識者餘論亦時存一隅篆

豐石𭔃詞偈云爾

𨗿矣上徳行宻道髙哀哀父母生我劬勞禪心護念

神足逰遨苦河雖廣曽不容舠甘井既渫利物無竭

不増不减不流不𣻉仁静而鍳智動而恱華鍾既鏗

雄雄法聲如來如去如㓕如生不有奚得不為胡成

寳地嚴飾金山晃耀善𢙣無門惟人所召境因心起

理慿思照懿哉一心混成衆妙

說之文集卷第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