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說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七 張說之文集 卷第十八
唐 張說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丁酉刊本
卷第十九

說之文集卷第十八

 碑

  廣州甄公碑   豫州魏君碑

  刺史徐府君碑  鄭府君神道碑

  陸公神道碑

   唐故廣州都督甄公碑

君諱亶字道一中山無極人昔胡公紹舜𡘤有大邦

楚子縣陳逃威樂土當烈王之王也有陳通奔周王

以為中将羙其族言舜居陶甄之職命為甄氏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

因生如堅之讀形聲轉注以真為音處則稱劉明歸

晉者以異變而為郭盖承號者有馮通之䙗邯仕漢

為太保大司馬承陽侯邯十六代而生鸞仕齊太山

太守司⿰𥘈籴校尉無極縣伯撰𥬇道論行於代鸞生隋

汾州刺史族族生隋沁州刺史紹紹生隋市令恊恊

生單于大都護府録事參軍贈宋州刺史封惟祖惟

曾在商在夏世濟其羙永觀厥成君即宋州府君之

第四子也慱綜經史脫畧流俗情之所遺對咫尺於

千里氣之所重輕百金於一諾曰興曰比階應劉之

閫奥或草或真蔵鍾張之筋骨譽滿郷曲聲聞闕庭

天后臨朝再加辟命皆辭以親老不赴逮疾革易簀

骨立廬墓復有制徴焉刺史獨孤荘率府僚敦喻起

於墳左乃授左金吾中侯生盡其養豈違親許人没

盡其哀方委身狥國或用或舎有以見大君之仁時

止時行有以觀大孝之節君臣之際其逺矣哉㝷除

左千牛長史檢校武始軍長史攝石臺侍御史兼武

道行軍長史攝右屯衞𭅺将副臨洮軍使轉右驍衛

右郎将爲臨洮大使拜蘭州刺史兼榆林臨洮等軍

大使除夏州都督兼塩州防禦使徴授幽州都督衣

之以紫攝御史中丞爲河北軍州節度大使君政成

周月惠則在人患是綏風表以去職未㡬復除夏州

都督屬山戎矯䖍俶優王畧兵落天上思廻行以出

竒虜墮計中守便宜而未進時以爲逗遛貶撫州刺

史朝廷明此舉也未到官遷廣州都督兼嶺南按察

五府經畧討擊使春秋五十有七開元五年七月二

十八日終於官舎以年月日歸塟於恒陽之王公山

南原不忘本也君三承辟命再攝憲曹八典戎旅五

司藩翰事之去就所歸必執報其中職之高卑爲政

各當其選觀夫果於事喻於義下學而上逹強立而

知𩔖畏尅厥愛道無常師有商也之文有求也之藝

習禮必本飾之以精華積行必崇茂之以枝葉以此

探𧷤則投刄皆虚矣以此効官則操刀必割矣是故

群士之所鞅掌而君之所綽約常情之所戚戚而君

之所蕩蕩由是言之槍榆之與海運鳴琴之與星入

從可知也惜其志懐慷慨雅多大畧授桴作氣有七

縱之能孤劍無前當萬人之敵竟不得横絶漠騁雄

筭刮狼望之祲鏡乎太清卷澣海之波静而可掃駸

駸之足受羈騏驥之途堂堂之貌不𦘕麒麟之閣彼

哉有遺恨矣其孤某等望𠔃不至求𠔃不得永懐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名庶慰罔極銘曰

 有鰥在下 淘後河濵 元女作合 相攸于陳

 楚為不道 祚以永淪 周寵忠節 氏以初因

 丕惟承陽 致君論道 施及無極 逮家載考

 彼汾彼沁 伊時之寳 宰𠔃牧𠔃 亦孔之好

 積慶潜演 後人挺生 標格磊落 氣志清明

 八司戎事 厥謀有成 五刺方伯 厥政有聲

 山有𣏌梓 工思其度 國有孫呉 君思其畧

 弃徳珠浦 遺氛沙漠 惜哉不當 今也可作

 𢘆岳臨北 滹沲注東 仁不忘本 孝亦令終

 夀堂盤薄 牧子𠑽窮 勒羙松隧 穆如清風

   唐故豫州刺史魏君碑時為荆州長史作

公諱叔瑜字思瑾曰魏氏鉅鹿曲陽人也考太師鄭

文貞公致君皇極配神清廟故祖徳胃系叙於太宗

之先碑矣公生育慶緒天然炳胎教之姿少長徳門

日用成躬率之化性盤於孝友習狃於禮樂俛仰中

則從容蹈道加以專精好古旁通多藝聖人之所志

聞一反三君子之所能舉十而九與同生璘琬知名

當代始以門資補左千牛轉洛州司兵司議𭅺職方

𭅺中太子洗馬出為懐州長史歴慶慈儀豫四州刺

史春華韚於兩宫時兩零於四郡觀風之使所在聲

聞變雅之老則今遺詠其年春秋五十有一終於豫

州塟于舊域夫人太原王氏祔焉禮也議者以公不

避強禦有昭子之政事不爲皎厲有康子之𨼆徳虚

巳尚贒有文侯之樂善重諾分急有信陵之高義人

鮮有一况兼四乎公賦入封君妹歸帝子車馬無戚

里之盛衣服有儒者之節儉而得禮富而無驕此盖

奉先之素履也公善於草𨽻妙絶時人以筆意傳次

子華及甥河東薛稷世稱前有虞禇後有薛魏此人

貽訓之餘羙也嗟夫嗟夫公學垺向韶操齊固爕(⿱艹石)

天假三夀朝登六事則鄭之桓武可㝷漢之𮧯平一

揆而年近知命位止方州落鵬翼於半霄負天之力

莫展頓龍媒於局路追風之勢斯畢九原不作誰将

與歸二子獻華追存先徳俾子作頌以慰罔極銘曰

 昻昻豫州 毓粹含道 銘若古訓 思文烈考

 於穆烈考 維國之師 公承丕耩 思皇纉之

 發朝臺閣 風流榮問 建麾千里 擇霶四郡

 位未𠑽徳 命不遂才 彼蒼孤善 謂之何哉

 子孫必復 丘封永乆 穆如清風 振芳厥後

   唐西臺舎人贈泗洲刺史徐府君碑

叙曰經天地掲日月文之義也掌邦籍出王命位之

崇也本乎言行君子之樞機成乎易簡贒人之徳業

則徐公其人也昔公𡚒明哲之姿當高宗之盛天保

大定俊乂用彰而光耀天臺雲飛綸閣文敏以暢機

務稽古以析嫌疑禮樂政刑擇三代之令典典謨訓

誥有唐虞之遺風較然於庻績者可得而聞也其嘉

猷讜言沃心造膝滋液内潤精㣲外宻混成於元𧰼

者不可得而聞也公諱𥅆字将道姓徐氏東海郯人

也逺祖偃王基仁義於上代嚴考孝徳濟弘羙於近

世公始以弘文生通五經大義發跡曹王府叅軍以

千牛曹潞王府文學崇文舘學士兼侍皇太子講又

芳林門修書于時中朝碩老下國英雋皆忘年請交

不逺來謁望其路者(⿱艹石)晨風之赴北林得其門者如

衆山之仰東岱公不樂趨競雅尚退謐深以椒房之

家聲名太甚求為外職出宰桃林未下車勑改沛王

椽終歳選擬司績員外司議𭅺並不就乞𥙷雲陽令

到官累日詔除司城貟外𭅺乃選西臺舎人其為政

也如台示爾初公㓜而殊異八歳工文太宗聞之聦

明召試詞賦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以佩以金鞘稱曰神童及中年高宗

乃道憂悉命皇子受業訏謨帝來許以國鈞故公備

更潞沛豫諸王侍讀上之在周邸也公嘗未誨詩焉

夫然集虎𮗚之書承龍樓之問二宗之代矯首辭林

四王之門從容經席非有海山之藝温良之徳儀形

以乎柔嘉維則其孰能發揮聖智啓迪天人者乎咸

享元年岀為蘄州司馬二年坐事徙於欽州君子大

守道而小守位汚𨺚随時屈伸以義亡令尹而不愠

失司冦而遂行蕙蘭敗不為不芳日月蝕不為不明

古務忠信何陋蠻越優㳺欽江歳餘而没春秋四十

有三惜乎不登宰衡以平天下天夭是SKchar2命也歟旣

而慶隆嗣子返公孫之柩徳施後王拜先師之爵上

元三年某月歸塟於少陵原中興神龍元年贈泗洲

刺史褒贒追逺念道尊師聖人之禮也議者以公考

果州府君高學才華香名省闥武帝贒妃姉也太帝

婕妤妹也公旣高歩掖垣子又踐脩舊職同生標藻

於鸞殿重世含章於鳯池自班SKchar父兄文雄漢室左

思女弟詞蔚晉宫悠哉二族徐氏三矣才難不其然

乎凡是好文之君賞音之士公之逝也豈不慨然閱

青簡而在凌雲之氣操朱絃而想流水之属哉厥子

曰堅景龍中加金章紫綬行禮部侍𭅺得以命卿之

禄奉蠲㓗之祀無念烈考𣗳之家風廼刋石立頌将

以識徃行攄無窮使本枝百代不忘先人之殞其名

也其詞曰

 王言惟令 中禁是司 帝嘉文父 曰汝冝之

 終温且惠 習禮明詩 長𥚑傳道 大筆修辭

 鴻業潤色 玄黻緝熈 昊天大戾 君子明夷

 蒼梧啓手 𣵀而不淄 中興受命 逝者無追

 靈符泗水 崇贈先師 髣像精𩲸 丕承聖期

 教近子貴 榮躋父慈 學嗣三業 才俱一時

 春秋孝享 霜露深思 後之視昔 斯文在兹

   大唐中散大夫行淄州司馬鄭府君神道碑

五山可陟惟徳也為之崇高萬物皆化惟名也謂之

不朽(⿱艹石)夫行欲盖而德彰道無求而名立常聞其語

今見其人公諱其榮陽人也華州刺史襄城公偉之

曾孫蒲陽太守大濟之孫荆州刺史乾奨之子在昔

周王敦序九族邦懿親於鄭維時鄭伯敬敷五教賦

善職於周其後蕃衍儒門光華士族威行西域名震

京師入則天子授經出則單于抗禮公掲日月表山

川體二氣之清淳納百代之層慶越在岐嶷異於常

童以旣冠帶逰皆長者初以門子宿衞觧褐凉州叅

軍轉嘉州司士又宰鍾離當陽二縣皆秩滿兼攝江

陵其月政不改俗官不易方群盗岀奔逺人來附其

所處也入境聞愷悌之聲其所去也扶路有鬰陶之

思非夫忠信以結之法令以齊之易簡以業之仁義

以肥之孰能順人如此其理者乎神皇玉冊受天金

壇拜洛頓綱而鶴書下闢門而群龍至公侍御公車

召議宣室自以竒士承一顧之恩許其正人參四率

之屬乃墨制除太子右清道長史㝷加中散大夫行

淄州司馬負士元之才於是拜職過丘明之疾從兹

挂冠洛汭閑居漳濵沉痼優㳺卒歳福應愆期豈唯

朋友之哭将見神仙之予享年七十有九神龍二年

夏六月十五日終於洛陽之𥝠第冬十月一日塟於

榮陽之原成先志也公執親之喪三年泣血以聞州

里不亦孝乎先人餘業一物不有以讓兄弟不亦悌

乎加以賑窮紓急隠徳隂施惠人由巳反身待物是

用氣𩔖益親聲談載路善擊劍好投壷盡五射之妙

巧䆒六書之體勢此盖行有餘力則以多能位不充

量天之命也有子曰慱雅曰嘉徵曰嘉慶曰重生極

其養没過乎戚恭惟皇考安宅靈丘盛徳備于卑位

家風缺乎國史伐石他山𭔃哀嗣客子産遺愛得無

叔譽之言公業不忘實有荀攸之歎式撰鴻烈垂之

後昆銘曰

 大君有命 桓公封鄭 世執王政 其後不競

 為韓所并 以國成姓 沉水截河 溢為榮波

 荆山之阿 勝氣實多 高門峩峩 衮服委佗

 猗嗟君子 世濟其羙 動如義市 居成仁里

 鳯集文史 猿啼弧矢 羙政當官 惟人所安

 救危拯越 勞而不伐 大運奄忽 芳留形沒

 高隴既封 深泉文重 徑無人蹤 蒼苔歳濃

 哀哀丘壠 墮淚青松

   唐故贈齊州司馬陸公神道碑

公諱孝斌字順姓陸河南洛陽人也某先帝嬀啓姓

陳胡立族敬仲之孫有齊國宣王之弟封陸郷盖命

氏之所由興也秦并諸國陸氏分適燕魏文成帝時

東平成王俟生平原簡王麗重世㳺羙為國之華公

即簡王七世孫也曾祖彦昇北齊以文藝高選任祕

書𭅺以至徳表居號終孝里祖玄亮隋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𭅺将父

淳感盤桓利貞弓招莫進同誌誄行證為惠康孝悌

仁義世不殞矣公誕靈冲和禀識高朗簡而中禮易

者而逹節篤學勵行著實飛聲文史者宗其淵府徳

行者仰其墻仭舉國子明經選綘州叅軍始州司法

其在官也示人親其親長其長不苛察而小無廢不

皎異而大有成知常曰明常憺如也喪親過哀因中

風廢卧疾累年不起楚邸肇封大羅雲逸雖沉痾未

弭而僉望先歸授楚王府兵曹叅軍實有躬師賔之

禮目擊儀形之訓府罷換趙州録事叅軍以病去職

聖暦元年匃奴入趙公危邦不處盡室以行望河南

而将濟至𥠖陽而疾甚年六十二十月丁未終於姚

村之逆旅歸殯於滏陽之郭北先天二年皇帝踐祚

以故吏贈齊州司馬惜哉用公之道行公之志上可

以序三光下可以平九土存則位不𠑽其徳沒則榮

不逮其身命■夫夫人范陽大君盧氏故岐山丞元

瑾之女恭儉之徳備貞信之教興妻道母儀自家形

國享年七十有六開元六年十一月丁未終於洛陽

之宣教里八年五月丙子合塟於漳北之神岡禮也

初咸亨中王師征遼公叅是軍事友人太原王守義

遇疫於海東路艱冦阻兵危𫝑急公獨顛沛致喪歸

其井邑其在安州也朝廷以公精逹法理乃命覆因

南梁岐𡨚繫動盈千百丹筆所詳十全八九其捨

生狥義返巳施仁皆此𩔗也禮莫重乎飾終於見其

不朽矣善莫大乎餘慶於如其有後矣四子伯玉仲

容叔獻季良泣血衘恤視天(⿱艹石)墜俾予作頌式昭遺

銘曰

 曠哉陸公 覩奥臻妙 文雅外炳 清明内照

 從政本仁 資忠移■ 不言而理 正身作教

 才何冨之 命何負之 埀彼雲翼 落此盛時

 居喪柴毀 遭疾捿遲 徳之休明 位匪為重

 嗟嗟千載 贒士之隴





說之文集卷第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