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說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六 張說之文集 卷第十七
唐 張說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丁酉刊本
卷第十八

說之文集卷第十七

  都督郭君碑    王氏神道碑

  撥川郡王碑    唐故高内侍碑

  大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君碑    左果毅葛公碑

   贈凉州都督上柱國太原郡開國公郭君碑

   奉 勑撰

四時平分清秋之氣勁五方異俗崆峒之人武故隴

上多豪山川出将其有雲龍感召皇𧰼特生金鼓登

壇𨼆如敵國麾幢指塞自比長城得之於太原公矣

諱知運字逢時其先太原著姓今則晉昌人也本乎

文王之弟是為SKcharSKchar或云郭因而氏焉自燕昭尊

隗以築宫漢祖封亭以列國其侯于陽曲宅彼太原

舊矣亭之玄孫友從太原徙隴西昭帝分隴西置西

平郭氏又為郡之右族友之昆孫武威太守憲憲之

猶子散騎常侍芝俱有名跡見於魏晉則晉昌諸宗

散𮪍之後也爾乃一門連譽時人號曰三儒四海齊

名天下謂之八碩光禄𣲖分於馮翊廷尉世茂於頴

川孝則天錫釡金忠則帝章冕服仁則獸猛不害信

則童兒不欺豈直介休見有道之碑洛陽聞立徳之

傳而巳曾祖欽𤓰州大黄府統軍上柱國祖才朝議

郞𤓰州當樂縣令上柱國父師朝散大夫上柱國贈

伊州刺史磧鹵之地戎馬生交業戰闘而弘勲仕州

縣而為逹啓莫京之繇福不在於其身積無聲之善

慶必流於後嗣公太白之精雷泉之靈膺家之禎為

國而生身長七尺力能扛𪔂猿臂虎口虬鬢鶚膦射

穿七札劍敵萬人子卿路逢遥識将軍之相唐舉一

見足辨封侯之骨觧褐以善戰授昭武校尉秦州三

度府左果毅以敗敵北庭加㳺擊将軍沙州龍勒府

折衝兼右金吾𭅺将澣海軍副使以軍界破虜即授

其州刺史進當軍經略使朝廷以未愜前除且有後

命遷本衝中𭅺将仍𡚒為州軍使黙啜之㓂北庭也

公奔命觧圍軍聲大震加雲麾将右武衞将軍封介

休縣開國公食邑二千戸開元二年吐蕃入隴右掠

埛牧公兵以竒勝㓂不復蹤積甲山齊而有餘𭣣馬

谷量而未盡歸功廟筭朝議多之拜右羽林将軍持

節隴右諸州節度大使兼鄯州都督河源軍使鎮西

陲信國之藩屏坐北落亦王之瓜牙故入奉期門而

出分閫𭔃於是料敵無備間其師老潜軍一舉大俘

九曲鏁甲文劍𭶚馬𤛆牛旣獻戎捷遂頒朝陽乃兼

鴻曥卿攝御史中丞封太原郡開國公加前食邑三

千户執憲揔軍典屬乗障增爵益邑遇厚恩深俄而

六州群胡相率大叛命公統隴右之𮪍濟河曲之師

鋒鏑争先玉石俱碎拜左武衞大将軍授一子官金

銀器百事雜綵千叚班師臨洮遘兹虐疾嗟乎匃奴

未㓕𪧐志不申生也有涯死而猶視開元九年十月

二十二日薨於軍舎春秋五十有五蕃夷邉鎮血靣

推心悲慘風雲號慟山谷豈非良将視人如子人亦

視猶父乎皇帝閔焉詔贈凉州都督米粟五百石錦

帛五百叚命都水使者張景侯備物護塟遵朝典也

惟公氣猛而性和量寛而精鋭沉謀可以掩蓍蔡雄

㫁可以奪鬼神故常糟粕韜鈐蒭狗風角然其𣗳恩

結信立威用武炟赫如風濤震盪如雷雨戰必克攻

必取每有奏謁 特稱歎孝文之得魏尚虜不足憂

太祖之見郭嘉知成吾事前後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錦衣寳帶文馬素

女爛其盈門長鳴在廐感知巳之主陳必死之力皇

情西顧則九羗舋鼓詔書北伐則六狄焚旗上成聖

君之玄鍳下効武臣之素節其竟也如此夫為人子

立廟致敬祖考來格不亦孝乎為人臣恢𭛌禦侮以

勞定國不亦忠乎(⿱艹石)然者歸義方於先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令名於

後代可也嗣子英傑起復定逺将軍左領軍衞翊府

中𭅺将假紫服金章河西節度副大使英竒朝散大

夫前尚輦奉御英恊㳺繫将軍前京兆府勵行府右

果毅都尉英彦朝議𭅺前左衞胄曹叅軍等咸善居

喪而過哀或從王事而奪禮則知辛贒父子⿰糹⿱𢆶匹位将

軍𥙊彤兄弟並叅師律去本不戀逹也而新是謀權

也嘉此武功創其宅兆以十年七月塟我太原夫人

燉煌索氏祔焉禮也皇上念功以惜逝厚終以遇存

有詔詞人為其碑志介士送塟即封征虜之墳單于

入朝當𥙊度遼之墓銘曰

 觥觥将軍 雄略冠群 平西征北 震戎疊獯

 亭障卧鼓 屯田饋軍 仗此白刃 致彼青雲

 郭侯宴喜 旣多受祉 玄牡黻皮 清廟蠲祀

 𪔂食金奏 炮鼈膾鯉 旣來不庭 有嚴天子

 流沙慱望 羽林飛𮪍 河曲回兵 臨洮舊防

 手握金節 䰟沉玉帳 千里送喪 三軍悽愴

 詔塟禮崇 恩碑義豐 生爲神将 死爲鬼

 身世一㓕 榮華萬空 祁連之墓 長旌武功

   右羽林大将軍王氏神道碑奉 勑撰

維大唐開元十五年閏九月二十三日庚申判凉州

都督上柱國晉昌伯薨于鞏笔亭故也夫事君効命

之謂忠殺敵榮親之謂勇干星襲月之謂氣逐日㧞

山之謂力有一於此名猶盖世矧兼其四何人問焉

是晉昌所以錯落将星崢嶸山家者也公諱𡙟字威

明𤓰州常樂人也父夀因公建績致位九卿臨難守

死褒贈特進審塞翁之𠋣伏逹矇瞍之浮休老而益

壮沒而立名者矣公威聲發於雷泉武毅標於峒嶺

小頭鋭上猿臂虬鬚龍劍漼百勝之鋒虵矛得萬人

之敵㧞自行陳果有吕蒙之才拜於壇塲不無韓信

之用始仕鎮戍歴班外府及𭅺将中𭅺至軍副率雖

驟移官守而𢘆在壃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郭知運推轂河源握符隴右

公未登一命事主将之旌麾不岀十年代揔戎之節

龯慷慨之生以為羙談於是自驍衞将軍遷羽林大

将軍旣督右兼統河曲綰塞垣之十軍佩節制之兩

印大田多稼屯廪百億蒐乗籍馬而鐡𮪍数萬廼蹈

赤山焚𦋺幕獵清海駈𤛆牛喑鳴則七戎僻易炟赫

則千里震動亭𠉀恃其長城廟堂頼其神将月献戎

捷歳行軍賞王侯無種屠狗起於将軍戰伐有功爛

羊超於都尉前後翻飛幕下𡚒躍行間跨軍典郡腰

金冠玉者數十百人矣毎至入朝奏謁升殿論邉山

川險易立成於聚米攻守方略一决於前籌遥詔置

兵先合漢光之旨新書從事暗同魏武之心故得延

譽上騰風雲欝其氣色恩榮下沓日月供其輝光當

斯時也疇躇攘𬒮三垂可以氣壓百蠻可以力制即

叙者老生之常談和親者竪儒之怯計安足為神武

非常之主道哉誓請先㧞犬戎次繫獯鬻盡區域於

西海闢郡縣於北荒燀皇靈於天外圖壮節於雲閤

其事如果曠古未儔惟君知臣保斯言之可復何神

與善負厥志而無成是秋八月吐蕃犯邉𤓰州失守

盗憎吾将執致其親公以為皆父立威非孝也頓兵

從敵非忠也大義逼而忘家方寸亂而供國其定計

也成列而岀討賊盡狄而退殺身忠在孝先将之道

也公馳馹要諜而廻紇内叛以八九之從人當數百

之強虜然猶虓噉擊射殺傷略半亭孤兵盡流矢横

及所謂仆而餘威折而不撓矣嗟乎嘗膽之憤空結

噉肝之怨莫讐天子聞之黯然興歎人言以命許國

夫豈志其言哉苟𭣣必死之忠焉問不虞之過至夫

盖聖主推仁恕於天下懸大信於後人愛欲其生懲

晉侯再𠑽之喜惡傷其沒抱秦伯猶用之誠婉獨見

之端豈常情所逮謀臣飮恩於望表猛将感徳於事

外然後任人之國衆可知也乃下詔追贈荆州大都

督禮命窀穸加常二等死事之經也公之伉儷曰武

威郡夫人夏氏韓母築城之智孟光舉曰之村㧞𣗥

觧圍三軍攝其徤婦崩城慟哭四海傷其孝妻此又

間代之一竒一家之兩絶者也嗣子尚衣奉御承榮

天奨賜蘭星祥名寳禮義形於橋梓哀戚過於縗麻

禀訓惟堂克持門户特奉恩旨𭣣其二䕃飾柩玉𨵿

旣䰟上國以十六年十月詔塟於萬年縣見子之原

鹵薄齊列方相𩀱引京尹護喪史官頌石千乗送塟

觀驃𮪍之威儀十里開塋識龍驤之丘墓銘曰

 合衆在仁 正兵維義 捋為天目 國命所𭔃

 曲乃老師 輕實兒戯 安我封畧 才難不易

 﨣﨣将軍 豼貅絶群 超騰白地 騫翥青雲

 朝盛勇爵 家榮戰勳 衆聲飛譽 帝曰予聞

 甲兵繕肅 屯積萬庚 馬量百谷 甘心犬戎

 指掌獯鬻 大畢當𧿥 單于可掬 壮計先逹

 王師未張 城𮥠孤塞 冠及高堂 忠先孝後

 取敵而亡 外𬽦易復 内變難防 克日将戰

 呼天不假 岑彭詐客 張飛帳下 流鏑何人

 交錢去馬 蒼黄反覆 哀哉命也 羙殮姑臧

 寵■芒陽 東都門外 南登路傍 高墳纍纍

列𣗳■行 父子同兆 何殊故郷 詔刻金石

 儀形意氣 𨼆善必書 殤䰟不諱 事弃忠在

 生輕節貴 嗟爾明靈 衘恩求慰

   撥川郡王碑 奉 勑撰

珠王無逺而馳輦乗輅之飾寳也松括無幽而入殿

登堂之搆才也物貴其用人亦如之撥川王論弓

者源出於疋未城吐蕃賛普之王族也曾祖賛祖尊

父陵代相蕃國號為東替戎言謂宰曰論因而氏焉

公有由余之深識日磾之先見陋偏荒之韋(⿱𫝀吊)毳慕上

國之衣冠聖暦二年以所綐吐渾七千帳歸于我是

歳吐蕃大下公勤兵境上縱諜招之其吐渾以論家

世恩又曰仁人東矣從之者七千朝嘉大勲授左玉

鈐衞将軍封酒泉郡開國公食邑二千戸周語曰犬

戎𣗳郭守終純固今其俗擴而輕死其法折而不撓

故前代無䧏人中土無僮僕自公㧞身向化守變華

風澤潞之間始見戎州矣(⿱艹石)夫河南胡𫟍垧牧所利

每歳氷合虜𮪍是虞中軍必謀於元老亞将固選於

時傑神龍三年以為朔方軍前鋒逰奕使景龍二年

換左驍𮪍将軍開元五年兼歸徳州都督使皆如故

八年本衛大将軍改朔方節度副大使公之理兵也

堅三革利五刄偶拳勇齊力信罰分甘苦六㘘如手

賞千夫一心接獯獫猶蚊蚋卧沙塞如袵席荐居露

食垂二十年雨畢而成師氷冸而休卒寒氣入於肌

骨夜霜出於鬢鬚人不堪其勤公不改其節韓公之

建三城也公洗兵諾真之水刷馬草心之山以為外

厈而版徒安堵鄭卿之和黙啜也公授館李陵之臺

致饔光禄之塞以為内𠉀而賔至如歸九姓之亂也

公四月度磧過白檉林𭣣火㧞部帳納多真種落彌

川滿野懐惠志亡漢南諸軍韙其計也䧏户之叛河

曲也公千𮪍𡚒擊萬虜奔走戡翦略定師旅方旋而

延陁跌復相嘯聚上軍敗於青剛嶺元師沒於赤柳

澗公越自新堡奔命㓂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羸粮之徒不滿五百𠒋醜

四合衆寡萬倍公殺牛爲壘噉㓂爲餉决命再𪧐衝

潰重圍連兵躡踵千里轉戰合薛訥於河外反知運

於㓂手朔方諸軍壮其戰矣斫摩之奔也邀於黒山

口覆其精鋭市惠之背也追至紅桃帳掩其輜重乳

泊之㑹刜蘭池之狂胡禾盤之役縲方渠之逋㓂凢

前後大戰數十小戰數百筭無遺䇿兵有全勝是以

六狄逃遁三垂乂寧聲𭧂露於天下業光華於代載

信皇威之所加亦武臣之力也故錦衣寳玉允答戎

功申第良田丕承錫命語其智効未甚優𠖥黄頭黒

齒比價齊名積戰多瘡累勞生疹恩命尚藥馳徃診

之晉竪巳深秦醫無及十一年四月五日薨於位享

年六十制贈為撥川王稱故國志其本也太常議謐

曰忠由舊典昭其行也長子盧襲官封⿰糹⿱𢆶匹事業次子

舊乆特拜即将十二年四月詔塟於京城之南懐逺

人也大路皷吹介士龍斾虎悵貔裘封𤛆殉馬吉㐫

之儀舉夷夏之物備長安令揔徒以護事鴻臚卿序

賔以觀禮哀榮之道極矣君臣之義厚矣有命國史

立碑表墓吾嘗同僚敢昧遺烈銘曰

 黄河接天 清海殊壤 舉世安俗 㧞俗誰放

 倬哉論侯 利有攸徃 𡚒飛横絶 摶空直上

 以衆疑塞 因敵立勲 吐蕃萬户 今嘯成群

 精感天地 氣合風雲 旣封酒泉 乃位将軍

 朔方隂塞 直彼獯虜 帝命先鋒 闞如虓虎

 山北加電 漢南擊皷 十數年間 耀國威武

 我有師旅 将軍掬之 我有邉甿 将軍育之

 柳澗亡師 一劍復之 蘭池叛胡 三戰覆之

 武節方壮 朝露不待 王爵送終 𪧐恩未改

 時來世去 人物如在 銘勲謚忠 以告四海

   唐故高内侍碑

孝足動天義堪變地河中見三州之姓炳彼精誠南

亭聞再逢之母彰兹竒事不有隂徳曠代誰隣内侍

高延福者将軍力士之慈父也粤自西雲干吕東明

衘壁以亡王之族處巷伯之官而将軍本撃馮亭代

南越知父母來奉宫闈老而無子曰悲㓜而失親

曰苦調之悲者笙磬異器而同音貌之苦者秦胡别

状而共色從此㫁金合要投⿰氵𭝠相受承順無違日嚴

生乎本性仁慈匪飾天屬由乎自我父子之名旣定

姓氏之目因移大将軍之家去鄭而取衞平原侯之

室變郭而從甄亦猶是也旣而内侍以鴻漸登朝苒

蒻朱紱将軍以龍樓得主𧰟耀金章其訓子也温室

之𣗳無言車中之馬數對其事親也三牲有養志之

樂百行無匪疾之憂至矣哉高氏之子也以思親之

𩓑而展親以欲報之誠而報徳神眀翕而哀懇荒𧜟

竦而慕義乃有傍求聖善提挈炎洲二紀積離萬里

遥至音容莫識涕對茫然驗七星於子心認𩀱鬟於

母臂而後深傷損感(⿱艹石)墜谷而登天藴怨都除𩔖愈

矇而覩日於是盡歡二媪兼敬三人均養之恩咸不

𥧌於十起反哺之志齊色難於一堂群公賀虞潭之

親天子歎馮勤之母此復然矣内侍事主四朝歴官

七政專良恭肅著羙綸言冲謙儉譲得名朝列年六

十有四開元十二年終於來庭里明年某月塟於長

樂原⿰糹⿱𢆶匹子力士喪孺慕而加等塟罄誠而備物義方

之經欝為稱首孝徳之傳今見其人永維先恩追綴

餘烈(⿱艹石)夫慈覉旅之稚童仁也約詩禮之尊教義也

貴不居而要避權禮也生推心而死有託信也仁為

徳本義為行先禮為身宅信為意田故仁之報也夀

義之報也樂禮之報也安信之報也順履順居安乗

樂享夀此四者生人之偉事目牛之深致者矣於戯

頷賜冠馳寵勢SKchar蹇俗上煜爚君傍者豈不思景行

高山慎視前轍如或少選亡禮顛沛違仁瞻言四報

咫尺千里楊芳𣗳淑其務乎子固春秋之徒也不懲

不濫而勸不僣義重天綱孝崇人紀樂諄諄之成訓

善哀哀之克子不著𠋣相之書将受丘明之耻九原

上千月深覧碑版傷知音有以見古史之心也銘曰

 高堂樂未散  重壤哀巳擗  寳帳吹靈衣

 金鐏照塵席 苦長夜之易泯 怨寸景之難惜

 刻義聲與孝心 萬古千齡傳此石

   大周故宣威将軍楊君碑并序

公諱令一字令一太州仙掌人也隋司徒觀五之玄

孫周孝明高后之歸孫  衞卿之元子維有隋接

三統建萬國我高祖以同姓為王維皇同敦九族叙

百官我諸楊以外戚而貴公體玄黄之純粹承河山

之丕緒孝乎内炳忠焉外均性與天和道合仁愛收

孤左分産踈屬㤗於周施約於妻子加以樂善而

好學降尊而容衆能辨樂和思柔酒徳容止碩士與

之逰焉而曰君子若夫漢魏舅族有恩澤之封公郷

門子有良家之侍公浮雲世禄匪石𥜗風究乎王道

之紀綱明乎人事之終始年十九舉進士高第授潞

州叅軍轉千牛胃曹遷洛陽尉從班次也居無何拜

朝散大夫行通事舎人俄而加太中大夫檢校天官

員外𭅺夫行人之在周禮方國是接公修其政令帝

曰余嘉郎官之著漢儀列星是應公司其典故時稱

邦則國家左賢右戚一武一文以公地望羽儀𭔃深

虎旅除宣威将軍行右衞翊府𭅺将僶俛從事非其

好也初公時為𭅺也遼戎悖虐作患幽冀皇上懊休

下人故我有神兵之役選逹權靡塩之吏佐猛毅維

城之師乃下制以公為兵曹焉有宻賛車政獨飛長

䇿豈云卒乗輯睦戎機式序(⿱艹石)比而旣哉俾雷霆飈

動剿慝殿邦威玄兎懐黄龍馬未汗而狄盡人未疲

而兵戢者公與有力巳及班師振旅冊勲踰時常用

咨有司之違古念有功之未禄将迃徳命霈多勤有

日矣方當翼大化增三光之明熈天秩垂九徳之聲

昊天不惠厲氣流行如何斯人胡不眉夀年四十一

聖暦元年夏六月辛丑遘疾而卒嗚呼哀哉梁木未

施予道不䆒𫩜𫩜稚嗣仰號蒼穹哀哀嚴親惴臨淵

谷遐邇寮舊暨乎欽風未識之徒罔不盡明悲而軰

欷矣夫子憫焉弔之以玉冊𮚐之以錦衾群公傷焉

誄徳於素斾圖休於青史粤乙卯假塟於合宫縣平

樂郷之北阜郭門十里邙山西岡巒萬古之阡都邑

九原之地隧𭔃新隴魂懐故域藐視諸孤未遑歸塟

平生志事孰巳焉哉厥弟五人比才連譽曰踐一獻

一循一惟一尚一等因心則友世稱萬石之閨門死

喪之戚吾見伯淮之兄弟僉曰我圖後事冐除乎哉

乃布哀友生記詞懐舊跡徳表墓祖之來昆其銘曰

 洪河南注 少華西峙 氤氲靈㑹 生此君子

 生此君子 維國之紀 宣慈惠和 禮樂文史

 敦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宗𩔖 汲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㣲否 勤然濟物 (⿱艹石)不由巳

 克明從訓 誕敷厥羙 修詞北闕 潤色東里

 揮翰文昌 列星頓晷 交㦸禁衞 為王𤓰士

 允武允文 翕歸是比 疇曰禦冠 諗軍北鄙

 攘狄黄龍 濟師蒼兕 将王玄黙 繫公是恃

 帝懿乃勲 将圖膴仕 𬽦𬽦執憲 不我力以

 役役大勞 未受多祉 有命無禄 洪基中圯

 父𠔃葆𩯭 孤𠔃稚齒 孔懐靡及 凡伯萃止

 陟彼邙山 丘墟歳磥 荒草無際 群哀所起

 于嗟楊侯 託居此矣 沕潏綿曼 徳音之巳

 乆客思郷 永懐桑梓

   元城府左果毅贈𭅺将葛公碑

公諱威徳字某曰葛氏京兆涇陽人也其元羸姓咎

繇之後夏有葛伯氏族興焉寧陵之傍尚傳侯國綏

山之下獨有仙祠嬰則威服五城襲則績稱二縣鴻

臚秀於呉會散𮪍崇於晉景在其子孫是冝繁羡公

生而開朗長而英㧞非因馬鄭之學動合禮經不待

孫呉之書暏同兵法有拳勇尚氣槩顧盻稜華風神

都爽五馭善於東野六射勁於西霜少以熛姚之才

入光供奉之選御橋驂駕犯清蹕而不驚輦道啼烏

應鴻弓而自落便蕃左右星歳重深賜上柱國拜元

城府左果毅天下大定李廣之用無施雲中薦贒馮

唐之言巳老春秋六十五神功二年某月終於洛師

蒿殯邙阜夫人太原郡王氏夫人郭氏實生太将軍

福順一見聖主再紉乾綱重位冠乎北軍茂功蔵乎

南史故𧰼服臨祭魚軒以朝天子深嘉歎馮勒之母

群公列拜賀虞潭之親享年七十五薨於京兆之三

真里公愛敬奉親𮜿則移於後伐義方訓子福及來

於先人塟有日矣乃下制曰禮著飾終情惟悼徃詢

諸前烈抑有舊章前左羽林軍大将軍葛福順父某

守其謙素弘此藝能未展才術𡘤從凋殞而嗣子克

家式昭勲業旣念功以追逺亦自葉而流根冝申奨

贈俾慰泉壤可贈㳺繫将軍守右驍衞翊府𭅺将開

元九年二月九日塟我𭅺将君前夫人王氏後夫人

郭氏祔焉禮也章弟以檖輅旗在列廟食備其牲牢

法塟陳其簫皷孝慈之道著矣哀榮之禮畢矣㝷彼

平生之事忽如絶光擊乎碑版之文永存遺烈銘曰

 硜硜都尉 角立傑竪 神銳玉劍 氣雄金皷

 六藝爰設 射馭為武 百行雖名 忠信為主

 時不兼命 位不克才 善流慶答 身謝榮來

 太原棣棣 寔惟嘉偶 羽林桓桓 克大其後

說之文集卷第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