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說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五 張說之文集 卷第十六
唐 張說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丁酉刊本
卷第十七

說之文集卷第十六

 碑銘

  王公神道碑    安公碑銘

  冉府君神道碑   華州楊君碑

  馮府君神道碑

   唐故夏州都督太原王公神道碑

良玉禮神用之西序之器捨之南山之璞冏然不有

其珍也君子安命進之扞城之雄退之去國之老隤

然不失其正也語夫仗運以行道屬辭以比徳亦何

代無其人哉公諱方翼字仲翔太原祁人王周之後

也王子以敗狄受姓徴君以遯世為名司徒之濟艱

難義形漢室太尉之圖舉申心盡魏朝聞蔣濟所言

則知尚書志力兄弟⿰糹⿱𢆶匹羙覧周書所載則見頴川忠

烈子姪皆封臣節𡚒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於百代家聲藉甚於四海大

王父司徒定公秉隋氏之崇也王父駙馬開府文公

𥙿先朝之懿也考特進慎公仁表皇室之甥也公門

揔四岳之靈帝子分五潢之氣是生時傑鬰為仁紀

公雄姿沉毅凛難犯之色虚懐信厚坦招納之量識

略精㫁逹應變之𫞐神守宻静堅不奪之節孝友内

兆於免懐忠敬外灼於旣冠加以思叅造化誠合鬼

神文其詩書武其韜志推此才也以從政焉求無匱

矣夙遭家艱哀過柴瘁京師號曰孝童王母同安長

公主引貴逰之誡示其善端今太夫人徒居郿墅儲

無斗粟庇無尺SKchar公躬率庸保肆勤給養懇山出田

燎松鬻墨一年而良疇千畆二年而厦屋百間三年

則日舉夀觴厭珍膳矣處約能乆不亦仁乎在困能

亨不亦智乎永徽初始宰安定誅豪𭧂以育人察姦

𡨚以申鬼異政三舉清風一變除澣海都護府司馬

以母疾辭職為姜恪乗便遂徙朔州尚徳府果毅歳

餘王本立上書理公國之惇老不冝擯抑有詔徴還

而親不待心與哀絶氣屬禮存詔御醫孟黙朝夕𧦽

視免喪逾年僅堪履立樂成公東討新羅薦為将帥

詔公持節雞林道揔管軍停不行授沙州刺史未至

改拜肅州以為慢防啓㓂非重閉也乃大築雉堞嚴

備櫓械人知有恃戎亦來威儀鳯歳河西盡蝗獨不

入境隣郡湊稔提挈如雲公傾𥝠泉以資之引激水

以立磑舉火百竈日餔千人遂有芝草襲生豐年屢

䧏人之詠徳刋石存焉裴吏部名立波斯實取遮

偉公為波斯軍副使兼安西都護以都護杜懐寳為

庭州刺史公城碎葉街郭廻互夷夏縱觀莫究端倪

三十六蕃承風謁賀自泪汗海東肅如也無何詔公

爲庭州刺史以波斯使領金山都護前使杜懐寳更

綂安西鎮守碎葉朝廷始以鎮不寜蕃故授公代寳

又以求不失鎮復命寳代公夫然有以見諸蕃之心

摇矣於是車薄啜百唱㓂兵群蕃響應蝟毛而竪公

在磧西捷無虚歳蹙車薄於弓月䧟咽𬹃於𤍠海剿

叛徒三千於麾下走烏鶻十萬於域外皆以少復衆

以誠動天葛水𭧂長𥙊徹而三年渉渡葉河無舟兵

叩而七月水合由是士卒益勇戎狄益懼璽書下問

皇靈逺爍遷夏州都督徴詣奉天宫𤍠海之役流天

貫臂陳血染䄂事等殷輪帝顧而問之視瘡欷歔曰

為國致身乃吾親也妖賊白䥫予㩀城平以反奉詔

與程務挺討擒之善公有發石壌城之計反風焚柵

之惑封太原郡公元珍㓂邉受命討擊公以無甲乃

發思造六片木排桍開鈕觧合𦘕為虎文北至開光

與虜合戰(⿱艹石)駈猛獸蒙臯比之莫敵也故馬奔駭𫉬

其二啜桑乾舎利兩部來䧏初公善書與魏叔琬相

軰工射與趙持滿齊名帝每矚之賜比鳴輦賞深懸

帳甞獨行入夜有怪人長丈直來趣逼射而仆焉乃

朽木也太宗壮之授右千牛及持滿伏法𭧂骸公哀

而𭣣塟為執金吾奏劾高宗義之釋而不罪履道坦

坦多如此𩔗適将任帝䕫龍為國方虎天下膏潤群

生雲雨惜哉不辰悄焉遘侮嗣聖之際太后臨朝有

凶人誣奏公廢后從兄常懐怏快司刑御史侮丈矯

制不名苛法遷於崖州路至衡山𥨊(“爿”換為“丬”)疾捐 --捐館春秋六

十有三垂拱三年閏正月十九日塟于咸陽原君子

曰斯才也斯望也難乎免于斯之代也周公聖而謗

屈平贒而放賈𧨏才而謫李廣勞而喪彼天命之糺

紛此人情之惆悵神龍中興以䧟酷吏例復官爵孝

為人極忠為令徳神之聴之始枉終直信矣有子故

光禄少卿璵今祕書監珣皆篤行純孝愼終思逺說

少也蒙會友昇堂今老矣豈能文旌墓遷司漢籍感

激論都尉之書邕叙彪情追羙𣗳楊公之碣銘曰

 上徳惟公 氣秀才傑 孝弘世羙 忠廣前烈

 日月心照 江河思決 難地必通 暗機先徹

卓𣂈文藝 峥嶸武節 歎由宰邑 借恂臨郡

海女避途 山虵可問 師律三揔 軍聲六振

鋭氣入營 長雲出陳 肅将國威 炟赫天外

玉弩方擎 雲旗卷斾 天道茫茫 自古多傷

功存西域身棄南荒 易簀中路 懸棺反蔵

寳刀主衣 玉玦無光 後有才子 先贒不忘

   河西節度副大使安公碑銘并序

公諱忠敬字某武威人也軒轅帝孫䧏居弱水安息

王子以國為姓世高之違漢季自河南⿺辶商遼東高

陽之受魏封由隂山而宅凉土高陽王同生尚書左

僕射河間公原晤真河間生建節将軍西平公纈從

正西平生龍驤将軍黄門侍郎廣宗侯薛晤㣲累葉

動華載於魏史高祖何蔵器廣宗之子也周開府儀

同三司寧逺将軍肅州刺史張掖郡公曽祖羅方大

隋開府儀同三司皇朝贈石州刺史貴郷公祖興貴

右武侯大将軍凉州刺史徙封榮凉歸三國公考文

生不仕凉公皇運經綸首平李𮜿大舉河隍之地逺

通城郭之國寵錫蕃庻冠絶等SKchar水出渥洼之神文

馬者二千乗山得崆峒之武朱輪者四十人公育榮

盛之門欝豪爽之氣孝友天至清華玉立㓜聚童兒

必爲軍陣之戯長交莫俊唯談韜略之書始以良家

子僕射韋(⿱𫝀吊)公待價引於帳不安息軍建竒績觧褐

㳺擊将軍臨洮府右果毅復以善部綂御史大夫唐

公休璟處之前鋒洪源谷立異効遷右威衛翊府右

即将兼新泉軍使進本衞中郎将赤水軍副使兼赤

水新泉兩軍監𭣣使改會州刺史營田使換松州都

督防禦使遷左司禦率兼河西節度副大使臨洮軍

使轉鄯州都督使如故其在軍州傾心下士視人如

子無約而親附不言而條理其在農𭣣大田多稼如

茨如梁思馬斯才有驈有皇輸力四朝歴官三紀名

叅禁衞身任壃塲以静揔繁以逸待㓂我無亡鏃之

費敵有不戰之屈咨所謂一方之干城者也享年六

十有六開元十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𥨊(“爿”換為“丬”)疾終位知

與不知莫不隕涕十五年某月塟於烏城之南志公

郷祔先塋也公寛以御衆卑以自牧直而無訐廉而

無劌朋友不聞臧否之言家人不見喜愠之色加以

心净三業躬勤八戒推是而不行何徃不濟初甘州

有舎利沙多禪師道塲之四果也嘗云檀越徳充於

内神護於外雖冒鋒鏑永無害也及百戰之後啓手

歸全西州士人聞之激厲有子仲璋如璋季璋全璋

重璋庭襲芝蘭䘮過欒𣗥敬奉窀穸備禮儀於文武

撰述家風刻功名於金石詞曰

 玉関氣爽 金波秋澈 凉野蕭條 寒山積雪

 授靈産義 精勁才傑 孝固純深 忠惟剛烈

 負羽從軍 𡚒飛青雲 麾幢按部 惠流時雨

揔軍挾郡 入文出武 三十年間 式遏戎虜

壃塲務静 非公其鎮 金鼓氣雄 非公莫震

神山與鋏 龍池取駿 霹𮦷䧟營 衝風入陣

勇将知時 仁兵善持 反耕去戰 王者之師

牧馬如雲 屯𢈔如坻 西軍方壯 東首長辭

振古同嗟 没而不死


   河州刺史舟府君神道碑

昔者尭舜旣没文武将墜天縱孔聖誕敷皇極於是

乎恢六藝而正王道舉十哲而闡㣲言雍也爲徳行

之目求也爲政事之首吾見乎龍翰鳯鶵百世而共

貫虎符犀節重世而増華明徳之後知其必大公諱

寔字茂實其魯國鄒人也古天子有相氏宅干相𡈽

實曰冉姓蓋氏族之興舊矣不常厥所今爲河南

焉五代祖睢陽公諱道周尚齊南康公主位平南

軍散𮪍常侍荆州刺史信州都督高祖軫仕梁太子

左内率荆州刺史齊梁之間荆巫重鎮世善其職江

漢冝之大曾父義城公𥠖在梁雲麾將軍湖州刺史

入周拜驃𮪍開府儀同至隋開皇中爲旭州刺史大

父黄國荘公諱安昌隋啓平城祚之縠璧唐分蜀國

瑞以桓珪其後改封於黄授信州刺史歴潭州揔管

贈䕫州都督烈考天水郡果公諱仁才秩金紫光禄

大夫婚皇室漢南縣主經浦灃𡊮江陵永凢六州刺

史備矣哉承家善慶歴代名臣風流載於史官勳業

蔵於王府公果公季子天王自出内禀胎教混成之

姿外𬒳門風式贍之訓從容合度造次皆法生而知

之孝弟也學而知之禮樂也徳義如山文章如泉搢

紳之士仰焉宗焉弱冠文學生進士擢第遭家不造

府君捅舘五日絶漿三年泣血雖麻葛就禮而欒𣗥

加人服闋調并州大都督府叅軍事丁太夫人憂過

哀終喪有如前制應八科舉䇿問高第授綿州司户

叅軍轉楊州都府倉曹叅軍又舉四科敷言簡帝除

益州導江縣令鴻漸二鎮翰飛三蜀府中之孫子荆

郡内之岑公孝用能㩀淮距海我𢈔如坻岷山導江

入境先歎加朝散大夫除鄜州長史仍加関内道支

度使去青城之洞府來白帝之鄜祠命服有輝使車

何重除婺州可馬入謝于武成殿王上以邉庭有事

喜問陳湯宣室清言思逢賈𧨏公召對藴籍謀慮深

長眷甚前席恩加後命因改𢘆州長史于時四鎮未

復二蕃猶梗屯田遶塞戎馬生郊代郡蔵符臨冀北

而誠重漢家張掖比西河而還輕乃徙拜凉州都督

府長史仍知赤水軍兵馬河西諸軍支度使他壮㐲

龍城雄飛鳥位居半刺史緫管𫟪公乃利溝洫懋蔍

蓘庤茭藁積糗糧均轉輸程力役寛御恱使授方任

能人胥忘其乆勞兵不逺其長道雖金方氣映雨雪

不交之地磧路沙霾草木不植之所莫不盡滯穗於

埛牧厭甘𤓰於戍時朝廷頼之遷使持節河州刺使

仍營田使崆峒連五郡之壤磧石控九河之源公夙

奉皇華政聞行露高車木至闔境相歡旣見君子温

其如玉率性仁愛由𠂻易簡推是心也物感斯應覩

恭肅而無競見禮義而興行不言而庻事熈非教而

郡下順故得大田多稼人和歳豐餉軍廪(“㐭”換為“面”)師處勤餘

𥙿計偕入朝侍宴於長夀殿上謂公曰河州軍鎮要

衝屯田最多卿以足食為心朕無西顧之憂侑以彩

幣錫以文衮及公還州也璽書勞勉王人相⿰糹⿱𢆶匹國家

徑流沙梁弱水𭣣西域護南庭連百萬之兵以濟事

於外不一日而乏者則公之力也無駭入極可謂費

庈文勝之社預平呉蓋知羊叔子功爾冝登元老作

貳天朝止干邉服實孤人望享年七十有一證聖元

年一月十日𥨊(“爿”換為“丬”)疾終於官舎天子悼焉㐫費喪歸悉

命官給是日河隍𦒿老山谷羗夷反首(⿸𠩺力)靣號奔州

邑雖國亡子産吏𡘜蔡遵豈云過也愷悌之化人之

父母及其没也衮亦如之信矣太夫人金城郡君隴

西李氏江夏王道宗之女也冝此𧰼服爛其盈門嗣

先姑之徽音立庻SKchar之範則蕣華前落藁瘞城隅以

證聖二年正月合塟於河南定𪔂原禮也天使馬悲

啓滕公之室人看鶴舞閉王母之墳松栢接於邙山

丘陵對於伊闕石鄜将𨷖華表何年有子曰祖雍景

龍初擢給事中義侍御史内供奉追惟皇考孝于奉

親忠于事君恭于立身惠于臨人緫是四行旁通具

羙貽厥孫謀以宴翼子故老之口旣絶竹帛之文又

滅揚各兮柰何刋石兮來裔其詞曰

 倬哉冉氏 世有仲弓 鐡冠繡服 給事于中

 克昭遺懿 𣗳之家風 於皇嚴考 高明有融

 徳罔不尊 藝何不渉 嗣武先正 思文載恊

 建旟千里 逮君六葉 龜顧印房 虵盤綬篋

 官以勤積 業因時峻 宰號神明 SKchar穪親信

 驥足旣展 熊軒亦軔 邦國海康 京師河(⿰氵閠)

 出車西域 我君謀之 屯田北假 我君𫉬之

 六軍有饋 其誰度之 一人無憂 其誰樂之

 猛獸避徳 均遷所莅 靈鳥依仁 覇昇執事

 以今視古 名齊績𩔗 天不慗遺 山頺此位

 隴首廻望 秦川㫁腸 吏人攀綍 哀鴈随喪

虚靈冀野 行臨惟堂 廟立邉郡 魂歸故郷

 王SKchar祔塟 禮之終也 水合蛟龍 墳同石馬

 地積霜露 烟攅松檟 千載九原 高碑涙下

   贈華州刺史楊君碑

公諱至誠字某弘農華隂人也厥初生人為SKchar伯之

祖同邑命氏有楊侯之胤其後東陵𡚒而開國西漢

盛而移𨵿門廬𨼆𨼆一且連祧塞之上碑闕嵓嵓蔽滿

華山之下明徳之後士有人焉大王父隋直閣将軍

岷蔚撫豪道五州刺史刑國公諱貴大父故古衞副

率慈汾二州刺史          静公諱

譽考故常州刺史工部待𭅺鴻臚卿金紫光禄大夫

散𮪍常侍太子少師贈儀同三司上柱國鄭國懿公

諱崇敬(⿱艹石)夫家聲代業累徳積仁故以克𨺚前綂光

啓來葉矣公禀純嘏之粹靈漸𮜿物之名敎端操以

正巳崇讓以與人勵精以探道善問以毓徳學無不

逹藝無不周成童有傾矚之望旣冠為宗匠之表年

十三調太常挽𭅺㝷𥙷潞王典籖大夫門子執紼橋

山王國詞人曳𥚑雎苑皆一時之選也明慶中詔郡

國舉贒良公對䇿天朝無能出其右者遷太子通亊

舎人再舉高第徙國子監丞坊監清流才地兼擇東

朝束帶銀牓増華西序漂纓環林益閏高宗接千歳

之綂嗣百王之業封岱岳禪云亭稽子舊章俟兹通

慱乃徐公禮部員外𭅺祀事克明大典攸序建邦

賦得人者昌吏曹居六官之首求𭅺盡一臺之妙又

轉公吏部貟外𭅺淮的文昌羽儀丹地丁太夫人憂

去職公至行純篤㡬於㓕性雖杖經外除而柴SKchar

等門人記其喪禮天子憂其死孝服常授𡺳州三水

令曳尚方之舃鳴單父之琴志道不矜其大才勤政

無陋其小邑羙聲沉於𡺳籥惠化匝於周原又應文

擅詞塲舉䇿試天下第一陳聖謨啓沃明主䆒天人

之際建皇道之極如有用我者其爲東周乎朝廷納

賈生之言排汲直於外拜公隴州司馬未及赴官遘

疾卒於長安第春秋(⿱艹石)干王祥未施於邦正陳寔近

終於邑長位不充徳其如命何神龍初中宗克復丕

業格于文祖廼SKchar2從臣𬗟懐先正以公二子在章綬

之列追贈公使持節太州諸軍事太州刺史非夫立

言不朽隂徳陽報安有藐諸孤而隆旣沒世而榮號

哉夫人天水趙氏殿中監武強公某之女也受訓公

宫作合君子言容賁於國史徳行循於法度六姻之

内宗焉始有輔佐之力卒延門户之𭔃初公之捐 --捐館

也九子𫩜𫩜𠂻衰喪位頼夫人是顧是復日就月将

徙宅依仁䦱門成訓三十年内八子登朝廷交虎綬

之華門接魚軒之軫某年月日封梁國太夫人景龍

二年五月七日終於長安之延夀里間遂遭家遷播

几筵靡託而今蒙國昭洗情禮𫉬申以先天元年

月二十五日合塟於少陵原禮也第二第三子夫人

在堂而没長子第八子在殯而亡今並列於塋兆用

嘉魂魄長子故兵部𭅺中徴中子前武衞将軍泚永

懐徽烈思勒銘頌𭅺中昔嘗緒言意感延州之許将

軍今復哀託情深舊舘之悲高跡難名短詞莫逮採

諸故老恭存梗槩其詞曰

 昻昻楊君 秉心泉懿 大河靈岳 含光毓粹

 學妙妍精 文遒逸思 行為時範 言為故事

 存藴令徳 没楊虚位 善慶克家 哀榮乃備

 嗣姑稱姒 敬妻曰冀 復有母儀 千載一致

 貞墳土壟 同此地芳 烈攸封哉 金生碑字

   贈廣州大都督馮府君神道碑

夫積徳垂𥙿之謂仁追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名之謂孝仁則慶鍾厥

後孝則榮及其親嘗三復於斯言今於馮君而見之

矣府君諱君衝其先長樂人也釋趙歸秦本家上黨

分燕徙越又㩀高良自逺祖宗懐化侯業業以至于

大父贈荆州都督益先考高州使君智戣咸以勳績

建旟本郡甲兵雄於一方政化沓於千里君藴含弘

光太之徳守冲黙安貞之志秉難進易退之操詣希

(⿱艹石)訥之道為而不有故物譽難得而稱静以居常

故世榮無由而及以聖暦之歳終干本城子㓜家艱

喪禮蓋闕夫人麥氏備母師之六行履先姑之四徳

處順思柔以成婦道及衞亡共伯而魯重敬姜誓以

汎舟之詩遵其䦱門之禮季子今冠軍大将軍右監

門衛大将軍上柱國渤海郡開國公力士始自齠齓

來儀上京旣違徙宅之𭭕爰從倍年之訓感三州之

深義易百代之因生捨馮亭之本枝從高傒之令族

千秋仕漢遂去田宗隋會在秦别為劉氏遇風雲之

感會承日月之光輝茅𡈽荅其勲庸貂璫寵其慈母

欣綵衣之貴精誠所感振古難儔噫歟資孝為忠𨼆

心後動引桑霍之深誠慕金張之周宻敬以衛王愛

以安親而善不彰官不遂者未之有也由斯言之則

哀樂存乎心不以至音改禍福惟所召不以偏覆及

詩云魯侯燕喜令妻夀母明神勞善人而夀其母也

夫人以開元十七年享年八十有七五月十二日夀

終于京兆之來庭里舎天子悼先賢之晦徳嘉侍臣

之克孝思𮚐禭之未崇創窀穸之将及於是詔贈先

府君潘州刺使備禮飾終招魂合葬是歳也大享宗

廟偏謁園陵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𩔖之恩施于卿士重贈府君使持節

都督廣韶循康等一十六州諸軍事廣州大都督夫

人受邑舊邦啓號南海從夫加贈改封越國夫人哀

榮備于始終寵光洽于中外為子之道何以加焉於

是與兄左衛中候元璡左領軍衞𭅺将元珪等惟舊

業之難名感新恩之荐及思建碑表以永芬芳夫毓

至徳以庇後嗣仁之厚者也楊令名以崇祖考孝之

大者也仁為五常之先孝實百行之首貫經教而莫

比摽人倫而獨出冝其鏤羙金石式旌墳璲無忘清

徽昭示來葉何必㑹稽江上獨有紀孝之碑安陵廟

前空傳尚徳之頌其詞曰

明珠紫具産於南國代所珍𠔃允矣君子不耀其徳

克全真𠔃慶流我後高驤逈翥中貴臣𠔃朱轓𧰼服

寵及泉路榮其親𠔃孝道不隕勒銘表墓留芳塵𠔃

說之文集卷第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