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说之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二十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九 张说之文集 卷第二十
唐 张说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嘉靖丁酉刊本
卷第二十一

张说之文集卷第二十

 碑铭

  刺史先府君碑   府君墓志

  元君石柱铭    元府君墓志铭

  张府君墓志    处士张府君墓志

   唐赠丹州刺史先府君碑

府君讳隲字成隲范阳方城人也张祖曰挥帝轩之

胤肇勲弦木锡姓上矣诗有卿士孝友史有留侯世

家八叶至东汉司空皓公子宇北平太守始居范阳

四叶至西晋司空华公子韪散𮪍常侍乃侨江左昆

孙太常复归河洛故河东有司空砦洛阳有散𮪍里

后司空至府君十二代不失仁义矣王父讳戈周通

道馆学士考讳恪无禄早世府君㷀生遗育四代单

绪家世尚儒不及伯鱼之训外祖为理遂读皋陶之

书以羽法历饶阳长子二尉介休主簿洪洞丞以所

愿乎下事乎上以所愿乎上交乎下反身与人何往

不顺台选贞白覆囚山南人谓是行有典刑矣昊天

不吊年五十二调露元年十二月乙𫑗捐 --捐背于县𪠘

夫人长乐县太君冯氏父威蓝田丞敬脩法度践SKchar

图史愿复𢆲孤将就成立家道不殒夫人是赖享年

七十二倾背扵东都康俗第光圭说不天夙遭闵㐫

又集荼蓼先生制礼不敢从㓕以景龙二年七月巳

酉安厝扵万安上阳附从周制也先君不禄俸不奉

亲不机杼不资身僚旧无鸡𮮐之接况其非𩔗乎族

姻无鱼菽之受况其人吏乎是全其髙而善其独也

过四十始阅六籍观诗得之厚观书得之𢘆观乐得

之和观礼得之别观春秋得之正观易得之元曰君

子多乎哉事斯一言而巳矣每诵道记三复三宝曰

至人之心有以垂世又闻之太夫人云吾有子五十

载非其疾无一人之SKchar太夫人亦云吾事夫子三十

年耳无忤声目无𭧂色先君之违世也其忧恋者尊

门在殡欣圣善在堂欤我诸孤无日敢忘及王母终

养二祖封崇亦尚克家成遗训矣(⿱艹石)夫安亲孝也冝

家义也翼子慈也𮜿迹𨼆乎含光故当代罕耀馨香

发乎潜德故明神终劳先大夫乆而益荣没而不朽

盖此景云二年天子嘉侍臣之匪躬念前人之蕴徳

二月乙已诏曰故官某毓徳髙迈藏器下僚代载儒

雅家传清白河东佐邑长不欺之风山南覆囚溢无

𡨚之听徂谢永乆丘坟不餙启兹令胤贞事先朝冝

崇追逺之恩以表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名之志可赠使持节丹州刺史

王泽漏乎泉壊国礼崇乎宗庙汉帝论士恨不见李

牧之为人曾子思亲泣无逮楚王之厚禄道存运往

痛矣馀悲𬗟寻前哲之𠩄以闻无声扵四海视不见

扵百代者匪颂欤桓麟蔡邕其则不逺呜呼霜露交

积松槚滋深兄弟永懐相顾将老胡伯虎岂敢掩大

人之清陈季方何足知家君之徳小子䘖恤非曰能

文莫假辞扵他者务传信我也铭曰

猗严𠔃用玄妙体太和碣髙志贞夫一戒其多孝于

亲正于家刑十训清厥心晦厥迹畏厥宝如其何谦

俭慈皇㢤褒徳永世有词

   府君墓志

府君讳隲字成隲姓张氏其先晋人也晋分家世相

韩韩㓕留侯为汉谋主至宇为范阳太守因居其郡

及华慱物亚圣为晋司空君司空十二代孙也曾祖

讳俊河东从事大父讳弋字嵩之通道馆学士考讳

恪未仕即世先君四代早孤单门㷀立宗祀之不绝

如线府君襁褓衰麻鞠育舅氏而炳太和之纯休抱

逺庆之洪㣧庇身礼乐发言忠信内无不诚大无不

包终日乾乾逺于悔吝灵根㒹而还植祖徳坠而复

振加以好学不倦闻一反三道机玄键罔不幽探外

王父大理丞某重世为士(⿱艹石)传其宪章博施精理年

十九明法擢第解褐饶阳尉丁王母忧去职夫人少

而守义老而无子因心创巨事不忍言丧纪之数加

人一等服常调长子尉换介休主簿洪洞丞太夫人

在堂官求便近故累徙而不进也内清净以化人外

平反以悦亲不乐归羙而善𨼆德故下车无吓吓之

声所去有遗爱之恋有命羌覆囚山南𬨎轩所历全

济甚众君以律有违经背礼著妨难十九篇书奏帝

下有司而删定之官党同妒异竟𥨊其议道之将废

也欤命也SKchar仓其如命何调露元年秋奉使𣈆阳遇

疾辇归药祷无降冬十二月大渐九日乙𫑗弃背于

𪠘春秋五十有二光圭说不天揔角在疚明年春

奉輤藁殃扵河东赖夫人抚飬孤藐躬如训授男集

文雅女工组绣姻不失亲官复其旧景龙元年秋封

长乐县太君夫人故蓝田丞威之女也享年七十有

二是岁十一月戊申倾背扵东都俗里第扵戏哀哉

靡瞻靡依何怙何恃二年七月巳酉克葬我先公夫

人合祔焉从周制也初议葬小子夣度景扵万安山

南孤推东峰之下时淮南弘公相地曰是山为华盖

岗为蟠龙龙者大人之徳孤者王侯之穪卜夣恊兆

何善如之乃定坟茔创宅兹所小子衘恤志之幽系曰

(⿱艹石)古训时惟皇考翕和三光希圣二老清有世业

俭为身宝䌤纶典宪思缉王道佐彼四邑人用不扰

生我SKchar后弃我SKchar早闵余髫髪遭家不造鸣鸠在桑

其子在𣗥母氏圣善示我𩔰命服天朝封邑旧国荣

未卒岁哀䘮巳匝域泣血思亲昊天罔极孤之华盖

土龙蟠连岗四绕带林峦朝日吐耀逺峰攅㣲凬夕

发过蕙兰石室固护泉火寒众灵幽谒奉神𭭕寿官

深静永闲安

   唐故凉州长史元君石柱铭

公讳仁惠字某河南洛阳人也昔帝轩命子爰宅幽

都天神降祚遂荒北岳其后日月运行云雷经始坛

场邺洛㩀天地之图带砺山河建王侯之国公魏昭

皇帝之十世孙中书令濮阳王顺之曾孙也大父雄

魏濮阳王改封武陵之郡宇文朝䧏为王昆吾伯嗣

越在濮阳之𭏟琅琊王子别封武陵之郡宇文朝䧏

为武陵公太府卿秦州总管㣲子去国不替旧章薛

侯来朝于焉降等父胄隋濠豫二州刺史右卫大军

袭封武陵公翼亮隋室弘济王基有佐命之元勲承

异朝之世禄文武藉甚贻晏深长公受金行之正性

承冠世之𨺚烈㓜见岐嶷夙闻声器灵䑓云秀绳墨

之宰无施雅韵天成金石之师何力属隋纲始紊神

弃不歆卿族衣冠日失其序独窹𥧌𪧐永懐盘涧之

人藏器待时未射高墉之隼唐高祖龙飞天宇鹤

岩林授公右千牛录黉闭之息旧也高皇邑予既与

卢绾同衣世祖学徒则有SKchar陵共𪧐乆之以公事免

为嶲州法曹又历循州河源滑州灵昌二县令克巳

为政蛮貊化忠信之言直言与人仕巳无喜愠之色

永徽在暦石真构难群𠒋既翦江界䔥条帝念疲甿

畴兹俾乂乃授睦州雉山县令乘驷而往下车作期

江逋海盗革面来威然后间纲鸠人峻策羁吏闲田

尽辟鳏寡委犬彘之馀绝涧无逰豪猾屏蚕渔之气

我有礼乐逹扵山川鬼神物应休贞孚于鸟兽草木

朝廷异之拜朝散大夫行𨺚州阆中令至改授雍州

渭南令𮗚人设教异邑同凬迁𨺚州司马寻加朝散

大夫守凉州都督府长史分乘人康颂作化澄巴

濮无侵橘柚之园教溢河湟不飮蒲萄之酒离歌就

昃为梦临辰命踬修途荣惭厚徳总章二年终扵官

舎春秋七十有三夫人安定梁氏文伯之妻君子以

为知礼孟轲之母良史称其能贤齐徳茂扵昭𡍼合

祔其于幽遂有子懐贞斧藻评礼佩践义方承家有

馥芝兰如也历官右司员外郎太子舎人而罹事徙

居复归旧土履霜露扵三纪无改素冠之行违桑梓

于十载还守青门之田勤孝在乎追逺丰感思乎备

物武陵公之茔SKchar今顺陵柏城之内也山园有禁奉

瞻靡及粤以圣暦二年岁次月朔别卜宅于咸阳县

肺浮原合葬焉公孝友纯深凮摽峻起门无离客家

SKchar君而佐郡为邦弘凮迈徳执法不挠去邪勿疑

仲由之政事叔向之遗直岂称论之典有阙范期之

容将坠仰惟代𡛸恭承哀记郭有道之故事无愧蔡

邕赵文子之将逰永懐隋㑹寓词楹石式题贤龚其

铭曰

 大㦲轧元 我族资始 有国伊魏 曰天之子

 皇羲姓凮 帝SKchar氏水 创业垂统 郁乎旧史

 崇徳𧰼贤 允也重䡄 身㴠王性 (⿰氵閠)结𤥻源

 武公之子 平王之孙 川流长直 光气能浑

 孝柏深颡 义重荆潘 白圭比节 黄金敌言

 行实刚简 逰无謟 学妙神教 书能鬼𥬇

 避彼屯运 盘桓空谷 四海有王 一旦明目

 佩此芳草 迁于乔木 亦既从政 淑问克宣

秉心如水 临事如弦 历宰四邑 高芬属天

 元僚两郡 汪化流泉 江河秦蜀 嘉声在焉

 三光西没 百川东度 天道运回 人随代故

 倏忽三纪 悲元千露 帝葬桥山 傍堧祖墓

 𠀘㫁旧SKchar 地𨳩新路 路即咸阳 阡惟京比

坤气云矗 长岗龙抱 竁揜铜人 茔𭻍石鸟

尘歇径㓕 山飞海少 篆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石 亭亭华表

   唐故左庶子赡幽州都督元府君墓志铭

维𨳩元十年正月巳未庶子武陵公河南元公薨扵

东京𭻍守之内馆公讳景懐字某魏武陵王雄之曽

孙右卫大将军胄之孙赠鄜麟州刺史仁惠之季子

昔天启水行君临寰海雄图长发本枝硕茂济羙𧰼

贤馀庆不陨公受兹介祉诞膺淑露㓜有纯至之节

长立公直之操学综群艺词坛精㣲夫其结言以信

导物以徳清俭足以𮜿俗真厉足以矫邪故羙畅于

中名扬扵外弱冠以国子进士高第补相府典籖藩

邸择贤妙尽时选寻以内SKchar去识重𥙷相府叅军及

明两升储作贞万国以宫臣除太子通事舎人天授

中以亲累除名向逾一纪后除直罗温县二令虽大

位未享通材必乆初自太府主簿累入副卿河南椽一

曹克升亚尹握兰右辖纲纪南宫秉兹宪简粛彼专

席再贱储华卒践宫相执心好直履法断恩触雷霆

而除恶不避也枉𢇁发而干誉不为也升降两宫出

入三代克慎其始终厥有成君子以为难𠃔㢤其难

矣及启手归全遗言薄葬家无长物士伏其清年过

悬舆人伤其夭呜呼哀㢤赠都督幽州诸军事幽州

刺史赙悼之莭SKchar扵恒𢾗明年二月归葬扵咸阳之

旧茔夫人𮧯氏祔焉礼也夫人即逍遥公敬逺之玄

孙左常侍希仲之叔姊淑行无徴华年早世其孤

仲等克遵遗训靡所寘哀说情睦外𡛸懐深国士既

阙西阶之莫逺𭠘东武之词铭曰

 卓彼英运 庆灵既长 贻训夫子 体㣲知章

 在艺斯博 于𣣔则少 徒文其中 莫𩛙其表

 惟静惟黙 不激不矫 时经三代 官成两宫

 化(⿱艹石)SKchar 德如泽融 邦称其直 朝哀其忠

 礼祔周兆 坟瞻汉宫 哀哀纯孝 长诉旻穹

   周故通道馆学士张府君墓志

君讳戈字嵩之范阳方城人也其先张仲以孝友佐

周子孙丑周仕晋相韩至留韩侯报韩仇秦兴刘㓕

项为汉世家九代及于汉乱居燕四叶为晋司空混

 天下司空生祎避胡过江六世至太常而复寓于

河东之族人君即太常卿𨺚之曾孙徴君子犯之孙

河东从事俊之子性倜傥尚气莭能引弓六钧命中

百歩车服出入拟扵封君州里颇患之君迺励操强

学不出门者十馀年探道睹奥郁为渊薮周武帝闻

之徴为通道馆学士既入隋而面其国高尚厥志终

于山庐尝言夷齐清者非逹伯鸾旷者非中SKchar㢤㳺

㢤吾不与也夫人某氏少而𭒀居长而䘮子流离世

故穷尽艰危提携女姓托身禅宇实有高竹之烈𨼆

居之风未遑归葬有志不就遗恨终天降及曽孙追

申情礼景龙三年岁次巳酉十月十六日克葬曽王

父曽王母于河东之普救原成先志也铭曰

 皇矣烈祖 才雄气武 不值汉高 空思万户

 一旦折节 十年学古 高歩华光 飞缨书府

 昔有周处 聃蛟契虎 易暴以儒 异代同矩

 周命既没 百代于隋 任扵二姓 君子不为

 昭昭盛徳 百代之䂓

   唐处士张府君墓志

府君讳恪其先晋人晋有张老韩有开地汉有𭻍侯

八代孙皓为司空司空子宇为北平太守遭汉乱难

家于范阳至玄孙华复为晋司空遇难子孙南渡其

处者或寓于蒲坂周齐间有归者因从焉君晋司空

十一代孙也曽祖徴君讳子犯祖河东郡从事讳俊

父通道馆学士讳弋徳音遗范详诸家谍君孤绍单

门傍无兄弟苗而不秀未仕而卒道未融于邦国位

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于王庭故老之口浸逺好事之书又阙是后生

不淂预闻焉哀嗣子洪洞丞隲襁褓衰麻育于舅氏

夫人陇西董氏常州长史雄之女也早年守义唯鞠

一子SKchar而有俭勤而善训成先人之平烈贻后嗣之

积善㣲太夫人徳则张氏㡬将坠焉开耀元年十二

月二十七日终扵鄜城县世妇之别业春秋七十有

二先君之违世也太夫人在堂大门在殡日月逾迈

有志未从是诸孙疾焉(⿱艹石)履渊谷以景龙三年岁次

巳酉冬十月二十六日克葬王父王母扵蒲坂东司

空之村成先志也铭曰

 绵绵王父 续我灵基 㓜而殒徳 人莫知之

 烈烈王母 克明克𩔖 教成鬻子 光我族嗣

 中条之北 大河之东 丘陵桑梓 郁郁崇崇

 千年启室 百岁来同 永惟先志 钦成厥终

说之文集卷第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