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南後錄/卷1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之上 指南後錄
卷一之下
卷二 

卷一之下[编辑]

出廣州第一宿[编辑]

越王台下路,搔首歎萍蹤。城古都招水,山高易得風。鼓聲殘雨後,塔影暮林中。一樣連營火,山同河不同。

英德道中[编辑]

海近山如沃,杼深屋半蕪。乾坤正風雨,軒冕總泥途。自歎鳶肩薄,誰憐鶴影孤?少年狂不醒,夜夜夢伊吾。

晚渡[编辑]

青山圍萬疊,流落此何邦?雲靜龍歸海,風清馬渡江。汲灘供茗碗,編竹當蓬窗。一井沙頭月,羈鴻共影雙。

珊瑚吟[编辑]

南方有珍禽,鳴聲天下奇。毛羽黑如漆,兩臉凝瓊脂。燕趙佳公子,籠檻以自隨。童子重丁寧,飲食必以時。將獻上林苑,來巢萬年枝。待之豈少恩?不免加縶維。珊瑚真珊瑚,碎琢良自悲。中原寒氣深,風土非所宜。

和中甫端午韻,不依次[编辑]

黃茅古道外,羸馬發南州。有客嗤齊魯,何人念楚囚?歲年付流水,風雨滿滄洲。手把菖蒲看,黑頭非所求。

又呈中齋[编辑]

風雨羊腸道,飄零萬死身。牛兒朝共載,木客夜為鄰。庾子江南夢,蘇郎海上貧。悠悠看晚渡,誰是濟川人?

[编辑]

萬里論心晚,相看慰亂離。丹成俄已化,璧碎尚無緇。禾黍西原夢,川原落日悲。斯文今已矣,來世以為期。

竹間[编辑]

倦來聊歇馬,隨分此青山。流水竹千個,清風沙一灣。乾坤醒醉裏,身世有無間。客路真希絕,浮生半日閑。

越王台[编辑]

越王台

南華山[编辑]

北行近千里,迷復忘西東。行行至南華,忽忽如夢中。佛化知幾塵,患乃與我同。有形終歸滅,不滅惟真空。笑看曹溪水,門前坐松風。

(六祖禪師真身蓋數百年矣,為亂兵刲其心肝。乃知有患難,佛不免,況人乎!)

南安軍[编辑]

梅花南北路,風雨濕征衣。出嶺誰同出?歸鄉如不歸。山河千古在,城郭一時非。饑死真吾志,夢中行采薇。

黃金市[编辑]

閉蓬絕粒始南州,我過青山欲首丘。巡遠應無兒女態,夷齊肯作稻粱謀?人間早見黃金市,天上猶遲白玉樓。先子神遊今二紀,夢中揮淚濺松楸。

萬安縣[编辑]

青山曲折水天平,不是南征是北征。舉世更無巡遠死,當年誰道甫申生?遙知嶺外相思處,不見灘頭皇恐聲。傳語故園猿鶴好,夢回江路月風清。

泰和[编辑]

書生曾擁碧油幢,恥與群兒共豎降。漢節幾回登快閣?楚囚今度過澄江。丹心不改君臣誼,清淚難忘父母邦。惟有鄉人知我瘦,下帷絕粒坐蓬窗。

蒼然亭[编辑]

風打船頭繫夕陽,亭前老子舊胡床。青牛過去關山動,白鶴歸來城郭荒。忠節風流落塵土,英雄遺恨滿滄浪。故園水月應無恙,江上新松幾許長?

別里中諸友[编辑]

青山重回首,風雨暗啼猿。楊柳溪頭釣,梅花石上尊。故人無復見,烈士尚誰言?長有歸來夢,衣冠滿故園。

發吉州[编辑]

己卯六月初一日,蒼然亭下楚囚立,山河顛倒紛雨泣。己亥七夕此何夕?煌煌斗牛劍光濕,戈彗雲雷電擊。三百餘年火為德,須臾風雨天地黑,皇綱解紐地維折。妾婦偷生自為賊,英雄扼腕怒鬚赤。貫日血忠死窮北,首陽風流落南國。正氣未亡人未息,青原萬丈光赫赫,大江東去日夜白。

臨江軍[编辑]

江岸今多齧,城居昔屢焚。市人半傖父,豎子亦將軍。蛟哭金洲雨,猿啼玉觀雲。周郎墳土上,回首淚成痕。

(予始至南安,即絕粒為告祖禰文、別諸友詩,遣孫禮取黃金市登岸馳歸,約六月二日復命於吉城下。予以心事白諸幽明,即瞑目長往,含笑入地矣。乃水盛風駛,前一日達廬陵,孫禮期不至。予且行,忍死以待。垂至豐城,忽有見孫禮於他舟,乃悟竟不曾往,為之痛哭流涕。暮始見主者取孫禮還舟,明早遂送之豐城縣,縱其自便,追之不可及矣。予至是不食已八日,若無事然。私念死廬陵不失為首丘,今使命不達,委身荒江,誰知之者?盍少須臾以就義乎?復飲食如初。昔讀《左傳》,申包胥哭秦庭七日,勺飲不入口,亦不聞有它。乃知饑踣西山,非一朝之積也。予嘗服腦子二兩,不死;絕食八日,又不死;竟不曉其何如?從者七人,或逃,或死,或逐,今僅存一人,曰劉榮。楚囚之況,宜哉!)

隆興府[编辑]

半生幾度此登臨?流落而今雪滿簪。南浦不知春已晚,西山但覺日初陰。誰憐龜鶴千年語?空負鵬鶤萬里心。無限故人簾雨外,夜深如有廣陵音。

湖口[编辑]

江湖一都會,宇宙幾興亡?走馬蘆林外,買魚茅舍傍。南人撐快槳,北客坐危檣。江水交岷水,東流日夜長。

安慶府[编辑]

風雨宜城路,重來白髮新。長江還有險,中國自無人。梟獍蕃遺育,鱣鯨蟄怒鱗。泊船休上岸,不忍見遺民。

池州[编辑]

五老湖光遠,九華山色昏。南冠前進士,北部故將軍。芳草江頭路,斜陽郭外村。匆匆十年夢,故國黯銷魂。

魯港[编辑]

方誇金塢築,豈料玉床搖?國體真三代,江流舊六朝。鞭投能幾日?瓦解不崇朝。千古燕山恨,西風卷怒潮。

采石[编辑]

不上峨眉二十歲,重來為墮山河淚。今人不見虞允文,古人曾有樊若水。長江闊處平如驛,況此介然衣帶窄!欲從謫仙捉月去,安得然犀照神物?

建康[编辑]

金陵古會府,南渡舊陪京。山勢猶盤礴,江流已變更。健兒徙幽土,新鬼哭臺城。一片清溪月,偏於客有情。

金陵驛[编辑]

草合離宮轉夕暉,孤雲飄泊復何依?山河風景元無異,城郭人民半已非!滿地蘆花和我老,舊家燕子傍誰飛?從今別卻江南日,化作啼鵑帶血歸。

萬里金甌失壯圖,袞衣顛倒落泥塗。空流杜宇聲中血,半脫驪龍頷下鬚。老去秋風吹我惡,夢回寒月照人孤。千年成敗俱塵土,消得人間說丈夫!

懷忠襄[编辑]

平生王佐心,世運蹈衰末。齊虜誰復封?楚囚詎當脫?金陵雖懷古,尚友在風烈。褒忠侈遺廟,夫子我先達。

早秋[编辑]

只影飄零天一涯,千秋搖落欲何之!朝看帶緩方嫌瘦,夜怯衾單始覺衰。眼裏遊從驚死別,夢中兒女慰生離。六朝無限江山在,搔首斜陽獨立時。

睡起[编辑]

堂堂孤影起聞雞,風起高樓鼓角悲。江海無情遊子倦,歲年如夢美人遲。平生管鮑成何事?千古夷齊在一時。坐久日斜庭木落,浮雲滅沒漏朝曦。

中秋[编辑]

不教收骨瘴江邊,驅向胡沙著去鞭。舊奪宮袍空獨步,新食官飯飽孤眠。客程恰與秋天半,人影何如月倍圓?猶是江南佳麗地,徘徊把酒看蒼天。

南康軍,和東坡《酹江月》[编辑]

廬山依舊,淒涼處、無限江南風物。
空翠睛嵐浮汗漫,還障天東半壁。
雁過孤峰,猿歸危嶂,風急波翻雪。
乾坤未歇,地靈尚有人傑。

堪嗟飄泊孤舟,河傾斗落,客夢催明發。
南浦閑雲連草樹,回首旌旗明滅。
三十年來,十年一過,空有星星發。
夜深愁聽,胡笳吹徹寒月。

和中齋韻(過吉作)[编辑]

功業飄零五丈原,如今局促傍誰轅?
俯首北去明妃淚,啼血南飛望帝魂。
骨肉凋殘唯我在,形容變盡只聲存。
江流千古英雄恨,蘭作行舟柳作樊。

再和[编辑]

見說黄沙接五原,飄零隻影向南轅。
江山有恨銷人骨,風雨無情断客魂。
淚似空花千點落,鬢如碩果数根存。
肉飛不起真堪歎,江水為籠海作樊。

和友人[编辑]

落落南冠過故都,近來我意亦忘吾。
騎來驛馬身如寄,遣去家書宇亦無。
景伯未囚先立後,嵇康縱死不為孤。
江南只有歸來夢,休問田園蕪不蕪。

附:驛中言别友人[编辑]

水天空闊,恨東風、不借世間英物。
蜀鳥吳花殘照裏,忍見荒城頽壁。
銅雀春情,金人秋淚,此恨慿誰雪?
堂堂劍氣,斗牛空認奇傑。

那信江海餘生,南行萬里、属扁舟齊發。
正為鷗盟留醉眼,細看濤生雲㓕。
䁛柱吞嬴、回旗走懿,千古衝冠髮。
伴人無寐,秦淮應是孤月。

[编辑]

乾坤能大,算蛟龍、元不是池中物。
風雨牢愁無着處,那更寒䖝四壁。
横槊題詩,登樓作賦,萬事空中雪。
江流如此,方來還有英傑。

堪笑一葉飄零,重來淮水,正凉風新發。
鏡裏朱顔都變盡,只有丹心難㓕。
去去龍沙,向江山回首,青山如髮
故人應念,杜鵑枝上殘月。


懷中甫(時中甫以病留金陵天慶觀)[编辑]

久要何落落,末路重依依。
風雨連兵幕,泥塗滿客衣。
人間龍虎變,天外燕鴻違。
死矣煩公傳,北方人是非。

附:行宮(中齋)[编辑]

十里宮墻一聚塵,天津晚過客愁新。
花啼杜宇歸來血,樹掛蒼龍脫去鱗。
福德儻存終有晋,秣陵未改已無秦。
秋風禾黍空南北,見說銅駝會笑人。

恠底秦淮一水長,㡬多客淚洒斜陽。
江流本是限南北,地氣何曾減帝王。
臺沼漸荒基歷落,鶯花猶在意凄凉。
青天畢竟有情否,舊月東來失女墻。

附:廣齋謂柳和王昭儀滿江紅韻,惜未之見,為賦一闋(中齋作)[编辑]

王母仙桃,親曾醉、九重春色。
誰信道、鹿㗸花去,浪翻鰲闕。
眉鎻嬌娥山宛轉,䯻梳堕馬雲欹側。
恨風沙吹透漢宮衣,餘香歇。

䨘裳散,庭花㓕。
斜陽燕,應難說。
想春深銅雀,夢殘啼血。
空有琵琶傳岀塞,更無環佩鳴歸月。
又争知、有客夜悲歌,壼敲缺。

和王夫人滿江紅韻,以庶㡬后山妾薄命之意[编辑]

燕子樓中,又捱過、㡬番秋色。
相思處、青年如夢,乘鸞仙闕。
肌玉暗銷衣帶緩,淚珠斜透花鈿側。
最無端蕉影上窗紗,青燈歇。

曲池合,高臺㓕。
人間事,何堪說?
向南陽阡上,滿襟清血。
世態便如翻覆雨,妾身元是分明月。
笑樂昌、一段好風流,菱花缺。

代王夫人作[编辑]

試問琵琶,胡沙外、怎生風色?
最苦是、姚黄一朶,移根仙闕。
王母懽䦨璚宴罷,仙人淚滿金盤側。
聴行宮半夜雨淋鈴,聲聲歇。

彩雲散,香塵㓕。
銅駞恨,那堪說。
想男女慷慨,嚼穿齦血。
回首昭陽離落日,傷心銅雀迎新月。
筭妾身、不願似天家,金甌缺。

附:王夫人詞[编辑]

太液芙蓉,全不是、舊時顔色。
嘗記得、恩承雨露,玉堦金闕。
名播蘭簮妃后裏,暈潮蓮臉君王側。
忽一朝鼙鼓掲天來,繁華歇。

龍虎散,風雲㓕。
今古恨,慿誰說。
顧山河百二,涙流襟血。
驛舘夜驚塵土夢,宮車曉轉關山月。
若嫦娥、於我肯相容,從圓缺。

王夫人至燕,題驛中云云,中原傳誦,惜末句少商量。)

附:浪淘沙(中齋)[编辑]

踈雨洗天晴,枕簟凉生。
井梧一葉做秋聲。
誰念客身輕似葉,千里飄零。

夢斷古臺城,月淡潮平。
便携酒、訪新亭。
不見當時王謝宅,煙草青青。

《東海集》序[编辑]

東海集》者,友人客海南以來詩也。海南詩而曰《東海集》者何?魯仲連天下士,友人之志也。友人自為舉子時,已大肆力於詩,於諸大家皆嘗登其門而涉其流。其本贍,其飬銳,故所詣特深。到余嘗評其詩,渾𣶬有英氣,鍛錬如自然,美則美矣,猶未免有意於為詩也。自喪亂後,友人挈家避地,遊官嶺海,而全家燬於盗,孤窮流落,困䪺萬状。然後崖山除禮部侍郎中,且權直學士矣。會南風不競,御舟漂散,友人倉卒蹈海者,再為北軍所鉤,致遂不獲死,以至于今。凡十數年間,可驚可愕、可悲可憤、可痛可悶之事,友人備嘗,無所不至,其慘戚感慨之氣,結而不信,皆於詩乎發之。盖至是動乎情性,自不能不詩,杜子美䕫州、柳子厚柳州以後文字也。余與友人年相若,又同里閈,以斯文相好,然平生落落不相及。及居楚囚中,而友人在行,同患難者數月。其自五羊至金陵所賦,皆予目撃,或相唱和。時余坐金陵驛,無所作為,乃取友人諸詩,筆之於書,與相關者并附,為後之覧者因詩以見吾二人之志,其必有感慨於斯。

己卯七月壬申 文天祥 叙

附:送行(中齋)三首[编辑]

秋風晚正烈,客衣早知寒。
把衣不能别,更盡此日歡。
岀門一萬里,風沙浩漫漫。
豈無兒女情,為君思汎瀾。
百年有時盡,千載無餘觀。
明明君臣義,公獨為其難。
願持丹一寸,寫入青琅玕。
會有撫卷人,孤燈起長歎。


神龍蕩失水,馴擾終未得。
威鳯雖在藪,肯顧鷄䳱食。
所以古之人,受變心不易。
亳鼎已遷周,西山竟肌瘠。
豫子身自漆,長弘血成碧。
何嘗怨廢興,而或二心跡。
堅白不在緇,羔裘良自惜。
此誼公素明,俗見或未識。


嗟予抱區區,疇昔同里閈。
過從三十年,知心不知面。
零落忽重逢,家亡市朝變。
惸惸蹈海餘,踽踽南冠殿。
劇談泥塗際,握手鞍馬倦。
依依斯文意,苦恨十年晚。
魯仲偶不逢,随世本非願。
靈胥目未抉,端欲詣所見。
及兹萬里别,一夕腸百轉。
余生諒須臾,孤感横九縣。
庶㡬太尉事,萬一中丞傳。


(此冊為《指南後錄》第一卷。下第二卷,起八月二十四日《發建康》,終《歲除有感》[1]。尚有《零丁洋》諸詩及後錄本在惠州合隸為一卷。而所恨者《指南前錄》叙號存而詩已不完,侍郎弟姑㩀所存本,使不泯於世一聯半句,使天下見之識其為人,即吾死無憾矣,況篇帙之多乎?歲在庚辰正月二十日,文山履善甫書。)

 卷一之上 ↑返回頂部 卷二 
PD-icon.svg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
  1. 第二卷未見此詩,疑有誤。或為第三卷末之《有感》,及往前數篇之《除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