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南錄/卷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 指南錄
卷四
補遺 
本作品收錄於:《文山先生文集/卷13

卷之四[编辑]

懷楊通州[编辑]

江波無奈暮雲陰,一片朝宗只此心。
今日海頭覓船去,始知百煉是精金。

喚渡江沙眼欲枯,羈臣中道落﨑嶇。
乘船不管千金購,漁父真成大丈夫。

范叔西來變姓名,綈袍曾感故人情。
而今未識春風面,傾盖江湖話一生。

仲連義不帝西秦,拔宅逃來住海濱。
我亦東尋煙霧去,扶桑影裏看金輪。

海船[编辑]

(海船與江船不同,自狄難以來,從淮入浙者,必由海而通,為孔道也。由是海船發盡,適三月間,方有台州三薑船至。已為曹大監鎮所雇。通州有下文字自定回,張少保恰予之以一船,亦是三月方到岸。而予適來楊守,遂以此舟送予與曹大監俱南向。使有薑船而無張少保一舟,予不能行;有張少保而無薑船,予又無伴。不我先後適有邂,殆神施鬼設而至也。)

海上多時斷去舟,公來容易渡南州。
子胥江上逢漁父,莫是神明遣汝否。

發通州[编辑]

(予萬死一生,得至通州,幸有海船以濟。閏月十七日,發城下。十八日,宿石港。同行有曹大監鎮两舟;徐新班、廣壽一舟。舟中之人有識予者。)

孤舟漸漸脫長淮,星斗當空月照懷。
今夜分明棲海角,未應便道是天涯。

白骨叢中過一春,東將入海避風塵。
姓名變盡形容改,猶有天涯相識人。

淮水淮山阻且長,孤臣性命寄何鄕。
只從海上尋歸路,便是當年不死方。

石港[编辑]

王陽真畏道,季路漸知津。
山鳥喚醒客,海風吹黒人。
乾坤萬里夢,烟雨一年春。
起看扶桑曉,紅黄六六鱗。

賣魚灣[编辑]

(賣魚灣,去石港十五里許。是日,曹大監膠舟候潮方能退。)

風起千灣浪,潮生萬頃沙。
春紅堆蟹子,晚白結塩花。
故國何時訊,扁舟到處家。
狼山青两點,極目是天涯。

即事[编辑]

(宿賣魚灣,海潮至,漁人随潮而上。買魚者邀而即之。魚甚平。)

飄蓬一葉落天涯,潮濺青紗日未斜。
好事官人無勾當,呼童上岸買青鰕。

北海口[编辑]

(淮海本東海地,於東中云「南洋、北洋」,北洋入山東,南洋入江南。人趍江南而經北洋者,以楊子江中渚沙為北所用,故經道於此,復轉而南,盖遼繞數千里云。)

滄海人間别一天,只容漁父釣蒼煙。
而今蜃起樓臺處,亦有北來蕃漢船。

出海[编辑]

(二十一夜,宿宋家林泰州界;二十二日,出海洋,極目皆水,水外惟天。大哉,觀乎!)

一團蕩漾水晶盤,四畔青天作䕶䦨。
著我扁舟了無礙,分明便作混淪看。

水天一色玉空明,便似乘槎上大清。
我愛東坡南海句,兹游奇絶冠平生。

漁舟[编辑]

(二十八日,乘風行入通州海門界;午抛泊避潮。忽有十八舟上風冉冉而來,疑為暴客,四船戒嚴。未㡬交語而退。是役也,非應對足以禦侮,即為魚矣。危乎,殆哉!)

一陣飛帆破碧烟,兒郎驚餌理弓弦。
舟中自信婁師德,海上誰知魯仲連。
初謂悠揚真賊艦,後聞欵乃是漁船。
人生漂泊多磨折,何日山林清晝眠。

楊子江[编辑]

(自通州至楊子江口,两潮可到。為避渚沙及許浦,顧諸從行者,故繞去出北海,然後渡楊子江。)

㡬日随風北海游,回從楊子大江頭。
臣心一片鎡針石,不指南方不肯休。

使風[编辑]

渺渺茫茫逺愈微,乘風日夜趂東歸。
半醒半困模糊處,一似醉中騎馬飛。

蘇州洋[编辑]

一葉漂搖楊子江,白雲盡處是蘇洋。
便如伍子當年苦,只少行頭寳劍装。

過楊子江心[编辑]

(大海中一條自楊子江直上淡者是此,乃長江盡處,横約百二十里。吾舟乘風過之,一時即醎水。)

渺渺乘風出海門,一行淡水帶潮渾。
長江盡處还如此,何日眠山看發源。

入浙東[编辑]

(金鰲山在台州界,高宗皇帝曾艤舟于此,寺藏御書。四明既䧟,不知天台存亡,憂心如擣,見於此詩。)

厄運一百日,危機九十遭。
孤蹤落虎口,薄命付鴻毛。
漠漠長淮路,茫茫巨海濤。
驚魂猶未定,消息問金鰲。

夜潮[编辑]

雨惡風獰夜色濃,潮頭如屋打孤蓬。
漂零行路丹心苦,夢裏一聲何處鴻。

亂礁洋[编辑]

(自北海渡楊子江至蘇州洋,其間最難得山,僅得蛇山、洋山、大小山數山而已。自入淛東,山漸多。入亂礁洋,青翠萬叠,如畫圖中。在洋中者,或高或低,或大或小,與水相擊,觸奇恠不可名状。其在两傍者,如岸上山叢山,實則皆在海中,非有畔際。是日風小浪微,舟行石間,天巧捷出,令人應接不暇,殆神仙國也,孤憤愁絶中為之心廣目明,是行為不虚云。)

海山仙子國,邂逅寄孤蓬。
萬象畫圖裏,千崖玉界中。
風摇春浪軟,礁激暮潮雄。
雲氣東南密,龍騰上碧空。

夜走[编辑]

(舟入東海,報者云:「前有賊船。」行十數里,報如前。望見十餘舟張帆噢口,意甚惡。梢人亟取靈山巖路,避之一夕。摇船極其荒迫,際曉幸得脫去。)

鯨波萬里送歸舟,倐忽驚心欲白頭。
何處赭衣操劍㦸,同時黄帽理兜䥐。
人間風雨真成夢,夜半江山總是愁。
雁蕩雙峯片雲隔,明朝躡屩作清游。

綠漪堂[编辑]

(予自海舟登台岸,至城門張氏家,盖國初名將永德之後,主人號哲齋,闢堂教子,扁「綠漪」,為賦八句。)

義方堂上看,窓戶翠玲瓏。
硯裏雲壇月,席間洪水風。
清聲随地到,宜莭與天通。
庭玉森如笋,干霄雨露功。

過黄巖[编辑]

(予至淮即變姓名,及天台境,哲齋張為予覓綠漪詩,予既賦題云:「清江劉洙書此《過黄巖》寄二十字。」)

魏雎變張禄,越蠡改陶朱。
誰料文山氏,姓劉名是洙。

至温州[编辑]

萬里風霜鬢已絲,飄零回首壮心悲。
羅浮山下雪來未,楊子江心月照誰。
秪謂虎頭非貴相,不圖羝乳有歸期。
乘潮一到中川寺,暗讀中興第二碑。

長溪道中和張自山韻[编辑]

潮風連地吼,江雨帶天流。
宫殿扄春仗,衣冠鎻月遊。
傷心今北府,遺恨古東洲。
王氣如川至,龍興海上州。(東州、常州也。)
夜静吳歌咽,春深蜀血流。
向來蘇武節,今日子長游。
海角雲為岸,江心石作洲。
丈夫竟何事,底用泣神州。

和自山[编辑]

(去年予䧟北,自山自京寄詩。時予已南歸,不及領。今明成誦追和作彼時語,痛定思痛,痛不可當。)

春晩傷為客,月明思見君。
我方慕蘇武,誰復從田文。
龍背夾紅日,雁聲連白雲。
琶琵漢宫曲,馬上不堪聞。

林附祖[编辑]

(林附祖,福州秀才,去年三月四日,在無錫道中忽為數酋擒去,指為文相公,云:「你門年四十,頭戴笠、身着袍、脚穿黒靴,文書上載了你門,如何不是?」縛至京口,辨驗然後得釋。附祖名元龍,至南劍為予言。)

畫影圖形正捕風,書生薄命入罝中。
胡兒一似冬烘眼,錯認顔標作魯公。

呈小村[编辑]

(予自劍進汀,小村過,清流來迎,不圖此生復相見。)

萬里飄零命羽輕,歸來喜有故人迎。
雷潜九地聲元在,月暗千山魄再明。
疑是倉公回已死,恍如羊祜說前生。
夜䦨相對真成夢,清酒浩歌雙劍横。

二月晦[编辑]

(元年二月晦,予從鎮江脫北難,險阻艱難,于今再見。仲春下澣追感堕淚八句)

塞上明妃馬,
江頭漁父船。
新讐誰共雪,
舊夢不堪圓。
遺恨常千古,
浮生又一年。
何時暮春者,
还我浴沂天。

有感呈景山校書諸丈[编辑]

北風吹春草,陽烏日已至。
天時豈云爽,人事胡乃異。
三月方皇皇,衣冠道如墜。
棟撓榱桷折,木顛楨幹悴。
大者懷端憂,燋頭求室燬。
小者嗟行役,泥塗䟦其尾。
長平與新安,露胔如櫛比。
賦分本爾殊,適與天時值。
哲人處明夷,致命以遂志。
但令守吾貞,死生浩無愧。

即事[编辑]

去年傷北使,今日嘆南馳。
雲濕山如動,天低雨欲垂。
征夫行未已,游子去何之。
正好王師出,崆峒麥熟時。

所懷[编辑]

世途嗟孔棘,行役苦期頻。
良馬比君子,清風來故人。
相看千里月,空負一年春。
便有桃源路,吾當少避秦。

自嘆[编辑]

草宿披宵露,松餐立晚風。
亂離嗟我在,艱苦有誰同。
祖逖關河志,程嬰社稷功。
身謀百年事,宇宙浩無窮。


 卷三 ↑返回頂部 補遺 
PD-icon.svg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