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倡拼音字(《國語日報》歡迎會上答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提倡拼音字
(《國語日報》歡迎會上答問)
作者:胡適
1953年1月6日
本作品收錄於《胡適言論集

  问:汉字的读音如何确定?

  答:关于这个问题,我不配讲,最好有机会请语言专家赵元任先生、李方桂先生他们回来指导,或者请他们写写文章。赵先生同他的小姐在美国教国语,都有很好的经验,李先生也在美国教国语,他教的方法与赵先生教的方法并不相同,以他的方法来教,三个月到六个月能够说话,听话。并能用注音符号。他们三个人在美国三个地方,赵先生在加州大学,李先生在耶尔大学,赵小姐又在另外一个地方。在台湾的国语刊物,可以寄给他们一份,将来也许得到一些外国订户,获得小小外汇。

  问:常用字限制的问题。

  答:你们几位先生根据实际的经验,比我知道的,一定更多。日本根据这几年的经验,认为一千五百字可以够了,不晓得各位先生根据经验,认为这个数目够不够?(问者答可以够了。)日本对同音的字,完全是假借,在美国教国语的赵元任先生也是这个主张。例如高山族的卑麻族、阿眉族,如用注音字写出,还比较正确。

  问:注音拼外来语怎么样?

  答:这样比较正确。外来语,往往不容易找到适当的字。比方艾森豪三个字,都是不大用的,这个音也不大正确。用拼音比较正确。杜威两个字也是一样,所以我认为拼音字,值得提倡。

  问:方言问题。

  答:我主张不要严格的限制。拿日本的经验来说,严格限制,很难做到。多少年来习用的方言,总是要流传的。

  问:为养成阅读能力要念古书,古书念得越多,越不容易写白话文,这是一个很难解决的矛盾。

  答:文艺协会招待会,也有人问到这个问题。我是不主张读古文的。我们这一辈的人作白话文,犹如裹小了的脚放不好一样,写不好白话。真正要白话写得好,是在下一辈的儿子,现在儿子已经三四十岁,也写不好了,只有等待孙子了。我们希望孙子一辈把白话文写得好,千万不要叫他弄老古董。同时要叫人知道作白话文、学国语,是使他们把语言弄好。国语的字,大部分都可以用到古文上去。所以我们提倡白话文三十几年的结果,古书的销路增加了。商务、开明这几家大的书店,在白话文提倡以前,出版的明清小说,只能销售四百本到一千本。《茶花女》《天演论》,算是销售最多的书,一处也不过销售几百本。白话文提倡以后,古书销售的数目,增加了三十倍到四十倍。后来把古书加上标点,使大家容易看得懂,销路于是大大的增加。

  再拿写文章来说,过去读了很多的书,都不容易写通,以后中学生就会写文章,这是白话文弄通的。这一点要提起大家了解。从前读书要讲了后才懂得,白话文弄通了,他就可以看古书,不用讲,所以作白话文,不但不妨害弄古书,还可以帮助弄古书。

  问:简字是不是要加以规定?

  答:我很赞成简字。不过简字怎样来的呢?我认为是慢慢承认的,譬如“敵”的简写“敌”,是慢慢承认的,定一个标准,恐怕不容易。又“個”字我写成“个”,而印书的总是改为“個”,总之,不一定要定标准。提倡这个用意,大家来实行。

  问:台湾国语运动的情形,胡先生看怎样?

  答:佩服之至。我的看法,不要求之太速。台湾光复不到七年,已经有现在这个程度,是了不得的。我觉得由教师与教育当局注意就行了,不许学校里面的学生——儿童说方言,是不好的,也做不到的。现在训练出来的师资不够,不够养成一个环境,让他说方言。这在文化上说,并不是没有益的。至于说是怎样使国语统一呢?由公家学校出来的儿童,可以用国语说话,听得懂国语,看得懂国语,并能用国语就行了。儿童回到家里,讲他的方言,台湾话、客家话、闽南话,没有法子禁止的,而且不应该禁止。再以国语来说,他的来源,就是方言。英国、义大利、德国、法国的国语,都是方言。不过他流行最广,所以占优势。

  一种方言,不知不觉产生一种文章,有了文章,所以地位很高,流行很广。英法德意的国语,就是这样产生的。所以不要太严格,不一定要说北京话。不一定要读某一种音,才是标准的国语。发音,也不必要求太严格,例如,“我”读ㄦㄜ可以,读ㄨˇㄜ也可以。

  方言,我看是没有方法消灭的,听他自然的好。英国这个进步的国家,地方很小,人口也只有四千万,交通方便,教育发达,可是她还有几十种语言,方言更多,有二百多种。所以我认为不要禁止儿童说方言,只要他毕业以后,能够用国语就行了。


(本文为1953年1月6日胡适在台北《国语日报》政迎会上的答问,收入《胡适言论集》乙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