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後記/1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搜神後記
◀上一卷 第十一卷 補遺 全書終

王蒙無骨[编辑]

  司徒蔡謨親有王蒙者,單獨,常為蔡公收養。蒙長纔五尺,似為無骨,登床輒令抱上。

倒懸龜[编辑]

  司徒蔡謨親友王蒙者,單獨,常為蔡公所憐。公嘗令曰:「捕魚。」獲龜如車輪。公付廚,帳下倒懸龜著屋。蒙其夕纔眠,已厭。如此累夜。公聞而問蒙:「何故厭?」答云:「眠,輒夢人倒懸矣。」公容慮向龜,乃令人視龜所在。果倒懸著屋。公嘆云:「果如所度!」命下龜於地,於是蒙得安寢;龜乃去。

謝奉說夢[编辑]

  會稽謝奉,與永嘉太守郭伯猷善。謝忽夢郭與人於浙江上爭蒲錢,為水神所責,墮水死,己營理郭凶事。既覺,便往郭許共圍碁。良久,謝云:「卿知吾來意不?」因說所夢。郭聞之,悵然云:「信與人爭,如卿所夢。何期太的也?」須臾,如廁。便倒,氣絕。謝斷然理之,如所夢。

宗淵放龜[编辑]

  宗淵,字叔林,南陽人。晉太元中,為尋陽太守。有數十頭龜,付廚,敕旦且以二頭作臛。便著潘汁甕中養之。其暮,夢有十丈夫,並著烏布褲褶,自反縛,向宗淵叩頭苦求哀。明日,廚人宰二龜;其暮,復夢八人,求哀如初。宗淵方悟,令勿殺。明夜,還夢見昨八人來,跪謝恩,於是驚覺。明朝,自入廬山放之,遂不復食龜。

謝允作符[编辑]

  鉤鵅鳴於譙王無忌子婦屋上,謝允作符懸其處。

猿母斷腸[编辑]

  臨川東興,有人入山,得猿子,便將歸。猿母自後逐,至家。此人縛猿子於庭中樹上,以示之。其母便搏頰向人,欲哀乞,直是口不能言耳。此人既不能放,竟擊殺之。猿母悲喚,自擲而死。此人破腸視之,皆斷裂矣。未半年,其人家疫,一時死盡滅門。

黃赭問路[编辑]

  鄱陽縣民黃赭,入山採楊子,遂迷不知道。數日,飢餓。忽見一大龜,赭便咒曰:「汝是靈物。吾迷路不知道,今騎汝背,示吾路。」龜即回右轉,赭即從行。去十餘里,便至溪水。見賈客行船,赭即往乞食,便語船人云:「我向者於溪邊見一龜,甚大,可共往取之。」言訖,面即生瘡;既往,亦復不見龜。還家數日,病瘡而死。

高苟念經[编辑]

  滎陽高苟年已五十,為殺人被收,鎖項地牢,分意必死。且同牢人云:「努力共誦觀世音。」苟曰:「我罪至重,甘心受死,何由可免?」同禁勸之,因始發心,誓當捨惡行善,專念觀音,不簡造次;若得免脫,願起五層佛圖,捨身作奴,供養眾僧。旬日用心,鉗鎖自解。監司驚怪,語高苟云:「若佛神憐汝,斬應不死。」臨刑之日,舉刀未下,刀折刃斷;奏,得原免。

施績門生[编辑]

  吳興施績為吳尋陽督,能言論。有門生,亦有意理,常秉無鬼論。門生後渡江,忽有單衣白帢客來,因共與語,遂及鬼神。客辭屈,乃語曰:「僕便是鬼,何以云無?受使來取君。」門生請乞酸苦,鬼問:「有似君者不?」云:「施績帳下都督,與僕相似。」鬼許之,便與俱歸。與都督對坐,鬼手中出一鐵鑿,可長尺餘,正自打之。放鑿,便去,顧語門生慎勿道。俄而都督云頭痛,還所住,至食時便亡。

吳猛擲符[编辑]

  吳猛,字世雲,有道術。狂風暴起,猛擲符上,便有一飛鳥接符去。須臾,風靜。人問之,答云:「南湖有遭此風者,兩舫人是道士,呼天求救,故以符止風。」

羽扇畫水[编辑]

  吳猛好道術。嘗渡江,以白羽扇畫水,橫流直過,不用舟楫。

徐泰懇鬼[编辑]

  嘉興徐泰,幼喪父母,叔父隗養之,甚於所生。隗病,侍甚謹。三更中,夢二人乘舡,持箱上泰床頭,發箱出簿書,示曰:「汝叔應死。」泰即於夢中下地叩頭。良久,曰:「汝縣有同姓名人不?」泰思得,語鬼云:「有張隗,不姓徐。」此人云:「亦可強逼。念汝能事叔父,當為汝受之。」遂不復見。

胡博士[编辑]

  有一書生,居吳,皓首,自稱胡博士,以經傳教授。假借諸書經傳,年載,忽不復見。後九月九日,士人相與登山遊觀,但聞講誦聲。尋覓,有一空塚;入數步,群狐羅坐。見人,迸走;唯有老狐獨不去,是皓首書生。

朱恭墜廁[编辑]

  宋有惡人朱恭,每以殺盜為業。夜至蓮花寺殺尼盜物,一夜遶院而走,不知出處,遂墜露廁而死,背猶負物。

馬勢婦[编辑]

  吳國富陽人馬勢婦,姓蔣。村人應病死者,蔣輒恍惚,熟眠經日。見人死,然後醒。覺則具說,家中不信之。語人云:「某中病,我欲殺之。怒強魂難殺,未即死。我入其家內,架上有白米飯,某種鮭。我暫過灶下戲,婢無故犯我,我打脊甚,使婢當時悶絕,久之乃蘇。」其兄病,有烏衣人令殺之,向其請乞,終不下手。醒,語兄云:「當活。」

虞定國[编辑]

  餘姚虞定國,有好儀容。同縣蘇氏女,亦有美色。定國嘗見,悅之。後見定國來,主人留宿。中夜,告蘇公曰:「賢女令色,意甚欽之。此夕寧能暫出否?」主人以其鄉里貴人,便令女出從之。往來漸數。語蘇曰:「無以相報,若有官事,其為君任之。」主人喜。自爾後有役召事,往造定國。定國大驚曰:「都未嘗面命,何由便爾?此必有異!」具說之。定國曰:「僕寧當請人之父而淫人之女?君復見來,便斫之。」後果得怪。

熊居樹孔[编辑]

  熊無穴,居大樹孔中。東土呼熊為子路。以物擊樹云:「子路可起。」於是便下。不呼,則不動也。

◀上一卷 全書終
搜神後記
PD-icon.svg 本晉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