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先生文集/卷1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三 文山先生文集
卷十四 指南後錄
卷十五 

目录

卷十四[编辑]

指南後錄卷之一上[编辑]

過零丁洋[编辑]

(上巳日,張元帥令李元帥過船,請作書招諭張少保投拜。遂與之言:「我自救父母不得,乃教人背父母,可乎?」書此詩遺之,李不能強,持詩以達張,但稱好人好詩,竟不能逼。)

辛苦遭逢起一經,
干戈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風絮,
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灘頭說惶恐,
零丁洋裏歎零丁。
人生自古誰無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1]

元夕[编辑]

南海觀元夕,茲遊古未曾。人間大競渡,水上小燒燈。世事爭強弱,人情尚廢興。孤臣腔血滿,死不愧廬陵。

懷趙清逸[编辑]

厓海真何地?驅來坐戰場。家人半分合,國事決存亡。一死不足道,百憂何可當?故人髯似戟,起舞為君傷。

二月六日,海上大戰,國事不濟。孤臣天祥坐北舟中,向南慟哭,為之詩曰:[编辑]

長平一坑四十萬,秦人歡欣趙人怨。大風揚沙水不流,為楚者樂為漢愁。

兵家勝負常不一,紛紛干戈何時畢?必有天吏將明威,不嗜殺人能一之。

我生之初尚無疚,我生之後遭陽九。厥角稽首並二州,正氣掃地山河羞。

身為大臣義當死,城下師盟愧牛耳。間關歸國洗日光,白麻重宣不敢當。

出師三年勞且苦,咫尺長安不得睹。非無虓虎士如林,一日不戈為人擒。

樓船千艘下天角,兩雄相遭爭奮搏。古來何代無戰爭?未有鋒蝟交滄溟。

遊兵日來復日往,相持一月為鷸蚌。南人志欲扶昆侖,北人氣欲黃河吞。

一朝天昏風雨惡,炮火雷飛箭星落。誰雌誰雄頃刻分,流屍漂血洋水渾。

昨朝南船滿厓海,今朝只有北船在。昨夜兩邊桴鼓鳴,今朝船船鼾睡聲。

北兵去家八千里,椎牛釃酒人人喜。惟有孤臣雨淚垂,冥冥不敢向人啼。

六龍杳靄知何處?大海茫茫隔煙霧。我欲借劍斬佞臣,黃金橫帶為何人?

又六[编辑]

噫!飆風起兮海水飛,噫!文武盡兮火德微,噫!鷹鸇相擊兮靡所施,噫!鴻鵠欲舉兮將安歸?噫!棹歌中流兮任所之,噫!獨抱春秋兮莫我知。噫!

言志[编辑]

九垠化為魅,億醜俘為虜。既不能變姓名卒於吳,又不能髡鉗奴於魯。

遠引不如四皓翁,高蹈不如仲連父。冥鴻墮矰繳,長鯨陷網罟。燕上下爭誰何?螻蟻等閑相爾汝。狼藉山河歲雲杪,飄零海角春重暮。

百年落落生涯盡,萬里遙遙行役苦。我生不辰逢百罹,求仁得仁尚何語!一死鴻毛或泰山,之輕之重安所處?婦女低頭守巾幗,男兒嚼齒吞刀鋸。

殺身慷慨猶易免,取義從容未輕許。仁人志士所植立,橫絕地維屹天柱。以身徇道不苟生,道在光明照千古。素王不作《春秋》廢,獸蹄鳥跡交中土。

閏位適在三七間,禮樂終當屬真主。李陵衛律罪通天,遺臭至今使人吐。種瓜東門不可得,暴骨匈奴固其所。平生讀書為誰事?臨難何憂復何懼?

已矣夫!易簀不必如曾參,結纓猶當效子路。

[编辑]

海來南海上,人死亂如麻。腥浪拍心碎,飆風吹鬢華。一山還一水,無國又無家。男子千年志,吾生未有涯。

有感[编辑]

海闊龍深蟄,山空鳥雜鳴。花隨春共去,雲與水俱行。壯士千年志,征夫萬里程。夜涼看星斗,何處是攙槍?

(張元帥謂予:「國已亡矣,殺身以忠,誰復書之?」予謂:「商非不亡,夷齊自不食周粟。人臣自盡其心,豈論書與不書?」張為改容。因成一詩。)

高人名若浼,烈士死如歸。智滅猶吞炭,商亡正采薇。豈因徼後福,其肯蹈危機?萬古《春秋》義,悠悠雙淚揮。

登樓[编辑]

茫茫地老與天荒,如此男兒鐵石腸!七十日來浮海道,三千里外望江鄉。高鴻尚覺心期闊,蹇馬何堪腳跡長?獨自登樓時柱頰,山川在眼淚浪浪。

海上[编辑]

天邊青鳥逝,海上白鷗馴。王濟非癡叔,陶潛豈醉人?得官須報國,可隱即逃秦。身事蓋棺定,挑燈看劍頻。

贛州[编辑]

滿城風雨送淒涼,三四年前此戰場。
遺老猶應愧蜂蟻,故交已久化豺狼。
江山不改人心在,宇宙方來事會長。
翠玉樓前天亦泣,南音半夜落滄浪。


指南後錄卷之一下[编辑]

出廣州第一宿[编辑]

越王台下路,搔首歎萍蹤。城古都招水,山高易得風。鼓聲殘雨後,塔影暮林中。一樣連營火,山同河不同。

英德道中[编辑]

海近山如沃,杼深屋半蕪。乾坤正風雨,軒冕總泥途。自歎鳶肩薄,誰憐鶴影孤?少年狂不醒,夜夜夢伊吾。

晚渡[编辑]

青山圍萬疊,流落此何邦?雲靜龍歸海,風清馬渡江。汲灘供茗碗,編竹當蓬窗。一井沙頭月,羈鴻共影雙。

珊瑚吟[编辑]

南方有珍禽,鳴聲天下奇。毛羽黑如漆,兩臉凝瓊脂。燕趙佳公子,籠檻以自隨。童子重丁寧,飲食必以時。將獻上林苑,來巢萬年枝。待之豈少恩?不免加縶維。珊瑚真珊瑚,碎琢良自悲。中原寒氣深,風土非所宜。

和中甫端午韻,不依次[编辑]

黃茅古道外,羸馬發南州。有客嗤齊魯,何人念楚囚?歲年付流水,風雨滿滄洲。手把菖蒲看,黑頭非所求。

又呈中齋[编辑]

風雨羊腸道,飄零萬死身。牛兒朝共載,木客夜為鄰。庾子江南夢,蘇郎海上貧。悠悠看晚渡,誰是濟川人?

[编辑]

萬里論心晚,相看慰亂離。丹成俄已化,璧碎尚無緇。禾黍西原夢,川原落日悲。斯文今已矣,來世以為期。

竹間[编辑]

倦來聊歇馬,隨分此青山。流水竹千個,清風沙一灣。乾坤醒醉裏,身世有無間。客路真希絕,浮生半日閑。

越王臺[编辑]

登臨我向亂離來,落落千年一越臺。春事暗隨流水去,潮聲空逐暮天回。煙橫古道人行少,月墮荒村鬼哭哀。莫作楚囚愁絕看,舊家歌舞此銜杯。

南華山[编辑]

北行近千里,迷復忘西東。行行至南華,忽忽如夢中。佛化知幾塵,患乃與我同。有形終歸滅,不滅惟真空。笑看曹溪水,門前坐松風。

(六祖禪師真身蓋數百年矣,為亂兵刲其心肝。乃知有患難,佛不免,況人乎!)

南安軍[编辑]

梅花南北路,風雨濕征衣。出嶺誰同出?歸鄉如不歸。山河千古在,城郭一時非。饑死真吾志,夢中行采薇。

黃金市[编辑]

閉蓬絕粒始南州,我過青山欲首丘。巡遠應無兒女態,夷齊肯作稻粱謀?人間早見黃金市,天上猶遲白玉樓。先子神遊今二紀,夢中揮淚濺松楸。

萬安縣[编辑]

青山曲折水天平,不是南征是北征。舉世更無巡遠死,當年誰道甫申生?遙知嶺外相思處,不見灘頭皇恐聲。傳語故園猿鶴好,夢回江路月風清。

泰和[编辑]

書生曾擁碧油幢,恥與群兒共豎降。漢節幾回登快閣?楚囚今度過澄江。丹心不改君臣誼,清淚難忘父母邦。惟有鄉人知我瘦,下帷絕粒坐蓬窗。

蒼然亭[编辑]

風打船頭繫夕陽,亭前老子舊胡床。青牛過去關山動,白鶴歸來城郭荒。忠節風流落塵土,英雄遺恨滿滄浪。故園水月應無恙,江上新松幾許長?

別里中諸友[编辑]

青山重回首,風雨暗啼猿。楊柳溪頭釣,梅花石上尊。故人無復見,烈士尚誰言?長有歸來夢,衣冠滿故園。

發吉州[编辑]

己卯六月初一日,蒼然亭下楚囚立,山河顛倒紛雨泣。己亥七夕此何夕?煌煌斗牛劍光濕,戈彗雲雷電擊。三百餘年火為德,須臾風雨天地黑,皇綱解紐地維折。妾婦偷生自為賊,英雄扼腕怒鬚赤。貫日血忠死窮北,首陽風流落南國。正氣未亡人未息,青原萬丈光赫赫,大江東去日夜白。

臨江軍[编辑]

江岸今多齧,城居昔屢焚。市人半傖父,豎子亦將軍。蛟哭金洲雨,猿啼玉觀雲。周郎墳土上,回首淚成痕。

(予始至南安,即絕粒為告祖禰文、別諸友詩,遣孫禮取黃金市登岸馳歸,約六月二日復命於吉城下。予以心事白諸幽明,即瞑目長往,含笑入地矣。乃水盛風駛,前一日達廬陵,孫禮期不至。予且行,忍死以待。垂至豐城,忽有見孫禮於他舟,乃悟竟不曾往,為之痛哭流涕。暮始見主者取孫禮還舟,明早遂送之豐城縣,縱其自便,追之不可及矣。予至是不食已八日,若無事然。私念死廬陵不失為首丘,今使命不達,委身荒江,誰知之者?盍少須臾以就義乎?復飲食如初。昔讀《左傳》,申包胥哭秦庭七日,勺飲不入口,亦不聞有它。乃知饑踣西山,非一朝之積也。予嘗服腦子二兩,不死;絕食八日,又不死;竟不曉其何如?從者七人,或逃,或死,或逐,今僅存一人,曰劉榮。楚囚之況,宜哉!)

隆興府[编辑]

半生幾度此登臨?流落而今雪滿簪。南浦不知春已晚,西山但覺日初陰。誰憐龜鶴千年語?空負鵬鶤萬里心。無限故人簾雨外,夜深如有廣陵音。

湖口[编辑]

江湖一都會,宇宙幾興亡?走馬蘆林外,買魚茅舍傍。南人撐快槳,北客坐危檣。江水交岷水,東流日夜長。

安慶府[编辑]

風雨宜城路,重來白髮新。長江還有險,中國自無人。梟獍蕃遺育,鱣鯨蟄怒鱗。泊船休上岸,不忍見遺民。

池州[编辑]

五老湖光遠,九華山色昏。南冠前進士,北部故將軍。芳草江頭路,斜陽郭外村。匆匆十年夢,故國黯銷魂。

魯港[编辑]

方誇金塢築,豈料玉床搖?國體真三代,江流舊六朝。鞭投能幾日?瓦解不崇朝。千古燕山恨,西風卷怒潮。

采石[编辑]

不上峨眉二十歲,重來為墮山河淚。今人不見虞允文,古人曾有樊若水。長江闊處平如驛,況此介然衣帶窄!欲從謫仙捉月去,安得然犀照神物?

建康[编辑]

金陵古會府,南渡舊陪京。山勢猶盤礴,江流已變更。健兒徙幽土,新鬼哭臺城。一片清溪月,偏於客有情。

金陵驛[编辑]

草合離宮轉夕暉,孤雲飄泊復何依?山河風景元無異,城郭人民半已非!滿地蘆花和我老,舊家燕子傍誰飛?從今別卻江南日,化作啼鵑帶血歸。

萬里金甌失壯圖,袞衣顛倒落泥塗。空流杜宇聲中血,半脫驪龍頷下鬚。老去秋風吹我惡,夢回寒月照人孤。千年成敗俱塵土,消得人間說丈夫!

懷忠襄[编辑]

平生王佐心,世運蹈衰末。齊虜誰復封?楚囚詎當脫?金陵雖懷古,尚友在風烈。褒忠侈遺廟,夫子我先達。

早秋[编辑]

只影飄零天一涯,千秋搖落欲何之!朝看帶緩方嫌瘦,夜怯衾單始覺衰。眼裏遊從驚死別,夢中兒女慰生離。六朝無限江山在,搔首斜陽獨立時。

睡起[编辑]

堂堂孤影起聞雞,風起高樓鼓角悲。江海無情遊子倦,歲年如夢美人遲。平生管鮑成何事?千古夷齊在一時。坐久日斜庭木落,浮雲滅沒漏朝曦。

中秋[编辑]

不教收骨瘴江邊,驅向胡沙著去鞭。舊奪宮袍空獨步,新食官飯飽孤眠。客程恰與秋天半,人影何如月倍圓?猶是江南佳麗地,徘徊把酒看蒼天。

南康軍,和東坡《酹江月》[编辑]

廬山依舊,淒涼處、無限江南風物。
空翠睛嵐浮汗漫,還障天東半壁。
雁過孤峰,猿歸危嶂,風急波翻雪。
乾坤未歇,地靈尚有人傑。

堪嗟飄泊孤舟,河傾斗落,客夢催明發。
南浦閑雲連草樹,回首旌旗明滅。
三十年來,十年一過,空有星星發。
夜深愁聽,胡笳吹徹寒月。

和中齋韻(過吉作)[编辑]

功業飄零五丈原,如今局促傍誰轅?
俯首北去明妃淚,啼血南飛望帝魂。
骨肉凋殘唯我在,形容變盡只聲存。
江流千古英雄恨,蘭作行舟柳作樊。

再和[编辑]

見說黄沙接五原,飄零隻影向南轅。
江山有恨銷人骨,風雨無情断客魂。
淚似空花千點落,鬢如碩果数根存。
肉飛不起真堪歎,江水為籠海作樊。

和友人[编辑]

落落南冠過故都,近來我意亦忘吾。
騎來驛馬身如寄,遣去家書宇亦無。
景伯未囚先立後,嵇康縱死不為孤。
江南只有歸來夢,休問田園蕪不蕪。

附:驛中言别友人[编辑]

水天空闊,恨東風、不借世間英物。
蜀鳥吳花殘照裏,忍見荒城頽壁。
銅雀春情,金人秋淚,此恨慿誰雪?
堂堂劍氣,斗牛空認奇傑。

那信江海餘生,南行萬里、属扁舟齊發。
正為鷗盟留醉眼,細看濤生雲㓕。
䁛柱吞嬴、回旗走懿,千古衝冠髮。
伴人無寐,秦淮應是孤月。

[编辑]

乾坤能大,算蛟龍、元不是池中物。
風雨牢愁無着處,那更寒䖝四壁。
横槊題詩,登樓作賦,萬事空中雪。
江流如此,方來還有英傑。

堪笑一葉飄零,重來淮水,正凉風新發。
鏡裏朱顔都變盡,只有丹心難㓕。
去去龍沙,向江山回首,青山如髮
故人應念,杜鵑枝上殘月。

懷中甫(時中甫以病留金陵天慶觀)[编辑]

久要何落落,末路重依依。
風雨連兵幕,泥塗滿客衣。
人間龍虎變,天外燕鴻違。
死矣煩公傳,北方人是非。

附:行宮(中齋日)[编辑]

十里宮墻一聚塵,天津晚過客愁新。
花啼杜宇歸來血,樹掛蒼龍脫去鱗。
福德儻存終有晋,秣陵未改已無秦。
秋風禾黍空南北,見說銅駝會笑人。

恠底秦淮一水長,㡬多客淚洒斜陽。
江流本是限南北,地氣何曾減帝王。
臺沼漸荒基歷落,鶯花猶在意凄凉。
青天畢竟有情否,舊月東來失女墻。

附:廣齋謂柳和王昭儀滿江紅韻,惜未之見,為賦一闋(中齋作)[编辑]

王母仙桃,親曾醉、九重春色。
誰信道、鹿㗸花去,浪翻鰲闕。
眉鎻嬌娥山宛轉,䯻梳堕馬雲欹側。
恨風沙吹透漢宮衣,餘香歇。

䨘裳散,庭花㓕。
斜陽燕,應難說。
想春深銅雀,夢殘啼血。
空有琵琶傳岀塞,更無環佩鳴歸月。
又争知、有客夜悲歌,壼敲缺。

和王夫人滿江紅韻,以庶㡬后山妾薄命之意[编辑]

燕子樓中,又捱過、㡬番秋色。
相思處、青年如夢,乘鸞仙闕。
肌玉暗銷衣帶緩,淚珠斜透花鈿側。
最無端蕉影上窗紗,青燈歇。

曲池合,高臺㓕。
人間事,何堪說?
向南陽阡上,滿襟清血。
世態便如翻覆雨,妾身元是分明月。
笑樂昌、一段好風流,菱花缺。

代王夫人作[编辑]

試問琵琶,胡沙外、怎生風色?
最苦是、姚黄一朶,移根仙闕。
王母懽䦨璚宴罷,仙人淚滿金盤側。
聴行宮半夜雨淋鈴,聲聲歇。

彩雲散,香塵㓕。
銅駞恨,那堪說。
想男女慷慨,嚼穿齦血。
回首昭陽離落日,傷心銅雀迎新月。
筭妾身、不願似天家,金甌缺。

附:王夫人詞[编辑]

太液芙蓉,全不是、舊時顔色。
嘗記得、恩承雨露,玉堦金闕。
名播蘭簮妃后裏,暈潮蓮臉君王側。
忽一朝鼙鼓掲天來,繁華歇。

龍虎散,風雲㓕。
今古恨,慿誰說。
顧山河百二,涙流襟血。
驛舘夜驚塵土夢,宮車曉轉關山月。
若嫦娥、於我肯相容,從圓缺。

王夫人至燕,題驛中云云,中原傳誦,惜末句少商量。)

附:浪淘沙(中齋)[编辑]

踈雨洗天晴,枕簟凉生。
井梧一葉做秋聲。
誰念客身輕似葉,千里飄零。

夢斷古臺城,月淡潮平。
便携酒、訪新亭。
不見當時王謝宅,煙草青青。

《東海集》序[编辑]

東海集》者,友人客海南以來詩也。海南詩而曰《東海集》者何?魯仲連天下士,友人之志也。友人自為舉子時,已大肆力於詩,於諸大家皆嘗登其門而涉其流。其本贍,其飬銳,故所詣特深。到余嘗評其詩,渾𣶬有英氣,鍛錬如自然,美則美矣,猶未免有意於為詩也。自喪亂後,友人挈家避地,遊官嶺海,而全家燬於盗,孤窮流落,困䪺萬状。然後崖山除禮部侍郎中,且權直學士矣。會南風不競,御舟漂散,友人倉卒蹈海者,再為北軍所鉤,致遂不獲死,以至于今。凡十數年間,可驚可愕、可悲可憤、可痛可悶之事,友人備嘗,無所不至,其慘戚感慨之氣,結而不信,皆於詩乎發之。盖至是動乎情性,自不能不詩,杜子美䕫州、柳子厚柳州以後文字也。余與友人年相若,又同里閈,以斯文相好,然平生落落不相及。及居楚囚中,而友人在行,同患難者數月。其自五羊至金陵所賦,皆予目撃,或相唱和。時余坐金陵驛,無所作為,乃取友人諸詩,筆之於書,與相關者并附,為後之覧者因詩以見吾二人之志,其必有感慨於斯。

己卯七月壬申 文天祥 叙

附:送行(中齋)三首[编辑]

秋風晚正烈,客衣早知寒。
把衣不能别,更盡此日歡。
岀門一萬里,風沙浩漫漫。
豈無兒女情,為君思汎瀾。
百年有時盡,千載無餘觀。
明明君臣義,公獨為其難。
願持丹一寸,寫入青琅玕。
會有撫卷人,孤燈起長歎。


神龍蕩失水,馴擾終未得。
威鳯雖在藪,肯顧鷄䳱食。
所以古之人,受變心不易。
亳鼎已遷周,西山竟肌瘠。
豫子身自漆,長弘血成碧。
何嘗怨廢興,而或二心跡。
堅白不在緇,羔裘良自惜。
此誼公素明,俗見或未識。


嗟予抱區區,疇昔同里閈。
過從三十年,知心不知面。
零落忽重逢,家亡市朝變。
惸惸蹈海餘,踽踽南冠殿。
劇談泥塗際,握手鞍馬倦。
依依斯文意,苦恨十年晚。
魯仲偶不逢,随世本非願。
靈胥目未抉,端欲詣所見。
及兹萬里别,一夕腸百轉。
余生諒須臾,孤感横九縣。
庶㡬太尉事,萬一中丞傳。

(此冊為《指南後錄》第一卷。下第二卷,起八月二十四日《發建康》,終《歲除有感》[2]。尚有《零丁洋》諸詩及後錄本在惠州合隸為一卷。而所恨者《指南前錄》叙號存而詩已不完,侍郎弟姑據所存本,使不泯於世一聯半句,使天下見之識其為人,即吾死無憾矣,況篇帙之多乎?歲在庚辰正月二十日,文山履善甫書。)

指南後錄卷之二[编辑]

(予《後錄》詩以廣州至金陵為第一卷,今入淮以後為第二卷云。)

發建康(八月二十四日)[编辑]

賞心亭下路,拍手唱吾歌。
樓外梁時塔,城中秦氏河。
江山如夢耳,天地奈愁何。
回首清溪曲,長江一雁過。

江行有感(二十五日)[编辑]

蒲萄肥汗馬,荆棘冷銅駞。
巫峽朝雲濕,洞庭秋水波。
窮愁空突兀,暗淚自滂沱。
莫恨吾生悞,江東才俊多。

真州驛(二十七日)[编辑]

山川如識我,故舊更無人。
俯仰干戈跡,往來車馬塵。
英雄遺筭晚,天地暗愁新。
北首燕山路,凄凉夜向晨。

望揚州[编辑]

阮籍臨廣武,杜甫登吹臺。
高情發慷慨,前人後人哀。
江左遘陽運,銅駞化飛灰。
二十四橋月,楚囚今日來。

維揚驛[编辑]

三年别淮水,一夕宿楊州。
南極山川古,北風江海秋。
昭君愁岀塞,王粲怕登樓。
千載英雄淚,如今況楚囚。

過邵伯鎮(二十八日)[编辑]

今朝車馬地,昔日戰争場。
我有楊州鶴,誰存卲伯棠。
一灣流水小,數𤱔故城荒。
回首江南路,青山斷夕陽。

高郵懷舊(二十九日)[编辑]

借問曾遊處,高沙第㡬山。
潜行鷹攫道,直上虎當關。
一命虚空裏,三年瞬息間。
自憐今死晚,何復望生還。

發高郵(三十日)[编辑]

初岀高沙門,輕舫逺城樓。
一水何曲折,百年此綢繆。
北望渺無際,飛鳥翔平疇。
寒蕪入荒落,日薄行人愁。
行行行湖曲,萬頃涵清秋。
大風吹檣倒,如盪彭蠡舟。
欲寄故鄉淚,使入長江流。
篙人為我言,此水通淮頭。
前與黄河合,同作滄海漚。
踟蹰忽失意,拭淚淚不收。
吳會日已逺,回首重悠悠。
馳驅梁趙郊,壮士何離憂。
吾道久矣東,陸沈古神州。
我今戴南冠,何異有北投。
不能裂肝腦,直氣摩斗牛。
但願光岳合,休明復商周。
不使殊方魄,終為異物羞。

寳應道中[编辑]

天闊搏南雁,淮途長北驅。
甘棠成傳舍,細柳作康衢。
田海随時變,山河往日殊。
征袍共衮繡,夜壁一燈孤。

淮安軍(九月一日)[编辑]

楚州城門外,白楊吹悲風。
纍纍死人塜,死向鋒鏑中。
豈無匹婦冤,定無萬夫雄。
中原在其北,登城望何窮。

過淮河宿闞石有感[编辑]

北征垂半年,依依只南土。
今晨渡淮河,始覺非故宇。
江鄉已無家,三年一羈旅。
龍翔在何方,乃我妻子所。
昔也無奈何,忽已置念慮。
今行日已近,使我涙如雨。
我為綱常謀,有身不得顧。
妻兮莫望夫,子兮莫望父。
天長與地久,此恨極千古。
來生業緣在,骨肉當如故。

發淮安(九月二日)[编辑]

九月初二日,車馬發淮安。
行行重行行,天地何不寛。
烟火無一家,荒草青漫漫。
恍如泛滄海,身坐玻瓈盤。
時時逢北人,什伍扶征鞍。
云我戍江南,當軍身属官。
北人適吳楚,所憂地少寒。
江南有遊子,風雪上燕山。

小清口(初三日)[编辑]

乍見驚胡婦,相嗟遇楚兵。
北來鴻雁密,南去駱駞輕。
芳草中原路,斜陽故國情。
明朝五十里,錯做武陵行。

桃源道中(初四日)[编辑]

漠漠地千里,垂垂天四圍。
隔溪胡騎過,傍草野鷄飛。
風露吹青笠,塵沙薄素衣。
吾家白雲下,都伴北人歸。

桃源縣[编辑]

清野百年久,中原千里賖。
火煙新聚落,山水舊生涯。
種麥十數𤱔,誅茅千百家。
我來行正倦,何處覓桃花。

崔鎮驛[编辑]

萬里中原役,北風天正凉。
黄沙漫道路,蒼耳滿衣裳。
野闊人声小,日斜駒影長。
解鞍身似夢,遊子意茫茫。

發崔鎮(初五日)[编辑]

高雁空秋興,寒螿破暁眠。
淡烟白似海,野水碧於天。
興廢嗟何及,行蔵信自然。
南人乍騎馬,北客半乘船。

發宿遷縣[编辑]

夜夢入星槎,曉行随斗柄。
衣暖露自乾,鬢寒冰欲凝。
将軍戴鐵笠,壮士敲金鐙。
白眼睨青天,我生不有命。

中原[编辑]

中原方萬里,明日是重陽。
桒棗人家近,蓬蒿客路長。
引弓虚射雁,失馬為尋羊。
見說今年旱,青青麥又秧。

望邳州(初六日)[编辑]

中原行㡬日,今日纔見山。
問山在何處?云在徐邳間。
邳州山,徐州水,項籍不還韓信死。
龍争虎闘不肯止,煙草漫漫青萬里。
古來劉季號英雄,樊崇至今已千歲。

徐州道中(初七日)[编辑]

彭城古官道,日中十馬馳。
咫尺不見人,撲面黄塵飛。
白頭漢王縞,素師美人燕。
罷項羽啼一,時混戦四十。
萬天昏地黒,睢水湄乃知。
大風揚沙失,白晝自是地。
利非天時漢,王倉皇問道。
西一兒一女,嘻其危太公。
吕后去不歸,爼上寕有生。
還時未央稱,壽太上皇巍。
然女媧帝中,闈終然富貴。
自有命造物,顛倒真小兒。

彭城行(徐洲彭城縣)[编辑]

連山四圍合,吕梁貫其中。
河南大都會,故有項王宮。
晋牧連楊豫,虎視北方雄。
唐時燕子楼,風流張建封。
西望睢陽城,只與汴水通。
大平黄楼賦,尚能想遺風。
邇來百餘年,正朔歸江東。
遺民死欲盡,莾然狐兔叢。
我從南方來,停驂撫遺蹤。
故河蓄潢潦,荒城翳秋蓬。
凄凉戯馬臺,憔悴巨佛峯。
滄海變桑田,陵谷代不同。
朝為朱門貴,暮作行旅窮。
乘除信物理,感慨繫所逢。
古來賢逹人,一醉萬慮空。
如此獨巽何,悲風逐征鴻。

燕子樓[编辑]

自别張公子,婵娟不下樓。
遂令樓上燕,百歲稱風流。
我遊彭城門,來吊楚王闕。
問楼在何處,城東草如雪。
蛾眉代不乏,埋沒安足論。
因何張家妾,名與山川存。
自古皆有死,忠義長不沒。
但傳美人心,不說美人色。

戯馬臺[编辑]

九月初九日,客遊戯馬臺。
黃花弄朝露,古人花飛埃。
今人哀後人,後人復今哀。
世事那可及,淚落茱茰杯。

發彭城[编辑]

今朝正重九,行人意遲遲。
回首戯馬臺,野化發葳蕤。
草埋范增塚,雲見樊噲旗。
時節正如此,道路将何之。
我愛陶淵明,甲子題新詩。
白衣送酒來,把菊臥東籬。

沛歌(山東藤山沛縣,初十日)[编辑]

秦世失其鹿,豐沛發龍顔。
王侯與将相,不岀徐濟間。
當時數公起,四海王氣閑。
至今尚想見,虹光照人寰。
我來千載下,吊古淚如澘。
白雲落荒草,隱隱芒碭山。
黄河天下雄,南去不復還。
乃知盈虚故,天道如循環。
盧王舊封地,今日殺凾關。

歌風臺[编辑]

長陵有神氣,萬歲光如虹。
有時風雪變,魂魄來沛宮。
壮哉游子鄉,一覧萬宇空。
擊筑戒復隍,帝業慎所終。
重瞳愛梁父,此情豈不同。
錦衣絢行晝,丈夫何淺中。
緬懷首丘意,自足分雌雄。
尚惜覇心存,慷慨懷勇功。
不見往來事,烹狥與蔵弓。
早知致两生,禮樂三代隆。
匹夫事已往,安用責乃翁。
我來湯沐邑,白楊吹悲風。
永言三侯章,隱隱聞兒童。
葉落皆歸根,飄零獨秋蓬。
登臺共悽惻,目之南飛鴻。

固陵道中三首[编辑]

九天雲下垂,一雨作秋色。
塵埃化泥塗,原野轉蕭瑟。
十里一雙堠,孤兔臥荆棘。
見說數年來,中州乍蘇息。

茅舍荒涼舊固陵,漢王城對楚王城。
徐州煙火連豐沛,天下還來屋角争。

固陵城下两龍争,不見齊王來會兵。
勒取河山新分地,項王之後到韓彭。

發魚臺(十二日)[编辑]

晨炊發魚臺,碎雨飛撃面。
團團四野周,冥冥萬象變。
疑是江南山,煙霧昏不見。
豈知此中原,今古經百戰。
英雄化為土,飛霧洒郊甸。
天寒日欲短,游子淚如霰。

自歎[编辑]

瑟瑟秋風悲,烈烈寒氣驕。
蒲柳先已零,松栢何後凋。
天意重肅殺,造物無不銷。
强弱有異禀,憂患同一朝。
惟有南山石,千載一岧嶤。
人苦不自足,空羡王子喬。

逺遊[编辑]

黃河流活活,太行高巍巍。
王屋山以東,百泉山以西。
鄒魯盛文獻,燕趙多雄姿。
右摩泰山碑,左躡凾谷泥。
郟鄏吊周公,曲阜拜宣尼。
或登廣武歎,或上北邙悲。
平生㡬两屐,汗漫以為期。
絶交天下士,要為男子奇。
吳會遍王業,中原隔遺黎。
安得與黄鶴,比翼天上飛。
江河異風景,撃楫感且欷。
陽運遘百六,興否俄推移。
桒田變滄海,楚囚發孔悲。
我本檻車客,為我解縶維。
青蠅附天驥,萬里相追随。
人生尚行樂,矧復新相知。
周道思下泉,王風懷黍離。
富貴豈不願,憂患那自持。
人命危且淺,忽若朝露睎。
長恐折我軸,中道欲差池。
去我父母邦,我行且遅遅。
聽我逺遊曲,寄我長相思。

六歌[编辑]

有妻有妻出糟糠,
自少結髮不下堂。
亂離中道逢虎狼,
鳯飛翩翩失其凰,
将雛一二去何方?
豈料國破家亦亡,
不忍舍君羅襦裳。
天長地久終茫茫,
牛女夜夜遥相望。
嗚呼一歌兮歌正長,
悲風北來起徬徨。


有妹有妹家流離,
良人去後携諸兒。
北風吹沙塞草凄,
窮猿慘淡将安歸。
去年哭母南海湄,
三男一女同歔欷,
惟汝不在割我肌。
汝家零落母不知,
母知豈有瞑目時。
嗚呼再歌兮歌孔悲,
鶺鴒在原我何為?


有女有女婉清揚,
大者學帖臨鍾王,
小者讀字声琅琅,
朔風吹衣白日黄。
一雙白璧委道傍,
雁兒啄啄秋無梁。
随母北首誰人将?
鳴呼三歌兮歌愈傷,
非為兒女淚淋浪。


有子有子風骨殊,
釋氏抱送徐卿雛。
四月八日摩尼珠,
榴花犀錢絡繡襦。
蘭湯百沸香似酥,
歘随飛電飄泥塗。
汝兄十二騎鯨魚,
汝今知在三歲無。
嗚呼四歌兮歌以吁,
燈前老我明月孤。


有妾有妾今何如?
大者手将玉蟾蜍,
次者親抱汗血駒。
晨粧靚服臨西湖,
英英雁落飄璚琚,
風花飛墜鳥嗚呼,
金莖沆瀣浮汙渠。
天摧地裂龍鳯殂,
美人塵土何代無?
嗚呼五歌兮歌欝紆,
為尔遡風立斯須。


我生我生何不辰,
孤根不識桃李春。
天寒日短重愁人,
北風随我鉄馬塵。
初憐骨肉鍾奇禍,
而今骨肉相憐我。
汝在北兮嬰我懷,
我死誰當收我骸?
人生百年何醜好,
黄梁得喪俱草草。
嗚呼六歌兮勿復道,
出門一笑天地老。

發潭口(十三日)[编辑]

吹面北風來,拂鬢堅冰至。
軒冕委道途,衮繡易氊毳。
百年雜醜好,始酧四方志。
浩歌激浮雲,亭亭復攬轡。
羲馭㡬曾停,誰當掃幽翳。

新濟州[编辑]

借問新済州,徐鄆兄弟國。
昔為大河南,今為大河北。
垂雲陰萬里,平原望不極。
百草盡枯死,黃花自秋色。
時時見桒樹,青青雜阡陌。
路上無人行,煙火渺蕭瑟。
車轍分縱横,過者臨岐泣。
積潦流交衢,霜蹄破叢棘。
江南寒未深,銅爐獸花赤。
為知行路人,鐵令衣裳濕。

汶陽道中(東平路汶陽縣,十四日)[编辑]

積雨不肯霽,行陸如涉川。
青氊纊我後,白氊覆我前。
我欲正衣冠,两手如紏纏。
飛沫流被面,代我泣涕漣。
鴻雁紛南翔,逰子北入燕。
平楚渺四極,雪風迷逺天。
昔聞濟上軍,又説汶陽田。
我今履其地,吊古愴蒼煙。
男兒欲了事,長虹射寒泉。

汶陽舘[编辑]

去歲营船隩,今朝舘汶陽。
海空沙漠漠,河廣草茫茫。
家國哀千古,男兒慨四方。
老愧秋雨暗,孤影照淋浪。

自汶陽至鄆(十五日)[编辑]

渺渺中原道,勞生歎百非。
風雨吹打人,泥濘飛上衣。
目力去天短,心事與時違。
夫子昔相魯,侵疆自齊歸。

來平舘[编辑]

憔悴江南客,蕭條古鄆州。
雨聲連五日,月色徹中流。
萬里山河夢,千年宇宙愁。
欲鞭劉豫骨,煙草暗荒丘。

發鄆州喜晴[编辑]

烈風西北來,萬竅號高秋。
宿雲蔽層空,浮潦迷中州。
行人苦沮洳,道阻路且脩。
流澌被鞍鐙,飛沫綴衣裘。
昏鴉接趐落,原野慘以愁。
城郭何蕭條,閉戶寒颼颼。
中宵月色滿,餘光散衾禂。
余子戒明發,飛霧靄郊丘。
微見扶桒紅,隱隱如沉浮。
身遊大荒野,海氣吹蜃樓。
須臾劃當空,六合開沉幽。
千年厭顔色,蒼翠光欲流。
大陽經天行,大化不暫留。
輝光何曾㓕,晻靄終當收。
嚴霜下豐草,長歌夜悠悠。
明日東阿道,方軌驟驊騮。

發東阿(十七日)[编辑]

東原深處所,時或見人煙。
秋雨桒麻地,春風挑李天。
貪程頻問堠,快馬緩加鞭。
多少飛檣過,噫吁是北船。

宿高唐州(博州)[编辑]

早發東阿縣,暮宿高唐州。
哲人逹㡬微,志士懷隱憂。
山河已歷歷,天地空悠悠。
孤舘一夜宿,北風吹白頭。

平原(十八日)[编辑]

平原太守顔真卿,長安天子不知名。
一朝漁陽動鼙鼓,大河以北無堅城。
公家兄弟奮戈起,一十七郡連夏盟。
賊聞失色分兵還,不敢長驅入咸京。
明皇父子将西狩,由是靈武起義兵。
唐家再造李郭力,若論牽制公威靈。
哀哉常山慘鈎舌,心歸朝廷氣不懾。
﨑嶇坎坷不得志,出入四朝老忠節。
當年幸脫安禄山,白首竟䧟李希烈。
希烈安能遽殺公,宰相盧杞欺日月。
亂臣賊子歸何處,茫茫煙草中原土。
公死于今六百年,忠精赫赫雷行天。

發陵州[编辑]

中原似滄海,萬頃與雲連。
大明朝東出,皎月正在天。
逺樹亂如點,桒麻欝蒼煙。
一雁入高空,千鴉落平田。
我行天地中,如蟻磨上旋。
雨㾗留故衣,霜氣襲重氊。
徤馬嘶北風,潜魚樂深淵。
噫哉南方人,囬首空自憐。

獻州道中[编辑]

三年戎服行,五嶺文玉會。
躋攀上崖磴,厲掲涉瀟瀬。
十步九﨑嶇,山水何破碎。
坐令管仲小,自覺伯夷隘。
乃今來中州,萬里如一槩。
四望登原隰,桒麻蔚斾斾。
驊騮岀清廟,過都真歷塊。
歷歷古戰塲,俯仰生感慨。
吾常涉重湖,東海際南海。
兹遊冠平生,天宇更宏大。
心與太虚際,目空九圍内。
男兒不出居,婦人坐帷盖。
反身以自觀,須彌納一芥。
以此處死生,超然萬形内。

滹沱河二首[编辑]

過了長江與大河,横流数仞絶滹沱。
蕭王麥飯曾倉卒,回首中天感慨多。

風沙睢水終亡楚,草木公山竟蹙秦。
始信滹沱冰合事,世間興廢不由人。

河間[编辑]

(夜宿河間,恰家則翁寓焉,因成三絶。)

空有丹心貫碧霄,泮冰亡國不崇朝。
小臣萬死無遺慨,曾見天家十八朝。

南歸雁蕩報郎君,老子精神徤十分。
不為瀛洲復相見,阿戎翻隔萬山雲。

江南車盖走燕山,老子旁觀䄂手閒。
見說新詩題甲子,桃源元只在人間。

保州道中(二十一日)[编辑]

昨日渡滹沱,今日望太行。
白雲何渺渺,天地何茫茫。
落葉混西風,黃塵昏夕陽。
牛車過不住,氊屋行相望。
小兒騎蹇驢,壮士駕乘黄。
高低葉萬頃,黒白草千行。
村落有古風,人間無時粧。
宋遼舊分界,燕趙古戰塲。
蚩尤亂涿野,共工謫幽邦。
郭隗致樂毅,荆軻携舞陽。
臧盧互反覆,安史迭坡倡。
山川一今古,人物㡬興亡。
江南佔畢生,往來習羊腸。
天馬戴青蝿,電秣馳康荘。
適從何有來,如此醉夢鄉。
感時意踟蹰,惜往淚淋浪。
厲階起玉環,左計由石卽。
天地行日月,萬代乘景光。
晝夜果可廢,春秋誠荒唐。
吾生直須臾,俯仰際八荒。
來者不可見,逺遊賦彷徨。

保涿州三詩[编辑]

趙太祖墓(在保州,二十九日起三十日到)[编辑]

我行保州塞,御河直其東。
山川猶有靈,佳氣何欝䓤。
顧我巾車因,厲氣轉秋蓬。
辦香欲往拜,惆悵臨長空。

樓桒(故宅近涿縣三十里)[编辑]

我過梁門城,樓桒在其北。
元德已千年,青煙遶故宅。
道傍為揮淚,徘徊秋風客。
天下臥龍人,多少空抱膝。

涿鹿[编辑]

我瞻涿鹿野,古來戰蚩尤。
軒轅此立極,玉帛朝諸侯。
歷歷關河雁,随風鳴寒秋。
邇來三千年,王氣行幽州。

過梁門[编辑]

一一金甌在,雙雙鎮璧全。
土花開舊國,風絮渡江船。
南北分新統,江淮號極邊。
更和天塹失,回首慘啼䳌。

白溝河[编辑]

昔時張叔夜,統兵赴勤王。
東都一不守,羸馬遷龍荒。
適過白溝河,裂眦鬚欲張。
絶粒不遄死,仰天扼其吭。
群臣總奄奄,一土垂天光。
讀史識其地,撫卷為凄凉。
我生何不辰,異世忽相望。
皇圖遘陽九,天塹滿飛堭。
引兵詣關下,捧土障瀾狂。
岀使義不屈,持節還中郎。
六飛獨南海,金鉞将煌煌。
武侯空威心,出狩驚四方。
吾屬竟為虜,世事吁彼蒼。
思公有奇節,一死何慨慷。
江淮我分地,我欲投滄浪。
滄浪却不受,中原行路長。
初登項籍宮,次覧劉季邦。
涉足河與濟,回首嵩與恒。
下車撫梁門,上馬指樓桒。
戴星渡一水,慘淡天微茫。
行人為我言,宋遼此分疆。
懸知公死處,為公出涕滂。
恨不持束芻,徘徊官道傍。
我死還在燕,烈烈同肝腸。
今我為公哀,後來誰我傷。
天地垂日月,斯人未云亡。
文武道不墜,我輩終堂堂。

懷孔明[编辑]

斜谷事不濟,将星殞營中。
至今岀師表,讀之淚沾胷。
漢賊明大義,赤心貫蒼穹。
世以成敗論,操懿真英雄。

劉琨[编辑]

中原蕩分崩,壮哉劉越石。
連踪起幽并,隻手扶晋室。
福華天意乖,匹磾生鬼蜮。
公死百世名,天下分南北。

祖逖[编辑]

平生祖豫州,白首起大事。
東門長嘯兒,為遜一頭地。
何哉戴若思,中道奮螳臂。
豪傑事垂成,今古為短氣。

顔杲卿[编辑]

常山義旗奮,范陽哽喉咽。
明雛一狼狽,六飛入西川。
哥舒䧏且拜,公舌膏戈鋋。
人世誰不死,尒死千萬年。

許逺[编辑]

起師哭玄元,義氣震天地。
百戰奮雄姿,臠妾士揮淚。
睢陽水東流,雙廟垂百世。
當時令狐潮,乃為賊遊說。

過雪橋琉璃橋[编辑]

小橋度雪度琉璃,更有清霜滑馬蹄。
遊子衣裳如鐵冷,殘星荒店野鷄啼


指南後錄卷之三[编辑]

(予《指南後錄》第一卷起正月十二日賦《零丁洋》,第二卷起八月二十四日《發建康》,今第三卷,盖自庚辰元日為始。文山履善甫序。)

五月二日生朝[编辑]

北風吹滿楚冠塵,笑捧蟠佻夢裏春。
㡬歲已無籠鴿客,去年猶有送羊人。
江山如許非吾土,宇宙奈何多此身。
不㓕不生在何許,静中聊且飬吾真。

胡笳曲[编辑]

(庚辰中秋日,水雲慰予囚所,援琴作《胡笳十八拍》,取予疾徐,指法良可觀也。琴罷,索予賦《胡笳》詩,而倉卒中未能成就,水雲别去。是歲十月,復來。予因集老杜句成拍,與水雲共商畧之。盖囹圄中不能得死,聊自遣耳。亦不必一一學琰語也。水雲索予書之,欲藏於家。故書以遺之。浮休道人文山)

風塵傾洞昏王室,天地慘慘無顔色。
而今西北自反胡,西望千山萬山赤。
歎息人間萬事非,被驅不異犬與鷄。
不知明月為誰好,来歲如今歸未歸。

(右一拍)


獨立縹緲之飛樓,高視乾坤又可愁。
江風蕭蕭雲拂地,笛聲憤怒哀中流。
鄰鷄野哭如昨日,昨日晚晴今日黒。
蒼皇已就長途往,欲往城南忘南北。

(右二拍)


三年奔走空皮骨,三年笛裏關山月。
中天月色好誰看,豺狼塞路人煙絶。
寒刮肌膚北風利,牛馬毛零縮如蝟。
塞上風雲接地陰,咫尺但愁雷雨至。

(右三拍)


黃河北岸海西軍,翻身向天仰射雲。
胡馬長鳴不知數,衣冠南渡多崩奔。
山木慘慘天欲雨,前有毒蛇後猛虎。
欲問長安無使來,終日戚戚忍覉旅。

(右四拍)


北庭數有關中使,飄飄逺自流沙至。
胡人高鼻動成群,仍唱胡歌飲都市。
中原無書歸不得,道路只今多擁隔。
身欲奮飛病在床,時獨看雲淚沾臆。

(右五拍)


胡人歸來血滿箭,白馬将軍若雷電。
蠻夷雜種錯相于,洛陽宮殿燒焚盡。
干戈兵革闘未已,魑魅魍魎徒為爾。
㷲哭秋原何處村,千村萬落生荆杞。

(右六拍)


憶昔十五心尚孩,莫恠頻頻勸酒杯。
孤城此日腸堪断,如何不飲令人哀。
一去紫臺連朔漠,月岀雲通雪山白。
九度附書歸洛陽,故國三年一消息。

(右七拍)


只今年纔十六七,風塵荏苒音書絶。
胡騎長驅五六年,弊裘何啻連百結。
愁對寒雲雪滿山,愁看冀北是長安。
此身未知歸定處,漂泊西南天地間。

(右八拍)


午夜漏聲催曉箭,寒盡春生洛陽殿。
漢主山河錦繡中,可惜春光不相見。
自胡之反持干戈,一生抱恨空咨嗟。
我已無家尋弟妹,此身那得更無家。
南極一星朝北斗,每依南斗望京華。

(右九拍)


今年臈月凍全消,天涯涕淚一身遥。
諸将亦自軍中至,行人弓箭各在腰。
白馬嚼嚙黄金勒,三尺角弓两斛力。
胡雁趐濕高飛難,一箭正墜雙飛翼。

(右十拍)


冬至陽生春又來,口雖吟咏心中哀。
長笛誰能亂愁思,呼兒且覆掌中杯。
雲白山青萬餘里,壁立石城横塞起。
元戎小隊岀郊坰,天寒日暮山谷裏。

(右十一拍)


洛陽一别四千里,邊庭流血成海水。
自經喪亂少睡眠,手脚凍皴皮肉死。
反鏁衡門守環堵,稚子無憂走風雨。
此時與子空歸來,喜得與子長夜語。

(右十二拍)


大兒九齡色清徹,驊騮作駒已汗血。
小兒五歲氣食牛,冰壼玉鑑懸清秋。
罷琴惆悵月照席,人生有情淚沾臆。
離别不堪無限意,更為後會知何地?
酒肉如山又一時,只今未絶已先悲。

(右十三拍)


北歸秦川多鼓鼙,禾生隴𤱔無東西。
三步回頭五步坐,誰家搗練風凄凄。
已近苦寒月,慘慘中腸悲。
自恐二男兒,不得相追随。
去留俱失意,徘徊感生離。
十年蹴踘将雛逺,目極傷神誰為携?
此别還須各努力,無使霜露沾人衣。

(右十四拍)


寒雨颯颯枯樹濕,坐臥只多少行立。
青春欲暮急還鄉,非關使者徵求急。
欲别上馬身無力,去住彼此無消息。
關塞蕭條行路難,行路難行澁如棘。
男兒性命絶可憐,十日不一見顔色。

(右十五拍)


乃知貧賤别更苦,況我飄轉無定所。
心懷百憂復千慮,世人那得知其故。
嬌兒不離膝,哀哉两决絶。
也復可憐人,里巷盡嗚咽。
斷腸分手各風煙,中間消息两茫然。
自斷此生休問天,看射猛虎終殘年。

(右十六拍)


江頭宮殿鎻千門,千家今有百家存。
面粧首飾雜啼痕,教我歎恨傷精魂。
自有两兒郎,忽在天一方。
胡塵暗天道路長,安得送我置汝傍?

(右十七拍)


事殊興極憂思集,足繭荒山轉愁疾。
漢家山東二百州,青是𤇺煙白人骨。
入門依舊四壁空,一斛舊水蔵蛟龍。
年過半百不稱意,此曲哀怨何時終。

(右十八拍)

上巳[编辑]

(予自丙子上巳日真州屏之城門外,于今憂患通六年,俯仰時節,為之慨然。)

昔自長淮樹去帆,今從燕薊眺東南。
泥沙一命九分九,風雨六年三月三。
地下故人那可作,天涯遊子竟何堪。
便從餓死傷遅暮,面對西山已發慚。

寒食[编辑]

(予不登丘隴拜清明寒食八年矣。癸酉湖南,甲戌乙亥章貢,丙子淮東,丁丑梅州,戊寅麗江浦,庚辰燕山獄中。今辛巳猶未得死,和上巳韻寫懷。)

苦海周遭斷去帆,東風吹淚向天南。
龍蛇澤裏清明五,燕雀籠中寒食三。
撲面風沙驚我在,滿襟霜露痛誰堪。
何當歸骨先人墓,千古不為丘首慚。

覧鏡見鬚髯消落為之流涕[编辑]

萬里飄零等一毫,滿前風景恨滔滔。
淚如杜宇喉中血,鬚似蘇郎節上旄。
今日形骸遅一死,何來事業竟徒勞。
青山是我安魂處,清夢時時賦大刀。

讀赤壁賦前後二首[编辑]

昔年仙子謫黃州,赤壁磯頭汗漫遊。
今古興亡真過影,乾坤俯仰一虚舟。
人間憂患何曾少,天上風流更有不。
我亦洞簫吹一曲,不知身世是蜉蝣。

一笑滄波浩浩流,隻鷄斗酒更扁舟。
八龍寫作詩中案,孤鶴來為夢裏遊。
楊柳逺煙連北府,蘆花新月對南樓。
玉仙來往清風夜,還識江山似舊不。

自歎[编辑]

門揜牢愁白日過,不應老子坐婆娑。
雖生得似無生好,欲死其如不死何。
王蠋高風真可挹,魯連大節豈容磨。
東流不盡銅駞恨,四海悠悠緫一波。

端午初度[编辑]

死所初何怨,生朝只自知。
頗懷常枤意,忍誦蓼莪詩。
浮世百年夢,高人千載期。
楚囚一杯冰,勝似九霞巵。

向來松下鶴,今日傍誰門。
夢見瑶池沸,愁看玉壘昏。
所思多死所,焉用獨生存。
可惜菖蒲老,風煙滿故園。

端午即事[编辑]

五月五日午,贈我一枝艾。
故人不可見,新知萬里外。
丹心照夙昔,鬢髮日已改。
我欲從靈均,三湘隔遼海。

自述二首[编辑]

當年嚼血灑銅駝,風氣悠悠奈若何。
漢賊已成千古恨,楚囚不覺二年過。
古今咸道天驕子,老去忽如春夢婆。
試把睢陽雙廟看,只今事業愧蹉跎。

江南啼血送殘春,漂泊風沙萬里身。
漢末固應多死士,周餘乃止一遺民。
乍看鬚少疑非我,只要心存尚是人。
坐擁牢愁書眼倦,土床伸脚任吾真。

五月十七夜大雨歌[编辑]

去年五月望,
流水滿一房。
今年後三夕,
大雨復没床。
我辭江海來,
中原路茫茫。
舟楫不復見,
車馬馳康荘。
矧居圜土中,
得冰猶得漿。
忽如巨石浸,
倉卒殊徬徨。
明星尚未啓,
大風方發狂。
叫呼人不譍,
宛轉水中央。
壁下有水穴,
群鼠走踉蹡。
或如魚潑刺,
墊溺無所藏。
周身莫如物,
患至不得防。
業為世間人,
何處逃禍殃。
朝來闢溝道,
宛如决陂塘。
盡室泥濘塗,
化為縻爛塲。
炎蒸迫其上,
臭腐薫其傍。
惡氣所侵薄,
疫癘何可當。
楚囚欲何之?
寝食此一方,
坐待仆且僵。
乾坤莽空闊,
何為此凉凉?
逹人識義命,
此事關綱常。
萬物方焦枯,
皇皇禱穹蒼。
上帝實好生,
夜半下龍章。
但願天下人,
家家足稻粱。
我命渾小事,
我死庸何傷。

先太師忌日(二月二十八日)[编辑]

萬里先人忌,呼號痛不天。
遺孤餘二紀,曠祀忽三年。
永恨丘園隔,遥憐弟妹圎。
義方如昨日,地下想興然。

築房子歌[编辑]

自予居狴犴,一室以自治。
二年二大雨,地汙實成池。
圄人為我惻,畚土以築之。
築之可二尺,宛然水中坻。
初運朽壤來,臭穢恨莫追。
掩鼻不可近,牛皂鷄于塒。
須臾傳黒墳,千杵鳴參差。
但見如坻平,糞土不復疑。
乃知天下事,不在論鎡基。
苟可掩耳目,臭腐誇神奇。
世人所不辨,羊質而虎皮。
大者莫不然,小者又何知。
深居守我玄,黙觀道推移。
何時蟬蛻去,忽與濁世違。

有感[编辑]

已矣勿復道,安之如自然。
閑陪黄妳坐,倦退白衣眠。
一死知何地,此生休問天。
恠哉茨野客,宿果墮幽燕。

正氣歌[编辑]

余囚北庭。坐一土室。室廣八尺。深可四尋。單扉低小。白間短窄。汙下而幽暗。當此夏日。諸氣萃然。雨潦四集。浮動床几。時則為水氣。塗泥半朝。蒸漚歷瀾。時則為土氣。乍晴暴熱。風道四塞。時則為日氣。簷陰薪爨。助長炎虐。時則為火氣。倉腐寄頓。陳陳逼人。時則為米氣。駢肩雜遝。腥臊汗垢。時則為人氣。或圊溷。或毀屍。或腐鼠。惡氣雜出。時則為穢氣。疊是數氣。當之者鮮不為厲。而予以孱弱。俯仰其間。於茲二年矣。幸而無恙。是殆有養致然爾。然亦安知所養何哉。孟子曰。吾善養吾浩然之氣。彼氣有七。吾氣有一。以一敵七。吾何患焉。況浩然者。乃天地之正氣也。作正氣歌一首。

天地有正氣
雜然賦流形
下則為河嶽
上則為日星
於人曰浩然
沛乎塞蒼冥
皇路當清夷
含和吐明庭
時窮節乃見
一一垂丹青[3]

在齊太史簡[4]
在晉董狐筆
在秦張良椎
在漢蘇武節
為嚴將軍頭
為嵇侍中血
為張睢陽齒
為顏常山舌
或為遼東帽
清操厲冰雪
或為出師表
鬼神泣壯烈
或為渡江楫
慷慨吞胡羯
或為擊賊笏
逆豎頭破裂

是氣所磅礡
凜烈萬古存
當其貫日月
生死安足論
地維賴以立
天柱賴以尊
三綱實繫命
道義為之根

嗟予遘陽九[5]
隸也實不力
楚囚纓其冠
傳車送窮北
鼎鑊甘如飴
求之不可得
陰房闃鬼火
春院閟天黑
牛驥同一皁
雞棲鳳凰食
一朝蒙霧露
分作溝中瘠
如此再寒暑
百沴[6]自辟易
嗟哉沮洳場
為我安樂國
豈有他繆巧
陰陽不能賊

顧此耿耿在
仰視浮雲白
悠悠我心悲
蒼天曷有極
哲人日已遠
在夙昔
風簷展書讀
古道照顏色

七月二日大雨歌[编辑]

燕山五六月,氣候苦不常。
積陰緜五旬,畏景淡無光。
天漏比西極,地温等南方。
今何苦常雨,昔何苦常暘。
七月二日夜,天工為誰忙。
浮雲黒如墨,飄風怒如狂。
滂沱至夜半,天地為低昻。
勢如蛟龍岀,平陸俄懷襄。
初疑倒巫峽,又似翻瀟湘。
千門各已閉,仰視天茫茫。
但聞屋側聲,人力無支當。
嗟哉此圜土,占勝非高岡。
赭衣無容足,南房并北房。
北房水二尺,聚立唯東箱。
桎梏猶自可,凛然覆穹墻。
嘈嘈復雜雜,烝汗流成漿。
張目以待旦,沈沈漏何長。
南冠者為誰,獨居沮洳場。
此夕水弥滿,浮動八尺床。
壁老如欲壓,守者殊皇皇。
我方鼾鼻睡,逍遥遊帝鄉。
百年一大夢,所歷皆黄梁。
死生已勘破,身世如遺忘。
雄鷄叫東白,漸聞語聲揚。
論言苦飄揚,形勢猶倉黄。
起來立泥塗,一笑褰衣裳。
遺書宛在架,吾道終未亡。

詠懷[编辑]

陰陽相烹然,天地一釡灊。
人生居其間,便同肉在砧。
熱猶以火燎,温猶以湯潯。
一歲一煆煉,老形忽駸駸。
吾生四十六,弱質本不任。
矧當五六年,患難長侵尋。
子卿羝羊節,少陵杜䳌心。
酷罰毒我膚,深憂煩我襟。
嗟嗟夏涉秋,天道何其淫。
或時日杲杲,或時雨淋淋。
方如坐蒸甑,又似立烘煁。
水火交相禅,益熱與益深。
宛轉兒戯中,日夜空呻吟。
何如真鼎鑊,殊我一寸金。
脫此寒暑殻,誰能復嶇𡼲。

偶成[编辑]

昨朝門前地寸裂,今朝床下泥尺深。
人生世間一蒲柳,豈堪日炙復雨淋。
起來高歌離騷賦,睡去細和梁父吟。
已矣已矣尚何道,猶有天地知吾心。

移司即事[编辑]

(自大雨後,兵馬司墻壁頺落地皆沮洳,囚不可居。七月五日,移司官籍監。予以詰朝,行詩以記之。)

燕山積雨泥塞道,大屋欹傾小成倒。
赭衣棘下無顔色,倉卒移司避流潦。
行行桎梏如貫魚,憐我龍鍾遲明早。
我來二十有一月,若書下下㡬一考。
夢回恍憶入新衙,不知傳舍何時了。
寄書痴兒了家事,九牛一毛亦云小。
天門皇皇虎豹立,下土孤臣泣雲表。
莫令赤子盡為魚,早願當空日杲杲。

不睡[编辑]

頻搔白首强憂煎,細雨青燈思欲顛。
南北東西三萬里,古今上下㡬千年。
只因知事翻成惱,未到放心那得眠。
眼不識丁馬前卒,隔床鼾鼻正陶然。

宮籍監[编辑]

(兵馬司移寓宮籍監,予監一室頗瀟洒,明窗净壁,樹影横斜可愛也。賦五絶。)

塵滿南冠歲月深,蹔移一室倚𣃼林。
天憐元是青山客,分與窗根两樹陰。


壁間頗自有龍蛇,元是誰人小住家。
不似為囚似為客,倚窗望斷暮天涯。


曾過盧溝望塔尖,今朝塔影接虚簷。
道人心事真方丈,静坐日長雲蒲簾。


軍衙馬足起黄埃,門掩西風夢正回。
自入燕関人世隔,隔墻忽送市聲來。


新來窗壁頗玲瓏,盡把前時臭腐空。
好醜元來都是幻,蘧廬一付夢魂中。

還司即事[编辑]

(兵馬司苦於地窄,其東偏有大宅,官買之以廣治所,舊廳事遂為空閑。七月十一日,囚自宮籍監悉歸獄。舊廳事之西有一室,處予其間。其地高燥而空凉,蕭然獨往,寂無來人,又一境界也。五言八句二首。)

幙燕方如寄,屠羊忽復旋。
霜枝空獨立,雪窖已三遷。
漂泊知何所,逍遥付自然。
庭空誰共語,柱頰望青天。

秋声滿南國,一葉此飄蓬。
墻外千門逈,庭皋四壁空。
誰家驢吼月,隔巷犬嘷風。
燈暗人無寐,沉沉夜正中。

夜起二絶[编辑]

惆悵高歌入睡鄉,夢中魂魄尚飛揚。
起來露立頻搔首,夜静無風自在凉。

三年獨立已成僧,欲與何人說葛藤。
夜夜隔墻囚叫佛,三生因果伴孤燈。

還獄[编辑]

(予自宮籍監還兵馬司,止予舊廳事西偏之室。嶽戶既葺,以八月七日復返故處。向之所謂臭腐温蒸依然故在,回視吾所挾,亦浩然而獨存。作古風一首。)

人情感故物,百年多離憂。
桒下住三宿,應者猶遅留。
矧兹方丈室,屏居二春秋。
夜眠與晝坐,隤乎安楚囚。
自罹大雨水,圜土俱盪舟。
此身委傳舍,迁徙無定謀。
去之已旬月,宮室重綢繆。
今夕果何夕,復此搔白頭。
恍知流浪人,一旦歸舊遊。
故家不可復,故國已成丘。
對此重回首,汪然涕泗流。
人生如空花,随風任飄浮。
哲人貴知命,樂天復何求。

偶賦[编辑]

蒼蒼已如此,梁父共誰吟。
神有忠臣傳,床無壮士金。
收心歸寂㓕,随性過光陰。
一笑西山晚,門前秋雨深。

讀杜詩[编辑]

平生蹤跡只奔波,偏是文章被折磨。
耳想杜鵑心事苦,眼看胡馬淚痕多。
千年夔峽有詩在,一夜耒江如酒何?
黃土一丘隨處是,故鄉歸骨任蹉跎。

感懷二首[编辑]

交遊兵後似蓬飛,流落天涯鵲繞枝。
唐室老臣唯我在,柳州先友託誰碑。
泥塗猶幸瞻佳士,甘雨如何遇故知。
一死一生情義重,莫嫌收拾老牛屍。

伏龍欲夾太陽飛,獨柱擎天力弗支。
北海風沙漫漢節,浯溪烟胡暗唐碑。
書空已恨天時雨,惜往徒懷國士知。
抱膝對人復何語,紛紛坐冢臥為屍。

先两國初忌(九月初七日)[编辑]

北風吹黄花,落木寒蕭颼。
哀哀我慈母,玉化炎海秋。
日月水東流,音容隔悠悠。
小祥哭下邳,大祥哭幽州。
今此復何夕,荏苒三星周。
嗟哉不肖孤,宗職矌不脩。
昔母肉未寒,委身堕寇讐。
仰藥早云遂,庶從地下遊。
大阿落人手,死生不自由。
南冠坐絶域,大期落淹流。
白華下玄髮,碧蘚生緇裘。
心口自相語,形影旁無儔。
空庭鬼火閴,天黒對牢愁。
魚軒在何處,魂魄今安否。
兒女各北歸,墳墓委南陬。
寒食雨凄凄,盂飯誰與投。
荆棘纏蔓草,狐兔緣荒丘。
長夜良寂寞,與我同幽幽。
我心亦劳止,我命實不猶。
昨夕夢堂上,樂昔歡綢繆。
覺來尚恍惚,血涕連衾禂。
晨興一瓣香,痛如螫在頭。
吾家白雲下,萬里同關憂。
遥憐弟與妹,几筵羅庶羞。
既傷母在殯,又念兄在囚。
兄囚不足念,母亦為母謀。
三聖去已逺,穹垠莾洪流。
緬懷百世慮,白骨甘填溝。
冥冥先大夫,欝欝蒼松揪。
防山迄合葬,瞑目復何求。

重陽[编辑]

萬里飄零两鬢蓬,故鄉秋色老梧桐。
雁棲新月江湖滿,燕别斜陽巷陌空。
落葉何心定流水,黄花無主更西風。
乾坤遺恨知多小,前日龍山如夢中。

又三絶[编辑]

世事濛濛醉不知,南山秋意滿東籬。
黄花何故無顔色,應為元嘉以後詩。

人間萬事轉頭空,皂帽飄蕭一病翁。
不學孟嘉往落魄,故将白髮向西風。

老來憂患易凄凉,說到悲秋更断腸。
世事不堪逢九九,休言今日是重陽。

[编辑]

秋光連夜色,萬里客凄凄。
落木空山杳,孤雲故國迷。
衾寒霜正下,燈晚月平西。
夢過重城夢,千門鷄亂啼。

雨雪[编辑]

秋色金臺路,殷殷半馬蹄。
因風隨作雪,有雨便成泥。
過眼驚新夢,傷心憶舊題。
江雲愁萬疊,遺恨鷓鴣啼。

偶成二首[编辑]

(一)[编辑]

燈影沉沉夜氣清,朔風吹夢度江城。
覺來知打明鐘未,忽聽鄰家叫佛聲。

(二)[编辑]

烏兔東西不住天,平生奔走亦茫然。
向來鞅掌真堪笑,爛熳如今獨自眠。

得兒女消息[编辑]

故國斜陽草自春,争元作相総成塵。
孔明已負金刀志,元亮猶憐典午身。
骯髒到頭方是漢,娉婷更欲向何人。
癡兒莫問今生計,還種來生未了因。

為或人賦[编辑]

悠悠成敗百年中,笑看柯山局未終。
金馬勝逰成舊雨,銅駞遺恨付西風。
黒頭爾自誇江総,冷齒人能說禇公。
龍首黃扉真一夢,夢回何面見江東。

世事[编辑]

世事孤鴻外,人生落日西。
棋淫詩興薄,書倦夢魂迷。
汨汨馳還坐,悠悠笑即啼。
一真吾自得,開眼総筌蹄。

新薦[编辑]

断雁西江逺,無家寄萬金。
乾坤風月老,沙漠歲年深。
白日去如夢,青天知此心。
素琴絃已絶,不絶是南音。

小年[编辑]

燕朔逢窮臘,江南拜小年。
歲時生處樂,身世死為緣。
鴉噪千山雪,鴻飛萬里天。
出門意寥廓,四顧但茫然。

除夜[编辑]

乾坤空落落,歲月去堂堂。
末路驚風雨,窮边飽雪霜。
命随年欲盡,身與世俱忘。
無復屠蘇夢,挑燈夜未央。

壬午[编辑]

(丙子上巳前二日,予至真州,今俯仰六周星矣。撫時念事,為之流涕。聊寫我心,質諸鬼神爾。)

憶昔三月朔,歲在火鼠鄉。
朝登迎銮鎮,夜宿清邊堂。
于時坌颷霧,陽精黯無芒。
胡羯犯彤宮,犬戎升御床。
慘淡銅馳泣,威垂朱鳥翔。
我欲䟽河嶽,借助金與湯。
吾道率曠野,繞樹空徬徨。
慷慨撫鰲背,艱關岀羊腸。
扶日上天門,随雲拜東皇。
祖逖誓興晋,鄭畋義扶唐。
人謀豈云及,天命不于常。
泗水沉洛鼎,蘇丘植汶篁。
瑶宮可敦后,玉陛单于王。
革命曠千古,被髮緜八荒。
海流忽西注,天旋俄右方。
嗟予俘為馘,萬里劳梯航。
秋風上甌脫,夜雪臥桁陽。
南冠鄭大夫,北窖蘇中郎。
龍蛇共窟穴,蟻蝨連衣裳。
周旋溲渤間,宛轉沮洳塲。
漠漠蒼天黒,悠悠白日黃。
風埃滿沙漠,歲月稔星霜。
地下雙氣烈,獄中孤憤長。
唯存葵藿心,不改鐵石腸。
断舌奮常山,袂齒厲睢陽。
此志已溝壑,餘命終岩墻。
夷吾不可作,此連久云亡。
王衍勸石勒,馮道朝德光。
末俗正靡靡,横流已湯湯。
餘子不足言,丈夫何可當。
出門仰天笑,雲山浩蒼蒼。

生日[编辑]

憶昔閑居日,端二逢始生。
升堂拜親壽,摳衣接賓荣。
載酒出郊去,江花相送迎。
詩歌和盈軸,鏗戞金石聲。
于時果何時,朝野方休明。
人生足自樂,帝力無能名。
譬如江海魚,與水俱忘情。
詎知君父恩,天地同生成。
旄頭忽堕地,氛霧迷三精。
黄屋朔風捲,園林殺氣平。
四海靡所騁,三年老于行。
賓僚半蕩覆,妻子同飄零。
無㡬哭慈母,有頃遭潰兵。
束兵獻穹帳,囚首送空囹。
痛甚衣冠烈,甘於鼎鑊烹。
死生久已定,寵辱安足驚。
不圖坐羅網,四見槐雲青。
朱顔日復少,玄髮益以星。
往事真蕉鹿,浮名一草螢。
牢愁寫玄語,初度感騷經。
朝登蓬萊門,暮涉芙蓉城。
忽復臨故國,摇揺我心旌。
想見家下人,念我涕為傾。
交朋說疇昔,惆悵鷄豚盟。
空花從何來,為吾舞娉婷。
莫道無人歌,時鳥不可聴。
逹人貴知命,俗士空勞形。
吾生復安適,拄頰觀蒼冥。

端午[编辑]

五月五日午,薰風自南至。
試為問大鈞,舉杯三酧地。
田文當日生,屈原當日死。
生為薜城君,死作汨羅鬼。
高堂狐兔遊,雍門發悲涕。
人命草頭露,榮華風過尔。
唯有烈士心,不随水俱逝。
至今荆楚人,江上年年祭。
不知生者荣,但知死者貴。
勿謂死可憎,勿謂生可喜。
萬物皆有盡,不㓕唯天理。
百年如一日,一日或千歲。
秋風汾水辞,春暮蘭亭記。
莫作留連悲,高歌舞槐翠。

自歎三首[编辑]

猛思身世事,四十七年無。
鶴髮俄然在,鵉飛久已殂。
二兒化成土,六女掠為奴。
只有南冠在,何妨是丈夫。

北轍更寒暑,南冠㡬晦冥。
家山時入夢,妻子亦関情。
惆悵心如失,﨑嶇命復輕。
遭時命如此,薄分笑三生。

疾病連三次,形容落九分。
㡬成白宰相,誰識故将軍。
暗坐羞紅日,閑眠想白雲。
蒼蒼竟何意,未肯喪斯文。

病目二首[编辑]

近來煩惱障,左目忽茫茫。
聶政心雖碎,劉伶醉未忘。
問天天不應,食日日何傷。
萬想由來假,收拾太乙光。

向來巖下電,無故眩生花。
逹磨面向壁,盧仝額塌沙。
燈前心欲碎,鏡裏鬢空華。
何日看明月,沈沈斗柄斜。

有感[编辑]

心在六虚外,不知呀網羅。
病中長日過,夢裏好時多。
夜夜頻能坐,時時亦自歌。
平生此光景,回首笑呵呵。


拾遺[编辑]

早起[编辑]

曉日半窗紅,隣鷄振翼雄。
餘子貪慵睡,佳人理髮蓬。
未忘塵俗慮,那免是非攻。
前山渾不見,籠翠霧烟中。

贈許柏溪惟[编辑]

長風吹飛藿,清蛚吟野草。
流光速代謝,興懷令人老。
遊子中夜起,悠悠酣且歌。
明月委清照,江湖秋涉多。
豈無臨淄魚,亦有邯鄲酒。
懷古招王孫,登高重回首。


 卷十三 ↑返回頂部 卷十五 
PD-icon.svg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

註釋[编辑]

  1. 汗青,謂歷史也。古以火炙竹簡,使有汁如汗,書事於其上,故謂之汗青。見胡懷琛選註:《五忠集》第三集文信國公第36頁,台北正中書局1958年版
  2. 第二卷未見此詩,疑有誤。或即《有感 (心在六虚外)
  3. 丹青,謂史策也。見胡懷琛選註:《五忠集》第三集文信國公第81頁,台北正中書局1958年版
  4. 春秋時齊崔子殺莊公,太史書曰「崔杼弑其君。」崔子殺之。其弟嗣書而死者二人。其弟又書。乃舍之,南史氏聞太史盡死,執簡以往,聞既書矣,乃還。見胡懷琛選註:《五忠集》第三集文信國公第81頁,台北正中書局1958年版
  5. 系陰陽家言,謂有災難之日。遘,遇也。此天祥自謂遭厄運而被執也。見胡懷琛選註:《五忠集》第三集文信國公第82頁,台北正中書局1958年版
  6. 音甸,惡氣也。見胡懷琛選註:《五忠集》第三集文信國公第82頁,台北正中書局1958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