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譯大乘入楞伽經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新譯大乘入楞伽經序
作者:高宗武皇后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097

蓋聞摩羅山頂,既最崇而最嚴;楞伽城中,實難往而難入。先佛宏宣之地,曩聖修行之所,爰有城主,號羅婆那。乘宮殿以謁尊顏,奏樂音而祈妙法,因鬘峰以表興,指藏海以明宗。所言《入楞伽經》者,斯乃諸佛心量之元樞,群經理窟之妙鍵。廣喻幽旨,洞明深意。不生不滅,非有非無。絕去來之二途,離斷常之雙執,以第一義諦,得最上妙珍。體諸法之皆虛,知前境之如幻,混假名之分別,等生死於涅槃。大慧之問初承,法王之旨斯發。一百八義,應實相而離世間;三十九門,破邪見而宣正法。曉名相之並假,袪妄想之迷衿,依正智以會如如,悟緣起而歸妙理。境風既息,識浪方澄,三自性皆空,二無我俱泯。入如來之藏,遊解脫之門。

原此經文,來自西國。至若元嘉建號,跋陀之譯未宏;延昌紀年,流支之義多舛。朕虔思付囑,情切紹隆,以久視元年,歲次庚子,林鍾紀律,炎帝司辰。於時避暑箕峰,觀風潁水,三陽宮內,重出斯經,討三本之要詮,成七卷之了教。三藏沙門于闐國僧實又難陀大德、大福先寺僧復禮等,並名追安遠,德契騰蘭,襲龍樹之芳猷,探馬鳴之秘府。戒香與覺花齊馥,意珠共性月同圓。故能了達衝微,發揮奧賾。以長安四年正月十五日繕寫云畢。

自惟菲薄,言謝圭璋。顧四辯而多慚,瞻一乘而罔測,難違緇俗之請,強申翰墨之文。詞拙理乖,彌增愧恧。伏以此經微妙,最為希有。所冀破重昏之暗,傳燈之句不窮;演流注之功,湧泉之義無盡。題目品次,列於後云。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