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子建集/卷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八 曹子建集
作者:曹植 曹魏
卷十


诰咎文(并序)[编辑]

  五行致灾,先史咸以为应政而作。天地之气,自有变动,未必政治之所兴致也。于时大风发屋拔木,意有感焉。聊假天帝之命,以诰咎祈福。其辞曰:

上帝有命,风伯雨师。
夫风以动气,雨以润时。
阴阳协和,气物以滋。
亢阳害苗,暴风伤条。
伊周是过,在汤斯遭。
桑林既祷,庆云克举。
偃禾之复,姬公去楚。
况我皇德,承天统民。
礼敬川岳,祗肃百神。
享兹元吉,釐福日新。
至若炎旱赫羲,飙风扇发。
嘉卉以委,良木以拔。
何谷宜填?何山应伐?
何灵宜论?何神宜谒?
于是五灵振悚,皇祗赫怒,
招摇惊怯,欃枪奋斧。
河伯典泽,屏翳司风,
古呵飞厉,顾叱风隆。
息飙遏暴,元敕华嵩,
庆云是兴,效厥丰年。
遂乃沈阴釭坱,甘泽微微,
雨我公田,爰暨予私。
黍稷盈畴,芳草依依。
灵禾重穗,生彼邦畿。
年登岁丰,民无馁饥。


释愁文[编辑]

予以愁惨,
行吟路边,
形容枯悴,
忧心如醉。
有玄灵先生见而问之曰:“子将何疾?以至于斯?”
答曰:“吾所病者,愁也。”
先生曰:“愁是何物,而能病子乎?”
答曰:“愁之为物,惟惚惟恍,
不召自来,推之弗往。
寻之不知其际,握之不盈一掌。
寂寂长夜,或群或党。
去来无方,乱我精爽。
其来也,难退;
其去也,易追。
临餐困于哽咽,烦冤毒于酸嘶。
加之以粉饰不泽,饮之以兼肴不肥,
温之以金石不消,摩之以神膏不希,
授之以巧笑不悦,乐之以丝竹增悲,
医和绝思而无措,先生岂能为我蓍龟乎?”
先生作色而言曰:“予徒辩子之愁形,未知子愁所由而生,我独为子言其发矣。
今大道既隐,子生末季。
沉溺流俗,眩惑名位,
濯缨弹冠,谘趣荣贵。
坐不安席,食不终味,
遑遑汲汲,或憔或悴。
所鬻者名,所拘者利,
良由华薄,凋损正气。
吾将赠子以无为之药,给子以淡薄之汤,
刺子以玄虚之针,灸子以淳朴之方,
安子以恢廓之宇,坐子以寂寞之床。
使王乔与子遨游而逝,黄公与子咏歌而行,
庄生与子具养神之馔,老聃与子致爱性之方。
趣避路以栖迹,乘轻云以翱翔。”
于是精骇魂散,改心回趣,
愿纳至言,仰崇玄度。
众愁忽然不辞而去。


七启(并序)[编辑]

  昔枚乘作《七发》,傅毅作《七激》,张衡作《七辨》,崔袴作《七依》,辞各美丽,余有慕之焉。遂作《七启》,并命王粲作焉。

  玄微子隐居大荒之庭,
飞遁离俗,澄神定灵,
轻禄傲贵,与物无营,
耽虚好静,羡此永生。
独驰思乎天云之际,无物象而能倾。
于是镜机子闻而将往说焉。
驾超野之驷,乘追风之舆,
经迥漠,出幽墟,
入乎泱漭之野,遂届玄微子之所居。
其居也,左激水,右高岑,
背洞壑,对芳林。
冠皮弁,被文裘,
出山岫之潜穴,倚峻岩而嬉游。
志飘飘焉,峣峣焉,似若狭六合而隘九州,
若将飞而未游,若举翼而中留。
于是镜机子攀葛藟而登,距岩而立,顺风而称曰:“予闻君子不遁俗而遗名,智士不背世而灭勋。
今吾子弃道艺之华,遗仁义之英,
耗精神乎虚廓,废人事之纪经。
譬若画形于无象,造响于无声,
未之思乎?何所规之不通也?”
玄微子俯而应之曰:“嘻!有是言乎?夫太极之初,浑沌未分,万物纷错,与道俱隆。
盖有形必朽,有迹必穷,
茫茫元气,谁知其终。
名秽我身,位累我躬。
窃慕古人之所志,仰庄老之遗风。
假灵龟以托喻,宁掉尾于途中。

  镜机子曰:“夫辨言之艳,能使穷泽生流,枯木发荣,
庶感灵而激神,况近在乎人情。
仆将为君子说游观之至娱,演声色之妖靡,
论变巧之至妙,敷道德之弘丽,
愿闻之乎?”玄微子曰:“吾子整身倦世,探隐拯沈,
不远遐路,幸见光临,
将敬涤耳以听玉音。

  镜机子曰:“芳菰精稗,霜蓄露葵,
玄熊素肤,肥豢秾肌。
蝉翼之割,剖纤析微,
累如叠筼,离若散雪,
轻随风飞,刃不转切。
山筜斥祇,珠翠之珍。
搴芳莲之巢龟,脍西海之飞鳞,
臛江东之潜鼍,皪汉南之鸣鹑。
糅以芳酸,甘和既醇,
玄冥适咸,蓐收调辛,
紫兰丹椒,施和必节,
滋味既殊,遗芳射越。
乃有春清缥酒,康狄所营。
应化则变,感气而成,
弹徵则苦发,扣宫则甘生。
于是盛以翠樽,酌以雕觞,
浮蚁鼎沸,酷烈馨香。
可以和神,可以娱肠,
此肴馔之妙也。
子能从我而食之乎?”玄微子曰:“予甘藜藿,未暇此食也。”

  镜机子曰:“步光之剑,华藻繁缛。
饰以文犀,雕以翠绿,
缀以骊龙之珠,错以荆山之玉。
陆断犀象,未足称隽,
随波截鸿,水不渐刃。
九旒之冕,散曜垂文,
华组之缨,从风纷纭。
佩则结绿悬黎,宝之妙微,
符采照烂,流景扬辉。
黼黻之服,妙縠之裳,
金华之舄,动趾遗光。
繁饰参差,微鲜若霜。
绲佩绸缪,或雕或错。
薰以幽若,流芳肆布。
雍容闲步,周旋驰曜。
南威为之解颜,西施为之巧笑,此容饰之妙也,子能从我而服之乎?”
玄微子曰:“予好毛褐,未暇此服也。”

  镜机子曰:“驰骋足用荡思,游猎可以娱情,
仆将为吾子驾云龙之飞驷,饰玉辂之繁缨,
垂宛虹之长绥,抗招摇之华旍,
持忘归之矢,秉繁弱之弓,
忽蹑景而轻鹜,逸奔骥而超遗风。
于是谿填谷塞,榛薮平夷。
缘山置置,弥野张罘,
下无漏迹,上无逸飞,
鸟集兽屯,然后会围。
獠徒云布,武骑雾散,
丹旗曜野,戈殳皓旰。
曳文狐,掩狡兔,
捎鹔鷞,拂振鹭。
当轨见藉,值足遇践。
飞轩电逝,兽随轮转,
翼不暇张,足不及腾,
动触飞锋,举挂轻罾。
搜林索险,探薄穷阻,
腾山赴壑,风厉焱举。
机不虚发,中必饮羽。
于是人稠网密,地胁势逼。
哮阚之兽,张牙奋鬛,
志在触突,猛气不綍。
乃使北宫、东郭之畴,
生抽豹尾,分裂貙肩,
形不抗手,骨不隐拳,
批熊碎掌,拉虎摧斑。
野无毛类,林无羽群,
积兽如陵,飞翮成云。
于是骇钟鸣鼓,收旌弛旆,
顿网纵网,罴獠回迈。
骏?齐骧,扬銮飞沫,
俯倚金较,仰抚翠盖。
雍容暇豫,娱志方外,
此羽猎之妙也,子能从我而观之乎?”
玄微子曰:“余性乐恬静,未暇此观也。”

  镜机子曰:“闲宫显敞,云屋皓旰,
崇景山之高基,迎清风而立观。
彤轩紫柱,文榱华梁,
绮井含葩,金墀玉厢。
温房则冬服絺绤,清室则中夏含霜。
华阁缘云,飞陛陵虚。
俯视流星,仰观八隅。
升龙攀而不逮,眇天际而高居。
繁巧神怪,变容异形,
班输无所措其斧斤,离娄为之失睛。
丽草交植,殊品诡类。
绿叶朱荣,熙天曜日。
素水盈沼,丛木成林。
飞翮陵高,鳞甲隐深。
于是逍遥暇豫,忽若忘归。
乃使任子垂钩,魏氏发机,
芳饵沈水,轻缴弋飞。
落翳云之翔鸟,援九渊之灵龟。
然后采菱华,擢水蘋,
弄珠蚌,戏鲛人。
讽《汉广》之所咏,觌游女于水滨。
耀神景于中沚,被轻縠之纤罗,
遗芳烈而静步,抗皓手而清歌。
歌曰:望云际兮有好仇,天路长兮往无由。
佩兰蕙兮为谁修?嬿婉绝兮我心愁。
此宫馆之妙也,子能从我而居之乎?”
玄微子曰:“余耽岩穴,未暇居此也。”

  镜机子曰:“既游观中原,逍遥闲宫,
情放志荡,淫乐未终。
亦将有才人妙妓,遗世越俗,
扬北里之流声,绍阳阿之妙曲。
尔乃御文轩,临彤庭,
琴瑟交弹,左篪右笙,
钟鼓俱振,箫管齐鸣。
然后姣人乃被文縠之华袿,振轻绮之飘飖,
戴金摇之燿烁,扬翠羽之双翘。
挥流芳,燿飞文,
历盘鼓,焕缤纷。
长袖随风,悲歌入云。
趫捷若飞,蹈虚远蹠,
陵跃超骧,蜿蝉挥霍。
翻尔鸿翥,濈然凫没。
纵轻体以迅赴,景追形而不逮。
飞声激尘,依违厉响。
才捷若神,形难为象。
于是为欢未泄,白日西颓,
乐散变饰,微步中闺。
玄眉弛兮铅华落,
收乱发兮拂兰泽,
形媠服兮扬幽若。
红颜宜笑,睇眄流光,
时与吾子,携手同行。
践飞除,即闲房,
华烛烂,幄幕张,
动朱唇,发清商,
扬罗袂,振华裳。
九秋之夕,为欢未央。
此声色之妙也,子能从我而游之乎?”
玄微子曰:“予愿清虚,未暇此游也。”
镜机子曰:“予闻君子乐奋节以显义,烈士甘危躯以成仁。
是以雄俊之徒,交党结伦,
重气轻命,感分遗身。
故田光伏剑于北燕,公叔毕命于西秦。
果毅轻断,虎步谷风,
威慑万乘,华夏称雄。”
词未及终而玄微子曰:“善!”
镜机子曰:“此乃游侠之徒耳,未足称妙。
若夫田文、无忌之俦,
乃上古之俊公子也。皆飞仁扬义,腾跃道艺,
游心无方,抗志云际,
陵轹诸侯,驱驰当世。
挥袂则九野生风,慷慨则气成虹蜺。
吾子若当此之时,能从我而友之乎?”
玄微子曰:“予亮愿焉,然方于大道有累,如何?”

  镜机子曰:“世有圣宰,翼帝霸世。
同量乾坤,等曜日月,
玄化参神,与灵合契。
惠泽播于黎蒸,威灵振乎无外。
超隆平于殷周,踵羲皇而齐泰。
显朝惟清,王道遐均,
民望如草,我泽如春。
河滨无洗耳之士,乔岳无巢居之民。
是以俊乂来仕,观国之光,
举不遗材,进各异方。
赞典礼于辟雍,讲文德于明堂,
正流俗之华说,综孔氏之旧章。
散乐移风,国静民康,
神应休臻,屡获嘉祥。
故甘露纷而晨降,景星宵而舒光,
观龙游于神渊,聆鸣凤于高岗。
此霸道之至隆,而雍熙之盛际。
然主上犹尚以沈恩之未广,惧声教之未厉,
采英奇于仄陋,宣皇明于岩穴。
此甯子商歌之秋,而吕望所以投纶而逝也。吾子为太和之民,不欲仕陶唐之世乎?”
于是玄微子攘袂而兴曰:“伟哉言乎!近者吾子所述华淫,
欲以厉我,祗搅予心。
至闻天下穆清,明君莅国,
览虚盈之正义,知顽素之迷惑。
令予廓尔,身轻若飞。
愿反初服,从子而归。”


九咏[编辑]

芙蓉车兮桂衡,结萍盖兮翠旌,
四苍虬兮翼毂,驾陵鱼兮骖鲸。
菌荐兮兰席,蕙帱兮苓床。
抗南箕兮簸琼蕊,挹天河兮涤玉觞。
灵既降兮泊静默,登文阶兮坐紫房。
服春荣兮猗靡,云居绕兮容裔,
冠北辰兮岌峨,带冕虹兮陵厉。
兰肴御兮玉俎陈,雅音奏兮文芃罗。
感《汉广》兮羡游女,扬《激楚》兮咏湘娥。
临回风兮浮汉渚,目牵牛兮眺织女。
交有际兮会有期,嗟痛吾兮来不时。
来无见兮进无闻,泣下雨兮叹成云。
先后悔其靡及,冀后王之一寤。
犹搦辔而繁策,驰覆车之危路。
群秉舟而无楫,将何川而能度。
何世俗之蒙昧,悼邦国之未静。
焚椒兰其望治,由倒裳而求领。
寻湘汉之长流,采芳岸之灵芝。
遇游女于水裔,采菱华而结词。
野萧条以极望,旷千里而无人。
民生期于必死,何自苦以终身。
宁作清水之沉泥,不为浊路之飞尘。


柳颂序[编辑]

  余以闲暇,驾言出游,过友人扬德祖之家。视其屋宇寥廓,庭中有一柳树。聊戏刊其枝叶,故著斯文,表之遗翰,遂因辞势,以讥当今之士。


与司马仲达书[编辑]

  今贼徒欲保江表之城,守欧吴耳。无有争雄于宇内,角胜于平原之志也。故其俗盖以洲渚为营壁,江淮为城堑而已。若可得挑致,则吾一旅之卒足以敌之矣。盖弋鸟者矫其矢,钓鱼者理其纶,此皆度彼为虑,因象设宜者也。今足下曾无矫矢理纶之谋,徒欲候其离舟,伺其登陆,乃图并吴会之地,牧东野之民,恐非主上授节将军之心也。


与杨德祖书[编辑]

  植白:数日不见,思子为劳,想同之也。

  仆少小好为文章,迄至于今二十有五年矣。然今世作者可略而言也。昔仲宣独步于汉南,孔璋鹰扬于河朔,伟长擅名于青土,公幹振藻于海隅,德琏发迹于此魏,足下高视于上京。当此之时,人人自谓握灵蛇之珠,家家自谓抱荆山之玉。吾王于是设天网以该之,顿八纮以掩之,今悉集兹国矣。然此数子犹复不能飞骞绝迹,一举千里也。以孔璋之才,不闲于辞赋,而多自谓与司马长卿同风。譬画虎不成反为狗者也。前有书嘲之,反作论盛道仆赞其文。夫钟期不失听,于今称之。吾亦不能妄叹者,畏后世之嗤余也。

  世人著述不能无病,仆尝好人讥弹其文,有不善应时改定。昔丁敬礼尝作小文,使仆润饰之。仆自以才不过若人,辞不为也。敬礼谓仆:“卿何所疑难,文之佳恶,吾自得之,后世谁相知定吾文者邪?”吾常叹此达言,以为美谈。昔尼父之文辞与人通流,至于制《春秋》,游夏之徒乃不能措一辞。过此而言不病者,吾未之见也。

  盖有南威之容,乃可以论于淑媛,有龙渊之利,乃可以议于断割。刘季绪才不能逮于作者,而好诋诃文章,掎摭利病。昔田巴毁五帝,罪三王,訾五霸于稷下,一旦而服千人。鲁连一说,使终身杜口。刘生之辩未若田氏,今之仲连求之不难,可无叹息乎?人各有好尚。兰茝荪蕙之芳,众人所好,而海畔有逐臭之夫。咸池六茎之发,众人所乐,而墨翟有非之之论。岂可同哉?

  今往仆少小所著辞赋一通相与。夫街谈巷说,必有可采;击辕之歌,有应风雅;匹夫之思,未易轻弃也。辞赋小道,固未足以揄扬大义,彰示来世也。昔扬子云,先朝执戟之臣耳,犹称壮夫不为也。吾虽薄德,位为藩侯,犹庶几戮力上国,流惠下民,建永世之业,流金石之功。岂徒以翰墨为勋绩,辞赋为君子哉?若吾志未果,吾道不行,将采庶官之实录,辨时俗之得失,定仁义之衷,成一家之言。虽未能藏之于名山,将以传之于同好。非要之皓首,岂今日之论乎?其言之不惭,恃惠子之知我也。

  明早相迎,书不尽怀。曹植白。


与吴季重书[编辑]

  植白:季重足下,前日虽因常调,得为密坐。虽燕饮弥日,其于别远会稀,犹不尽其劳积也。若夫觞酌陵波于前,笳箫发音于后,足下鹰扬其体,凤观虎视,谓萧、曹不足俦,卫、霍不足侔也。左顾右眄,谓若无人,岂非吾子壮志哉?过屠门而大嚼,虽不得肉,贵且快意。当斯之时,愿举太山以为肉,倾东海以为酒,伐云梦之竹以为笛,斩泗滨之梓以为筝。食若填巨壑,饮若灌漏卮。其乐固难量,岂非大丈夫之乐哉?然日不我与,曜灵急节,面有逸景之速,别有参商之阔。思抑六龙之首,顿羲和之辔,折若木之华,闭濛汜之谷,天路高邈,良无由缘。怀恋反侧,如何如何。

  得所来讯,文采委曲,晔若春荣,浏若清风,申咏反覆,旷若复面。其诸贤所著文章,想还所治,复申咏之也。可令喜事小史,讽而诵之。夫文章之难,非独今也。古之君子犹亦病诸。家有千里骥而不珍焉;人怀盈尺,和氏无贵矣。夫君子而不知音乐,古之达论谓之通而蔽。墨翟不好伎,何为过朝歌而回车乎?足下好伎,值墨翟回车之县,想足下助我张目也。

  又闻足下在彼,自有佳政。夫求而不得者有之矣,未有不求而自得者也。且改辙而行,非良乐之御;易民而治,非楚、郑之政。愿足下勉之而已矣。适对嘉宾,口授不悉,往来数相闻。曹植白。


任城王诔(并序)[编辑]

  昔二虢佐文,旦、奭翼武。
於休我王,魏之元辅。
将崇懿迹,等号齐、鲁。
如何奄忽,命不是与。
仁者悼没,兼彼殊类。
矧我同生,能不憯阻?
目想宫墀,心在平素。
仿佛魂神,驰情陵墓。
凡夫爱命,达者徇名。
王虽薨徂,功著丹青。
人谁不没,德贵有遗。
乃作诔曰:

  幼有令质,光耀珪璋。
孝殊闵氏,义达参商。
温温其恭,爰柔克刚。
心存建业,王室是匡。
矫矫元戎,雷动雨徂。
横行燕代,威慑北胡。
奔虏无窜,还战高柳。
王率壮士,常为君首。
宜究长年,永保皇家。
如何奄忽,景命不遐。
同盟饮泪,百寮咨嗟。


大司马曹休诔[编辑]

  於穆公侯,魏之宗室。
明德继踵,弈世纯粹。
阐弘泛爱,仁以接物。
艺以为华,体斯亮实。
年没弱冠,志在雄英。
高揖名师,发言有章。
东夏翕然,称曰龙光。
贫而无怨,孔以为难。
嗟我公侯,屡空是安。
不耽世禄,亲悦为欢。
好彼蓬枢,甘彼瓢箪。
味道忘忧,逾宪超颜。
矫矫公侯,不挠其厄。
呵叱三军,躬奋雄戟。
足蹴白刃,手按飞镝。
终弭淮南,保我疆埸。


光禄大夫荀侯诔[编辑]

  如冰之清,如玉之洁。
法而不威,和而不爇。
百寮欷歔,天子沾缨。
机女投杼,农夫辍耕。
轮结辙而不转,马悲鸣而倚衡。


平原懿公主诔[编辑]

  俯振地纪,仰错天文。
悲风激兴,霜飙雪雰。
凋兰夭蕙,良干以泯。
於惟懿主,瑛瑶其质。
协策应期,含英秀出。
岐嶷之姿,实朗实贵。
在生十旬,察人识物。
仪同圣表,声协音律。
骧眉识往,俯首知来。
求颜必笑,和音则孩。
阿保接手,侍御充傍。
常在襁褓,不停笫床。
专爱一宫,取玩圣皇。
何图奄忽,罹天之殃。
魂神迁移,精爽翱翔。
号之不应,听之莫聆。
帝用吁嗟,呜呼失声。
呜呼哀哉!
怜尔早没,不逮阴光。
改封大郡,惟帝旧疆。
建土开家,邑移蕃王。
琨珮惟鲜,朱绂斯煌。
国号既崇,哀尔孤独。
配尔名子,华宗贵族。
爵以列侯,银艾优渥。
成礼于宫,灵壒交毂。
生虽异室,没同山岳。
爰构玄宫,玉石交连。
朱房皓壁,皜曜电鲜。
饰终备位,法生象存。
长埏缮修,神闺掩扉。
二柩并降,双魂孰依?
人谁不殁,怜尔尚微。
阿保激感,上圣伤悲。
城阙之诗,以日喻岁。
况我爱子,神光长灭。
扃关一阖,曷其复晢。


武帝诔(并序)[编辑]

  於惟我王,承运之衰。
神武震发,群雄殄夷。
拯民于下,登帝太微。
德美旦、奭,功越彭、韦。
九德光备,万国作师。
寝疾不兴,圣体长违。
华夏饮泪,黎庶含悲。
神翳功显,身沈名飞。
敢扬圣德,表之素旗。
乃作诔曰:

  於穆我王,胄稷胤周。
贤圣是绍,元懿允休。
先侯佐汉,实惟平阳。
功成绩著,德昭二皇。
民以宁一,兴咏有章。
我王承统,天姿特生。
年在志学,谋过老成。
奋臂旧邦,翻身上京。
表与我王,兵交若神。
张陈背誓,傲帝虐民。
拥徒百万,虎视朔滨。
我王赫怒,戎车列陈。
武卒处阚,如雷如震。
欃枪北扫,举不浃辰。
绍遂奔北,河朔是宾。
振旅京师,帝嘉厥庸。
乃位丞相,总摄三公。
进受上爵,临君魏邦。
九锡昭备,大路光龙。
玄鉴灵蔡,探幽洞微。
下无伪情,奸不容非。
敦俭尚古,不玩珠玉。
以身先下,民以纯朴。
圣性严毅,手修清一。
惟善是嘉,靡疏靡昵。
怒过雷电,喜逾春日。
万国肃虔,望风震栗。
既总庶政,兼览儒林。
躬著雅颂,被之琴瑟。
茫茫四海,我王康之。
微微汉嗣,我王匡之。
群杰扇动,我王服之。
喁喁黎庶,我王育之。
光有天下,万国作君。
虔奉本朝,德美周文。
以宽克众,每征必举。
四夷宾服,功夷圣武。
翼帝王世,神武鹰扬。
左钺右旄,威凌伊吕。
年逾耳顺,体壮志肃。
乾乾庶事,气过方叔。
宜并南岳,君国无穷。
如何不吊,祸钟圣躬。
弃离臣子,背世长终。
兆民号咷,仰诉上穹。
既以约终,令节不衰。
既即梓宫,躬御缀衣。
玺不存身,唯绋是荷。
明器无饰,陶素是嘉。
既次西陵,幽闺启路。
群臣奉迎,我王安厝。
窈窕玄宇,三光不入。
潜闼一扃。尊灵永蛰。
圣上临穴,哀号靡及。
群臣陪临,伫立以泣。
去此昭昭,于彼冥冥。
永弃兆民,下君百灵。
千代万叶,曷时复形。

文帝诔(并序)[编辑]

  惟黄初七年,五月七日,大行皇帝崩。
呜呼哀哉!
于时天震地骇,崩山陨霜,
阳精薄景,五纬错行。
百姓呼嗟,万国悲悼。
若丧考妣,恩过慕唐。
擗踊郊野,仰想穹苍。
佥曰何辜,早世殒丧。
呜呼哀哉!
悲夫大行,忽焉光灭,
永弃万国,云往雨绝。
承问荒忽,惽懵哽咽。
袖锋抽刃,欲自僵毙,
追慕三良,甘心同穴。
感惟南风,惟以郁滞。
终于偕没,指景自誓。
考诸先记,寻之哲言,
生若浮寄,惟德可论。
朝闻夕逝,孔志所存。
皇虽一没,天禄永延。
何以述德?表之素旃。
何以咏功?宣之管弦。
乃作诔曰:

  皓皓太素,两仪始分。
中和产物,肇有人伦。
爰暨三皇,实秉道真。
降逮五帝,继以懿纯。
三代制作,踵武立勋。
季嗣不维,纲漏于秦。
崩乐灭学,儒坑礼焚。
二世而歼,汉氏乃因。
弗求古训,嬴政是遵。
王纲帝典,阒尔无闻。
末光幽昧,道究运迁。
乾坤回历,简圣授贤。
乃眷大行,属以黎元。
龙飞启祚,合契上玄。
五行定纪,改号革年。
明明赫赫,受命于天。
仁风偃物,德以礼宣。
祥惟圣质,嶷在幼妍。
研几六典,学不过庭。
潜心无罔,亢志青冥。
才秀藻朗,如玉之莹。
听察无响,瞻睹未形。
其刚如金,其贞如琼。
如冰之洁,如砥之平。
爵功无私,戮违无轻。
心镜万机,揽照下情。
思良股肱,嘉昔伊、吕。
搜扬侧陋,举汤代禹。
拔才岩穴,取士蓬户。
唯德是萦,弗拘祢祖。
宅土之表,率民以渐。
道义是图,弗营厥险。
六合是虞,齐契共遵。
下以纯民,民由朴俭。
恢折规矩,克绍前人。
科条品制,褒贬以因。
乘殷之辂,行夏之辰。
金根黄屋,翠葆龙鳞。
绋冕崇丽,衡紞惟新。
尊肃礼容,瞩之若神。
方牧妙举,钦于恤民。
虎将荷节,镇彼四邻。
朱旗所剿,九壤被震。
畴克不若,孰敢不臣?
县旌海表,万里无尘。
虏备凶彻,鸟殪江岷。
摧若涸鱼,乾若脯鳞。
肃慎纳贡,越裳效珍。
条支绝域,众子内宾。
德侪先皇,功侔太古。
上灵降瑞,黄初叔祐。
河龙洛龟,陵波游下。
平均应绳,神鸾翔舞。
数荚阶除,系风扇暑。
皓兽素禽,飞走郊野。
神钟宝鼎,形自旧土。
云英甘露,瀸途被宇。
灵芝冒沼,朱华阴渚。
回回凯风,祁祁甘雨。
稼穑丰登,我稷我黍。
家佩惠君,户蒙慈父。
图致大和,洽德全义。
将登介山,先皇作俪。
镌石纪勋,兼录众瑞。
方隆封禅,归功天地。
宾礼百灵,勋命视规。
望祭四岳,燎封奉柴。
肃于南郊,宗祀上帝。
三牲既供,夏禘秋尝。
元侯佐祭,献璧奉璋。
鸾舆幽蔼,龙旂太常。
爰迄太庙,钟鼓锽锽。
颂德咏功,八佾锵锵。
皇祖既飨,烈考来享。
神具醉止,降兹福祥。
天地震荡,大行康之。
三辰暗昧,大行光之。
皇纮惟绝,大行纲之。
神器莫统,大行当之。
礼乐废弛,大行张之。
仁义陆沈,大行扬之。
潜龙隐凤,大行翔之。
疏狄遐康,大行匡之。
在位七载,元功仍举。
将永大和,绝迹三五。
宜作物师,长为神主。
寿终金石,等算东父。
如何奄忽,摧身后土。
俾我茕茕,靡瞻靡顾。
嗟嗟皇穹,胡宁忍务。
呜呼哀哉!
明监吉凶,体远存亡。
深垂典制,申之嗣皇。
圣上虔奉,是顺是将。
乃耕玄宇,基为首阳。
拟迹谷林,追尧慕唐。
合山同陵,不树不疆。
涂车刍灵,珠玉靡藏。
百神警待,来宾幽堂。
耕禽田兽,望魂之翔。
於是俟大隧之致功兮,练元辰之淑祯。
潜华体于梓宫兮,冯正殿以居灵。
顾望嗣之号咷兮,存临者之悲声。
悼晏驾之既往兮,感容车之速征。
浮飞魂于轻霄兮,就黄墟以灭形。
背三光之昭晰兮,归玄宅之冥冥。
嗟一往之不反兮,痛濆闼之长扃。
咨远臣之眇眇兮,成凶讳以怛惊。
心孤绝而靡告兮,纷流涕而交颈。
思恩荣以横奔兮,阂阙塞之峣峥。
顾衰绖以轻举兮,迫关防之我婴。
欲高飞而遥憩兮,惮天网之远经。
遥投骨于山足兮,报恩养于下庭。
慨拊心而自悼兮,惧施重而命轻。
嗟微躯之是效兮,甘九死而忘生。
几司命之役籍兮,先黄发而陨零。
天盖高而察卑兮,冀神明之我听。
独郁伊而莫诉兮,追顾景而怜形。
奏斯文以写思兮,结翰墨以敷诚。
呜呼哀哉!


卞太后诔(并序)[编辑]

  率土喷薄,三光改度,
陵颓谷踊,五行互错。
皇室萧条,羽檄四布。
百姓欷歔,婴儿号慕,
若丧考妣,天下缟素。
圣者知命,徇道宝名。
义之攸在,亦弃厥生。
敢扬后德,表之旐旌,
光垂罔极,以慰我情。
乃作诔曰:

  我王之生,坤灵是辅。
作合于魏,亦光圣武。
笃生文帝,绍虞之绪。
龙飞紫宸,奄有九土。
详惟圣善,岐嶷秀出。
德配姜嫄,不忝先哲。
玄览万机,兼才备艺。
泛纳容众,含垢藏疾。
仰奉诸姑,降接俦列。
阴阳观潜,外明内察。
及践大位,母养万国。
温温其人,不替明德。
悼彼边氓,未遑宴息。
恒劳庶事,兢兢翼翼。
亲桑蚕馆,为天下式。
樊姬霸楚,书载其庸。
武王有乱,孔叹其功。
我后齐圣,克畅丹聪。
不出房闼,心照万邦。
年逾耳顺,乾乾匪倦。
珠玉不玩,躬御绨练。
日昃忘饥,临乐勿宴。
去奢即俭,旷世作检。
慎终如始,蹈和履贞。
恭事神祗,昭奉百灵。
局天蹐地,祗畏神明。
敬微慎独,报礼幽冥。
虔肃宗庙,蠲荐三牲。
降福无疆,祝云其神。
宜享斯祐,蒙祉自天。
何图凶咎,不勉斯年。
尝祷尽礼,有笃无痊。
岂命有终,神食其言。
遗孤在疚,承讳东藩。
擗踊郊畛,洒泪中原。
追号皇妣,弃我何迁。
昔垂顾复,今何不然。
空宫寥廓,栋宇无烟。
巡省阶途,仿佛棂轩。
仰瞻帷幄,俯察几筵。
物不毁故,而人不存。
痛莫酷斯,彼苍者天。
遂臻魏都,游魂旧邑。
大隧开途,灵将斯戢。
叹息雾兴,挥泪雨集。
徘徊壒柩,号咷弗及。
神光既幽,伫立以泣。

王仲宣诔(并序)[编辑]

  建安二十二年正月二十四日戊申,魏故侍中关内侯王君卒。
呜呼哀哉!
皇穹神察,哲人是恃。
如何灵祗,歼我吉士。
谁谓不痛,早世即冥。
谁谓不伤,华繁中零。
存亡分流,夭遂同期。
朝闻夕没,先民所思。
何用诔德?表之素旗。
何以赠终?哀以送之。
遂作诔曰:

  猗欤侍中,远祖弥芳。
公高建业,佐武伐商。
爵同齐鲁,邦祀绝亡。
流裔毕万,勋绩惟光。
晋献赐封,于魏之疆。
天开之祚,末胄称王。
厥姓斯氏,条分叶散。
世滋芳烈,扬声秦汉。
会遭阳九,炎光中曚。
世祖拨乱,爰建时雍。
三台树位,履道是钟。
宠爵之加,匪惠惟恭。
自君二祖,为光为龙。
佥曰休哉,宜翼汉邦。
或统太尉,或掌司空。
百揆惟叙,五典克从。
天静民和,皇教遐通。
伊君显考,奕世佐时。
入管机密,朝政以治。
出临朔岱,庶绩咸熙。
君以叔懿,继此洪基。
既有令德,材技广宣。
强记洽闻,幽赞微言。
文若春华,思若涌泉。
发言可咏,下笔成篇。
何道不洽,何艺不闲。
棋局逞巧,博弈唯贤。
皇家不造,京室陨颠。
宰臣专制,帝用西迁。
君乃羁旅,离此阻艰。
翕然凤举,远窜荆蛮。
身穷志达,居鄙行鲜。
振冠南岳,濯缨清川。
潜处蓬室,不干势权。
我公奋钺,耀威南楚。
荆人或违,陈戎讲武。
君乃义发,算我师旅。
高尚霸功,投身帝宇。
斯言既发,谋夫是与。
是与伊何?响我明德。
投戈编郡,稽颡汉北。
我公实嘉,表扬京国。
金龟紫绶,以彰勋则。
勋则伊何?劳谦靡已。
忧世忘家,殊略卓峙。
乃署祭酒,与军行止。
算无遗策,画无失理。
我王建国,百司隽乂。
君以显举,秉机省闼。
戴蝉珥貂,朱衣皓带。
入侍帷幄,出拥华盖。
荣耀当世,芳风晻蔼。
嗟彼东夷,凭江阻湖。
骚扰边境,劳我师徒。
光光戎辂,霆骇风徂。
君侍华毂,辉辉王途。
思荣怀附,望彼来威。
如何不济,运极命衰。
寝疾弥留,吉往凶归。
呜呼哀哉!
翩翩孤嗣,号恸崩摧。
发轸北魏,远迄南淮。
经历山河,泣涕如颓。
哀风兴感,行云徘徊。
游鱼失浪,归鸟忘栖。
呜呼哀哉!
吾与夫子,义贯丹青。
好和琴瑟,分过友生。
庶几遐年,携手同征。
如何奄忽,弃我夙零。
感昔宴会,志各高厉。
予戏夫子,金石难敝。
人命靡常,吉凶异制。
此欢之人,孰先陨越。
何寤夫子,果乃先逝。
又论死生,存亡数度。
予犹怀疑,求之明据。
傥独有灵,游魂泰素。
我将假翼,飘飖高举。
超登景云,要子天路。
丧柩既臻,将及魏京。
灵壒回轨,白骥悲鸣。
虚廓无见,藏影蔽形。
孰云仲宣,不闻其声。
延首叹息,雨泣交颈。
嗟乎夫子,永安幽冥。
人谁不没,达士徇名。
生荣死哀,亦孔之荣。
呜呼哀哉!

金瓠哀辞(并序)[编辑]

  金瓠,予之首女,虽未能言,固已授色知心矣。生十九旬而夭折,乃作此辞。辞曰:

  在襁褓而抚育,向孩笑而未言。
不终年而夭绝,何见罚于皇天?
信吾罪之所招,悲弱子之无愆。
去父母之怀抱,灭微骸于粪土。
天长地久,人生几时。
先后无觉,促尔有期。


行女哀辞(并序)[编辑]

  行女生于季秋,而终于首夏。三年之中,二子频丧。

  伊上灵之降命,何短修之难裁。
或华发以终年,或怀妊而逢灾。
感前哀之未阕,复新殃之重来。
方朝华而晚敷,比辰露而先晞。
感逝者之不追,怅情忽而失度。
天盖高而无阶,怀此恨其谁诉。


仲雍哀辞[编辑]

  曹裛,字仲雍,魏太子之中子也。三月而生,五月而亡。昔后稷之在寒冰,鬥穀之在楚泽,咸依鸟凭虎,而无风尘之灾。今之玄笫文茵,无寒冰之惨;罗帏绮帐,暖于翔鸟之翼;幽房闲宇,密于云梦之野;慈母良保,仁乎乌虎之情。卒不能延期于期载,虽六旬而夭殁。彼孤兰之眇眇,亮成干其毕荣。哀绵绵之弱子,早背世而潜形。且四孟之未周,将愿子乎一龄。阴云回于素盖,悲风动其扶轮。临埏闼以歔欷,泪流射而沾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