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子建集/卷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八 曹子建集
作者:曹植 曹魏
卷十


誥咎文(並序)[編輯]

  五行致災,先史咸以為應政而作。天地之氣,自有變動,未必政治之所興致也。於時大風髮屋拔木,意有感焉。聊假天帝之命,以誥咎祈福。其辭曰:

上帝有命,風伯雨師。
夫風以動氣,雨以潤時。
陰陽協和,氣物以滋。
亢陽害苗,暴風傷條。
伊周是過,在湯斯遭。
桑林既禱,慶雲克舉。
偃禾之復,姬公去楚。
況我皇德,承天統民。
禮敬川岳,祗肅百神。
享茲元吉,釐福日新。
至若炎旱赫羲,飆風扇發。
嘉卉以委,良木以拔。
何谷宜填?何山應伐?
何靈宜論?何神宜謁?
於是五靈振悚,皇祗赫怒,
招搖驚怯,欃槍奮斧。
河伯典澤,屏翳司風,
古呵飛厲,顧叱風隆。
息飆遏暴,元敕華嵩,
慶雲是興,效厥豐年。
遂乃沈陰釭坱,甘澤微微,
雨我公田,爰暨予私。
黍稷盈疇,芳草依依。
靈禾重穗,生彼邦畿。
年登歲豐,民無餒飢。


釋愁文[編輯]

予以愁慘,
行吟路邊,
形容枯悴,
憂心如醉。
有玄靈先生見而問之曰:「子將何疾?以至於斯?」
答曰:「吾所病者,愁也。」
先生曰:「愁是何物,而能病子乎?」
答曰:「愁之為物,惟惚惟恍,
不召自來,推之弗往。
尋之不知其際,握之不盈一掌。
寂寂長夜,或群或黨。
去來無方,亂我精爽。
其來也,難退;
其去也,易追。
臨餐困於哽咽,煩冤毒於酸嘶。
加之以粉飾不澤,飲之以兼餚不肥,
溫之以金石不消,摩之以神膏不希,
授之以巧笑不悅,樂之以絲竹增悲,
醫和絕思而無措,先生豈能為我蓍龜乎?」
先生作色而言曰:「予徒辯子之愁形,未知子愁所由而生,我獨為子言其發矣。
今大道既隱,子生末季。
沉溺流俗,眩惑名位,
濯纓彈冠,諮趣榮貴。
坐不安席,食不終味,
遑遑汲汲,或憔或悴。
所鬻者名,所拘者利,
良由華薄,凋損正氣。
吾將贈子以無為之藥,給子以淡薄之湯,
刺子以玄虛之針,灸子以淳樸之方,
安子以恢廓之宇,坐子以寂寞之床。
使王喬與子遨遊而逝,黃公與子詠歌而行,
庄生與子具養神之饌,老聃與子致愛性之方。
趣避路以棲跡,乘輕雲以翱翔。」
於是精駭魂散,改心回趣,
願納至言,仰崇玄度。
眾愁忽然不辭而去。


七启(並序)[編輯]

  昔枚乘作《七發》,傅毅作《七激》,張衡作《七辨》,崔袴作《七依》,辭各美麗,余有慕之焉。遂作《七启》,並命王粲作焉。

  玄微子隱居大荒之庭,
飛遁離俗,澄神定靈,
輕祿傲貴,與物無營,
耽虛好靜,羨此永生。
獨馳思乎天雲之際,無物象而能傾。
於是鏡機子聞而將往說焉。
駕超野之駟,乘追風之輿,
經迥漠,出幽墟,
入乎泱漭之野,遂屆玄微子之所居。
其居也,左激水,右高岑,
背洞壑,對芳林。
冠皮弁,被文裘,
出山岫之潛穴,倚峻岩而嬉遊。
志飄飄焉,嶢嶢焉,似若狹六合而隘九州,
若將飛而未游,若舉翼而中留。
於是鏡機子攀葛藟而登,距岩而立,順風而稱曰:「予聞君子不遁俗而遺名,智士不背世而滅勛。
今吾子棄道藝之華,遺仁義之英,
耗精神乎虛廓,廢人事之紀經。
譬若畫形於無象,造響於無聲,
未之思乎?何所規之不通也?」
玄微子俯而應之曰:「嘻!有是言乎?夫太極之初,渾沌未分,萬物紛錯,與道俱隆。
蓋有形必朽,有跡必窮,
茫茫元氣,誰知其終。
名穢我身,位累我躬。
竊慕古人之所志,仰庄老之遺風。
假靈龜以托喻,寧掉尾於途中。

  鏡機子曰:「夫辨言之艷,能使窮澤生流,枯木發榮,
庶感靈而激神,況近在乎人情。
仆將為君子說游觀之至娛,演聲色之妖靡,
論變巧之至妙,敷道德之弘麗,
願聞之乎?」玄微子曰:「吾子整身倦世,探隱拯沈,
不遠遐路,幸見光臨,
將敬滌耳以聽玉音。

  鏡機子曰:「芳菰精稗,霜蓄露葵,
玄熊素膚,肥豢穠肌。
蟬翼之割,剖纖析微,
累如疊篔,離若散雪,
輕隨風飛,刃不轉切。
山簹斥祇,珠翠之珍。
搴芳蓮之巢龜,膾西海之飛鱗,
臛江東之潛鼉,皪漢南之鳴鶉。
糅以芳酸,甘和既醇,
玄冥適咸,蓐收調辛,
紫蘭丹椒,施和必節,
滋味既殊,遺芳射越。
乃有春清縹酒,康狄所營。
應化則變,感氣而成,
彈徵則苦發,扣宮則甘生。
於是盛以翠樽,酌以雕觴,
浮蟻鼎沸,酷烈馨香。
可以和神,可以娛腸,
此肴饌之妙也。
子能從我而食之乎?」玄微子曰:「予甘藜藿,未暇此食也。」

  鏡機子曰:「步光之劍,華藻繁縟。
飾以文犀,雕以翠綠,
綴以驪龍之珠,錯以荊山之玉。
陸斷犀象,未足稱雋,
隨波截鴻,水不漸刃。
九旒之冕,散曜垂文,
華組之纓,從風紛紜。
佩則結綠懸黎,寶之妙微,
符采照爛,流景揚輝。
黼黻之服,妙縠之裳,
金華之舄,動趾遺光。
繁飾參差,微鮮若霜。
緄佩綢繆,或雕或錯。
薰以幽若,流芳肆布。
雍容閒步,周旋馳曜。
南威為之解顏,西施為之巧笑,此容飾之妙也,子能從我而服之乎?」
玄微子曰:「予好毛褐,未暇此服也。」

  鏡機子曰:「馳騁足用盪思,遊獵可以娛情,
仆將為吾子駕雲龍之飛駟,飾玉輅之繁纓,
垂宛虹之長綏,抗招搖之華旍,
持忘歸之矢,秉繁弱之弓,
忽躡景而輕鶩,逸奔驥而超遺風。
於是谿填谷塞,榛藪平夷。
緣山置置,彌野張罘,
下無漏跡,上無逸飛,
鳥集獸屯,然後會圍。
獠徒雲布,武騎霧散,
丹旗曜野,戈殳皓旰。
曳文狐,掩狡兔,
捎鷫鷞,拂振鷺。
當軌見藉,值足遇踐。
飛軒電逝,獸隨輪轉,
翼不暇張,足不及騰,
動觸飛鋒,舉掛輕罾。
搜林索險,探薄窮阻,
騰山赴壑,風厲焱舉。
機不虛發,中必飲羽。
於是人稠網密,地脅勢逼。
哮闞之獸,張牙奮鬛,
志在觸突,猛氣不綍。
乃使北宮、東郭之疇,
生抽豹尾,分裂貙肩,
形不抗手,骨不隱拳,
批熊碎掌,拉虎摧斑。
野無毛類,林無羽群,
積獸如陵,飛翮成雲。
於是駭鐘鳴鼓,收旌弛旆,
頓網縱網,羆獠回邁。
駿?齊驤,揚鑾飛沫,
俯倚金較,仰撫翠蓋。
雍容暇豫,娛志方外,
此羽獵之妙也,子能從我而觀之乎?」
玄微子曰:「余性樂恬靜,未暇此觀也。」

  鏡機子曰:「閒宮顯敞,雲屋皓旰,
崇景山之高基,迎清風而立觀。
彤軒紫柱,文榱華梁,
綺井含葩,金墀玉廂。
溫房則冬服絺綌,清室則中夏含霜。
華閣緣雲,飛陛陵虛。
俯視流星,仰觀八隅。
升龍攀而不逮,眇天際而高居。
繁巧神怪,變容異形,
班輸無所措其斧斤,離婁為之失睛。
麗草交植,殊品詭類。
綠葉朱榮,熙天曜日。
素水盈沼,叢木成林。
飛翮陵高,鱗甲隱深。
於是逍遙暇豫,忽若忘歸。
乃使任子垂鈎,魏氏發機,
芳餌瀋水,輕繳弋飛。
落翳雲之翔鳥,援九淵之靈龜。
然後采菱華,擢水蘋,
弄珠蚌,戲鮫人。
諷《漢廣》之所詠,覿游女於水濱。
耀神景於中沚,被輕縠之纖羅,
遺芳烈而靜步,抗皓手而清歌。
歌曰:望雲際兮有好仇,天路長兮往無由。
佩蘭蕙兮為誰修?嬿婉絕兮我心愁。
此宮館之妙也,子能從我而居之乎?」
玄微子曰:「余耽岩穴,未暇居此也。」

  鏡機子曰:「既游觀中原,逍遙閒宮,
情放志盪,淫樂未終。
亦將有才人妙妓,遺世越俗,
揚北里之流聲,紹陽阿之妙曲。
爾乃御文軒,臨彤庭,
琴瑟交彈,左篪右笙,
鐘鼓俱振,簫管齊鳴。
然後姣人乃被文縠之華袿,振輕綺之飄颻,
戴金搖之燿爍,揚翠羽之雙翹。
揮流芳,燿飛文,
歷盤鼓,煥繽紛。
長袖隨風,悲歌入雲。
趫捷若飛,蹈虛遠蹠,
陵躍超驤,蜿蟬揮霍。
翻爾鴻翥,濈然鳧沒。
縱輕體以迅赴,景追形而不逮。
飛聲激塵,依違厲響。
才捷若神,形難為象。
於是為歡未泄,白日西頹,
樂散變飾,微步中閨。
玄眉弛兮鉛華落,
收亂發兮拂蘭澤,
形媠服兮揚幽若。
紅顏宜笑,睇眄流光,
時與吾子,攜手同行。
踐飛除,即閒房,
華燭爛,幄幕張,
動朱唇,發清商,
揚羅袂,振華裳。
九秋之夕,為歡未央。
此聲色之妙也,子能從我而游之乎?」
玄微子曰:「予願清虛,未暇此游也。」
鏡機子曰:「予聞君子樂奮節以顯義,烈士甘危軀以成仁。
是以雄俊之徒,交黨結倫,
重氣輕命,感分遺身。
故田光伏劍於北燕,公叔畢命於西秦。
果毅輕斷,虎步谷風,
威懾萬乘,華夏稱雄。」
詞未及終而玄微子曰:「善!」
鏡機子曰:「此乃遊俠之徒耳,未足稱妙。
若夫田文、無忌之儔,
乃上古之俊公子也。皆飛仁揚義,騰躍道藝,
游心無方,抗志雲際,
陵轢諸侯,驅馳當世。
揮袂則九野生風,慷慨則氣成虹蜺。
吾子若當此之時,能從我而友之乎?」
玄微子曰:「予亮願焉,然方於大道有累,如何?」

  鏡機子曰:「世有聖宰,翼帝霸世。
同量乾坤,等曜日月,
玄化參神,與靈合契。
惠澤播於黎蒸,威靈振乎無外。
超隆平於殷周,踵羲皇而齊泰。
顯朝惟清,王道遐均,
民望如草,我澤如春。
河濱無洗耳之士,喬嶽無巢居之民。
是以俊乂來仕,觀國之光,
舉不遺材,進各異方。
贊典禮於辟雍,講文德於明堂,
正流俗之華說,綜孔氏之舊章。
散樂移風,國靜民康,
神應休臻,屢獲嘉祥。
故甘露紛而晨降,景星宵而舒光,
觀龍游於神淵,聆鳴鳳於高崗。
此霸道之至隆,而雍熙之盛際。
然主上猶尚以沈恩之未廣,懼聲教之未厲,
采英奇於仄陋,宣皇明於岩穴。
此甯子商歌之秋,而呂望所以投綸而逝也。吾子為太和之民,不欲仕陶唐之世乎?」
於是玄微子攘袂而興曰:「偉哉言乎!近者吾子所述華淫,
欲以厲我,祗攪予心。
至聞天下穆清,明君蒞國,
覽虛盈之正義,知頑素之迷惑。
令予廓爾,身輕若飛。
願反初服,從子而歸。」


九詠[編輯]

芙蓉車兮桂衡,結萍蓋兮翠旌,
四蒼虬兮翼轂,駕陵魚兮驂鯨。
菌薦兮蘭席,蕙幬兮苓床。
抗南箕兮簸瓊蕊,挹天河兮滌玉觴。
靈既降兮泊靜默,登文階兮坐紫房。
服春榮兮猗靡,雲居繞兮容裔,
冠北辰兮岌峨,帶冕虹兮陵厲。
蘭餚御兮玉俎陳,雅音奏兮文芃羅。
感《漢廣》兮羨游女,揚《激楚》兮詠湘娥。
臨迴風兮浮漢渚,目牽牛兮眺織女。
交有際兮會有期,嗟痛吾兮來不時。
來無見兮進無聞,泣下雨兮嘆成雲。
先後悔其靡及,冀後王之一寤。
猶搦轡而繁策,馳覆車之危路。
群秉舟而無楫,將何川而能度。
何世俗之蒙昧,悼邦國之未靜。
焚椒蘭其望治,由倒裳而求領。
尋湘漢之長流,采芳岸之靈芝。
遇游女於水裔,采菱華而結詞。
野蕭條以極望,曠千里而無人。
民生期於必死,何自苦以終身。
寧作清水之沉泥,不為濁路之飛塵。


柳頌序[編輯]

  余以閒暇,駕言出遊,過友人揚德祖之家。視其屋宇寥廓,庭中有一柳樹。聊戲刊其枝葉,故著斯文,表之遺翰,遂因辭勢,以譏當今之士。


與司馬仲達書[編輯]

  今賊徒欲保江表之城,守歐吳耳。無有爭雄於宇內,角勝於平原之志也。故其俗蓋以洲渚為營壁,江淮為城塹而已。若可得挑致,則吾一旅之卒足以敵之矣。蓋弋鳥者矯其矢,釣魚者理其綸,此皆度彼為慮,因象設宜者也。今足下曾無矯矢理綸之謀,徒欲候其離舟,伺其登陸,乃圖並吳會之地,牧東野之民,恐非主上授節將軍之心也。


與楊德祖書[編輯]

  植白:數日不見,思子為勞,想同之也。

  僕少小好為文章,迄至於今二十有五年矣。然今世作者可略而言也。昔仲宣獨步於漢南,孔璋鷹揚於河朔,偉長擅名於青土,公幹振藻於海隅,德璉發跡於此魏,足下高視於上京。當此之時,人人自謂握靈蛇之珠,家家自謂抱荊山之玉。吾王於是設天網以該之,頓八紘以掩之,今悉集茲國矣。然此數子猶復不能飛騫絕跡,一舉千里也。以孔璋之才,不閒於辭賦,而多自謂與司馬長卿同風。譬畫虎不成反為狗者也。前有書嘲之,反作論盛道仆贊其文。夫鍾期不失聽,於今稱之。吾亦不能妄嘆者,畏後世之嗤余也。

  世人著述不能無病,仆嘗好人譏彈其文,有不善應時改定。昔丁敬禮嘗作小文,使仆潤飾之。仆自以才不過若人,辭不為也。敬禮謂仆:「卿何所疑難,文之佳惡,吾自得之,後世誰相知定吾文者邪?」吾常嘆此達言,以為美談。昔尼父之文辭與人通流,至於制《春秋》,游夏之徒乃不能措一辭。過此而言不病者,吾未之見也。

  蓋有南威之容,乃可以論於淑媛,有龍淵之利,乃可以議於斷割。劉季緒才不能逮於作者,而好詆訶文章,掎摭利病。昔田巴毀五帝,罪三王,訾五霸於稷下,一旦而服千人。魯連一說,使終身杜口。劉生之辯未若田氏,今之仲連求之不難,可無嘆息乎?人各有好尚。蘭茝蓀蕙之芳,眾人所好,而海畔有逐臭之夫。咸池六莖之發,眾人所樂,而墨翟有非之之論。豈可同哉?

  今往僕少小所著辭賦一通相與。夫街談巷說,必有可采;擊轅之歌,有應風雅;匹夫之思,未易輕棄也。辭賦小道,固未足以揄揚大義,彰示來世也。昔揚子云,先朝執戟之臣耳,猶稱壯夫不為也。吾雖薄德,位為藩侯,猶庶幾戮力上國,流惠下民,建永世之業,流金石之功。豈徒以翰墨為勳績,辭賦為君子哉?若吾志未果,吾道不行,將采庶官之實錄,辨時俗之得失,定仁義之衷,成一家之言。雖未能藏之於名山,將以傳之於同好。非要之皓首,豈今日之論乎?其言之不慚,恃惠子之知我也。

  明早相迎,書不盡懷。曹植白。


與吳季重書[編輯]

  植白:季重足下,前日雖因常調,得為密坐。雖燕飲彌日,其於別遠會稀,猶不盡其勞積也。若夫觴酌陵波於前,笳簫發音於後,足下鷹揚其體,鳳觀虎視,謂蕭、曹不足儔,衛、霍不足侔也。左顧右眄,謂若無人,豈非吾子壯志哉?過屠門而大嚼,雖不得肉,貴且快意。當斯之時,願舉太山以為肉,傾東海以為酒,伐雲夢之竹以為笛,斬泗濱之梓以為箏。食若填巨壑,飲若灌漏卮。其樂固難量,豈非大丈夫之樂哉?然日不我與,曜靈急節,面有逸景之速,別有參商之闊。思抑六龍之首,頓羲和之轡,折若木之華,閉濛汜之谷,天路高邈,良無由緣。懷戀反側,如何如何。

  得所來訊,文采委曲,曄若春榮,瀏若清風,申詠反覆,曠若復面。其諸賢所著文章,想還所治,復申詠之也。可令喜事小史,諷而誦之。夫文章之難,非獨今也。古之君子猶亦病諸。家有千里驥而不珍焉;人懷盈尺,和氏無貴矣。夫君子而不知音樂,古之達論謂之通而蔽。墨翟不好伎,何為過朝歌而回車乎?足下好伎,值墨翟回車之縣,想足下助我張目也。

  又聞足下在彼,自有佳政。夫求而不得者有之矣,未有不求而自得者也。且改轍而行,非良樂之御;易民而治,非楚、鄭之政。願足下勉之而已矣。適對嘉賓,口授不悉,往來數相聞。曹植白。


任城王誄(並序)[編輯]

  昔二虢佐文,旦、奭翼武。
於休我王,魏之元輔。
將崇懿跡,等號齊、魯。
如何奄忽,命不是與。
仁者悼沒,兼彼殊類。
矧我同生,能不憯阻?
目想宮墀,心在平素。
彷彿魂神,馳情陵墓。
凡夫愛命,達者徇名。
王雖薨徂,功著丹青。
人誰不沒,德貴有遺。
乃作誄曰:

  幼有令質,光耀珪璋。
孝殊閔氏,義達參商。
溫溫其恭,爰柔克剛。
心存建業,王室是匡。
矯矯元戎,雷動雨徂。
橫行燕代,威懾北胡。
奔虜無竄,還戰高柳。
王率壯士,常為君首。
宜究長年,永保皇家。
如何奄忽,景命不遐。
同盟飲淚,百寮咨嗟。


大司馬曹休誄[編輯]

  於穆公侯,魏之宗室。
明德繼踵,弈世純粹。
闡弘泛愛,仁以接物。
藝以為華,體斯亮實。
年沒弱冠,志在雄英。
高揖名師,發言有章。
東夏翕然,稱曰龍光。
貧而無怨,孔以為難。
嗟我公侯,屢空是安。
不耽世祿,親悅為歡。
好彼蓬樞,甘彼瓢簞。
味道忘憂,逾憲超顏。
矯矯公侯,不撓其厄。
呵叱三軍,躬奮雄戟。
足蹴白刃,手按飛鏑。
終弭淮南,保我疆埸。


光祿大夫荀侯誄[編輯]

  如冰之清,如玉之潔。
法而不威,和而不爇。
百寮欷歔,天子沾纓。
機女投杼,農夫輟耕。
輪結轍而不轉,馬悲鳴而倚衡。


平原懿公主誄[編輯]

  俯振地紀,仰錯天文。
悲風激興,霜飆雪雰。
凋蘭夭蕙,良干以泯。
於惟懿主,瑛瑤其質。
協策應期,含英秀出。
岐嶷之姿,實朗實貴。
在生十旬,察人識物。
儀同聖表,聲協音律。
驤眉識往,俯首知來。
求顏必笑,和音則孩。
阿保接手,侍御充傍。
常在襁褓,不停笫床。
專愛一宮,取玩聖皇。
何圖奄忽,罹天之殃。
魂神遷移,精爽翱翔。
號之不應,聽之莫聆。
帝用吁嗟,嗚呼失聲。
嗚呼哀哉!
憐爾早沒,不逮陰光。
改封大郡,惟帝舊疆。
建土開家,邑移蕃王。
琨珮惟鮮,朱紱斯煌。
國號既崇,哀爾孤獨。
配爾名子,華宗貴族。
爵以列侯,銀艾優渥。
成禮於宮,靈壒交轂。
生雖異室,沒同山嶽。
爰構玄宮,玉石交連。
朱房皓壁,皜曜電鮮。
飾終備位,法生象存。
長埏繕修,神閨掩扉。
二柩並降,雙魂孰依?
人誰不歿,憐爾尚微。
阿保激感,上聖傷悲。
城闕之詩,以日喻歲。
況我愛子,神光長滅。
扃關一闔,曷其復晢。


武帝誄(並序)[編輯]

  於惟我王,承運之衰。
神武震發,群雄殄夷。
拯民於下,登帝太微。
德美旦、奭,功越彭、韋。
九德光備,萬國作師。
寢疾不興,聖體長違。
華夏飲淚,黎庶含悲。
神翳功顯,身沈名飛。
敢揚聖德,表之素旗。
乃作誄曰:

  於穆我王,胄稷胤周。
賢聖是紹,元懿允休。
先侯佐漢,實惟平陽。
功成績著,德昭二皇。
民以寧一,興詠有章。
我王承統,天姿特生。
年在志學,謀過老成。
奮臂舊邦,翻身上京。
表與我王,兵交若神。
張陳背誓,傲帝虐民。
擁徒百萬,虎視朔濱。
我王赫怒,戎車列陳。
武卒處闞,如雷如震。
欃槍北掃,舉不浹辰。
紹遂奔北,河朔是賓。
振旅京師,帝嘉厥庸。
乃位丞相,總攝三公。
進受上爵,臨君魏邦。
九錫昭備,大路光龍。
玄鑒靈蔡,探幽洞微。
下無偽情,奸不容非。
敦儉尚古,不玩珠玉。
以身先下,民以純樸。
聖性嚴毅,手修清一。
惟善是嘉,靡疏靡昵。
怒過雷電,喜逾春日。
萬國肅虔,望風震慄。
既總庶政,兼覽儒林。
躬著雅頌,被之琴瑟。
茫茫四海,我王康之。
微微漢嗣,我王匡之。
群傑扇動,我王服之。
喁喁黎庶,我王育之。
光有天下,萬國作君。
虔奉本朝,德美周文。
以寬克眾,每征必舉。
四夷賓服,功夷聖武。
翼帝王世,神武鷹揚。
左鉞右旄,威凌伊呂。
年逾耳順,體壯志肅。
乾乾庶事,氣過方叔。
宜並南嶽,君國無窮。
如何不弔,禍鍾聖躬。
棄離臣子,背世長終。
兆民號咷,仰訴上穹。
既以約終,令節不衰。
既即梓宮,躬御綴衣。
璽不存身,唯紼是荷。
明器無飾,陶素是嘉。
既次西陵,幽閨啟路。
群臣奉迎,我王安厝。
窈窕玄宇,三光不入。
潛闥一扃。尊靈永蟄。
聖上臨穴,哀號靡及。
群臣陪臨,佇立以泣。
去此昭昭,於彼冥冥。
永棄兆民,下君百靈。
千代萬葉,曷時復形。

文帝誄(並序)[編輯]

  惟黃初七年,五月七日,大行皇帝崩。
嗚呼哀哉!
於時天震地駭,崩山隕霜,
陽精薄景,五緯錯行。
百姓呼嗟,萬國悲悼。
若喪考妣,恩過慕唐。
擗踴郊野,仰想穹蒼。
僉曰何辜,早世殞喪。
嗚呼哀哉!
悲夫大行,忽焉光滅,
永棄萬國,雲往雨絕。
承問荒忽,惽懵哽咽。
袖鋒抽刃,欲自僵斃,
追慕三良,甘心同穴。
感惟南風,惟以郁滯。
終於偕沒,指景自誓。
考諸先記,尋之哲言,
生若浮寄,惟德可論。
朝聞夕逝,孔志所存。
皇雖一沒,天祿永延。
何以述德?表之素旃。
何以詠功?宣之管弦。
乃作誄曰:

  皓皓太素,兩儀始分。
中和產物,肇有人倫。
爰暨三皇,實秉道真。
降逮五帝,繼以懿純。
三代製作,踵武立勛。
季嗣不維,綱漏於秦。
崩樂滅學,儒坑禮焚。
二世而殲,漢氏乃因。
弗求古訓,嬴政是遵。
王綱帝典,闃爾無聞。
末光幽昧,道究運遷。
乾坤回曆,簡聖授賢。
乃眷大行,屬以黎元。
龍飛啟祚,合契上玄。
五行定紀,改號革年。
明明赫赫,受命於天。
仁風偃物,德以禮宣。
祥惟聖質,嶷在幼妍。
研幾六典,學不過庭。
潛心無罔,亢志青冥。
才秀藻朗,如玉之瑩。
聽察無響,瞻睹未形。
其剛如金,其貞如瓊。
如冰之潔,如砥之平。
爵功無私,戮違無輕。
心鏡萬機,攬照下情。
思良股肱,嘉昔伊、呂。
搜揚側陋,舉湯代禹。
拔才岩穴,取士蓬戶。
唯德是縈,弗拘禰祖。
宅土之表,率民以漸。
道義是圖,弗營厥險。
六合是虞,齊契共遵。
下以純民,民由朴儉。
恢折規矩,克紹前人。
科條品制,褒貶以因。
乘殷之輅,行夏之辰。
金根黃屋,翠葆龍鱗。
紼冕崇麗,衡紞惟新。
尊肅禮容,矚之若神。
方牧妙舉,欽於恤民。
虎將荷節,鎮彼四鄰。
朱旗所剿,九壤被震。
疇克不若,孰敢不臣?
縣旌海表,萬里無塵。
虜備凶徹,鳥殪江岷。
摧若涸魚,乾若脯鱗。
肅慎納貢,越裳效珍。
條支絕域,眾子內賓。
德儕先皇,功侔太古。
上靈降瑞,黃初叔祐。
河龍洛龜,陵波游下。
平均應繩,神鸞翔舞。
數莢階除,系風扇暑。
皓獸素禽,飛走郊野。
神鍾寶鼎,形自舊土。
雲英甘露,瀸途被宇。
靈芝冒沼,朱華陰渚。
回回凱風,祁祁甘雨。
稼穡豐登,我稷我黍。
家佩惠君,戶蒙慈父。
圖致大和,洽德全義。
將登介山,先皇作儷。
鐫石紀勛,兼錄眾瑞。
方隆封禪,歸功天地。
賓禮百靈,勛命視規。
望祭四岳,燎封奉柴。
肅於南郊,宗祀上帝。
三牲既供,夏禘秋嘗。
元侯佐祭,獻璧奉璋。
鸞輿幽藹,龍旂太常。
爰迄太廟,鐘鼓鍠鍠。
頌德詠功,八佾鏘鏘。
皇祖既饗,烈考來享。
神具醉止,降茲福祥。
天地震盪,大行康之。
三辰暗昧,大行光之。
皇紘惟絕,大行綱之。
神器莫統,大行當之。
禮樂廢弛,大行張之。
仁義陸沈,大行揚之。
潛龍隱鳳,大行翔之。
疏狄遐康,大行匡之。
在位七載,元功仍舉。
將永大和,絕跡三五。
宜作物師,長為神主。
壽終金石,等算東父。
如何奄忽,摧身后土。
俾我煢煢,靡瞻靡顧。
嗟嗟皇穹,胡寧忍務。
嗚呼哀哉!
明監吉凶,體遠存亡。
深垂典制,申之嗣皇。
聖上虔奉,是順是將。
乃耕玄宇,基為首陽。
擬跡谷林,追堯慕唐。
合山同陵,不樹不疆。
塗車芻靈,珠玉靡藏。
百神警待,來賓幽堂。
耕禽田獸,望魂之翔。
於是俟大隧之致功兮,練元辰之淑禎。
潛華體於梓宮兮,馮正殿以居靈。
顧望嗣之號咷兮,存臨者之悲聲。
悼晏駕之既往兮,感容車之速征。
浮飛魂於輕霄兮,就黃墟以滅形。
背三光之昭晰兮,歸玄宅之冥冥。
嗟一往之不反兮,痛濆闥之長扃。
咨遠臣之眇眇兮,成凶諱以怛驚。
心孤絕而靡告兮,紛流涕而交頸。
思恩榮以橫奔兮,閡闕塞之嶢崢。
顧衰絰以輕舉兮,迫關防之我嬰。
欲高飛而遙憩兮,憚天網之遠經。
遙投骨於山足兮,報恩養於下庭。
慨拊心而自悼兮,懼施重而命輕。
嗟微軀之是效兮,甘九死而忘生。
幾司命之役籍兮,先黃髮而隕零。
天蓋高而察卑兮,冀神明之我聽。
獨鬱伊而莫訴兮,追顧景而憐形。
奏斯文以寫思兮,結翰墨以敷誠。
嗚呼哀哉!


卞太后誄(並序)[編輯]

  率土噴薄,三光改度,
陵頹谷踴,五行互錯。
皇室蕭條,羽檄四布。
百姓欷歔,嬰兒號慕,
若喪考妣,天下縞素。
聖者知命,徇道寶名。
義之攸在,亦棄厥生。
敢揚後德,表之旐旌,
光垂罔極,以慰我情。
乃作誄曰:

  我王之生,坤靈是輔。
作合於魏,亦光聖武。
篤生文帝,紹虞之緒。
龍飛紫宸,奄有九土。
詳惟聖善,岐嶷秀出。
德配姜嫄,不忝先哲。
玄覽萬機,兼才備藝。
泛納容眾,含垢藏疾。
仰奉諸姑,降接儔列。
陰陽觀潛,外明內察。
及踐大位,母養萬國。
溫溫其人,不替明德。
悼彼邊氓,未遑宴息。
恆勞庶事,兢兢翼翼。
親桑蠶館,為天下式。
樊姬霸楚,書載其庸。
武王有亂,孔嘆其功。
我後齊聖,克暢丹聰。
不出房闥,心照萬邦。
年逾耳順,乾乾匪倦。
珠玉不玩,躬御綈練。
日昃忘飢,臨樂勿宴。
去奢即儉,曠世作檢。
慎終如始,蹈和履貞。
恭事神祗,昭奉百靈。
局天蹐地,祗畏神明。
敬微慎獨,報禮幽冥。
虔肅宗廟,蠲薦三牲。
降福無疆,祝雲其神。
宜享斯祐,蒙祉自天。
何圖凶咎,不勉斯年。
嘗禱盡禮,有篤無痊。
豈命有終,神食其言。
遺孤在疚,承諱東藩。
擗踴郊畛,灑淚中原。
追號皇妣,棄我何遷。
昔垂顧復,今何不然。
空宮寥廓,棟宇無煙。
巡省階途,彷彿欞軒。
仰瞻帷幄,俯察几筵。
物不毀故,而人不存。
痛莫酷斯,彼蒼者天。
遂臻魏都,遊魂舊邑。
大隧開途,靈將斯戢。
嘆息霧興,揮淚雨集。
徘徊壒柩,號咷弗及。
神光既幽,佇立以泣。

王仲宣誄(並序)[編輯]

  建安二十二年正月二十四日戊申,魏故侍中關內侯王君卒。
嗚呼哀哉!
皇穹神察,哲人是恃。
如何靈祗,殲我吉士。
誰謂不痛,早世即冥。
誰謂不傷,華繁中零。
存亡分流,夭遂同期。
朝聞夕沒,先民所思。
何用誄德?表之素旗。
何以贈終?哀以送之。
遂作誄曰:

  猗歟侍中,遠祖彌芳。
公高建業,佐武伐商。
爵同齊魯,邦祀絕亡。
流裔畢萬,勳績惟光。
晉獻賜封,於魏之疆。
天開之祚,末胄稱王。
厥姓斯氏,條分葉散。
世滋芳烈,揚聲秦漢。
會遭陽九,炎光中曚。
世祖撥亂,爰建時雍。
三台樹位,履道是鍾。
寵爵之加,匪惠惟恭。
自君二祖,為光為龍。
僉曰休哉,宜翼漢邦。
或統太尉,或掌司空。
百揆惟敘,五典克從。
天靜民和,皇教遐通。
伊君顯考,奕世佐時。
入管機密,朝政以治。
出臨朔岱,庶績咸熙。
君以叔懿,繼此洪基。
既有令德,材技廣宣。
強記洽聞,幽贊微言。
文若春華,思若湧泉。
發言可詠,下筆成篇。
何道不洽,何藝不閒。
棋局逞巧,博弈唯賢。
皇家不造,京室隕顛。
宰臣專制,帝用西遷。
君乃羈旅,離此阻艱。
翕然鳳舉,遠竄荊蠻。
身窮志達,居鄙行鮮。
振冠南嶽,濯纓清川。
潛處蓬室,不干勢權。
我公奮鉞,耀威南楚。
荊人或違,陳戎講武。
君乃義發,算我師旅。
高尚霸功,投身帝宇。
斯言既發,謀夫是與。
是與伊何?響我明德。
投戈編郡,稽顙漢北。
我公實嘉,表揚京國。
金龜紫綬,以彰勛則。
勛則伊何?勞謙靡已。
憂世忘家,殊略卓峙。
乃署祭酒,與軍行止。
算無遺策,畫無失理。
我王建國,百司雋乂。
君以顯舉,秉機省闥。
戴蟬珥貂,朱衣皓帶。
入侍帷幄,出擁華蓋。
榮耀當世,芳風晻藹。
嗟彼東夷,憑江阻湖。
騷擾邊境,勞我師徒。
光光戎輅,霆駭風徂。
君侍華轂,輝輝王途。
思榮懷附,望彼來威。
如何不濟,運極命衰。
寢疾彌留,吉往凶歸。
嗚呼哀哉!
翩翩孤嗣,號慟崩摧。
發軫北魏,遠迄南淮。
經歷山河,泣涕如頹。
哀風興感,行雲徘徊。
游魚失浪,歸鳥忘棲。
嗚呼哀哉!
吾與夫子,義貫丹青。
好和琴瑟,分過友生。
庶幾遐年,攜手同征。
如何奄忽,棄我夙零。
感昔宴會,志各高厲。
予戲夫子,金石難敝。
人命靡常,吉凶異制。
此歡之人,孰先隕越。
何寤夫子,果乃先逝。
又論死生,存亡數度。
予猶懷疑,求之明據。
儻獨有靈,遊魂泰素。
我將假翼,飄颻高舉。
超登景雲,要子天路。
喪柩既臻,將及魏京。
靈壒回軌,白驥悲鳴。
虛廓無見,藏影蔽形。
孰雲仲宣,不聞其聲。
延首嘆息,雨泣交頸。
嗟乎夫子,永安幽冥。
人誰不沒,達士徇名。
生榮死哀,亦孔之榮。
嗚呼哀哉!

金瓠哀辭(並序)[編輯]

  金瓠,予之首女,雖未能言,固已授色知心矣。生十九旬而夭折,乃作此辭。辭曰:

  在襁褓而撫育,向孩笑而未言。
不終年而夭絕,何見罰於皇天?
信吾罪之所招,悲弱子之無愆。
去父母之懷抱,滅微骸於糞土。
天長地久,人生幾時。
先後無覺,促爾有期。


行女哀辭(並序)[編輯]

  行女生於季秋,而終於首夏。三年之中,二子頻喪。

  伊上靈之降命,何短修之難裁。
或華發以終年,或懷妊而逢災。
感前哀之未闋,復新殃之重來。
方朝華而晚敷,比辰露而先晞。
感逝者之不追,悵情忽而失度。
天蓋高而無階,懷此恨其誰訴。


仲雍哀辭[編輯]

  曹裛,字仲雍,魏太子之中子也。三月而生,五月而亡。昔后稷之在寒冰,鬥穀之在楚澤,咸依鳥憑虎,而無風塵之災。今之玄笫文茵,無寒冰之慘;羅幃綺帳,暖於翔鳥之翼;幽房閒宇,密於雲夢之野;慈母良保,仁乎烏虎之情。卒不能延期於期載,雖六旬而夭歿。彼孤蘭之眇眇,亮成干其畢榮。哀綿綿之弱子,早背世而潛形。且四孟之未周,將願子乎一齡。陰雲回於素蓋,悲風動其扶輪。臨埏闥以歔欷,淚流射而沾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