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關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最後關頭
作者:汪精衛
1937年7月29日
    本作品收錄於:《汪精卫先生抗战言论集

    汪精衛演講

    最後關頭已到[编辑]

    各位同志:本月十五日,兄弟曾對各位同志說了幾句關於救亡圖存的話,如今所要說的是,就從前說過的幾句話加以申引。本月十五日蘆溝橋事件已經發生好幾日了,當時兄弟曾說,這事件之演進如何,雖未能預測,然這事件決不是偶然發生,而是一種預定計劃,那麼,我們也只有據著已定方針,以為應付。及至十七日,蔣委員長第一期談話會裡已經鄭重的把方針宣佈出來了,全國報紙都已登載,各位同志都已看見,這裡頭有一句最明確最緊要的話是說,中國今日已到了最後關頭,兄弟如今想就“最後關頭”四字,加以說明。

    “九·一八”以來中國外交內政方針[编辑]

    我們記得在二十四年十一月五全大會裡,蔣委員長曾經說過“和平未至完全斷望,決不輕棄和平;犧牲未至最後關頭,決不輕言犧牲。”這幾句說話,在二中全會裡曾經有明切的解釋,三中全會對於外交方針,也是根據著這幾句說話,以為進行。我們知道日本對於中國是侵略無已的,自“九·一八”以來,對於中國是一步一步的殺進來。而中國呢,卻是一步一步的往後退。中國為什麼一步一步的往後退呢?因為中國比較日本進步遲了六、七十年,中國的國家力量,不能擋住日本的侵略。然則自從“九·一八”以來,中國外交內政的方針是怎樣呢?總括說來,在外交上不能擋住日本一步一步的殺進來,只能想些方法,使他進得慢些,中國不能一步一步的往後退,只能想些方法,使我們退得慢些。為什麼想慢些呢?難道就趁此偷安苟活麼?不然,我們只想起著這慢些,騰出一些時間來,在內政上做種種準備的工作,以加強我們的抵抗力,這便是“九·一八’以來中國外交內政的方針。

    締結淞滬協定的原因[编辑]

    自從“九·一八”以來,中國以‘九·一八”事件訴諸國聯,原想借國聯的道德制裁、經濟制裁、武力制裁,使日本不能向中國一步一步的殺進來,然在事實上國聯除了有些微道德制裁之外,經濟制裁、武力制裁絲毫休想,因此日本的殺進來一步一步沒有停止,東三省遂次第淪陷了。我們在這時候,只能做得一些號召全國精誠團結、共赴國難的工作,然這些工作,只是起頭,還沒有什麼成就,於是日本一步一步的殺進來的結果,由“九·一八”事件而進為“一·二八”事件了,以十九路軍、第五軍及各處援軍之苦戰,及國聯調查團之斡旋,三月初淞滬失守,因而有限滬停戰協定之締結。淞滬停戰協定,自然是重大的損失。而當時所以締結這協定,是想使日本進得慢些,我們退得慢些,趁著這慢些趕快做種種準備的工作,例如江西剿匪之得以進行,東南各省公路網之得以完成,這是否得不償失呢?留待公論。

    締結塘沽協定的原因[编辑]

    淞滬停戰協定,不過一年,而熱河戰事,長城各口戰事,又發生了,日本之殺進來一步一步的緊了,及至我軍敗績之後,熱河失守,長城各口,亦以次失守,於是又有塘沽停戰協定,這自然是更重大的損失。而當時所以締結這協定,是想使日本進得慢些,我們退得慢些,趁著這慢些,趕快做種種準備的工作。我們發覺精神方面、物質方面,缺憾太多了,抵抗力薄弱而且零碎,不能將整個國家、整個民族的抵抗力量完全發動,而且還有許多從旁從後牽掣阻撓我們,因此在精神方面謀團結,謀組織之改善,謀訓練之加緊。在物質方面,則國防設備與國民經濟建設同時並進。兩三年間,精神方面有些成就,物質方面的成就也有數目字可以計算,統一事業,不能說是完成而不能說沒有進步。至於剿匪,則東南數省,次第肅清了,這是否得不償失呢?留待公論。

    忍辱負重的原因[编辑]

    塘沽停戰協定之後,繼續發生的通車間題、通郵問題,我們在不承認偽國原則之下,通車以不用偽國車票,通郵以不用偽國郵票,而勉強解決。至於通訊等等問題仍在繼續堅持,而二十四年六月,日本之殺進來又一步一步的緊了,從五月二十五日起,口頭交涉至六月九日,我們鑒於形勢不能不作種種緊急處分,因為六月十二日,便是日本自由行動的時候了。這種種緊急處分,其為重大損久確是忍無可忍,讓無可讓,而仍然忍下去,讓下去,當時所以如此是想使日本進得侵些,我們退得慢些,因此之故,各種準備的工件仍得進行,精神方面、物質方面,盡可能的努力去做,其間如西南剿匪之完成,兩廣之統一等等,這是否得不償失呢?留待公論。

    最後關頭一到只有犧牲到底[编辑]

    這樣的忍了又忍,讓了又讓,已經整整的六年了,我們不能不想著這樣一步一步的殺進來,是無底止的,這樣一步一步的往後退,是無底止的,而且我們的準備,我們知道,日本也知道,我們固然很坦白的說:“這些準備都是現代國家所必需,我們恃此以與人為敵,我們亦恃此以與人為友,為敵為友,不只在我,而且在人。”然而日本會這樣的說:“我們不只不許你們與我為敵,而且不許你們與我為友。”那麼,我們之準備,不但不能得到慢些的結果,反而是喚起日本之加緊的一步一步殺進來了。這樣的不準備不可,欲準備不能,使我們於想些方法一步一步的往後退的時候,不能不劃定一個最後關頭,未到這最後關頭,容許我們想些方法,能不退最好,不能不退,也盡可能的退得慢些。及至到了這最後關頭,則我們一齊站著,不能往後再退一步了。從前說過,和平末至完全絕望決不放棄和平,犧牲未到最後關頭,決不輕言犧牲。當“未至”的時候,我們要有絕大的決心與勇氣來忍耐,及“已至’的時候,我們要有絕大的決心與勇氣來犧牲。我們當日若不忍耐而孟浪犧牲,則犧牲為無意義,今日若不犧牲而猶言準備,則準備為尤無意義。“犧牲”兩個字,是嚴酷的,我們自己犧牲,我們並且要全國同胞一齊犧牲。因為我們是弱國,我們是弱國之民,我們所謂抵抗無他內容,其內容只是犧牲,我們要使每一個人,每一塊地,都成為灰燼,不使敵人有一些得到手裡,這意義誠然是嚴酷的,然不如此,則尚有更嚴酷的隨在後頭。質而言之,我們如不犧牲,那就只有做傀儡了。

    不做傀儡[编辑]

    中國歷史上為外族所侵略,半亡者數次,全亡者兩次。這些亡,不是侵略者能將我們四萬萬人殺盡,能將我們四百余萬方裡毀盡,而是我們死了幾個有血性的人之後,大多數沒有血性的人,將自家的身體連同所有的土地,都進貢給侵略者,以為富貴之地。侵略者因此極寫意的,便將我們大多數的人,以及全數的土地,得到手裡。我們今日是不是仍然要做傀儡呢?不做傀儡,只有犧牲。我們是弱國,我們是弱國國民,說到打倒別人,或者不能做到,說到犧牲自己,那就無論怎樣弱法,也沒有不能做到之理。如其不能做到,是不為,不是不能。所謂不為,便是沒有犧牲之決心,而只有傀儡之決心了。我們不但因為不願做傀儡而犧牲了自己,我們並且因為不願自己犧牲之後,看見自己的同胞去做傀儡,所以我們必定要強制我們的同胞,一齊的犧牲,不留一個傀儡的種子。無論是通都大鎮,無論是荒村僻壤,必使人與地俱成灰燼。我們雖不能擋住敵人之殺進來,然而我們必能使敵人殺進來之後,一無所得。

    我們幾年以來,處心積慮,講統一,講組織,講訓練,為的是到最後關頭,發動整個國家、整個民族之精神的力量,以駕馭使用,日積月累得來的各種物質建設,加強對於侵略之抵抗,所謂抵抗,便是能使整個國家,整個民族為抵抗侵略而犧牲。天下既無弱者,天下即無強者,那麼我們犧牲完了,我們抵抗之目的也達到了。我們高呼一句“最後關頭”!我們更高呼一句“犧牲”!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44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