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陵集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松陵集
作者:皮日休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96

詩有六藝,其一曰比。比者,定物之情狀也,則必謂之才。才之備者,於聖為六藝,於賢為聲詩。噫!春秋之後,頌聲亡寢,降及漢氏,詩道洊作。然二雅之風,委而不興矣。在詩有三言四言五言六言七言之作。三言者,曰「振振鷺,鷺於飛」是也。五言者,曰「誰謂雀無角,何以穿我屋」是也。六言者,「我姑酌彼金罍」是也。七言者,「交交黃鳥止於桑」是也。九言者,曰「泂酌彼行潦挹彼注茲」是也。蓋古詩率以四言為本。而漢氏方以五言七言為之也,其句亦出於周詩。五言者,李陵曰「攜手上河梁」是也。七言者,漢武曰「日月星辰和四時」是也。爾後盛於建安以降,江左君臣,得其浮豔,然詩之六藝微矣。逮及吾唐開元之世,易其體為律焉,始切於儷偶,拘於聲勢。《詩》云:「覯閔既多,受侮不少。」其對也工矣。《堯典》曰:「聲依永,律和聲。」其為律也甚矣。由漢及唐,詩之道盡矣。吾又不知千祀之後,詩之道止於斯而已。即後有變而作者,不得以知之。

夫才之備者,猶天地之氣乎?氣者止乎一也,分而為四時。其為春,則煦枯發枿,如棄如,百物融洽,酣人肌骨。其為夏,則赫曦朝升,天地如窯,草焦木暍,若燎毛髮。其為秋,則涼颸高瞥,若露天骨,景爽夕清,神不蔽形。其為冬,則霜陣一淒,萬物皆瘁,雲沮日慘,若憚天責。夫如是,豈拘於一哉,亦變之而已。人之有才者,不變則已,苟變之,豈異於是乎?故才之用也,廣之為滄溟,細之為溝竇,高之為山嶽,碎之為瓦礫,美之為西子,惡之為敦洽,壯之為武賁,弱之為處女。大則八荒之外不可窮,小則一毫之末不可見。苟其才如是,復能善用之,則庖丁之牛,扁之輪,郢之斤,不足謂神解也。噫!古之士窮達必形於歌詠,苟欲見乎志,非文不能宣也,於是為其詞。詞之作,固不能獨善,必須人以成之。昔周公為詩以遺成王,吉甫作誦以贈申伯。詩之酬贈,其來尚矣。後每為詩,必多(闕二字)為(闕一字)咸通七年,今兵部令狐員外在淮南,今中書舍人(闕二字)公守毗陵,日休皆以詞獲幸,悉蒙以所制命之和,各(闕二字)軸亦有名其守者。十年,大司諫清河公出牧於吳,日休為郡從事。居一月,有進士陸龜蒙字魯望者,以其業見造。凡數編,其才之變,真天地之氣也。近代稱溫飛卿李義山為之最,俾生參之,未知其孰為之後先也。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