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志/卷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六 桑志
卷七
卷八 

桑志卷第七

        海鹽李聿求五峯甫籑

取材[编辑]

取榦稱于周禮,鳩食咏于葩經,桑之用煩矣,則器用食物之所需,析言之要亦未可略也,志取材第七。

  《詩.豳風》徹彼桑土。毛亨傳:桑土,桑根也。

  《詩.小雅》樵彼桑薪。

  《周禮.考工記》凡取榦之道,柘為上,壓桑次之。

  《儀禮.士冠禮》鬠笄用桑。

  《禮.內則》桑弧蓬矢。

  《禮.雜記》臼以椈,杵以梧,枇以桑。

  《公羊傳》虞主用桑。

  《易通卦驗》夏至日,瑟用桑木,長五尺七寸。

  《韓詩外傳》原憲居魯,桷桑無樞。

  《遼史.儀衛志》商人以桑根之瑞為大輅。

  《路史》伏戲氏絙桑為三十六絃之瑟。

  《風俗通義》桑車榆轂,聲聞數里。

  《拾遺記》庖犧絲桑為瑟。

  《齊民要術》桑十五年,任為弓材,亦堪作履。栽截碎木,中作錐、刀靶。二十年,好作犢車材。欲作鞍橋者,生枝長三尺許,以繩繫旁枝,木橛釘著地中,令曲如橋,十年之後,便是渾成柘橋。欲作快弓材者,宜于山石之間北陰中種之。其高原山田,土厚水深之處,多掘深坑,之中種桑者,隨坑深淺,或一丈、丈五,直上出坑,乃扶疎四散。此樹條直,異于常材,十年之後,無所不任。

  《異苑》東陽郡永康縣,吳時有人入山,逢大龜,擔之歸。遇夜,纜舟于岸,見老桑樹呼龜曰:元緒女當死矣。龜呼桑樹曰:子明無苦也,雖然盡東南之樵,不能潰我。對曰:諸葛恪明敏,必及于汝子二人也。明日其將龜獻吳王。吳王命煮之,三日三夜不死。遂問諸葛恪,恪曰:此龜有精,須多載老桑為薪,煮之立死。遂命伐岸邊老桑樹為薪煮之,火燃龜卽糜矣。

  《常新錄》裴休得桑木根,曰:若作沉香想之,更無異。雖對沉水香,反作桑根想,終不聞香氣,諸相從心起。

  杜光庭《錄異記》李德裕,一旦有老叟謁門,引五六輩,舁巨木請謁焉,曰:「某家藏此桑寶三世矣,感公之好奇搜異,是以獻耳。木中有奇寶,若能者斵之,必有所得。洛邑有匠,計其年齒且年,或身已歿,子孫亦當得其旨訣。」公如其言,訪于洛下,其子應召而來,解為二琵琶槽,自然有白鴿羽翼,爪足巨細畢備,匠料之微失,厚薄不中,一鴿少其翼。公以形羽全者進之,自留其一。

  《詩.衛風》于嗟鳩兮,無食桑葚。

  《詩.魯頌》食我桑黮。

  《魏略》楊沛為新鄭長,課民益畜乾椹,積得千餘斛,藏在小倉。會太祖為兖州刺史,西迎天子,餘人皆無糧。過新鄭,沛謁見,乃進乾椹,太祖甚喜。

  《晉書》王道子問其西土所出。張天錫應聲曰:桑椹甜甘,鴟鴞革響。

  《北史》六軍乏糧,問計于崔逞。逞曰:飛鴞食葚而改音,詩稱其事,可取以助糧。帝乃聽人以葚當租。

  《東觀漢記》蔡君仲至孝,王莽亂,人相食,君仲取桑椹,赤、黑異器。賊問所以,君仲曰:黑與母,赤自食。 賊義之。

  《漢武內傳》神仙上藥,有扶桑丹椹。

  《風俗通義》楊範,齊人。齊宋之亂,母在賊中,範采椹藏于地,夜取之進母,如是非一。忽地中得米十斛,上有字云:米十斛,賜孝子楊範,以資給母。

  《世說新書》有王甲從北方來詣謝公,問:北方何果最勝。甲云:桑椹最好。謝公問:可以比方江東何果。甲云:是黃甘之流。公曰:君何乃爾妄語。甲恐責,乃買駿馬,候熟時,取數千枚,還以奉公。公食之,以為美,乃謂甲:此味乃江東所無,而君近比黃甘。於是引甲為賓客。

  《博物志》鳩食桑椹則醉。


桑志卷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