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堯臣集/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六十 記‧序‧賦 宛陵集
 

[编辑]

余被命來守宛陵,視事之翌日,有客謂余曰:“郡學請鏤版印書,公留意否乎?”乃問其目。曰:“梅聖俞詩集自遭兵火,殘編斷簡,靡有全者,幸郡教官有善本。”余樂聞而應之曰:“昔龐參為漢陽太守,郡人任棠有奇節。參到,先候之,棠不與言,但以薤一本、水一盂置戶屏前,抱兒伏於戶下。參思其微旨曰:‘水欲吾清,拔薤欲吾擊強宗,抱兒當戶欲吾開門恤孤。’率而行之,漢陽大治。餘殿此邦之初,學官諸生以學校為言,今客又以聖俞梅公詩集為言,客其吾之任棠也歟!聖俞公以詩聞於當世,實此邦之前哲,客其欲餘先庠序之教,而借梅文以為諭。餘固淺陋,雖不足以發揚幽光,敢不率行,或庶幾乎如漢陽之治也。”乃命學官董其事。鏤版既成,請序於余,余豈敢辭?聖俞公之詩,簡古純粹,華而不綺,清而不臞,涵泳於仁義之流,出入於詩書之府,而其工歐陽文忠公已序於集首,此不復道,姑敘鏤版之由云爾。

紹興十年上元日,檢校少傅、保信軍節度使、知宣州軍州事兼管內勸農營田使、新安郡開國公、食邑五千二百戶、食實封二千一百戶汪伯彥後序。

右宋都官員外郎宣城梅堯臣聖俞《宛陵集》六十卷,今宣城太守袁旭廷輔所重刻也。何為刻之?表先賢以儀後進者,太守職也。始宣城郡政久弛,袁君至,殫志竭慮,奸滌穢,期歲之間,橫民以戢,良民以妥,修舉學政,爰興教化,表章先賢,風勵多士,於是修都官之墳,率學諸生行展謁之禮,而詢求其文,蓋郡人莫或知者。及訪都官之後,始得此編,遂刻以傳。聖俞當仁宗朝,與韓、范、富、歐諸公遊,聖俞詩名特盛於時。最初王文康公曙覽之,歎曰:“三百年無此作矣!”而見知歐公尤深,相與尤密,時蓋有擬歐、梅於韓、孟者。非宣城山川靈秀之所鍾歟?今天下學士君子皆知聖俞為宣之傑出,顧宣之人有不能知此,袁君之心所不容已也。聖俞平生所著,又有《唐載》廿六卷,《詩小傳》廿卷,注《孫子》十三篇,又嘗編修《唐書》,此亦後來宣之人所當知也,因並及之。

正統己未冬十一月乙巳朔光祿大夫、少師、兵部尚書兼華蓋殿大學士、廬陵楊士奇


PD-icon.svg 本宋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