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工將來之困難問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机工将来之困难问题
作者:鄧中夏 1926年

1926年3月1日

香港此次罢工,首先发难的是海员电车印务,最后响应的是机器工人。机器工人知识程度原来比其他工人要高一点,何以此次罢工独落人后?原因在那里呢?简单一句话,因为领袖作梗。


华人机器会会长韩文惠,算不得一个中国人了。他入英国籍,并且在香港警厅充当职务,衣袖上有数道金边,月薪数十镑,这种人早就背叛了中国,与中国断绝关系了,只电话簿子上还存留着“韩文惠”三个中国字,其实就将韩文惠碎尸万段,在他的任何一片肉一块骨上,用显微镜也找不出一点中国的质素哩。


以这种帝国主义的走狗来做机器会的会长,无怪对于此次反帝国主义之爱国罢工,他要拚命反对了。反对罢工就是尽忠老番,尽忠老番他可以得不资之赏。此次香港罢工机器工人落人后的原因,就是工贼兼国贼“韩文惠”不肯下罢工命令之所致。


可是机器工人民族觉悟和阶级觉悟都是很高的,他们见香港各业工人大家都纷纷罢工返国了,大义所在,于是不管韩文惠有无命令,不约而同自动的罢工,这种自动罢工的价值,与发难罢工的价值,并分别不出谁高谁低。所以我们对于机器工人之罢工虽嫌稍后,然而我们对于他们仍表示敬佩的意思,和其他罢工工人是一样的。


此次罢工的机器工人是革命的工人可以无疑了。他们返国之后,新组织的机工联合会是革命的工会也可以无疑了,但是那些留港未罢工的工友,到底是革命的呢?或是反革命的呢?我们应该要有一个正确的回答和判断。


我以为未罢工返国之工友还是能够革命的,只不过他们当时受了韩文惠的欺骗,所以未曾返国参加此次爱国之大运动,我们料定他们大部分甚至全部份以未罢工返国为耻辱,痛恨韩文惠不置,随后他们也很想乘时再罢,与省城取一致态度,可是又被韩文惠造谣所迷,说在省机工很嫉视他们,说他们反革命,如果返省,必被机工凌辱。其实机工在省欢迎之不暇,同是爱国,同是反对帝国主义,何有先罢工后罢工之分,只不过留港机器工友不知道罢了。然而他们仍未死心,如最近第二次罢工之议起,留港机器工友一致赞成,又可以证明他们还是愿意革命的了。最可恨是韩文惠之破坏,和香港政府武力之压迫,以致他们有志难伸。所以我们不能认未罢工之工友为反革命,我们说他们是反革命,是大错特错的。正中了韩文惠的计。因为逼得他们站在韩文惠一边,听韩文惠之愚弄把持。


我们于此下一断语,留港机器工友,还是能够革命的,反革命的只是韩文惠及其爪牙。


但是留港机器工友尚未加入机工联合会,尚仍存留在华人机器会。同是产业的工人,是应该联合在一个工会之下的不能分处,成为两个工会,然则将来机器的组织,是保全机工联合会呢?抑是保存华人机器会呢?这就是机工将来之困难问题了。


我们如何解决这个困难问题呢?大家仔细想一想。


我现在把我个人的意见说一说做各位工友的参考。


我以为我们机工在原则上应绝对要联合一致,不能分开两家。不论已罢工返国的机器工友,或是未罢工留港的机器工友,我们要想尽方法团结在于一个组织之下。如果机工联合会信用增高,留港工友完全要求加入,这是再好没有,如果华人机器会把韩文惠及其牙爪完全赶跑,执行委员根本改组,改成为真正为工人谋利益,并且不受帝国主义及资本家指使的工会,那么我们机工联合会即便归并进去,也不失为办法之一个,总之问题尚得将来之解决,不过我提出来,请各位注意,大家想想。


我敬望在省的机工联合会的领袖和工友,大家努力,增高机工的信用,整顿下层的组织,加紧工友的训练,扩大联合的宣传,务使罢工得到胜利,将来返港,解决此一问题也是不难的。


原载《机工会会刊》第3期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