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012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十二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十二卷目錄

 后土皇地祇部彙考一

  商湯一則

  周總一則 武王一則

  秦始皇一則

  漢總一則 武帝元鼎一則 元封二則 太初一則 天漢一則 宣帝神爵一則 五

  鳳一則 元帝初元一則 成帝建始二則 永始二則 平帝元始一則

  後漢世祖建武一則 中元二則

  魏總一則

  晉元帝太興一則

  隋高祖開皇一則

  唐高宗永徽一則 乾封一則 元宗開元三則

  宋總一則 真宗景德一則 大中祥符二則 徽宗政和一則

  金總一則

  元武宗至大一則

  明太祖洪武二則 成祖永樂一則 世宗嘉靖一則 穆宗隆慶一則

皇清順治三則 康熙一則

 后土皇地祇部彙考二

  禮記曲禮 祭法

 后土皇地祇部藝文一

  河東賦          漢揚雄

  諫幸汾陰疏        宋孫奭

 后土皇地祇部藝文二

  地郊饗神歌        晉傅元

  梁北郊登歌二首      梁沈約

  周祀方澤歌四首     北周庾信

  方丘歌四首       隋牛弘里

  神州歌           前人

  祭方丘樂章四首      唐褚亮

  祭神州樂章三首       前人

  祭方丘樂章三首      舊唐書

  祭汾陰樂章

  順和           韓思復

  太蔟角          盧從愿

  姑洗徵           劉晃

  南呂羽           韓休

  太和            王晙

  雍和            賈曾

  壽和            蘇頲

  舒和            何鸞

  凱安            蔣挺

  禪社首祭地祇樂三首    賀知章

  靈具醉禪社首祭地祇送神源乾曜

  祭神州樂章二首      舊唐書

  后土廟           羅隱

  后土瓊花圖        明瞿佑

 后土皇地祇部紀事

 后土皇地祇部雜錄

 后土皇地祇部外編

神異典第十二卷

后土皇地祇部彙考一[编辑]

[编辑]

湯以伐夏祭告后土[编辑]

按《書經湯誥》:王曰:「肆台小子將天命明威,不敢赦,敢 用元牡,敢昭告于上天神后,請罪有夏。」

蔡傳神后,后土也。

[编辑]

《周制》,以夏日至,禮地祇於澤中之方丘。大封建國,則 先告后土。

按《周禮地官鼓人》:「以靈鼓鼓社祭。」

社祭,祭地祇也。

《春官》大宗伯之職,「王大封,則先告后土。」

訂義黃氏曰:《注疏》說后土,非也。古人常以后土對皇天。《春秋傳》曰:「君履后土,而戴皇天。」后土,地也。五行之神,后土,黎所食者,稱號同耳。《禹貢》徐州貢土五色。《孔傳》:「王者封五色土為社,建諸侯則各割其方色土與之,使立社。」《周禮》太封告后土,謂將裂土而封之。不曰社,而曰后土。社,生物。后土主土,祈告因其事類而稱之。五行之神。后土,四時分王,與黃帝祭於南方。建國非其事類,故《武成》「告於皇天后土。」《孔傳》曰:「告於天社是也。大封,宗伯告后土,建邦國,大祝告后土。」《易氏》曰:「以大封之意告大示也。

大司樂乃奏大蔟,歌應鍾,舞《咸池》,以祭地示。」

「地祇所祭於北郊」,謂神州之神及社稷。以其下文若樂八變者。是崑崙大地。即知此地祇非大地也。是神州之神可知。按《河圖括地象》云。「崑崙東

考證.svg

「南萬五千里,曰神州」,是知神州之神也。《訂義》:劉迎曰:「地示即樂八變而出者,鄭既謂地示則主崑。」又謂「祭神州之神及社稷。」不知「神州」,崑何所據?

凡六樂者,一變而致羽物及川澤之示,再變而致臝 物及山林之示,三變而致鱗物及丘陵之示,四變而 致毛物及墳衍之示,五變而致介物及《土示》,六變而 致象物及天神。

土祇,《原隰》及平地之神。原隰及平地,以其生九穀,故知此土祇中非直有原隰,亦有平地之神也。若然,彼不言原隰而乃云土祇者,欲見原隰中有社稷,故鄭君《駁異》云:「五變而致土祇,土祇者,五土之總神。」

凡樂:函鍾為宮,大蔟為角,姑洗為徵,南呂為羽。靈鼓、 《靈鞀》,絲竹之管,空桑之琴瑟,《咸池》之舞,夏日至,於澤 中之方丘奏之。若樂八變,則地示皆出,可得而禮矣。

地祇,則主崑訂義王氏曰:「函鍾,西南方之律。萬物於是致養乎地,求地示而禮之,則其樂之宮,宜以物。致養之方,故以函鍾。」鄭鍔曰:「天神而地靈,故以靈名其鼓與鞀。」又曰:「樂用林鍾,言地為萬物之君,終於南呂,象其作成萬物之效;鼓、鞀言其德之靈,管象其生之眾;《空桑》言其道無所不容,《咸池》言其澤無所不遍,而丘之體又象地之方,祭之日用夏至一陰始生之日。以類求類,安有神之不出乎?」王昭禹曰:「言地示則大示,社稷五祀、五嶽四瀆、山林川澤、四方百物之屬,莫不以類而畢出。」

《大祝》辨六號:一曰神號,二曰鬼號,三曰示號,四曰牲 號,五曰齍號,六曰《幣號》。

示號若云后土地祇。

凡大禋祀、肆享、祭示,則執明水火而號祝。

訂義劉氏曰:「祭,示。祭地方澤。」

建邦國,先告后土,用牲幣。

訂義鄭康成曰:「后土,社神也。」按大宗伯注易氏引大祝告后土謂以大封之意告大示似指地言與鄭注異故並載備考

武王以伐商祭告后土[编辑]

按《書經武成》:「惟一月壬辰,旁死魄。越翼日癸巳,王朝 步自周,于征伐商。底商之罪,告於皇天后土。」

「后土」,社也。天子出征,必類帝宜社。此告皇天后土,即《泰誓》「類於上帝,宜於冢土」,故云「后土,社」也。僖十五年《左傳》云「戴皇天而履后土。」彼晉大夫要秦伯,故以地神后土而言之,與此異也。

[编辑]

始皇二十八年東遊海上祠地主[编辑]

按《史記秦始皇本紀》,不載。按《封禪書》,「始皇東遊海 上,行禮祠名山大川及八神。八神二曰地主,祠太山 梁父。蓋地貴陽,祭之必於澤中圓丘云。」按本紀始皇東行在二十

八年

[编辑]

漢制,三歲一祭后土於汾陰,以夏至日祭地。

按《漢舊儀》,「漢法,三歲一祭地於河東汾陰后土宮,以 夏至日祭地,地祇出。」

武帝元鼎四年冬十一月甲子立后土祠於汾陰脽上[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云云。按《郊祀志》,天子郊雍曰:「今 上帝朕親郊,而后土無祀。則禮不答也。」有司與太史 令談、祠官寬舒議:「天地牲角繭栗。今陛下親祠后土, 后土宜於澤中圜丘為五壇,壇一黃犢牢具,已祠盡 瘞,而從祠衣上黃。」於是天子東幸汾陰。汾陰男子公 孫滂洋等見汾旁有光如絳。上遂立后土祠於汾陰 脽上,如寬舒等議。上親望拜,如上帝禮。

元封四年祠后土[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元封四年「春三月,祠后土,詔曰:『朕 躬祭后土,地祇見光集於靈壇,一夜三燭,幸中都宮 殿,上見光。其赦汾陰、夏陽、中都死罪以下』。」

《元封六年》,行幸河東,祠后土。

按《漢書武帝本紀》:元封六年「春三月,行幸河東,祠后 土。詔曰:『朕禮首山,昆田出珍物,化或為黃金。祭后土, 神光三燭。其赦汾陰殊死以下,賜天下貧民布帛,人 一匹』。」

太初二年行幸河東祠后土[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太初二年「春三月,行幸河東,祠后 土。令天下大酺五日,膢五日,祠門戶,比臘。夏四月詔 曰:『朕用事介山,祭后土,皆有光應。其赦汾陰、安邑殊 死以下』。」

天漢元年春三月行幸河東祠后土[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云云。

宣帝神爵元年春三月行幸河東祠后土[编辑]

按:《漢書宣帝本紀》云云。

五鳳三年行幸河東祠后土[编辑]

按《漢書宣帝本紀》:「五鳳三年春三月,行幸河東,祠后 土。詔曰:朕飭躬齋戒,郊上帝,祠后土,神光並見,或興 於谷,燭耀齋宮,十有餘刻

元帝初元四年春三月行幸河東祠后土[编辑]

按:《漢書元帝本紀》云云。

成帝建始元年作北郊罷汾陰后土祠[编辑]

按:《漢書成帝本紀》,建始元年「冬十二月,作長安南北 郊,罷甘泉汾陰祠。」

建始二年春三月辛丑,上始祀后土於北郊。

按:《漢書成帝本紀》云云。

永始三年冬十月皇太后詔有司復汾陰后土祠[编辑]

永始四年春三月,行幸河東,祠后土。

按:以上俱《漢書成帝本紀》云云。

平帝元始五年尊稱地祇為皇地后祇[编辑]

按《漢書平帝本紀》,不載。按《郊祀志》,元始五年,大司 馬王莽奏言,「謹與太師光、大司徒宮羲和歆等八十 九人議,皆曰天子父事天,母事墬。今稱天神曰皇天 上帝,泰一兆曰泰畤,而稱墬祇曰后土,與中央黃靈 同。又兆北部,未有尊稱,宜令墬祇稱皇墬,后祇兆曰 廣畤。」奏可。

後漢[编辑]

世祖建武十八年幸蒲坂祠后土按後漢書世祖本紀建武十八年春三月壬午幸蒲坂祠后土[编辑]

蒲坂縣屬河東郡。后土祠在今蒲州汾陰縣西北。

中元元年尊薄太后為高皇后配食地祇始立北郊兆域[编辑]

按《後漢書世祖本紀》,中元元年冬十月甲申,使司空 告祠高廟曰:「呂太后不宜配食高廟。」同祧至尊薄太 后母德仁慈,其上薄太后尊號曰高皇后,配食地祇。 遷呂太后廟主於園。是歲初起明堂靈臺、辟雍及北 郊兆域,宣布圖讖於天下。

中元二年春正月辛未,初立北郊,祀后土。

按《後漢書世祖本紀》云云,按《祭祀志》,「北郊在雒陽 城北四里,為方壇四陛。建武三十三年正月辛未,郊, 別祀地祇,位南面西上,高皇后配,西面北上,皆在壇 上。地理群神從食,皆在壇下,如元始中故事。」建武三十三年

即中元二年

[编辑]

魏方丘所祭曰皇皇后地,地郊所祭曰皇地之祇。 按《三國志魏明帝本紀》注:「曹氏糸世出自有虞氏。方 丘所祭曰皇皇后地,以舜妃伊氏配。地郊所祭曰皇 地之祇,以武宣皇后配。」

[编辑]

元帝太興二年祀地祇於天郊[编辑]

按《晉書元帝本紀》,不載。按《禮志》,「太興二年,始議立 南郊於巳地。三月辛卯,帝親郊祀。是時尚未立北壇, 地祇眾神,共在天郊。」

[编辑]

高祖開皇 年定以夏至祭皇地祇孟冬祭神州之神[编辑]

按《隋書高祖本紀》,不載。按《禮儀志》,「高祖命國子祭 酒辛彥之議定祀典,為方丘於宮城之北十四里,夏 至之日,祭皇地祇於其上,以太祖配北郊孟冬祭神 州之神,以太祖武元皇帝配。」

[编辑]

高宗永徽 年廢神州地祇之祀[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不載。按《通典》,神州地祇,謂王者 所卜居吉土。五千里之內地名也。永徽中廢神州之 祀。

禮部尚書許敬宗奏:「方丘祭地之外,別有神州,謂之『北郊。地分為二,既無典據,又不通,請合為一祀』。」

乾封 年詔依舊祀神州[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不載。按《通典》云云。

元宗開元十一年二月壬子如汾陰祠后土[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按《舊唐書禮儀志》:「開元十年,下制曰:『王者承事天地 以為主,郊享泰尊以通神。蓋燔柴泰壇,定天位也;瘞 埋泰圻,就陰位也。將以昭報靈祇,克崇嚴配。爰逮秦 漢,稽諸祀典,立甘泉於雍畤,定后土於汾陰,遺廟嶷 然,靈光可燭。朕觀風唐、晉,望秩山川,肅恭明神,因致 禋敬,將欲為人求福,以輔昇平。今此神符,應於嘉德, 行幸至汾陰,宜以來年二月祠后土。所司準式』。」先是, 脽上有后土祠,嘗為婦人塑像。則天時移河西梁山 神塑像就祠中配焉。至是,有司送梁山神像於祠外 之別室,內出錦繡衣服以上后土之神,乃更加裝飾 焉。又於祠堂院外設壇,如皇地祇之制。及所司起作, 獲寶鼎三枚以獻。十一年二月,上親祠壇上,如方丘 儀。

開元十二年,祀后土於汾陰。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通典》,開元十二年二月 二十二日,祀后土於汾陰脽上,太史奏「榮光出河,休氣四塞,祥風繞壇,日揚其光。」

開元二十年。如汾陰。祀后土。是年新禮成。定夏至日 祭皇地祇於方丘。立冬後祭神州地祇於北郊 按《唐書元宗本紀》。開元二十年冬十一月庚申。如汾 陰。祀后土。

按:《舊唐書禮儀志》:「二十年,蕭嵩為中書令,改撰新禮。 祀天一歲有四,祀地有二。」

按《通典》《開元禮》,「夏至日祭皇地祇於方丘壇上,以高 祖神堯皇帝配座;立冬後祭神州地祇於北郊,以太 宗文武聖皇帝配座。」

[编辑]

宋以夏至祭皇地祇,以孟冬祭神州地祇。

按《宋史禮志》:「宋初方丘在宮城之北十四里,以夏至 祭皇地祇,別為壇於北郊,以孟冬祭神州地祇。建隆 以來,迭奉四祖崇配二壇。太平興國以後,但以宣祖、 太祖更配。真宗乃以太宗配方丘,宣祖配神州地祇。」

真宗景德四年遣官祭汾陰后土[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按《文獻通考》:景德四年正 月以朝陵遣工部尚書王化基詣汾陰致祭。其後又 詔「自今凡告天地仍詣祠告祭。命禮官考定衣冠制 度,令有司修製,遣使奉上。」

大中祥符三年詔以明年祀汾陰后土[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大中祥符三年六月庚戌,河中父 老千餘人請祀后土,不許。七月辛丑,文武官將校等 三上表,請祀汾陰后土。八月丁未,詔明年春有事於 汾陰,州府長吏勿以修貢助祭煩民。」

大中祥符四年,祀汾陰后土、地祇。

按《宋史真宗本紀》:「大中祥符四年春正月辛巳,詔執 事汾陰懈怠者罪勿原。乙酉,習祀后土儀。二月辛酉, 祀后土地祇。是夜月重輪,還奉祇宮,紫氣四塞。」

徽宗政和七年上后土皇地祇徽號[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政和七年五月己丑,如玉清和陽 宮,上承天效法厚德光大后土皇地祇徽號寶冊,辛 丑,祭地於方澤按《禮志》,徽宗政和六年,「詔以王者 父天母地,乃者祗率萬邦黎庶,強為之名,以玉冊玉 寶昭告上帝,而地祇未有稱謂,謹上徽號臼承天效 法厚德光大后土皇地祇。」明年五月詣玉清和陽宮, 奉上寶冊所用之禮,以瘞坎易燎柴,設望瘞位,玉以 黃琮及兩珪有邸,幣以黃,舞以八成。其餘並如奉上 玉皇尊號之儀。

[编辑]

金祭皇地祇并神州地祇於方丘。

按《金史禮志》方丘儀:「祭前一日,司天監郊社令各服 其服,帥其屬升設皇地祇神座於壇上北方南面,席 以槁秸。又設神州地祇神座於壇之第一等,東南方, 席以槁秸。」

[编辑]

武宗至大二年議行北郊禮定皇地祗位[编辑]

按《元史武宗本紀》:至大二年十一月乙酉,尚書及太 常禮儀院言,「郊祀者,國之大禮。今南郊之禮已行而 未備,北郊之禮尚未舉行。」今年冬至祀天南郊。請以 太祖皇帝配。明年夏至祀地北郊。請以世祖皇帝配。 制可。按《祭祀志》:至大二年十二月甲辰朔,尚書太 尉、右丞相、太保、左丞相田司徒、郝參政等復奏曰:「南 郊祭天於圜丘,大禮已舉。其北郊祭皇地祇於方澤, 并神州地祇、五嶽四瀆、山林川澤及朝日夕月,此有 國家所當崇禮者也。當聖明御極而弗舉行,恐遂廢 弛。」制若曰:「卿議甚是,其即行焉。」又按《志》,南郊神位, 昊天上帝位天壇之中少北,皇地祇位次東少卻,皆 南向。神席皆緣以繒,綾褥素座。昊天上帝「色皆用青, 皇地祇色皆用黃,席皆以槁秸。」

[编辑]

太祖洪武元年定以夏至日祀后土於方丘[编辑]

按《春明夢餘錄》:洪武元年,李善長等進《方丘說》曰:「按 三代祭地之禮,見於經傳者,夏以五月,商以六月,周 以夏至日祀之於澤中之方丘。蓋王者事天明,事地 察,故冬至報天,夏至報地,所以順陰陽之義也。祭天 於南郊之圜丘,祭地於北郊之方澤,所以順陰陽之 位也。然先王親地,有社存焉。《禮》曰:『享天於郊,祀地於 國』。」又曰:「郊所以明天道,社所以神地道。」又曰:「郊社所 以祀上帝。」又曰:明乎郊社之禮,或以社對帝,或以社 對郊,則祭祀所以親地也。《書》曰:「敢昭告於皇天后土。」 《左氏》曰:「戴皇天,履后土。」則古者亦名地祇為后土矣。 曰「地祇」、曰「后土」、曰社,皆祭地也。此三代之正體,而釋 經之正說。自鄭元惑於緯書,而謂「夏至於方丘之上, 祭崑崙之祇,七月於泰圻之壇,祭神州之祇。」析而二 之,後世宗焉一祭自漢武用祀官寬舒議,立后土祠 於汾陰脽上,禮如祇祀。而後世又宗之,於北郊之外, 仍祀后土。元始間,王莽奏罷甘泉泰畤,復長安南北 郊,以正月上辛若丁,天子親合祀天地於南郊,而後 世又因之,多合祭焉。「由漢歷唐,千餘年間,親祀北郊者,惟魏文帝之太和、周武帝之建德、隋高祖之開皇、 唐元宗之開元四祭而已。宋元豐中,議專祭北郊,故 政和中專祭者凡四。南渡以後,則惟攝祀而已。元皇 慶間,議夏至專祭,地久未施行。今當以《經》為正,擬今 歲夏至日祀方丘,以五嶽、五鎮、四海、四瀆從祀。」上是 之。

洪武十年、合祀后土於圓丘

按《春明夢餘錄》:「洪武十年,始定合祀禮,即圓丘舊壝 作大祀殿壇而屋之,罷方丘。而是歲即奉天殿行焉。」

成祖永樂十九年正月甲子朔命皇太子詣天地壇奉安后土皇地祇神主[编辑]

按:《大政紀》云云。

世祖嘉靖九年建方澤壇以夏至祭皇地祇[编辑]

按:《春明夢餘錄》云云。

穆宗隆慶二年五月丙寅親祭地於方澤[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云云。

皇清[编辑]

順治元年[编辑]

《大清會典》:「順治元年,定每歲夏至大祀」、

《地於》。

《方澤》、以

五嶽

五鎮

四海

四瀆、為「四從壇」 配享

順治十四年

《大清會典》。順治十四年奉。

《太祖》、

太宗配享

方澤行,《奉安》

神位禮。

順治十七年

《大清會典》:順治十七年四月,合祀。

《天》。

《地於》。

大享殿、

康熙六年[编辑]

《大清會典》。康熙六年奉。

世祖章皇帝配享。

方澤。

上親詣行禮。是年題准、每歲夏至大祀、

《地於》。

方澤。《奉》

《太祖高皇帝》。

《太宗文皇帝》。

世祖章皇帝配享、以

五嶽

五鎮

四海

四瀆

四陵山分四從壇

上親詣行禮。

后土皇地祇部彙考二[编辑]

《禮記》:

《曲禮》
[编辑]

天子祭天地。

按《地統書·括地象》云:「地中央曰崑崙。」又云:「其東南方五千里曰神州。」以此言之,崑崙在西北,別統四方九州。其神州者,是崑崙東南一州耳。於神州中更分為九州,則《禹貢》之九州是也。地神有二,歲有二祭,夏至之日,祭崑崙之神於方澤,一也;夏正之月,祭神州地祇於北郊,二也。或云建申之月祭之,與郊天相對。

《祭法》
[编辑]

「瘞埋於《泰折》」,祭地也。

《折,炤》,晢也。必為炤明之名,尊神也。

后土皇地祇部藝文一[编辑]

《河東賦》
漢·揚雄
[编辑]

「伊年暮春,將瘞后土,禮靈祇,謁汾陰於東郊,因茲以 勤崇,垂鴻發祥,隤祉欽若神明者,盛哉鑠乎,越不可 載已。」於是命群臣,齊法服,整靈輿,迺撫翠鳳之駕,六 先景之乘,掉奔星之流旃,彏天狼之威弧,張耀日之 元旄,揚左纛,被雲梢,奮電鞭,驂雷輜,鳴洪鐘,建五旂, 羲和司日,顏倫奉輿,風發飆拂,神騰鬼趡,千乘霆亂,

萬騎屈橋。嘻嘻旭旭,天地稠㟼。簸丘跳巒,涌渭躍涇
考證.svg
秦神下讋,跖魂負沴。河靈矍踢,瓜華蹈衰。遂臻陰宮。

穆穆肅肅,蹲蹲如也。靈祇既鄉,五位時敘。絪縕元黃, 將紹厥後。於是靈輿安步,周流容與,以覽《虖介山》。嗟 文公而愍推兮,勤大禹於龍門。灑沈菑於豁瀆兮,播 九河於東瀕。登六觀而遙望兮,聊遊浮以經營。樂往 昔之遺風兮,喜虞氏之所畊。瞰帝唐之嵩高兮,隆 周之大寧。汨低回而不能去兮,行睨《垓下》與彭城。濊 南巢之坎坷兮,是幽岐之夷平。乘翠龍而超河兮,陟 西岳之嶢崝。雲龍䬠䬠而來迎兮,澤滲漓而下降。鬱 蕭條其幽藹兮,滃汎沛以豐隆。叱風伯於南北兮,呵 雨師於西東。參天地而獨立兮,廓盪盪其亡雙。遵逝 乎歸來。以函夏之大漢兮,彼何足與比功。建乾坤之 貞兆兮,將悉總之以群龍。麗鉤芒與驂蓐收兮,服元 冥及祝融。敦眾神使式道兮,奮《六經》以攄頌。隃於穆 之緝熙兮,過清廟之雝雝。軼五帝之遐跡兮,躡三皇 之高蹤。既發軔於平盈兮,誰謂路遠而不能從?

《諫幸汾陰疏》
宋·孫奭
[编辑]

「先王卜征五年,歲習其祥,祥習則行,不習則增,修德 而改卜。」陛下始畢東封,更議西幸,殆非先王卜征五 年慎重之意。其不可一也。夫汾陰后土,事不經見。昔 漢武帝將封禪,故先封中嶽,祀汾陰,始巡幸郡縣,遂 有事於泰山。今陛下既已登封,復欲幸汾陰,其不可 二也。古者圜丘方澤,所以郊祀天地,今南北郊是也。 「漢初承秦,唯立五畤以祀天,而后土無祀,故武帝立 祠於汾陰。自元、成以來,從公卿之議,遂徙汾陰后土 於北郊,後之王者多不祀汾陰。今陛下已建北郊,乃 舍之而遠祀汾陰,其不可三也。西漢都雍,去汾陰至 近。今陛下經重關,越險阻,輕棄京師根本,而慕西漢 之虛名,其不可四也。河東,唐王業之所起也。唐又都 雍,故明皇間幸河東,因祀后土。聖朝之興,事與唐異, 而陛下無故欲祠汾陰,其不可五也。昔者,周宣王遇 災而懼,故《詩》人美其中興,以為賢主。比年以來,水旱 相繼,陛下宜側身修德,以答天譴,豈宜下徇姦回,遠 勞民庶,盤游不已,忘社㮨之大計?其不可六也。夫雷 以二月啟蟄,八月收聲」,育養萬物,有人君之象,失時 則為異。今震雷在冬,為異尤甚,此天意丁寧以戒陛 下,而返未悟,殆失天意,其不可七也。夫民,神之主也, 是以聖王先成民而後致力於神。今國家土木之工, 累年未息,水旱洊臻,饑饉居多,乃欲勞民事神,神其 享之乎?此其不可八也。陛下必欲為此者,不過效漢 武帝、「唐明皇,巡幸所至,刻石頌功,以崇虛名,誇示後 世爾。」陛下天資聖明,當慕二帝、三王,何為下襲漢、唐 之虛名?其不可九也。唐明皇以嬖寵姦邪,內外交害, 身播國屯,兵交闕下,亡亂之跡如此,由狃於承平,肆 行非義,稔致禍敗。今議者引《開元》故事以為盛烈,乃 欲倡導陛下而為之,臣竊為陛下不取。此其不可十 也。臣言不逮,意陛下以臣言為可取,願賜清問,以畢 臣說。

后土皇地祇部藝文二[编辑]

《地郊饗神歌》
晉·傅元
[编辑]

整,泰坵埃。皇祇眾神感,群靈儀。陰祀設,吉禮施。夜將 極,時未移。祇之體,無形象。潛。泰幽,洞忽荒。祇之出,薆 若有。靈無遠,天下母。祇之來,遺光景,昭若存。終冥冥。 祇之至,舉欣欣,舞象德,歌成文。祇之坐,同歡豫。澤雨 施,化雲布。樂八變,聲教敷。物咸亨,祇是娛。齊既潔,侍 者肅。玉觴進,咸穆穆。饗嘉豢,歆德馨。祚有晉,暨群生。 溢九壤,格天庭。「保萬壽,延億齡。」埃字疑誤

《梁北郊登歌二首》
梁·沈約
[编辑]

方壇既埳,地祇已出。盛典弗愆,群望咸秩。乃升乃獻, 敬成禮卒。靈降無兆,神饗載謐。允矣嘉祚,其升如日。 至哉《坤元》,實惟厚載。躬茲奠饗,誠交顯晦。或升或降, 搖珠動珮。德表成物,慶流皇代。純嘏不愆,祺福是賚。

《周祀方澤歌四首》
北周·庾信
[编辑]

《昭夏》。降神:

報功陰澤,展禮元郊,平琮鎮瑞。方鼎升庖,調歌絲竹。 縮酒江茅,聲舒鐘鼓,器質陶匏。列燿秀華,凝芳都荔。 川澤茂祉丘陵,容衛雲飾,山罍,蘭浮《汎齊》。日至之禮, 歆茲大祭。

《昭夏》。奠玉帛。

曰若厚載,欽明方澤。敢以恭敬,陳之玉帛。德包含養, 功藏靈跡。斯箱既千,子孫則百。

登歌:初獻。

質明孝敬,求陰順陽。壇有四陛,琮分八方。牲牷蕩滌, 蕭合馨香。和鸞戾止,振鷺來翔。威儀簡簡,鐘鼓喤喤。 聲和孤竹,韻入空桑。封中雲氣,《坎》上神光。下元之主功深蓋藏。

《皇夏》。望坎位:

司筵撤席,掌禮移次。迴顧封壇,恭臨坎位。瘞玉埋俎, 藏芬斂氣。是曰「就幽」,成斯地意。

《方丘歌四首》
隋·牛弘
[编辑]

《昭夏》
[编辑]

柔功暢,陰德昭。陳瘞典盛元郊。筐冪清,膋鬯馥,皇情 虔。具寮肅,笙頌合,鼓鞀會,出桂旌屯。虯蓋,敬如在,肅 有承。神胥樂,慶福膺。

《登歌》奠玉帛
[编辑]

道惟生育,器乃包藏。報功稱範,殷薦有常。六瑚已饋, 五齊流香。貴誠尚質,敬洽義章。神祚惟永,帝業增昌。

《誠夏》初獻
[编辑]

《厚載》垂德,崑丘主神。陰壇吉禮,北至良辰。鑒水呈潔, 牲栗表純。樽壺夕啟,幣玉朝陳。群望咸秩,精靈畢臻。 祚流於國,祉被於人。

《昭夏》
[编辑]

奠既徹,獻已周。竦靈駕,逝遠遊。洞四極,匝九縣。慶方 流,祉恆遍。埋玉氣,掩牲芳。晰神理,顯國文。

《神州歌》
前人
[编辑]

四海之內,一和之壤。地曰「神州」,物賴生長。咸池既降, 泰圻斯饗。牲牷尚黑,珪玉實兩。九㝢載寧,神功克廣。

《祭方丘樂章》
唐·褚亮
[编辑]

《唐書·樂志》曰:「貞觀中,夏至祭皇地祇於方丘。」

順和

萬物資以化,交泰屬昇平。易從業惟簡,得一道斯寧。 具儀光玉帛,送舞變《咸英》。黍稷良非貴,明德信惟馨。

肅和

至矣《坤》德,皇哉地祇。開元統紐,合大承規。九宮肅列, 六典相儀。永言配命,長保無虧。

雍和

柔而能方,直而能敬。「厚載以德,大亨以正。」「有滌《斯牷》。」 一作牲有馨斯盛。「介茲景福,祚我休慶。」

順和

陰祇協贊,厚載方貞。牲幣具舉,簫管備成。其禮惟肅, 其德惟明。神之聽矣,式鑒虔誠。

《祭神州樂章》
前人
[编辑]

《唐書·樂志》曰:「貞觀中,祭神州於北郊。」

肅和

大矣「坤儀,至哉神縣。包含日域,牢籠月竁。露潔三清, 風調六變。皇祇介祉,式歆恭薦。」

雍和

泰圻嚴享,陰郊展敬。禮以導神,樂以和性。黝牲在列, 黃琮俯暎。九土既平,萬邦貽慶。

舒和

《坤》道降祥和庶品,靈心載德厚群生。水土既調三極 泰,文武畢備九區平。

《祭方丘樂章》
舊唐書
[编辑]

《唐書·樂志》曰:「睿宗太極元年,祭皇地祇於方丘。」

順和

《坤》厚載物,德柔垂祉。九域咸雍,四溟為紀。敬因良節, 虔修陰祀。廣樂式張,靈其降止。

金奏

《坤》元至德,品物資生。神凝博厚,道協高明。列鎮五嶽, 環流四瀛。於何不載?萬寶斯成。

順和

樂備金石,禮光尊俎。大享爰終,洪休是舉。雨零感節, 雲飛應序。纓紱載辭,皇靈具舉。

《祭汾陰樂章》
[编辑]

《唐書·樂志》曰:「明皇開元十一年,祭皇地祇於汾陰。」

順和           韓思復[编辑]

「大樂和暢,殷薦明神。一降通感,八變必臻。」有求斯應, 無德不親。降靈醉止,休徵萬人。

《太蔟角》
盧從愿
[编辑]

《坤》元載物,陽樂發生。播殖資始,品彙咸亨。列俎棋布, 方壇砥平。神歆禋祀,后德惟明。

《姑洗徵》
劉晃
[编辑]

大君出震,有事郊禋。齋戒既肅,馨香畢陳。樂和禮備, 候暖風春。恭惟降福,實賴明神。

《南呂羽》
韓休
[编辑]

於穆濬哲,維清緝熙。肅事昭配,永言孝思。滌濯靜嘉, 馨香在玆。神之聽之,用受福釐。

《太和》
王晙
[编辑]

於穆聖皇,六葉重光。太原刻頌,后土疏場。寶鼎呈符, 歊雲孕祥。禮樂備矣,降福穰穰。

《雍和》
賈曾
[编辑]

蠲我餴饎,絜我膋薌。有豆孔碩,為羞既臧。至誠無昧, 精意惟芳。神其醉止,欣欣樂康。

《壽和》
蘇頲
[编辑]

禮物斯具。一作備樂章乃陳。「誰其作主?皇考聖真。對越 在天,聖明佐神。窅然汾上,厚澤如春

《舒和》
何鸞
[编辑]

樂奏「云闋,禮章載虔。禋宗於地,昭假於天。惟馨薦矣, 既醉歆焉。神之降福,永永萬年。」

《凱安》
蔣挺
[编辑]

維歲之吉,維辰之良。聖君紱冕,肅事壇場。大禮已備, 大樂斯張。神其醉止,降福無疆。

《禪社首祭地祇樂》
賀知章
[编辑]

順和

至哉含柔德,萬物資以生。常順稱厚載,流謙通變盈。 聖心事能察,增廣陳厥誠。黃祇僾如在,泰折俟「咸亨。」

太和

肅我成命,於昭黃祇。裘冕而祀,陟降在斯。五音克備, 八變聿施。緝熙肆靖,厥心匪離。

肅和

黃祇是祗,我其夙夜。寅畏誠絜,匪遑寧舍。禮以琮玉, 薦厥茅藉。念茲降康,胡寧克暇。

《靈具醉》禪社首祭地祇送神
源乾曜
[编辑]

靈具醉,杳熙熙。靈將往,眇禗禗。顧明德,吐正辭。爛遺 光,流禎祺。

《祭神州樂章》
舊唐書
[编辑]

《唐書樂志》曰:「太樂舊有祭神州迎送神詞二章,不詳所起。」

迎神

黃輿厚載,赤寰歸德。含育九區,保安萬國。誠敬無怠, 禋祀有則。樂以迎神,其儀不忒。

送神

神州陰祀,洪恩廣濟。草樹霑和,飛沈沐惠。禮修鼎俎, 奠歆瑤幣。送樂有章,靈軒其逝。

《后土廟》
羅隱
[编辑]

四、《海兵》一作干《戈尚未寧》,始於雲外學。一作謾勞淮海寫《儀形》。 九天元女猶無聖,后土夫人豈有靈。一帶好雲侵鬢 綠,兩層一作行危岫拂眉青。韋郎年少知何在,一作眈閑事 端坐思量。一作案上休看《太白經》。

《后土瓊花圖》
明·瞿佑
[编辑]

阿武臨朝若鬼神,春風屢動壁衣塵。唐臣不敢揚君 醜,移謗《瓊花觀》裏人。

后土皇地祇部紀事[编辑]

《遼史太祖淳欽皇后傳》:「后嘗至遼土二河之會,有女 子乘青牛車,倉卒避路,忽不見。未幾,童謠曰:『青牛嫗, 曾避路』。」蓋諺謂地祇為青牛嫗云。

《女里傳》:女里字涅烈袞,逸其氏族,補積慶宮人。應曆 初,為習馬小底,以母憂去,一日至雅伯山,見一巨人, 惶懼走,巨人止之曰:「勿懼,我地祇也。葬爾母於斯,當 速詣闕,必貴。」女里從之,累遷馬群侍中。時景宗在藩 邸,以女里出自本宮,待遇殊厚,女里亦傾心結納。及 穆宗遇弒,女里奔赴景宗,是夜集禁兵五百以衛。既 即位,以翼戴功,加「政事令、《契丹》行宮都部署」,賞賚甚 渥。尋加守太尉。

《稽神錄》:江南司農少卿崔萬安分務廣陵,嘗病苦脾 泄,困甚,其家人禱於后土祠。是夕萬安夢一婦人,珠 珥珠履,衣五重,皆編貝玉為之。謂萬安曰:「此病可治, 今以一方相與,可取青木香、肉荳蔻等分,棗肉為丸, 米飲下二十丸。」又云:「此藥大熱,疾平即止。」如其言服 之,遂愈。

廣陵孔目吏歐陽某者,居決定寺之前。其家妻小,遇 亂,失其父母。至是有老父詣門,使白其妻:「我汝父也。」 妻見其貧陋,不悅,拒絕之。父又言其名字及中外親 族甚悉,妻竟不聽。又曰:「吾自遠來,今無所歸矣,求爾 權寄門下,信宿可乎?」妻又不從。其夫勸,又不可。父乃 曰:「去,吾將訟爾矣。」左右以為何訟耳,亦不介意。明日 午,暴風雨從南方來,震霆入歐陽氏之居,牽其妻至 中庭,擊殺之。大水平地數尺,鄰里皆漂蕩不自持。後 數日,歐陽之人至后土廟神座前,得一書,即老父《訟 女文》也。

《春渚紀聞》:李右轄公素初為吉州永豐尉,夜夢二神 赴庭,一神秉牒見訴云:「某縣境地神也,被鄰邑地神 妄生威福,侵境以動吾民。」民因為大建福宇,日饜牲 牢之奉。某之祠香火不屬也。以公異日當宰衡天下, 故敢求決於公。公素為抑鄰神越疆之罪,二神拜伏 而出。既覺聞報,新祠火起,神座一爇而盡。

后土皇地祇部雜錄[编辑]

魏曹植《誥咎文》:「五靈振悚,皇祗赫怒。」

《後山詩話》:「唐人記后土事以譏武后爾。」

明劉基詩:「檄召皇地示,部署岳瀆神,受約天皇墀

后土皇地祇部外編[编辑]

《尚書旋璣鈐》:有神人,名石年,蒼色大眉,戴玉理,駕六 龍,出地軸,號「皇神農。」始立地形,甄度四海,東西九十 萬里,南北八十一萬里。

《華嚴經》佛所遊處,無不遍至。復與佛世界微塵數諸 地神俱,其名曰:淨華光神、善思光明神、雜華莊嚴神、 散寶炎神、隨時樂觀神、金眼勝神、毛孔散香神、應時 和音神,如是一切,皆於過去佛所普修願行。

《異聞錄》:「京兆韋安道,起居舍人真之子,舉進士,久不 第。唐大足年中,于洛陽早出,至慈惠里西門,晨鼓初 發,見中衢兵仗如帝者之衛,前有甲騎數十隊,次有 宦者,持大杖,衣畫褲,夾道前驅,亦數十輩。又見黃屋 左纛有月旗而無日旗。又有近侍才人、宮監之屬亦 數百人。中有飛傘,下見衣珠翠之服,乘大馬,如后主」 人飾,美麗光豔,其容動人。又有後騎,皆婦人才官,持 鉞負弓矢,乘馬,從亦千餘人。時天后在洛,安道初謂 天后之遊幸,時,天尚未明,問同行者,皆云不見。又怪 衢中金吾街吏不為靜路,久之漸明,見其後騎一宮 監馳馬而至,安道因留問之:「前所過者非人主乎?」宮 監曰:「非也。」安道請問其事,宮監但指慈惠里之西門 曰:「公但自此去,由里門循牆而南,行百餘步,有朱扉 西向者,扣之,問其由,當自知矣。」安道如其言,扣之久 之,有朱衣官者出應門曰:「公非韋安道乎?」曰:「然。」官者 曰:「后土夫人相候已久矣。」遂延入,見一大門如戟門 者。官者入通。頃之又延入,有紫衣宮監與安道敘語 於庭,延一宮,中置湯沐。頃之,以大箱奉美服一襲,其 間有青袍牙笏綬及巾靴畢備,命安道服之。宮監曰: 「可去矣。」遂乘安道以大馬,女騎,道從者數人。宮監、安 道聯轡出慈惠之西門,由正街西南,自通利街東行, 出建春門,又東北行,約二十餘里,漸見夾道,戍守者 拜於馬前而去。凡數處乃至一大城,甲士守衛甚嚴, 如王者之城。凡經數重,遂見飛樓連閣,下有大門,如 天子之居,而多宮監。安道乘馬經翠樓朱殿而過,又 十餘處,遂入一門內。行百步許,復有大殿,上陳廣筵 重樂,羅列樽俎,九奏萬舞,若鈞天之樂。美婦人十數, 如妃主之狀,列於筵左右前所,與同行。宮監引安道 自西階而上,頃之,見殿內宮監如贊者,命安道西間 東向而立。頃之,自殿後門見衛從者先羅立殿中,乃 微聞環佩之聲,有美婦人備首飾衣如謁廟之服,至 殿間西向與安道對立,乃是昔於慈惠西街飛傘下 所見者也。宮監乃贊曰:「后土夫人,乃冥數,合為匹偶。」 命安道拜,夫人受之。夫人拜,安道受之,如人間賓主 之禮。遂去禮服,與安道對坐於筵上。前所見十數美 婦人,亦列坐於左右,奏樂飲饌,及昏而罷,則以其夕 偶之,尚處子也。如此者蓋十餘日,所服御飲饌,皆如 帝王之家。夫人因謂安道曰:「某為子之妻,子有父母, 不告而娶,不可謂禮。願從子而歸廟,見尊舅姑,得成 婦之禮,幸也。」安道曰:「諾。」因下令命車駕,即日告備。夫 人乘黃犢之車,車有金翠瑤玉之飾,蓋人間所謂「庫 車。」上有飛傘覆之,車徒儐從,如慈惠之西街。所見安 道乘馬從車,而安道左右侍者十數人,皆才官宦者 之輩。行十餘里,有朱幕城,供帳女吏列候於行宮供 頓之所。夫人遂入供帳中,命安道與同處,所進飲饌 華美。頃之下令,命所從車騎減去十七八,相次又行 三數里,復下令去,從者乃至建春門,左右才有二十 騎人馬,如王者之遊。既入洛陽,欲至其家,安道先入。 家人怪其車服之異,安道遂見其父母二親,驚久之, 謂曰:「不見爾者蓋月餘矣,爾安適耶?」安道拜而明言 曰:「偶為一家迫以婚姻,言新婦即至,故先上告。」父母 驚問未竟,車騎已及門矣。遂有侍婢及閹奴數十輩, 自外正門傳繡茵綺席,羅列於庭,及以翠屏畫幃飾 於堂門左右,施細繩床一,請舅姑對坐。遂自外門設 二錦步障,夫人衣禮服重珮而入,修婦禮畢,奉翠玉 金瑤羅紈蓋數十箱,為人間賀遺之禮。置於舅姑之 前,爰及叔伯諸姑,家人皆蒙其禮。因曰:「新婦請居東 院。」遂又有侍婢閹奴,持房帷供帳之飾,置於東院,修 飾甚周,遂居之。父母相與憂懼,莫知所來。是時天后 朝法令嚴峻,懼禍及之,乃具以事上奏請罪。天后曰: 「此必魅物也,卿不足憂。朕有善咒術者、釋門之師九 思、懷素二僧,可為卿去此妖也。」因詔九思、懷素往。僧 曰:「此不過妖魅狐狸之屬,以術去之,易耳。當先命於 新婦院中設饌,置坐位,請期翌日而至。」真歸,具以二 僧之語命之。新婦承命,具饌設位,輒無所懼。明日,二 僧至,既畢饌端坐,請以新婦相見,將施其術。新婦遞 至,亦致禮於二僧。二僧忽若物擊之,俯伏稱罪,目眥 鼻口流血。真具以事上聞天后,因命二僧對曰:「某所 咒祝者,不過妖魅鬼物,此不知其所從來,想不能制。」 天后曰:「有正諫大夫明祟儼以《太一異術》制錄天地 諸神祇,此必可使也。」遂召崇儼。崇儼謂真曰:「君可以 今夕於所居堂中潔誠坐,以候新婦。所居室上見異 物至,而觀其勝則已,或不勝,則當更以別法制之。」真如其言,至甲夜,見有物如飛雲,赤光若驚電,自崇儼 之居飛躍而至,及新婦屋上,忽若為物所撲滅者,因 而不見。使人候新婦,乃平安如故。乙夜,又見物如赤 龍之狀,拏攫噴毒,如群鼓乘黑雲有光者,至新婦屋 上,又若為物所撲,有呦然之聲而滅。使人候新婦,又 如故。又至子夜,見有物朱髮鋸牙盤鐵輪,乘飛雷輪, 鋩角呼奔而至。既及其屋,又如為物所殺,稱罪而滅。 既而質明,真怪懼不知其所為。計又具以事告崇儼 曰:「前所為法,是《太乙符法》也,但可攝制狐魅耳。今既 無效,請更責之。」因致壇醮之籙,使徵八紘厚地、山川 河瀆、丘墟水木主職鬼魅之屬,其數無闕。崇儼異之。 翼日,又徵入世上天界部八極之神,其數無闕。崇儼 曰:「神祇所為魅者,則某能制之。若然,則不可得而知 也。試請目見而責之。」因命於婦新院設饌請崇儼。崇 儼至坐,請見新婦。新婦方肅答,將拜崇儼,崇儼又忽 若為物所擊,奄然斥倒,稱罪請命,目眥鼻口,流血於 地。真又益驚懼,不知所為。其妻因謂真曰:「此九思懷 素明正諫所不能制也,為之奈何?聞昔安道初與偶 之時,云是后土夫人。此雖人間百術,亦不能制之。今 觀其與安道夫婦之道,亦甚相得。試使安道致詞請 去之,或可也。」真即命安道謝之曰:「某寒門新婦,靈貴 之神,今幸與小子伉儷,不敢稱敵,又天后法嚴,懼因 是禍及。幸新婦且歸,為舅姑之計。」語未終,新婦泣涕 而言曰:「某幸得配偶君子,奉事舅姑,夫為婦之道,所 宜奉舅姑之命。今舅姑既有命,敢不敬從。」因以即日 命駕而去。遂具禮告辭於堂下,因請曰:「新婦,女子也, 不敢獨歸,願得與韋郎同去。」真悅而聽之,遂與安道 俱行,至建春門外,其前時車徒悉至其所,都城僕使 兵衛悉如前。至城之明日,夫人被法服居大殿中,如 天子朝見之像,遂見奇容異人之來朝,或有長丈餘 者,皆戴華冠長劍,被朱紫之服,云是四海之內岳瀆 河海之神。次有數千百人,云是諸山林樹木之神而 已。又以天下諸國之王悉至,時安道於夫人坐側置 一小床,令觀之。因最後通一人,云「大羅天女。」安道視 之,天后也。夫人乃笑謂安道曰:「此是子之地主,少避 之。」令安道入殿內小室中,既而天后拜於庭下,禮甚 謹。夫人乃延天后上。天后數四辭,然後登殿,再拜而 坐。夫人謂天后曰:「某以有冥數,當與天后部內一人 韋安道者為匹偶。今冥數已盡,自當離異,然不能與 之無情。此人苦無壽,某當在某家。本願與延壽三百 歲,使官至三品,為其尊父母厭迫,不得久居人間,因 不果與成其事。今天女幸至,為與之錢五百萬,與官 至五品,無使過此,恐不勝之安道命薄耳。」因而命安 道出,使拜天后。夫人謂天后曰:「此天女之屬部人也, 當受其拜。」天后進退,色若不足而受之。於是諾而去。 夫人謂安道曰:「以郎常善畫,某為郎更益此藝,可成 千世之名耳。」因居安道於一小殿,使垂簾設幕,召自 古帝王及功臣之有名者於前,令安道圖寫。凡經月 餘,悉得其狀,集成二十卷。於是安道請辭去,夫人命 車駕於所都城西,設離帳祖席,與安道訣別,涕泣執 手,情若不自勝,并遺以金玉珠瑤,盈載而去。安道既 至東都,入建春門,聞金吾傳令,於洛陽城中訪韋安 道,已將月餘。既至,謁天后,坐小殿見之,且述前夢,與 安道所敘同,遂以安道為魏王府長史,賜錢五百萬, 取安道所畫《帝王功臣圖》視之,與祕府之舊者皆驗, 至今行於代焉。天策中,安道卒於官。

《雲笈七籤諸天內銘》「九地三十六音,以元始同存,空 靈建號,結自然之名,表於九元,演流外國三十六音。 如是天地各有三十六分,天則有三十六天王,以應 三十六國。地則有三十六土皇,以應三十六天。天王 典真,土皇主仙。第一壘色潤地正音土皇,姓秦,諱孝 景椿。第一壘色潤地行音土皇,姓黃,諱昌。」上文「第一 壘色潤地遊音土皇,姓青諱元文基。第一壘色潤地 梵音土皇,姓蜚諱忠陣星。第二壘剛色地正音土皇, 姓戊諱坤文光。第二壘剛色地行音土皇,姓鬱諱黃 母生。第二壘剛色地遊音土皇,姓元諱乾德維。第二 壘剛色地梵音土皇,姓長諱皇萌。第三壘石脂色澤 地正音土皇,姓張諱維神保。第三壘石脂色澤地行 音土皇,姓周諱伯上仁。第三壘石脂色澤地遊音土 皇,姓朱諱明車子。第三壘石脂色澤地梵音土皇,姓 庚諱文敬士;第四壘潤澤地正音土皇,姓賈諱雲子 高。第四壘潤澤地行音土皇,姓謝諱伯無元。第四壘 潤澤地遊音土皇,姓巳諱文秦陣。第四壘潤澤地梵 音土皇,姓行諱機正方。第五壘金粟澤地正音土皇, 姓華諱延期明。第五壘金粟澤地行音土皇,姓黃諱 齡我容;第五壘金粟澤地遊音土皇,姓雲諱探無淵; 第五壘金粟澤地梵音土皇,姓蔣諱通八光。第六壘 金剛鐵澤地正音土皇,姓李諱上少君。第六壘金剛 鐵澤地行音土皇,姓范,諱來力安;第六壘金剛鐵澤 地遊音土皇,姓長諱李季元。第六壘金剛鐵澤地梵 音土皇,姓王諱駟女容。第七壘水制澤地正音土皇姓唐諱初生映。第七壘水制澤地行音土皇,姓吳諱 正法圖。第七壘水制澤地遊音土皇,姓漢諱高文徹。 第七壘水制澤地梵音土皇,姓京諱仲龍首。第八壘 大風澤地正音土皇,姓葛諱元昇先。第八壘大風澤 地行音土皇,姓華諱茂雲長。第八壘大風澤地遊音 土皇,姓羊諱真洞元。第八壘大風澤地梵音土皇,姓 周諱尚敬原。第九壘洞淵無色剛維地氣正音土皇, 姓極諱無上元。第九壘洞淵無色剛維地氣行音土 皇,姓昇,諱虛元浩。第九壘洞淵無色剛維地氣遊音 土皇,姓趙,諱上伯元。」第九壘洞淵無色剛維地氣梵 音土皇,姓農,諱勤元伯。右九壘之地極下洞淵洞源, 綱維天地,制使不落。上則去第一壘五百二十億萬 里,下則無窮無境,無邊無際,皆綱維之氣。如是第九 壘土皇,以三月一日、六月二日、九月三日、十二月四 日,一年四過,乘五色雲輿,九色飛龍,執《中元命神之 章》,從傖老仙官耀天羽騎萬二千人,上詣波梨答惒 天,奏「九地學道得仙人名言於四天之主。」

《華嚴綱要》,有佛世界微塵數主地神,所謂:「普德淨華 主地神;堅福莊嚴主地神;妙華嚴樹主地神;普散眾 寶主地神;淨目觀時主地神;妙色勝眼主地神;香毛 發光主地神、悅意音聲主地神;妙華旋髻主地神、金 剛嚴體」主地神。如是等而為上首,有佛世界微塵數。 皆於往昔發深重願,願常親近諸佛如來,同修福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