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013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十三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十四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十三卷《目錄》。

 《大明之神部彙考一》。

  《上古》:炎帝神農氏一則 帝嚳高辛氏一則

  陶唐氏。帝堯一則

  《周》。總一則

  秦。始皇一則

  《漢》。高祖一則 武帝元鼎一則 太始一則 宣帝一則 成帝建始一則 平帝元始一

  則

  後漢:世祖建武一則

  魏。文帝黃初一則 明帝太和一則

  晉。成帝咸和一則

  梁。總一則

  北魏。太祖天興二則 太宗永興一則 高祖太和一則

  北齊:總一則

  《北周》:總一則 孝閔帝一則 武帝保定一則

  隋。高祖開皇一則

  唐:總一則 元宗開元一則 天寶一則

  《遼》。總一則 太祖天贊一則 穆宗應曆一則 聖宗統和二則 開泰三則

  宋:真宗天禧一則 仁宗皇祐一則 嘉祐一則 高宗紹興一則

  金。太宗天會一則 熙宗天眷一則 世宗大定三則 章宗明昌一則 宣宗貞祐一則

  《元》:總一則 世祖至元三則 武宗至大一則

  明。太祖洪武三則 世宗嘉靖一則

《皇清》。順治一則

 《大明之神部彙考》二。

  《禮記》:月令 郊特牲 祭法 祭義 玉藻

  《左傳》。昭公元年

  《孝經緯》:援神契

  《國語》。周語 魯語

  《廣雅》:異祥

 《大明之神部總論》:

  《南齊書》。禮志

  《朱子全書》。鬼神

 《大明之神部藝文一》

  周迎日辭        《尚書大傳》。

  《東君》           楚屈平。

  《東郊朝日賦》        唐·陸贄

  朝日祝文:         《圖書編》

 《大明之神部藝文》二。

  《日昇歌》          晉·傅元

  《朝日諴夏》         隋·牛弘

  「朝日」樂章。          《唐書》

  《朝日》樂章。          同前。

  《日出行》           李白。

  《朝日》,樂章七首。錄六首  《圖書編》:

 《大明之神部》選句。

 《大明之神部紀事》。

 《大明之神部雜錄》:

 《大明之神部外編》

 《夜明之神部彙考一》

  《上古》:炎帝神農氏一則 帝嚳高辛氏一則

  《周》。總一則

  秦。始皇一則

  《漢》。武帝元鼎一則 宣帝一則 成帝建始一則 平帝元始一則

  後漢:世祖建武一則

  魏。明帝太和一則

  晉。成帝咸和一則

  梁。總一則

  北魏。太祖天興二則 太宗永興一則 高祖太和一則

  北齊:總一則

  《北周》:總一則

  隋。高祖開皇一則

  唐:總一則

  《遼》。聖宗統和二則

  宋:真宗天禧一則 仁宗皇祐一則 高宗紹興一則

  金。總一則 章宗明昌一則

  《元》:總一則 武宗至大一則

  明。太祖洪武三則 世宗嘉靖一則

《皇清》。順治一則

 《夜明之神部彙考》二。

  《禮記》:月令 祭法 祭義

  《左傳》。昭公元年

  《春秋緯》:孔演圖

  《國語》。周語 魯語

  《廣雅》:異祥

  《月令廣義》:月神《神異典》第十三卷。

大明之神部彙考一[编辑]

上古[编辑]

炎帝神農氏始祀朝日[编辑]

按《史記補三皇本紀》不載按《拾遺記》:「炎帝神農築 圓丘以祀朝日。」

帝嚳高辛氏設丘兆以祀日[编辑]

按《史記五帝本紀》。「帝嚳高辛氏歷日月而迎送之。」 按《路史》。帝嚳以日至。設丘兆於南郊。以祀上帝日月 星辰。

陶唐氏[编辑]

帝堯命官以春分朝日秋分餞日[编辑]

按:《書經虞書堯典》:「分命羲仲宅嵎夷,曰暘谷寅賓出 日。」

蔡傳寅,敬也。賓禮接之,如賓客也。「出日」,方出之日,蓋以春分之旦,朝方出之日也。

分命和仲宅西曰「昧谷」,寅餞納日。

蔡傳《餞禮》,送行者之名。納日,方納之日也。蓋以秋分之暮,夕方納之日也。

[编辑]

周制,祭日俾六官各供其事,又帥諸侯朝日於郊。 按《周禮》「天官掌次,朝日祀五帝,則張大次、小次,設重 㡩重案。」

訂義鄭康成曰:「次謂幄,大幄初往所止居也。小幄,既接祭退俟之處。」《祭義》曰:「周人祭日,以朝及闇,雖有強力,孰能支之?是以退俟,與諸臣代有事焉。」

《春官》「大宗伯之職,以實柴祀日月星辰。」

《典瑞》:「王晉大圭,執鎮圭,繅藉五采五就,以朝日。」

王者,父天母地,兄日姊月,故「春分朝日,秋分夕月」也。訂義楊氏曰:「日為眾陽之宗,上有以參天地之神,故用大圭、鎮圭繅,藉以朝日。」

圭璧以祀日月星辰。

小宗伯之職,「兆五帝於四郊,四望、四類亦如之。」

訂義鄭鍔曰:「先儒以四類為日、月、星辰,攷之《書》云『類于上帝』,惟天神則類而祭之,以其神非一故也。日出於東,月始乎西,其類宜於東西。」

大司樂乃奏黃鍾,歌大呂,舞《雲門》,以祀天神。

「天神」,謂五帝及日月星辰。

《冬官》玉人之事,圭璧五寸,以祀日月星辰。

訂義《鄭鍔》曰:「五,天地之中數,所以象三光運行乎天地之中。」

按《儀禮覲禮》,「天子乘龍路,載大旂,象日月升龍、降龍。 出拜日於東門之外,反祀方明。」

此謂「會同以春」者也。帥諸侯而朝日於東郊,所以教尊尊也。

禮日於南門外,禮月與四瀆於北門外。

此謂「會同以夏冬秋」者也。

[编辑]

始皇二十八年東游海上祠日主[编辑]

按《史記秦始皇本紀》,不載。按《封禪書》:「秦并天下,雍 有日月廟。始皇東遊海上,祠八神,八神七曰日主,祠 成山,成山斗入海,最居齊東北隅,以迎日出云。」按本紀始

「皇東行在。」 二十八年、

[编辑]

高祖六年長安置晉巫祠東君[编辑]

按:《史記》《漢書。高祖本紀》俱不載按《漢書郊祀志》:「高 祖六年,長安置祠祀官、女巫、晉巫祠東君,以歲時祠 宮中。」

師古曰:「東君,日也。」

武帝元鼎五年親郊泰畤朝日[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元鼎五年十一月辛巳朔旦冬至, 立泰畤於甘泉,天子親郊見,朝日夕月。」

師古曰:「春朝朝日,秋暮夕月,蓋常禮也。郊泰畤而揖日月,此又別儀。」

按《郊祀志》,「武帝祭日以牛,祭月以羊,豕特。」

太始三年禮日成山[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太始三年二月,幸琅邪,禮日成山。」

孟康曰:「《禮》日,拜日也。」如淳曰:「祭日於成山也。」

宣帝   年祠日於不夜[编辑]

按《漢書宣帝本紀》不載。按《郊祀志》,宣帝祠成山於 不夜,萊山於黃。成山祠日,萊山祠月。京師近縣鄠則 有日月祠。按《地理志》,「東萊郡不夜有成山日祠。」

師古曰:「《齊地記》云:『古有日夜出見於東萊,故萊子立城,以不夜為名』。」

成帝建始二年罷成山日祠[编辑]

按《漢書成帝本紀》,不載。按《郊祀志》,「成帝建始二年, 匡衡、張譚奏罷雍舊祠二百三所,成山、萊山皆罷。」

平帝元始五年王莽奏立日廟於長安[编辑]

按《漢書平帝本紀》,不載。按《郊祀志》,平帝元始五年, 大司馬王莽奏,「日月雷風山澤,《易》卦,六子之尊氣。今

或未特祀,或無兆居,宜令日廟於長安城之未墬兆
考證.svg
月廟於北郊。」兆。奏可。

後漢[编辑]

世祖建武二年初立日位於圓壇中營[编辑]

按《後漢書世祖本紀》,不載。按《祭祀志》,「建武二年正 月,初制郊兆於雒陽城南七里,為圓壇,有四通道以 為門,日月在中,營內南道,日在東,月在西,別位,不在 群神列。」隴蜀平後,乃增廣郊祀,日月北斗,共用牛一 頭。日月北斗無陛。

[编辑]

文帝黃初二年朝日於東郊[编辑]

按:《三國志魏文帝本紀》:「黃初二年春正月乙亥,朝日 於東郊。」

明帝太和元年春二月丁亥祀朝日於東郊[编辑]

按:《三國志魏明帝本紀》云云。

[编辑]

成帝咸和八年立日神於天郊[编辑]

按《晉書。成帝本紀》。不載。按《禮志》,咸和八年正月,立 北郊。天郊則日月諸神也。

[编辑]

梁南郊,大明從祀。

按《隋書禮儀志》:「梁南郊,日月從祀,座平地,器以陶匏, 席用槁秸。」

北魏[编辑]

太祖天興二年立日神於郊壇中壝內[编辑]

按《魏書太祖本紀》不載。按《禮志》,天興二年正月,帝 親祀上帝於南郊,為壇,日月在中壝內。

天興三年二月丁亥詔有司祀日於東郊。

按《魏書太祖本紀》云云。按《禮志》。「天興三年春祀日 於東郊,用騂牛一。」

太宗永興四年置日神於宮內[编辑]

按《魏書太宗本紀》。不載按《禮志》,「永興四年,置日月 之神及諸小神二十八所,於宮內歲二祭,各用羊一。」

高祖太和十六年二月甲午初朝日於東郊遂以為常[编辑]

按:《魏書高祖本紀》云云。

北齊[编辑]

北齊位日於圓壇下丘。

按:《隋書禮儀志》:「後齊制,圓丘日月於下丘,用蒼牲,司 空獻。」

北周[编辑]

北周以日從祀圓丘,以春分朝日於國東門外。 按《隋書禮儀志》:「後周圓丘,日月從祀,用牲各以其方 色。以春分朝日於國東門外,為壇如其郊,用特牲、青 幣、青圭有邸。皇帝乘青輅,及祀官俱青冕,執事者青 弁,司徒亞獻,宗伯終獻,燔燎如圓丘。」

孝閔帝元年二月癸酉朝日於東郊[编辑]

按:《周書孝閔帝本紀》云云。

武帝保定元年春二月甲午朝日於東郊[编辑]

按:《周書武帝本紀》云云。

[编辑]

高祖開皇 年以日從祀圓丘又於國東門外為壇以春分朝日[编辑]

按《隋書高祖本紀》,不載。按《禮儀志》,「高祖受命,為圓 丘於國之南,日月在丘之第二等,牲用方色犢一。開 皇初,於國東春明門外為壇,如其郊,每以春分朝日。」

[编辑]

唐祀上帝及蜡百神,皆祭《大明》,又以春分朝日於東 郊。

按:《唐書禮樂志》。冬至祀昊天上帝於圓丘,大明、夜明 在壇之第一等。蜡祭百神,《大明》、夜明在壇上。「朝 日」「夕月」無配。日月皆有玷。明堂日月,以太尊實 醴齊,著尊實盎齊,皆二,以山罍實酒一。後祀於圓丘, 以太尊二實汎齊。冬至祀圓丘:《大明》、夜明,籩八、豆 八、簋一、簠一、㽅一、俎一。春分,朝日於東郊。秋分,夕 月於西郊。「天子親祠;不能,則有司攝事。」

元宗開元二十年定以日月為中祀[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舊唐書禮儀志》,「起居舍 人王仲丘撰《大唐開元禮》,二十年九月頒所司行用, 以日月為中祀。」

天寶三載詔升日月為大祀[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天寶三載三 月戊寅詔曰:「祭之為典,以陳至敬,名或不正,是相奪 倫。日月照臨,下土式瞻,既超言象之外,宜極尊嚴之 禮。列為中祀,頗紊大猷。自今以後,升為大祀,仍以四 時致祭。庶昭報之誠,格於上下;欽崇之稱,合於典則。」

[编辑]

遼制,「十二月辰日,皇帝、皇后拜日。」

按《遼史禮志》:「十二月辰日,皇帝皇后焚香拜日。」

太祖天贊三年九月庚子拜日於蹛林[编辑]

按《遼史太祖本紀》云云。

====穆宗應曆二年冬十一月己卯日南至始用舊制行====拜日禮。

按《遼史穆宗本紀》云云。

聖宗統和元年十二月戊申千齡節祭日月禮畢百僚稱賀[编辑]

統和四年十一月癸未。祭日月。為駙馬都尉勒德祈 福。

開泰二年夏四月甲子拜日[编辑]

開泰四年六月庚戌,上拜日如禮。秋七月,上又拜日。 開泰七年夏四月,拜日。

按以上俱《遼史聖宗本紀》云云。

[编辑]

真宗天禧 年定以春分朝日[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按《禮志》,大祀,春分朝日,秋 分夕月,天禧初定。

仁宗皇祐二年詔以日神從祀明堂[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按《禮志》,皇祐二年詔:「今祀 明堂日月河海諸神,悉如圓丘從祀之數。日月大尊 各二,在殿上神座左,籩豆數用中祠。」

嘉祐 年加日月壇羊豕各五[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按禮志云云。

高宗紹興三年四月己亥復舉日月之祀[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云云。

按《文獻通考》:紹興三年,司封員外郎鄭士彥言,「春分 朝日,秋分夕月,祀典未舉。望詔禮官講求。」從之。其後 於城外惠照院望祭,位版日書曰「大明」,月書曰「夜明」, 玉用圭璧,大明幣用赤,夜明幣用白,禮如祀感生帝。

[编辑]

太宗天會四年春正月丁卯朔始拜日[编辑]

按《金史太宗本紀》云云按《禮志》。朝日金初用本國 禮。天會四年。始朝日於乾元殿而後受賀。

熙宗天眷二年定朔朢朝日儀[编辑]

按《金史熙宗本紀》不載按禮志云云。

世宗大定二年罷朔朢朝日[编辑]

按《金史世宗本紀》不載。按《禮志》,朔朢朝日,大定二 年,以無典故罷。

大定十五年,定拜日之禮。

按《金史世宗本紀》,不載。按《禮志》,大定十五年,言事 者謂今正旦並萬壽節,宜令有司定拜日之禮。有司 援據《漢書》,春分朝日,升煙奠玉,如圜丘之儀。又按唐 《開元禮》,南向設大明神位,天子北向,皆無南向拜日 之制。今已奉敕,以月朔拜日,宜遵古制,殿前東向拜。 詔姑從南向。

大定十八年。上拜日於仁政殿。始行東向之禮 按《金史世宗本紀》。不載按《禮志》云云。

章宗明昌五年三月庚辰初定日月常祀[编辑]

按《金史章宗本紀》云云。

宣宗貞祐元年閏九月戊辰朔拜日於仁政殿自是每月吉為常[编辑]

按《金史宣宗本紀》云云。

[编辑]

元制,「大明從祀圓壇第一等。」

按《元史祭祀志》:「從祀圓壇第一等大明位卯神位版, 丹質黃書,神席綾褥,藉以槁秸。」

世祖至元十六年十二月甲申祀太陽[编辑]

至元二十五年春正月庚寅,祭日於司天臺。

按:以上俱《元史世祖本紀》云云。

至元三十一年四月,成宗即位。王月祭太陽於司天 臺。

按:《元史成宗本紀》云云。

武宗至大三年定以春分朝日[编辑]

按《元史武宗本紀》:至大三年冬十月「丙午,三寶奴及 司徒田忠良等言,春秋朝日夕月,實合祀典。」有旨:「所 用儀物,其令有司速備之。」

[编辑]

太祖洪武三年定以春分朝日[编辑]

按《大政紀》:「洪武三年正月,禮部定朝日夕月禮。朝日 以春分,夕月以秋分。」

洪武四年,詔定親祀朝日。

按《大政紀》:「洪武四年正月,詔定親祀朝日、夕月服袞 冕,陪祭官各服本品梁冠祭服。九月乙亥,詔親祀日 月,齋三日,降香,齋一日,著為令。」

洪武二十一年,以大明從祀南郊,罷朝日之祭 按《大政紀》,「洪武二十一年三月,增修南郊壇壝於大 祀殿丹墀內,疊石為壇四,東西相向,以為日月星辰 四壇從祀,其朝日、夕月、熒星之祭,悉罷之。」

世宗嘉靖九年復建朝日壇以春分祭大明之神[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嘉靖九年,用夏言議,改建四郊,兆日 於東郊,兆月於西郊。每歲春分行朝日禮,秋分行夕 月禮。」

按《圖書編》:「嘉靖九年,建壇朝陽門外二里許,歲春分

祭大明之神於朝日壇,西向。甲、丙、戊、庚、壬年,上祭服
考證.svg
親祀,餘年遣文大臣攝之。」

皇清[编辑]

順治八年[编辑]

《大清會典》。順治八年題准:

大明之神從祀

天壇外、更立

朝日壇,在朝陽門外東郊,其制一成。每年於春分。

日卯時致祭,凡遇甲丙戊庚壬歲:

皇上親詣行禮。其餘各年、遣大臣致祭。

大明之神部彙考二[编辑]

《禮記》:

《月令》
[编辑]

孟冬之月,天子乃祈來年於天宗。

《天宗》,謂日月星辰也。蔡邕云:「日為陽宗,月為陰宗。」

《郊特牲》
[编辑]

郊之祭也,迎長日之至也,大報天而主日也。「兆於南 郊」,就陽位也。

天之神日為尊。日,太陽之精也。正義曰:雖特尊於出之帝,而又遍報天之一切神,而天之諸神,唯日為尊,故此祭者,日為諸神之主,故云「主日也。」不用所出之帝為主,而主日者,所出尊,不與諸神為賓主也。

《祭法》
[编辑]

「王宮」,祭日也。

「王宮日壇。」王,君也。日稱「君宮。」壇,營域也。日神尊,故其壇曰「君宮」也。《春秋傳》曰:「日月星辰之神,則雪霜風雨之不時。」於是乎禜之。

《祭義》
[编辑]

郊之祭,「大報天而主日,配以月。夏后氏祭其闇,殷人 祭其陽,周人祭日,以朝及闇。」

主日者,以其光明,天之神,可見者莫著焉。「主日配以月」者,為天無形體,懸象著明,莫過日月,故以日為百神之主,配之以月。自日以下皆祭,特言月者,但月為重,以對日耳。蓋天帝獨為壇,其日月及天神等共為一壇,故日得為眾神之主也。

祭日於壇,祭月於坎,以別幽明,以制上下。祭日於東, 祭月於西,以別外內,以端其位。

幽明者,謂日照晝,月照夜。「祭日於壇」,謂春分也。「祭月於坎」,謂秋分也。月為幽,日為明,日在壇,月在坎,是別幽明,定上下。祭日於東,用朝旦之時,是為外;祭日於西,用鄉夕之時,是為內。別外內,以正其位也。

《玉藻》
[编辑]

天子元端而朝日於東門之外。

按:《宗伯》「實柴,日月星辰為中祀」,而用元冕者,以天神尚質。

《左傳》
[编辑]

《昭公元年》
[编辑]

「日月星辰之神,則雪霜風雨之不時」,於是乎禜之。

《孝經緯》
[编辑]

《援神契》
[编辑]

日神五色,明照四方。

《國語》
[编辑]

《周語》
[编辑]

古者先王既有天下,又崇立上帝明神而敬事之,於 是乎有「朝日夕月」以教民事君。

《魯語》
[编辑]

天子大采朝日,與三公九卿祖識地德。日中考政,與 百官之政事。師尹惟旅牧,相宣序民事。

《周禮》:「王搢大圭,執鎮圭藻,五采五就以朝日。」則大采謂此也。言天子與公卿因朝日以修陽政而習地德,因夕月以治陰教而糾天刑。日照晝,月照夜,各因其明以修其事也。

《廣雅》
[编辑]

《異祥》
[编辑]

朱明曜靈,東君日也,日御謂之「羲和。」

甲乙為幹,幹者日之神也

大明之神部總論[编辑]

《南齊書》。

《禮志》
[编辑]

何佟之曰:「王者兄日姊月。」《禮記保傅》云:「天子春朝朝 日,秋暮夕月,所以明有敬也,而不明所用之定辰。」馬、 鄭云「用二分之時。」盧植云:「用立春之日。」佟之以為日 者太陽之精,月者太陰之精,春分陽氣方永,秋分陰 氣向長。天地至尊,用其始,故祭以二至;日月禮次天 地,故朝以二分。差有理據,則《融元》之言得其義矣。

朱子全書[编辑]

《鬼神》
[编辑]

「氣之方來皆屬陽,是神;氣之反皆屬陰,是鬼。日自午 以前是神,午以後是鬼;月自初三以後是神,十六以 後是鬼。」童伯羽問:「日月對言之,日是神,月是鬼否?」曰: 「亦是。」

大明之神部藝文一[编辑]

《周迎日辭》
尚書大傳
[编辑]

「維某年,某月上日,明光於上下,勤施於四方,旁作穆 穆。維予一人某,欲拜迎於郊。」以正月朔日,迎日於東 郊。

《東君》
楚屈平
[编辑]

暾將出兮東方,照我檻兮扶桑。撫余馬兮安驅,夜晈 晈兮既明。駕龍輈兮乘雷,載雲旗兮委蛇。長太息兮 將上,心低徊兮顧懷。羌聲色兮娛人,觀者憺兮忘歸。 緪瑟兮交鼓,簫鐘兮瑤簴鳴。兮吹竽,思《靈保》兮賢 姱,翾飛兮翠曾。展詩兮會舞,應律兮合節。靈之來兮 蔽日,青雲衣兮白霓裳,舉長矢兮射天狼。操余弧兮 反淪降,援北斗兮酌桂漿。撰余轡兮高駝翔,杳冥冥 兮以東行。

《東郊朝日賦》以國家行仲春之令為韻
唐·陸贄
[编辑]

日為炎精,君實陽德,明至乃照臨下土,德盛則光被 四國。天垂象聖,作則候春分之節,時則罔愆;順《周官》 之儀,事乃不忒。於是載青旂,儼翠華,蓋留殘月,旗拂 朝霞,咸濟濟以皇皇,備禮容于邦家。天子躬整服以 待曙,心既誠而望賒。倏而罷嚴,更闢禁城。五輅齊駕, 八鸞啟行。風出郊而草偃,澤先路而塵清。卷餘靄于 林薄,動神光于斾旌。初破鏡而半掩,忽成輪而上征。 杲耀榮光,分輝于千品萬類;煙熅瑞色,均燭于四夷 八紘。一人端冕以仰拜,百辟奉璋而竭誠。故曰:「天為 父,日為兄。」和氣旁通,帝德與日德俱遠;清光相對,帝 心與日心齊明。時也。春事既用,夾鍾律中。登觀臺而 瑞集,睹芳甸而農眾。東為陽位,故出拜于國東;仲居 時中,乃展禮于春仲。既而盛禮畢陳,鍚鸞迴輪。家有 罄室,巷無居人。備禮服之燦燦,殷游車之轔轔。人望 如草,我澤如春。惟天德與聖壽,配朝日而長新。伊茲 禮之可持,歷前代而修之。漢拜庭中,成煩褻之細事; 魏朝歲首,失《禮經》于舊時。國家欽若天命,率由時令。 矯前王之失德,修古典而施敬。俾伯夷之掌禮,侔軒 后以作聖,恭承命于春卿,遂觀光而興詠。

《朝日祝文》
圖書編
[编辑]

嗣天子御名,謹昭告于《大明》之神:「惟神陽精之宗,列 神之首。神光下照,四極無遺。功垂今昔,率土仰賴。茲 當仲春,式遵古典,以玉帛牲醴之儀,恭祀於神。伏惟 鑒歆,錫福黎庶。尚饗。」

大明之神部藝文二[编辑]

《日昇歌》
晉·傅元
[编辑]

《東光昇朝陽》。「羲和初攬轡,六龍並騰驤。逸景何晃晃, 旭日照萬方。皇德配天地,神明鑒幽荒。」

《朝日諴夏》
隋·牛弘
[编辑]

扶木上朝暾,嵫山沈暮景。寒來遊晷促,暑至馳輝永。 時和合璧耀,俗泰重輪明。執圭盡昭事,服冕罄虔誠。

《朝日樂章》
唐·書
[编辑]

《唐書·樂志》曰:「貞觀中,朝日樂。」

《肅和》
[编辑]

惟聖格天,惟明饗日。帝郊肆類,王宮戒吉。珪奠春舒, 鐘歌曉溢。禮云克備,斯文有秩。

《雍和》
[编辑]

晨儀式薦,明祀惟光。神物爰止,靈暉載揚。元端肅事, 紫幄興祥。福履攸假,於昭允王。

《朝日樂章》
同前
[编辑]

《唐書樂志》曰:「太樂舊有朝日迎神、送神辭二章,不詳所起。」

《迎神》
[编辑]

太陽朝序,王宮有儀。蟠桃彩駕,細柳光馳。軒祥表合, 漢曆彰奇。禮和樂備,神其降斯。

《送神》
[编辑]

五齊兼酌,百羞具陳。樂終廣奏,禮畢崇禋。明鑑萬㝢, 照臨兆人。永流洪慶,式動曦輪。

《日出行》
李白
[编辑]

日出東方隈,似從地底來。歷天又入海,六龍所舍安 在哉。其始與終古不息,一作其行終古不休息人非元氣,安得 與之久徘徊。草不謝榮於春風,木不怨落於秋天。誰 揮鞭策驅四運,萬物興歇皆自然。羲和羲和,汝奚汨 沒於荒淫之波。魯陽何德,駐景揮戈?逆道違天,矯誣 實多。吾將囊括大塊,浩然與溟涬同科。

《朝日樂章七首》錄六首
圖書編
[编辑]

《迎神》熙和
[编辑]

仰瞻兮大明。位尊兮王宮。時當仲春兮氣融。爰遵祝 禮兮報功。微誠兮祈神昭鑒。願來享兮迓神聰。

《奠玉帛》凝和
[编辑]

神靈壇兮肅其恭。有帛在篚兮赤琮。奉神兮「祈享以 納。予恭奠兮忻以顒。」

《初獻》壽和
[编辑]

玉帛方獻兮神歆。酒行初獻兮《武成》。齋芳馨兮「犧色 騂。神容悅兮鑒予情。」

《亞獻》時和
[编辑]

二齊升兮氣氛芳,神顏怡和兮喜將。予令樂舞兮具 張,願垂普照兮民康。

《終獻》保和
[编辑]

殷勤三獻兮告成。群職在列兮週盈。神錫休兮福民 生。萬世永賴兮神功明。

《送神》昭明
[编辑]

祀禮既週兮樂舞揚。神享已納兮還清鄉。予當拜首 兮奉送,願恩光兮普萬方。永耀熹明兮攸賴,烝民咸 仰兮恩光。睹六龍兮御駕,神變化兮鳳翥。束帛餚饈 兮詣燎方。佑我皇明兮基諸隆長。

大明之神部選句[编辑]

唐白居易詩:「羲和趁日沈西海。」

李商隱詩:「羲和辛苦送朝陽。」

明劉基《詩鬱儀》:「手捉三足老鴉腳,腳踏火輪蟠九螭。 咀嚼五色若木英,身上五色光陸離。朝發暘谷暮金 樞,清晨還上扶桑枝。揚鞭驅龍扶海若,蒸霞沸浪煎 魚龜。煇煌焜燿啟幽暗,燠煦草木生芳蕤。」

大明之神部紀事[编辑]

《唐書新羅傳》:「新羅元日相慶,是日拜日月神。」

《癸辛雜識》:揚州有趙都統,號「趙馬兒,嘗提兵船往援 李璮於山東,舟至登萊,殊不可進,滯留凡數月。嘗於 舟中見日初出海門時,有一人通身皆赤,眼色純碧, 頭頂大日輪而上,日漸高,人漸小。凡數月,所見皆然。」

大明之神部雜錄[编辑]

《尚書大傳》「以正月朝迎日於東郊,所以為萬物先而 尊事天也。」

《晉書禮志》:禮,春分祀朝日於東,秋分祀夕月於西。漢 武帝郊泰畤,平旦出行宮,東向揖日,其夕西向揖月。 即郊日月,又不在東西郊也。後遂旦夕常拜。故魏文 帝詔曰:「漢氏不拜日於東郊,而旦夕常於殿下東西 拜日月,煩褻似家人之事,非事天神之道也。」黃初二 年正月乙亥,祀朝日於東郊之分,又違禮二分之義。

大明之神部外編[编辑]

《山海經》:東南海之水,甘泉之間有羲和國,有女子曰 羲和,為帝俊之妻。是生十日,常浴日於甘泉,故日為 羲和之子。堯因是立羲和之官,以主四時。

《大洞真經》上皇玉帝君曰:「九天真人呼日為濯耀羅, 三天真人呼日為圓光蔚。」

高上太素君曰:太素天中呼日為「眇景」也。

《玉晨太上大道君》曰:「道君反日中之神玉,併月中之 高靈。」

《太清大道君》曰:「太清天中有山名浮絕,三天神王之 所治也。彼天人呼日為太明。」《太極大道元景君》曰:「太 極真人呼日為圓明。」

《太陽九氣玉賢元君》曰:「太陽九氣者,變化三晨之上, 策駕紫軿於微元之下。」微元者,日中之神,名曰玉賢, 天中或呼日為「微元也。」

《太一上元禁君》曰:「赤氣王者,日中之上神,其名曰將 車梁。能知赤氣王名者不死。」

上清八皇老君曰:「上清真人呼日月為太寶九華《太上鬱儀結璘章》。日中青帝,諱圓常無,字昭龍韜,衣 青玉錦帔,蒼華飛羽帬,建翠芙蓉晨冠。日中赤帝,諱 丹虛峙,字綠虹映,衣絳玉錦帔,丹華飛羽帬,建丹符 靈明冠。日中白帝,諱皓鬱將,字迴金霞,衣素玉錦帔, 白羽飛華帬,建皓靈芙蓉冠。日中黑帝,諱澄增停,字 元」綠炎,衣元玉錦帔,黑羽飛華帬,建元山芙蓉冠。日 中黃帝,諱壽逸阜,字飆暉像,衣黃玉錦帔,黃羽飛華 帬,建芙靈紫冠。按氏族博攷丹虛峙作丹靈峙澄增停作澄潧渟餘同 日中五帝魂精內神,名「珠景赤童。」

《老子歷藏中經》:「日月者,天地之司徒司空也。日姓張, 名表,字長史。」

《洞冥記》:武帝好仙術,與東方朔狎暱,朔曰:「臣能使少 者不老。」帝曰:「服何藥耶?」朔曰:「東北有地日之草。」帝曰: 「何以知之?」朔曰:「三足烏,數下地食此草,羲和欲馭,以 手掩烏目,不聽,下地長食此草,蓋鳥獸食此草,則美 悶不能動矣。」

《華嚴經》佛所遊處無不遍至。復與無量日天子俱,其 名曰:日天子:眼炎光天子、須彌光勝天子、淨寶眼天 子、勇猛不退天子、妙華鬘光天子、寶覺天子、明眼天 子、勝地童天子、普勝光天子。如是一切,皆悉成就清 淨善根,常欲饒益一切眾生。

《拾遺記》:「鬱華日精,又名鬱儀,奔日之仙,故曰鬱儀,與 日同居。」

《真誥》:「方朱山真人皆呼日為圓羅耀。」

《雲笈七籤》:「日中赤氣上皇真君,諱將車梁,字高騫爽, 日中司命君名接生。」

《老子明照法敘事》,或見童子長五六尺,立而笑,其左 上有自然蓋者,日中童子也。

《華嚴綱要》有無量日天子,所謂日天子:「光燄眼天子、 須彌光可畏敬幢天子、離垢寶莊嚴天子、『勇猛不退 轉天子、『妙華纓光明天子、最勝幢光明天子、『寶髻普 光明天子、光明眼』』』」天子、持勝德天子、普光明天子。如 是等而為上首,其數無量,皆勤修習,利益眾生,增其 善根。

夜明之神部彙考一[编辑]

上古

炎帝神農氏始揖夜光[编辑]

按《史記補三皇本紀》。不載按《拾遺記》:「炎帝神農築 圓丘以祀朝日,飾瑤階以揖夜光。」

帝嚳高辛氏設丘兆以祀月[编辑]

按《史記五帝本紀》。「帝嚳高辛氏歷日月而迎送之。」 按《路史》。高辛氏以日至設丘兆于南郊。以祀上帝日 月星辰。

[编辑]

《周制》,「祀月俾大宗伯等官各供其事,又率諸侯禮月 于北郊。」

按《周禮春官》:大宗伯之職,「以實柴祀日月星辰。」

訂義項氏曰:「日司晝,月司夜。」

《典瑞》圭璧,以祀日月星辰。

訂義鄭鍔曰:「先儒以四類為日、月、星辰,攷之《書》云『類于上帝』,惟天神則類而祭之,以其神非一故也。

大司樂乃奏黃鍾、歌大呂,舞《雲門》,以祀天神。」

天神,謂日月星辰。

按《儀禮》「覲禮」,禮日於南門外,禮月與四瀆於北門外。

此謂「會同以夏冬秋」者也。「《禮》月於北郊」者,月太陰之精,以為地神也。

[编辑]

始皇二十八年東游海上祠月主[编辑]

按《史記秦始皇本紀》,不載。按《封禪書》,「秦并天下,雍 有日月廟。始皇東游海上,祠八神,八神六曰月,主祠 之。」萊山,在齊北。按本紀始皇東行在二十八年

[编辑]

武帝元鼎五年親郊泰畤祭月[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元鼎五年十一月辛巳朔旦冬至, 立泰畤于甘泉,天子親郊見,朝日夕月。」

師古曰:「朝日夕月,蓋常禮也。郊泰畤而揖日月,此又別儀。」

按《郊祀志》:「武帝祭月以羊豕特。」

宣帝   年祠月于黃[编辑]

按《漢書宣帝本紀》不載。按《郊祀志》,「宣帝祠成山於 不夜,萊山於黃,成山祠日,萊山祠月。京師近縣鄠則 有日月祠。」

成帝建始二年罷萊山月祠[编辑]

按《漢書成帝本紀》,不載。按《郊祀志》,「成帝建始二年, 匡衡、張譚奏罷雍舊祠二百三所,成山、萊山皆罷。」

平帝元始五年王莽奏立月廟于長安北郊[编辑]

按《漢書平帝本紀》,不載。按《郊祀志》,平帝元始五年, 王莽奏:「日月雷風山澤,《易》卦,六子之尊氣。今或未特 祀,或無兆居,宜令日廟於長安城之未墬兆月廟於北郊。」兆奏可。

後漢[编辑]

世祖建武二年初立月位于圓壇中營[编辑]

按《後漢書世祖本紀》,不載。按《祭祀志》,建武「二年正 月,初制郊兆於雒陽城南七里,為圓壇,有四通道以 為門,日月在中,營內南道,日在東,月在西,別位,不在 群神列。」

[编辑]

明帝太和元年八月己丑祀夕月於西郊[编辑]

按:《三國志魏明帝本紀》云云。

[编辑]

成帝咸和八年立月神于天郊[编辑]

按《晉書。成帝本紀》。不載。按《禮志》,咸和八年正月,立 北郊。天郊則日月諸神也。

[编辑]

梁南郊《夜明從祀》。

按:《隋書禮儀志》:「梁南郊,日月從祀。」

北魏[编辑]

太祖天興二年立月神于郊壇中壝內[编辑]

按《魏書太祖本紀》不載。按《禮志》,天興二年正月,帝 親祀上帝於南郊,為壇,日月在中壝內。

天興三年秋分,祭月于西郊,用白羊一。

按《魏書太祖本紀》不載按《禮志》云云。

太宗永興四年置月神于宮內[编辑]

按《魏書太宗本紀》。不載按《禮志》,「永興四年,置日月 之神及諸小神二十八所,於宮內歲二祭,各用羊一。」

高祖太和十六年八月車駕初夕月於西郊遂以為常[编辑]

按:《魏書高祖本紀》云云。

北齊[编辑]

北齊置月位于圓壇下丘。

按:《隋書禮儀志》:「後齊制,圓丘日月於下丘,用蒼牲,司 空獻。」

北周[编辑]

北周以月從祀圓丘以秋分夕月于國西門外 按《隋書禮儀志》:「後周圓丘,日月從祀,用牲各以其方 色。以秋分夕月於國西門外,為壇於埳中,方四丈,深 四尺,燔燎禮如朝日。」

[编辑]

高祖開皇 年以月從祀圓丘又于國西門外為壇以秋分夕月[编辑]

按《隋書高祖本紀》,不載。按《禮儀志》,「高祖受命,為圓 丘於國之南,日月在丘之第二等,牲用方色犢一。開 皇初,於國西開遠門外為坎,深三尺,廣四丈。為壇於 坎中,高一尺,廣四尺。每以秋分夕月,牲幣與周同。」

[编辑]

唐祀上帝及蜡百神皆祭夜明,又以秋分夕月于西 郊。

按:《唐書禮樂志》。冬至祀昊天上帝於圓丘,大明、夜明 在壇之第一等。蜡祭百神,《大明》、夜明在壇上。「朝 日」「夕月」無配。明堂日月,以太尊實醴齊,著尊實盎 齊,皆二,以山罍實酒一。秋分,夕月於西郊,天子親 祀;不能,則有司攝事。

[编辑]

聖宗統和元年十二月千齡節祭日月[编辑]

統和四年十一月癸未。祭日月。為駙馬都尉勒德祈 福。

按以上俱《遼史聖宗本紀》云云。

[编辑]

真宗天禧 年定以秋分夕月[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按《禮志》,大祀,春分朝日,秋 分夕月,天禧初定。

仁宗皇祐二年詔以月神從祀明堂[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按《禮志》,皇祐二年詔:「今祀 明堂日月河海諸神,悉如圓丘從祀之數。日月大尊 各二,在殿上神座左,籩豆數用中祀。」

高宗紹興三年四月己亥復舉日月之祀[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云云。

[编辑]

金置月神座于郊壇第一等。

按《金史禮志》:「郊壇,日月神座于壇上第一等,席皆槁 秸。」

章宗明昌五年三月庚辰初定日月常祀[编辑]

按《金史章宗本紀》云云。按《禮志》:「大定明昌,其禮寢 備夕月壇曰夜明,在彰義門外之西北,當闕酉地,掘 地汙之,為壇其中。」

[编辑]

元制:「夜明從祀圓壇第一等。」

按:《元史祭祀志》:「從祀圓壇第一等夜明位,酉神位版, 丹質黃書,神席綾褥座,藉以槁秸。」

====武宗至大三年定以秋分夕月====按《元史武宗本紀》:至大三年冬十月「丙午,三寶奴及 司徒田忠良等言,春秋朝日夕月,實合祀典。」有旨:「所 用儀物,其令有司速備之。」

[编辑]

太祖洪武三年定以秋分夕月[编辑]

按《大政紀》:「洪武三年正月,禮部定朝日夕月禮。朝日 以春分,夕月以秋分。」

洪武四年,詔定「親祀夕月之儀。」

按《大政紀》:「洪武四年正月,詔定親祀朝日、夕月服袞 冕,陪祭官各服本品梁冠祭服。九月乙亥,詔親祀日 月,齋三日,降香,齋一日,著為令。」

洪武二十一年,以夜明從祀南郊,罷夕月之祭 按《大政紀》,「洪武二十一年三月,增修南郊壇壝於大 祀殿丹墀內,疊石為壇四,東西相向,以為日月星辰 四壇從祀,其朝日、夕月、熒星之祭,悉罷之。」

世宗嘉靖九年復建夕月壇以秋分祭夜明之神[编辑]

按《圖書編》:「嘉靖九年,罷從祀,建壇阜城門外之南二 里許。歲秋分祭夜明之神於夕月,壇東向。丑辰未戌 年,上皮弁服親祀,餘年遣武大臣攝之。」

皇清[编辑]

順治八年[编辑]

《大清會典》。順治八年題准:

夜明之神從祀

天壇外、更立

夕月壇,在阜成門外西郊,其制一成,每年于秋分。

日酉時致祭以

《星辰配》:「凡遇丑辰未戌年。」

皇上親詣行禮。其餘各年、遣大臣致祭。

夜明之神部彙考二[编辑]

《禮記》:

《月令》
[编辑]

孟冬之月,天子乃祈來年於天宗。

《天宗》,謂日月星辰也。蔡邕云:「日為陽宗,月為陰宗。」

《祭法》
[编辑]

「夜明」,祭月也。

《夜明月》壇也。月明於夜,故謂其壇為「夜明」也。

《祭義》
[编辑]

郊之祭,「大報天而主日,配以月。」

「主日配以月」者,謂天無形體,懸象著明,莫過日月,故以日為百神之主,配之以月。自日以下皆祭,特言月者,但月為重,以對日耳。

「祭日於壇,祭月於坎」,以別幽明,以制上下;「祭日於東, 祭月於西,以別外內,以端其位。」

幽明者,謂日照晝,月照夜。

《左傳》
[编辑]

《昭公元年》
[编辑]

「日月星辰之神,則雪霜風雨之不時」,於是乎禜之。

《春秋緯》
[编辑]

《孔演圖》
[编辑]

蟾蜍,月精也。

《國語》
[编辑]

《周語》
[编辑]

古者先王既有天下,又崇立上帝明神而敬事之,於 是乎有「朝日夕月」以教民事君。

《魯語》
[编辑]

少采夕月,與太史司載糾虔天刑。日入,監九御使絜 奉禘郊之粢盛而後即安。

夕月以秋分。糾,共也。虔,敬也。或云:「少采黻衣也。」昭謂朝日以五采,則夕月以三采也。載天文也。此因夕月而共,敬觀天法,考行度,以知妖祥也。

《廣雅》
[编辑]

《異祥》
[编辑]

夜光謂之「月」,月御謂之《望舒》。

「甲乙為幹」,幹者日之神也。「寅卯為枝」,枝者月之靈也。

《月令廣義》
[编辑]

《月神》
[编辑]

素娥月神。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