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298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九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九十八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九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二百九十八卷目錄

 靜功部彙考六

  悟真篇七言絕句 西江月十二首象十有二月之數 又一首以象閏月 絕句五

  首以象鉛汞砂銀土之五行 讀周易參同契 贈白洞劉道人歌 石橋歌

神異典第二百九十八卷

靜功部彙考六[编辑]

悟真篇薛道光注[编辑]

七言絕句[编辑]

前弦之後後弦前,藥味平平氣象全。採得歸來爐內 鍛,煉成溫養自烹煎。

月至三十日,陽魂之金喪盡,陰魄之水盈輪,故純黑無光也。法象《坤》卦,故曰「晦。」此時與日相交,在晦朔兩日之中,合體而行,同出同沒。至初二日,借太陽之光而有娠,漸漸相離,至初三日日沒時,即現蛾眉於西方庚上,於純陰中生一陽光。魄中生魂,象《震》卦。此時陽魂之金初生,藥苗新也。至初八日,二陽生,象《兌》卦。此時魄中魂半,其平如繩,故曰「上弦」也。此弦之前屬陰,其後屬陽,陰中陽半,得水中之金八兩,其味平平,其氣象全也。至十五日三陽備,象乾卦。此時陰魄之水消盡,陽魂之金盈輪,是以團圓純陽而無陰也,故曰「望。」夫陽極則陰生,故十六日於純陽輪中生一陰,魂中生魄,象《巽》卦漸漸缺。至二十三日,二陰生,象艮卦。此時魂中魄半,其平如繩,故曰「下弦」也。此弦之前屬陽,其後屬陰,陽中陰半,得金中之水半斤,其味平平,其氣象全也。故聖人採此二八金水之精,擒歸造化爐中,烹煉真一之氣,變化黍粒,吞歸五內,復運火溫養烹煎而成金液還丹。全藉陰符陽火,進退抽添,若毫髮差殊,不作丹也。仙翁如此叮嚀反復。使自烹煎者。良有意也。

長男乍飲西方酒,少女初開北苑花。若使青娥相見 後,一時關鎖在黃家。

「《震》為長男」 ,青龍也。酒,陰物也,藏陰氣謂之陰火;《兌》為少女,白虎也。花,陽物也,藏陽氣謂之陽火。青娥奼女,謂之汞火。此皆修丹之士驅龍來就虎,虎即開北苑之花以就龍,龍飲西方之酒以就虎。龍虎吞啗,交姤成象,即運青娥汞火,與龍虎二火相見眷戀之後,一時封鎖在黃家中宮,而產真一之精,以成金液還丹也。《黃家》,即《鼎爐元關》是也。

兔雞之月及其時,刑德臨門藥象之。到此金丹宜沐 浴,若還加火必傾危。

「二月為德,八月為刑」 ,此兩月為沐浴之候,即宜罷火,加必傾危,還丹走失矣。

日月三旬一遇逢,以時易日法神功。守城野戰知凶 吉,增得靈砂滿鼎紅。

太陽太陰,一月一次相交,聖人則之,移一月為一日,移一日為一時,守城則沐浴罷功,野戰則龍虎交鬥。神功者,進火之度也。苟或陰陽錯亂,日月乖戾,外火雖動而行,內符閑靜不應。有道之士進退水火,知吉知凶,旋斗歷箕,暗合天度,自然靈胎密運,神鼎增輝矣。

否泰纔交萬物盈,《屯蒙》二卦稟生成。此中得意休求 象,若究群爻謾役情。

冬夏二至,為一陰一陽之首;子午二時,為一日一夜之元。聖人運動陰符陽火,協天地升降之道,日月往來之理,攢簇四時八節、二十四氣、七十二候,環列鼎中,而生真一之體。此理甚簡,其功不繁,無可云為。故託諸卦象,分於一月三十日之中,以闡元機,以明火候。用爻象者,筌蹄也。《屯》《蒙》為眾卦之首,以象運火生成之始,造化稟受之源,故朝以屯,暮以《蒙》也。《否》《泰》者,陰升陽降於四時之中,至二月春分之節,陽氣升于天地之中,陰陽相半,不寒不熱為溫,故為《泰》卦。亦如月之上弦氣候也。此時陰陽二氣,自然相交,故聖人不進火,謂之「沐浴」 也。至八月秋分之節,陰氣降到天地之中,亦陰陽相半,不寒不熱而涼,故為否卦。亦如月之下弦氣候也。此時陰陽二氣,自然相交,故聖人不進水,亦謂之沐浴也。故仙翁曰:「兔雞之月及其時,刑德臨門。」 藥象之二月為刑,八月為德故也。修德之士,若能于此四卦之中得意,何必執滯群爻,勞心役思哉。仙翁慈悲直指,其捷徑如此。

卦中設象本儀形,得象忘言意自明。舉世迷人惟泥 象,卻行卦象望《飛昇》。

卦象者,火之筌蹄也。魏伯陽真人因讀《易》而悟金丹作用與易道一同,故作《參同契》,演大易卦象以明丹旨,開示後人。故比喻乾坤為鼎器,象靈胎神。

室,在我丹田中也。又以坎離喻為藥物,象鉛汞之在靈胎神室中也。夫乾坤為眾卦之父母,坎離為乾坤之真精,故以四卦居於中宮,猶靈胎鉛汞在丹田中也。處中以制外,故四卦不係運火之數。其餘諸卦,並分在一月之中,搬運符火,始於《屯》《蒙》,終於既未,周而復始,如車之輪,運轉不已。一日兩卦,直事三十日,計「六十卦,連乾坤坎離四卦為鼎器藥物,共六十四卦,總三百八十四爻,象一年并閏餘,共三百八十四日也。又象金丹二八一斤之數,一斤計三百八十四銖。」 此皆比喻設象如此,學者觀此卦象,可以悟運火之作用。苟明用火,則卦象皆可忘言而無用也。今之學者不曉此旨,而反泥此以行卦氣,勞形苦思而望飛昇,不亦愚乎!得魚忘筌,得兔忘蹄,今反泥筌蹄而為魚兔,去道愈遠矣。鍾離公曰:「大道安能以語通,伯陽假《易》作《參同》,後人不識神仙喻,妄執筌蹄便下工」 ,此其證也。

天地盈虛自有時,審能消息始知機。由來庚甲申明 令,殺盡《三尸》道可期。

「天地盈虛自有時」 者,天地相去八萬四千里,冬至之日,地中有一陽氣上升,一日升四百六十里二百四十步。至後五日為一候,三候為一氣,三氣為一節,二節為一時,即春分也。計九十日,陽氣共升至天四萬二千里,正到天地之中。此時陰中陽半為《泰卦》,其氣變寒為溫,萬物發生之時,故為春也。自此以後,陽氣升入陽位,亦如前漸漸升至夏至之日,并前計一百八十日,共升八萬四千里,乃到天也。此時陽中又有陽,為純陽。《乾卦》其氣變溫為熱,曰夏,萬物茂盛之時,故曰「盈」 也。夫熱極則陰生,故夏至之日,一陰自天而降,亦一日降四百六十里,二百四十步。亦五日為一候,三候為一氣,三氣為一節,二節為一時,即秋分也。計九十日,陰氣共降四萬二千里,正到天地之中。此時陽中陰半為《否卦》,其氣變熱為涼,萬物結實之時,故為秋也。自此以後,陰氣降入陰位,亦如前,漸漸降至冬至之日,并前計一百八十日,共降八萬四千里,乃到地也。此時陰中又有陰,為純陰。《坤卦》其氣變涼為寒,曰冬,萬物收藏之時,故曰「虛」 也。聖人消息天地盈虛,因月而見。月從日生,初三日震庚生形,初八日《兌》丁成形,十五日《乾》甲盈滿,天地盈之時也。十六日巽辛受統,二十三日艮丙守弦,三十日《坤》乙消滅,天地虛之時也。聖人能消息天地之機,故簇一年氣候,在一月之中。以初一日一陽之生為冬至,分,二日半三十時為三十日,當一月氣候。至上弦日,陰中陽半,即春分之日也。至十五日,得四月節氣,為純陽,故曰「滿。」 陽氣盈輪,故曰「盈」 也。至十六日,陰生為夏至。至下弦日,陽中陰半,象秋分之日也。至三十日,得十月節氣,為純陰。陰氣滿輪,故曰「虛」 也。終而復始,循環不已。聖人運動陽火陰符,一依準天地盈虛升降循環六十四卦,由庚及甲,圓缺之理,亦猶人君申明號令,戮盡陰魔,成道可期也。

要得「谷神長不死,須憑元牝立根基。真精既返黃金 屋,一顆明珠永不離。」

陰陽不測之謂神。神無形也,感而遂通,若谷之應聲,故曰「谷神。」 夫神因氣而立,氣因精而立,精能生氣,氣能生神,故氣為一身之主,一身為神氣之府。形不得神氣則不生,神氣不得形則不立。三物相須,始有生也。若欲長生,根基立元牝,然後長生可致也。萬物莫不由此二物而生,因此二物而死,實為天地之根,五行之祖,陰陽之蒂,萬物之基。聖人憑此而成外藥,藉此以變內丹。故得真精運動不停,復還黃金土釜之室,變為一顆靈珠,明光永不飛走,漸漸形化為氣,氣化為神,神形俱妙,隱顯莫測也。

元牝之門世罕知,休將口鼻妄施為。饒君吐納經千 載,爭得金烏搦兔兒。

「元牝之門,是謂天地根。」 妙哉是言也,舉世莫能知,此非真師指示,孰能曉哉?亦有指兩腎之間混元一穴,如葉文叔者,豈能窺測天機,而欲以排斥他說也哉?元牝乃二物,豈可以一穴言之。自開闢以來,若無此二物,安能有萬物乎?故因內外二丹,從此而立。聖人祕之,號曰「偃月爐」 ,懸胎鼎也。金烏者,金丹也。兔者,己之真氣也。金丹制己汞,如貓捕鼠,似鷹擒兔,下令逃遁。若以口鼻為元牝,直饒千載吐納,轉見尫羸,爭得金烏搦兔而成聖胎也哉?

異名同出少人知,兩者元元是要機。保命全形明損 益,紫金丹藥最靈奇。

《太上》曰:「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 又曰:「此兩者同出而異名。」 方其無也,真一之氣不可見也,故為天地之始。及其有也,真一之氣化而為黍,現于空元之中,故為萬物之母。在天曰離為汞,在地曰坎為鉛。其本則同,其出則異。同謂之元,元之又元。

修真之功,執此二者元機,以明損益,以治修身,則形可全而命可保也。所謂二者,陰陽二氣而已。所謂損者,五行順兮,常道有生有滅是也。吁!純陽紫金之丹,立為天地之始,出為萬物之母。其曰:「紫金丹藥最靈奇」 ,當知仙翁歎羨不盡之意也。

始於有作人難見,及至無為眾始知。但見無為為要 妙,不知有作是根基。

世有學釋氏修性之道,執此一節「有為皆是虛妄」 之語,以毀老氏修命之道,此乃知其一,不知其二,窺其門牆而未升堂入室者也。烏知修命之道,始於有作,煉丹以化形,中則有為,煉形以化氣,終則無為,自在面壁九年,抱一以空其心,以見其性。性即神也。神性一體,變現無方,九載功畢,氣自成神,神自合道,故形與神俱,而妙不可測;神與道合,而升入無形。形既無己,可得謂之為有作而為幻化乎?安知性非命,命非性耶?強而分之曰性曰命,混而一之,未始有以異也。故自有作以至於無作,有為以至於無為,有形以至於無形也。斯道至大,非中下根氣所能知。故仙翁作詩以示後學,勿但見無為為要妙,而不知有為為有作,實無為為無作之根基也。

黑中有白為丹母,雄裏藏雌是聖胎。太一在爐宜慎 守,三田聚寶應三台。

鉛中取銀,是為丹母,朱裏抽汞,乃為聖胎。二物能感化真一之氣,結在太一爐中,惟在精調火候,慎守規模,不使分毫差忒,方得三性會合,結成丹寶,上應三台。太一者,真一之氣也。故曰:「太一含真氣」 也。

恍惚之中尋有象,杳冥之內覓真精。有無由此自相 入,未見如何想得成。

「恍惚之中有象者,龍之弦氣也;杳冥之內有真情者,虎之弦氣也。二弦皆有氣而無質者也。恍恍惚惚,杳杳冥冥,視之不見,聽之不聞者,真一之氣也。真一之氣,至靈而無形者也。」 《真一子》曰:「無者,龍也,有者虎也,無者汞氣也,有者鉛氣也。無因有激之而有象,有因無感之而有靈,故得黍珠懸空,紫霜耀日也。彼哉兀」 兀。存想塵埃心地者。亦可悲夫。

四象會時元體就,五行全處紫光明。脫胎入口通神 聖,無限龍神盡失驚。

「《龍虎交姤》,則四象會而五行全矣。」 四象五行會合,則真一之體結如黍珠,紫色光明矣。密運於內,奪歸入口,通神達聖,無限龍神,孰不驚愕而欽仰也哉。

華池飲罷月澄輝,跨箇金龍訪紫微。從此眾仙相識 後,海田陵谷任遷移。

《華池丹》也,飲罷功圓,脫胎神化,肌膚若冰雪,綽約如列子,御氣乘雲,遊乎八極,飽觀塵世,一任海變桑田,桑田變海,高谷為岸,深谷為陵也。

要知《金液》遠丹法,自向家園下種栽。不假吹噓并著 力,自然丹熟脫靈胎。

此物只自家身裏同類之物也。此道甚近,初不遠人。亦猶家園下種,其物自生,其近可知。種非其類,難以成功;種得其類,易若反掌。《參同契》曰:「同類易施功,非類難為巧。」 何著力之有?

休施巧偽為功力,認取他家不死方。壺內旋添延命 酒,鼎中收取返魂漿。

修真之士,多執非類巧偽之法,施功而已,而不肯問他家自有同實不死之方,能於鼎中採取返魂之陽丹,腹內旋添延命之汞火。二物者,真修身之至寶也。《參同契》曰:「同類易施功,非類難為巧。」 此其證也。所謂「他家」 者,即白虎之弦氣也。後學之人多執以己身精氣謂之真鉛。既然如是,仙翁豈有以他家之說而誑他人乎?

雪山一味好醍醐,傾入《東陽》造化爐。若遇崑崙西北 去,張騫始得見麻姑。

雪山白色,西方金之象,即金丹也。金丹一粒,味若醍醐,取而餌之,入我丹田造化爐中也。崑崙山在海水之中,故入崑崙,實發火之處也。崑崙頂上有門,謂之元門,即天門也。天門在西方乾位,故仙翁曰:「種向乾家交感宮。」 是以過西北去處,則張騫見麻姑矣。張騫,男子也,象乾卦為陽火,又象真汞;麻姑,婦女也,象《坤》卦;為《陰符》,又象真鉛也。此言若過崑崙發火,自元門而入,則鼎內真汞始得見真鉛而有變化也。方其真鉛內融,真火外接,坤象變乾象,陽火逐陰符,兩火交進,鉛汞凝結,神仙之道,根本於此。張騫乘槎過天河,遇女宿,取其陰陽交相會遇之義,為託言之耳。

不識陽精及主賓,知他那箇是疏親。房中空閉尾閭 穴,誤殺閻浮多少人。

鍾離曰:「四大一身都屬陰,不知何物是陽精。」 蓋陽精是真一之精,至陽之氣,號曰陽丹也。自己之真。

氣屬陰,為一身之主,以養百體。及陽丹自外來,以制己之陰汞,即是陽丹反為主也,而自己陰汞反為客也。二物相懸,結為金砂,自然不飛不走,然後加火煉成金液還丹也。故陽丹在外謂之疏,己之真氣在內謂之親,反此親疏,以定賓主,即道成矣。迷塗之人不達此理,卻行房中御女之術,強閉精氣,謂之「煉陰丹。」 將欲延年,反爾促壽,是猶抱薪以救火者也。《陰符經》曰:「火生亡木,禍發必剋。」 可不慎乎?

萬物芸芸各返根,返根復命即長存。知常返本人難 會,妄作招凶眾所聞。

萬物芸芸,各歸其本根。歸根曰靜,靜曰復命,復命曰常,知常曰明,此太上之至言也。夫人未生之前,冥然無知,混乎至樸,及其生也,稟之陰陽,受之父母。聖人逆而修之,奪先天之一氣以為丹母,賊陰陽之真氣以為化基,煉形反入無形,煉氣過於至樸,煉神而與道合真,故歸根復命即長存也。能知常道而返本者,聖人也,是以「長生」 焉。不知常道,返本而妄作者,眾人也,是以「招凶」 焉。

歐冶親傳鑄劍方,鏌鋣金水配柔剛。鍊成便會知人 意,萬里誅妖一電光。

「歐冶鑄劍,天帝遣神女為之侍爐,制以金水,配以柔剛,鍊成寶劍之後,誅兇剪惡,一電光頃,其靈如此之聖所作還丹鑄劍亦如之,以天地為爐冶,以陰陽為水火,配以五行,制以神氣,鍊成之後,能曲能直,能柔能剛,能善能惡,能圓能方,心有所思,意有所適,則已知人之意,而運動誅剪,一電光耳。」 此乃自然神劍也。修丹之士若無此劍。猶取魚兔而無筌蹄也。仙翁託歐冶鑄劍之事而言之,實元珠之罔象也。罔象者,天機祕訣也。

敲竹喚龜吞玉芝,鼓琴招鳳飲刀圭。近來透體金光 現,不與凡人話此規。

此言運火之功也。竹者,虛心無情之物也。敲者,兩物相擊之義也。「鼓琴」 者,夫婦諧和之義也。龜者,鉛也。鳳者,汞也。刀圭者,陰符之器也。玉芝者,陽火之氣也。龍之弦氣曰「玉芝」 ,虎之弦氣曰「刀圭。」 此言龍虎相擊,而結為夫婦,如琴聲之諧和也。鳳者,南方朱雀也;龜者,北方元武也。亦南北坎離之象,交鍊而成金丹,即時採取,餌歸丹田土釜之中,以制己之陰汞。然後虛心諧和夫婦之情,交接陰陽,以運符火,按卦爻,合呼吸,用神氣,以神氣馭水火,以水火鍊胎息,游泳坎離,交感於中宮土釜之中,啗養鉛汞,日夕飲啗符火之氣,而生金液之質,是謂「金液還丹」 也。

藥逢氣類方成象,道在虛無合自然。一粒靈丹吞入 腹,始知我命不由天。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聖人固強名之曰道,強名之曰混元。真一之氣,視之不見,聽之不聞,摶之不得。聖人以同類二八初弦之氣,感而遂通,降靈成象,於空元之中,一粒如黍,餌在腹中,立乾己汞,化為純陽之軀,與天地同久。《朝元子》曰:「死生盡道由天地,性命元來屬汞鉛,此非我命在我不由天乎。」

赫赤金丹一日成,古仙垂語實堪聽。若言「九載三年 者,總是推延款日程。」

金丹大藥,下功不逾半時辰,立得吞餌。此言一日,皆因聖人簇一年氣候於一月之中,又簇一月氣候於一日之中,又簇一日氣候於一時之中,通而言之,謂之一日成仙也。故仙翁曰:「以時易日法神功」 是也。金丹入口,立躋聖地,明驗如此之速,豈三年九載,遷延歲月,以款日程乎?古仙張果老詩曰:「赫赫金丹一日成,黃芽不離水銀坑。功成雖未三周變,開爐已覺放光明。」 即此道也。

大藥修之有易難,也知由我亦由天。若非積行施陰 德,動有群魔作障緣。

魔障在天,修持在我,陰德匪施,觸途有礙。前詩云:「一點靈丹吞入腹,始知由我不由天。」 甚讚金丹之功,至靈至神。今詩云:「也由我,也由天。」 勸勉學者若聞大道,亦當積行施德,以求天助,不可自恃其丹之靈,必有魔障為礙。

三才相盜食其時,此是神仙道德機。萬化既安諸慮 息,百骸俱理證無為。

「天地以四時盜萬物,故有榮枯而不能長榮。萬物以五味盜人,故有生死而不能長生。人以五行盜萬物,故有成壞而不能長存。三盜既宜,三才斯安。是以有生有死,有盛有衰,有榮有謝,有晝有夜,有往有來,有生有殺,有興有廢,有物有我,有是有非,紛紛而起,循環無端而不可測者,自然之道也。」 若能混此三盜而「一之,反其機而動之,及其時而食之,則百骸俱理而萬化自安。萬化既安,則諸慮自息,諸慮既息,則無為之道自證矣。」

《陰符》寶字逾三百,道德靈文止五千。今古上仙無限數,盡從此處達真詮。

《二經》為「群經」 之管轄,諸子之樞紐。古仙上聖,莫不由此二《經》之中,達悟真詮,而成大道也。

饒君聰慧過《顏》《閔》,不遇真師莫強猜。只為金丹無口 訣,教君何處結靈胎。

「千經萬論,惟布校條。至道不繁,獨傳心印,未遇真師,徒勞苦耳。」 此道非真師口訣,雖有顏閔之聰慧,亦不可強自猜度也。

了了心猿方寸機,三千功行與天齊。自然有鼎烹龍 虎,何必擔家戀子妻。

此詩警時人之不知返者也。《方寸機》者,言修真之士未煉還丹以前,須是心地了了,不為心猿意馬之所使。《古歌》云:「人生本是一猿猴,萬種皆因向外游。制伏若能收拾住,六精結住夜明珠。」 呂真人曰:「未煉還丹先煉心。」 《西山記》曰:真仙上聖,教人修道,即修心也;教人修心即修道也。又曰:「制之則正,放之則狂,清淨道生,昏濁神忘。」 此其旨也。所謂行者,陰與陽也。仙翁曰:「大藥修之有易難,須知由我亦由天。若非積行施功德,動有群魔作障緣。」 鍾離公曰:「有功無行如無足,有行無功目不前。功行兩全足目備,誰云無計作神仙。」 呂真人云:蓬萊路伏三千,行滿,獨步雲歸。陰功既積,必遇至人。故云:自然有鼎烹龍虎也。其曰:「戀子愛妻」 ,此仙翁之意。復恐學者迷失正道,而入邪行,愛妻戀子,永沉苦海矣。學者須存物外之志可也。

未煉還丹須急煉,煉了還須知止足。若也持盈未已 心,不免一朝遭禍辱。

男子,二八而天癸至,八八而天癸竭。方其至也,滿純乾重一斤。逮至弱冠,汞走一兩歲當三十,汞走四兩歲當六十,剝床及膚。八八數終,乾坤傳盡。烏飛兔走,時不待人,活汞須藉鉛擒,還丹急須下手。煉之既畢,抱一守誠,若不知足,持不已之心,反遭禍辱。鍾離公曰:「丹熟不須行火候,更行火候便傷丹。只宜保守無虧損,渴飲饑餐困則眠,更能明心見性,面壁九年,斯道愈弘矣。」

但將死戶為生戶,莫執生門號死門。若會殺機明反 覆,始知害裏卻生恩。

「陰陽五行,順之則生,逆之則死」 ,此常道也。庸夫豈知有不生之生則長生,不順之順則至順。若能明此反覆之機,則害裏生恩,男兒有孕矣。「殺機」 者,盜機也。

禍福由來互倚伏,還如影響相隨逐。會能轉此生殺 機,反掌之間災變福。

陽主生曰福,陰主殺曰「禍。」 陰消則陽長,陽極則陰生,互相倚伏,如影響之隨逐,此常道自然之理也。若能逆此生殺之機而修之,則反掌之間,變災為福,害裏生恩,男兒有孕,為不誣矣。

修行混俗且和光,圓即圓兮方即方。顯晦逆從人莫 測,教人爭得見行藏。

「被褐懷玉。和光同塵。」 補破籓籬。無人無我。幽顯順逆。凡人豈得而測量也哉。

西江月十二首象十有二月之數[编辑]

內藥還同外藥,內通外亦須通。丹頭和合類相同,溫 養兩般作用。 內有天然真火,爐中赫赫長紅。外爐 增減要勤功,妙絕無過真種。

《夷門破迷歌》曰:「道在內來,安爐立鼎卻在外;道在外來,坎離鉛汞卻在內。」 此明內外二丹也。夫外藥者,金丹也,是造化在二八爐中,不出半箇時辰,立得成就。內藥者,金液還丹是也,造化在己腹中,須待十月滿足,方能脫胎神化。觀此二藥和合丹頭,作用之法,雖略相同,及其用功火候實相遠矣。修丹之士,下工之「日,內藥和合丹頭之際,分毫差忒,大藥不成。敬之哉!敬之哉!」 內藥雖有真火在土釜中赫赫長紅,亦須憑外爐用功,增減抽添運用,無令差忒,以至危殆。然內外真火變化無窮者,實藉真鉛之妙也。此物偏能擒汞,不使飛走。葉文叔不達此理,卻言內藥以真火烹煉,外藥須假凡火增減,以管窺天,可「付一笑。」 殊不知內外二藥雖異,其實一道也。所謂內外二藥者,以人之一身,稟天地之秀氣而有生,託陰陽陶鑄而有形。故一身之中,以精氣神為主。神生於氣,氣生於精,此三者,後天地生至陰之物也。修真之士,若執己身而修之,無過煉治精、氣神三物而已。奈何三物一致,俱後天地生純陰而無陽,安能化形為純陽,而出乎天地之外也哉?仙翁所以道:「獨修一物轉尫羸。」 鍾離公曰:「涕唾精津氣血液,七般物事總皆陰。」 又曰:「獨修一物是孤陰。」 真一子曰:「孤陰不自產,寡陽不自成。」 《參同契》曰:「牝雞自卵,其雛不成。」 聖人知己之真氣,後天地生,屬陰,難擒易失,乃採先天一氣真陰真陽,二八同類之物,擒在一時辰內,煉成一粒至陽之丹,號曰真鉛。此造化在外,故曰「外藥」 ,以此陽丹。

點己,陰汞猶貓捕鼠。陽丹是天地之母氣,己汞是天地之子氣。以母氣伏子氣,豈非同類乎?此造化在內,故曰內藥也。故仙翁曰:「藥逢氣類應成象,道在虛無合自然。」 真一子曰:未有天地混沌之前,真鉛得一而先生,以次漸生,天地陰陽,五行萬物庶彙。《參同契》曰:「先天地生,巍巍尊高。」 此皆證先天地之一氣也。以先天陽丹,點己陰汞,化為純陽,更假陰陽符火,運用抽添,十月功足,形化為氣,氣化為神,神與道合而無形,變化不測,故能出乎天地之外,立乎造化之表,提挈天地,陶鑄陰陽,而不為陰陽陶鑄者,先天地生之一氣使之然。其妙如此,故曰:「妙絕無過真種」 ,安可以後天地生至陰之氣類而為內藥乎?學道之士。研窮本始。無惑邪說。庶免永墮三塗。自取輪迴也。

此藥「至神至聖,憂君分薄難消。調和鉛汞不終朝,早 睹元珠形兆。 志士若能修煉,何妨在市居朝。工夫 容易藥非遙,說破人須失笑。」

金丹入口,立躋聖位,豈非至神至聖者乎?「鍛煉不出半箇時辰,立見金丹形兆」 ,豈非至簡至易者乎?家家自有,不拘市朝,豈非至近者乎?惟其至神至聖、至簡、至易至近,所以說破不覺令人失笑也。得之者第恐陰功淺薄,不勝其道爾。學者勉之。

《白虎首經》「至寶,華池神水真金。故知上善利源深,不 比尋常藥品。 若要修成九轉,先須煉己持心。依時 採取定浮沉,進火須防危甚。」

首者,初也。首經即初弦之氣,非女子天癸也。不可以三峰二十四品謗毀聖道。聖道不可毀者,猶天之不可階而升也。夫真一之氣,在天曰真一之水,在虎曰初弦之炁,鍛煉在華池中曰神水,此乃至寶真金也。皆不離真一之精,流歷諸處,有種種異名而能造化。《經》曰:「上善若水。」 蓋真一之水,生於天地之先,故曰上善,其利源甚為深遠,不比尋常後天生滓質藥品之類也。九轉,九年也,在十月胎圓脫胎之後,達磨面壁九年,隻履西歸,蓋有由矣。然欲修成大轉,先須運火十月,依時採取,以分賓主,守雌而不雄,方免危殆,自然形化為氣,氣化為神,抱元守一,九載功成,形神俱妙,與道合真,聖人強名曰「九轉金液《大還》」 也。

若要真鉛留汞,親中不離家臣。木金間隔會無因。須 仗媒人勾引。 木性愛金順義,金情戀木慈仁。相吞 相啗卻相親,始覺男兒有孕。

此言內象也。家臣即己之真氣也。己之真氣,因金丹而凝結,金丹因己汞而有神功,二物相須,兩情惓戀,乃能變化通靈。故曰:「若要真鉛留汞,親中不離。」 家臣丹屬金在外,己汞屬木在內,二物間隔,全仗黃婆製造成丹,吞入己腹中,與己汞配合,亦仗黃婆勾引。二物既已和合交接,陰陽符火,木性戀金,金情戀木,相「吞相啗,配合成夫婦,養就嬰兒,在我腹中,始覺男兒有孕。」 此道至元至妙,非仁慈及物,陰騭廣積,此生安能與於此乎。

二八誰家奼女,九三何處郎君。自稱木液與金精,遇 土卻成三性。 便假丁公鍛煉,夫妻始結歡情。河車 不敢暫留停,運入崑崙峰頂。

二八陰數也,奼女即我之真氣也。又曰:「木液」 九三陽數也,郎君即我之陽丹也。又曰:「金精二物,交會丹田土釜之中」 ,即成三性也。丁公者,火也。夫妻者,鉛汞處於丹田土釜,逐日相交,夫妻歡情之火,搬入丹田土釜中,鍛煉鉛汞,受此符證,而生金液之質。復自尾閭逆上泥丸峰頂,降下口中,徐徐咽歸丹田土釜之中。常常如此運轉不息,若河車之流轉不已,化成金液還丹。鍾離公曰:「尾閭直上泥丸頂,自在河車數百遭。」 海蟾公曰:「若得黃芽填血腦,萬年雖老身不死。」 是其證也。

七返硃砂返本,九還金液還真。休將寅子數坤申。但 看五行成準。 本是水銀一味,周流歷遍諸辰。陰陽 數足自通神。出入不離元牝。

九還七返者,不離天地五行生成之數也。天一生水,地以六數成水居北,積坎陰之氣以為真水,故《參同契》曰:「六居」 也。地二生火,天以七數成火返南,孕離氣而生砂,故曰「七返硃砂返本也。」 天三生木,地以八數成木居東,處震位而成汞,故《參同契》曰:「八歸」 也。地四生金,天以九數成金還西,主兌位而為金,故曰「九還金液還真也。」 天五生土,地以十數成土,二土相合而並居中,會四象而成丹也。故金不出五行而成,故曰「但看五行成準。」 安可以寅子數坤申,而為七返九還耶?水銀者,鉛也,鉛即真一之氣也。真一之氣結而成精,號曰真一之精。精,鉛也。真一之氣,一變為水在北,二變為砂在南,三變為汞在東,四變為金,在西五變為土,居中。故金丹非天地不生,非日月不產,非四時不全,非五行不就,非總數不成。是以遍歷諸辰,陰陽數足自然通。

神,變化也。然其造化妙用,出入不離元牝之門,是謂「天地根。」 元牝之理,已釋於元牝之門,世罕知之矣。

雄裏內含雌質,真陰卻抱陽精。兩般和合藥方成。點 化魂靈魄聖。 信道金丹一粒,蛇吞立化龍形。雞餐 亦乃化鸞鵬。飛入真陽聖境。

「雄裏雌」 ,乃龍之弦氣,汞是也。「陰抱陽」 ,乃虎之弦氣,鉛是也。二物交合,靈丹自生,吞入腹中,點化陽魂,以消陰魄。一粒如黍,雞吞蛇啗,亦化龍鵬,飛入真陽聖境。藥之至靈至聖如此哉!

天地纔交否泰,朝昏好識屯蒙。輻來輳轂水朝宗,妙 在抽添運用。 得一萬般皆畢,休分南北西東。損之 又損慎前功,命寶不宜輕弄。

夫運火之法,下功始於屯蒙,休功終於否泰。日夕搬運,符火歸於鼎中。如車之輪,輻輳於轂;若百川之水,朝宗於海。運用抽添,妙化如此。《太上》曰:「了得一,萬事畢。」 妙哉是言也。一者,真一之精也。真一之氣生陰陽,陰陽生四象,四象生五行,五行生萬物,俱不出真一之氣變化。故真一之精為天地之母,陰陽之宗,四象之祖,五行之根,萬物之基也。得此一,則萬事畢矣。東西南北,皆可忘也。損之又損,慎前功,方能盡得一之妙。蓋一之有象,運陰陽二火以形之也。既得一粒,吞歸五內,如前運用陰陽符火,當慎前功,方能盡歸一之妙。慮險防危,不可輕動,恐失命寶之元珠,故曰「慎前功」 也。

《冬至》一陽來復,三旬增一陽爻。月中復卦朔晨朝。朢 罷乾終姤。兆 日又別為寒暑,陽生復起中宵。午時 姤象一陰朝,煉藥須知昏曉。

冬至一陽生為《復卦》,乃一陽爻也。又三十日為《臨卦》,增二陽爻也。又三十日為《泰卦》,增三陽爻也。又三十日為《大壯》,增四陽爻也。又三十日為《夬卦》,增五陽爻也。又三十日為《乾卦》,乃六陽爻滿,陽火之候也。陽極則陰生,故夏至一陰生為《姤卦》,乃一陰爻也。亦如前三十日,增二陰爻為遁卦、為否卦、為觀卦、為剝卦、為《坤》卦,乃《陰符》之候也。陰極則陽生,周而復始,此一年之氣候,加減之大數也。聖人移此一年之氣候於一月之中,以朔旦為復,至朢日為純陽,兩月半當三十日,是一箇月也。朢為純乾,至十六日始一陰生,故曰:「朢罷。」 《乾》終姤兆,以陰初萌,故謂之「兆。」 此一月之氣候,周天之大數也。聖人又將一月之氣候,移在一日之中,分為寒暑溫涼四時之氣。故以中夜子時一陽生為《復卦》,午後一陰生為姤卦,運用符火,陰陽升降,抽添進退,一一合天地四時,陰陽升降,不得毫髮差忒。故曰:「煉藥須知昏曉也。」 昏曉者,陰陽之首也。此一日之氣候,周天之大數也。

不辨五行四象,那分朱汞鉛銀,修丹火候未曾聞,早 使稱呼大隱。 靡肯自思己錯,更將錯路教人,誤他 永劫在迷津,似恁欺心安忍。

丹經萬卷,妙在《參同契》。其中三字鼎器歌一章,乃丹經之骨髓也。舉世學此道者,莫能曉解,胡不思之甚耶?試取此歌,證我之所得。如或未明,即我之所得未盡善也。何迷惑於傍門非類之有?今之學者,未識吐故納新之方,便起飛雲奔霧之想,自高自大,模範於人。自己不知悔吝,反誤他人,溺在迷津,有終身不可「救藥。沒齒無成。」 似此欺心,安忍如是也耶。

德行修逾八百,陰功積滿三千。均齊物我與親冤,始 合神仙本願。 虎兕刀兵不害,無常火宅難牽。寶符 降後去朝天,穩駕瓊輿鳳輦。

《抱一》九載,功成道備,物我兩忘,何刀兵虎兕之害哉?天降寶符,身飛碧落,真大丈夫出世間之日也。此言金液還丹,又全在德行陰功,八百三千圓滿,方保無魔。依法修成,以至沖舉,登瓊輿鳳輦,為至尊僊子,賓於上帝也。

牛女情緣道本,龜蛇類稟天然。蟾烏遇朔合嬋娟。二 氣相資運轉, 總是乾坤妙用,誰人達此真詮。陰陽 否隔即成愆。怎得天長地遠。

牛郎織女,一歲一交,太陰太陽,一月一交,龜蛇以類,蟠虯相扶,此皆陰陽二氣使之然也,實為道之根本。金丹大藥作用,一一如之。蓋真一之氣窅然無形,不得二八陰陽初弦之氣相交,焉能降格兆形黍粒也哉?既得丹餌之後,不得絪縕符火,焉能變化金液還丹也哉?《參同契》曰:「關關睢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雄不獨處,雌不孤居,元武龜蛇,蟠虯相扶,以明牝牡,竟當相須,理之所在,夫復何疑?顛倒修之,宇宙在乎手。」 真一子曰:「孤陰不自產,寡陽不自成,須藉牝牡合氣,方能有產化之道也。天地之所以能長且久者,陰陽交合,自然之道也。天不降,地不騰,四時不序,萬物不生也。故仙翁於此章三致」 意焉。深知此意者,當以意合可也。

又一首以象閏月[编辑]

丹是色身至寶,煉成變化無窮。更於性上究真宗,決 了死生妙用。 不待他身後世,現成獲佛神通。自從 龍女著斯功。爾後誰能繼踵。

金丹,能化有形,入於無形,故能變化無窮,隱顯莫測。若能兼以識心見性,遣其幻妄,以廣神通,則性命之道雙圓。形神俱妙,則斯道愈弘矣。迴超無漏,而為金剛不壞之軀,乃無上之大道也。故僊翁曰:「若以長金妙色之身,證其真金慈相,巍巍堂堂,為天人師」 ,示神通力,普現法界,運無礙大慈,平等智慧,莊嚴佛土,廣宣妙法,普度眾生,則必兼以識心見性,方弘此道。昔「龍女頓悟心珠,便超佛性」 ,乃斯道也。若或修行之人,厭此幻相,不能修金丹,便欲直超如來真空,湛然常寂,此為究竟涅槃三昧。則斯之語言,斯之身相,又非所取也。

絕句五首以象鉛汞砂銀土之五行[编辑]

饒君了悟真如性,未免拋身卻入身。若解更能修《大 藥》,頓超無漏作真人。

人若頓悟真心,直超如來真空清淨性海,畢竟有今生後世出彼入此之軀。曷若堅修金丹,煉形入於無形,變化不測,以臻乎千手千眼之應,故於形神性命之道成,彼迥超無漏,而具真金慈相,巍巍堂堂,為天人師,證無上至尊者哉!大用未明前,大法未明透,一毫滲漏,拋身入身也。若圓明照了,寶煉金丹,道成十極,號曰「真人。」 世之迷途,以麾撫吐納,旁門小法,以己合人,謂之金丹。夫金丹出於自然,旁門出於使然。金丹以月為本,出於《庚》金之方,會於坎水之元。金水相投,結成造化,所以謂之金丹也。

《投胎》奪舍及移居,舊住名為四果徒,若會降龍并伏 虎,真金起屋幾時枯。

真金起屋,何枯之有。《度人經》曰:「枯骨更生,皆起成人。」 而況吞黍粒之珠者哉。投胎奪舍,四果之徒,特陰靈之鬼耳。道光曰:「投胎奪舍,是執空之徒。降龍伏虎,是還丹之妙。」

《鑑形閉息》思神法,初學艱難後坦途。倏忽雖能游萬 國,奈何破屋卻移居。

《鑑形》「閉息思神法」 ,乃出陰神小乘之法耳。初學亦甚艱難,及其習慣純熟,坦然無礙,瞬息之間,遍遊萬國,其英靈爽妙如此。奈何其形屬陰殼難固,易於敝壞,不免投胎奪舍,如移居也。

釋氏教人修極樂,只緣《極樂》是金方。大都色相惟金 實,餘二非真謾度量。

極樂淨土在西方,西者金之方,此中惟產金丹,一粒如黍,其重一斤。釋氏餌之,故有丈六金身妙色身相,蓋亦由金丹而產化也。丈六亦按二八之數,西方即金也,世人莫能曉此。古仙明有歌曰:「借問瞿曇是阿誰,住在西方極樂國。其中二八產金精,丈六金身從此得。若人空此幻化身,親授聖師真軌則。霎時咽罷一黍珠,立化金剛身。」 頃刻斯言盡之矣。外此議論,謾爾度量。

俗語常言合至道,宜向其中細尋討。能於日用顛倒 求,大地塵砂盡成寶。

真鉛真汞,不離常言俗語,日用之間,顛倒修之,大地塵沙,盡成寶矣。《又歌》曰:「朝朝只在居家舍,日日隨君君不知。」

讀周易參同契[编辑]

大丹妙用法乾坤。乾坤運兮五行分,五行順兮常道 有生有滅,五行逆兮丹體常靈常存。一自虛無兆質, 兩儀固一開根。四象不離二體,八卦互為祖孫。外物 生乎變動,吉凶悔吝茲分。百姓日用不知,聖人能究 本源。顧《易》道妙盡乾坤之理,遂託象於斯文。否泰交 則陰陽或升或降;屯蒙作則動靜在朝在昏;坎離為 男女水火,震兌乃龍虎魄魂。守中則黃裳元吉,遇亢 則無位而尊。既未慎萬物之終始,復姤昭二氣之歸 奔。月虧盈應精神之衰旺,日出沒合榮衛之寒溫。本 立言以明象,既得象以忘言。猶設象以指意,悟其意 則象捐。達者惟簡惟易,迷者愈惑愈繁。故知修真上 士,讀《參同契》者,不在乎泥象執文。

乾坤者,父母也。乾坤運陰陽二氣,化五行而生萬物者也。故順陰陽五行陶鑄,則成人矣。夫人之身,陰陽相半者,因陰陽有形也。陰陽相半,是以有生有死也。陽主生,陰主死,一生一死,一去一來,此常道之順,理之自然也。聖人則之,反此陰陽逆施造化,立乾坤為鼎器,盜先天一炁以為丹,煉形入於無形,與道冥一。道因無極,仙豈有終哉?故曰:「順常道則有生有滅,逆丹體則常靈常存」 也。虛無者,道之體也。道生一氣而變陰陽,故陽天陰地二儀是也。天一生水,居北曰冬;地二生火,居南曰夏。天三生木,居東曰春;地四生金,居西曰秋。而成四時,謂之「四象」 也。天為乾,居戌亥;地為坤,居未申,《坤》索《乾》。

生三男,長曰震,居卯中曰坎,居子,少曰艮,居寅丑。《乾》索《坤》,生三女,長曰巽,居辰巳中曰離,居午,少曰兌,居酉。合成八卦,謂之八方。故自子至巳為陽界分,自午至亥為陰界分。陰陽運轉,則四時之氣循歷八方,更相終始,故曰「互為祖孫」 也。春夏陽氣生長,萬物為德,萬物承之則舒矣。秋冬陰氣肅殺,萬物為刑,萬物承之則慘矣。一舒一慘,一吉一凶,是以萬物生乎變動,吉凶悔吝茲分也。原夫吉凶悔吝,萬象八卦,以至四時陰陽,未有出乎一氣而離乎大道者也。故道為一氣,陰陽四時五行,八卦萬象,吉凶悔吝,無乎不在矣。無乎不在,故視聽言動,寤寐舉止,觸淨喧鬧,恢詭怪譎,蟲肝鼠臂,稊稗瓦礫,無適而非道也。無適而非道,道卻在人中而人不知,人在道中而道不虧,是以百姓日用而不知也。自虛無至「日用不知」 ,言道也。聖人探賾索隱,窮理盡性,以至於命,故能作《易》,體道之妙用,立乾坤為《易》之門戶。乾坤立,易道行乎其中矣。是以乾坤相索而成八卦,八卦相因而變成六十四卦。一卦六爻,陽爻奇,陰爻偶,故陽之一爻以四因九數而得三十六策,六陽爻共得二百一十有六策,是《乾》之策也。陰之一爻以四因六數而得二十四策,六陰爻共得一百四十有四策,是《坤》之策也。復以三十二數乾坤二篇,三百六十策,合成萬有一千五百二十策,是為太極大行之數,囊括三才,包含萬象,故吉凶悔吝之極,生死禍福之兆,未有能逃乎斯數之外者。故曰:「《易》之妙道,盡造化之體用也。」 自聖人正造化體用言《易》也,魏伯陽真人因《易》道與金丹符,故託《易》卦以作《參同契》,以明大丹之旨,亦不過假象寓言而已,言《參同契》也,修丹至要,不出金火二字,聖人先以真陰真陽二物為爐鼎,然後誘太極之氣在於虛無之中,不可求測。苟不以真陰真陽而誘之,則不能降靈成象。是以《參同契》立乾坤二卦為爐鼎,分坎離二卦為鉛汞,四卦處於中宮,餘卦分在一月內以運符火。故乾坤者,龍虎也;震兌也,夫婦也,魂魄也;坎離者,鉛汞也,水火也,男女也,情性也。觸斯類而長之,則不可勝言也。原乎至當而言之,無過比喻真陰真陽而已。以此二物含氣於中宮黃道之室而為丹,故曰守中則黃裳元吉也,言外藥也。既得丹餌,非真火無以育聖胎,運元陽真氣為火,火無定位,周流六虛,故曰「遇亢則無位而尊」 也,言內藥也。夫天一生水,在人曰精;地二生火,在人曰神。夫人之精神,日夕榮衛一身,常以天地陰陽之氣運行不息,故冬至之日,地中有一陽之氣,上升而為《復》卦。人之元氣亦如之,故進陽火。至正月,陰陽之氣相半,自然相交而為《泰》卦。人之元氣亦然,是以息火謂之「沐浴。」 夏至之日,天中有一陰之氣,下降而為《姤》卦,故進陰符。至七月,陰陽之氣相半,自然相交而為《否》卦。人之元氣亦然,是以停符亦謂之沐浴。故曰:否泰交,則陰陽或升或降也。聖人移此一年氣候,陷於一月三十日之中,以兩日半三十辰,當一月三十日用事。自朔日後,太陰初萌光,為《復卦》;至上弦月明一半,金水平分,為《泰》卦;至十六日月初虧,為《姤》卦;至下弦月虧一半,金水平分,為《否》卦。故日月盈虧,應精神之衰旺也,言月也。又移此一月氣候,歸一日十二時之中。子時一陽生,故人腎中有一陽,精純之氣,上升而為《復》卦,進陽火;午時一陰生,故人心中有一陰,至神之氣,下降而為《姤》卦,進陰符。故曰「復姤昭二氣之歸奔也。」 夫日出為晝,日入為夜,聖人運動符火,於一日一夜之內,分擘溫涼寒暑之氣,外合天符,內合榮衛,消長一身,抽添運用,溫養子珠,故曰日出沒,合榮衛之寒溫也,言日也。子為六陽之首,故為朝進陽火,用兌卦直事。午為六陰之元,故為昏進陰符,用蒙卦直事,故曰屯蒙作則動靜在朝在昏也。一日一夜,兩卦直事。《屯》《蒙》為六十卦之始,既未為六十卦之終,終而復始,始而復終,故曰「既未慎萬物之始終也。言時也。」 已上皆魏真人以金丹大道至簡至易,無可闡揚祕要,故託易象立意寓言,俾學者觀斯卦象,悟其旨要。苟得金丹元妙,則乾坤坎離、龍虎魂魄、鉛汞水火之類,皆可無言矣,言外之託象也。苟得運火真機,則屯蒙既未復姤否泰卦象爻銖,皆可無用矣。言內之託象也。此僊翁恐學者讀《參同契》不曉真人之深意,惟只泥象執文,而不知捐象忘言,故作此篇以示同志,其仁慈如此。青城丈人歌曰:「謝先聖,祕訣真筌蹄,的當處都無」 數句,可見其簡易之至,非遇真師口訣,未易蹈其閫奧之萬一也。

贈白洞劉道人歌[编辑]

玉走金飛兩曜忙,始聞花發又秋霜,徒誇《籛鏗》千來 歲,也似雲中一電光。何太速,百年都是三萬日,其間 寒暑互煎熬,不覺童顏暗中失,縱有兒孫滿眼前,卻成恩愛轉牽纏,及乎精竭身枯朽,誰解教君暫駐延。 既無計,不免將身歸逝水,但看古來聖賢人,幾箇解 留身在世。

日月如梭,時光似箭,人生七十者稀。寒暑逼人,兒孫牽情。至於老死,世世皆然。有誰回頭,堅心求道,留形在世,深歎人生難得,至道難聞。

身在世,也有方,祇為世人沒度量。競向山中尋草木, 伏鉛制汞點丹陽。

世人求道,不知正路,酷愛外爐,尋奇草木,煉凡鉛汞,冀點化陽丹,換骨為寶。僊翁有詩云:「休煉三黃及四神,若尋眾草更非真。」 此戒世人以外爐見寶為心,若丹熟自然金滿屋,何用耗火亡貨財乎?

點丹陽事迥別,須向坎中求赤血。捉來離位制陰精, 配合調和有時節。時節正用媒人,金公奼女結親姻。 金公偏好騎白虎,奼女常駕赤龍身。虎來靜坐秋山 裏,龍向碧潭奮身起。兩獸相逢戰一場,波浪奔騰如 鼎沸。黃婆丁老助威靈,撼動乾坤走神鬼。

能使鉛汞伏火,點化赤血,換骨成形。只是貪財之心,為妄用之資,不知種德,反以增罪,何益於生死大事?金丹點化凡骨,變為純陽之僊,事迥殊別。《坎》中求赤血,於白虎之中,而求一八之弦氣,黑鉛取精也。離位制陰精,於青龍之中,而求一八之弦氣,紅汞取髓也。《坎》白而求赤,離陽而制陰,二物交姤,採之有日,取之有時,時節既正,又用黃婆媒合,自然金公騎虎,奼女騎龍,配為夫婦,兩情眷戀,二物交姤,黃婆作媒,金公助威,奪得乾坤,而乾坤為之撼動,欽伏鬼神,而鬼神為之奔走。《古歌》曰:「微微騰倒天地精,攢簇陰陽走鬼神」 是也,非世之所謂金石草木之類。

須臾戰罷雲雨收,種箇元珠在泥底,從此根苖漸長 成,隨時灌溉抱真精。十月脫胎吞入口,不覺凡身已 有靈。

兩獸野戰既畢,立得金丹,吞入五內,種此元珠,在於土釜泥底,依火符進退,以真火烹煎,從此金液還丹根苖,日長月盛,隨時用之,灌溉而滋生。至於十月,聖胎圓成,煉形化氣,自有種種靈氣,煉氣化神,自然合道。

此箇事,世間稀,不是等閑人得知。夙世若無仙骨分, 容易如何得遇之。得遇之,宜便煉,都緣光景急如箭。 要取魚時須結罾,莫待臨淵空歎羨。聞君知藥已多 年,何不收心煉汞鉛。休教燭被風吹滅,六道輪迴莫 怨天。

「金丹大道,世罕得傳。夙植僊骨,際遇真師,下手速修,猶大遲耳。年不待人,莫教浪死。」 既已知藥,急宜修煉。鉛汞非世間有質之物,非伏制鉛汞點丹陽之藥也。此勸人早修。

近來世上人多詐,盡著布衣稱道者。問他金木是何 般,禁口無言如害啞。卻云伏氣與休糧,別有門庭道 路長。君不見《破迷歌》裏說,「太乙含真法最良。」莫怪言 辭多狂劣,只教時人難鑒別。惟君心與我心同,方敢 傾懷向君說。

庸俗之徒以修道為務,不知金木是何物,徒以服氣休糧,傍門小術。烏知《破迷歌》內云:「如何卻是道太乙。」「真氣,五行不順行,虎向水中生。坎離顛倒術,龍從火裏出。」其斯之謂與!或者解此歌,以「十月脫胎吞入口」,此言聖胎出入變化之神,其言是也。又以「一粒靈丹吞入腹」,《參同契》云:「金砂入五內。」以為後人疑此便為外丹,此言未當也,是未得悟真之的傳也。其述《悟真旨要》乃云:「真鉛是先天之氣,自腎中生;神汞是性中」之真,從心中出,氣中之氣藏真水,性中之性蓄真火,何不深究?《悟真篇》序有云:「今之學者,取鉛汞為二氣,分心腎為坎離,是皆日月失道,鉛汞異用,欲望結成還丹,不亦遠乎?」此《悟真篇》之所誚,今反以此為旨要。以是觀之,不得悟真之的傳明矣。若遇真師,方知予言之不妄,非敢折其非欲以明道也。

石橋歌[编辑]

「吾家本住石橋北,山鎮水關森古木,橋下澗水徹崑 崙,山下有泉香馥郁,吾歸山內實堪誇,遍地均栽不 謝花,山北穴中藏猛虎,出窟哮吼生風霞,山南潭底 隱蛟龍,騰雲降雨山濛濛,二獸相逢鬥一場,元珠隱 伏是禎祥。《景堪羨》,吾暗喜,自斟自酌醺醺醉,醉彈一 曲無弦琴,琴裏聲聲教仔細,可煞醉後沒人知,昏昏 默默恰如癡。仰觀造化工夫妙,日還西出月東歸。天 是地,地是天,反覆陰陽合自然。識得五行顛倒處,指 日升遐歸洞天。黃金屋,白玉椽,玉女金童日侍前。南 宸北斗分明布,森羅萬象現無邊。無晝夜,要綿綿,聚 散周天火候全。若問金丹端的處,尋師指破水中鉛。 木生火,金生水,水火須分前後隊,要辨浮沈識主賓。 鉛銀砂汞方交會,有剛柔,莫逸意。知足常足歸本位, 萬神齊和太平年。恁時國富民歡喜,此箇事,好推理同道之人知此義,後來一輩學修真,只說存養并行 氣。在眼前甚容易,得服之人妙難比先。且去病,更延 年,用火烹煎變陽體。學道人,去思己,休問傍門小法 制。只知目下哄得人」,不覺自身暗憔悴。勸後學,須猛 鷙,莫徒拋家住他地。妙道不離自家身,豈在千山并 萬水。莫因循,自貪鄙,火急尋師覓元旨。在生若不學 修行,未知來生甚胎裏。既有心,要終始,人生大事惟 生死。皇天若負道人心,令我三塗為下鬼。

此歌乃是總贊金丹之妙,破除旁門之非。其曰:「龍虎鉛銀朱汞,浮沉主賓」 ,是稟陰陽二物之真也。其曰「日西月東,天是地,地是天」 ,是喻陰陽之交姤,五行之顛倒也。「水中鉛,木生火,金生水」 ,是喻陰陽所產也;「元珠」 ,是稟金丹成象也;「晝夜抽添」 ,是明十月用功也;「存養行氣」 ,是破傍門小術也。其贊美金丹之功,勸勉修道之語。觀辭易知,不用贅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