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299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九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九十九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三百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二百九十九卷目錄

 靜功部彙考七

  太上純陽真君了三得一經

  崔公入藥鏡靜功 掛金索

  保生要錄辨養生

 靜功部總論

  莊子達生

  天隱子養生書漸門 齋戒 安處 存想 坐忘 解神

  漁莊錄原理章 鉛汞章 煉鉛章 太過不及章 用鉛用汞章 雜類章 真鉛

  章 真汞章 真土章 附形章 築基章 煉己章 火候章 陽火陰符章 週天法象

  章 採藥章 灰池章 刑德章 胎息章 解經章 兩儀章 形質章 服食章 神色

  章 金木直解 鉛汞出產 真假問答 用鉛不用鉛 陰陽得類 五行虛實

  朱子全書論在人鬼神 論修養

  宵練匣靜功

神異典第二百九十九卷

靜功部彙考七[编辑]

《太上純陽真君了三得一經》
[编辑]

《修性直指天元章第一》
[编辑]

《太上純陽真君》曰:「天中有靈,靈中有聖,修聖有方,超 靈有竅。人皆通具靈根,全其聖體。而碌碌昏昏,匆匆 擾擾,日汨於六欲,日迷於七情,貪生嗔,嗔生癡,私深 愛篤,迷戀其間,不知不覺,蕩其平波,搖其赤焰,心火 熾而莫息,腎水濫而莫窮,竟將五官六腑敗壞於臭 皮囊之中也。哀哉痛哉!靈而不靈,聖而不聖,生乎天, 而天之一元竟歸何有,莫知其復,良可惜歟。」爰以慈 悲心,發廣大願,願人盡識天元,不迷真性,而說修明 性體至虛無上。偈曰:「混沌一炁先,中空本太素,陰陽 分兩儀,奇偶環相互。二炁化成胎,胎元天所賦。四大 未有形,雙睛光已駐,三月別陰陽,性入丹庭固,竅非 偏與邪。金山頂上悟,一線兩眉間,直貫三天路,中而 又得中,虛空圓明布,元處又非元,落空失所務,一著 即魔侵,觀妙頻頻顧,粉碎太虛空,一切皆照破,日逢 六陽時,握固垂簾幕,聽入無聲中,翻烏旋玉兔,心息 兩相忘,陽自三關度,赤鳳自翱翔,飛入泥丸處,大如 日輪光,須彌頂上住,心死神活時,飄若乘雲霧,真火 赴仙壇,滾盤珠與露,衝擊天門邊,自然無定數。久久 仙樂鳴,玉振金聲播,馨香暗自聞。溶溶甘露墮虛明, 不夜時攜上金橋渡。」說是偈已,玉女飛花,金童散彩, 天開九芒之光,地湧三川之水,灌溉心田,栽培肝木, 蓄肺金而養成和氣,調脾土而保固靈根。腎水上升, 五氣咸洽。諸真仙子,皆大歡喜,塞兌駕橋,含精默默, 盡悟「性基」,各全所天,而一元之道以立。

《立命直指地根章第二》
[编辑]

太上純陽真君曰:「天一生水,人自同然,腎為北極之 樞,精含萬化,滋養百骸,賴以永年,而長生不老。哀彼 塵癡,失所保蓄,迷於酒而甘味,以毒其清源,嗜於色 而少艾以涸其神髓,逐於財而碌碌,以致形枯,忿於 氣而恟恟,以招精竭,寧不堪傷,自墮惡趣。」爰示人以 潛心下照,保命立基,而說《保固命根沖和元妙。偈》曰: 「穆穆渾元中,一派汪洋水。此水自天來,湛然生萬始。 氣神未兆先,精溶得所止。運之火不侵,保之木長起。 金土兩滋溶,百脈調和矣。兒童識未開,丹田日日理。 一自六情來,有損而無已。誰識其中原,洞開滄海底。 譬彼井中泉,吸之而上舉,濟養萬物生,寂寂誰能語。 悟此一點源,呼吸超元理。復命關之前,渡楫君自取。 六陰陰竅開,捧臍調牛女。去來現在思,一切皆拋棄。 回光返照中,神歸炁穴裏。明月耀波心,光聚一團耳。 真火起坎宮,嬰兒奮然舞。涓涓真水施,降若霈霖雨。 混沌忘我人,恍惚不知處。行止悉從容,功純入仙侶。」 說是偈已,諸天靜豫,百神歸誠,嬰兒無火熾之虞,奼 女有水調之慶,上下融和。各得其養而保茲命基。全 其本來固有之良。充其未發沖和之氣。則命固神清。 氣全精足。可以超無漏之鄉。悟「至中」之道。而進求其 元奧矣。

《規中直指元關章第三》
[编辑]

太上純陽真君曰:「天位乎上而得以清,地位乎下而 得以寧。人之泥丸其天乎?人之下田其地乎?雙瞳守 山根,日昇五嶽矣。凝神窺海穴,月映三江矣。見性於 先,上契天元之一竅;修命於後,下全地氣之根基。此 固性命分修之妙道,而未得合一之元功者。爾等出 世丈夫,超塵男子,亦知二炁升降,三關以通。上而著」, 則氣升而不降,下而著則氣降而不升。所以調和呼 吸,運養化育,惟不空不著,不著不空,空而著,著而空 著,著不著,空空不空,則空有空中之妙用,著有著內 之靈機,方為了悟之子。見道之人,獨是土生萬物,脾 實當之。木得土而花榮枝茂,金得土而氣斂光全,火 得土而成形煉質,水得土而滋性凝「情,苟不得中宮之元竅,則肺氣失調而鼻以聾,肝氣失養而目以昏, 腎氣失和而耳以蔽,心氣失溶而舌以疲,故上視為 修性之功,下視為保命之要,莫若中為至道,竅有元 微,不可不悟也。」於是直指中宮之一竅,而說《規中守 一混元交修》。偈曰:「窈窈冥冥,先空靈化萬態四大聚 成形參立乎兩大生於胚胎中,蔕落歸鼎鼐。後有密 戶存,卯酉相對代,內復起二根,恍似金鉤帶,不出心 腎間,八寸四分外,中空一竅開,洞裏壺天隘,右虎左 青龍,前雀後居蔡,護此元牝門,三品誰能敗,精凝於 氣聚,氣集於神睞,神引氣歸宮,氣潛神不壞,息息歸 根蔕,呼吸成一派,一日二六時,守爐丹以賴,武火逐 凡情,文火鎔成塊。運氣續先天,真火烹丹快。採藥火 候中,火候分纖芥。百日築成基,採取勿容懈。月現真 鉛形,汞隨紅日載。如見日月交,吸入黃庭內。急以真 土封,牢將丹鼎蓋。金丹大藥成,溫養功自在。十月滿 足期,元神出空界。漸漸脫凡心,萬象勿驚怪。調養歲 月深,位證真仙隊。」說是偈已,諸真仙子,恍惚杳冥之 中,天開玉闕,地湧金蓮,神超無極之鄉,位證上真之 果,性體昭融,命根永固,規中而中已化,守一而一以 純,惟能了此三者之真修,乃能得其至一之妙道。蓋 一為奇,奇為陽,陽純而性靜,陽純而命全,陽純而水 為真水,火為真火,元牝交溶,鉛汞悉化,藥結丹成,而 嬰兒出胎,氣盈六虛,神周「八極,精鎔萬化。朝三清,遊 十府。度世度鬼,行滿三千;利物利人,功圓八百。然後 身為不壞之金身,品臻無上之極品。自然而然,不化 而化,返虛還無,并忘乎其所為一。誰能性命交修,規 中守一。誠以求之,默以守之,靜以養之,愚以保之。了 其三而得其一,吾甚有望於斯人。」故垂寶筏以渡迷 津,泛慈航以超苦海,幾不知其天機之盡泄,妙竅之 皆形,而為天下後世立志修真之指南。

《崔公入藥鏡》
[编辑]

《靜功》
[编辑]

先天炁,後天炁,得之者常似醉。

先天炁者,乃元始祖炁也。此祖炁在人身天地之正中,生門密戶,懸中高處,天心是也。神仙修鍊,止是採取先天一炁,以為丹母。後天炁者,乃一呼一吸,一往一來,內運之炁也。呼則接天根,吸則接地根。呼則龍吟而雲起,吸則虎嘯而風生。綿綿若存,歸於祖炁,內外混合,結成還丹。自覺丹田火熾,暢於四肢,如癡如醉,美在其中。此所以得之者,常似醉也。《道德經》云:「谷神不死,是謂元牝。元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勤。」《易·坤卦》云:「黃中通理,正位居體,美在其中,而暢於四肢。」此之謂也。

日有合,月有合,窮戊己,定庚甲。

「日月者,太陽太陰也。天有黃道,為度三百六十五度四之一。其運轉也,一日一周。日月行乎其間,往來上下,迭為出入,此所以分晝夜而定寒暑也。當冬至之節,一陽生於復,日從北行,月從南行。夏至之節,一陰生於姤,日從南行,月從北行。日行一日一度,至三十度,與太陰會。月本無光,借日之光。月行一日十二度有零,至三十日行滿周天之度。每月晦朔,與太陽同會,所行之宮,日月合璧。晦象年終,朔象歲首,會而復離,離而復遠,月因日以受其明,陽魂漸長,陰魄漸消。」 至初八日夜,陽半陰半為上弦,至十五日夜,與日對照為望。故圓滿之極,其理當虧。於是陰魄漸長,陽魂漸消。至二十三日夜,陰半陽半為下弦,至三十夜為晦,又復與日同會。此天之日有合,月有合也。反求於身,吾身一天地,亦有日月也。以身為乾坤,以坎離為藥物,以日月運行為火候,百姓日用而不知,豈知行之吾身,與天地日月無不同也。當作丹之時,運日月之雙輪,簇陰陽於一息。日月歸鼎,陰陽搆精,烹之煉之,結成聖胎。此吾身日有合月有合也。《了真子》曰:「玉池常滴陰陽髓,金鼎時烹日月精」 是也。既明日月之合,必窮戊己之源。戊己者,中央土也。水火分為上下,木金列於東西,木為火母,金為水母。若非戊己之功,水火不能既濟,金木不得歸併。當施化之際,是用戊土從坎起,進之以陽火;己土從離降,退之以陰符。攝回四「象而同爐。」 此戊己之功也。既窮戊己之理,必定庚甲之方。庚西方,金也、情也、虎也;甲東方,木也、性也、龍也。言人之情,好於馳騁,見物即逐,如虎猖狂,故每傷於性。性被情迷,不能為主,如虎奔騰,故二物間隔。大修行人,制之不難。過此時正好下手施功,須仗黃婆媒合。旋斗柄之機,一息之門,即得金木歸併,情性合一,龍虎入鼎,心虛湛然,此所以「定《庚甲》」 也。丹家妙用,宜乎生甲生庚,學者不可不知也。

《上鵲橋》,下鵲橋。天應星,地應潮。

人身夾脊,此天之銀河也。銀河阻隔,而有鵲作橋,故有鵲橋之說,人之舌亦言鵲橋也。凡作丹之時,以黃婆引嬰兒上昇泥丸,與奼女交會,名曰「上鵲。」

橋也。「黃婆復徘徊,笑引嬰兒奼女,同歸洞房」 ,必從泥丸而降,故曰:「下鵲橋」 也。黃婆嬰兒奼女,非真有也,乃譬喻之說,無出乎身心意三者而已。默運之功,內仗天罡斡運,外用斗柄推遷,起火之時,覺真氣騰騰上昇,如潮水之初起,直上逆流,故曰:「天應星,地應潮」 也。《丹經》云:「工夫容易藥非遙,撥動天輪地應潮」 是也。

起巽風,運坤火。入黃房,成至寶。

作丹之法,乃鍊吾身中真鉛真汞也。鉛遇癸生之時,便當鼓動巽風,煽開爐韛,運動坤宮之火,沉潛於下,抽出坎中之陽,去補離中之陰,成乾之象,復歸坤位而上,片餉之間,發火鍛煉,鉛清汞潔,結成空炁金胎,歷劫不壞,此所以入黃房,成至寶也。《度人經》云:「中理五炁,混合百神,十轉迴靈,萬炁齊仙。」 蕭廷芝云:「大藥三般精炁神,天然子母互相親,回風混合歸真體,鍛煉工夫日日新」 是也。

水怕乾,火怕寒,差毫髮,不成丹。

修真內煉之要,鼎中之水不可乾,爐內之火不可寒。《丹經》所謂「金鼎常留湯火煖,玉爐不要火散寒」 是也。以外丹言之,凡作丹之時,行武煉文烹之功,大要調和火力。若用之太過,則火燥水濫,不及則水乾火寒。務在行之停勻,一刻周天,水火既濟,鼎內丹結,自然而然也。若差之毫髮,不成丹矣。仙師云:「藥有老嫩,火」 有斤兩,學者不可不知。了真子不云乎:「七返九還須識主,工夫毫髮不容差。」 《悟真篇》云:「大都全借修持力,毫髮差殊不作丹」 是也。

「鉛龍昇,汞虎降。」驅二物,勿縱放。

鉛者,《坎》中一點真陽,謂之龍也。汞者,《離》中一點真陰,謂之虎也。凡作丹之時,飛戊土,抽《坎》中之鉛,木生火而炎上昇泥丸,龍從火裏出,故曰:「鉛龍昇」 也。用己土攝《離》中之汞,金生水而流下降丹田,虎向水生,故曰:「汞虎降」 也。擒捉之功,非加武火之力,則鉛龍不昇;非用文火之力,則汞虎不降。一息周流,妙在堅剛。著力擒龍虎,入鼎烹煉,化為玉漿。故曰:「驅二物,勿縱放」 也。《張紫陽》云:「西山白虎性猖狂,東海青龍不可當,兩手捉來令死鬥,煉成一塊紫金霜」 是也。

「產在坤,種在乾」,但至誠,法自然。

張紫陽云:「要知產藥川源處,只在西南是本鄉。」 此所以言吾身西南方,乃坤位也。人腹為坤,人首為乾,坤居下為爐,乾居上為鼎。金丹大藥產在坤,種在乾。凡作丹採藥之時,必從坤位發端,沉潛尾穴,溫養見龍,當加武火,逐真陽之氣逆上乾宮,交姤復還坤位而止。猛烹極鍛,結成至寶。故曰:「產在坤,種在乾」 ,其中復其先天。產藥之時,觀心吸神,握定不泄,皆助火候之力,古仙往往祕而不言,此最上機關,人誰知之?行持之間,惟在存誠,野戰防危,法天象地,應化自然,故曰:「但至誠,法自然」 也。

盜天地,奪造化。攢五行,會八卦。

「提挈天地,握定陰陽,攢簇五行,合會八卦,此神仙之學也。天地者,即乾坤也。造化者,即陰陽也;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也;八卦者,乾坤坎離震巽艮兌是也。且夫天地之大,造化之深,五行分布,八卦環列,以何術能盜之奪之,攢之會之?盜者竊也,奪者取也,攢者簇也,會者合也。」 此言丹家之法,妙在口傳。凡作丹真訣,只在些兒消息待時至氣化藥,產神知,便當閉風關,塞艮戶,斡天罡,旋斗柄,運符火之一息,簇三千六百之正炁,回七十二候之要津,顛倒五行,會合八卦,總歸土釜,牢固封閉,須臾調燮火發,武煉猛烹,結成聖胎,所以一刻工夫,奪一年之節候。《丹經》云:「人心若與天心合,顛倒陰陽只片時。」 此即一呼一「吸能奪造化。人一日有一萬三千五百呼,一萬三千五百吸,一呼一吸為一息,則一息之間潛奪天運一萬三千五百年之數。一年三百六十日,四百六十八萬息,潛奪天運四百八十六萬年之數。於是換盡陰濁身軀,變成純陽之體,神化自在,聚則成形,散則成風,出有入無,隱顯莫測,豈不奇哉?」

水真水,火真火。水火交,永不老。

水居北方,在卦為《坎》,在身為腎;火居南方,在卦為《離》,在身為心。水中藏火,火中藏水,人心中一點真液,乃真水也;腎中一點真陽,乃真火也。水火分於上下,何由而交之?必服戊己真土,擒制逼逐,得其真火上昇,真水下降,同歸土釜,水火既濟,結成金丹,一炁純陽,與天齊壽。故曰:「水火交,永不老」 也。

「水能流,火能焰」,在身中,自可驗。

水在上,故能流潤於下;火在下,故能炎焰於上。此天地水火升降自然之理。人身作丹運用之時,亦復如是。故曰:「在身中自可驗也。」

是性命,非神氣,水鄉汞,只一味。

性即神也,命即氣也。性命混合,乃先天之體也。神

氣運化,乃後天之用也。故曰:是性命,非神氣也。修煉之士,欲得其性靈命固,從下手之初,必是採水鄉之鉛者。《坤》因乾破而為坎,坎水中而有乾金,金為水母,母隱子胎,一點真陽居於此處,遇身中子時陽動之際,急急採之。《紫陽》所謂「鉛遇癸生須急採,採時須以徘徊」 之意,引火逼金,正所謂「火逼金行顛倒轉,自然」 鼎內大丹凝。只此一味,為大道之根。《雲房》云:生我之門死我戶,幾箇惺惺幾箇悟,夜來鐵漢細尋思,長生不死由人做。指此一味,直欲世人於此尋之,方是煉丹之本。《丹經》云:「好把真鉛著意尋,華池一吸水中金」 是也。

歸根竅,復命關。貫尾閭,通泥丸。

作丹妙用,要明元關一竅,一性正位,萬化歸根,復命之道,必由三關而轉,故曰:歸根竅,復命關也。當復命之時,飛神海底,存火熏烝,精化為氣,撥動頂門關捩,從尾閭徐徐提起,直上泥丸,交姤煉氣化為神。神居泥丸為本宮,則有萬神朝會,故曰「貫尾閭,通泥丸」 也。《大師汪真君奧旨》云:「夾脊三關透頂門,銜花騎鹿走」 如雲。捉花騎鹿踏雲去,霍地牛車前面迎。《黃庭經》云:「子欲不死修崑崙。」 《還元篇》云:「悟道顯然明廓落,閑閑端坐運天關。」 《道德經》云:「歸根曰靜,靜曰復命。」 其說是也。

真橐籥,真鼎爐,無中有,有中無。

橐者,虛器也,韛也。籥者,其管也、竅也。言人晝夜一呼一吸之氣,氣為之風,如爐韛之抽動。風生於管,爐火自炎,久久心患相依,丹田如常溫煖,此吾身有真橐籥也。《道德經》云:「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乎。虛而不屈,動而愈出」 是也。鼎者,乾也,性也;爐者,坤也,命也。既鼓動吾身之橐籥,必採藥物以入鼎。採藥之時,加武火之功,以性斡運於內,以命施化於外,片餉之間,乾坤合一,神炁交會,結成還丹,以為聖胎,故曰「真鼎爐」 也。既得還丹成象,以文火溫養,虛心以守其性,實腹以養其命。恍惚杳冥之中,無中生有,有中生無,此即靜極復動,動極復靜,故曰:「無中有,有中無」 也。

托黃婆,媒奼女,輕輕地,默默舉。

黃婆奼女,皆強名也。黃婆者,坤土也,即戊己土也。《靈》,言意也。「奼女,兌金也。《兌》為少女,金隱水中。凡作丹必托黃婆為媒,通奼女之情。以戊土藏火,火逼金行。當起火之初,受炁且柔,要當撥轉頂門關捩,從尾穴輕輕地,默默而舉。須臾火力熾盛,河車不可暫停,運入南宮,復還元位,嫁與金公,而作老郎。」 崔公苦口叮嚀,以謂世人不達還丹之旨,故喻托以黃婆,媒於奼女,直欲世人曉此理也。《悟真篇》云:「奼女遊行自有方,前行須短後須長。歸來卻入黃婆舍,嫁箇金公作老郎」 是也。

一日內,十二時,意所到皆可為。

意者,性之用,即真土也。一日之內,十二時辰,有一年之節候。自子時至辰巳,六時屬陽。自午時至戌亥,六時屬陰。一陽來復,身中子時也;一陰生姤,身中午時也。且夫水火間於南北,木金隔於東西,此四象何由而合?必假意以通消息。是以天地造化,一刻可奪。一日之內,十二時中,無晝無夜,念茲在茲,常惺惺地動念以行火,息念以養火。此所以意所到,皆可為也。

飲刀圭,窺天巧。辨朔望知昏曉。

飲者,宴也。刀者,水中金也。圭者,戊己真土也。言作丹採藥之時,必採水中之金,金不得自昇,必假戊土化火,逼逐金行,度上泥丸,金至此為真液,如瓊漿甘露,一滴落於黃庭,宴之味之,津液甘美,故曰「飲刀圭」 也。窺者,觀也。言能觀天道運化之功,遂執天而行,旋吾身斗柄之機,一刻之間,能奪天地造化,故曰「窺天巧」 也。《陰符經》所謂「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 《純陽詩》曰:「縱橫北斗心機巧,顛倒南辰膽氣雄」 是也。辨朔朢者,以一歲言之,冬至為朔,夏至為朢;以一月言之,初一為朔,十五為朢;一日言之,子時為朔,午時為朢;以一時言之,初一刻為朔,正四刻為朢;以六十四卦言之,復卦為朔,姤卦為朢;以一身言之,尾穴為朔,泥丸為朢,子宮進火為朔,午位退復為朢。既明此理,又要知其曉昏。昏者暮也,曉者朝也,於卦有朝《屯》暮《蒙》之理,一卦六爻,顛倒用之,遂為兩卦。「朝《屯》」 一陽生於下,暮蒙一陰生於上,一陽一陰,一進一退,人身運化,與天地同也。達此理者,可以長生久視,與鍾呂並駕,同日而語矣。有何疑哉?

識浮沉,明主客。要聚會,莫間隔。

浮者汞也;沉者鉛也。離汞居上曰浮,坎鉛居下曰沉。《修丹之訣》,沉者必使其昇,浮者必使其降。故曰:「識浮沉也。」 既識浮沉,須明主客。主者命也,客者性也。有身則有命,有命則有性。性依命立,命從性修。是以命為性之母,故為主;性為命之子,故為客日:

逐之間,借身為用,仙師所謂讓他為主我為賓是也。既明主客,以鉛汞而同爐,主客而同室,綿綿若存,於二六時中,迴光返照,打成一片,道滿太虛。若夫時至氣化,機動籟鳴,火從臍下而發,水向頂中而生,其妙自有不期然而然者。孔子所謂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程子亦云:「心常要在腔子裏。」 虛靖天師曰:「神一出,便收來,神返中,炁自回,如此朝朝與暮暮,自然赤子產靈胎。此所以要聚會,莫間隔也。」

採藥時,調火功,受氣吉,防成凶。

採藥時者,乃身中一陽來復之時也。於斯時則當閉關行火之功,妙在調燮停勻,從三關運轉,一舉三時,周流復位,萬氣凝真。當此之時,獨受於我神之暢快,喜慶難言,故曰「受炁吉」 也。行火退符之間,務在存誠一念,不可間斷,設或纖毫差失,遂成凶矣。密意防護,不可不謹,是用野戰防危,故曰「防成凶」 也。《丹經》云:「配合龍虎交姤處,此時如過小橋時」 是也。或曰:性靜無為,要坐便坐,要眠便眠,何必辨採藥調火?蓋不知有造化者耳,未足與議也。

火候足,莫傷丹。天地靈,造化慳。

煉得黃芽滿鼎,白雪浸天,嬰兒成象,故火候足也。火候既足,只宜沐浴溫養,若不知止足,妄意行火,反傷丹矣。丹成之後,天地混合,神氣自靈,仙師所謂「虛室全白,神明自來」 ,故曰:「天地靈」 也。當此之時,宜加寶愛,調息務在微細。於靜定之中,內不出,外不入,形忘物忘,心同太虛,一氣純陽,故造化慳也。

初結胎。看《本命》。終脫胎。看《四正》。

祖劫天根,居混沌之中,乃為結胎之所。下手之初,煉精化為氣,煉氣化為神,煉神化為虛,煉虛合道,結為聖胎。初結胎之時,常於命蔕守之,故曰:「初結胎,看本命」 也。十月胎圓,移神上居泥丸,調神出殼,直待功成行滿,上帝詔臨,打破虛室,真人上舉,駕紅雲,跨白鶴,東南西北,無所往而不可,故曰:「終脫胎,看《四正》。」 《靜中吟》云:「一朝功滿人不知,四面皆成夜光闕」 是也。

「《密密》行」,句句應。

此二句總結前八十句,言大道金丹,進火退符,奪造化之妙訣,行之一身,如空谷之應聲,陽燧之取火,方諸之取水,神通氣感,何其速之如是。故曰「密密行,句句應。」 《丹經》云:「視之不見,聽之不聞,及至呼時又卻應」 是也。

《掛金索》
[编辑]

一更端坐,下手調元炁。「混沌無言,絕念存真意。呼吸 綿綿,配合居中位。撥轉些兒,黍米藏天地。」

二更清靜。心要常虛守。默默回光,照見無中有。趕退 邪魔,振地金獅吼。頃刻功成,便與天齊壽。

三更雞叫,冬至陽初動。取坎填離,直向泥丸送。火運 同天,爐內鉛投汞。九轉丹成,白雪飛仙洞。

四更安樂,萬事都無想。水滿華池,澆灌靈根長。靜裏 乾坤,仙樂頻頻響。道大沖虛,名掛黃金榜。

五更月落,漸覺東方曉。谷裏真人,已見分明了。玉戶 鸞驂,金頂龍蟠繞。打破虛空,萬道金光皎。

《保生要錄》
[编辑]

《辨養生》
[编辑]

「養生者形要小勞,無至大疲,故水流則清,滯則污。」養 生之人,欲血脈常行,如水之流,坐不欲至倦,行不欲 至勞,頻行不已,然亦稍緩,即是小勞之術也。故「手足 欲時其屈伸,兩臂欲左挽右挽如挽弓法,或兩手如 拓石法,或雙拳築空,或手臂前後左右輕擺,或頭頂 左右顧,或腰胯左右轉,時俯時仰,或兩手相促,細細」 捩如洗手法。或手掌相摩令熱,掩目摩面,事閒隨意 為之,各十數過而已。每日頻行,必身輕目明,筋節血 脈調暢,飲食易消,無所壅滯,體中少不佳快,為之即 解。《舊引方》大煩崇貴之人,不易為也。今此術不擇時 節,亦無度數,乘間便作,而見效且速。

夫人夜臥欲自以手摩四肢胸腹十數遍,名為乾沐 浴,臥側而曲膝,益氣力,常時濁唾則吐,清津則嚥,常 以舌柱齶,聚清津而嚥之,潤五臟,悅肌膚,令人長壽 不老。《黃庭經》曰:為玉池,大和官,漱嚥靈液災不干。又 曰:閉口屈舌食胎津,使我遂煉獲飛仙,頻叩齒,令齒 勞,又辟惡。夫人春時暑月,欲得晚眠早起,秋欲早眠 早起,冬欲早眠晏起。早不宜在雞鳴前,晚不宜在日 旰後。熱時欲舒暢,寒月欲收密。此合四氣之宜,保身 益壽之道也

靜功部總論[编辑]

《莊子》。

《達生》
[编辑]

「達生之情者,不務生之所無以為;達命之情者,不務 知之所無奈何。養形必先之物,物有餘而形不養者 有之矣。有生必先無離形,形不離而生亡者有之矣。 生之來不能郤,其去不能止。」悲夫!世之人以為養形 足以存生,而養形果不足以存生,則世奚足為哉!雖 不足為而不可不為者,其為不免矣。夫欲免為形者, 莫如棄世。棄世則無累,無累則正平,正平則與彼更 生,更生則幾矣。事奚足棄?而生奚足遺?棄事則形不 勞,遺生則精不虧。夫形全精復,與天為一。天地者,萬 物之父母也。合則成體,散則成始。形精不虧,是謂能 移。精而又精,反以相天。

田開之見周威公,威公曰:「吾聞祝腎學生,吾子與祝 腎遊,亦何聞焉?」田開之曰:「開之操拔篲以侍門庭,亦 何聞於夫子?」威公曰:「田子無讓,寡人願聞之。」開之曰: 「聞之夫子曰:『善養生者,若牧羊然,視其後者而鞭之』。」 威公曰:「何謂也?」田開之曰:「魯有單豹者,岩居而水飲, 不與民共利,行年七十而猶有嬰兒之色,不幸遇餓」 虎,餓虎殺而食之。有張毅者,高門縣薄,無不走也,行 年四十,而有內熱之病以死。豹養其內,而虎食其外; 毅養其外,而病攻其內。此二子者,皆不鞭其後者也。

天隱子養生書[编辑]

《漸門》
[编辑]

《易》有漸卦,老氏有漸門。人之修真達性,不能頓悟,必 須漸而進之,安而行之。故設漸門:一曰齋戒,二曰安 處,三曰存想,四曰坐亡,五曰神解。何謂齋戒?曰澡身 虛心。何謂安處,曰深居靜室。何謂存想,曰收心復性。 何謂坐忘,曰遺形忘我。何謂神解?曰萬法通神。故習 此五漸之門者,了一則漸次至二,了二則漸次至三, 了三則漸次至四了,四則漸次至五,神仙成矣。

《齋戒》
[编辑]

齋戒者,非蔬茹飲食而已;澡身者,非湯浴去垢而已。 蓋其法在節食調中,磨擦暢外者也。夫人稟五行之 氣,而食五行之物,而實自胞胎有形也。呼吸精血,豈 可去食而求長生?但世人不知休糧服氣,道家權宜, 非永絕粒食之謂也。食之有齋戒者,齋乃潔淨之務, 戒乃節約之稱。有饑即食,食勿令飽,此所謂調中也。 百味未成熟勿食。五味太多勿食,腐敗閉氣之物勿 食,此皆宜戒也。手常磨擦皮膚溫熱,去冷氣,此所謂 「暢外」也。久坐、久立、久勞役,皆宜戒也。此是形骸調理 之法,形堅則氣全,是以齋戒為漸門之首也夫。

《安處》
[编辑]

「何謂安處?」曰:「非華堂邃宇,重裀廣榻之謂也。在乎南 向而坐,東首而寢,陰陽適中,明暗相半。屋無高,高則 陽盛而明多;屋無卑,卑則陰盛而暗多。故明多則傷 魄,暗多則傷魂。人之魂陽而魄陰,苟傷明暗,則疾病 生焉。所謂居處之室,尚使之然,況天地之氣,有亢陽 之攻肌,淫陰之侵體,豈不傷哉。修養之漸當法此,即」 安處之道術也。吾所居室,四邊皆窗戶,遇風即闔,風 息即開。吾所居坐,前簾後屏,大明則下簾以和其內 映,大暗則捲簾以通其外曜,內以安心,外以安目,心 目皆安,則身安矣。明暗尚然,況太多情慾,太多事慮, 豈能安其內外哉?故學道以安處為次。

《存想》
[编辑]

「存」謂存我之神,「想」謂想我之身。閉目即見自己之目, 收心即見自己之心。心與目皆不離我身,不傷我神, 則存想之漸也。凡人目終日視他人,故心已逐外走; 終日接他事,故目亦逐外瞻。營營浮光,未嘗內照,奈 何不病且夭邪?是以歸根曰靜,靜曰復命,成性存存, 眾妙之門。此存想之漸,學道之功半矣。

《坐忘》
[编辑]

坐忘者,因存而忘也。行道而不見其行,非坐之義乎? 有見而不知其見,非忘之義乎?「何謂不行?」曰:「心不動 故。」「何謂不見?」曰:「形都泯故。」或問曰:「何由得心不動?」天 隱子默而不答。又曰:「何由得形都泯?」天隱子瞑而不 視。或悟道,乃退曰:「道果在我矣,我果何人哉?天隱子 果何人也?」於是彼我兩忘,了無所照。

《解神》
[编辑]

齋戒謂之信解,安處謂之閑解;存想謂之慧解;坐忘 謂之定解,信定閑慧,四門通神謂之「身解。」故神之為 義,不行而至,不疾而速,陰陽變通,天地長久。兼三才 而言謂之《易》,齊萬物而言謂之「道德」,本一性而言謂 之「真如。」入四真如,歸於無為。故天隱子生乎《易》中,死 乎《易》中。動因萬物,靜因萬物。邪由一性,真由一性。是 以生死動靜邪真,吾皆以神而解之。在人謂之「仙」矣, 在天曰「天仙」,在地曰「地仙。」故神仙之道,《五歸一門》。

漁莊錄[编辑]

《原理章》
[编辑]

天地純矣,太極一矣。太極動而生陽,靜而生陰。一動一靜,兩儀立焉。陽變陰合,五行生焉。五行變化,萬物 生焉。故水,太陰也,而根乎太陽;火,太陽也,而根於太 陰;木,少陽也,而附於少陰;金,少陰也,而附於少陽;土 則太陰之凝,而太陽貫於其中也。是以萬物之生,不 能逃乎五行焉。鉛汞者,五行之一也。

《鉛汞章》
[编辑]

夫鉛也者,金之屬而性乎土者也。太陰之貫乎太陽 者也。汞也者,亦金之屬而情乎水者也。太陽之根於 太陰者也。「土能克水,故鉛能制汞也。土克水而非火 不燥,故鉛制汞而非火不伏也。火也者,非金丹之要 者乎?」

《煉鉛章》
[编辑]

人皆知鉛能制汞,而不知鉛不能制汞。蓋鉛為土精, 其體陰,其魄柔,其質溫,是猶中央之閏土也。其性雖 可以制汞,然非賴火,安能制之使燥乎?故鉛必煉,而 後通靈也。

《太過不及章》
[编辑]

制鉛不可太過也,太過則剛,剛則枯而無藥;不及則 柔,柔則軟而無力。無藥不可也,無力猶不可也。故曰: 「欲識盈虛,當明老嫩。」

《用鉛用汞章》
[编辑]

用鉛之法,猶父道焉,父之生子,媾精而已,不竭其體 也,竭體非道也。用汞之法,猶母道焉,母之孕子,氣化 而已,不竭其血也,竭血非道也。父母媾精,男女化生, 鉛汞媾精,金液成形。男女易生,尚煩十月之勞;金液 成形,火記六百之殊。世人欲朝夕成丹,何其愚也。

《雜類章》
[编辑]

人以五金八石、草木灰霜,欲制汞成丹者,是猶不以 土剋水、金剋木、火剋金也,豈有是理哉。然則世人何 溺志於五金也?《經》曰:「煉銀於鉛銀。鉛金鉛母氣初傳 子,煉丹須用寶。」惑此等語而然也。殊不知凡金不可 以超凡入聖。蓋煉鉛於鉛者,非將凡銀凡鉛入硬池 煎煉也,乃煉鉛中之銀也。金鉛銀鉛者,非將金銀收 鉛之炁也,亦非以鉛收金銀之炁也,乃水中金,鉛中 銀也。母氣初傳子者,非凡母也,是靈鉛中先天之母。 煉丹須用寶者,非世寶也,乃死砂白金黃芽之大寶 也。《金液大丹》二十四品,凡銀不在其列也。

《真鉛章》
[编辑]

真鉛也者,外鉛而言,固非也;指鉛而言,亦非也。真鉛 也者,鉛之精也,鉛中之鉛也。

《真汞章》
[编辑]

真汞也者,外汞而言,固非也;指汞而言,亦非也。真汞 也者,汞之精也,汞中之汞也。

《真土章》
[编辑]

真土者,戊己之土也。鉛有戊土,汞有己土。鉛汞交姤, 產出白金。又謂黃芽,即真土也。脫胎轉制,有生易存 焉。有似乎土,故謂之真土。

《附形章》
[编辑]

汞猶水也,必附形而後成其形其性好飛,所以欲附 麗者,必借乎「真土」焉。

《築基章》
[编辑]

丹之成也,必有基焉。生子必賴乎精血,丹基必賴乎 鉛汞。其理皆原乎一炁,惟智者能通微,通微之謂神 也。

《煉己章》
[编辑]

《基》之築也,必煉而後堅,不煉則斯基隳矣,其能便之 作用於其間乎?故曰:「自家無氣力,卻欲扶醉人。」如之 何其可也!

《火候章》
[编辑]

天之生物,氣化而已,莫不由陰陽寒暑之氣而成也。 仙翁之養金丹,亦由陰符陽火之炁而成也。故陽火 者,發生之火也。《陰符》者,肅煞之火也。其間不能以寸, 天地皆陰陽變化矣,況金丹乎。

《陽火陰符章》
[编辑]

坎離基也,藥也。震兌乾,陽火也,其漸則隨日月之盈 也,所謂「進陽火。」巽艮坤,陰符也,其漸則隨日月之虛 也,所謂「退陰符。」一進之,一退之,所以納鉛汞於鼎中, 而不使其有太過不及之患也。

《週天法象章》
[编辑]

「日月合璧於黃道之間,五星分經於八方之次」,皆有 其漸也,皆有其度也,亦有其序也。爐中之斗柄,亦若 是也。有為者豈可紊乎?

《採藥章》
[编辑]

「鉛遇發生須急採,金逢望遠不堪嘗。」此採藥之方也。 一氣鴻濛體,三五百封,方得半斤炁。又曰:「煉銀於鉛, 神物自生。」又曰:「烹鉛作餅作金花。」此真鉛之所由生 也。五彩盤旋,此是《一火候》。

《灰池章》
[编辑]

「試問修丹無別法,只須神水入華池。」又曰:「灰池炎灼, 鉛沈銀浮。」又曰:「騰鉛倒製入灰池。」又曰:「灰池鉛精翻 浪走。」又曰:「灰池煉白液。」又曰:「華池神水。」又曰:「玉液金鼎。」皆白金所由生也,大丹之所由成也。

《刑德章》
[编辑]

卯月益水安金,酉月行水止火,此刑德之門戶也。

《胎息章》
[编辑]

元理雖明,胎色不鮮,亦難乎其成矣。故一月之胎,《鴻 蒙》之象也。二月之胎,神靈漸生也。三月之胎,筋體具 備也。四月之胎,紫腴凝霜也。五月之胎,金花發現也。 六月之胎,紫霜結彩也。七月之胎,碎如金粟也。八月 之胎,金花曜日也。九月之胎,骨立神全也。十月之胎, 點化無窮也。

《解經章》
[编辑]

經所謂「非凡鉛凡汞」者,豈真舍凡鉛凡汞之外,更將 何物為丹基哉?能超凡入聖,則謂之非凡也,亦宜。若 超凡而又謂之凡,是《仙經》所敝言矣。

《兩儀章》
[编辑]

俗士曰:「砂之外有真砂,汞之外有真汞。」此何謂也?《丹 經》曰:「真鉛真汞結成真砂。」又曰:真鉛中有真汞,亦曰 虎汞,又曰:死水銀。此二端竟為異說也。如《內丹經》曰: 「夾脊雙關崑崙過。」此呂祖之口訣也。今人皆以夾脊 雙關崑崙者,是曹溪任督之徑路也,殊不知曹溪任 督與夾脊雙關相為表裏也。夫外丹亦猶是也。

《形質章》
[编辑]

人皆謂真鉛無質之物。噫!真鉛無質,真汞無依。仙翁 曰:「無質生質是還丹。」言真鉛隱於鉛中也,真汞所以 成形也。

《服食章》
[编辑]

內外二藥,相為表裏,內藥成仙,外藥點金。內藥不可 無外藥之助,外藥不可無內藥以為之本。二者相須, 以有成也。

《神色章》
[编辑]

《金液大丹》,五行俱備。五行俱全,由黑鉛而煉白金。白 金煉為黃轝,黃轝煉為紫粉,紫粉煉為青霜,青霜則 為神物矣。服食則卻病延年,點化則成寶住世。得之 者,不可妄傳匪人,不然碎首雷霆,禍延九祖,可不慎 諸。

《金木直解》
[编辑]

「金生水,水中自有真金,故用真金不用凡銀;木生火, 火中自有真汞,故用真汞不用凡汞。」為此《坎離交姤》 之妙,乃水火所藏之金木也。鉛匿真一之炁,妙於無 象;砂含真一之精,露於有形。形乃後天,炁乃先天。先 天不可見,故借後天以採之,始得形神俱妙,與道合 真。一名真鉛,一名真土。真土無位,寄旺四時,萬物無 土不生,丹基無土不成下手功夫。若無真鉛,即無真 土。既有真土,便棄真鉛,止用真土死砂於汞,然後借 西方兌金乳哺,自然成寶。須知凡銀,非真鉛也。丹道 止用砂汞變化,不用凡銀凡鉛栽接,何也?蓋砂汞乃 八石銀,鉛乃五金金,不為八石之父母,要死八石,還 以八石為父母。故曰:「燕雀不生鳳,狐兔不乳馬。若無 真父母,所生都是假。」所謂真父母者,乃死砂死汞也。 但初時難尋真土,只得借鉛而用。既得真土,豈又用 鉛?故曰:「用鉛不用鉛,須向鉛中作。及至用鉛時,用鉛 還是錯。」至哉斯言,不可輕忽。但看《河圖》生成配合之 數,其理甚明,幸無妄說。

《鉛汞出產》
[编辑]

先天八卦,乾南坤北,因男女交媾之後,乾體破而為 離,坤體實而為坎,故後天八卦,謂離南坎北。蓋以離 代乾,坎代坤也。此非聖人本意,世變如此,不得已也。 故內外丹道,事雖不同,其理則一。《丹經》曰:「取將坎位 中心實,點化離宮腹內虛。」乃以後天而返先天,變離 而為乾,變坎而為坤。外丹之理,與內丹相同。以鉛中 之金,去死砂中之汞,二物相感而已。金木雖位在東 西,而真金真汞,已藏於南北。故起手之法,只用南北, 不用東西,正以四象藏於砂鉛之內,故用其二而去 其二也。其間元妙之理,人所不知,乃將凡鉛凡汞,燒 煉窮年,破蕩家業,老死無成,乃曰「丹道誤人。」嗚呼!道 豈誤人,人自誤耳。我今說破天機,指示大路,幸勿聽 盲師流入曲徑,反將簡易大道,視為荒唐空語,識破 其機,如米炊飯,何難之有。但以砂汞之理言之,砂乃 汞之真母,若要死汞,先須死砂。砂之性好飛走,須得 不飛走之物,方可制伏。鉛之性極沈重,若非沈重之 物,安能制飛走之物?此自然之理也。且砂屬火,象《離》 女;鉛屬水,象《坎》男。以「水制火,火無不滅,以女求男,男 必相從。」況先天真一之炁,藏於黑鉛之中;後天真一 之精,包於赤砂之內。精炁相交,靈苖乃結。若以鉛配 汞,以銀養砂,是以女娶女,以男配男,雖蘇張通言,決 無歡好之理。全要陰陽得類,自然交感,自然化生。人 之道,以男求女,金丹之道,以女求男。女返在上而為 賓,男返在下而為主。顛倒陰陽,逆施造化,金公脫去 皂羅袍,奼女便來《交素體》。兩情交合,煉炁採精,只在 片餉之間,結就丹基,夫婦各自分離,只有聖母懷胎, 氣足胎完,自然生產。但真母能生不得,自養病軀羸瘦。須尋別家乳抱,養送在西鄰,乳哺長大成人,體狀 氣實,方可與之娶妻生子,子又生孫,化化「生生,無休 無歇。」要知丹基結就之際,止用砂鉛。聖胎既產之後, 須尋庶母乳母。但不可認此物,謂之真母。真母只是 死砂。砂既真死,全憑死汞。四象五行,何者不全?要知 始則二炁交感,終則四象俱備。但煉藥之物,火候景 象,妙在《真師口訣》,有緣遇之,幸勿輕忽。

《真假問答》
[编辑]

客問曰:「藥物何為真假?」答曰:「山澤為真鉛,硃砂為真 汞。世無真山澤,有亦不易得。故將凡鉛煉其真炁,以 死硃砂,砂死即真鉛,所謂弄假成真,以代山澤。世除 卻死砂,餘皆是假。」又問曰:「山澤中有銀鉛,無砂汞,硃 砂中有砂汞,而無銀鉛,二物不同,何故一般作用?」答 曰:「山澤中是仙銀,此死汞尤靈。然硃砂既死,汞與仙 銀相去不遠,故亦通靈。此死砂亦可比山澤而為真 鉛也。」客曰:「將凡銀凡鉛共煉,取銀鉛太乙真炁,亦可 比山澤鉛,何故世人用之者,萬無一成?」答曰:「山澤真 鉛,即砂精汞髓。世間凡母,乃死物耳,安可比真鉛作 用?蓋見形不可用也,故無。」客曰:「凡銀既不可用,《丹經》 何以曰無母不成丹?」答曰:「起初煉炁,不可用形質。硃 砂既死,方可用母銀以借形氣,死砂死汞,方得成寶。 故曰:『煉丹須用寶,無寶丹不成。乃砂汞煉形之妙用, 非起初煉藥之丹基也。不辨真假,不明先後,到老不 成』。」又曰:「曾見方士用砒硫草木灰霜,亦可乾汞點茆, 是何道理?」答曰:「傍門小法最多,惟用真鉛死砂,為最 上一乘。聞上古仙師有用砒硫草木成道者乎?」客曰: 「砂死為真鉛,不知此真鉛亦可點化否?」答曰:「大藥點 化,只是清真之極。若砂汞接至不受煎,即是形神俱 妙,出有入無,自然點化。」客曰:「汞接至點化地位,還有 巧法做手否?」答曰:「不知巧妙,安能清真?節節次次,都 要口訣,不得真傳。縱然砂汞成銀,終有返還之弊。」客 曰:「既有返還,何法可救?」答曰:「藥即是火,火即是藥,識 破《坎離》,大丹了卻。」客大笑曰:「斯言盡矣!」

《用鉛不用鉛》
[编辑]

經曰:「用鉛不用鉛」一句,合是設問之詞,後三句乃是 應之詞。此四句說得極好。既曰「須向鉛中作」,便是用 鉛。又曰「用鉛還是錯」,便是不用鉛。言用鉛者,用其炁 也;不用鉛者,用其形也。何謂用炁?此炁不是鉛煙,將 謂無形,卻又有象,即是太極虛無之理。先天地為炁, 後天地為形,天地萬物都在此炁。生生化化,黑鉛中 原有一點真炁,是杳杳冥冥,恍恍惚惚,煉煎之際,如 陽春發生,於無象中露出有象金花自生,此乃先天 真一之炁,被火工逼煉而後見形,此時急用採取,立 就丹基,所謂「須向鉛中作」者是也。既得鉛中真炁,去 鉛不用,止將受胎之母,集作真鉛,其實非鉛,乃得炁 以死砂為真母耳。父精母血,合而為一,止用其母,不 用其父,故曰:「及至用鉛時」,用鉛還是錯辟。如人道一 般,母既受胎,十月養胎,皆母之事,與父無干。再與父 配,實是損胎,何益之有?悟破此理,則知真母不是凡 銀。若用凡銀而抱砂汞者,萬無一成。久煉枯鉛之輩, 愚之甚矣,於煉母者何益哉?

《陰陽得類》
[编辑]

經曰:「竹破須將竹補宜,抱雞須用卵為之。」言得類也。 又曰:「燕雀不生鳳,狐兔不乳馬。」言非類也。夫道豈離 陰陽配合哉?坎男離女,類也;若金火相配,則非類也。 鉛龍汞虎,類也;若水木相配,則非類也。知乎此,則以 鉛配砂可也;以銀制砂不可也;將砂投鉛可也;以汞 配鉛不可也。今人將銀煉鉛,以銀養砂,此之謂不知 類也。既不知類。焉知道乎。吾今故作為《辨類》。以曉後 之學者。

《五行虛實》
[编辑]

「五行。自後天而言,五者皆實;自先天而言,五者皆虛。 後天滯於有象,先天妙於無形。《金丹大道》,用炁不用 形,故砂汞雖有形,遇火則飛,而無其形。是以外丹妙 用,金伏,砂汞變化,而銀鉛不與焉。銀鉛雖亦不與,而 形氣不能兩忘。氣耗形存,不免滯於有象,所以不能 變化。故丹家借其氣而去其形也。」氣化之道,非精通 造化者,不足以語此。故世人燒煉,多用銀母,煉枯鉛 為丹基。二物既滯於形,而又枯其形,以失其氣,將何 以為丹?丹豈有形之物乎?不知形氣,不認虛實,用後 天而棄先天,無怪乎老死丹房,白首悲窮而已。有等 頗知用氣之說,不遇真師,盲燒瞎煉,巧立丹爐,奇說 竅妙,將砂懸於消息之上,用神火煉鉛,取鉛中黃煙, 巧為薰蒸之法,為取先天之氣。噫!何其愚也!天地間 唯理與氣而已。形而上者謂之理,形而下者謂之氣。 氣以載理,理以行氣,二者俱不可見。惟砂與鉛相合, 借火力以鼓出其陽春發生之氣,於惚恍杳冥之中, 無為有氣,氣化成形,結就靈根,方纔靈根可見,而其 所以結之妙,則不可得而用聰明也。本二氣交感而 成,非寡陽孤陰所能凝結也。除此真氣之外,更無奇 方妙藥,以為死砂死汞,真一之種矣。有等聰明之士頗知其理,而用天硫,卻又不知死天硫之法,以銀母 煉枯鉛,認為真父母,真氣走散,獨存髑髏,有質無氣, 安能成道?是不悟先天之旨,誤以後天而為先天也。 噫!多門異術。種種難成。只為不明虛實先天之至理 耳。註此一解。以破後人之迷。有緣遇此。幸寶重焉。

朱子全書[编辑]

《論在人鬼神》
[编辑]

魄盛則耳目聰明能記憶,所以老人多目昏耳瞶,記 事不得,便是魄衰而少也。《老子》云:「載營魄,是以魂守 魄。」蓋魂熱而魄冷,魂動而魄靜,能以魂守魄,則魂以 所守而亦靜,魄以魂而有生意,魂之熱而生涼,魄之 冷而生暖,惟二者不相離,故其陽不燥,其陰不滯,而 得其和矣。不然,則魂愈動而魄愈靜,魂愈熱而魄愈 冷,二者相離,則不得其和而死矣。又云:「水一也,火二 也,以魄載魂,以二守一,則水火固濟而不相離,所以 能永年也。」養生家說盡千言萬語,說龍說虎,說鉛說 汞,說坎說離,其術止是如此而已。故云:載魄抱一,能 勿離乎?專氣致柔,能如嬰兒乎?今之道家只是馳騖 於外,安識所謂載魄守一,能勿離乎?康節云:「老子得 《易》之體,孟子得《易》之用。」康節之學,意思微似莊老。或 曰:「老子以其不能發用否?」曰:「老子只是要收藏不放 散。」

《論修養》
[编辑]

人言仙人不死,不是不死,但只是漸漸消融了不覺 耳。蓋他能煉其形氣,使查滓都消融了,惟有那些清 虛之氣,故能升騰變化。《漢書》有云:「學神仙尸解消化 之術。」看得來也是好,則決然久後亦須散了。且如秦 漢間所說仙人,後來都不見了。國初說鍾離權呂洞 賓之屬,後來亦不見了。近來人又說劉高尚過幾時 「也則休也。」長孺說修養搬運事,曰:「只是屏氣減息,思 慮自少。此前輩之論也。今之人傳得法時,便授與人, 更不問人肥與瘠,怯與壯,但是一律教他,未有不敗 不成病痛者。」因論道家修養,有默坐以心縮上氣而 致閉死者,曰:「心縮氣亦未為是。某嘗考究他妙訣,只 要神形全不撓動。故《老子》曰:『心使氣則強』」,纔使氣,便 不是自然,只要養成嬰兒。如身在這裏坐而外面行 者,是嬰兒,但無功夫做此。其導引法,只如消息,皆是 下策。

宵練匣[编辑]

《靜功》
[编辑]

人之養生,只是降意火。意火降得不已,漸有餘溢,自 然上升。只管降,只管自然升,非是一升一降相對也。 降便是水,升便是火。《參同契》:「『真人潛深淵,浮游守規 中』。此其指也。」或問金丹。曰:「金者,至堅至利之象;丹者, 赤也,言吾赤子之心也。煉者,喜怒哀樂發動處,是火 也。喜怒哀樂之發,是有物牽引,重重輕輕,冷冷熱熱」, 煆煉得此心,端然在此,不出不入,則赤子之心不失, 久久純熟,此便是丹成也。故曰:「貧賤憂戚,玉女於成」, 動心忍性,增益不能,此便是出世。此是飛昇沖舉之 實。謂其利者,百凡應處,迎之而解,萬故不變,萬物不 離,大人之心,常如嬰兒,知識不逐,純氣不散,則所以 延年者在是,所以作聖者在是。故曰:「專氣致柔如嬰 兒,清明在躬,志氣如神,嗜欲將至,有開必先。所以知 幾者在是,所以知天者在是。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