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300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九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三百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三百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三百卷目錄

 靜功部藝文一

  養生論          魏嵇康

  修身訣          唐呂巖

  養生論          牛僧孺

  求元珠賦         白居易

  求元珠賦          趙宇

  惚恍中有象賦        謝觀

  鑿混沌賦          薛逢

  尊道賦          宋仁宗

  還丹賦          劉海蟾

  大還丹訣          蘇軾

  龍虎鈆汞說寄子由      前人

  侍其公氣術         前人

  養生訣上張安道       前人

  胎息法           前人

  記養黃中          前人

  龍虎賦          白玉蟾

  金液大還丹賦        前人

  修仙辨惑論         前人

  性賦          元姬志真

  心賦            前人

神異典第三百卷

靜功部藝文一[编辑]

《養生論》
魏·嵇康
[编辑]

世或有謂「神仙可以學得,不死可以力致者;或云上 壽百二十,古今所同,過此以往,莫非夭亡者。」此皆兩 失其情,試粗論之,夫神仙雖目不見,然記籍所載,前 史所傳,較而論之,其有必矣。似特受異氣,稟之自然, 非積學所能致也。至於導養得理,以盡性命,上獲千 餘歲,下可數百年,可有之耳。而世皆不精,故莫能得 「之。何以言之?夫服藥求汗,或有弗獲,而愧情一集,渙 然流離。終朝未餐,則囂然思食,而曾子銜哀,七日不 饑,夜分而坐,則低迷思寢;內懷殷憂,則達旦不瞑。勁 刷理鬢,醇醴發顏,僅乃得之,壯士之怒,赫然殊觀,植 髮衝冠。」由此言之,精神之於形骸,猶國之有君也。神 躁於中,而形喪於外,猶君昏於上,國「亂於下也。」夫為 稼於湯世,偏有一溉之功者,雖終歸於焦爛,必一溉 者后枯。然則一溉之益,固不可誣也。而世常謂一怒 不足以侵性,一哀不足以傷身,輕而肆之,是猶不識 一溉之益,而望嘉穀於旱苖者也。是以君子知形恃 神以立,神須形以存,悟生理之易失,知一過之害生。 故修性以保神,安心以全身,愛憎不棲於情,憂喜不 留於意,泊然無感而體氣和平。又呼吸吐納,服食養 身,使形神相親,表裏俱濟也。夫田種者,一畝十斛,謂 之「良田」,此天下通稱也。不知區種,可百餘斛。田種一 也。至於樹養不同,則功收相懸,謂商無十倍之價,農 無百斛之望,此守常而不變者也。且豆令人重,榆令 人瞑,合歡蠲忿,萱草忘憂,愚智所知也;薰辛害目,豚 魚不養,當世所識也。蝨處頭而黑,麝食柏而香,頸處 險而癭,齒居晉而黃。推此而言,凡所食之氣,蒸性染 身,莫不相應。豈惟蒸之使重而無使輕,害之使闇而 無使明,薰之使黃而無使堅,芬之使香而無使延哉? 故《神農》曰:「上藥養命,中藥養性」者,誠知性命之理,因 輔養以通也。而世人不察,五穀是見,聲色是耽,目感 元黃,耳務淫哇,滋味煎其腑臟,醴醪煮其腸胃,香芳 腐其骨髓,喜怒悖其正氣,思慮消其精神,哀樂殃其 平粹。夫以蕞爾之軀,攻之者非一塗,易竭之身,而外 內受敵,身非木石,其能久乎?其自用甚者,飲食不節 以生百病,好色不倦以至乏絕,風寒所災,百毒所傷, 中道夭於眾難,世皆知笑悼,謂之不善持生也。至於 措身失理,亡之於微,積微成損,積損成衰,從衰得白, 從白得老,從老得終,悶若無端。中智以下,謂之「自然。」 縱少覺悟,咸歎恨於所遇之初,而不知慎象,險於未 兆,是猶桓后抱將死之疾,而怒扁鵲之先見,以覺痛 之日,而為受病之始也。害成於微,而救之於著,故有 無功之理。馳騁常人之域,故有一切之壽。仰觀俯察, 莫不皆然,以多自證,以同自慰,謂天地之理,盡此而 已矣。縱聞養生之事,則斷以所見,謂之不然。其次狐 疑,雖少庶幾,莫知所由。其次自力服藥,半年一年,勞 而未驗,志以厭衰,中路復廢。或益之以畎澮,而「泄之 以尾閭」,而欲坐望顯報者,或抑情忍欲,割棄榮願,而 嗜好常在耳目之前,所希在數十年之後。又恐兩失, 內懷猶豫,心戰於內,物誘於外,交賒相傾,如此覆敗 者。夫至物微妙,可以理知,難以目識,譬猶豫章,生七 年然後可覺耳。今以躁競之心,涉希靜之塗,意速而事遲,望近而應遠,故莫能相終。夫悠悠者既未效不 求,而求者以不專喪業;偏恃者以不兼無功,追術者 以小道自溺。凡若此類,故欲之者萬無一能成也。善 養生者則不然矣,清虛靜泰,少私寡欲。知名位之傷 德,故忽而不營,非欲而彊禁也;識厚味之害性,故棄 而弗顧,非貪而後抑也。外物以素心不存,神氣以醇 泊獨著,曠然無憂患,寂然無思慮。又守之以一,養之 以和,至理日濟,同乎大順,然後蒸以靈芝,潤以醴泉, 晞以朝陽,綏以五絃,無為自得,體妙心元,忘歡而後 樂足,遺生而後身存。若此以往,庶可與羨門比壽,王 喬爭年,何為其無有哉。

《修身訣》
唐·呂巖
[编辑]

「煙花爛熳,人事悠悠,得之者一氣吞元,失之者三泉 昧景。至藥龍居虎位,虎據龍宮,當龍虎混合之時,認 恍惚杳冥之路。大電霹而神莫為,迅雷烈而神莫知。 去彼取此兮,用資久視之功,即是神仙之妙。先住其 子,復覓其母,率首為宗,擒和正取。水伏其火,龍引其 虎。得自兩眉,始應元牝。雷驚電沓,無非黃蓋之家;金」 液瓊漿。盡屬丹池之寶。《老子》之術。盡於斯矣。嗟夫。金 玉滿堂。莫之能守也。

《養生論》
牛僧孺
[编辑]

僧孺嘗讀嵇康《養生論》曰:「導養得理,以盡性命,下可 數百年。至於調節嗜慾,全息正氣,誠盡養生之能者。」 僧孺以養身之於養生,難與易相遠也。所以康能著 其論而陷大辟,蓋能其易不能其難者也。且天地稟 生之道眾,而貴之者寡,然而貴乎生,以有用於道也。 生而無用焉,貴其生矣,而又況康不能養乎哉?且康 居於是世,能忘名利之名,而不能使人忘其名;能忘 其情慾之情,而不能自忘其情;能防喜怒於內,而不 能防人之喜怒於外。雖其名利情慾、喜怒之心不改 乎內,而能致其康寧焉。碩大焉,猶善豢者之犬彘肥 腯,適足使屠膾之刃促乎己矣。出而處,語而默,是養 其生者也;處而語,出而默,生其喪矣。「沮焉,溺焉,道無 邪,行無詭,言中規,行中矩,而得其時,是養生於出處 者也。孔焉孟焉,可而仕,否而退」,是養生於出處語默 之間者也。若中散者,栖乎下不可謂出,揚其名不可 謂默,非出處則在用中於禮義人倫之道也。禮者,道 之器也。而肆情傲物,蔑棄冠服,是禮之大喪也。禮喪 而道喪,則鍾會欲無怒,晉王欲不刑之,不可得也。然 康之為人,區區不列於中,人豈欲引而謂之哉?以析 文垂論,則人之中者引而惑必眾,故不得不明也。先 人有求生以害人,有殺身以成仁,又有患難以相死, 此得則死,此則得道。得死而為壽,不以非道得生而 為壽也。仁如比干而剖死,直如屈原而溺死,廉如介 推而「焚死,忠如蕭,望之而藥,死而道存」,洋洋乎不已。 予謂「所存之生至大,是能養生者。若碌碌愚生,不以 五常之道為人,予焉知其壽?歟焉知其昆蟲歟?木石 歟?靈蛇千年,予不知其壽也;石有時而泐,予不知其 久也;夔能衛其足,予不知其全也。若康之養生,有類 是也,適為下矣,又況不類之者哉?」嗚呼,能養生於道 者,生死長短可也。

《求元珠賦》以元非智求珠以真得為韻
白居易
[编辑]

至乎哉。「元珠之為物也,淵淵綿綿,不知其然,存乎視 聽之表,生乎天地之先。亙古不改,與道相全。求之者 刳其心,俾損之又損;得之者反其性,乃元之又元。元 無音,聽之則希;珠無體,摶之甚微。故以音而求者妄, 以體而得者非。倏爾去焉,將窅冥而齊往;忽乎來矣, 與罔象而同歸。」是聖人之求《元珠》也。損明聖,薄仁義, 索之唯艱,失之孔《易》。將在乎以心忘心,以智去智。其 難得也,劇乎剖巨蚌之胎;其難求也,甚乎伺驪龍之 睡。妙乎哉!不皎不昧,至明至幽。將致之於馴致,豈求 之於躁求。性滑則遺,若合浦之徙去;心虛潛至,同夜 光之暗投。然則動為道樞,靜為心符。至明不耀,至真 不渝。察之無形,謂有而非有;應之有「信,謂無而非無。 是以立喻,將為至寶。」彊名謂之元珠,名不徒爾,喻必 有以。以不凝滯為圓,以不炫耀為美。蓋外明者不如 內明之義,純白者不若虛白之旨,藏於身不藏於川, 在乎心不在乎水。夫唯外其心,順其神,韜其光,保其 真,雖無脛而求之必臻。若乃勞其智,役其神,肆其志, 徇其惑,雖沒齒而求之弗得。則知真宗奧祕,妙本冥 默。珠者無形之形,元者無色之色,亦何必游赤水之 上,造崑丘之側。苟悟《漆園》之言,可臻元珠之極。

《求元珠賦》以道非智求珠以真得為韻
趙宇
[编辑]

「元者道之真宗,珠者物之至寶。」《南華》醜去聖之昏惑, 因立言以探討,將依物以見真,故假名以喻道。豈不 以精理冥默,妙體希微,任元覽而自契,運無涯而返 違。共趣於真,所觀皆指;齊驅於苟,何適不非。是以遺 之者異跡,得之者同歸。若乃軒轅之理,蓋以心中正, 天下肥。猶復築特室,靜端闈思,營之而英華不泯,懸 之而日月齊輝。於是捐聰塞明,離形去智。兀然而心

無所適,漠然而體無所寄,在宥而同乎太和,守靜而
考證.svg
成乎簡易,不自矜伐而人受其賜。斯則不違黃屋之

間,而得元珠之義。豈同夫無脛而走,有類可收,百金 擬價,徑寸無儔。焉。假物而則是,在身心而自修,摶之 不得何?詬之能致;視之不見,豈離婁而足求。且夫 珠以精真比道,道以圓澈比珠。豈瓦礫之能雜,同聖 賢而不殊。是以似之者將千里之遠照,懷之者如三 光而莫逾。況國家騰凌羲軒,鬱映文史,重光累聖,抱 一而理。自元元而得之,傳我皇而未已。傳之謂何?無 為是紀。得之曷若?徵賢選士,契《漆園》之寓言,悟元珠 而有以。況人能弘道,道豈遠人?體之則是,任之則淳。 獨遊於崑崙之側,臨乎赤水之濱,而在於彼,獨有其 真。夫珠之為義,豈只喻道,亦以比德。將求價而不收, 同君子之否塞。況其勞於翰墨,握而為則,懷恩欲報, 照乘斯得。料明哲之深知,冀投之而不忒。

《惚恍中有象賦》以形象無實全在精至為韻
謝觀
[编辑]

「惚不可視,無臭無聲,恍不可聽。希夷杳冥,於不可為 之內,有不可狀之形,則可徇其惚恍於無是無非之 間,見有若存若亡之象。似菖蒲之秀,聞之而不見其 形;同合浦之珍,知有而難期入掌。」且夫視之不見將 謂虛,聽之不聞將謂無,則虛無之內有罔象之珠。及 夫視之可見以為真,聽之得聞以為實,則真實之外 有彊名之質。故執無而求者,理則謬焉。執有而求者, 理亦不然。寄精於從無之地,韜光於入有之權。其象 也虛,其體也元。謂皦兮尚默,謂虧兮復全,其方不中 於矩,而規不中於圓,自索隱於心契,可忘形於意筌。 靜以神觀,黃帝得之於三月;反於目聽,《列子》寤之於 九年。然後含兮如容,浩兮如海,處混「沌而不殆,成胚 渾而不宰。先天地之始,已塊然而生;後天地之終,尚 澹然而在。何者為在?何者為生?生萬物兮吾象不顯, 成萬物兮吾象不呈。謂之有兮無朕,謂之無兮有精。 故道我者非常道,名我者非常名。及夫清有形而為 天,濁有形而為地,列而為九疇八卦,播而為五行六 位,此皆非其象,此乃」象之器。自可外廢其境。內存其 至。一喻老氏之言。「曷無為之不致。」

《鑿混沌賦》以清濁忽分物來傷己為韻
薛逢
[编辑]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言乎地兮不濁,謂乎天兮不清。 物我俱亡,莫究希夷之際;元黃未判,因標混沌之名。 有南海之帝曰儵,北海之帝曰忽。胥遇於玆,一言相 發。伊人以視聽食息滋養,觀爾則耳目口鼻俱闕。將 欲擿爾聽以寘音聲,抉爾明以分日月。疏爾準而通 氣,翕爾啄而容齕。厥義既臧,厥臂用攘。揕顙舂脰,真 隨手傷。一之二之日,視之茫茫;三之四之日,聽之鏘 鏘。六日而穹鼻鞲息,七日而巨口箕張。」於戲!奸偽茲 始,回邪作矣。中明役神,外物攻己。一彼一此,無終無 已。痛乎道德喪而仁義生,亦由形兆分而混沌死。嗜 欲悲哀,聲牽響來。蘧然寐覺,劃爾形開。日月星辰,彊 配陰陽之數;輪轅榱桷,爭標曲直之材。徒觀夫執仁 斤,橫義斲,剖圭角,析清濁,投伊礪乃之器,入彼敦弓 之樸。勢騰凌,聲瀺灂,靜者地而動者天,融為河而結 為嶽。則知樸能成器,器成樸分;木能生火,火盛木焚。 蓋所為聰明著而勝負交戰,智勇昭而是非糾分。夫 如是,又安得二氣凝而不流,萬有來而不拂?吾欲寂 唱和於聲響,縵文章「於黼黻。」然後棄爾見而阻爾聞, 復歸於無物。

《尊道賦》
宋·仁宗
[编辑]

三教之內,惟道獨尊。上不朝於天子,下不謁於公卿。 避凡籠而隱跡,脫俗網以修真。傲林泉兮絕名絕利, 樂巖谷兮忘辱忘榮。頂星冠而爍日,披布褐以長春。 或髼頭而跣足,丫髻以包巾。摘仙花而砌笠,折野草 以鋪茵。吸甘泉而漱齒,啖松柏以延齡。歌之鼓掌,舞 罷眠雲。伴山谷則盃茶款話,逢水飲則樽酒論文。笑 奢華之濁富,樂自在之清貧。豈一毫之窒礙,無半點 之牽縈。或三三而參元訪道,或兩兩以話古談今。話 古談今兮嘆昔賢之興廢,參元訪道兮,理自己之元 真。任寒暑之更變,儘烏免之逡巡。蒼顏返少,白髮還 青。攜簟瓢而入廛化飯,採百藥以臨世濟人。解安人 而利物,或起死以迴生。修仙者骨之堅秀,達道者神 之最靈。判吉凶斡旋星象,定禍福密勘人倫。闡道法 揚太上之正教,施符籙除人世之妖氛。降邪魔於掌 上,布罡氣於雷門。扣天閽真仙具備,擊地戶萬神咸 聽。頤真默然,靜室存神。奪天地之秀氣,採日月之華 精。運陰陽以煉性,按水火以胎凝。二八陰消兮,若恍 若惚;九二陽長兮,如杳如冥。應四時而採取,養九轉 以丹成。跨青鸞便衝紫府,騎白鶴直謁玉京。參滿天 秀氣,表裏道慇懃。比儒教兮官高職顯,富貴浮雲,比 釋教兮寂滅為樂,豈脫凡塵。朕觀三教,惟道至尊。

《還丹賦》
劉海蟾
[编辑]

「若夫還丹最尊,起自乾坤。使一氣而三才列位,命五 行而九曜齊分。黑白相兼,噴陰陽之雨露;青黃配合, 散日月以胚腪。當其建造紅爐,立安真鼎,鉛借水之 胞胎,汞託陽而溟涬。上不搜於山境,下不討於凡塵集卯酉於三峰,會坎離於兩岸。既明妙有,龜蛇而那 不依投;得達虛無,烏兔而自然相伴。況乃卻老靈丹, 延年藥石,綿綿而點出金容,歷歷而化成瓊質。行兮 坐兮,俄然而走作庚辛;動兮靜兮,倏忽而驅分甲乙。 秀乎黃芽,長乎河車。以河車河車本借於黃芽,養黃 芽,黃芽根蔕接河車,載著人兮命轉賒。三魂繚繞歸 誰洞,七魄徘徊去我家。頻經否泰,三一而子母難逃; 所遇炎涼,二八而夫妻莫去。奇哉!杳」路,能朝萬派之 源;顯祕樞機,解返百流之祖。榮華海內,忙忙而靜遣 成灰;寂寞寰中,落落而獨不為土。勸英賢,須省悟,大 道從來天豈負。見雌雄而密隱藏,聞水火而牢保護。 莫因循,可惜許,一落丘墟,安能再睹。青龍降兮蟠白 虎,朱雀騰兮投元武。千朝火候感神功,白日沖昇歸 紫府。

《大還丹訣》
蘇軾
[编辑]

「凡物皆有英華,軼於形器之外,為人所喜者,皆其華 也。形自若也,而不見可喜,其華亡也。故凡作而為聲, 發而為光,流而為味,蓄而為力,浮而為膏者,皆其華 也。吾有了然常知者,存乎其內而不物於物,則此六 華者,苟與吾接,必為吾所取,非取之也,此了然常知 者與!」是《六華》者,蓋嘗合而生我矣。我生之初,其所安 在此,了然常知者。苟存乎中,則必與是六華者皆處 於此矣。其凡與吾接者,又安得不赴其類而歸其根 乎?吾方養之以至靜,守之以至虛,則火自煉之,水自 伏之,升降開闔,彼自有數。日月既至,自變自成,吾預 知可也。《易》曰:「精氣為物,遊魂為變。」《傳》曰:「用物精多則 魂魄強。」《禮》曰:「體魄則降志氣。」志氣在上,人不為是道, 則了然常知者,「生為志氣,死為魄神,而升於天。此《六 華》」者,生為體為精,死為魄為鬼,而降於地。其知是道 者,魂魄合,形氣一。其至者,至騎箕尾而為列星。敬之 信之,審之,行之,守之終之。元祐三年九月二十八日 書。

《龍虎鈆汞說寄子由》
前人
[编辑]

「人之所以生死,未有不自《坎》離者,坎離交則生,分則 死,必然之道也。離為心,坎為腎,心之所然,未有不正, 雖桀跖亦然。其所以為桀跖者,以內輕而外重,故常 行其所不然者耳。腎強而溢,則有欲念,雖堯顏亦然。 其所以為堯顏者,以內重而外輕,故常行其所然者 耳。由此觀之,心之性,法而正,腎之性,淫而邪,水火之」 德固如是也。子產曰:「火烈人望而畏之,水弱人狎而 侮之。」古之達者,未有不知此者也。龍者,汞也,精也,血 也。出於腎而肝藏之,坎之物也。虎者,鈆也,氣也,力也。 出於心而肺生之,離之物也。心動則氣力隨之而作, 腎溢則精血隨之而流,如火之有煙,未有復反於薪 者也。世之不學道,其龍常出於水,故龍飛而汞輕。其 虎常出於火,故虎走而鈆枯。此生人之常理也。順此 者死,逆此者仙。故真人之言曰:「順行則為人,逆行則 為道。」又曰:「五行顛倒術,龍從火裏出。五行不順行,虎 向水中生。」有隱者教予曰:「人能正坐瞑目調息,握固 定心,息微則徐閉之,雖無所驗,而卓然精明,毅然剛 烈,如火之不可犯。息極則小通之,微則復閉之。為之 惟數,以多為賢,以久為功。不過十日,則丹田溫而水 上行,愈久愈溫,幾至如烹,上行如水,蓊然如雲,蒸於 泥丸。蓋《離》者,麗也,著物而見,火之性也。吾目引於色, 耳引於聲,口引於味,鼻引於香,火輒隨而麗之。今吾 寂然無所引於外,火無所麗,則將焉往?水其所妃也, 勢必」從之。坎者,陷也。物至則受,水之性也,而況其妃 乎。水火合,則火不炎,而水自上,則所謂龍從火裏出 也。龍出於火,則龍不飛而汞不乾。旬日之外,腦滿而 腰足輕。方閉息時,常卷舌而上,以䑛懸癰,雖不能到, 而意列焉,久則能到也。如是不已,則汞下入口。方調 息時,則漱而烹之,須滿口而後嚥,仍以空氣送至下 丹田,常以意養之,久則化而為鈆。此所謂虎向水中 生也。此論奇而通,妙而簡,決為可信者。然吾有大患, 平生發此志願百十回矣,皆繆悠無成意。此道非捐 軀以赴之,刳心以受之,盡命以守之,不能成也。吾今 年已六十,名位破敗,兄弟隔絕,父子離散,身居蠻夷, 北歸無日,區區世味,亦可「知矣。若復繆悠於此,真不 如人矣。」故數日來,別發誓願,譬如古人避難窮山,或 使絕域齧草啖雪,彼何人哉?已令造一禪榻,兩大案, 明窗之下,專欲治此,并已作乾蒸餅百枚,自二月一 日為首,盡絕人事,饑則食此餅,不飲湯水,不啗食物, 細嚼以致津液,或飲少酒而已。午後略睡,一更便臥, 三更乃起,「坐以待旦,有日採日,有月採月,餘時非數 息煉陰則行,今所謂《龍虎訣》爾。如此百日,或有所成, 不讀書著文,且一時閣起以待異日不遊山水,除見 道人外,不接客,不會飲,無益也。深恐《易》流之性,不能 終踐此言,故先書以報,庶幾他日有慚於弟而不敢 變也。」此事大難,不知其果然不慚否?此書既以自堅, 又欲以發弟也。卷舌以䑛懸,近得此法,初甚祕惜

之,此禪家所謂「向上一路子,千聖不傳人。」所見如此
考證.svg
雖可笑,然極有驗也。但行之數日間,舌下筋急痛,當

以漸馴致。若舌尖果能及懸。則致華池之水。莫捷 於此也。又言此法名「洪爐上一點雪。」宜自祕之。

《侍其公氣術》
前人
[编辑]

揚州有武官侍其者,偶忘其名,官於二廣惡地十餘 年,終不染瘴,面紅盛,腰足輕駛,年八十九乃死。初不 服藥,惟用一法,每日五更起坐,兩掌相鄉,熟摩湧泉 無數,以汗出為度。歐陽文忠公不信仙佛,笑人行氣, 晚年見之云:「吾數年來患足氣,一痛殆不可忍。」近日 有人傳一法,用之三日,不覺失去。其法垂足坐,閉目 「握固,縮糓道,搖颭,兩足如攝氣毬狀無數,氣極即少 休,氣平復為之,日七八,得暇即為之,無定時。蓋湧泉 與腦通,閉縮搖颭,即氣上潮,此乃般運捷法也。」文忠 疾已則廢,使其不廢,當有益。至言不煩,不可忽也。

《養生訣上張安道》
前人
[编辑]

「近年頗留意養生,讀書延問方士多矣。其法百數,擇 其簡易可行者,間或為之,輒有奇驗。今此法特究其 妙,乃知神仙長生,非虛語爾。其效初不甚覺,但積累 百餘日,功用不可量,比之服藥,其力百倍。久欲獻之 左右,其妙處非言語文字所能形容,然可道其大略, 若信而行之,必有大益。」其訣如左:每夜以子後披衣 起,面東或南,盤足叩齒三十六通,握固閉息,內觀五 臟,肺白、肝青、脾黃、心赤、腎黑,次相心為炎火,光明洞 徹,入下丹田中,待腹滿氣極,即徐出氣,候出入息勻 調,即以舌接脣齒,內外漱煉津液,未得嚥下,復前法 閉息內觀,納心丹田,調息漱津,皆依前法。如此者三, 津液滿口,即低頭嚥下,以氣送入丹「田。須用意精猛, 令津與氣汨汨然有聲,徑入丹田。」又依前法為之,凡 九閉息,三嚥津而止。然後以左右手熱摩兩腳心,及 臍下腰脊間,皆令熱徹。次以兩手摩熨眼面耳項,皆 令極熱,仍按捏鼻樑左右五七下,梳頭百餘梳而臥, 熟寢至明右。其法至簡近,惟在常久不廢,即有深功。 且試行一二十日,精神自已不同,覺臍下實熱,腰腳 輕快,面目有光,久之不已,去仙不遠。但當習閉息,使 漸能遲久。以脈候之,五至為一息,近來閉得漸久,每 一閉百二十至開,蓋已閉得二十餘息也。又不可強 閉,多時,使氣錯亂,或奔突而出,反為害,慎之慎之。又 須常節晚食,令腹中寬虛,氣得回轉,晝日無事,亦時 閉目「內觀,漱煉津液嚥之,摩熨耳目,以助真氣。但清 淨專一,即易見功矣。神仙至術,有不可學者,一忿躁, 二陰險,三貪慾。公雅量清德,無此三疾,切謂可學。故 獻其區區,篤信力行,他日相見,復陳其妙者焉。」《文書 口訣》,多枝詞隱語,卒不見下手門路。今直指精要,可 謂至言,不煩長生之根本也。幸深加寶祕,勿使淺妄 者窺見,以泄至道也。

《胎息法》
前人
[编辑]

「養生之方,以胎為本。」此固不刊之語,更無可議。但以 氣若不閉,任其出入,則眇綿洸漭,無卓然近效。待其 兀然自住,恐終無此期。若閉而留之,不過三五十息, 奔突而出,雖有微暖,養下丹田,益不償於損,決非度 世之術。近日深思,似有所得。蓋因看孫真人《養生門》 中第五篇,反覆尋究,恐是如此。其略曰:「和神養氣之 道,當得密室閉戶,安床暖席,枕高二寸半,正身偃仰, 瞑目閉氣於胸鬲間,以鴻毛著鼻上而不動。經三百 息,耳無所聞,目無所見,如此則寒暑不能侵,蜂蠆不 能毒,壽三百六十歲,此鄰於真人也。此一段要訣,弟 且靜心細意,字字研究看。既云閉氣於胸鬲中,令鼻 端鴻毛不動,則初機之人安能持三」百息之久哉?恐 「元不閉鼻氣,只以意堅守於胸鬲中,令出入息似動 不動,絪縕緲緲,如香爐蓋上煙,湯瓶嘴上氣,自然出 入,無呼吸之者,則鴻毛可以不動。若心不起念,雖過 三百息可也。」仍須一切依此本訣,臥而為之。仍須真 以鴻毛粘著鼻端,以意守氣於胸中,遇欲吸時,不免 微吸,及其呼時,全不「得呼,但任其絪縕縹緲,微微自 出。盡氣平則又微吸,如此出入元不斷,而鴻毛自不 動,動亦極微,則又加意制勒之,以不動為度。雖云制 勒,然終不閉,至數百息。出者少,不出者多,則內守充 盛,血脈流通,上下相灌輸,而生理備矣。」兄悟此元意, 甚以為奇,恐是夜夜燒香,神啟其心,自悟自証。適值 痔疾,及熱甚未能力行,亦時時小試,覺其理不謬,更 俟疾平天涼,稍稍致力,續見效當報。弟不可謂出意 杜撰而輕之也。

《記養黃中》
前人
[编辑]

元符三年,歲庚辰,正月朔戊辰,是日辰時則丙辰也。 三辰一戊四土會焉,而加丙與庚。丙土母而庚其子 也。土之富未有過於斯時者,吾當以斯時肇養黃中 之氣,過子,又欲以此時取薤薑蜜作粥以啖。吾終日 默坐以守黃中,非謫於海外,安得此慶耶?

《龍虎賦》
白玉蟾
[编辑]

「奇哉!九轉金液,七返大還丹,誠神氣之陀羅兮,惟命 之眾甫;擎阿耨之元元兮,職達摩之華勳。身砂而心汞兮,出日而入月。青龍白虎朱雀兮,熒惑居癸而漭 渺。」位丙絳宮天子兮,御黃庭之奧,壼慈兮,威惠而武 文。天一坎地二離兮,乾坤亙南北。真鉛先天之氣兮, 可為七十二石之冠。剛弱中外而雌雄調理兮,金火 含受金水之事。初九未神變兮,天心抱陽和。木汞生 東辰之體兮,金精長西戌之胚。《巽畢》復而乾畢剝兮, 春秋而仁義,冬夏而界度。亶婁上下釜兮,砂汞所配, 感之神室,張虛危翼兮,金不綻而土不輕。潛藏飛躍 兮,往來上下。無爻位而歸乎太極兮,以包囊眾石。有 無隱顯兮,水金為丹本。日精滅坎離兮,浮沈而消息。 金公索《坎》實兮,奼女叩離虛金戮木而水殄火。黃帝 豎旗於金鄉兮,金木火化為明窗。塵混沌之金火兮, 實精終。一九一斤十六兩兮,三百八十有四銖。震爻 膺陽籙兮,水翠元而金赭黃。山河大地以凝虛兮,精 液混丹砂而融真。黑鉛變素朱汞瑩碧兮,以戊己運 天符。十二斗樞而十二鍾律兮,流汞日之魂,黃金月 之魄。《元圖》未漸剝兮,陽精為畢方之父。《坤》變震於初 而變兌於再兮,日月既合璧而上弦平如繩。三五三 陽即圓兮,圓明現東甲。蟾蜍視卦節兮,兔魄吐生光。 《乾》初變於《巽》,再變於艮兮,月明辛而現丙。周迴五六 而東北。喪朋於乙地兮,土與木金和為液而復象禪。 雷震神室兮,中五運而外八卦,陰符陽火兮,六旬化 雞子而五嶽峙潛樞頂乾金而踵《坤》水兮,陰陽稟自 然而中和流素津。靈戶黑鉛煉真土兮,泉窟白金生 水銀。亥末陽動而曦馭行南陸兮,五星連珠而金砂 呼吸日月之遲速,紫微十六華蓋星兮,三台攝調燮 之星,以責統錄。日火合五行之精兮,煉中「宮之土;月 金受六律之紀兮,入北方之水。火是藥之父母兮,藥 是火之子孫。水土金兮,六十日先後存亡。」金汞抵角 兮,鼎室抗衡。土母召四方之和兮,乾動應三光。金火 精氣而光耀一室兮,何水涸而火殞。龍虎之氣相交 兮,金木之情契合,情性交結兮,溫養子珠。水者元華 而土者金母兮,丹室結流珠而黃黑。混水土之元精, 紫華敷腴,而黃液蕩漾兮,神藥未遂,金生水煉,鉛為 白金兮,白金為神室,神室有金水兮,火色變凝而黃 轝。水火凝中府兮,金液不飛,火灼金華兮,輕煙薄霧 以寂白金為有而火氣為無兮,煉汞兆神兩虛無兮, 水火抱粹而日月懷沖。黑鉛兮,金精元水而包坎汞。 黃芽現白蕊兮紅苞。金為水母兮,華池泛真素。壇爐 鼎灶,有神室而委曲關隄。金土合汞兮,自然而神化 矣。

《金液大還丹賦》
前人
[编辑]

「身,木欲稿,心灰已寒。願飛昇於玉闕,必修煉於金丹。 乾馬坤牛,衛丁公於神室;坎烏離兔,媒奼女於真壇。」 絳闕散郎,清朝閑士,使扶桑青龍奮翅出火,華嶽白 虎飛牙入水。天爐地鼎,三關造化之樞機;月魄日魂, 一掬陰陽之精髓。鉛裏藏土,汞中產金。龜乃子爻,蛇 乃午象。兔為卯畜,雞為酉禽。四象五行,不離乎戊;三 「元八卦,當資厥壬。朝既屯,暮既蒙,六爻有象。夜必復, 晝必姤,萬物無心。由是三性會合,攢簇元宮,二氣升 降,盤旋黃道。惟一味水銀,纔變黑玉。故七返朱砂,乃 成紅寶。朱橘瓊榴,交梨火棗。普天白雪,翩翻紫府之 清飆;滿院黃花,隱映丹田之瑞草。」吾知夫抽添何物, 採取何地,生殺有戶,缺圓有時,以浮沈為清濁之本, 以間隔明動靜之基,養正以抱一,持盈而守雌,舉世 無人能達此者。終日枯坐,不知所之。恩生害,害生恩, 房躔見昴,主中賓,賓中主,斗度回箕。嘗謂大道無言, 內丹非術。元珠垂象,而陰裏抱陽德;嬰兒結胎,而雄 中含雌質。君臣之間,先後悔吝,夫婦之外,存亡吉凶, 丁位之心,癸位之張,甲宮之女,庚宮之畢。刑德生旺, 雖有否泰;沐浴潛藏,初無固必。藥材斤兩,東西南北 以歸中;火候城池,二八九三而為一。如是則鵲橋河 車,百刻上運;華池神水,四時逆流。榮衛寒溫而鶉火, 鬼井精神,衰王而元枵。斗牛,子母函蓋,身化心化,兄 弟塤箎,福修慧修。六畫動爻,見晦朔望弦之變;二至 改度,有蝗蟲水旱之憂。真人宇宙妙縱橫,溪山歸掌 握。左軍右軍自古仁義,大隱小隱從今宮角。風悄悄, 月娟娟,片雲孤鶴而長嘯,一聲編書以遺後學。

《修仙辨惑論》
前人
[编辑]

海南白玉蟾,自幼事陳泥丸,忽已九年。偶一日在巖 阿蒼松之下,清風月朗,夜靜煙寒,因思死生事大,無 常迅速,遂稽首再拜而問曰:「玉蟾事師未久,自揣福 薄緣淺,敢問今生有分可仙乎?」陳泥丸云:「人人皆可, 況於汝乎?」玉蟾曰:「不避尊嚴之責,輒伸僭易之問,修 仙有幾門,煉丹有幾法,愚見如玉石之未分,願得一 言,點化」陳泥丸云:「爾來,吾語汝,修仙有三等,煉丹有 三成。夫天仙之道,能變化飛昇也,上士可以學之,以 身為鉛,以心為汞,以定為水,以慧為火,在片餉之間, 可以凝結,十月成胎。此乃上品煉丹之法,本無卦爻, 亦無斤兩,其法簡易,故以心傳之,甚易成也。夫人仙 之道,能出入隱顯也,中士可以學之」,以氣為鉛,以神為汞,以午為火,以子為水,在百日之間,可以混合,三 年成象,此乃中品煉丹之法。雖有卦爻,卻無斤兩,其 法要妙,故以口傳之,必可成也。夫地仙之道能留形 住世,庶士可以學之。以精為鉛,以血為汞,以腎為水, 以心為火,一年之間,可以融結,九年成功,此乃下品 煉丹之法。既有卦爻,「又有斤兩,其法繁難,故以文字 傳之,恐難成也。」「上品丹法,以精神魂魄意為藥材,以 行住坐臥為火候,以聽乎自然為運用。中品丹法,以 肝心脾肺腎為藥材,以年月日時為火候,以抱元守 一為運用。下品丹法,以精血髓氣液為藥材,以閉嚥 搐摩為火候,以存想升降為運用。」大抵妙處,不在乎 按圖「索駿也。若泥象執文之士,空自傲慢,至老無成 矣。」玉蟾曰:「讀丹書許多年,如在荊棘中行,今日塵淨 鑒明,雲開月皎,總萬法而歸一,包萬幻以歸真矣,未 知正在於何處下手用功也?」陳泥丸云:「善哉問也,夫 煉丹之要,以身為壇爐鼎灶,以心為神室,以端坐習 定為採取,以操持照顧為行火,以作止為」進退,以斷 續不專為防隄,以運用為抽添,以真氣薰蒸為沐浴, 以息念為養火,以制伏身心為野戰,以凝神聚氣為 守城,以忘機絕慮為生殺,以念頭處為元牝,以打成 一塊為交結,以歸根復命為丹成,以移成為換鼎,以 身外有身為脫胎,以返本還源為真空,以打破虛空 為了當。故能聚則成形,散「則成氣,去來無礙,道合自 然矣。」玉蟾問曰:「勤而不遇,必遇至人,遇而不勤,終為 下鬼。若此修丹之法,有何證驗?」陳泥丸云:「初修丹時, 神清氣爽,身心和暢,宿疾普消,更無夢寐,百日不食, 飲酒不醉,到此地則赤血換為白血,陰氣煉成陽氣, 身如火熱,行步如飛。口中可以乾汞,吹氣可以炙肉。 對景無心,如如不動,役使鬼神,呼召雷雨,耳聞九天, 目視萬里,遍體純陽,金筋玉骨,陽神現形,出入自然」, 此乃長生不死之道畢矣。但恐世人執著藥物火候 之說,以為有形有為,而不能頓悟也。夫豈知混沌未 分以前,烏有年月日時;父母未生以前,烏有精血氣 液。道本無形,喻之為龍虎;道本無名,比之為鉛汞。若 是學天仙之人,須是形神俱妙,與道合真可也。若被 陰陽束縛在五行之中,要當跳出天地之外,方可名 為得道之士矣。或者疑曰:「此法與禪法稍同。」殊不知 終日談演問答,乃是乾慧長年;枯兀昏沈,乃是頑空。 然天仙之學,如水精盤中之珠,轉漉漉地,活潑潑地, 自然圓陀陀,光爍爍。所謂天仙者,此乃金仙也。夫此 不可言傳之妙也,人誰知之?人誰行之?人若曉得《金 剛》《圓覺》二經,則金丹之義自明,何必分別老釋之異 同哉。天下無二道,聖人無兩心,何況人人具足,箇箇 圓成,正所謂「處處綠楊堪繫馬,家家有路透長安。」但 取其捷徑云耳。玉蟾曰:天下學仙者紛紛然,良由學 而不遇,遇而不行,行而不勤,乃至老來,甘心赴死九 泉之下,豈不悲哉。今將師傳口訣鋟木以傳於世,惟 此漏露天機甚矣,得無譴乎?泥丸云:吾將點化天下 神仙,苟獲罪者,天其不夭乎。《經》云:我命在我,不在於 天,何譴之有?玉蟾曰:祖師張平叔三傳非人,三遭禍 患,何也?泥丸云:彼一時自無眼力,又況運心不普乎。 噫師在天涯,弟子在海角,何況塵勞中,識人為甚難。 今但刊此,散行天下,使修仙之士,可以尋文揣義,妙 理昭然,是乃天授矣,何必於筆舌以傳之哉。但能凝 然靜定,念中無念,工夫純粹,打成一片,終日默默,如 雞抱卵,則神歸氣復,自然見元關一竅,其大無外,其 小無內,則是採取先天一氣,以為金丹之母。勤而行 之,指日可與鍾呂並駕矣。此乃已試之效驗,學仙者 無所指南,謹集問答之要,名之曰《修仙辨惑論》云。

《性賦》
元·姬志真
[编辑]

「輝前照後,博古明今。出為生而入為死,靜乃性而動 乃心。窮浩劫之靈源,幽深恍惚;體無生之妙用,隱顯 浮沉。當其未鑿混沌之前,不動檀那之際,示地文而 冥會為定,發天光而朝徹為慧。蓋已超於幻境,恍爾 難名;即自契於真常,翛然無係。」故用有動靜語默,即 體非味色聲香,縱之則蕩於遠邇,收之則入於毫芒。 猶寒灰之重焰,若枯株之再芳。煉真實以成丹,鬼神 莫測;摶虛空而作塊,兵刀奚傷。至如作止萬殊,根源 一共。有以俏措拈弄者,當機薦取;有以澹薄安養者, 飲醇受用。白牛之泯滅無跡,寶塔之玲瓏沒縫。壁閒 卦口,不殊筋陡浪傳神;棒裏翻身,何異顛交拈作頌。 若乃物來斯照,感而遂通;印星斗於澄潭之底,現銀 漢於明鏡之中。運樞環於妙用,即流波之太沖。繫片 段而舒閑,山雲莫比;瑩圓明而皎潔,江月難同。彼且 不飲神瀵,而妄恣七情;不保天遊,而相攘六鑿。輕錢 踴劍之所似,飄瓦虛舟之未若。秖形器之所域,背元 風之可託。大施之門,無擁塞普化驢鳴;不言之教甚 照彰鴻濛雀躍。偉哉虎溪攜手而同笑,南郭仰天而 獨噓。敘學有九年成大妙,印可有一宿證無餘。蓋巨 細洪纖,頭頭至道;飛潛動植,色色真如。詭說《公孫》,辨 強名於非馬;多方《惠施》,詰至樂於游魚。咦!刮野老之雙睛,斷山童之一指。參乎應唯而一貫,回也坐忘而 得使。迷則精衛銜土以填滄海,悟則罔象求珠而投 赤水。動手則差其一著。開口則失之千里。雖因行而 掉臂。無妨落筆盡塵埃而已矣。

《心賦》
前人
[编辑]

「性本於道,情生乃心,聚根塵之淵藪,領善惡之喉衿。 念念遷流,往不停而今不止。新新嗣續,動斯顯而寂 斯沈。當其非有非無,為相為識,出則麗事而著物,動 則隨聲而逐色,捨之不可去,取之不可得,立總群魔 之師,浩劫常然;坐為三業之魁,無時自克。若乃塵慮 靜盡,神明晏居,光發寒灰之焰,祥生持室之虛,隱大 無外,藏微有餘。」脫盡廉纖,到不知而若近;承當穩密, 隨所用以皆如。至於撥火燃香,烹茶掃地,信手拈來 者,物物相應;隨身放下者,頭頭皆是。江河淮海,勢雖 異而水無殊;釵釧鉼盤,用有差而金不二。若乃隨宜 變態,逐境生緣,其靜也凝而地,其動也態而天。應於 足則移走盤膝,應於手則握掌成拳。作止抬拈,據獨 化無形之主;見聞如覺,占當機用事之先。若夫超越 乎十地三乘,籠絡乎五行四象。在中立而不倚,能內 保而不蕩。暫矜向上之消息,即墮今時之伎癢。洙泗 宗風何所在入室升堂。漆園妙處若為將推門放仗。 偉哉一竅虛通。至矣八面玲瓏。珠燦元靈之上,丹圓 寶鼎之中。混乾坤為一體,奪造化與同功。無象無私, 若春陽之及物;不留不礙,如秋月之行空。噫順事而 安者,就路還家;因物而用者,隨流得妙。大量江海兮 無所不納,高懸日月兮何方不照。物我一域,有無同 徽,斯乃五常百行之樞機,萬聖群真之總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