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038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三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三十八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三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三十八卷目錄

 麻部彙考一

  胡麻圖

  詩經王風丘中有麻 陳風東門之池 豳風七月

  禮記內則

  周禮天官典枲

  爾雅釋草

  春秋緯說題辭

  淮南子墬形訓

  南越志疏麻

  賈思勰齊民要術種麻 種麻子 胡麻 雜說

  羅願爾雅翼

  王象晉群芳譜青蘘

  本草綱目油麻 胡麻油 麻枯餅 胡麻花 麻鞂

  高濂遵生八牋芝麻醬方 胡麻粥 芟什麻方 服食巨勝法

  閩書南產

  天工開物麻 攻麻

草木典第三十八卷

麻部彙考一[编辑]

胡麻釋名

《枲》。周禮     《黂》。爾雅

《莩》。爾雅     藤弘。博雅

胡麻。本經    巨勝。本經

方莖。吳普    狗蝨。別錄

《鴻藏》。別錄    細麻。別錄

油麻:食療    脂麻:衍義

胡麻圖

胡麻圖

《詩經》
[编辑]

王風丘中有麻[编辑]

丘中有麻。

言丘中墝埆之處所以得有麻者,乃留氏子嗟之所治也。由子嗟教民農業,使得有之。朱注麻,穀名,子可食,皮可績為布者。大全《本草》曰:「一名麻勃,此麻土花勃勃者。麻子味甘,平,無毒。園圃所蒔,今人作布及履用之。」

陳風東門之池[编辑]

《東門之池》,可以漚麻。東門之池,可以漚紵。

《考工記》:「㡛氏以涗水漚其絲。」注云:「漚,漸也。楚人曰漚,齊人曰涹。」然則漚是漸漬之名。《毛傳》:「漚,柔也。謂漸漬之使柔韌也。」陸璣《疏》云:「紵亦麻也,科生數十莖,宿根在地中,至春自生,不歲種也。荊、揚之間,一歲三收。今官園種之,歲再刈,刈便生,剝之以鐵,若竹挾之表厚,皮自脫,但得其裏韌如筋者,謂之徽紵。今南越紵布」,皆用此麻。

豳風七月[编辑]

九月,叔苴。

苴,麻之有實者也。《叔苴》謂拾取麻實以供食也。

《禮記》
[编辑]

內則[编辑]

子事父母,饘酏酒醴芼羹,菽麥蕡,稻黍粱秫唯所欲。

古注蕡,熬枲實。《釋草》云:「黂,枲實也。」此中菽豆以下,供尊者所食,悉皆須熟,或煮或熬,故云「熬枲實也。」

《周禮》
[编辑]

天官[编辑]

《典枲》,下士二人、府二人,史二人,徒二十人。

枲,麻也。按《喪服傳》云:「牡麻者,枲麻也。」則枲是雄麻,對苴是麻之有蕡實者也。

掌布緦縷紵之麻草之物,以待時頒功而授齎。

緦,十五升,布抽其半者。白而細疏曰紵。雜言此數物者,以著其類眾多。草葛䔛之屬。云「掌布緦縷紵之麻草之物」者,欲見布緦,縷用麻之物,紵用草之物,布中可以兼用葛䔛之草為之,

及獻功受苦功,以其賈楬而藏之,以待時頒。

鄭司農云:「苦功謂麻功布紵。」「苦功」謂麻功為盬麤之功。

「頒衣服授之」,賜予亦如之。歲終,則各以其物會之。

《爾雅》
[编辑]

釋草[编辑]

《黂》,枲實。黂音焚

《禮記》曰:「苴,麻之有黂。」枲,麻也。黂者即麻子名也,故云黂,枲實也。註「《禮記》曰:苴,麻之有黂」者,《儀禮喪服傳》文也。傳所以解經,故亦謂之《禮記》也。按喪

《服經》云:「苴絰。」 傳曰:「苴絰者,麻之有黂者」 是也。

枲麻:

《別》二名。麻一名枲,故註云別二名。《禹貢》青州云「厥貢岱畎、絲枲」是也。

莩麻母。莩音孚

「苴麻」盛子者。苴,麻之盛子者也。一名莩,一名「麻母。」

《春秋緯》
[编辑]

說題辭[编辑]

麻之為言微也。陰精寢密。女作微纖也。

《淮南子》
[编辑]

墬形訓[编辑]

《汾水》「濛濁而宜麻。」

《南越志》
[编辑]

疏麻[编辑]

《疏》麻大二圍,高數丈。四時結實,無衰落。

《賈思勰齊民要術》
[编辑]

種麻[编辑]

《爾雅》曰:「黂枲實,枲麻。」 注:「別二名,莩麻母。」 疏:「苴,麻之盛子者也,一名莩,一名麻母。」 孫炎注曰:「黂麻子。莩,苴麻盛子者。」 崔寔曰:「牡麻無實,好肥理,一名為枲也。」

凡種麻,用白麻子。

白麻子為「雄麻」,顏色雄白。缺。破枯焦無膏潤者,秕子也,亦不中種。市糴者,口含令少時顏色如舊者佳,如變黑者衰。《崔寔》曰:「牡麻青白無實,兩頭銳而輕浮。」

《麻》「欲得良田,不用故墟。」

「故墟」 亦良有破葉夭折之患,不任作布也。

地薄者糞之。

糞宜熟。無熟糞者,用小豆底亦得。《崔寔》曰:「正月糞疇。」 疇,麻田也。

耕不厭熟。

「縱橫七遍」 以上,則麻無葉也。

田欲歲易。

拋子種則節高

良田一畝,用子三升;薄田二升。

穊則細而不長,稀則粗而皮惡。

《夏至》前十日為上時,至日為中時,至後十日為下時。

麥黃種麻,麻黃種麥,亦良候也。諺曰:「夏至後,不沒狗。」 或答曰:「但雨多濕橐駝。」 又諺曰:「五月及澤,父子不相借。」 言及澤也。夏至後者,非惟淺短,皮亦輕薄,此亦趨時不可失也。父子之間尚不相假借,而況他人乎?

澤多者,先漬麻子,令芽生。

取雨水浸之,生芽疾。用井水則生遲。浸法著水中,如炊兩石米頃,出著席上,布令厚三四寸數攪之令均得地氣,一宿則芽出水若滂沱,十日亦不生。

「待地白,背耬耩。」「漫擲子空曳勞。」

截雨腳即種者,地濕麻生瘦,待白背者麻生肥。

澤。少者暫浸即出。不得待芽生耬頭中下之。

不勞曳撻

「麻生」數日中常驅雀。

葉青乃止

布葉而鋤。

頻頻再遍止高而鋤者,乃傷麻。

勃如灰,便刈。

刈拔各隨鄉法。未勃者,收皮,不成放勃,不收即驅。

欲小縛欲薄。《字典》不載。

為其易乾

一宿輒翻之。

得霜露則皮壞也

穫欲淨。

有葉者易爛

漚欲清水,生熟合宜。

濁水則麻黑,水少則麻脆。生則難剝,大爛則不任挽泉。不冰凍。冬日漚者。即為柔明也。

《衛詩》曰:「藝麻如之何?衡從其畝。」

《氾勝之書》曰:「種枲太早則剛堅。厚皮多節,晚則不堅。 寧失於早,不失於晚。穫麻之法,穗勃勃如灰,拔之。夏 至後二十日漚枲,枲和如絲。」

《崔寔》曰:「夏至先後各五日,可種牡麻。」

牡麻有花無實

種麻子[编辑]

《崔寔》曰:「苴麻,麻之有蘊者,苧麻是也」 ,一名黂。

止取實者。種斑黑麻子。

斑黑者饒寔《崔實》曰:「苴麻子黑又實而重 。治作燭。不作麻。」

「耕須再遍,一畝用子二升」,種法與麻同。三月種者為 上時,四月為中時,五月初為下時,大率二尺留一科。

穊則不耕

《鋤常》令淨。

荒則少實

既放勃拔去雄。

若未放勃去雄者,則不成「子實。」

凡五穀地畔近道者,多為六畜所犯。宜種「胡麻麻子。」

胡麻,六畜不食,麻子科大收,此一實足供美燭之費也。

慎勿於大豆地中,雜種麻子。

扇地兩損而收並薄

六月中,可於麻子地間散蕪菁子而鋤之。擬收其根, 雜《陰陽書》曰:「麻生於楊」,或前七十日花,後六十日熟。 種忌四季,辰、戌、丑、未、戊己。

《氾勝之書》曰:「種麻預調和田。二月下旬,三月上旬,傍 雨種之。麻生布葉鋤之。率九尺一樹,樹高一尺,以蠶 矢糞之,樹三升;無蠶矢,以溷中熟糞糞之亦善,樹一 升。天旱以流水澆之,樹五升;無流水,曝井水,殺其寒 氣以澆之。雨澤適時,勿澆,澆不欲數。養麻如此,美田 則畝五十石,及百石,薄田尚三十石。穫麻之法,霜下」 實成,速斫之。其樹大者,以鋸鋸之。

《崔寔》曰:「二三月可種苴麻。」

麻之有實者為苴

胡麻[编辑]

《漢書》:「張騫外國得胡麻,今俗人呼為烏麻者,非也。」 《廣雅》曰:「狗虱勝茄,胡麻也。」 《本草經》曰:「青蘘,一名巨勝。」 今世有白胡麻、八稜胡麻,白者油多。

胡麻「宜白地種,二三月為上時,四月上旬為中時,五 月上旬為下時。」

「月半前」 種者,實多而成。「月半後」 種者,少子而多稗也。

種欲截雨腳。

若不緣濕而不生

一畝用子二升。漫種者,先以耬耩,然後散子《空曳勞》。

勞上加人,則土厚不生。

耬耩者,炒沙令燥,中和半之。

不和沙,下不均壟,種若荒,得用鋒耩。

鋤不過三遍,刈束欲小。

束大則難燥,打手便不勝。

以五六束為一叢,斜倚之。

不爾則風吹倒損收也

候口開,乘車詣《田斗藪》。

倒豎以小杖微打之

還叢之。三日一打四五遍乃盡耳。

若乘濕橫積,蒸熱速乾,革日鬱衰,無風吹虧損之慮,浥者不中為種子,然於油無損也。

《崔寔》曰:「二月、三月、四月、五月時雨降,可種之。」

雜說[编辑]

凡種麻地,須耕五六遍,倍蓋之。以夏至前十日下子, 亦鋤兩遍。仍須用心細意抽拔,全稠鬧細弱不堪留 者,即去卻。一切但依此法,除蟲災外,小小旱不至全 損。何者?緣蓋磨數多故也。又鋤耨以時,諺曰:「鋤頭三 寸澤」,此之謂也。

《羅願爾雅翼》
[编辑]

[编辑]

麻實既可以養人,而其縷又可以為布,其利最廣。然 麻之屬總名麻,別而言之,則有實者別名苴,而無實 者別名枲。子夏《喪服傳》曰:「苴絰者,麻之有蕡者也。牡 麻者,枲麻也。」蕡即實也,牡即無實之名也。然此類亦 通名麻枲,故或以蕡為枲實,蓋假借言之耳。麻實又 有文理,故屬金,為西方之穀。《明堂月令》:「秋則食麻與」 犬。秋氣既涼,又向寒無害,故食當方之穀牲。而至仲 秋,則又以犬嘗麻,先薦寢廟也。若《豳風》,則九月菽苴, 蓋食農夫者不嫌於晚耳。麻實既謂之蕡,故古者朝 事之籩熬麻麥以實之,謂之麷蕡。又麻於植物中最 為多子,故《詩》稱「桃之夭夭,有蕡其實。」言桃花色既盛, 又結子之多,如麻子然。以況室家之相宜,而其繼續 繁衍者如此。《說文》又云:「萉,枲實,或作黂。」則音雖異而 意同。後世說本草者,或以蕡為牡麻之華,則與《詩》雅 所說大異。麻華亦自古人所貴,故《九歌》云:「折疏麻兮 瑤華,將以遺兮離居。」說者曰:麻華色白,故比於瑤。此 華香服食,可致長年,故以為美,將以贈遠。則是華亦 可用,特不可為蕡耳。又有檾者,亦麻類,有實音,如頃 畝之頃。《說文》引《詩》「衣錦檾衣」,蓋禮所為衣錦絅衣,惡 其文之著者。字或作䔛作。「又作犬迥切」,則通於褧 顈,要皆此布之衣也。又胡麻亦有實,本生大宛,一名 油麻,一名狗莖,一名方莖。純黑者名巨勝。亦曰一葉 兩莢為巨勝。或曰:莖圓名胡麻,莖方名巨勝。又說角 作四稜者名胡麻,八稜者為巨勝。俗云:必夫婦同種, 即生而茂盛,道家以為飯。陶隱居言八穀之中,胡麻 最為良,以《詩》黍、稷、稻、粱、禾、麻、「菽、麥為八穀」,而引《董仲 舒》云「禾是粟苗,麻是胡麻。」按:胡麻,大宛之種,張騫得 之以歸,詩人所稱,豈應近捨中國之苴而遠述大宛之巨勝?此說非是。又以其胡物而細,故別謂中國之 麻為漢麻,亦曰大麻。

《王象晉群芳譜》
[编辑]

青蘘[编辑]

青蘘,服食家作菜用。秋間取巨勝子,種肥地畦中,如 種菜法,苗出,鋤令無草,乾即灌水采食,滑美如葵。

《本草綱目》
[编辑]

油麻釋名[编辑]

李時珍曰:按:沈存中《筆談》云:「胡麻即今油麻,更無他 說。古者中國止有大麻,其實為蕡。漢使張騫始自大 宛得油麻種來,故名胡麻,以別中國大麻也。寇宗奭 《衍義》亦據此釋胡麻,故今併入油麻焉。」巨勝,即胡麻 之角巨如方勝者,非二物也。方莖,以莖名。狗蝨,以形 名。油麻。脂麻,謂其多脂油也。按:張揖《廣雅》:「胡麻一名」 藤弘,弘亦巨也。《別錄》一名鴻藏者,乃「藤弘」之誤也。又 杜寶《拾遺記》云:「隋大業四年,改胡麻曰交麻。」

集解

《別錄》曰:「胡麻,一名巨勝。生上黨川澤,秋采之,青蘘,巨 勝,苗也。生中原川谷。」

陶弘景曰:「胡麻,八穀之中,惟此為良。純黑者,名巨勝。 巨者,大也,本生大宛,故名胡麻。又以莖方者為巨勝, 圓者為胡麻。」

蘇恭曰:「其角作八稜者為巨勝,四稜者為胡麻,都,以 烏者為良,白者為劣。」

《孟詵》曰:「沃地種者八稜,山田種者四稜,土地有異,功 力則同。」

雷斆曰:「巨勝有七稜,色赤味酸澀者,乃真。其八稜者, 兩頭尖者,色紫黑者,及烏油麻,並呼胡麻,誤矣。」 蘇頌曰:「胡麻處處種之,稀復野生,苗梗如麻,而葉圓 銳光澤,嫩時可作蔬,道家多食之。」《本經》謂胡麻一名 巨勝。陶弘景以莖之方圓分別,蘇恭以角稜多少分 別,仙方有服胡麻、巨勝二法,功用小別,是皆以為二 物矣。或云即今油麻,本生胡中,形體類麻,故名胡麻。 八穀之中,最為大勝,故名巨勝,乃一物二名,如此則 是一物而有二種,如天雄、附子之類。故葛洪云:「胡麻 中有一葉兩尖者,為巨勝。」《別錄序例》云:「細麻,即胡麻 也,形扁扁爾,其莖方者,名巨勝。」是也。今人所用胡麻 之葉,如荏而狹尖,莖高四、五尺,黃花生子成房,如胡 麻角而小,嫩時可食,甚甘滑利大腸。皮亦可作布,類 大麻色黃而脆,俗亦謂之「黃麻。」其實黑色,如韭子而 粒細,味苦如膽杵末略無膏油。其說各異。此乃服食 家要藥,乃爾差誤,豈復得效也。

寇宗奭曰:「胡麻諸說,參差不一,止是今人脂麻,更無 他義,以其種來自大宛,故名胡麻。今胡地所出者,皆 肥大,其紋鵲,其色紫黑,取油亦多。《嘉祐本草》:『白油麻 與此乃一物,但以色言之,比胡地之麻差淡,不全白 爾。今人通呼脂麻,故二條治療大同。如川大黃、上黨 人參之類,特以其地所宜立名,豈可與他土者為二 物乎』?」

李時珍曰:「胡麻,即脂麻也。有遲早二種,黑、白、赤三色。 其莖皆方,秋開白花,亦有帶紫艷者,節節結角,長者 寸許。有四稜、六稜者,房小而子少;七稜、八稜者,房大 而子多。皆隨土地肥瘠而然。」蘇恭以四稜為胡麻,八 稜為巨勝,正謂其房勝巨大也。其莖高者三、四尺,有 一莖獨上者,角纏而子少;有開枝四散者,角繁而子 「多,皆因苗之稀稠而然也。其葉有本團而末銳者,有 本團而末分三丫如鴨掌形者,葛洪謂一葉兩尖為 巨勝者,指此。」蓋不知烏麻、白麻皆有二種葉也。按《本 經》胡麻一名巨勝。《吳普本草》一名方莖。《抱朴子》及《五 符經》並云巨勝一名胡麻,其說甚明。至陶弘景始分 莖之方圓。雷斆又以赤麻為巨勝,謂烏麻非胡麻。《嘉 祐本草》復出白油麻以別胡麻,並不知巨勝即胡麻 中丫葉巨勝而子肥者,故承誤啟疑如此。惟孟詵謂 「四稜、八稜為土地肥瘠」,寇宗奭據沈存中之說,斷然 以脂麻為胡麻,足以證諸家之誤矣。又賈思勰《齊民 要術》「種收胡麻法」,即今種收脂麻之法,則其為一物, 尤為可據。今市肆間因莖分方圓之說,遂以茺蔚子 偽為巨勝,以黃麻子及大藜子偽為胡麻,誤而又誤 矣。茺蔚子長一分許,有三稜;黃麻子黑如細韭子,味 苦;大藜子狀如壁虱及酸棗核仁,味辛甘,並無脂油, 不可不辨。梁𥳑文帝《勸醫文》有云:「世誤以灰滌菜子 為胡麻。」則胡麻之訛,其來久矣。

唐慎微曰:俗傳胡麻須夫婦同種即茂盛,故《本事詩》 云:「胡麻好種無人種,正是歸時又不歸。」

胡麻修治

陶弘景曰:「服食胡麻,取烏色者,當九蒸九暴,熬搗餌 之,斷穀長生,充饑。雖易得,而學者未能常服,況餘藥 耶?蒸不熟,令人髮落,其性與伏苓相宜,俗方用之甚 少,是以合湯丸爾。」

《雷斆》曰:「凡修治,以水淘去浮者,曬乾,以酒拌蒸,從巳 至亥,出攤曬乾。臼中舂去粗皮,留薄皮,以小豆對拌同炒,豆熟,去豆用之。」

氣味

甘平無毒。

陳士良曰。初食利大小腸。久食即否。去陳留。《新 鏡源》曰。巨勝可煮丹砂。

主治

《本經》曰:「傷中虛羸,補五內,益氣力,長肌肉,填髓腦,久 服輕身不老。」

《別錄》曰:「堅筋骨,明耳目,耐饑渴,延年。療金瘡,止痛,及 傷寒溫瘧,大吐後,虛熱羸困。」

陳日華曰:「補中益氣,潤養五臟,補肺氣,止心驚,利大 小腸,耐寒暑,逐風濕氣,遊風頭風,治勞氣,產後羸困, 催生落胞。細研,塗髮令長。白蜜蒸餌,治百病。」

李廷飛曰:「炒食,不生風病。風人久食,則步履端正,語 言不蹇。」

蘇恭曰:「生嚼塗小兒頭瘡,煎湯浴惡瘡。婦人陰瘡,大 效。」

白油麻氣味

甘大寒,無毒。

寇宗奭曰:「白脂麻世用不可一日,闕者亦不至於大 寒也。」

《甯原》曰:「生者性寒而治疾,炒者性熱而發病,蒸者性 溫而補人。」

《孟詵》曰:「久食補人肌肉。其汁停久者,飲之發霍亂。」

主治

孟詵曰:「治虛勞,滑腸胃,行風氣,通血脈,去頭上浮風, 潤肌肉。食後生噉一合,終身勿輟。又與乳母服之,孩 子永不生病。客熱可作飲汁服之。生嚼傅小兒頭上 諸瘡,良。」

蘇恭曰:「仙方蒸以辟穀。」

發明

甄權曰:「巨勝,乃《仙經》所重,以白蜜等分合服,名靜神 丸。治肺氣,潤五臟,其功甚多。亦能休糧,填人精髓,有 益於男子。患人虛虛而吸吸者,加而用之。」

李時珍曰:「胡麻取油以白者為勝,服食以黑者為良。 胡地者尤妙,取其黑色入通於腎而能潤燥也。赤者 狀如老茄子,殼厚油少,但可食爾,不堪服食。惟錢乙 治小兒痘瘡變黑,歸腎百祥丸,用赤脂麻煎湯送下, 蓋亦取其解毒耳。《五符經》有巨勝丸,云即胡麻本,生 大宛,五穀之長也。服之不息,可以知萬物,通神明,與 世常存。」《參同契》亦云:「巨勝可延年,還丹入口中。」古以 胡麻為仙藥,而近世罕用,或者未必有此神驗,但久 服有益而已耶。劉阮入天台,遇仙女食胡麻飯,亦以 胡麻同米作飯,為仙家食品焉爾。又按:蘇東坡《與程 正輔書》云:「凡痔疾,宜斷酒肉與鹽酪醬菜厚味,及粳 米飯,唯宜食淡麪一味,及以九蒸。胡」麻,即黑脂麻,同 去皮茯苓,入少白蜜為麪食之,日久氣力不衰,而百 病自去,而痔漸退,此乃長生要訣,但易知而難行爾。 據此說,則胡麻為脂麻,尤可憑矣。其用茯苓,本《陶氏 註》胡麻之說也。近人以脂麻擂爛主滓,入綠豆粉作 腐食,其性平潤,最益老人。

附方

服食胡麻:《抱朴子》云:「用上黨胡麻三斗,淘淨甑蒸,令 氣遍,日乾,以水淘去沫再蒸,如此九度,以湯脫去皮, 簸淨炒香為末,白蜜或棗膏丸彈子大,每溫酒化下 一丸,日三服。」忌毒魚狗肉生菜。服至百日,能除一切 痼疾;一年身面光澤,不饑;二年白髮返黑;三年齒落 更生;四年水火不能害;五年行及奔馬。久服長生。若 欲下之,飲葵菜汁。孫真人云:「用胡麻三升,去黃褐 者,蒸三十遍,微炒香為末,入白蜜三升,杵三百下,丸 梧桐子大。每旦服五十丸,人過四十以上。久服明目 洞視,腸柔如筋也。」《仙方傳》云:「魯女生服胡麻餌朮, 絕穀八十餘年,甚少壯,日行三百里,走及麞鹿。 服食巨勝,治五臟虛損,益氣力,堅筋骨。用巨勝」,九蒸 九暴,收貯。每服二合,湯浸布裹挼,去皮再研,水濾汁 煎飲,和粳米煮粥食之。李時珍曰:「古有服食胡麻、 巨勝二法,方不出於一人,故有二法,其實一物也。」 白髮返黑烏麻九蒸九曬,研末,棗膏丸服之。千金方 腰腳疼痛:新胡麻一升,熬香杵末,日服一小升,服至 一斗永瘥。溫酒蜜湯薑汁皆可下。千金方

手腳酸痛微腫:用脂麻熬研五升,酒一升,浸一宿,隨 意飲。外臺方

入水肢腫作痛。生胡麻搗塗之。千金方

偶感風寒,脂麻炒焦,乘熱擂酒飲之,煖臥取微汗出, 良。

中暑毒死,「救生散」:用新胡麻一升,微炒令黑,攤冷為 末,新汲水調服三錢,或丸彈子大,水下。經驗後方 嘔啘不止:白油麻一大合,清油半斤,煎取三合,去麻 溫服。近效方

牙齒痛腫:胡麻五升,水一斗,煮汁五升,含漱吐之,不 過二劑,神良。肘後方熱淋莖痛:烏麻子、蔓菁子各五合,炒黃緋,袋盛,以井 華水三升浸之,每食前服一錢。聖惠方

小兒下痢赤白:用油麻一合,搗和,蜜湯服之。外臺方 解下胎毒小兒初生,嚼生脂麻綿包,與兒咂之,其毒 自下。

小兒急疳:油麻嚼傅之。外臺方

小兒軟癤:油麻炒焦,乘熱嚼爛傅之。譚氏小兒方 頭面諸瘡:脂麻生嚼傅之。普濟方

小兒瘰𤻤:脂麻、連翹等分為末,頻頻食之。簡便方 疔腫惡瘡:胡麻燒灰、針砂等分為末,醋和傅之,日三。 普濟方

痔瘡風腫作痛:胡麻子煎湯洗之,即消。

坐板瘡疥生脂麻嚼傅之。筆峰雜興

陰痒生瘡:胡麻嚼爛傅之良。肘後方

乳瘡腫痛:用脂麻炒焦研末,以燈窩油調塗即安。 婦人乳少,脂麻炒研,入鹽少許食之。唐氏

湯火傷灼:胡麻生研如泥塗之。外臺方

蜘蛛咬瘡,油麻研爛傅之。經驗後方

諸蟲咬傷。同上

蚰蜒入耳,胡麻炒研作袋枕之。梅師方

穀賊尸咽喉中痛痒。此因誤吞穀芒檜刺痒痛也。穀 賊屬咽,尸咽屬喉,不可不分。用脂麻炒研,白湯調下。 三因方

癰瘡不合:「烏麻炒黑,搗傅之。」千金方

小便尿血:胡麻三升,杵末,以東流水二升,浸一宿,平 旦絞汁,頓熱服。千金方

虎爪傷人,先喫清油一盌,仍以油麻洗瘡口。趙原陽濟急方

胡麻油集解[编辑]

陶弘景曰:「生笮者良。若蒸炒者,止可供食及燃燈耳, 不入藥用。」

寇宗奭曰:「炒熟乘熱壓出油,謂之生油。但可點照,須 再煎煉,乃為熟油,始可食。不中點照,亦一異也。如鐵 自火中出而謂之生鐵,亦此義也。」

李時珍曰:「入藥以烏麻油為上,白麻油次之,須自笮 乃良。若市肆者,不惟已經蒸炒,而又雜之以偽也。」

氣味

甘微寒,無毒。

主治

《別錄》曰:「利大腸,產婦胞衣不落。生油摩腫,生禿髮。」 孫思邈曰:「去頭面遊風。」

陳藏器曰:「主天行熱悶,腸內結熱。服一合,取利為度。」 孟詵曰:「主瘖瘂,殺五黃,下三焦熱毒氣,通大小腸。治 蚘心痛,傅一切惡瘡疥癬,殺一切蟲。取一合,和雞子 兩顆,芒硝一兩,攪服少時,即瀉下熱毒,甚良。」

陳日華曰:「油煎膏,生肌長肉,止痛消癰腫,補皮裂。」 李時珍曰:「解熱毒、食毒、蟲毒,殺諸蟲螻蟻。」

燈盞殘油主治

李時珍曰:「能吐風痰食毒,塗癰腫熱毒。又治猘犬咬 傷,以灌瘡口,甚良。」

發明

陳藏器曰:「大寒,乃常食所用,而發冷疾,滑精髓,發臟 腑渴,困脾臟,令人體重,損聲。」

陳士良曰:「有牙齒疾及脾胃疾人,切不可吃治飲食 物,須逐日熬熟用之,若經宿即動氣也。」

劉完素曰:「油生於麻,麻溫而油寒,同質而異性也。」 朱震亨曰:「香油乃炒熟脂麻所出,食之美,且不致疾。 若煎煉過,與火無異矣。」

李時珍曰:張華《博物志》言積油滿百石,則自能生火。 陳霆《墨談》言衣絹有油,蒸熱則出火星,是油與火同 性矣。用以煎煉食物,尤能動火生痰。陳氏謂之大寒。 珍意不然,但生用之,有潤燥解毒,止痛消腫之功,似 乎寒耳。且香油能殺蟲,而病髮癥者嗜油煉油能自 焚,而氣盡則反冷,此又物之元理也。

附方

髮癥飲油《外臺》云:「病髮癥者,欲得飲油。用油一升,入 香澤煎之,盛置病人頭邊,令氣入口鼻,勿與飲之。疲 極眠睡,蟲當從口出,急以石灰粉手捉取,抽盡即是 髮也。初出如不流水中濃菜形。」又云:「治胸喉間覺 有癥蟲上下常聞蔥豉食香,此乃髮癥蟲也。二日不 食,開口而臥,以油煎蔥豉令香,置口邊,蟲當出,以物 引」去之。必愈。

髮瘕腰痛:《南史》云:宋明帝宮人,腰痛牽心,發則氣絕。 徐文伯診曰:「髮瘕也。」以油灌之,吐物如髮,引之長三 尺,頭已成蛇,能動搖。懸之滴盡,惟一髮爾。

吐解蠱毒。以清油多飲取吐。嶺南方

解河豚毒,一時倉卒無藥,急以清麻油多灌,取吐出 毒物即愈。衛生易簡方

解砒石毒麻油一碗灌之。衛生方

大風熱疾:《近效方》云:「婆羅門僧療大風疾并熱風手 足不遂,壓丹石熱毒。用硝石一兩,生烏麻油二大升, 同納鐺中,以土墼蓋口,紙泥固濟,細火煎之。初煎氣 鯹,藥熟則香氣發。更以生脂麻油二大升,和合微煎 之。以意斟量得所,即內不津器中。凡大風人,用紙屋 子坐病人,外面燒火發汗,日服一大合。壯者日二服。」 三七日頭面皰瘡皆滅也。圖經

傷寒發黃:生烏麻油一盞,水半盞,雞子白一枚,和攪 服盡。外臺

小兒發熱,不拘風寒飲食,時行痘疹,並宜用之。以蔥 涎入香油內,手指蘸油摩擦小兒五心、頭面項背諸 處,最能解毒涼肌。直指

預解痘毒《外臺》云:「時行暄暖,恐發痘瘡。」用生麻油一 小盞,水一盞,旋旋傾於油內,柳枝攪稠如蜜。每服二 三蜆殼,大人二合,臥時服之。三、五服大便快利,瘡自 不生矣。此扁鵲油劑法也。《直指》用麻油、童便各半 盞,如上法服。

小兒初生,大小便不通:用真香油一兩,皮硝少許,同 煎滾,冷定,徐徐灌入口中,服下即通。藺氏經驗方 卒熱心痛:生麻油一合,服之良。肘后方

鼻衂不止,紙條蘸真麻油入鼻取嚏,即愈。有人一夕 衂血盈盆,用此而效。普濟方 胎死腹中:清油和蜜等分,入湯頓服。普濟方

漏胎難產,因血乾澀也。用清油半兩,好蜜一兩,同煎 數十沸,溫服,胎滑即下。他藥無益,以此助血為效。胎產 須知

產腸不收:用油五斤,煉熟盆盛,令婦坐盆中飯久,先 用皂角炙去皮,研末,吹少許入鼻,作嚏立上。斗門 癰疽發背初作,即服此,使毒氣不內攻。以麻油一斤, 銀器煎二十沸,和醇醋二盌,分五次,一日服盡。直指 腫毒初起,麻油煎蔥黑色,趁熱通手旋塗,自消。百一選方 喉痹腫痛:生油一合灌之,立愈。總錄

丹石毒發,發熱者不得食熱物,不用火為使,但著厚 衣暖臥,取油一匙含嚥,戒怒二七日也。《枕中記》云: 「服丹石人先宜以麻油一升,薤白三升,切,納油中,微 火煎黑,去滓合酒,每服三合,百日氣血充盛也。」 身面瘡疥方同下。

梅花禿癬:用清油一盌,以小竹子燒火,入內煎沸,瀝 豬膽汁一箇和勻,剃頭擦之,二三日即愈,勿令日曬。 普濟方

赤禿髮落香油水等分,以銀釵攪和,日日擦之,髮生 乃止。普濟方

髮落不生:生胡麻油塗之。普濟方

令髮長黑。生麻油桑葉煎過。去滓沐髮。令長數尺。普濟 滴耳治聾,生油日滴三五次,候耳中塞出,即愈。總錄 蚰蜒入耳:劉禹錫《傳信方》:用油麻油作煎餅,枕臥須 臾自出。李元淳尚書在河陽日,蚰蜒入耳,無計可為, 腦悶有聲,至以頭擊門柱,奏狀危困,因發。御醫療之 不驗,忽有人獻此方,乃愈。圖經

蜘蛛咬毒,香油和鹽摻之。普濟方

冬月脣裂,香油頻頻抹之。相感志

身面白癜。以酒服生胡麻油一合。一日三服。至五斗 瘥。忌生冷豬雞魚蒜等百日。千金方

小兒丹毒:生麻油塗之。千金方

打撲傷腫,熱麻油和酒飲之,以火燒熱地臥之,覺即 疼腫俱消。松陽民相毆,用此方,經官驗之,了無痕跡。 趙葵行營雜錄

麻枯餅[编辑]

李時珍曰:此乃笮去油麻滓也,亦名麻籸。音辛。荒歲 人亦食之,可以養魚肥田。亦《周禮》「草人強堅用蕡之 義。」

附方

揩牙烏鬚:「麻枯八兩,鹽花三兩,用生地黃十斤取汁 同入鐺中熬乾,以鐵蓋覆之,鹽泥泥之,煆赤取研末, 日用三次。揩畢飲薑茶,先從眉起,一月皆黑也。」養老書 疽瘡有蟲生麻油滓貼之,綿裹當有蟲出。千金方

青蘘釋名

《別錄》曰:「夢神,巨勝苗也。生中原山谷。」

氣味

甘寒無毒。

主治

《本經》曰:「五臟邪氣,風寒濕痺,益氣補腦髓,堅筋骨。久 服耳目聰明,不饑不老,增壽。」

孫思邈曰:「主傷暑熱。」

陳日華曰:「作湯沐頭,去風潤腸,滑皮膚,益血色。」 《甄權》曰:「治崩中血凝注者。生擣一升,熱湯絞汁半升 服,立愈。」

李時珍曰:「祛風解毒潤腸。又治飛絲入咽喉者,嚼之 即愈。」

發明

寇宗奭曰:「青蘘,即油麻葉也。以湯浸良久,涎出,稠黃 色。婦人用之梳髮」,與《日華》作湯沐髮之說相符,則胡 麻之為脂麻無疑。

陶弘景曰:「胡麻葉甚肥滑,可沐頭,但不知云何服之
考證.svg
《仙方》並無用此,亦當陰乾為丸散爾。」

李時珍曰:「按服食家有種青蘘作菜食法云:『秋間取 巨勝子種畦中,如生菜之法,候苗出采食,滑美不減 於葵。則《本草》所著者,亦茹蔬之功,非入丸散也』。」

胡麻花[编辑]

《孫思邈》曰:「七月采最上標頭者,陰乾用之。」

陳藏器曰:「陰乾漬汁溲麪食,至韌滑。」

主治

《孫思邈》曰:「生禿髮。」

李時珍曰:「潤大腸,人身上生肉丁者,擦之即愈。」

附方

眉毛不生:烏麻花陰乾為末,以烏麻油漬之,日塗。外臺 祕要

麻鞂主治[编辑]

李時珍曰:「燒灰入點痣,去惡肉,方中用。」

附方

小兒鹽哮:脂麻鞂瓦內燒存性,出火毒,研末,以淡豆 腐蘸食之。摘元方

聤耳出膿:白麻鞂刮取一合,花胭脂一枚為末,綿裹 塞耳中。聖濟總錄

《高濂遵生八牋》
[编辑]

芝麻醬方[编辑]

熟芝麻一斗,搗爛用,六月六日水煎滾,㫰冷用。調 勻。水淹。一手指封口。曬五七日後開。將黑皮去後, 加好酒釀糟三碗,好醬油三碗,好酒二碗,紅麵末一 升,炒菉豆一升,炒米一升,小茴香末一兩,和勻過二 七日後用。

胡麻粥[编辑]

用胡麻去皮蒸熟,更炒令香。用米三合淘淨,入胡麻 三合研汁同煮,粥熟加酥食之。

芟什麻方[编辑]

「糖滷,下小鍋,熬至有絲。先將芝麻去皮曬乾,或微炒 乾,碾成末,隨手下在糖內,攪勻和成一處,不稀不密。 案上先洒芝麻末使不沾,乘熱潑在案面上,仍著芝 麻末使不沾。」古轤搥桿開,切象眼塊。

服食巨勝法[编辑]

「胡麻肥黑者,取無多少,簸治蒸之,令熱氣周遍如炊 頃,便出曝,明旦又蒸,曝凡九過止。」烈日亦可一日三 蒸,曝三日凡九過。燥訖,以湯水微沾於臼中,搗使白, 復曝燥,簸去皮,熬使香,急手擣下粗簁,隨意服,日二 三升。亦可以蜜丸如雞子大,日服五枚,亦可飴和之, 亦可以酒和服,稍稍自減,百日無復病,一年後身面 滑澤。水洗不著肉。五年。水火不害。行及奔馬。

《閩書》
[编辑]

南產[编辑]

麻,八穀之良,其實為苴。《詩》曰:「九月菽苴。」註:「麻實也。」有 黑麻、白麻。有胡麻,作角八稜,種出大宛,漢張騫得之。 凡物自胡來者皆曰胡,如胡荽、胡桃之類。一曰巨勝, 兩頭尖銳,作角七稜,色純赤。二麻可為飯,可為油。俗 云:必夫婦同種乃茂。有大麻可績布,《爾雅》所謂黂也。 閩中名苧麻。績之曰縩,以成夏布,其用行天下。

《天工開物》
[编辑]

[编辑]

凡麻可粒可油者,惟火麻、胡麻二種。胡麻即脂麻,相 傳西漢始自大宛來。古者以麻為五穀之一,若專以 火麻當之,義豈有當哉?竊意《詩》《書》「五穀之麻」,或其種 已滅,或即菽粟之中別種,而漸訛其名號,皆未可知 也。今胡麻味美而功高,即以冠百穀,不為過。火麻子 粒壓油無多,皮為疏惡布,其值幾何?胡麻數龠充腸, 「移時不餒,粔餌飴餳,得粘其粒,味高而品貴。其為油 也,髮得之而澤,腹得之而膏,腥羶得之而芳,毒厲得 之而解。」農家能廣種厚實,可勝言哉!種胡麻法,或治 畦圃,或壟田畝,土碎草淨之極,然後以地灰微濕,拌 勻麻子而撒種之。早者三月種,遲者不出大暑前。早 種者花實,亦待中秋乃結。耨草之功,唯鋤是視。其色 有黑、白、赤三者。其結角長寸許,有四稜者,房小而子 少;八稜者,房大而子多,皆因肥瘠所致,非種性也。收 子榨油,每石得四十斤餘。其枯用以肥田。若饑荒之 年,則留供人食。

攻麻[编辑]

凡胡麻刈穫,於烈日中曬乾,束為小把,兩手執把相 擊,麻粒綻落,承藉以簟席也。凡麻篩與米篩小者同 形而目密,五倍麻從目中落,葉殘角屑,皆浮篩上而 棄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