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042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四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四十二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四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四十二卷目錄

 蔬部藝文一

  謝敕賚河南菜啟     梁簡文帝

  菜羹賦          宋蘇軾

  菜薖六器言說      元陳祖仁

  愛菜說          明楊澄

  茹菜軒記          洪初

  寶菜軒記         陳繼儒

  菜根堂記          吳穎

 蔬部藝文二

  園官送菜         唐杜甫

  詠廢畦           前人

  題張處士菜園        高適

  偶圃小園因題      宋王禹偁

  課畦丁灌園         范浚

  和孫奉議送菜詩      黃庭堅

  秋蔬            張耒

  種菜           劉子翬

  蔬圃            朱熹

  菜圃           楊萬里

  理蔬            前人

  菜二首        范成大

  野菜五首        陸游

  詠趙尉送菜         方岳

  課園夫          葛長庚

  蔬食譜二十首     陳達叟

  野菜箋二十二首   明屠本畯

  詠畫菜           任道

  菜薖為永嘉余唐卿右司賦   徐賁

  新治圃成          袁凱

  命僮            胡翰

  菜薖為余唐卿賦      釋道衍

 蔬部選句

 蔬部紀事

 蔬部雜錄

 蔬部外編

草木典第四十二卷

蔬部藝文一[编辑]

《謝敕賚河南菜啟》
梁·簡文帝
[编辑]

「海水無波,來因九譯。周原澤洽,味備百羞。」堯韭未儔, 《姬歜》非喻。

《菜羹賦》
宋·蘇軾
[编辑]

東坡先生卜居南山之下,服食器用稱家之有無,水陸之味,貧不能致,煮「蔓菁、蘆菔、苦薺而食之。」 其法不用醯醬,而有自然之味,蓋易而可常享,乃為之賦。其辭曰:

「嗟余生之褊迫,如脫兔其何因。殷《詩》腸之轉雷,聊禦 餓而食陳。無芻豢以適口,荷鄰蔬之見分。汲幽泉以 揉濯,摶露葉與瓊根。爨鉶錡以膏油,泫融液而流津。 適湯濛如松風,投糝豆而諧勻。覆陶甄之穹崇,罷攬 觸之煩勤。屏醯醬之厚味,卻椒桂之芳辛。水耗初而 釜治,火增壯而力均。滃嘈雜而廉清,信淨美而甘分。」 登盤盂而薦之,具匕箸而晨飧。助生肥于玉池,與五 鼎其齊珍。鄙易牙之效技,超傅說而策勳。沮彭尸之 爽惑,調竈鬼之嫌嗔。嗟丘嫂其自隘,陋樂羊而匪人。 先生心平而氣和,故雖老而體胖。忘口腹之為累,似 不殺而成仁。竊比子于誰歟,葛天氏之遺民。

《菜薖六器言說》
元·陳祖仁
[编辑]

余子治圃城南屋,其中曰《菜薖蕖軒》。先生既銘之,祖 仁復銘其器六:以余子之治圃也,其蓺菜也,必以鉏, 銘其鉏曰:「墾而植,本斯立;培而垕糵斯茂。衡深淺,毋 爾。苟既蓺矣,其灌之也,必以甕。」銘其甕曰:「泉之容伊 德之充,泉之吐伊澤之溥。其繘勿羸,其潔勿隳,勿事 乎桔槔之機。既灌矣而草害焉,芟之必以刃」,銘其刃 曰:「惡草之滋,資女以剪夷。弗剪而夷,則茅塞其蹊,草 去矣,菜豐矣。」采之必以筐,銘其筐曰:「掇其美,毋以下 體。斂其實,勿滿而溢。虛而受之乃其德。左之右之慎 爾執,采而得之。」芼之必以釜,薦之必以盤,銘其釜曰: 「溉於斯,烹於斯,我有旨蓄甘如飴。彼鼎食者殆而。」銘 其盤曰:「脂弗我污兮,羶弗我慕兮,惟」味道之助兮銘 已余子曰:「噫,子善銘吾器切於物,奧於理,其足為吾 重乎?請書之」菜薖以繼蕖軒之作,於是乎書

《愛菜說》
明·楊澄
[编辑]

「盈天壤間,皆物也。物各有所取,人各有所愛。古有愛 蓮者,有愛菊者,又有愛牡丹者,是皆因物性相類,玩 之以適情焉。至于予獨無所愛乎?所愛者何?亦惟菜 而已。」彼菜之為物,不擇地而產,不因糞而滋,不枝以 蔓,叢生密比如鱗,不妖以艷,孤立雅素似朴。其色青 白,白而不污,非姚黃魏紫之可以動人;其味苦淡,淡 「而不厭,非牛羊犬豕之可以適口。當彼王公大人,列 九鼎,羅八珍,此物可有而不可無;貧儒俗士,一簞食, 一豆羹,此物可多而不可少。」是貴者愛之,賤者亦愛 之,貧者愛之,富者亦愛之。回視蓮之愛周,菊之愛陶, 世人之愛牡丹,不亦拘乎!且菊隱逸之,陶愛之;蓮君 子之,周愛之。繼此愛菊愛蓮者誰歟?牡丹,花之富貴 者也,愛之者眾,無怪其然。予非惡彼古人之愛,而反 愛此菜。誠以菜之產也,不擇地,有似予之苟安;不糞 滋,有似予之寡合;不枝蔓,有若予之愚直;不妖艷,有 若予之朴素。色青白而不污,可以勵予之廉隅;味苦 淡而不厭,可以助予之清苦。是故無貴無賤,無貧無 富。菜之所存,食之所「存也,隨取而有,隨用而足,非若 傾國之色,芻豢之味,可貴而不可賤,可富而不可貧, 倚於一偏,不常有而且多也。予故愛之深而嗜之不 已,朝斯夕斯,接之於目,警之於心,資之以養生延齡, 清神寡慾,節鎮大夏」劉公知予酷好此菜也,命工圖 之以示予。予亦愛此圖,不忍卷而懷之,侈其說,樂與 士大夫同事者共噫?吁!嚱!同予愛者何人?倘肯同予 愛,不可不知此味,不可使黎民有此色。汪信民曰:「人 常咬得菜根斷,則百事可做。」旨哉斯言!

《茹菜軒記》
洪初
[编辑]

維秋九月,樂平邑學以例當試諸生業,予以衰眊,邑 大夫張侯俾司其事。粵明日,延予至茹菜軒。視其闌 檻四周,畦蔬繁殖,晚菘早韭,菁菁焉,蘼蘼焉,沾潤灌 溉,聚諸生列于軒外。日用飲食之需,靡不於是取給, 而非他有所求也。蓋其所奉者薄,而所養者厚矣。予 聞黃太史之言曰:「菜也者,士大夫不可不知此味,而 民不可有此色」者,旨哉言乎!今士大夫惓惓以菜名 其退食之所,其知此味也歟?其欲民之無此色歟?何 其好之至、說之深,嗜之而不厭且棄也?謂非節用而 能知愛者,能如是乎?是故儉者,君子所以養德者也。 養其德,則清心寡慾,以為立事之本。蓋儉與奢對,儉 則有節制,奢則必至於肆,故曰「與其奢也寧儉。」聖人 所以矯其弊也。惟飲食之節,取其適口充腹,膏粱膳 羞之味,不必動其念,則君子之所養,未有不由於儉 而致也。巳大夫之尹是邑,經事綜物,得撙節愛養之 宜,澹泊自甘,簡直有禮,其守己也潔,其待賓也真,蔬 盤粥盂,晨夕取適,未嘗有待於外。以心相感而同列 傚慕,以身率先而下民丕變,官給食費,猶不為己私。 傭工以成輿梁以惠行者,較之鄭大夫以乘輿濟人, 曷足多哉!由是而觀,大夫之平居守儉約而不侈,口 體之奉既達矣,尤能節浮靡,以愛利為心,則其蘊蓄 之久,一旦發於事,為足以驗其實矣。吁,君子哉若人 其能咬菜根者也。故建立事功,表暴若此,邦人唶唶, 所稱也為宜。予乃始終舉先民之說以告之,則知菜 之為說雖微,而有資於人道也亦大矣。請書以為記。

《寶菜軒記》
陳繼儒
[编辑]

吳長卿官灤州刺史,僅六月,當遼左軍興,悉索敝賦, 莫能支。以彊直節省,得罪去。移倅德安郡,郡圃蕭然, 構新齋三五楹,讀書其中,餘地種菜,鮮魚甘膴,壹似 野叟田庚之挈罌灌畦者。陳子聞而高之,曰:「吳子貧 矣,憊矣!」長卿曰:「人生衣食,裁足已厚,幸又薄有官俸, 以供俯仰,不謂貧。」新齋適成,客贈花贈鶴,贈數種書, 門生問字剪霜莖煙甲,共享之,不謂憊。昔韓晉公一 吏冥司,敕主人間食料,三品以上日支五品以上而 有權位,旬支六品至九品季支料幾何,此鬼神所不 甚吝,飛而食肉者所不暇爭也。舜糗草,孔飯蔬,閔含 簌,范斷虀,周顒之早韭晚菘,蔡撙之紫茄白莧,即聖 賢豪傑皆然,況吾儕何人,而敢望五侯,鯖郎官鱠乎? 吾嘗笑何曾不食大官所設滋味過於王者。李贊皇 丹砂寶玉,雜投胾羹,此復何樂,亦復何味。遂至罨入 五欲甕中,幾老死不得出。二公有知,悔不作寶菜軒 主人耳。長卿才甚奇,書甚博,胸中甲兵甚富,而能性 安藿食,若將終身,頗得遷吏吏隱之樂。昭烈謂張桓 侯云:「吾豈種菜者耶?」長卿笑而不答。

《菜根堂記》
吳穎
[编辑]

戊戌夏六月,予抵潮。時海艦初解,援兵四集,未散居 民之居而盡有其地。蓋潮自郝帥之變,焚略無算,迨 兵至而加甚焉,勢則然也。邑井蕭然,細民欲乞一種 菜之區而不可得。予性素儉,索蔬菜,猝無以應。久之, 有持數莖進者。詢所從來,云:「購自鄉民,去郭可二十 里。」問其值,云:「斤約三緡。」吁嘻!潮之窮困至此乎!即一 「菜可知巳。」郡署有隙地,為前守牧圉之所,馬去地荒 不治。予稍暇則呼童子乞一長鑱,芟去瓦礫,疏理土膏,布菜種其上,又近井汲水灌良易。不數日而蓊然 青蔥在望,煮而食,味甚甘美,心頗安之,童子亦荷鋤 無倦色。予家在四千里外,甲己以後,嘗有志於耕鑿, 自老而今,司牧海東,乃戀戀此菜根不置,予其無愧 于老圃也夫!因取菜根而名,署之西堂,牓諸楣間。若 夫古之人「咬斷菜根」之云,何可及哉!何可及哉!

蔬部藝文二[编辑]

《園官送菜》
并序     唐杜甫
[编辑]

《園官送菜把本,數日闕矧》。苦苣馬齒,掩乎嘉蔬。傷小人,妬害君子,菜不足道也,比而作詩。

「清晨蒙菜把,常荷地主恩。守者愆實數,略有其名存。 苦苣刺如鍼,馬齒葉亦繁。青青嘉蔬色,埋沒在中園。 園吏未足怪,世事固堪論。嗚呼戰伐久,荊棘暗長原。 乃知苦苣輩,傾奪蕙草根。小人塞道路,為態何喧喧。」 又如馬齒盛,氣擁葵荏昏。點染不易虞,絲麻雜羅紈。 一經器物內,永挂麤刺痕。志士採紫芝,放歌避戎軒。 畦丁負籠至,感動百慮端。

《詠廢畦》
前人
[编辑]

秋蔬擁霜露,豈敢惜凋殘。暮景數枝葉,天風吹汝寒。 綠沾泥滓盡,香與歲時闌。生意春如昨,悲君白玉盤。

《題張處士菜園》
高適
[编辑]

耕地桑柘間,地肥菜常熟。為問葵藿姿,何如廟堂肉。

《偶圃小園因題》
宋·王禹偁
[编辑]

偶營菜圃為盤飧,淮瀆祠前水北村。響靜連衙鼓 響,柴門深近子城門。濛濛細雨春蔬甲,亹亹寒流老 樹根。從此商於地圖上,畫工添個《舍人園》。

《課畦丁灌園》
范浚
[编辑]

連筒隔竹度流泉,約束畦丁灌小園。拔薤自須還種 白,刈葵輒莫苦傷根。瓜生准擬狸頭大,草徑隄防馬 齒繁。努力荷鋤當給酒,無令菜把乏朝昏。

《和孫奉議送菜詩》
黃庭堅
[编辑]

春蔬照映庾郎貧,遣騎持籠佐茹葷。卻得齋廚厭流 味,白鵝存掌鱉留裙。

《秋蔬》
張耒
[编辑]

「荒園秋露瘦韭葉,色茂春菘甘勝蕨。」人言佛見為下 箸,俗言八月韭佛開口芼炙烹羹更滋滑。其餘瑣屑皆可口,蕪 菁脃肥薑俎辣。藏鞭雛筍纖玉露,映葉乳茄濃黛抹。 己殘枸杞只留枿,晚種萵苣初生甲。南來食魚忘肉 味,久思吾土牛羊茁。軟炊一飽老有味,痛飲百壺今 不說。蒲團齋罷欠伸時,自覺少年心解脫。

《種菜》
劉子翬
[编辑]

傍舍植柔蔬,攜鋤理蕪穢。桔槔勤俛仰,一雨功百倍。 朝來綠映土,新葉搖肺肺。牛羊勿踐畦,肉食屠爾輩。

《蔬圃》
朱熹
[编辑]

花柳遶宅茂,先生在郊居。下帷良已苦,時作《帶經》鋤。

《菜圃》
楊萬里
[编辑]

此圃何其窄,於儂已自華。看人澆白菜,分水及黃花。 霜熟天殊暖,風微斾亦斜。笑摩桃竹杖,何日拄還家。

《理蔬》
前人
[编辑]

小摘吾猶惜,頻來徑自成。青蟲捕仍有,綠葉蠹還生。 貧裏猶存竈,霜餘正可羹。窺園未妨學,抱甕更須營。

《菜》
范成大
[编辑]

桑下春蔬綠滿畦,菘心青嫩芥薹肥。畦頭洗澤店頭 賣,日暮裹鹽酤酒歸。

撥雪挑來蹋地菘,味如蜜藕更肥濃。朱門肉食無風 味,只作尋常菜把供。

《野菜》
陸游
[编辑]

菜把青青間葉苗,豉香鹽白自烹調。須臾徹案呼茶 碗,盤箸何曾覺寂寥。

老農飯粟出躬耕,捫腹何殊享大烹。吳地四時常足 菜,一番過後一番生。

引水何妨蓺芥菘,圃功自古補三農。恨君不見岷山 芋,藏蓄猶堪過歲凶。

萬里蕭條酒一杯,夢魂猶自度邛隈。可憐龍鶴山中 菜,不伴《峨眉》栮脯來。栮音耳

野蔌山蔬次第嘗,超然氣壓大官羊。放翁此意君知 否,要配吳稉晚甑香。

《詠趙尉送菜》
方岳
[编辑]

虛老空山學圃翁,荷鋤頭白雪髼鬆。芥薹如臂何曾 夢,菜腦生筋漫自供。不料官鹽蒼玉束,絕勝禁臠紫 駝峰。更須詩手翦春雨,勝與一番風露胸。

《課園夫》
葛長庚
[编辑]

已屬畦丁了,都將菜甲耘。數時稽食籍,醢芥又羹芹

《蔬食譜》
陳達叟
[编辑]

本心翁齋居燕坐,玩《先天易》,對博山爐,紙帳梅花,石鼎茶葉,自奉泊如也。客從方外來,竟日清言,各有饑色,呼山童供蔬饌。客嘗之,謂無人間煙火氣。問食譜,予口授二十品,每品贊十六字,與味道腴者共之。

啜菽

菽「豆也。今豆腐條切,淡煮,蘸以五味。」

《禮》不云乎,「啜菽飲水,素以絢兮,瀏其清兮。」

羹菜

凡畦蔬根葉花實皆可羹也。

先聖齊如菜羹瓜祭移以奉賓,乃敬之至。

粉餈。《餈》,音慈。

粉米蒸成加糖曰「飴。」

《天官》籩人,糗餌粉餈。未見君子,惄如調饑。

薦韭

《春薦韭一名鍾乳草》。

四之日蚤,豳風祭韭。我思古人,如蘭其臭。

貽來

來小麥,也今水引蝴蝶麪,

貽我來思,玉屑塵細。六出飛花,天一生水。

玉延

山藥也,炊熟片切,漬以生蜜。

山有靈藥,錄於仙方。削數片玉,漬百花香。

瓊珠

圓眼,乾荔也。劈開取實,煮以清泉。

汲金井水,煮瓊珠羹。蚌胎的皪,龍目精熒。

玉磚

《炊餅方》:「切椒鹽糝之。」

截彼圓璧,琢成方磚。有馨斯椒,薄洒以鹽。

銀虀

黃虀白水,薑、椒和之。

泠泠水白,剪剪銀黃。虀鹽風味,牙齒宮商。

水團

秫粉包糖香湯浴之

團團秫粉,點點蔗霜。浴以沈水,清甘且香。

玉版

筍也可羹可菹

春風抽籜,冬雪挑鞭。淇澳公族,孤竹君孫。

雪藕

蓮根也。生熟皆可薦籩。

中虛七竅,不染一塵,豈但爽口,自可觀心。

土酥

蘆菔也。作「玉糝羹。」

「雪浮玉糝。月浸瑤池。」咬得菜根。百事可為。

炊栗

蒸開蜜漬

《周》人以栗亦可以贄。紫殼炊開,黃中通理。

煨芋

煨香片切

朝三暮四,狙公何為。卻彼羊羔,啗吾蹲鴟。

采杞

枸杞也可餌可羹

丹石纍纍,綠苗菁菁。餌之羹之,心開目明。

甘薺

薺菜也。東坡有《食薺法》,且曰:「天生此物,為幽人山居之福。」

誰謂茶苦,其甘如薺。天生此物,為山居賜。

菉粉

菉,豆粉也,鋪薑為羹。

碾砐綠珠,撒成銀縷。熱蠲金石,清徹肺腑。

紫芝

蕁也木蕁為良

《漆園之菌》,商山之芝。濕生者腴,卉生者奇。

白粲

炊玉粒沃以香湯

釋之叟叟,烝之浮浮。有一簞食,吾復何求。

「已上二十品,不必求備,得四之一,斯足矣。前五品出經典,列之前筵,尊經也。後十五品,有則具,無則止。或樽酒酬酢,暢敘幽情,但勿醺酣,恐俗。」 此會詩詠采蘋,禮嚴祭菜,澗溪沼沚,之毛可羞,王公可薦鬼神以之待賓,誰曰不宜。第未免貽笑干公膳侯鯖之家,然不笑不足為道,彼笑吾,吾笑彼。客辭出門大笑。吾歸隱「几亦一笑。」 手錄畢,又自笑。目閱過輒一笑。萬一此譜散在人間世,其傳笑將無窮也。

《野菜箋》
明·屠本畯
[编辑]

按:周逸之云:「草生大塊中,不煩灌溉而滋蔓長活。萋萋芊芊于淡泊之鄉,栖遲而不能為辱,把玩而不能為榮。」 吾甚賞其言也。夫菜之為物也,名理談元,非此無以澄其清素;畸人旅寓,非此無以慰其饔飧;病骨癯骸,非此無以養其沖和;擊鮮嚙肥,非

此無以解其腥羶。由是清虛藉以日來,滓穢因之日去。信乎紈絝膏粱,遇而不顧,鐘鳴鼎食,擯而不錄也。予四明人也。四明野菜,同于王、周兩君者不收,收其異者二十二品。詠之非四明所產者,曰蘘荷。種蒔不煩灌溉者,曰甘菊、日露芫荽。灌溉種蒔而成者,曰雪裏葓、香芋、落花生芋、禾蹲鴟。

物生無種,惟菌與芝。採之掇之,可以療饑。南山有蕨, 西山有薇。與爾栖遲。飽餐是宜。

鑿沼如帶,開畦若簣。種鮒薦先,蓺蔬謀醉。凡今之時, 一切征稅。憂來無方,誰為生計。「焉得萱草,言樹之背。」

有芳者芹,「香滑擬蓴。薄言採之,于河之漘。甘而美之, 相彼野人。相彼野人,欲獻至尊。」

草決明

「惟茲《決明》,有石有草。石也體剛,草也色好。蔥蒨秋妍, 幽人所憐。」雨中百草爛死,階下決明色鮮。

椿芽

《香椿》「香椿生無花,葉嬌枝嫩成杈枒。不比海上大椿 八千歲,歲歲人不採其芽。香椿香椿慎勿譁,兒童扳 摘來點茶,嚼之竟日香齒牙。」

可茹可茹,彼美有薇。何以至此?在水之湄。伊誰採之? 古也《伯夷》。

《採掇》採掇,彼美有蕨。既茹其萁,不畏其蹶。勿謂其賤, 歉歲可活。

百合

《有蘤似蓮》,有根如蒜,淨友不御,酒人所饜。予昔閩中 曾燕喜。誤向餚烝一染指,十載不敢親皓齒,恐葷臙 脂顏色死。

金雀芽

漢武車中黃金雀,飛去多時覓不著。歲久幻出仙草 精,來向波臣國裏生。波臣國名金雀樹,以此供茶有 清趣。嘗見吾家老家督,一勺三日輕勃窣。

甘菊芽

惟南有谷金水甘,惟土有菊其草仙。惟君子兮不素 餐,老人前日苦頭痛。為枕為茶亦不定。夜誦《陳琳》檄 一篇,朝起魏武霍然病。

玉環菜

甘露草生何欄珊,堪綴步搖照玉環。所以因名玉環 菜,一嚼蕭爽齒牙間。有菜勿蓺宋宇圃,有果勿蒸哀 仲梨。宋宇鼎俎亦多品,借問「備員《玉環》宜不宜?」

薯蕷

誰將薯蕷沙畦植,煮得清泉映白石。但可吟邊細細 嘗,豈應醉後頻頻食。如姬極知薯蕷清,洗手排當薯 蕷羹。總非七子同群飲,堪伴三閭共獨醒。

落花生

《落花》一落蓓虆成,落花不落虆不生。人世盡惜花欲 落,我願落花長落虆長馨。朝來點茶花片輕,香迸磁 甌清更清。盧仝七碗吃不得,無端笑殺落花生。

香芋

《東田芋》子白如石,西田芋子黃如栗。石白滑流匙,栗 黃甜似蜜。我今採石兼採栗,渴可生津饑得力。豪華 公子不解餐,翻嫌此芋點茶多氣息。

蘘荷

尼父處鄉,食不徹薑。《楚騷》有荷,著名曰蘘。白者白裏, 赤者赤穰。通爾神明,啖爾辛芳。

雪裏葓

四明有菜名雪裏,甕頭旨蓄珍莫比。雪深諸菜凍欲 死,此菜青青葓尢美。吾欲肉食兮無卿相之腹,血食 兮無聖賢之德。不如且啖雪裏葓,還共酒民對案時 求益。

芋禾

山芋青青田芋軟,田家藉作凶年飯。芋禾采采翩其 翻,飽食山中行得遠。昨者山人遺一盂,平平之腹安 居諸。食之甘欲獻天子,共笑老夫憨且愚。

蹲鴟

歉歲粒米無一收,下有蹲鴟餒不憂。大者如盎小如 毬,地爐文火煨悠悠。須臾清香戶外幽。剖之忽然眉 破愁,玉脂如肪粉且柔。「芋魁芋魁滿載甌,朝啖一顆 鼓腹遊。飽餐遠勝爛羊頭,何不封汝關內侯。」

香楝腦

緣溪楝樹翠且環,遙望深深如遠山。花如《木樨》亦瑣 碎,香若末利非等閒。溪邊歲久樹不少,嫩葉叢叢青 未了。小君摘此來點茶,浮動清泉香楝腦。

梔子花

《給孤園中》祗樹羅,金粟薝蔔兼娑蘿。是時金仙開講 席,目觀還同鼻觀多。「一從阿難提獎後,摩登不復興 妖魔。饑餐渴飲不可那。手持應器諸門過,絕似薝蔔麵與拖,三咽馨香五臟和。」

赬桐芽

小雨霏霏,紅藥翻階。光無地而不艷,顏無日而不開。 擊《如意》七尺高之珊瑚盡碎,藏金谷四十里之錦帳 空圍。佼童方度曲,明月又銜盃。勞目成傳,手中芍藥, 步丁東返,上宮娥眉。挹清光兮荏苒,味餘韻兮徘徊。

芫荽

相彼芫荽,化胡㩦來。臭如葷草,脆比菘薹。肉食者喜, 藿食者諧。惟吾佛子,致謹于齋。《或言西域興渠別有 種,使我罷》食而疑猜。

《詠畫菜》
任道
[编辑]

露芽煙甲曙光寒,紫翠摶香濕未乾。記得花開曾病 酒,玉人纖手薦春盤。

《菜薖為永嘉余唐卿右司賦》
徐賁
[编辑]

「遠辭華蓋居,來卜山陰宅。乍到俗未諳,久住地旋闢。 屋廬尚朴純,楹桷謝雕飾。高營踞山跗,深甃逗泉脈。 簷將狼尾苫,門用鼠筦織。缺垣唯補蘿,圯砌總蒙虉。 編籬限邇鄰,樹枿表殊埸。本來是野性,豈是耽地僻。 學圃欲擬樊,為功敢侔稷。寧惜勞外形,自甘食餘力。 耕鋤限兒課,灌溉當僕役。破塊何畇畇,陳器亦畟畟。」 駕許俗士回,屐向鄰翁惜。筐筥織湘材,鍬鍤鑄棠液。 卓钁鷹觜利,負蓑蝟毛磔。俯仰疲桔槔。沾酒漬襏襫, 循畦行策鑱,偃林臥攲石。鐮披欲芟丘,刈削竟驅礫。 值阜即為坡,遇門就成洫。堤崩防密葭,竇隙拒亂棘。 地同農畝計,區學井田畫。長畛縱復橫,曲渠廣還窄。 接流引餘清,疏沼匯深碧。架桁秋實垂,籬落夏蔓冪。 雨露加膏腴,糞土發磽瘠。識種題裹藏,辨類分行植。 蒔法常按譜,候時即看曆。蕨芽拳握紫薑糵拇駢赤 兩合憐《蒘叢》生,愛銚《芅初》。迸蟄雷,新薹長春蔌, 雀弁茺葉峨馬帚。荓莖直蔩繁,微瓞綿瓠老枯瓣拆 芍,苗卷龍鬚,藥幹擁牛膝。黃獨雪晴收,紫藄露晞摘。 陰階茂菧苨,下田豐菲蒠。捲輪木耳垂,攢刺菱角射。 秋茄采更稀,夜韭剪仍殖。芝芳凝海瓊,茭鬱點池墨。 枸杞香可醪,竹菇熟堪腊。石皮被柔藫,土酥膾肥菂。 細蓴入饌鱸,鮮蔞雜羹鯽。荼苦「蘗與儔,菘脆冰為敵。 菌櫨西蜀致,苜蓿大宛得。長縈荇帶流,亂簇蔯絲繹。 芹效野人獻,瓜為天子副。」決明纔一方,萵苣連數席。 璚縻慰渴心,玉延起羸疾。蕈毒笑非喜,芥辛泣詎戚。 盤根芋埋壤,脫穎筍穿壁。擷香憐雞蘇,折甘嗜燕麥。 粟腐切方圭,乳餅斲圓璧。孕子棕受刳,贅聃石被馘。 兔目淘夏槐,鹿「角芼臘炙。菁托諸葛,呼巢以元修。斥 莧褒蔡守清,薇怨周節逆。邪蒿義所攘,穢荽理堪啞。 薄利嘉拔葵,省謗惡遺薏。窮餐虀酸黃,儉啖薤留白。 閒情付田園,生意仰膏澤。莢齊翠疑剪,甲拆綠訝擘。 掩冉煙際姿,蔥蒨雨餘色。始掇惜滓染,載滌畏蟲螫。 新薦或在籩,薄湘亦須鬲。求久漸投醝,致爽遽沃醷。」 不煩僚友送,敬向先聖釋。對屠誇大嚼,燕客忻小摘。 柈羞不過三,甕菹當飫百。未能著蔬經,安敢踰食籍。 旨蓄足山廚,素供過香積。用茲卒歲年,庶得勤朝夕 賓。魏徐見厭厄,陳顏自懌潔。畚士恥污,造橋盜懷恤。 抱甕忿設機,授書誚求益。縱馬因致憂,吞蛭遂亡謫。 萬錢柳復乞,片金華還擲。仕知呂姪妄,居味鄭人識 枕肱,仲尼樂傷指,范宣阨。鼎臑固云嘉,食簞亦足適 敷淡分所安,堪味欲易極。毋因口體累,遂使愆民德。

《新治圃成》
袁凱
[编辑]

隙壤所自治,剪刜去蘢茸。幸無棼穢雜,況此清泉湧。 灌滋竟朝夕,勾萌各森聳。青蒲已彌澤,黃瓜方臥壟。 春菁向堪把,秋梨日應重。自余「通宦籍,職事勞紛冗。 祿食雖云美,私心恆自恐。歸來得蕭茆,采擷聊自奉。 且遂丘園樂,永謝承明寵。」

《命僮》
胡翰
[编辑]

今晨雨新歇,日出東南隅。草樹有佳色,當軒散紛敷。 歡言命僮僕,治我園中蔬。幸此《琴冊》暇,且復一荷鋤。 雖有黽勉勞,良足具中廚。但恐惡草長,不治成荒蕪。 世事每如此,豈敢忘勤劬。

《菜薖為余唐卿賦》
釋道衍
[编辑]

余君抱奇言不誇,種菜擬學元修家。臨溪築廬競誅 草,傍路樊圃多編葭。長鑱短钁自成列,不與文筆相 交加。畦界條條任衡縮,溝澮一一隨紆斜。種多不減 三十品,分苗撒子時無差。灌溉未能親抱甕,設計巧 欲為翻車。一畦既傳渤海薤,五色更接東陵瓜。新菘 脆美初斫膾,嫩瓠肥白纔燖豝。馬齒忽驚齊發莧,牛 「乳始識駢垂茄。芳心纏絲惡網蛛,老棄畫籀忻涎蝸。 自能墾土不蕪穢,便可應候登柔嘉。長奴芟夷腳自 赤,老婢採擷頭還髽。不令筐筥混葵藿,反任鼎俎兼 魚蝦。蒓羹自適頗豪邁,萍虀可辦何咄嗟。誰云小摘 畏傷指,我欲大嚼嘗搖牙。何時㩦杖叩君室,且需木 耳并槐芽。」苟能真率見情親,奚鄙酒薄兼尊汙。一餐 自足飽空腹,豈特薑桂烹雞駕。丈夫不能知此味,五

鼎日食成淫奢。君今措事慕諸葛,蔓菁隨處為生涯
考證.svg

蔬部選句[编辑]

晉左思《蜀都賦》:「五肉七菜,勝掩腥臊。」

唐·劉禹錫《賦》:「柔蔬,傲霜而秀折。」

杜甫詩:「畦蔬繞茅屋,自足媚盤餐。」

《韓愈詩》:「野蔬拾新柔。」

宋黃庭堅詩:「三徑就荒生計拙,混煩僚友送園蔬。」

蔬部紀事[编辑]

《禮記·月令》:「仲秋之月,乃命有司趨民收斂,務畜菜,多 積聚。」菜所以助穀之不足,故畜之。

《莊子》:士成綺見老子而問曰:「吾聞夫子聖人也,吾固 不辭遠道而來,願見百舍重趼而不敢息,今吾觀子, 非聖人也,鼠壤有餘蔬而棄妹,不仁也,生熟不盡於 前,而積斂無崖。」老子漠然不應。士成綺明日復見曰: 「昔者吾有刺於子,今吾心正卻矣。」

宣尼「窮於陳蔡之間」,顏回擇菜。

顏回「不茹葷《三月》。」

《說苑》:楚文王伐鄧,使王子革、王子靈共捃菜。二子出 採,見老丈人載畚乞焉,不與,搏而奪之。王聞之,令皆 拘二子,將殺之。大夫辭曰:「取畚信有罪,然殺之非其 罪也。君若何殺之?」言卒,丈人造軍而言曰:「鄧為無道, 故伐之。今君公之子之搏而奪吾畚,無道甚於鄧,呼 天而號。」君聞之,群臣恐。君見之曰:「討有罪而橫奪,非」 所以禁暴也;恃力虐老,非所以教幼也;愛子棄法,非 所以保國也;私二子,滅三行,非所以從政也。丈人舍 之矣,謝之軍門之外耳。

楚莊王賜虞丘子菜田三百,號曰:「園老。」

《金樓子》:「始皇聞鬼谷先生言,因遣徐福入海,求金菜 玉蔬,並一寸椹。」

《漢書召信臣傳》:「信臣徵為少府,太官園種冬生蔥韭 菜茹,覆以屋廡,晝夜㸐蘊火,待溫氣乃生,信臣以為 此皆不時之物,有傷於人,不宜以奉供養,及他非法 食物,悉奏罷,省費歲數千萬。」㸐古然字 《西域傳》:「罽賓地溫和,冬食生菜。」

王充《論衡》:「董仲舒讀《春秋》,三年不窺園菜。」

《孝子傳》:洛陽公輦水作漿,兼以給過者,公補屩不取 其直,天神化為書生,問公何不種菜,曰:「無種。」即遺數 升,公種之化為白璧,餘皆為錢,公得以娶婦。

《廣州先賢傳》:「丁密,蒼梧人,非家織布不衣,非己耕種 菜果不食。」

《杜蘭香別傳》:「香降張碩齎瓦榼酒,七子樏樏多菜而 無他味,亦有世間常菜,輒有三種,色或丹或紫。一物 與海蛤相象,并有非時菜。碩云食之亦不甘,然一食 七八日不饑。」

《後漢書。和帝紀》:永元五年:「秋九月壬午,令郡縣勸民 畜蔬食,以助五穀。」

《劉平傳》:平本名曠,更始時,天下亂,平與母匿野澤中, 平朝出求食,逢餓賊將烹,平叩頭曰:「今旦為老母求 菜,老母待曠為命,願得先歸,食母畢,還就死。」因涕泣。 賊見其至誠,哀而遣之。

《崔瑗傳》:「瑗愛士,好賓客,盛修殽膳,殫極滋味,不問餘 產,居常蔬食菜羹而已。」

《郭林宗傳》:茅容與等輩避雨樹下,眾皆夷踞相對,容 獨危坐愈恭,林宗行見之而奇其異,遂與共言,因請 寓宿。旦日,容殺雞為饌,林宗謂為己設,既而以供其 母,自以草蔬與客同飯,林宗起拜之曰:「卿賢乎哉?」因 勸令學,卒以成德。

謝承《後漢書》:汝南嚴海君,少時鄉居有入其園竊菜 者,明日拔菜悉遺鄉里,鄉里相約,無復取菜者。 彭城朱曜,字子卿,為漁陽相,前相所種菜,悉付還外。 《世說》:「管寧、華歆共園中鋤菜,見地有片金,管揮鋤與 瓦石不異,華捉而擲去之。」

《山東六賢傳》:「袁卞字叔隰,陬慮人。種菜一園,左右竊 取度溝瀆,卞乃為之橋。其敦義如此。」

《魏志》:「倭國,地溫和,冬夏食生菜。」

王隱《晉書》,皇甫謐姑子梁柳,為城陽太守,或勸謐餞 之,謐曰:「柳為布衣時過我,我食之不過鹽菜,貧不以 酒肉為禮也。今餞之,是貴城陽太守而賤梁柳也,豈 中古人之道哉!」

邵續為石勒所執,灌園鬻菜,以供衣食。勒屢遣察之, 歎曰:「此真高人也。」嘉其清苦,賜穀帛以勵群臣。 吳隱之母喪,哀毀。嘗有鹹葅,以其味旨輒棄之,及為 廣州,清操愈勵,常食不過菜及乾魚而已。

桓溫性儉,每讌,唯下匕奠柈菜果而已。

《荊楚歲時記》:「正月七日為人日,以七種菜為羹。 仲冬之月,採擷霜燕、菁、葵等雜菜乾之,並為鹹葅。」 《拾遺記》:「咸寧四年,立芳蔬園於金墉城東,多種異菜。」 《齊書》:晉永嘉五年,曲陽縣民黃慶宅左右有園,東南 廣數丈,每種菜,輒鮮異,常拔更生,夜有白光似懸絹道士傅德占,使人掘之三尺,獲玉印,文曰「長承萬福。」 《世說》:范宣年八歲,後園挑菜,誤傷指,大啼。人問:「痛耶?」 答曰:「非為痛,身體髮膚不敢毀傷,是以啼耳。」

《宋書朱修之傳》:修之性儉刻,少恩情。姊在鄉里,饑寒 不立,修之未嘗供贍。嘗往視姊,姊欲激之,為設菜羹 麤飯,修之曰:「此乃貧家好食。」致飽而去。

《宗慤傳》:慤孝建中,累遷豫州刺史,監五州諸軍事。先 是鄉人庾業家甚富豪,方丈之膳,以待賓客,而慤至, 設以菜葅粟。飰謂客曰:「宗軍人慣噉麤食。」慤致飽而 去。至是業為慤長史,帶梁郡,慤待之甚厚,不以前事 為嫌。

《王元謨傳》:孝武狎侮群臣,隨其狀貌,各有比類。柳元 景、垣護之並北人,而元謨獨受「老傖」之目。凡所稱謂, 四方書疏亦如之。嘗為元謨作四時詩曰:「堇荼供春 膳,粟漿充夏餐。」「醬調秋菜白醝解冬寒。」 《柳元景傳》:「元景起自將帥及當朝,理務雖非所長,而 有弘雅之美。時在朝勳要,多事產業,唯元景獨無所 營。南岸有數十畝菜園,守園人賣得錢二萬,送還宅。 元景曰:『我立此園種菜,以供家中啖爾乃復賣菜以 取錢,奪百姓之利耶』?以錢乞守園人。」

《沈道虔傳》:「道虔,吳興武康人也。少仁愛,好老易,居縣 北石山下。孫恩亂後,饑荒,縣令庾肅之迎出縣南廢 頭里,為立小宅,臨溪,有山水之玩。時復還石山精廬, 與諸孤兄子共釜庾之資,困不改節。受琴於戴逵、王 敬弘,深敬之。郡州府凡十二命,皆不就。有人竊其園 菜者,還見之,乃自逃隱,待竊者取足去。後乃出。」 《張敷傳》:「敷父亡十餘日,始進水漿,葬畢,不進鹽菜,遂 毀瘠成疾。」

《南齊書華寶傳》:「寶同郡薛天生,母遭艱,菜食。天生亦 菜食,母未免喪而死。天生終身不食魚肉,與弟有恩 義。」又「同郡劉懷引與弟懷則年十歲遭父喪,不絮帛, 不食鹽菜。建元三年,並表門閭。」

《樂頤傳》:「頤字文德,南陽涅陽人。仕為京府參軍。父在 郢州病亡,頤忽思父涕泣,因請假還,中路果得父凶 問,頤便徒跣號咷,水漿不入口數日。嘗遇病,與母隔 壁,忍痛不言,齧被至碎,恐母之哀己也。吏部郎庾杲 之嘗往候頤,為設食,枯魚菜菹而已。杲之曰:『我不能 食此』。母聞之,自出常膳魚羹數種。杲之曰:『卿過於茅 季偉,我非郭林宗』。」

《江泌傳》:「泌字士清,濟陽考城人也。母亡後,以生闕供 養,遇鮭不忍食,食菜不食心以其有生意也。」

《南史齊高帝諸子傳》:宜都王鏗生三歲喪母,及有識, 問母所在,左右告以早亡,便思慕蔬食,自悲不識母。 《齊春秋》:「周顒隱居鍾山,衛將軍王儉謂顒曰:『卿山中 何所食』?顒曰:『赤米白鹽,綠葵紫蓼』。」文惠太子問顒「菜 食何味最勝,顒曰:『春初早韭,秋末晚菘』。」

《南史梁武帝本紀》:「天監十六年,祈告天地宗廟,以去 殺之理,欲被之含識,郊廟牲牷,皆代以麪,其山川諸 祀則否。」時以宗廟去牲,則為不復血食,雖公卿異議, 朝野喧囂,竟不從。冬十月,宗廟薦羞,始用蔬果。 《循吏傳序》:「梁武大官常膳,唯以菜蔬,圓案所陳,不過 三盞,蓋以儉先海內也。」

《劉瑜傳》:「瑜七歲喪父,事母至孝。年五十二又喪母,三 年不進鹽酪,二十餘年,布衣蔬食。」

《潘綜傳》:「河南孝廉秦綿,遭母喪,送葬不忍復還。鄉人 為作茅菴,仍止其中。若遇有米則食粥,無米,食菜而 已。」

《丘傑傳》:「傑十四遭喪,以熟菜有味,不嘗於口。歲餘,忽 夢見母曰:『死止是分別爾,何事乃爾荼苦。汝噉生菜, 遇蝦蟆毒,靈床前有三丸藥,可取服之』。傑驚起,果得 甌,甌中有藥,服之下科斗子數升。」

《何子平傳》:「子平母喪去官,哀毀踰禮,每至哭踊,頓絕 方蘇。大明末,東土饑荒,繼以師旅,八年不得營葬,晝 夜號哭,常如袒括之日。冬不衣絮,暑不避清涼,一日 以數合米為粥,不進鹽菜。」

《阮孝緒傳》:「孝緒年十六,父喪,不服綿纊,雖蔬菜有味 亦吐之。」

《庾詵傳》:「詵性託夷簡,特愛林泉。十畝之宅,山池居半, 蔬食敝衣,不修產業。」

《阮長之傳》:「長之年十五喪父,有孝性,哀感傍人,除服 蔬食者猶積載。」

《嚴植之傳》:「植之少遭父憂,因菜食二十三載。」

《梁書范元琰傳》,「元琰,字伯珪,吳郡錢塘人也。祖悅之, 太學博士徵,不至。父靈瑜,居父憂,以毀卒。元琰時童 孺,哀慕盡禮,親黨異之。及長,好學,博通經史,兼精佛 義。然性謙敬,不以所長驕人。家貧,惟以園蔬為業。常 出行,見人盜其菜,元琰遽退走,母問其故,具以實答。 母問盜者為誰,答曰:『向所以退,畏其愧恥,今啟其名, 願不泄也』。」於是母子祕之。

《陳書姚察傳》:「察值梁室喪亂,於金陵隨二親還鄉里。

時東土兵荒,人饑相食,告糴無處。察家口既多,並採
考證.svg
野蔬自給。察每崎嶇艱阻,求請供養之資,糧粒恆得

相繼。又常以己分減,推諸弟妹,乃至故舊乏絕者,皆 相分卹,自甘唯藜藿而已。梁季淪沒,父僧坦入於長 安,察蔬食布衣,不聽音樂。陳滅入隋,開皇九年,詔授」 祕書丞,別敕成梁、陳二代史。又敕於朱華閣長參。文 帝知察蔬菲,別日乃獨召入內殿,賜果菜,乃指察謂 朝臣曰:「聞姚察當今無比,我平陳唯得此一人。」大業 二年,終於東都。遺命薄葬,務從率儉。其略曰:「吾習蔬 菲五十餘年,既歷歲時,循而不失。瞑目之後,不須立 靈。置一小床,每日設清水。六齋日設」齋食果菜,任家 有無,不須別經營也。

《魏書甄琛傳》:「琛母曹氏有孝性。夫氏去家,路踰百里, 每得魚肉菜果珍美口實者,必令僮僕走奉其母,乃 後食焉。」

《盧義僖傳》:「義僖性清儉,不營財利,雖居顯位,每至困 乏,麥飯蔬食,忻然甘之。」

《胡叟傳》:「叟不治產業,常苦饑貧,然不以為恥。高閭曾 造其家,值叟短褐曳柴,從田歸舍,為閭設濁酒蔬食, 皆手自辦集。其館宇卑陋,園疇褊局,而飯菜精潔,醯 醬調美,見其二妾並年衰跛眇,衣布穿敝,閭見其貧, 約以物直十餘匹贈之,亦無辭愧。」

《三國典略》:北齊主以鄴清風園賜穆提婆。於是官無 蔬菜,賒買於人,負錢三百萬。其人訴焉。斛律光曰:「此 園賜提婆一家足,不賜提婆百家足。」

《北齊書庫狄干傳》:「干子士文,拜貝州刺史。性清苦,不 受公料,家無餘財。所買鹽菜必於外境。凡有出入,皆 封署其門,親故絕跡,慶弔不通。」

《大業拾遺錄》:「徐孝穎性仁孝,嘗在園中晝臥,見人盜 菜,徐轉身向裏,恐偷者見之,敦行退讓,皆此類也。」 《兩京記》:「隋大業六年,諸夷來朝,請入市交易,煬帝許 之。於是修飭邸店,皆使甍宇齊整,卑高如一,環貨充 積,人物華盛,競崇侈麗,至賣菜者亦以龍鬚席藉之。」 《冊府元龜》:「太宗回次易州界,司馬陳元疇令百姓種 蔬」坑上,微火煦之,欲其速生,以擬供進。太宗聞之,責 其諂媚,詔免官。

王昇為刑部尚書,性貪恡,乃鬻公廨菜園,收其價以 自潤,甚為時論所醜。

中書園蔬日給眾官者,主事白常袞減其數。崔祐甫 怒訶主事,主事曰:「此相公之命!」祐甫大詬曰:「門下侍 郎安得理中書之蔬!」叱左右掊主事而拽之,自是與 常袞不平。

《唐書盧懷慎傳》:「懷慎清儉,宋璟、盧從愿候之日晏,設 食,蒸豆兩器,菜數柸而已。」

《奚陟傳》:「陟拜中書舍人,躬親庶務,下至園蔬,皆悉自 點閱,人以為難,陟處之無倦。」

《元讓傳》:「讓擢明經,以母病不肯調,侍膳不出閭數十 年。母終,廬墓次,廢櫛沐,飯菜飲水。」

《大唐新語》:高宗朝,司農寺欲以冬藏餘菜出賣與百 姓,以墨敕示僕射蘇良嗣。良嗣判之曰:「昔公儀相魯, 猶拔去園葵,況臨御萬乘,而賣鬻蔬菜。」事遂不行。 《雲仙雜記》:宋宇種蔬三十品,時雨之後,按行園圃曰: 「天出此徒,助予鼎俎,家復何患。」

《郭元申》家貧無食,春日㩦兒挑野蔬,一日有餘,三日 不出。

《清異錄》:居士李巍,求道雪竇山中,畦蔬自供。有問巍 曰:「日進何味?」曰:「以鍊鶴一羹,醉貓三餅。」問者語所親 者以清饑,道者旦暮必以菜解。

袁居道不求聞達,馬希範間延入府。希範病酒,厭膏 膩,居道曰:「大王今日使得貧家纏齒羊。」詢其故,則蔬 茹。

《宋史五行志》:「熙寧八年,鹽官縣自三月水產菜如菌, 可為葅,饑民賴之。」

《祁暐傳》:「暐字坦之,萊州膠水人。天禧中,出知濰州。母 卒,葬於州城之南。暐既解官,就墳側構小室,號泣守 護,蔬食經六冬。」

《代淵傳》:淵性簡潔,晚年日菜食,巾褐山水間,自號「虛 一子。」長吏歲時致問,澹然與對,略不及私。

《蘇雲卿傳》:雲卿,廣漢人,紹興間來豫章東湖,結廬獨 居,待鄰曲有恩禮,無良賤,老稚皆愛敬之,稱曰「蘇翁。」 身長七尺,美須髯,寡言笑,布褐草履,終歲不易,未嘗 疾病。披荊畚礫為圃,藝植耘芟,灌溉培壅,皆有法度, 雖隆暑極寒,土焦草凍,圃不絕,蔬滋鬱暢茂,四時之 品無闕者,味視他圃尤勝。

《遯齋閒覽》:「羅可,沙陽之碩儒也。性度寬弘,詞學贍麗。 嘗預鄉薦,見黜於禮部,遂慨然不復有進取意,以疏 放自適,鄉人共以師禮事焉。人有竊刈其園中蔬者, 可適見,因躡足伏草間避之,以俟其去。」

《後山談叢》:乖崖為令,嘗坐城門下,見里人有負菜而 歸者,問何從得之,曰:「買之市。」公怒曰:「汝居田里,不自 種而食,何惰耶?」笞而遣之。

《見聞錄》:汪信民常言,「人常齩得菜根斷,則百事可做胡康侯聞之,擊節歎賞。

宋神宗熙寧中,李賓客及之知潤州,園中菜花悉成 荷花,仍各有一佛坐於花中,形如雕刻,莫知其數。或 云:「李氏奉佛甚謹,故有此異。」

《老學菴筆記》:「韓魏公家不食蔬,以脯醢當蔬盤,度亦 始於近時耳。」

《盧氏雜記》:「番禺有菜四葉相對,晝開夜合,名合歡菜。」 《道山清話》:「予一日道過毗陵,舍于張郎中巷,見張之 第宅雄偉,園亭臺榭之勝,古木參天,因愛而訪之。問 其世家,則知國初時有張佖者,隨李煜入朝。太宗時, 佖在史館,家常多食客。一日上問:『卿何賓客之多,每 日聚說何事』?佖曰:『臣之親舊多客都下,貧乏絕糧。臣 累輕而俸有餘,故常過臣,飯止菜羹而已。臣愧菲薄, 而彼更以為美,故其來也不得而拒之』。」一日,上遣快 行家一人,伺其食時,直入其家佖,方對客飯,于是即 其座上取一客之食以進,果止糲飯菜羹,仍皆粗壆 陶器。上喜其不隱,時號菜羹張家佖。三子益之、昷之、 查之,皆嘗為郎官。至今彼人呼其所居曰《張郎中巷》。 壆音學

《元史張恭傳》:「恭侍母馮氏謹,歲凶,恭夫婦採野菜為 食,而營奉甘旨無乏。」

《姜兼傳》:「兼七歲而孤,養母至孝,母死,兼哀慕幾絕,既 葬,獨居墓下,朝夕哭奠。寂焉荒山中,躬自樵爨,蔬食 飲水,一衰麻寒暑不易。」

《何從義傳》:「從義祖良,祖母李氏偕亡,從義廬於墓側, 旦夕哀慕,不脫絰帶,不食菜果。」

《尹莘傳》:「莘遊學於京師,忽夢母疾,心怪之,馳歸,母已 亡,居廬蔬食,哀毀骨立。」

山家清供,曩客驪塘書院,每食後,必出菜湯,青白極 可愛。飯後得之,醍醐甘露,未易及此。詢庖者,正用菜 與萊菔,細切,以井水煮之,爛為度,初無他法。後讀坡 詩,亦只用蔓菁、萊菔而已。詩云:「誰知南嶽老,解作東 坡羹。中有蘆菔根,尚含曉露清。勿語貴公子,從渠厭 羶腥。」以此可想二公之好尚矣。今江西多用此法。 《雜志》:「江浙間,以大缸貯米泔,投生菜其中,藜作羹。」

蔬部雜錄[编辑]

《詩經谷風》:「我有旨蓄,亦以禦冬。」

《韓奕》「其蔌維何,維筍及蒲。」

《周禮·春官》:「春入學舍菜,合舞。」

《儀禮婚禮》:舅姑既沒,則婦入三月乃奠菜。稱婦之姓 曰:「某氏來歸,敢奠嘉菜。」

《左傳》:「苟有明信,澗谿沼沚之毛,蘋蘩薀藻之菜,可薦 於鬼神,可羞於王公。」

《尚書大傳》:「大夫有汙瀦之宮,雖生美菜,有義之士不 食。」

《呂氏春秋》:「菜之美者,崑崙之蘋,壽木之華,赤木元木 之葉。餘瞀之南,有菜名嘉樹,其色若碧。」

《史記·貨殖傳》:「果菜千鍾。」

《漢書》:張竦曰:「古叛逆之國,瀦其宮室以為汙池,名曰 凶墟。雖生菜蔬而民不食。」

《孔叢子》:「菜謂之蔬。」

《文選》:「野有菜蔬之色。」

《續博物志》:「杞菊、山芋、牛蒡,道家以為嘉蔬。江淮百合, 根大而味甘,南地微苦,其次決明、合歡,槐芽亦可食。」 孫思邈以合歡為萱草。嵇叔夜「合歡蠲忿,萱草忘憂」, 兩物也。

《種樹書》:「菜園中間,種牡丹芍藥最茂。」

《暇日記》:北人樹上曬乾菜,冬春食之。《詩》所謂「棲葅」,言 如鳥棲焉。

《巖棲幽事》:東坡云:「吾借王參軍地種菜,不及半畝,而 吾與子過終年飽菜,夜半飲醉,無以解酒,輒擷菜煮 之,味含土膏,氣飽霜露,雖粱肉不能及也。人生須底 物而更乃貪耶?乃作四句:『秋來霜露滿東園,蘆菔生 兒芥有孫。我與何曾同一飽,不知何若食雞豚』。」故題 其廬曰「安蔬。」

吾山無薇蕨,然梅花可以點湯,薝蔔、玉蘭可以蘸麵, 牡丹可以煎酥,玫瑰、薔薇、茱茰可以釀醬,枸杞、鹿蔥、 紫荊、藤花可以佐饌,其餘豆莢、瓜葅、菜苗、松粉又可 以補筍脯之闕,此《山癯食譜》也。 見聞搜玉真西山論菜曰:「百姓不可一日有此色,士 大夫不可一日不知此味。」余謂百姓之有此色,正緣 士大夫不知此味。若士大夫知咬菜根。則必盡職分

之所當為而周恤民隱矣。百姓何愁無飯喫
考證.svg

蔬部外編[编辑]

《異苑》古語有之曰:「古者有夫妻,荒年菜食而死,俱化 成青絳,故俗呼美人虹。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