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21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二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二十一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二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二十一卷目錄

 臟腑部彙考

  靈樞本藏

  釋名釋形體

  析骨分經肺 心 心包絡 肝 膽 脾 胃 小腸 大腸 肛門 腎 膀

  胱

  本草綱目人膽氣味 人膽主治 人膽發明 人膽附方

  三才圖會肺圖說 肺神圖說 大腸圖說 脾圖說 脾神圖說 胃圖說 心

  圖說 心神圖說 心包絡圖說 小腸圖說 膀胱圖說 腎圖說 腎神圖說 腎獨有

  兩圖說 三焦圖說 三焦之圖說 膽圖說 膽神圖說 肝圖說 肝神圖說 肝有兩

  葉之圖說

  圖書編人身明堂五臟之圖說 總言臟之要害 五臟六腑 肺側 心氣 氣海

  膈膜 脾胃包絡 大腸小腸會門 命門 大小腸膀胱系 髓 臟腑全圖說 心臟歌

   心臟圖說 肝臟歌 肝臟圖說 膽臟圖說 腎臟歌 腎臟圖說 肺臟歌 肺臟圖

  說 脾臟歌 脾臟圖說 臟五腑六之圖 五臟六腑之位 五臟六腑之官 五臟之候

   五臟之竅 五臟所入 五臟所養 五臟化液 五臟所惡 五精所并 五臟生成

  五臟所主 五臟所欲

 臟腑部總論

  子華子大道 北宮意問

  淮南子精神訓

  白虎通情性

 臟腑部藝文

  腸           唐李商隱

 臟腑部紀事

 臟腑部雜錄

 臟腑部外編

人事典第二十一卷

臟腑部彙考[编辑]

《靈樞》
[编辑]

《本臟》
[编辑]

岐伯曰:「赤色小理者,心小,粗理者,心大,無」骭者心 高。骭小短舉者心下。「《骭》長」者,心下堅。《骭》弱小 以薄者心脆。《骭》直下不舉者,心端正。「骭倚一方」 者,心偏傾也。

「小理」者,肌肉之文理細密;「粗理」者,肉理粗疏。大肉䐃脂,五臟之所生也。故候肉理之粗細,即知臟形之大小。骭,胸下蔽骨也。《本經》曰:「膏人縱腹垂腴肉,人者上下容大。」蓋人之䐃肉,本於臟腑募原之精液以資生。募原者,臟腑之膏肓也。五臟所藏之精液,溢於膏肓,而外養於䐃肉。是以五臟病者,大肉陷下,破䐃脫肉,

白色,小理者肺小,粗理者肺大;巨肩反膺陷喉者肺 高;合腋張脅者,肺下好;肩背厚者肺堅;肩背薄者肺 脆;背膺厚者,肺端正。脅偏疏者,肺偏傾也。

肺者,居肩膺之內,脅腋之上,故視其肩背膺腋,即知肺之高下堅脆端傾。倪沖之曰:「肺屬天而華蓋於上,背為陽而形身之上也,故肺俞出於肩背。」

青色小理者,肝小;粗理者,肝大;廣胸反骹者,肝高;合 脅兔骹者,肝下。胸脅好者,肝堅;脅骨弱者,肝脆;膺腹 好相得者,肝端正;脅骨偏舉者,肝偏傾也。

「骹」 者,胸脅交分之扁骨,內膈前連於胸之鳩尾,旁連於脅,後連於脊之十一椎。肝在膈之下,故廣胸。《反骹》者,肝高合脅兔。骹者,肝下,兔者,骨之藏伏也。肝脈下循於腹之章門,上循於膺之期門。在內者,從肝別貫膈,故膺腹好相得者肝端正。

黃色小理者,脾小;粗理者,脾大。揭脣者,脾高;脣下縱 者,脾下。脣堅者,脾堅;脣大而不堅者,脾脆。脣上下好 者,脾端正;脣偏舉者,脾偏傾也。

倪氏曰:「脣者脾之候,故視脣之好惡,以知脾臟之吉凶。」

黑色小理者,腎小;粗理者,腎大;高耳者,腎高;耳後陷 者,腎下;耳堅者,腎堅;耳薄不堅者,腎脆;耳好前居牙 車者,腎端正;耳偏高者,腎偏傾也。

倪氏曰:「耳者腎之候,故視耳之好惡,以知腎臟之高下偏正。」

黃帝曰:「願聞六府之應。」岐伯答曰:「肺合大腸,大腸者, 皮其應;心合小腸,小腸者,脈其應;肝合膽,膽者,筋其 應;脾合胃,胃者,肉其應;腎合三焦膀胱,三焦膀胱者, 腠理毫毛其應。」

倪氏曰:「五臟為陰,六腑為陽,臟腑雌雄相合,五臟內合六腑,六腑外應於形身,陰內而陽外也。故視其外合之皮脈肉筋骨,則知六腑之厚薄長短矣。腎將兩臟,一合三焦,一合膀胱。」

黃帝曰:「應之奈何?」岐伯曰:「肺應皮。皮厚者,大腸厚;皮 薄者,大腸薄;皮緩,腹裏大者,大腸大而長;皮急者,大 腸急而短;皮滑者,大腸直;皮肉不相離者,大腸結。」

倪氏曰:「五臟內合六腑,外應於皮脈肉筋骨,是以肺應皮而皮厚者,大腸厚,皮薄者,大腸薄,臟腑之形氣,外內交相輸應者也。」

心應脈,皮厚者,脈厚,脈厚者,小腸厚;皮薄者,脈薄,脈
考證.svg
薄者,小腸薄;皮緩者,脈緩,脈緩者,小腸大而長;皮薄

而脈沖小者,小腸小而短。諸陽經脈皆多行屈者,小 腸結。

《邪氣藏府篇》曰:「脈急者,尺之皮膚亦急;脈緩者,尺之皮膚亦緩,皮脈之相應也。故皮厚者脈厚,脈厚者,小腸厚;皮薄者脈薄,脈薄者,小腸薄。」

脾應肉,肉䐃堅大者胃厚;《肉䐃》麼者胃薄。肉䐃小而 麼者胃不堅;肉䐃不稱身者胃下,胃下者下脘約不 利;肉䐃不堅者胃緩。肉䐃無小裹累者胃急。《肉䐃》多 少裹累者胃結,胃結者上《脘約》不利也。

倪氏曰:「䐃,肥脂也。麼,亦小也。約,約束也。胃有上脘、中脘、下脘。故胃下則下脘約不利,結則上脘約不利也。」

肝應爪,爪厚色黃者膽厚。爪薄色紅者膽薄。爪堅色 青者膽急。爪濡色赤者膽緩。爪直色白無約者膽直。 爪惡色黑多紋者膽結也。

朱氏曰:「爪者筋之餘,故肝應爪,視爪之好惡,以知膽之厚薄緩急也。」 五藏六府,皆取決於膽,故秉五藏五行之氣色。莫子瑜曰:「膽屬甲子,主天干地支之首,故備五行之色。」

腎應骨,密理厚皮者,三焦膀胱厚;粗理薄皮者,三焦 膀胱薄;疏腠理者,三焦膀胱緩;皮急而無毫毛者,三 焦膀胱急;毫毛美而粗者,三焦膀胱直;稀毫毛者,三 焦膀胱結也。

倪氏曰:「太陽之氣主皮毛,三焦之氣通腠理,是以視皮膚腠理之厚薄,則內應於三焦膀胱矣。又津液隨三焦之氣,以溫肌肉,充皮膚,三焦者,少陽之氣也。《本經》云:『熏膚充身澤毛是謂氣,是以皮毛皆應於三焦膀胱 』。」 朱永年曰:「《經》云,谿谷屬骨」 ,是肌肉之屬於骨也。又曰:「脾生肉,肉生肺,肺生皮毛,是骨肉皮毛,交相資」 生者也。故曰「腎應骨密理厚。」 皮者。三焦膀胱厚。

《釋名》
[编辑]

《釋形體》
[编辑]

心纖也。所識纖微,無物不貫心也。

肝幹也。五行屬木。故其體狀有枝幹也。凡物以大為 幹也。

肺,㪍也,言其氣㪍鬱也。 脾,裨也,在胃下,裨助胃氣,主化穀也。

腎引也。腎屬水。主引水氣,灌注諸脈也。

胃,圍也,圍受食物也。

腸暢也。通暢胃氣。去滓穢也。

臍。劑也。腸端之所限劑也。

胞。也。空虛之言也。主以虛承水汋也。或曰膀胱。 言其體短而橫廣也。

《析骨分經》
[编辑]

《肺》
[编辑]

肺為五臟華蓋,有二十四空行列,分布諸臟清濁之 氣,故曰:「肺者相傅之官」,治節出焉。

《心》
[编辑]

心居肺下鬲上,如未開蓮花,中有七孔,以通天真之 氣,神之宇也,故曰「君主之官,神明出焉。」

《心包絡》
[编辑]

心包在心下橫膜之上,豎膜之下,與心肺相連。

《肝》
[编辑]

肝左三葉,右四葉,其治在左,其藏在右,肋居腎之上, 宣發陽和之氣,魄之官也。故曰:「肝者將軍之官,謀慮 出焉。」

《膽》
[编辑]

膽為清淨之府,在肝之短葉間,包精汁三合,故曰:「膽 者中正之官」,治節出焉。

《脾》
[编辑]

脾廣三寸,長五寸,掩于太倉,意之舍也。

《胃》
[编辑]

胃為水谷之海,大一尺五寸,紆曲屈申,長三尺六寸, 為賁門。故曰:「脾胃者倉廩之官,五味出焉。」

《小腸》
[编辑]

小腸受盛之府,長三丈二尺,左回疊積十六曲。胃之 下口,小腸上口也,為幽門,在臍上二寸,水谷于是入 焉。復下一寸,為水分穴,小腸下口也,為闌門,至是而 泌別清濁,水液入膀胱,渣滓入大腸。故曰:「小腸者,受 盛之官,化物出焉。」

《大腸》
[编辑]

大腸為傳泄行道之府,長二丈一尺,廣四寸,當臍右 迴十六曲。故曰:「大腸者,傳道之府,變化出焉。」

《肛門》
[编辑]

肛門,魄門也,穢濁所自出。其系上貫于心,下通于腎, 心腎水火相感,而精氣溢洩,乃化血收精之系也。

《腎》
[编辑]

腎有二腎,左為腎屬水,右為命門屬火,相當臍兩,旁 入春膂,與臍平直。故曰:「腎者作強之官,伎巧出焉

《膀胱》
[编辑]

膀胱乃津液之府,縱廣九寸,居腎之前,大腸之側,小 腸之下,乃膀胱際也。水液由此滲入之。故曰:膀胱者 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氣化則能出矣。

《本草綱目》
[编辑]

《人膽氣味》
[编辑]

苦涼有毒。

《人膽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鬼氣尸疰、伏連。」李時珍曰:「久瘧噎食金瘡。」

《人膽發明》
[编辑]

李時珍曰:「北塞戰場中,多取人膽汁傅金瘡,云極效。 但不可再用他藥,必傷爛也。若先敷他藥,即不可用 此,此乃殺場救急之法,收膽乾之亦可用,無害于理 也。有等殘忍武夫,殺人即取其膽和酒飲之,云令人 勇,雖是軍中謬術,君子不為也。」

《人膽附方》
[编辑]

久瘧連年及噎食不下:用生人膽一箇,盛糯米令滿, 入麝香少許,突上陰乾。一半青者治瘧,一半黑者治 噎,並為末,每服十五粒。瘧用陳皮湯下,噎用通草湯 下。普濟方

鬼瘧進退不定者,用人膽、硃砂、雄黃、麝香等分為末, 醋糊丸綠豆大。每綿裹一丸,納鼻中即瘥。男左女右, 一丸可治二人。聖惠方

《三才圖會》
[编辑]

肺圖

肺圖

《肺圖說》
[编辑]

《難經》曰:「肺重三斤三兩,六葉兩耳,凡八葉,主藏魄, 四垂如蓋,附著於脊之第三椎,中有二十四空,行列 分布,諸藏之氣,為諸藏之華蓋。」

肺神圖

肺神圖

《肺神圖說》
[编辑]

神名皓華,字虛成,肺之狀為虎,主藏魄,象如懸磬,色 如縞映紅,生心上對胸,有六葉,脈出於少商,少商左 手大指端內側,去甲二分許舀之中。

大腸圖

大腸圖

《大腸圖說》
[编辑]

《平人絕穀篇》伯高曰:「迴腸大四寸。徑一寸寸之少半。 長二丈一尺。受穀一斗。水七升半。」

《難經》云:「大腸重二斤十二兩。」《腸胃篇》同。按:直腸曰直, 則大腸周迴疊積,當名曰迴

脾圖

脾圖

《脾圖說》
[编辑]

《難經》云:脾重二斤三兩。扁廣三寸。長五寸。有散膏半 斤。主裹血,溫五臟。主藏意。

脾神圖

脾神圖

《脾神圖說》
[编辑]

神名「常在」,字「魂庭」,脾之狀如神鳳,主藏魂,象如覆盆, 色如縞映黃,正掩臍上,近前橫覆於胃脈出於隱白, 在足大指端側,去甲角如韭葉。

胃圖

胃圖

《胃圖說》
[编辑]

《胃》重二斤一兩,大一尺五寸,長二尺六寸,徑五寸,紆 曲屈伸,盛穀二斗,水一斗五升,含水一滿口,謂之「五 合。」以此堆積算去,非今用之升斗也。

心圖

心圖

《心圖說》
[编辑]

心重一十二兩,附著於脊之第五椎,居肺下膈上,中 有七孔,三毛,盛精汁三合,主藏神。

心神圖

心神圖

《心神圖說》
[编辑]

神名丹元,字守靈,心之狀如朱雀,主藏神象,如蓮花 下垂,色如縞映絳,生居肺中,肝上對鳩尾下一寸,心 脈出於中衝。中衝左手指端去甲二分許陷者之中。

心包絡圖

心包絡圖

《心包絡圖說》
[编辑]

《此經》本有名有形。其經絡起於腋下之天池。而上於 中指之中衝。其藏在心之下。有黃脂裹心者是也。其 脈在右手尺中。

後世不知有此經者非。

心包絡在心下橫膜之上,堅膜之下,與橫膜相粘,而 黃脂裹者,心也。其脂膜之外,有細筋膜如絲,與心肺 相連者,心包也。

小腸圖

小腸圖

《小腸圖說》
[编辑]

《平人絕穀篇》云:「小腸大二寸半,徑八分分之少半,長 三丈二尺,受穀二斗四升,水六斗三合合之大半。」又 《腸胃篇》云:「小腸後附脊,左環迴周疊積。其注於迴腸 者,外附於臍上,迴運環十六曲,大二寸半,徑八分分 之少半,長三丈三尺。」

膀胱圖

膀胱圖

《膀胱圖說》
[编辑]

膀胱重九兩二銖,縱廣九寸。居腎之下,大腸之側。小 腸下口。乃膀胱上口。水液由是滲入焉。盛溺九升九 合。

腎圖

腎圖

《腎圖說》
[编辑]

《腎》有兩枚,重一斤二兩,狀如石卵,附著於脊之十四 椎下,各開一寸半

腎神圖

腎神圖

《腎神圖說》
[编辑]

神名元冥,字育嬰。腎之狀,元鹿兩頭,主藏志象,如圓 石子,二色如縞映紫,生對臍,摶著腰脊。左為正腎,配 五臟,右為命門。男以藏精,女以繫胞。腎脈出於湧泉, 在足中心。

腎獨有兩圖

腎獨有兩圖

《腎獨有兩圖說》
[编辑]

《三十六難》曰:臟各有一耳,腎獨有兩者,何也?然:腎兩 者,非皆腎也。其左者為腎,右者為命門。命門者,諸神 精之所舍,原氣之所繫也。故男子以藏精,女子以繫 胞。故知腎有二焉。

三焦圖

三焦圖

《三焦圖說》
[编辑]

此經本有名有形,其經絡起於手第四指之關衝,而 止於面部之耳後絲竹空,其府附於右腎。後世以為 有名無狀者,非其禍始於秦越人,而成於王叔和也。 其脈見於右手尺部,與手厥陰心包絡經為表裏。

三焦之圖

三焦之圖

《三焦之圖說》
[编辑]

《三十一難》曰:「三焦何稟、何生?何始、何終?其治常在何 許?可曉以不?」然:三焦者,水穀之道路,氣之所終始也。 上焦者,在心下,下膈,在胃上口,主內而不出。其治在 膻中,玉堂下一寸六分,直兩乳間陷者是。中焦者,在 胃中脘,不上不下,主腐熟水穀。其治在臍傍。下焦者, 在臍下,當膀胱上口,主分別清濁,主出而不內,以傳 導也。其治在臍下一寸。故名曰三焦。其府在氣街。一 本云。衝字。

膽圖

膽圖

《膽圖說》
[编辑]

膽重三兩三銖,長三寸,在肝之短葉間,盛精汁三合。

膽神圖

膽神圖

《膽神圖說》
[编辑]

神名龍耀,字威明。膽之狀如龜蛇混形,其象如懸匏, 色青紫,附於肝中。

肝圖

肝圖

《肝圖說》
[编辑]

肝重四斤四兩,左三葉,右四葉,共七葉,附著於脊之 第九椎下。

《素問·刺禁論》云:「肝居下左」,後世以為其藏在右,其脈 在左者,非。

肝神圖

肝神圖

《肝神圖說》
[编辑]

神名龍煙,字含明,肝之狀為龍,主藏魂,象如懸匏,色 如縞映紺,生心下而近後,右四葉,左三葉,脈出於大 敦,大敦,左大指端三毛之中也。

肝有兩葉之圖

肝有兩葉之圖

《肝有兩葉之圖說》
[编辑]

《四十一難》曰:肝獨有兩葉,以何應也?然:肝者,東方木 也,木者春也,萬物之始生,其尚幼小,意無所親,去太 陰尚近,離太陽不遠,猶有兩心,故今有兩葉,亦應木

葉也
考證.svg

《圖書編》
[编辑]

人身明堂五臟之圖

人身明堂五臟之圖

《人身明堂五臟之圖說》
[编辑]

腦者髓之海。諸髓皆屬於腦。故「上至腦,下至尾。」髓 則腎主之也。由脊骨中相貫。

膻中名氣海,在兩乳之間,為氣之海也。氣所居焉,能 分布陰陽,是氣者生之源,命之主,故為人身之父母, 不可損也。

「膈膜」在心肺之下,與脊、腸、腹周迴相著,如幕不漏,以 遮蔽濁氣,使不上熏於心肺,與脊系「上貫於心,下通 於腎,心腎水火相感,而精氣溢泄,乃化血收精之系 也。」

闌門、神闕,津液滲入膀胱,濁穢流入大腸。

總言臟之要害[编辑]

岐伯曰:「藏有要害,不可不察。肝生於左,肺藏於右,心 部於表,腎治於裏,脾謂之使,胃謂之市。」水穀所歸脾味皆入也 《鬲肓》之中,上有父母。氣海為人之父母也七節之旁,中有小心。 小心謂神靈之舍從之有福,逆之有害。

《五臟六腑》
[编辑]

喉嚨已下,言五臟為手足三陰;咽喉已下,言六腑為 手足三陽。蓋為諸臟屬陰為裏,諸腑屬陽為表。以臟 者藏也,藏諸神而精神通流也;腑者府也,府主出納 水穀,糟粕轉輸之謂也。

自喉嚨已下五臟,喉應天氣,乃肺之系也。以肺屬金, 乾為天,乾金也。故天氣通於肺,而肺應天,上運會厭, 會厭者,五臟聲音之門戶。肺屬金,音聲應金石也。《九 墟》云:「咽喉喘息之道,其中空長,可以通氣息。」楊元操 云:「喉嚨與咽並行。」其實兩異,而人多惑之。蓋喉中為 息,通咽中,下水谷。其喉嚨下接肺兩葉之間,與今所 繪者同。若吳簡序宋景所畫希範「喉中三竅」者,非果 喉中具三竅,則水穀與氣各從一竅而俱下肺中。肺 下無竅,何由傳道水穀,入於下焦。

肺手太陰經《黃帝書》云:「肺為諸藏之上蓋」,藏真高於 肺,以行榮衛陰陽也。肺之形似人肩二大葉,中有二 十四空行列,以分布諸藏清濁之氣,而為氣管,乃相 輔之宮也,在喉嚨氣系之下。

心手少陰經。《黃帝書》云:心形如未敷蓮花,中有七孔, 以道天真之氣,神之宇也。其藏真通於心,心藏血脈 之氣也,而為身之君,以肺為上蓋,故心在肺之下。 心包,手厥陰經。《靈樞經》曰:「手心主脈,起於心中,出屬 心包,下膈。」《九樞》云:十二原,以大陵,為心之原,即心包 穴也。明真心不受邪,故手心主則心包也。《類纂》曰:手 厥陰心包之經,所謂一陰也,一名手心主。其經與手 少陽三焦為表裏。今以藏象校之,在心下橫膈膜之 上,腎斜膈膜之下,與橫膜相粘,其處黃脂漫包者,心 也。其漫脂之外,有細筋如絲,與心肺相連者,此包絡 也。

脾,足太陽經,《黃帝書》云:脾形似馬蹄,內包胃脘,象土 形也。經絡之氣,交歸於中,以營運真靈之氣,意之舍 也。又云:脾為陰藏,位處中焦,主養四藏,故呼吸以受 穀氣。以其上有心肺,下有腎肝,故曰在中而藏。其濡 於脾,脾藏肌血之氣也,為諫議大夫。又曰:「倉廩之官。」 肝,足厥陰經,《黃帝書》云:「肝有二大葉,一小葉,如木甲」 坼之象。各有支絡血脈於中,以宣發陽和之氣,魄之 官也。故「藏真散於肝」,肝藏筋膜之氣也,為將軍之官, 其治在左。然以今之藏象校之,則肝在右脅右腎之 前,並胃而位於小腸之右外。

腎《足少陰經黃帝書》云:「腎藏有二,形如豇豆,相並而 曲附於膂筋。其外有脂裹,裏白外黑,主藏精,故藏真 下於腎。」腎藏骨髓之氣也。腎者作彊之官,伎巧出焉。 其位下連於脅。今以《藏象圖》校之,則在膈下貼脊膂 脂膜中,有系二道,上則系心,下則連二腎之系相通。 已上六臟也。

咽門自咽門已下,六腑咽應地氣,為胃之系也。以胃 屬土,坤為地。坤,土也,故應地。咽之下者,胃脘水穀之 道。凡咽門承受水穀,自胃脘而入於胃中。咽,嚥也,言 可嚥物也。又謂之嗌,言扼要之處。《黃帝書》曰:「地氣通 於嗌。」嗌,咽也。以今藏象,咽在喉之後,合古書為是,於 歐本則非。

胃、足陽明經。《黃帝書》云:「胃者倉廩之官,布養四藏。」故 謂五藏皆稟氣於胃。胃者五藏之本,故食氣入胃,散 精於肝,淫氣於筋;食氣入胃,濁氣歸心,淫精於脈。脈 氣流經,經氣歸肺。肺朝百脈,輸精於皮毛。毛脈合精, 氣行於腑,腑精神明,留於五藏,氣歸權衡,以平氣口成寸,以決死生。又飲於胃,遊溢精氣,上輸於脾,脾氣 「散精,上歸於肺,通諸水道,下輸膀胱,水精四布,五經 並行,合於四時,五藏陰陽,揆度以為常也。」此水穀氣 味奉生之理也。

膽《足少陽經黃帝書》云:「膽者中正之官,決斷出焉,而 為清淨之府。」

小腸《手太陽經黃帝書》云:「小腸者,受盛之官,化物出 焉。凡胃中腐熟水穀,其滓濊自胃之下口,傳入於小 腸上口,自小腸下口,沁入膀胱上口,其滓濊傳入大 腸上口。」與今所繪臟象同。

大腸手陽明經,一名回腸。以其回屈而受小腸之穀, 因以名之,乃肺之府也。《黃帝書》曰:「大腸者,傳導之官, 變化出焉。」

《廣腸》又曰:「肛門,言其處似車。」形,故曰肛門,即廣腸 也,一名直腸,一名魄門。《黃帝書》曰:「直腸者,廣腸也,一 名洞腸,受大腸之穀而道出焉。」故魄門亦為五臟使, 水穀不得久藏。

膀胱足太陽經,又名「胞胞。」也。虛,空也,以虛承水 液焉,而為津液之府。《類纂》云:膀胱者,胞之室也。《黃帝 書》曰:膀胱為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氣化則能出焉。位 當孤府,故膀胱不利為癃,不約為遺溺。又水泉不止, 膀胱不藏,得守者生,失守者死。

三焦,手少陽經,扁鵲曰:焦,原也。為水穀之道路,氣之 所終始也。上焦者,在心下,下膈,在胃上口,主內而不 出。其始在膈中,玉堂下一寸六分,直兩乳間陷者是 也。中焦者,在胃中脘,不上不下,主腐熟水穀。下焦者, 在臍下,當膀胱上口,主分別清濁,出而不內,以傳道 也。故上焦主出,陽氣溫於脾胃分肉之間,若霧露之 溉焉。中焦主變化水穀之味,出血以榮五藏六腑及 身體也。又下焦主過利溲便,以時傳下,故曰:出而不 內。凡藏腑俱五者,手心主非藏,三焦非腑也。以藏腑 俱六者,合手心主及三焦也。又曰:藏唯有五,腑獨有 六者,何也?所以腑有六者,謂三焦也,有原氣之所別 焉。主持諸氣,有名而無形,其經屬手少陽,此外腑也, 故言腑有六焉。《黃帝書》曰:「上焦如霧,中焦如漚,下焦 如瀆,而為決瀆之官,水道出焉。」《九墟》云:中焦亦並於 胃口,出上焦之後,此所受氣,泌別糟粕,成津液,化其 精微,主注於肺脈,乃化而為血,以奉生身,故得獨行 於經隧,命曰榮氣,故言中焦如漚也。仲景曰:「下焦不 和,清溲重下,大便數」難。臍腹築痛。故三焦者。寄於胸 膈。

《肺側》
[编辑]

肺已下右側,可見心系系於脊髓,下通於腎。其心之 系有二,一則上與肺相通,一則自心入於肺,兩大葉 之間,曲折向後,並脊膂經絡相連,貫通脊髓,而與腎 系相通。其系從肺兩大葉穿向後,附脊處,正當七節 之間,黃帝所謂「七節之旁,中有小心」也。

《心氣》
[编辑]

五臟,系通於心,心通五臟系,心之系與五臟之系相 連,輸其血氣,滲灌骨髓,故五臟有病先於心,其系上 系於肺,其別者,自肺兩葉之中,向後通脊與腎,自腎 而之於膀胱,與膀胱膜絡並行而之於溲溺處也。肺 之系者,上通喉嚨,其中與心相通。脾之系者,自膈正 中,微近左脅,居胃之上,並胃胞絡及胃脘相連貫膈, 與心肺相通,膈臟相綴也。肝之系者,自膈下著右脅 肋,上貫膈入肺中,與膈膜相連也。腎之系者,貼脊膂 脂膜中,兩腎二系相通而下行其上,則與心系通為 一。

《氣海膈膜》
[编辑]

《黃帝》云:「膻中者,神使之官,喜樂出焉。」膻中在兩乳間, 為氣之海也。以氣布陰陽,氣和志達,則喜樂由生。又 云:膈膜之上,中有父母;膈膜之上者,氣海居焉。氣者 生之原,乃命之主,故氣海為人之父母。膈膜,謂心肺 之間也。

《脾胃包絡》
[编辑]

黃帝云:脾之藏,其府胃也。脾與胃膈相連,而脾處胃 之上。又云:胃之大絡,名曰虛里,貫膜絡肺,出於左乳 之下,其動應衣,宗氣也。故胃為之市,水穀所歸,五味 所入,如市之雜也。《大素》云:胃者,太倉也。胃之五竅,閭 里門戶也。咽胃大腸小腸膀胱為五竅脾之有大絡,其系自膈下 正中,微左脅於胃之上,與胃包絡相附矣。其胃之包 在脾之上,與胃相並,結絡周回,漫脂遍布。上下有二 系,上者貫膈入肺中,與肺系相並,而在肺系之後,其 上即咽門也。咽下,胃脘也,胃脘下即胃上口也,其處 謂之賁門者也。水穀自此而入胃,以胃出穀氣,傳之 於肺,肺在膈上,因曰賁門。其門膈膜相貼之間。亦漫 脂相包也。若胃中水穀腐熟。則自幽門而傳入於小 腸。故言「太倉之下口為幽門。」其門幽隱。因名曰幽門。

《大腸小腸會門》
[编辑]

《扁鵲》曰:「大腸小腸會門,燕為闌處隔」,言闌約水穀,從 其泌別,其水穀自小腸承受於闌門,以分別也。其水則滲灌入於膀胱上口,而為溲便。若穀之滓穢,則自 闌門而傳道於大腸。故曰下焦者,在膀胱上口,主分 別有清濁也。

《命門》
[编辑]

臟各有一腎,獨有兩。左者為腎,屬水;右者為命門,屬 火。亦猶北方之蟲,則有龜有蛇。龜陰物也,蛇微陽也, 所謂陽生於子,火實藏之。命門者,原氣之所繫,男子 以藏精,女子以繫胞,其氣與腎通。《脈經》云:「左手赤中 為腎脈,右手赤中為神門脈。」又曰:「右腎為命門,其腑 則胞門子戶。」女子胞者,地氣之所生也,藏於陰而象 地,名曰奇恆之府。今視臟象,則所謂男子藏精,女子 繫胞者,其原始自心之下系,貫七節之傍者,其系曲 屈下行,接兩腎之系,下尾閭,附直腸之右,通二陰之 間,前與膀胱下口於溲溺之處,相並而出,乃是精氣 所泄之道也。若女子,則子戶胞門,亦自直腸之右,膀 胱下口,相並而受胎。故精氣血脈腦,皆五臟之真,以 是當知精血來有自矣。

《大小腸膀胱系》
[编辑]

《甲乙經》:「凡手少陰心之經絡小腸,手太陽小腸之經 屬小腸,手太陰肺之經絡大腸,手陽明大腸之經屬 大腸,足少陰之經絡膀胱,足太陽經屬膀胱。其大小 腸之系,則自膈之下與脊膂連。心腎膀胱相系,脂膜 筋絡,散布包裹,然各分紋理,羅絡大小腸與膀胱。其 細脈之中,氣血津液流走之道。」

《髓》
[编辑]

《黃帝》云:「諸髓皆屬於腦。」又云:「腎生髓,髓生肝。」《九墟》云: 人有四海,腦為髓之海。足太陽經入絡於腦。故五穀 之精津,和合而為膏者,內滲入於骨孔,補益於腦髓。 今視臟象,其脊骨中髓,上至於腦,下至於尾。其兩 傍附肋骨,每接兩向,皆有細絡一道,內連腹中,與心 肺系及五臟相通。

《臟腑全圖說》
[编辑]

「崇寧五年,梁少保知大名府,有群盜起,內一強寇,楊 宗以計擒之。案首惡論死,臨刑命醫官并畫工畫之。 適徐州歐希範作惡,當刑三十人,亦送來刑。命畫工 於法場割開諸人胸腹,詳視畫之,見喉嚨中排三竅, 曰水、曰食,曰氣。相推。惟水食同一竅,走胞中入胃上 口,一竅通肺,循腹抵脊膂,轉臍下兩腎,與任衝督三」 脈會。丹田者,氣海也。胃管下有肺,兩葉為華蓋諸臟 腑。肺下有心,外有黃脂裹之,其色赤黃,割開視之,其 心箇箇不同,有竅無竅,有毛無毛。尖者長者,心下有 羅膈,羅膈下有胃積曲可容一斗之物。外有黃脂如 旗燄,左有肝,一二三四五葉者,亦各各不同。內歐患 眼,肝有白黑子兩張,氣喘而且嗽,其肺皺而且黑,此 所謂「表裏相應」也。其肝短葉,上有膽,右胃左脾,與胃 同膜,狀如馬肝,赤紫。下有小腸盤十六曲,極瑩淨,化 物通行。右有大腸,亦十六曲,內有所出糟粕之路,外 有黃脂,粘作一塊,下有膀胱居脬亦瑩淨,外無所入 穴,全借施行津液,入胞為尿。此君子小人之體各異。

《心臟歌》
[编辑]

心臟身之精,小腸為弟兄。象離隨夏旺,屬火向南生。 任物無纖巨,多謀最有靈。內行於血海,外應舌將榮。 七孔多聰慧,三毛上智英。反時憂不解,順候脈洪驚。 液汗通皮潤,聲言爽氣清。伏梁秋得積,如臂在臍縈。 順視雞冠色,凶看淤血凝。診時須審委,細察在叮嚀。 實夢憂驚在,虛翻煙火明。秤之十二兩,大小與常平。

《心臟圖說》
[编辑]

心火官也,居肺下肝上,對鳩尾下一寸。丈夫六十心 氣衰,脈出於中衝。心者,生之本,神之處也。汗者心之 液,腎邪入心則多汗。小腸為心之府,舌為心之苗,心 氣通則舌知五味,心病則舌焦卷而短,不知五味矣。 合於脈,其榮色也。心之合也,血脈虛少,而不榮於臟 腑者,心先死也。口乾舌強,或咽喉中痛,嚥唾不便,口 內生瘡,忘前失後,心氣衰也。或因怒氣傷肝,或因驚 氣入膽,母能令子虛,而心血為之不足,又遇事繁冗, 思想無窮,則心君為之不寧,故神明不安,而怔忡驚 悸之証作矣。

《肝臟歌》
[编辑]

「肝臟應春陽,連枝膽共房。色青形象本,位列在東方。 含血榮於目,牽筋爪運將。逆時生恚怒,順候脈弦長。 泣下為之液,聲呼是本鄉。味酸宜所納,麻穀應隨糧。 積因肥氣得,杯覆脅隅傍。翠羽身將吉,顏同枯草殃。」 四斤餘四兩,七葉分兩行。

《肝臟圖說》
[编辑]

肝木官也,居心下,少近左。左三葉,右四葉,丈夫六十, 肝氣衰減,葉薄,目不明也。肝者血之本,魂之居也。肝 脈出於大敦,發竅於目,左目甲,右目乙。淚者肝之液, 腎邪入肝則多淚。膽為肝之腑,膽與肝合,眼為膽之 官,肝氣通則眼分明,肝實則眼赤。肝合於筋,其榮爪, 肝之合也。筋緩而不能收持者,肝先死也。故人之肝 虧則筋急。人之皮枯者,肝中熱也。人之肌肉斑點,肝風也。人之色青者,肝盛也。人之好食酸物者,肝不足 也。人之髮枯者,肝傷也。人之手足多汗者,肝多熱也。 肺邪入肝,則多哭。肝疾,急食甘以緩之,欲散則食苦 以散之。用鹹補之,用辛瀉之。禁當風,肝惡風也。

《膽臟圖說》
[编辑]

膽傅著肝膽者,筋之應也,六腑之精也。膽合於膀胱, 上主毛髮。故人之髮枯者,膽竭也。人之爪乾者,膽虧 也。人之髮燥,膽有風也。人之毛焦,膽熱也。人之目無 光有淚者,亦膽熱也。好食苦味,膽不足也。顏色青或 光白,膽無病也。夫心主火,膽主水,火得水而滅,水得 火而煎。陰陽交爭,水勝火,故淚從目出也。膽與肝同 道,有病用肝臟方。

《腎臟歌》
[编辑]

腎臟對分之,膀胱共合宜。旺冬身屬水,位北定無欺。 兩耳通為竅,三焦附在斯。味鹹歸藿荳,精志自相隨。 沉滑當時本,浮灘厄在脾。色同鳥羽吉,形似炭煤危。 冷即多成唾,焦煩水易虧。奔豚臍下積,究竟骨將痿。 實夢腰難解,虛行溺水湄。一斤餘二兩,脅下對相垂。

《腎臟圖說》
[编辑]

「腎水官也,左腎右腎,前對臍,傅著於脊。丈夫六十,腎 氣衰,髮墮齒落。氣衰焦,經脈空虛。人之有腎,猶樹之 有根。腎開竅於二陰,左為壬,右為癸,在形為骨,久立 損腎。腎脈出於湧泉。腎者,臟之本,精之處也。經於上 焦,榮於中焦,衛於下焦。腎之餘氣,通於兩竅,為液為 唾。邪氣入腎則多唾。膀胱為腎府,耳為腎宮,腎氣通」 則聞五音,腎病則耳聾骨痿也。腎合於骨,其榮髮也, 腎之合也。骨痿不能起床者,腎氣先死也。上主齒,齒 痛者,腎傷也。又主耳,耳不聞聲者,腎虧也。人之骨痛 者,腎虛也。人之齒多齟者,腎弱也。人之齒齲者,腎有 風也。人之耳聾者,腎氣壅也。人之多呵欠者,腎邪也。 人之腰不伸者,腎水枯也。人之色黃黑者,腎衰也。人 之容色光紫者,腎無病也。人之骨鳴者,腎羸也。肺邪 入腎,多病燥食辛以潤之。腎堅食苦以弱之。又用苦 以瀉之,鹹以補之。禁無犯熱食溫衣,腎畏燥也。

《肺臟歌》
[编辑]

肺臟最居先,大腸通道宣。今為八卦地,金屬五行牽。 皮與毛相應,魂與魄共連。鼻聞香氣辨,壅塞氣相煎。 語過多成嗽,瘡浮酒灌穿。豬脂凝者吉,枯骨命難全。 本積息賁患,乘春右脅邊。順時浮濇短,反即大洪弦。 實夢兵戈競,虛行涉水田。三斤三兩重,六葉散分懸。

《肺臟圖說》
[编辑]

肺,金官也,為臟之華蓋,居上對胃六葉,丈夫八十,肺 氣衰,魄離散也。肺脈出於少商,開竅於鼻,左孔為庚, 右孔為辛。肺者,臟之長,氣之本也,是以諸氣屬焉。久 臥則傷氣。涕者肺之液,腎邪入肺則作涕。肺在形為 皮毛,故肺合於脾,其榮毛也,肺之合也。皮緩而毛落 者,肺氣先死也。肺合於大腸,大腸為肺之府,上主鼻, 鼻為肺之官,故人肺傷風則鼻塞。人之容色枯者,肺 乾也。人之鼻痒者,肺有蟲也。人之多汗者,肺魄離於 外也。人之體黧者,肺氣癥也。人之多聲者,肺之盛也。 人之不耐寒者,肺衰也。人之好食辛味者,肺氣不足 也。人之腸鳴者,肺壅也。人之顏色鮮白者,肺無病也。 肺病食酸以收之,辛以補之,苦以瀉之。禁勿寒。肺惡 寒也。

《脾臟歌》
[编辑]

脾臟象中坤,安和對胃門。旺時隨四季,自與土為根。 磨穀能消食,榮身命本溫。應脣通口氣,連肉潤肌臀。 形扁纔三五,膏凝散半斤。順時脈緩慢,失則氣連吞。 實夢歌懽樂,虛爭飲食分。濕多成五泄,腸走若雷奔。 痞氣冬為積,皮黃四體昏。二斤十四兩,三斗五升存。

《脾臟圖說》
[编辑]

脾土官也。揜,大倉,在臍上三寸。丈夫七十,脾氣虛而 皮膚枯瘦也。脾者,肉之本意之處也。涎者,脾之液。腎 邪入脾則多涎。胃與脾合為穀府。口為脾之官。脾氣 通則口知五味,脾病則口乾不能食,不知五味。脾合 於肉,則榮肉也。脾之合也,肌肉消瘦而不能肥,脾先 死也。脾之於胃,如轉磨也,化其生而為熟也。食不消, 脾不轉也。食堅物者,脾磨不盡化,則為食患。故諸臟 不調則傷質,傷質則損神,此傷人之速也。故不欲食 堅物者,養身之妙道也。人之欲不食者,脾中有不化 之食也。人多惑者,脾臟不安也。人之多食,脾虛也。人 之食不下者,脾寒也。人之無顏色者,脾傷也。人之好 食甘味者,脾不足也。人之明潤鮮白,脾無病也。肝邪 入脾,則多歌脾病濕,宜食苦以燥之,欲緩,食甘以緩 之,甘則補之,苦則瀉之。禁濕,脾惡濕也。

《臟五腑六之圖》
[编辑]

臟惟有五,腑獨有六者,何也?然:所以腑有六者,謂三 焦也,有原氣之別焉。主持諸氣,有名而無形,其經屬 手少陽,此少腑也,故言腑有六焉。

《經》又言:「腑有五,臟有六」者,何也?六腑者,止有五腑也。 然五臟亦有六臟者,謂腎有兩臟也。其左為腎,右為命門。命門者,謂精神之所舍也,男子以藏精,女子以 繫胞,其氣與腎通,故言臟有六也。

《五臟六腑之位》
[编辑]

五臟者,心、肝、脾、肺、腎也。六腑者,小腸、大腸、膽、胃、膀胱、 三焦也。肺最居上,為臟之華蓋,六葉兩耳,主藏魄。「心 在肺下,其體半葉,如未開蓮花,上有七孔三毛,主藏 神。心下為鬲,鬲下有胃,主藏水穀。胃左有肝,左三葉, 右四葉,主藏魂。膽在肝之短葉間,有精汁三合。胃右 有脾,主藏意。胃下為腹,大腸當臍,右迴十六曲,小腸」 左迴,疊積十六曲,主傳溲便。二腸之下為臍,臍下為 膀胱,主藏溺,背脊骨節。第七之下有二腎,左者為腎, 主藏志。右為命門,主藏精。故曰「臟者藏也,腑者聚也。」

《五臟六腑之官》
[编辑]

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肺者,相傳之官,治節出焉; 肝者,將軍之官,謀慮出焉;腎者,作強之官,技巧出焉; 脾胃者,倉廩之官,五味出焉;膽者,中正之官,決斷出 焉;膻中者,臣使之官,喜樂出焉;小腸者,受盛之官,化 物出焉;大腸者,傳道之官,變化出焉;膀胱者,州都之 官,津液藏焉,氣化則能出矣。三焦者,決瀆之官,水道 出焉。凡此十二官者,不得相失也。主明則下安,以此 養生則壽,沒世不殆,以為天下則昌。主不明則十二 官危,使道閉塞而不通,以此養生則殆,以為天下者 其宗大危。戒之戒之。故曰:「心者,一身之主宰,萬事之 本根也。」

《五臟之候》
[编辑]

目者,肝之外候,肝氣通於目,目和則辨白黑矣。鼻者, 肺之外候,肺氣通於鼻,鼻和則知香臭矣。舌者,心之 外候,心氣通於舌,舌和則知五味矣。口者,脾之外候, 脾氣通於口,口和則知穀味矣。耳者,腎之外候,腎氣 通於耳,耳和則知五音矣。

《五臟之竅》
[编辑]

東方青色,入通於肝,開竅於目。南方赤色,入通於心, 開竅於舌。中央黃色,入通於脾,開竅於口。西方白色, 入通於肺,開竅於鼻。北方黑色,入通於腎,開竅於耳 及二陰。故清陽出上竅,乃氣道呼吸之間;濁陰出下 竅,乃便溺傳瀉之所。

《五臟所入》
[编辑]

「肺主聲,入心為言,入肝為呼,入脾為歌,入腎為呻吟, 自入為哭。肝主色,入肺為白,入心為赤,入脾為黃,入 腎為黑,自入為青。心主臭,入肝為臊臭,入肺為腥臭, 入脾為香臭,入腎為腐臭,自入為焦臭。脾主味,入心 為苦,入肝為酸,入肺為辛,入腎為鹹,自入為甘。腎主 液,入心為汗,入肝為淚,入肺為涕,入脾為涎,自入為」 唾。

《五臟所養》
[编辑]

肺養皮毛,心養血脈,脾養肌肉,肝養筋膜,腎養骨髓。

《五臟化液》
[编辑]

心為汗,肺為涕,肝為淚,脾為涎,腎為唾。

《五臟所惡》
[编辑]

心惡熱,肺惡寒,肝惡風,脾惡濕,腎惡燥。

《五精所并》
[编辑]

氣并於心則喜,并於肺則悲,并於肝則憂,并於脾則 畏,并於腎則恐。

《五臟生成》
[编辑]

心之合脈也,其榮色也,其主腎也。肺之合皮也,其榮 毛也,其主心也。肝之合筋也,其榮爪也,其主肺也。脾 之合肉也,其榮脣也,其主肝也。腎之合骨也,其榮髮 也,其主脾也。

《五臟所主》
[编辑]

肺主身之皮毛。心主身之血脈,肝主身之筋膜。

膜者,人皮下肉上、筋膜是也。

脾主身之肌肉,腎主身之骨髓。

《五臟所欲》
[编辑]

心欲苦。

合火故也

肺欲辛。

合金故也

肝欲酸。

合木故也

脾欲甘。

合土故也

腎欲鹹。

合水故也

臟腑部總論[编辑]

《子華》子。

《大道》
[编辑]

《子華子》曰:「火宿於心,炎上而排下,其神躁而無準,人 之暴急以取禍者,心使之也。木宿於肝,觸突干抵而 銳,其神狷束而無當,人之樸戇以取禍者,肝使之也。 金宿於肺。」「訇而不屈,罄而不能仰也。其神闊疏而 無法,人之訐決以取禍者,肺使之也。」「水宿於腎,瑟縮 以湊險,其神伏而不發,人之媕婀脂韋以取禍者,腎 使之也。土宿於脾,磅礡而不盡,其滲漉也,下注而不 止,其神好大而無功,人之重遲澀訥以取禍者,脾使 之也。」火氣之喜明也,木氣之喜達也,金氣之喜辨也, 水之氣藏也,土之氣發生也。是故事心者宜以孝,事 肝者宜以仁,事肺者宜以義,事腎者宜以知,事脾者 宜以誠,實而不詐,五物宿於其所喜,五事官施其所 宜,外邪之不入,內宄之不泄,夫是之謂善完。

《北宮意問》
[编辑]

子華子居干苓北宮,意公仲承侍縱言而及於醫,子 華子曰:「醫者,理也;理者,意也;藥者,瀹也;瀹者,養也。臟 腑之伏也,血氣之留也,空竅之塞也,關鬲之礙也,意 其所未然也,意其所將然也。察於四然者,而謹訓於 理,夫是之謂醫。以其所有餘也,而養其所乏也;以其 所益多也,而養其所損也。反其所養,則益者彌損矣」; 反其所養,則有餘者彌乏矣。察於二反者,而加疏瀹 焉,夫是之謂藥。故曰:「醫者理也,理者意也,藥者瀹也, 瀹者養也。」《北宮意》曰:「正惟是世俗之醫所不能為也。 雖然,意聞之也,有所資於意,不如無意之為愈也;有 所待於養,不如無待之為愈也。」敢問人有精神也?其 升降上下,與晝夜相通也,與天地相「灌注也,其為種 凡有幾?」子華子曰:「噫!善哉而之問也,觸類以演之。進 乎此,則與知道者謀矣。吾次其所以學也,而擇取之 矣。夫天降一氣,則五氣隨之,寄備於陰陽,合氣而成 體,故有太陽,有少陽,有太陰,有少陰。陰中有陽,陽中 有陰。故陽中之陽者,火是也;陰中之陰者,水是也;陽 中之陰者,木是也;陰中之陽者,金是也。土居二氣之 中間,以治四維,在陰而陰,在陽而陽,故物非土不成, 人非土不生。北方陰極而生寒,寒生水;南方陽極而 生熱,熱生火;東方陽動,以散而生風,風生木;西方陰 止以收而生燥,燥生金;中央陰陽交而生溼,溼生土。」 是故天地之間,六合之內,不離於五。人亦如之,血氣 和合,「榮衛流暢,五臟成就,神氣舍心,魂氣畢具,然後 成人。是故五臟六腑,各有神主,精稟於金火,氣諧於 水木,精氣之合,是生十物,精、神、魂、魄、心、意、志、思、智、慮 是也。」生之所自謂之精,兩精相薄謂之神,隨神往反 謂之魂,並精出入謂之魄,所以格物謂之心,心有所 憶謂之意,意之所存謂之志,志之所造謂「之思,思而 有所顧慕謂之慮,慮而有所決擇謂之智。」夫於智,十 累之上也。至於智則知所以持矣,知所以持,則知所 以養矣。榮衛之行,無失厥常,六腑化穀,津液布陽,故 能久長而不弊。流水之不腐,以其逝故也,戶樞之不 蠹,以其運故也。是以精上則滯,神惛則伏,魂拘則沉, 魄散則耗,心忮則惑,志鬱「則陷,意營則罔,思澀則殆, 慮殫則蒙,智礙則愚。故所謂持者,持此者也;所謂養 者,養此者也。噫!善哉而之問也,觸類以演之,進乎此, 則與知道者謀矣。」公仲子曰:「夫子之言也,而之問也, 承也,得所未之嘗聞,如發蔀焉。願夫子益其說而稽 徵其所以解也。」子華子曰:「然,言固不可以一而足也。 夫心也,五」六之主也,精神之舍也。心之精為火,其氣 為離,其色赤,其狀如覆蓮,其神為朱鳥,其竅上通於 舌。肝之精為木,其氣為震,其色青,其狀如懸瓢,其神 為蒼龍,其竅上通於目。肺之精為金,其氣為兌,其色 白,其狀如懸磬,其神為伏虎,其竅上通於鼻。腎之精 為水,其氣為坎,其色黑,其狀如介石,其神為元「龜,其 竅上通於耳。脾之精為土,其氣為戊己,其色黃,其狀 如覆缶,其神為鳳凰,其竅上通於口。」是故脾、腎、心、肝、 肺五官之司,口舌、鼻、耳、目五官之候,脾之藏意,腎之 藏精,心之藏神,肝之藏魂,肺之藏魄。金木水火土,五 精之總也。寒熱風燥溼,五氣之聚也。水以潤之,火以 熯之,土以溽之,木以敷之,金以「斂之,此以其性言也。 水之冽也,火之炎也,土之蒸也,木之溫也,金之清也, 此以其氣言也。水在下,火在上,土在中,木在左,金在 右,此以其位言也。水之平也,火之銳也,土之圜也,木 之曲直也,金之方也,此以其形言也。水則因,火則革, 土則化,木則變,金則從革,此以其材言也。」水,井洫也; 火,爨冶也;木,金「器械也,土爰稼穡也。」此以其事言也。 夫盈於天地之間而充物者,惟此五物也。五物之有 不可無也。其所無不可有也,微者養之使章,弱者養 之使強,損者養之使益,不足者養之使有餘,無物不 養也,無物不備也,夫是之謂和。喜怒哀恐,思不能汨 也。視聽言貌,思不能奪也,夫是之謂太和之國。無待 「於意而為醫;太和之俗,無待於養而為藥;不以物滑和,不以欲亂情。中無載則道集於虛矣,心無累則道 載於平矣。安平恬愉,吐故納新,靜與陰同閉,動與陽 俱開,若是者,由人而之天,合於《太初》之三氣矣。以之 正心修身治國家,天下無以易於此術也。吾之說盡 於此矣。」二子拱而退,書以識之。

淮南子[编辑]

《精神訓》
[编辑]

萬物形體以成,五藏乃形。是故肺主目,腎主鼻,膽主 口,肝主耳,脾主舌。外為表而內為裏,開閉張翕,各有 經紀。故天有四時五行九解,三百六十六日;人亦有 四支五藏九竅,三百六十六節。天有風雨寒暑,人亦 有取與喜怒。故膽為雲,肺為氣,肝為風,腎為雨,脾為 雷,以與天地相參也,而心為之主。是故血氣者,人之 「華也;而五藏者,人之精也。夫血氣能專於五藏而不 外越,則胸腹充而嗜慾省矣。胸腹充而嗜慾省,則耳 目清聽視達」矣。耳目清聽視達,謂之明。五藏能屬於 心而無乖,則㪍志勝而行不僻矣。㪍志勝而行不僻, 則精神盛而氣不散矣。「精神盛而氣不散則理,理則 均,均則通,通則神,神則以視無不見,以聽無不聞也, 以為無不成也。是故憂患不能入也,而邪氣不能襲。 故事有求之於四海之外而不能遇,或守之於形骸 之內而不見也。故所求多者所得少,所見大者所知 小。」夫孔竅者,精神之戶牖也,而氣志者,五藏之使候 也。耳目淫於聲色之樂,則五藏搖動而不定矣。五藏 搖動而不定,則血氣滔蕩而不休矣。血氣滔蕩而不 休,則精神馳騁於外而不守矣。精神馳騁於外而不 守,則禍福之至,雖如丘山,無由識之矣。使耳目精明 元達而無誘慕,氣志虛靜恬愉而省嗜慾,五藏定寧, 充盈而不泄,精神內守,形骸而不外越,則望於往事 之前,而視於來事之後,猶未足為也,豈值禍福之間 哉。

白虎通[编辑]

《情性》
[编辑]

《樂動聲儀》曰:「官有六府,人有五藏。五藏者何也?謂肝、 心、肺、腎、脾也。肝之為言干也;肺之為言費也,情動得 序;心之為言任也,任於恩也;腎之為言寫也,以竅寫 也;脾之為言辨也,所以積精稟氣也。五藏:肝仁,肺義, 心禮,腎智,脾信也。肝所以仁者何?肝木之精也。仁者 好生。東方者,陽也,萬物始生,故肝象木,色青而有枝 葉。」目為之候何?目能出淚而不能納物,木亦能出枝 葉,不能有所內也。肺所以義者何?肺者金之精,義者 斷決西方,亦金成萬物也,故肺象金色白也。鼻為之 候何?鼻出入氣高而有竅山,亦有金石累積,亦有孔 穴,出雲布雨以潤天,下雨則雲消,鼻能出納氣也。心 所以為禮何?心火之精也,南方尊陽在上,卑陰在下。 《禮》有尊卑,故心象火,色赤而銳也。人有道尊,天本在 上,故心下銳也。耳為之候何?耳能遍內外,別音語火 照,有似於禮,上下分明。腎所以智何?腎者水之精,智 者進而止,無所疑惑,水亦進而不惑。北方水,故腎色 黑。水陰,故腎雙。竅為之候何?竅能瀉水,亦能流濡。脾 所以信何?脾者土之精也。土尚任養,萬物為之象,生 物無所私,信之至也,故脾象土色黃也。口為之候何? 口能啖嘗,舌能知味,亦能出音聲,吐滋液。故《元命苞》 曰:「目者肝之使,肝者木之精,蒼龍之位也。鼻者肺之 使,肺者金之精,制割立斷。」耳者心之候,心者火之精, 上為張星。陰者腎之瀉,腎者水之精,上為虛危。口者 脾之門戶,脾者土之精,上為北斗,主變化者也。或曰: 口者心之候,耳者腎之候。或曰肝繫於目,肺繫於鼻, 心繫於口,脾繫於舌,腎繫於耳。六府者,何謂也?謂大 腸、小腸、胃、膀胱、三焦、膽也。府者,為藏宮府也。故《禮運》 記曰:「六情所以扶成五性也。」胃者脾之府也,脾主稟 氣,胃者穀之委也,故脾稟氣也。膀胱者腎之府也。腎 者主瀉,膀胱常能有熱,故先決難也。三焦者,包絡府 也,水穀之道路,氣之所終始也。故上焦若竅,中焦若 編,下焦若瀆。膽者,肝之府也。肝者,木之精也,主仁。仁 者不忍,故以膽斷也。是以肝膽二者,必有勇也。肝膽 異趣,何以知相為府也?肝者,木之精也,木之為言牧 也。人怒無不色青目張者,是其效也。小腸、大腸,心肺 府也,主禮義。禮義者,有分理,腸之大小,相承受也。腸 為心肺主,心為皮,體主,故為兩府也。目為心視,口為 心譚,耳為心聽,鼻為心嗅,是其支體主也。

臟腑部藝文[编辑]

《腸》
唐·李商隱
[编辑]

有懷非惜恨,不奈寸腸何。即席迴彌久,前時斷固多。 熱應翻急燒,冷欲徹微波。隔樹澌澌雨,通池點點荷。 倦程山向背,望國闕嵯峨。故念飛書及,新懽借夢過。 染筠休伴淚,繞雪莫追歌。擬問陽臺事,年深楚語訛

臟腑部紀事[编辑]

《史記·殷本紀》:「紂淫亂不止,比干強諫。紂怒曰:『吾聞聖 人心有七竅。剖比干,觀其心』。」

賈誼《新書連語》篇:「紂與武王戰鬥而死,棄之玉門之 外。民之觀者皆進蹴之,蹈其腹,蹶其腎,踐其肺,履其 肝。周武王乃使人帷而守之,民褰帷而入,提石之者 猶未止。」

《左傳莊公四年》:楚武王伐隨,將齊,入告夫人鄧曼曰: 「余心蕩。」鄧曼嘆曰:「王祿盡矣。盈而蕩,天之道也。先君 其知之矣。故臨武事,將發大命而蕩王心焉。若師徒 無虧,王薨於行,國之福也。」王遂行,卒於樠木之下。 《呂氏春秋忠廉篇》:「衛懿公有臣曰弘演,有所於,使翟 人攻衛及懿公於滎澤,殺之,盡食其肉,獨捨其肝。弘 演」至,報使於肝。呼天而啼,盡哀而止。曰:「臣請為襮。」因 自殺。先出其腹。實內懿公之肝。

《史記·吳世家》:「季札初使北,過徐君。徐君好季札劍,口 弗敢言。季札心知之,為使上國未獻。還至徐,徐君已 死,於是乃解其寶劍,繫之徐君塚樹而去。從者曰:『徐 君已死,尚誰予乎』?季子曰:『不然。始吾心已許之,豈以 死倍吾心哉』!」

《吳越春秋》:「專諸剌王僚,貫脾達背。」

《獨異志》:「越王勾踐為吳所敗於會稽,將以勉勵於眾, 常施一器,懸膽於門,出入嘗之,令士卒不忘其苦。」 《莊子天運篇》:「西施病心而矉其里,其里之醜人見而 美之,歸亦捧心而矉其里。」

《左傳》:昭公二十一年春,天王將鑄無射,泠州鳩曰:「王 其以心疾死乎?夫樂,天子之職也。夫音,樂之輿也,而 鐘,音之器也。天子省風以作樂,器以鍾之,輿以行之。 小者不窕,大者不槬,則和於物。物和則嘉成。故和聲 入於耳而藏於心。心億則樂,窕則不咸,槬則不容,心 是以感,感實生疾。今鐘槬矣,王心弗堪,其能久乎?」二 十二年夏四月,王有心疾,崩於《榮錡》氏。

定公四年,吳入郢,楚子奔隨。王割子期之心以與隨 人盟。按《注》當心前割,取血以盟,示其至心。

《晉語》:范宣子與龢大夫爭田,久而無成。宣子欲攻之, 問於伯華。伯華曰:「吾子之心有出焉,可徵訊也。」 《晏子雜上》篇:崔杼弒莊公而立景公,諸大夫敢不盟 者,戟鉤其頸,劍承其心,令自盟曰:「不與崔慶而與公 室者,受其不祥。」晏子仰天嘆曰:「崔子為無道而弒其 君,不與公室而與崔慶者,受此不祥。」崔杼謂晏子曰: 「子變子言,則齊國吾與子共之;子不變子言,則戟既 在頸,劍既在心,維子圖之。」晏子曰:「劫吾以刃,而失其 志,非勇也;回吾以利,而悖其君,非義也;嬰不革矣。」 《問下篇》梁丘據問晏子曰:「子事三君,君不同心,而子 俱順焉,仁人固多心乎?」晏子對曰:「一心可以事百君, 百心不可以事一君。」仲尼聞之曰:「『小子識之』。晏子以 一心事百君者也。」

《諫上篇》。景公畋於署梁,十有八日而不返。《晏子》自國 往見,公曰:「夫子何為遽國家無有故乎?」對曰:「國人皆 以君安野而不安國,好獸而惡民,毋乃不可乎?」公曰: 「吾為夫婦獄訟之不正乎?則泰士子牛存矣;為社稷 宗廟之不享乎?則泰祝子游存矣;為諸侯賓客莫之 應乎?則行人子羽存矣;為田野之不辟、倉廩之不實 乎,則申田存矣;為國家之有餘,不足聘乎,則吾子存 矣。寡人之有五子,猶心之有四肢;心有四肢,故心得 佚焉。」《晏子》曰:「嬰聞之,與君言異。若乃心之有四肢,而 心得佚焉,可得令四肢無心,十有八日,不亦久乎?」公 於是罷田而歸。

《戰國策》:豫讓報智氏之讎,乃變姓名為刑人,入宮塗 廁,欲以刺襄子。襄子如廁,心動,執問塗者,則豫讓也。 《莊子盜跖篇》:「孔子往見盜跖,盜跖乃方休卒徒太山 之陽,膾人肝而餔之。」

《寓言篇》:曾子再仕而心再化,曰:「吾及親仕,三釜而心 樂;後仕三千鍾,不洎吾心悲。」

《史記扁鵲傳》:「扁鵲者,少時為人舍長,舍客長桑君過, 扁鵲謹遇之。長桑君出其懷中藥予扁鵲,扁鵲飲藥 三十日,視見垣一方人,以此視病,盡見五藏癥結。」 《列子殷湯篇》:「魯公扈、趙齊嬰二人有疾,同請扁鵲求 治。扁鵲治之,既同愈,謂公扈齊嬰曰:『汝曩之所疾,自 外而干府藏者,固藥石之所已。今有偕生之疾,與體 偕長,今為汝攻之何如』?」二人曰:「願先聞其驗。」扁鵲謂 公扈曰:「汝志強而氣弱,故足於謀而寡於斷,齊嬰志 弱而氣強,故少於慮而傷於專,若換汝之心,則均於 善矣。」扁鵲遂飲二人毒酒,迷死三日,剖胸探心,易而 置之,投以神藥。既悟如初,二人辭歸。於是公扈反齊 嬰之室,而有其妻子。妻子弗識。齊嬰亦反公扈之室, 有其妻子。妻子亦弗識二室,因相與訟,求辨於扁鵲。 扁鵲辨其所由,訟乃已。

《列子仲尼篇》:「龍叔謂文摰曰:『吾有疾,子能巳乎』?文摰 乃命龍叔背明而立,文摰自後向明而望之。既而曰: 『嘻!吾見子之心矣,方寸之地虛矣,幾聖人也。子心六孔流通,一孔不達,今以聖智為疾者,或由此乎』?」 《史記聶政傳》:「政刺韓相俠累,因自皮面抉眼,自屠出 腸,遂以死。」

《西京雜記》:「高祖初入咸陽宮,周行庫府,金玉珍寶不 可勝言。其尤驚異者,有方鏡,廣四尺,高五尺九寸,表 裏有明。人以手捫心而來,則見腸胃五臟,歷然無礙。 人有疾病在內,則掩心而照之,即知病之所在。女子 有邪心則膽張心動,秦始皇常以照宮人,膽張心動 者則殺之。」

《漢書張耳傳》:「上從東垣過趙貫高等乃壁人、柏人要 之置廁上欲宿,心動問曰:『縣名為何』?曰:『柏人。柏人者, 迫於人,不宿而去』。」

《鄭崇傳》:尚書令趙昌佞諂,素害崇,知其見疏,因奏崇 與宗族通,疑有姦,請治。上責崇曰:「君門如市,何以欲 禁切主上?」崇對曰:「臣門如市,臣心如水。」

《東觀漢記》:「許輔,平原人,為縣門下小吏。縣令劉雄為 賊所攻,欲以矛刺雄,輔前叩頭,以身代雄。賊等遂戟 刺輔,貫心洞背即死。東郡太守捕得賊,具以狀上,詔 書傷痛之。」

《異苑》:後漢鄭元字康成,師馬融,三載無聞。融鄙而遣 還。元過樹陰假寢,夢一老父以刀開腹心,傾墨汁著 內曰:「子可以學矣。」於是寤而即返,遂精洞典籍。 《後漢書方術傳注》:曹植《辨道論》曰:甘始者,老而有少 容。始語余:「車師之西國,兒生,劈背出脾,欲其食少而 怒行也。」

《拾遺記》:「孫堅母妊堅之時,夢腸出繞腰。」

《魏志武帝紀建安四年》:「袁紹既并公孫瓚,兼四州之 地,眾十餘萬,將進軍攻許,諸將以為不可敵,公曰:『吾 知紹志大而智小,色厲而膽薄,土地雖廣,糧食雖豐, 適足以為吾奉也』。」

《樂進傳》:「進字文謙,陽平衛國人也。容貌短小,以膽烈 從太祖為帳下吏。」

《程昱傳》:袁紹在黎陽,將南渡時,昱有七百兵守鄄城。 太祖使人告昱,欲益二千兵。昱不肯曰:「『袁紹擁十萬 眾,自以所向無前,今見昱兵少,必輕易不來攻』。太祖 從之,紹果不往。太祖謂賈詡曰:『程昱之膽,過於賁、育』。」 《陳思王植傳》注:《魏略》曰:「丁儀父沖,宿與太祖親善,以 沖為司隸校尉。後數年,過諸將飲酒,美不能止,醉爛」 腸死。

《世說》:魏武常言:「人欲危己,己輒心動。」因語所親小人 曰:「汝懷刀密來我側,我必說心動,執汝使行刑,汝但 勿言其使,無他,當厚相報。」親者信焉,遂斬之。左右以 為實,謀逆者挫氣矣。

《蜀志先主傳》:「劉琮聞曹公來征,遣使請降。先主在樊 聞之,率其眾南行,諸葛亮與徐庶並從,為曹公所追, 獲庶母。庶辭先主而指其心曰:『本欲與將軍共圖王 霸之業者,以此方寸之地也。今已失老母,方寸亂矣, 無益於事,請從此別。遂詣曹公』。」

《趙雲傳注雲別傳》曰:曹公爭漢中地,雲輕騎出圍,值 曹公揚兵大出,雲馳馬還營,公軍追至圍,雲入營,大 開門,偃旗息鼓,公軍疑雲有伏兵,引去。雲擂鼓震天, 惟以戎弩於後射公軍。公軍驚駭,自相蹂踐,墮漢水 死者甚多。先主明旦自來,至雲營圍,視昨戰處,曰:「子 龍一身都是膽也。」

《吳志朱然傳》:「『呂蒙病篤,孫權問曰,卿如不起,誰可代 者』?蒙對曰:朱然膽守有餘,愚以為可任。」蒙卒,權假然 節,鎮江陵。然長不盈七尺,氣候分明,內行修潔,其所 文采,唯施軍器,餘皆質素,終日欽欽,常在戰場,臨急 膽定,尤過絕人。

《管輅別傳》:輅年十五,瑯琊太守單子春雅有才度,欲 見輅,輅造之。客百餘人,有能言之士。輅謂子春曰:「府 君名士,加有雄貴之姿,輅既年少,膽未堅剛,若欲相 觀,懼失精神,先飲三升清酒,然後言。」子春大喜,酌三 升,獨使飲之。於是輅與人人答對,言皆有餘。

《獨異志》:「蜀將姜維既死,剖其腹,視其膽如斗大。」 《博物志》:「無䏿民居穴食土,無男女,死埋之。其心不朽, 百年還化為人。」細民國:「其肝不朽,百年而化為人。皆 穴居處。二國同類也。」

《晉書張華傳》:趙王倫難作,詐稱詔召華曰:「詔斬公。」華 曰:「臣先帝老臣,中心如丹,臣不愛死,懼王室之難,禍 不可測也。」

《阮咸傳》:「咸任達不拘,與叔父籍為竹林之遊。太原郭 奕,高爽有識量,少所推,見咸心醉,不覺歎焉。」

《顧和傳》:「和字君孝,王導為揚州,辟從事。月旦當朝,未 入,停車外門,周顗遇之,和方擇蝨,夷然不動。顗既過, 顧,指和心曰:『此中何所有』?和徐應曰:『此中最是難測 地』。顗入謂導曰:『卿州吏中有一令僕才』。導亦以為然。」 《西州後賢志》:譙登領陰平太守,以李特作亂,本郡沒 寇。父為李雄巴西太守馬晚所殺。登募巴蜀流士,得 二千人,斬晚食其肝。

《北涼錄》:「馬權兄為涼將綦毋詡所殺,權後殺詡,食其肝。」

《續晉陽秋》:「會稽太守謝琰拒孫恩,恩帳下都督張猛 於後斫馬,琰墮地,遂殺之。高祖左里之捷,生禽猛,送 琰小子混,混刳肝生食之。」

《南史沈攸之傳》:「攸之以不臣之心舉兵,柳世隆屢破 之,無所歸,乃自經死,或割其腹,心有五竅。」

《獨異志》:「梁周興嗣為散騎常侍,聰明多才思。武帝出 千言,無章句,令嗣次之,因成千字文。歸而兩目俱喪。 及死,開視之,心如掬燥泥。」

《南史侯景傳》:「景虐於用刑,酷忍無道。東陽人李瞻起 兵,為賊所執,送詣建鄴。景先出之市中,斷其手足,刻 析心腹,破出肝腸。瞻正色整容,言笑自若,見其膽者, 乃如升焉。」

《顏氏家訓教子》篇:「梁元帝時有一學士,聰敏有才,為 父所寵,失於教義。年登婚宦,暴慢日滋,竟以言語不 擇,為周逖抽腸釁鼓。」

《陳書鄭灼傳》,「灼苦心熱,若瓜時輒偃臥,以瓜鎮心。」 《北魏書張赦提傳》,「赦提為虎賁中郎,時京畿盜魁自 稱豹子、虎子,並善弓馬,遂領逃軍及諸畜牧者,各為 部帥,於靈丘、鴈門間聚為劫害。至乃刺人臍,引腸遶 樹而共射之,以為戲笑。」

《北齊書王琳傳》:「琳平侯景之勳,與杜龕俱為第一,恃 寵縱暴。王僧辨啟請誅之,帝以下吏。而廷尉卿黃羅 漢、太府卿張載宣喻琳軍,陸納等軍人莫肯受命,乃 執黃羅漢,殺張載。載性深刻,為帝所信,荊州疾之如 讎。故納等因人之欲,抽腸繫馬腳,使遶而走,腸盡氣 絕。」

《容齋三筆》:隋文帝以子秦孝王俊有疾,馳召名醫許 智藏。俊夢亡妃崔氏泣曰:「本來相迎,如聞許智藏將 至,其人當必相苦,奈何?」明夜復夢曰:「吾得計矣,當入 靈府中以避之。」及智藏至,診俊脈曰:「疾已入心,不可 救也。」

《大唐新語》:安金藏為太常工人,時睿宗為皇嗣,或有 誣告皇嗣潛有異謀者,則天令來俊臣按之。左右不 勝楚毒,皆欲自誣,唯金藏大呼,謂俊臣曰:「公既不信 金藏言,請剖心以明皇嗣不反。」則引佩刀自割,其五 藏皆出,流血被氣,遂絕。則天聞,令舁入宮中,遣醫 人卻內。五藏以桑白皮縫合之,傅藥,經宿乃蘇。則天 臨視,歎曰:「吾有子不能自明,不如汝之忠也。」即令停 推,睿宗由是乃免。

《唐書武懿宗傳》:「神功元年,孫萬榮敗王孝傑兵,詔懿 宗為神兵道大總管討之。後萬榮死,懿宗撫循河北, 人有自賊中歸者,一切抵死,先剔取膽,乃殺之。」 《雲仙雜記》:「貴妃每宿酒初消,多苦肺熱,凌晨傍花枝, 口吸花露潤肺。」

貴妃素有肉體,苦熱肺渴。每日含一玉魚,藉其涼津 沃肺。

《求心錄》:乾元初,會稽民有楊叟者,家以資產豐贍聞 於郡中。一日,叟將死,臥而呻吟,且僅數月。叟有子曰 宗,素以孝行稱於里人。迨其父病,罄其產以求醫術, 後得陳生者究其脈曰:「是翁之心病也。蓋以財產既 多,其心為利所運,故心神已離去其身,非食生人心, 不可以補之,而天下生人之心,焉可致邪。如是則非 吾之所知也。」宗素既聞之,以為生人心莫可得之,獨 修浮圖氏法,庶可以佑其疾。即召僧轉經,命工圖鑄 其像。已而自齎食,詣郡中佛寺飯僧。一日,因挈食去, 誤入一山徑中,見山中有石龕,龕有胡僧,貌甚老,既 枯瘠,衣褐毛縷成袈裟,露坐於磐石上。宗素以為異 人,即禮而問曰:「師何人也?獨處窮谷,以人跡不到之 地為家,又無侍者,不懼山野之獸有害於師乎?不然, 是得釋氏之術者邪?」僧曰:「吾本是袁氏,某祖居巴山, 其後子孫或在弋陽,散遊諸山谷中,盡能世修祖業, 為林泉逸士,極得吟嘯之趣。人有好為詩者,多稱其 善吟嘯,于是稍聞于天下。有孫氏,亦族也,則多遊豪 貴之門,亦以善談謔故,又以之遊于市肆間,每一戲, 能使人獲其利焉。獨吾好浮圖氏,不悅塵俗,棲心巖 谷中不動,而在此且有年矣。常慕育利王割截身體, 及委身投崖以飼餓虎,故吾啖橡栗,飲流泉,恨未有 虎狼噬吾,吾固甘之也。」宗素因告曰:「師真至人,能舍 其身而不顧,將以飼山獸,可謂義勇俱極矣。雖然,弟 子父有疾已數月,進藥不瘳,某夙夜憂迫,計無所出。 有醫者云:『是心之病也,非食生人之心,固不可得而 愈矣。今師能棄身於豺虎,以救其餒,豈若舍命於人 以惠其生乎?願師詳之』。」僧曰:「誠如是,果吾之志也。檀 越為父而求吾,吾豈有不可之意?且吾以身委於野 獸,曷若惠人之生乎?然今日尚未良,願致一飽而後 死也。」宗素且喜且謝,即以所挈食致於僧前,食之立 盡。乃曰:「吾既食矣,當禮四方之聖,然後奉教也。」於是 整其衣,出龕而禮。禮東方已畢,忽躍而騰,上一高樹。 宗素以為神通變化,殆不可測。俄召宗素,厲聲而問 曰:「檀越向者所求何也?」宗素曰:「願得生人心,以療父疾。」僧曰:「檀越所願者,吾已許焉。今欲先設《金剛經》之 奧義,且欲聞乎?」宗素曰:「某素向浮圖氏,今日獲遇吾 師,安敢不聽乎?」僧曰:「《金剛經》云:『過去心不可得,見在 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檀越若要取吾心,亦不可 得矣』。」言已,忽跳躍大呼,化為一猿而去。宗素驚異,惶 駭而歸。

《唐書田布傳》:布拜魏博節度使,牙將史憲誠搖亂軍 眾,布即為書謝帝,哭授其從事李石,訖,乃入至几筵, 引刀刺心曰:「上以謝君父,下以示三軍。」言訖而絕。 《雲仙雜記》:張籍取杜甫詩一帙,焚取灰燼,副以膏蜜, 頻飲之,曰:「令吾肝腸從此頓易。」

《殷洪遠》云:「周旦腹中有三斗爛腸。」

《諧噱錄》:徐晦嗜酒,沈傳師善食。楊復云:「徐家肺,沈家 脾,其安穩耶?」

《清異錄》:晉祖時,寺宦者廖習之體質魁梧,食量寬博, 食物勇捷,有若豺虎。晉祖嘗云:「卿腹中不是脾胃,乃 五百斤肉磨。」

《稽神錄》:「陳寨者,泉州晉江巫也。善禁咒之術,為人治 疾多效者。澶州逆旅蘇猛,其子病狂,人莫能療,乃往 請陳。陳至,蘇氏子見之,戟手大罵,寨曰:『此疾入心』。」乃 增于堂中,戒人無得竊視。至夜,乃取蘇氏子劈為兩 片,懸堂之東壁,其心懸北簷下。寨方在堂中作法,所 懸之心遂為犬食,寨求之不得,驚懼,乃持刀宛轉于 地,出門而去。主人弗知,謂其作法耳。食頃,乃持心而 入,內于病者之腹,被髮連叱,其腹遂合。蘇氏子既寤, 但連呼「遞鋪」,「遞鋪」家人莫之測。乃其日,去家十里,有 驛吏手持官文書,死于道傍。初,南中驛路二十里至 一遞鋪,吏持符牒以次傳授。欲近前鋪輒連呼以警 之,乃寨取驛吏之心,而活蘇氏,蘇遂愈如故。

《宋史孝義呂昇傳》:「昇父權失明,剖腹探肝,以救父疾。 父復能視,而昇不死。」

《春渚紀聞》:錢塘淨慈寺古道者,主供侍病僧寮。一日, 病僧有告之曰:「我病少愈,念少鳧血為味,汝能為我 密致之,幸甚。」至暮夜,袖血餉僧,食之甚美。一二日,復 多以金付之,再有所須。同寮僧雛窺道者於隙處,披 其胸,取漆盂,以利刃刺心血覆盂其上,解衣帶纏遶。 久之開視,盂中血凝矣。即以蔥醯依前法製之,以進 「病僧。」僧雛大駭,出以所見語其徒,且告病僧。皆大驚 異。

《艾子雜說》:艾子好飲,少醒日,門生相與謀曰:「此不可 以諫止,唯以險事怵之,宜可誡。」一日大飲而噦,門人 密抽彘腸致噦中,持以示曰:「凡人具五臟方能活,今 公因飲而出一臟,止四臟矣,何以生耶?」艾子熟視而 笑曰:「唐三藏猶可活,況有四耶?」

《元史伯顏傳》:至正十八年,河南賊蔓延河北,伯顏與 賊遇。賊知伯顏名士,生劫之,誘以富貴。伯顏罵不屈, 引領受刃。既死,人或剖其腹,見其心數孔,曰:「古稱聖 人心有七竅,此非賢士乎?」乃納心其腹中,覆牆而揜 之。

《真臘風土記》:「前此於八月內取膽,蓋占城王每年索 人膽一甕萬千餘枚,遇夜則多方令人於城中及村 落去處,遇有夜行者,以繩兜住其頭,用小刀於右脅 下取去其膽,俟數足以饋。占城王獨不取唐人之膽, 蓋因一年取唐人一膽雜於其中,遂致甕中之膽俱 臭腐而不可用故也。近年已除取膽之事,另置取膽」 官屬,居北門之裏。

《翦勝野》聞偽周主張士誠據有江東時,姑蘇市井中 童謠曰:「張王做事業,只憑黃蔡葉,一夜西風來,乾鱉。」 後國事既去,太祖取其臣黃、蔡、葉三人者,刳其腸而 懸之,至成枯腊。蓋三人皆元戚機臣,其殘膏積侈,敗 國喪家,帝特惡焉,故極于此典。

《聖君初政記》:皇祖始造鈔不就,一夕夢神告,當用秀 才心肝為之寤,思之不得,高后曰:「士子苦心文業,其 文課即心肝也。」祖喜曰:「得之矣。」因命取太學積課簿 搗而為之,果成。

《殉身錄》:濮真,鳳陽人。國初征高麗被執,王愛其驍勇, 欲降之,不屈,加以刃,真厲聲曰:「爾滅吾,爾亦不日滅 矣。」遂剖心以示之。

《瀛涯勝覽》:占城國王當賀日,以人膽汁沐浴,將領獻 人膽為禮。

《香案牘》:「姜伯貞值史伯真命立日中背後觀之,其心 不正,因教之服石腦。」

臟腑部雜錄[编辑]

《易經繫辭》:「二人同心,其利斷金。」

《說卦》十一:「坎,其於人也,為心病。」按:《正義》:「為心病,憂其 險難,故心病也。」《大全》鄭氏曰:「火藏在心,坎水勝之,故 為心病。」

《書經盤庚》:「今予其敷心腹腎腸,歷告爾百姓於朕志。」 《泰誓》:「受有臣億萬,惟億萬心,予有臣三千,惟一心。」 《酒誥》:「誕惟厥縱淫泆於非彝,用燕喪威儀,民罔不衋 傷心《詩經邶風柏舟章》:「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 可卷也。」

《谷風章》「習習谷風,以陰以雨。黽勉同心,不宜有怒。」 《小雅小弁章》:「我心憂傷,惄焉如擣。」

《大雅·桑柔》章:「維彼不順。自有肺腸,俾民卒狂。」

《春秋元命苞》:膀胱者,肺之府也。肺者斷決,膀胱亦常 張有勢,故膀胱決難也。

「脾」之為言,附著也。如龍蟠虎伏,合附著也。

胃者,脾之主府,稟氣。胃者穀之委,故脾稟氣也。 樂動聲儀五臟肝仁。肝所以仁者何?肝木之精也。仁 者好生。東方者,陽也。萬物始生,故肝象木色而有枝 葉。

《戰國策》:蘇秦為趙合從,說楚威王,威王曰:「秦虎狼之 國,不可親。寡人臥不安席,食不甘味,心搖搖如懸旌, 而無所終薄。」

《管子心術篇》:心之在體,君之位也;九竅之有職,官之 分也。心處其道,九竅循理,故曰「上離其道,下失其事。」 《漢書蒯通傳》:通說韓信曰:「今劉項分爭,使人肝腦塗 地,流離中野,不可勝數。」

息夫躬。《傳》躬《絕命辭》曰:「涕泣流兮萑蘭,心結愲兮傷 肝。」

《淮南子原道訓》:「夫心者,五臟之主也,所以制使四支, 流行血氣,馳騁於是非之境,而出入於百事之門戶 者也。」

《風俗通俗說》:無恙,無病也。凡人相問,無病也。案上古 露宿患恙蟲,噬食人心,凡相訪,問曰:「無恙乎?」非謂病 也。

《廣雅》:「膀胱謂之脬。」

《物理論》:「腹胃,五臟之府,陶冶之大化也。」

《抱朴子》:「欲得長生腸中清,欲得不夢腸無屎。」

《舊唐書孫思邈傳》:「膽欲大而心欲小。」

《無能子》。無能子心友愚中子病心,祈藥于無能子。無 能子曰:「病何?」曰:「痛。」曰:「痛在何?」曰:「在心。」曰:「心在何?」愚中 子告病已間矣。無能子曰:「此人可謂得天之真,而神 光不昧者也。」

《演繁露》:徐庶母為人所執曰:「方寸亂矣。」古今謂方寸 為心,似始乎此。然而列子已嘗曰:吾見子之心矣,方 寸之地虛矣。

《空同子》:「人之五臟,各具喜生。腎虛者嗜鹹,肝虛者嗜 酸。凡食脾胃,喜之則味佳,不喜則咽之不下,亦自喜 生之道。」歟!口,脾之屬歟。

臟腑部外編[编辑]

《拾遺記》:「浮提之國獻神通善書二人,乍老乍少,隱形 則出影,聞聲則藏形。出肘間金壺四寸,上有五龍之 檢,封以青泥。壺中有黑汁如淳漆,灑地及石,皆成篆 隸科斗之字,記造化人倫之始。佐老子撰《道德經》,垂 十萬言,寫以玉牒,編以金繩,貯以玉函,晝夜精勤,形 勞神倦。及金壺汁盡,二人刳心瀝血,以代墨焉。遞鑽」 腦骨取髓。代為膏燭。及髓血皆竭。探懷中玉管。中有 丹藥之屑。以塗其身。骨乃如故。

昭王晝而假寐,忽夢羽人與語,問以上仙之術,羽人 曰:「大王精智未開,欲地求長生久世,不可得也。」王跪而 請受絕慾之教,羽人乃以指畫王心,應手即裂,王乃 驚寤,而血溼衿席,因患心疾,即卻膳減樂。移於旬日, 忽見所夢者復來語王曰:「先欲易王之心。」乃出方寸 綠囊,中有續脈明丸、補血精散,以手摩王之臆,俄而 即愈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