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005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五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五卷目錄

 君臣部紀事三

皇極典第五卷

君臣部紀事三[编辑]

《遼史·耶律弘古傳》:弘古討阻卜有功。聖宗嘗刺臂血 與弘古盟為友,禮遇尤異,拜南府宰相,改上京留守。 重熙六年,遷南院大王,御製誥辭以寵之。十三年,加 于越。帝憫其勞,復授武定軍節度使。

《宋史·石守信傳》:乾德初,帝因晚朝與守信等飲酒,酒 酣,帝曰:我非爾曹不及此,然吾為天子,不若為節度 使之樂,吾終夕未嘗安枕而臥。守信等頓首曰:今天 命已定,誰復敢有異心,陛下何為出此言耶。帝曰:人 孰不欲富貴,一旦有以黃袍加汝之身,雖欲不為,其 可得乎。守信等謝曰:臣愚不及此,惟陛下哀矜之。帝 曰:人生駒過隙爾,不如多積金、帛田宅以遺子孫,歌 兒舞女以終天年。君臣之間無所猜嫌,不亦善乎。守 信謝曰:陛下念及此,所謂生死而肉骨也。明日,皆稱 病,乞解兵權,帝從之,皆以散官就第,賞賚甚厚。 《趙普傳》:普出為武勝軍節度、檢校太尉兼侍中。帝作 詩以餞之,普奉而泣曰:陛下賜臣詩,當刻石,與臣朽 骨同葬泉下。帝為之動容。翌日,謂宰相曰:普有功國 家,朕昔與游,今齒髮衰矣,不容煩以樞務,擇善地處 之,因詩什以導意。普感激泣下,朕亦為之墮淚。宋琪 對曰:昨日普至中書,執御詩涕泣,謂臣曰:此生餘年, 無階上答,庶希來世得效犬馬力。臣昨聞普言,今復 聞宣諭,君臣始終之分,可謂兩全。

《薛居正傳》:居正自參政至為相,凡十八年,恩遇始終 不替。先是,太祖嘗謂居正曰:自古為君者鮮克正己, 為臣者多無遠略,雖居顯位,不能垂名後代,而身陷 不義,子孫罹殃,蓋君臣之道有所未盡。吾觀唐太宗 受人諫疏,直詆其非而不恥。以朕所見,不若自不為 之,使人無異詞。又觀古之人臣多不終始,能保全而 享厚福者,由忠正也。開寶中,居正與沈倫並為相,盧 多遜參知政事,九年冬,多遜亦為平章事。及居正卒, 而沈倫責授,多遜南流,論者以居正守道蒙福,果符 太祖之言。

《王全斌傳》:全斌入蜀,適屬冬暮,京城大雪,太祖設氈 幃於講武殿,衣紫貂裘帽以視事,忽謂左右曰:我被 服如此,體尚覺寒,念西征將士衝犯霜雪,何以堪處。 即解裘帽,遣中使馳賜全斌,仍諭諸將,以不遍及也。 全斌拜賜感泣。

《通鑑》:宋以竇儀為翰林學士,宋主嘗召儀草制。至苑 門,儀見宋主,岸幘跣足而坐,卻立不肯進。宋主遽索 冠帶,而後召入。儀曰:陛下創業垂統,宜以禮示天下, 恐豪傑聞而解體。宋主斂容謝之。自是對近臣,未嘗 不冠帶。

《歸田錄》:太祖時,郭進為山西巡檢。有告其陰通河東 劉繼元,將有異志者。太祖大怒,以其誣害忠臣,命縛 其人予進,使自處置。進得而不殺,謂曰:爾能為我取 繼元一城一寨,不止贖爾死,當請賞爾一官。歲餘,其 人誘其一城來降。進具其事,送之於朝,請賞以官。太 祖曰:爾誣害我忠良,此纔可贖死爾,賞不可得也。命 以其人還進。進復請曰:使臣失信,則不能用人矣。太 祖於是賞以一官。君臣之間蓋如此。

陶尚書穀為學士,嘗晚召對太祖御便殿。陶至,望見 上,將前而復卻者,數四。左右催宣甚急,穀終彷徨不 進。太祖笑曰:此措大索事。分顧左右取袍帶來。上已 束帶,穀遽趨入。

《劉氏雜志》:蘇易簡內直,宋太宗謂曰:君臣千載遇。易 簡應聲曰:忠孝一生心。可謂的對。

《宋史·曹彬傳》:彬咸平二年,被疾。上趣駕臨問,手為和 藥,仍賜白金萬兩。問以後事,對曰:臣無事可言。臣二 子材器可取,臣若內舉,皆堪為將。上問其優劣,對曰: 璨不如瑋。薨,上臨哭之慟,對輔臣語及彬,必流涕。贈 中書令,追封濟陽郡王。

《王旦傳》:旦疾甚,遣內侍問者日或三四,帝手自和藥, 並薯蕷粥賜之。

《青箱雜記》:真宗任王旦為相,常倚以決事。旦雖荷真 宗眷委之重,每慎密遠權以自防。故君臣之間,略無 纖悉可窺。

《談苑》:李侍讀仲容善飲,號李萬回。真宗飲量無敵,欲 對飲,則召公。一夕,上命巨觥。仲容曰:告官家,免巨觥。 上因問:何故謂天子為官家。仲容對曰:蔣濟《萬機論》: 三皇官天下,五帝家天下。兼皇帝之德,故曰官家。上大喜,曰:真所謂君臣千載一遇也。

《三朝聖政錄》:真宗召大理評事馮元說《周易·泰卦》,元 敷衍卦體,謂天氣下降,地氣上騰,然後交泰。猶君下 接於臣,臣上承於君,然後君臣道通。若天以高亢居 上,則地無由得交於天。天地不交,何由得泰。君以尊 大自持,臣無由得接於君。君臣不接,何由得泰。 《夢溪筆談》:陳文忠為樞密,一日,日欲沒時,忽有中人 宣召。既入右掖,已昏黑,遂引入禁中。屈曲行甚久,時 見有簾幄、燈燭,煒煌,皆莫知何處。已而到一小殿,殿 前有兩花檻,已有數人先至,皆立廷中。殿上垂簾,蠟 燭十餘炬而已。相繼而至者凡七人,中使乃奏班齊。 惟記文忠、丁謂、杜鎬三人,其四人忘之。杜鎬時尚為 館職。良久,乘輿自宮中出,燈燭亦不過數十而已。宴 具甚盛。卷簾,令不拜,升殿就坐。御座設於席東,設文 忠之座於席西,如常人賓主之位。堯叟等皆惶恐不 敢就位,上宣諭不已,堯叟懇陳自古未有君臣齊列 之禮,至於再三。上作色曰:本為天下太平,朝廷無事, 思與卿等共樂之。若如此,何如就外朝開宴。今日只 是宮中供辦,未嘗命有司,亦不召中書輔臣。以卿等 機密及文館職任侍臣無嫌,且欲促坐語笑,不須多 辭。堯叟等皆趨下稱謝,上急止之曰:此等禮數,且皆 置之。堯叟悚慄危坐,上語笑極歡。酒五六行,膳具中 各出兩絳囊,置群臣之前,皆大珠也。上曰:時和歲豐, 中外康富,恨不得與卿等日夕相會。太平難遇,此物 助卿等燕集之費。群臣欲起謝,上云:且坐,更有。如是 酒三行,皆有所賜,悉良金重寶。酒罷,已四鼓,時人謂 之天子請客。文忠之子述古得於文忠,頗能道其詳, 此略記其一二耳。

《容齋四筆》:真宗初,命儒臣編修君臣事跡。後謂輔臣 曰:昨見宴享門中,錄唐中宗宴飲,韋庶人等預會和 詩,與臣寮馬上口摘含桃,事皆非禮也。已令削之。又 曰:所編事跡,蓋欲垂為典法。異端小說,咸所不取。 《墨客揮犀》:張相GJfont為御史,數上封章,論及兩府仁廟。 因謂曰:卿本孤寒,何故屢言近臣。公奏曰:臣安得謂 之孤寒。臣自布衣,不數年,致身清近,曳朱腰金。如陛 下,乃孤寒也。帝曰:何為孤寒。曰:陛下內無賢相,外無 名將,官冗而失黜陟,兵多而少教習。孤立朝廷之上, 此所以孤寒也。帝喜而優容之。近侍皆為之懼。自此 名重朝野。

《宋史·傅堯俞傳》:堯俞為監察御史。仁宗春秋高,皇嗣 未立,堯俞請建宗室之賢,以慰天下望。及英宗為皇 子,有司闕供餽,仁宗未知。堯俞言:陛下既以宗社之 重建皇嗣,宜以家人禮,使皇子朝夕侍膳左右,以通 慈孝之誠。今禮遇有闕,非所以隆親親、重國本也。於 是詔有司供具甚厚。英宗即位,轉殿中侍御史,遷起 居舍人。皇太后與英宗同聽政,英宗有疾,既平,堯俞 上書皇太后,請還政。久之,聞內侍任守忠有讒間語, 堯俞諫皇太后曰:外間物論紛惑,兩宮之情未通。臣 謂天下之可信者,無大於以天下與人,亦無大於受 天下以公,況皇帝以明睿之資,貫通古今,而受人之 天下乎。如誅竄讒人,則慈孝之聲並隆矣。於是皇太 后還政,逐守忠。堯俞言於英宗曰:皇太后給事左右 之人,宜頗錄其勤勞,少加恩惠,上慰母后,下安反側。 且守忠已去,其餘不問可也。遷右司諫、同知諫院。英 宗眷遇堯俞,嘗雪中賜對,堯俞自東廡升,英宗傾身 東向以待,每奏事退,多目送之。

《甲申雜記》:先公自太原罷歸朝。既引對,神宗諭來日 前殿引。既對,上曰:昨日在後殿,卿仁宗舊臣,不欲裹 帽子見卿。嗚呼,上之禮遇臣下也如此。

《宋史·蘇軾傳》:軾除翰林學士,鎖宿禁中,召入對便殿, 宣仁后問曰:卿前年為何官。曰:臣為常州團練副使。 曰:今為何官。曰:臣今待罪翰林學士。曰:何以遽至此。 曰:遭遇太皇太后、皇帝陛下。曰:非也。曰:豈大臣論薦 乎。曰:亦非也。軾驚曰:臣雖無狀,不敢自他途以進。曰: 此先帝意也。先帝每誦卿文章,必嘆曰:奇才,奇才。但 未及進用卿耳。軾不覺哭失聲,宣仁后與哲宗亦泣, 左右皆感涕。已而命坐賜茶,徹御前金蓮燭送歸院。 《蘇頌傳》:頌為相,上章辭位,紹聖四年,拜太子少師致 仕。方頌執政時,見哲宗年幼,諸臣太紛紜,常曰:君長, 誰任其咎耶。每大臣奏事,但取決於宣仁后,哲宗有 言,或無對者。惟頌奏宣仁后,必再稟哲宗;有宣諭,必 告諸臣以聽聖語。及貶元祐故臣,御史周秩劾頌。哲 宗曰:頌知君臣之義,無輕議此老。

《孫固傳》:固拜觀文殿學士、知河陽,尋提舉嵩山崇禧 宮。哲宗即位,以正議大夫知河南府,徙鄭州。元祐二 年,召除侍讀、提舉中太一宮,遂拜門下侍郎。哲宗與 太皇太后矜其年高,每朝會豫節拜儀,聽休於幄次。 固數乞骸骨,太皇太后曰:卿,先帝在東宮時舊臣。今 帝新聽政,勉留輔導;或體中未安,取文書於家治之 可也。固感激,強起視事,復知樞密院事,累官右光祿 大夫。五年,卒,年七十五。哲宗、太皇太后皆出聲泣。時文彥博致仕歸洛,將宴餞崇政殿,以固在殯,罷之。輟 視朝二日,贈開府儀同三司,諡曰溫靖。固宅心誠粹, 不喜矯亢,與人居久而益信,故更歷夷險,而不為人 所疾害。嘗曰:人當以聖賢為師,一節之士,不足學也。 又曰:以愛親之心愛其君,則無不盡矣。

《揮麈餘話》:明清頃於蔡微處,得觀祐陵與蔡元長賡 歌一軸,皆真跡也。今錄於後:己亥十一月十三日,南 郊祭天,齋宮即事賜太師:報本精禋自國南,先期清 廟宿齋嚴。層霄初擴同雲霽,暖吹俄回海日暹。十萬 軍容冰作陣,九街鴛瓦玉為簷。肅雍顯相同元老,行 慶均釐四海霑。太師臣京恭和:雪晴至日日初南,帝 舉明禋祀事嚴。萬瓦溝中寒色在,一輪空外曉光暹。 雲和龍軫開冰轍,風暖鸞旗拂凍簷。共喜天心扶聖 德,珠璣更誤寵恩霑。展采齊明拱面南,濃雲深入夜 更嚴。風和不放瓊英落,日暖高隨玉漏暹。照地神光 臨午陛,鳴皋仙羽下重簷。五門回仗如天上,看舉雞 竿雨露霑。袞龍朱履午階南,大輦鸞鳴羽衛嚴。玉軫 乍回黃道穩,金烏初上白雲暹。五門曉吹開旗尾,萬 騎花光入帽簷。已見神光昭感格,鶴書恩下萬邦霑。 飲福初回八陛南,凝旒裒對百神嚴。晛消塵入康衢 潤,神應光隨北陛暹。丹檻雉開中扇影,朱繩鶴下五 門簷。群生鼓舞明禋畢,卻憶花飛舞袖霑。清廟齋幄, 嘗有詩賜太師,已曾和進。禋祀禮成,以目擊之事,依 前韻再進。今亦用元韻復賜太師,非特以此相困,蓋 清時君臣賡載,亦一時盛事耳。靈鼓黃麾道指南,紫 壇蒼璧示凝嚴。聯翩玉羽層霄下,烜赫神光愛景暹。 為喜鸞輿回鳳闕,故留芝蓋出虯簷。禮天要作斯民 福,解雨今當萬物霑。太師以被賜暹字韻詩,前後凡 三次進和,蓋欲示其韻愈嚴而愈工耳。復以前韻又 賜太師:天位迎陽轉斗南,千官山立盡恭嚴。共欣奠 玉煙初達,爭奉回鑾日已暹。歸問雪中誰詠絮,冥搜 花底自巡簷。禮成卻喜歌盈尺,端為來麰萬GJfont霑。唐杜 甫詩:巡簷索共梅花笑。蓋雪事也。太師臣京題神霄宮:下馬神霄第 一回,晴空宮殿九秋開。月中桂子看時落,雲外仙軿 特地來。參差碧瓦切昭回,繡戶雲輀次第開。仙伯九 霄曾付託,得隨真主下天來。神霄玉清萬壽宮慶成, 卿以使事奉安聖像,聞有二詩書,俯同其韻,復賜 太師:碧落金風爽氣回,叢霄乍喜瑞霞開。經營欲致 黎元福,敢謂詩人詠子來。曈曚日馭曉光回,金碧相 宜玉府開。步武煙霞還舊觀,百神應喜左元來。昨日 召卿等自卿私第泛舟經景龍江,游擷芳園靈沼,聞 卿有小詩,今俯同其韻賜太師:景龍江靜喜安流,玉 色閒看浴翅鷗。已覺西風頗無事,何妨穩泛濟川舟。 登山想見留雲際,賞日還能傍水涯。對此已多重九 興,先輸黃髮賞黃花。錦繡煙霄碧玉山,縈紆靜練照 晴川。留連不惜厭厭去,雅興難忘既醉篇。上清寶籙 宮立冬日講經之次,有羽鶴數千飛翔空際,公卿士 庶,眾目仰瞻。卿時預榮觀,作詩紀實來上,因俯同其 韻,賜太師以下:上清講席鬱蕭臺,俄有青田萬侶來。 蔽翳晴空疑雪舞,低徊轉影類雲開。翻翰清唳遙相 續,應瑞移時尚不回。歸美一章歌盛事,喜今重見謫 仙才。又上巳日賜太師:金明春色正芳妍,修禊佳辰 集眾賢。久矣愆陽罹暵旱,沛然膏雨潤農田。乘時賸 挾花盈帽,胥樂何辭酒滿船。所賴燮調功有自,佇期 高廩報豐年。微,元長之孫,自云:當其父祖富貴鼎盛 時,悉貯于隆儒亨會閣。此百分之一二焉。國禍家艱 之後,散落人間,不知其幾也。

祐陵癸巳歲,蔡元長自錢唐趨召再拜,詔特錫燕于 太清樓,極承平一時之盛。元長作記以進云:政和二 年三月,皇帝制詔,臣京宥過眚愆,復官就第。命四方 館使榮州防禦使臣童師敏齎詔召赴闕,臣京頓首 辭。繼被御札手詔,責以大義,惶怖上道。於是飲至於 郊,曲燕於垂拱殿,祓禊於西池,寵大恩隆,念無以稱。 上曰:朕考周宣王之詩,吉甫燕喜,既多受祉。來歸自 鎬,我行永久。飲御諸友,炰鱉膾鯉。其可不如古者。詔 以是月八日開後苑太清樓,命內客省使保大軍節 度觀察留後帶御器械臣譚稹、同知入內內侍省事 臣楊戩、內客省使保康軍節度觀察留後帶御器械 臣賈祥、引進使晉州管內觀察使勾當內東門司臣 梁師成等五人,總領其事。西上閤門使忠州刺史尚 藥局典御臣鄧忠仁等一十三人,掌典內謁者職。有 司請辦具上,帝弗用。前三日,幸太清,相視其所,曰:於 此設次,於此陳器皿,於此置尊罍,於此膳羞,於此樂 舞。出內府酒尊、寶器、琉璃、馬瑙、水精、玻璃、翡翠、玉,曰: 以此加爵。致四方美味,蠃蛤蝦鱖白、南海瓊枝、東陵 玉蕊、與海物惟錯,曰:以此加GJfont。頒御府寶帶,宰相、親 王以玉,執政以通犀,餘花犀,曰:以此實篚。教坊請具 樂奏,上弗用,曰:後庭女樂,肇自先帝。隸業天臣未之 享。其陳於庭,上曰:不可以燕樂廢政。是日,視事垂拱 殿。退召臣何執中、臣蔡京、臣鄭紳、臣吳居厚、臣劉正 夫、臣侯蒙、臣鄧洵仁、臣鄭居中、臣鄧洵武、臣高俅、臣童貫崇政殿閱弓馬所子弟武伎,引強如格,各命以 官。遂賜坐,命宮人擊鞠。臣何執中等辭,請立侍,上曰: 坐。乃坐。於是馳馬舉仗,翻手覆手,丸素如綴。又引滿 馳射,妙絕一時,賜賚有差。乃由景福殿西序入苑門, 就次以憩。詔臣蔡京曰:此跬步至宣和,即昔言者所 謂金柱玉戶者也,厚誣宮禁。其令子攸掖入觀焉。東 入小花逕,南度碧蘆叢,又東入便門,至宣和殿,止三 楹,左右挾,中置圖書、筆硯、古鼎、彝、罍、洗。陳几案榻,漆 以黑。下宇純朱,上棟飾綠,無文采。東西廡側各有殿, 亦三楹,東曰瓊蘭。積石為山,峰巒間出。有泉出石竇, 注於沼北。有御札靜字牓梁間,以洗心滌慮。西曰凝 芳,後曰積翠,南曰瑤林,北洞曰玉宇。石自壁隱出,嶄 巖峻立,幽花異木,扶疏茂密。後有沼曰環碧,兩旁有 亭曰臨漪、華渚。沼次有山,殿曰雲華,閣曰太寧。左躡 道以登,中道有亭,曰琳霄、垂雲、騫鳳、層巒,不大高峻, 俯視削壁攢峰,如深山大壑。次曰會春閣,下有殿曰 玉華。玉華之側有御書牓,曰三洞瓊文之殿,以奉高 真。旁有種玉、緣雲軒相峙。臣奏曰:宣和殿閣亭沼,縱 橫不滿百步,而修真觀妙,發號施令,仁民愛物,好古 博雅,玩芳、綴華咸在焉。楹無金瑱,壁無珠璫,階無玉 砌,而沼池巖谷,谿澗原隰,太湖之石,泗濱之磬,澄竹 山茶,崇蘭香GJfont,葩華而紛郁。無犬馬射獵畋遊之奉, 而有鷗、鳧、雁、鶩、鴛鴦、鸂鶒、龜、魚馴馴,雀飛而上下。無 筦、絃、絲、竹、魚龍、曼衍之戲,而有松風竹韻,鶴唳鶯啼, 天地之籟,適耳而自鳴。其潔齊清靈雅素若此,則言 者不根,蓋不足恤。日午,謁者引執中以下,入女童樂 四百,靴袍玉帶,列排場,肅然無敢謦咳者。宮人珠籠 巾玉,束帶秉扇,拂壺巾劍鉞,持香毬,擁御床以次立, 亦無敢離行失次。皇子嘉王楷起居,升殿側侍,進趨 莊重,儼若成人。臣執中等前賀曰:皇子侍燕,宗社之 慶。樂作,節奏如儀,聲和而繹。上曰君臣同樂,宜略去 苛禮,飲食起坐,當自便無間。執事者以寶器進,上量 滿酌以賜,命皇子宣勸,群臣惶恐飲釂。又以惠山泉、 建溪毫琖烹新貢太平嘉瑞鬥茶飲之。上曰:日未晡, 可命樂。殿上笙簧、琵琶、箜篌、方響、箏簫登陛合奏,宮 娥妙舞,進御酒。上執爵命掌樽者注群臣酒,曰:可共 飲此杯。群臣俯伏謝。上又曰:可觀。群臣憑陛以觀,又 頓首謝。又命宮娥撫琴擘阮。已而群臣盡醉。臣竊考 《鹿鳴之葉》,冠於《小雅》,而忠臣嘉賓,得盡其心。既醉太 平之時,醉酒飽德,人有士君子之行。在昔君臣施報 之道,在於飲食燕樂之間。太清自真祖開宴,以迄於 今,飲食之設,供張之盛,樂奏之和,前此未有。勸侑之 恩,禮意之厚,相與無間之情,亦今昔所無。實君臣千 載之遇,而臣德輶智殫,曾不足仰報萬分。昔仲甫徂 齊,式遄其歸;而吉甫作誦,穆如清風;召虎受命,錫以 圭瓚,虎拜稽首,對揚王休,作召公考,天子萬壽。然則 上之施光,下之報宜厚。而臣老矣,論報無所。切不自 量,慕古人之風謹稽首再拜,誦曰:皇帝在御,政若稽 古。昔周宣王,燕嘉吉甫。曰來汝京,實始予輔。厥初有 為,唱予和汝。式遄其歸,遠於吳、楚。勞還於庭,飲至於 露。既又享之,其開禁GJfont。有來帝車,相視其所。於此膳 羞,於此樂舞。海物惟錯,于以加俎。何錫予之,實篚及 筥。簫鼓鏘鏘,後庭委女。帝曰宣和,不遠跬步。人昔有 言,金柱玉戶。帝命子攸,爾掖爾父。乃瞻庭除,乃歷殿 廡。綠飾上棟,漆朱下宇。梁無刻雕,檻不采組。有石巖 巖,有泉湑湑。體道清心,於此燕處。彼言厚誣,何恤何 慮。帝執帝爵,勸酬交舉。毋相其儀,毋間笑語。有喜惟 王,飲之俾飫。臣拜稽首,千載之遇。君施臣報,式燕且 譽。臣拜稽首,明命是賦。天子萬年,受天之祜。

蔡元長所述《太清樓侍燕記》,既列於前,又得《保和殿 曲燕》、《延福宮曲燕》二記,今復載於左方:宣和元年九 月十二日,皇帝詔臣蔡京、臣王黼、臣越王俁、臣燕王 似、臣嘉王楷、臣童貫、臣嗣濮王仲忽、臣馮熙載、臣蔡 攸燕保和殿,臣蔡鯈、臣蔡翛、臣蔡鞗東曲水朝於玉 華殿。上步西曲水,循醾架,至太寧閣,登層巒、琳霄、 騫鳳、垂雲亭,景物如前,林木蔽蔭加勝。始至保和殿, 三楹,楹七十架,兩挾閣,無綵繪飾侈,落成於八月,而 高竹崇檜,已森然蓊GJfont。中楹置御榻,東西二間列寶 玩與古鼎彝器。玉左挾閣曰妙有,設古今儒書、史子 楮墨;右曰日宣,道家金櫃玉笈之書,與神霄諸天隱 文。上步前行,稽古閣有宣王石鼓。歷邃古、尚古、鑑古、 作古、傳古、博古、祕古諸閣,藏祖宗訓謨,與夏、商、周尊 彝鼎鬲爵斝卣敦盤盂,漢、晉、隋、唐書畫,多不知識駭 見,上親指示,為言其概。因指閣曰:此藏卿表章字札 無遺者。命開櫃,櫃有朱隔,隔內置小匣,匣內覆以繒 綺,得臣所書撰《淑妃劉氏制》。臣進曰:札惡文鄙,不謂 襲藏如此。念無以報稱,頓首謝。抵玉林軒,過宣和殿、 列岫軒、天真閣。凝德殿之東,崇石峭壁,高百丈,林壑 茂密,倍於昔見。過翠翹、燕閣諸處。賜茶全真殿,上親 御擊注湯,出乳花盈面,臣等惶恐,前曰:陛下略君臣 夷等,為臣下烹調,震悸惶怖,豈敢啜。頓首拜。上曰:可少休。乃出瑤林殿。中使馮皓傳旨,留題殿壁,喻臣筆 墨已具,乃題曰:瓊瑤錯落密成林,檜竹交加午有陰。 恩許塵凡時縱步,不知身在五雲深。頃之就坐,女童 樂作。坐間則荔子、黃橙、金柑相間,布列前後,命師文 浩剖橙分賜。酒五行,再休。許至玉真軒,軒在保和西 南廡,即安妃妝閣。命使傳旨曰:雅燕酒酣添逸興,玉 真軒內看安妃。詔臣賡補成篇,臣即題曰:保和新殿 麗秋輝,詔許塵凡到綺闈。方是時,人自謂得見妃矣。 既而但畫像掛西垣,臣即以謝奏曰:玉真軒檻暖如 春,只見丹青未有人。月裏嫦娥終有恨,鑑中姑射未 應真。須臾,中使召臣至玉華閣,上手持詩曰:因卿有 詩,況姻家,自當見。臣曰:頃緣葭莩,已得拜望,故敢以 詩請。上大笑。妃素妝,無珠玉飾,綽約若仙子。臣前進, 再拜敘謝,妃答拜。臣又拜,妃命左右掖起。上手持大 觥酌酒,命妃曰:可勸太師。臣奏曰:禮無不報,不審酬 酢可否。於是持瓶注酒,授使以進。再坐,徹女童,去羯 鼓。御侍奏細樂,作《蘭陵王》、《揚州散》古調,酬勸交錯。上 顧群臣曰:桂子三秋七里香。七里香,桂子名也。臣楷 頃許對曰:麥雲九夏兩岐秀。臣攸曰:雞舌五年千歲 棗。臣曰:菊英九日萬齡黃。乃賡載歌曰:君臣燕衎昇 平際,屬句論文樂未央。臣奏曰:陛下樂與人同,不間 高卑。日且莫,久勤聖躬,不敢安。上曰:不醉無歸。更勸, 迭進酒行無算。上忽憶紹聖《春宴口號》二句,問曰:卿 所作否。餘句云何。臣曰:臣所進詩,歲久不記。上曰:是 時以疾告假,哲宗召至宣和西閣,問所告假者,對曰: 臣有負薪之疾,不果預需雲之燕。哲宗曰:蔡承旨有 隹句曰:紅蠟青煙寒食後,翠華黃屋太微間。不可不 赴。上曰:臣敢不力疾遵奉。是日,待漏東華,哲宗已遣 使詢來否。語罷,命郝隨持杯以勸,凡三酬,大醉,免謝 扶出。因沉吟曰:記上下句有曰集英班者。繼而曰:牙 牌曉奏集英班,日照雲龍下九關。紅蠟青煙寒食後, 翠華黃屋太微間。繼又曰:三春樂奏三春曲,萬歲聲 連萬歲山。欲識君臣同樂意,天威咫尺不違顏。臣頓 首謝曰:臣操筆注思,於今二十年。陛下語及,方省髣 GJfont,然不記一字。陛下藩邸已知臣,蓋非今日,豈勝榮 幸。再拜謝。上輪指曰:二十四年矣。左右皆大驚。非聖 人孰與夫此。臣又謝曰:臣被知藩邸,受眷紹聖,兩朝 遭遇。臣駑下衰老,無毫髮稱報。上曰:屢見哲宗道卿 但為章惇輩沮忌,不及用。朕時年八歲,垂髫侍側。一 日,哲宗疑慮,默若有所思。問曰:大臣以謂不當紹述, 朕深疑之。奏曰:臣聞子紹父業,不當問人,何疑之有。 哲宗駭曰:是兒有大志如此。由是劉摯、呂大防相繼 斥逐,紹述自此始。臣奏曰:陛下曲燕御酒,樂欣交通。 而時追惟哲宗付託與紹述之始,孝友篤於誠心,非 臣之幸,社稷天下之幸。因再拜賀。黼已下皆再拜。上 又曰:嘗記合食與卿否。臣謝曰:是時大禮禁嚴,廚饔 不得入,貿食端邸,蒙陛下賜之。臣被遇,自茲終身不 敢忘。又曰:崇政殿試,卿在西幕詳定時,因入持扇求 書,得二詩,皆杜甫所作,詩曰:戶外昭容紫袖垂,雙瞻 御座引朝儀。香飄合殿春風轉,花覆千官淑景移。又: 五夜漏聲催曉箭,九重春色醉仙桃。旌旗日煖龍蛇 動,宮殿風微燕雀高。臣曰:崇寧初蒙宣諭扇猶在。上 曰:今尚在也。臣曰:自古人臣遭遇,或以一能一技見 知當時,名顯後世。臣章句片言,二十年前已蒙收錄。 崇寧以來,被遇若此。君臣千載,豈非一日。君之施厚, 臣之報豐。臣無尺寸,孤負恩紀,但知感涕。上曰:卿可 以安矣。臣又奏曰:樂奏繽紛,酒觴交錯。方事燕飲,上 及繼述,下及故老,若朋友相與銜杯酒,接慇懃之歡, 道舊論新。顧臣何足以當。臣請序其事,以示後世,知 今日燕樂,非酒食而已。夜漏已二鼓五籌,眾前奏丐 罷,始退。十三日臣京序。《延福宮曲宴記》:宣和二年十 二月癸巳,召宰執親王等曲宴於延福宮,特召學士 承旨臣李邦彥、學士臣宇文粹中與,示異恩也。是日 初御睿謨殿,設席如外廷賜宴之禮,然器用殽品,GJfont 奇精緻,非常宴比。仙韶執樂,和音曼聲,合變爭節,亦 非教坊工人所能髣GJfont。上遣殿中監蔡行諭旨曰:此 中不同外廷,無彈奏之儀,但飲食自如。食味果實有 餘者,可攜歸。酒五行,以碧玉醆宣諭。侍宴諸臣云:前此曲宴早 坐,未嘗宣勸,今出異數。少憩於殿門之東廡。晚,召赴景龍門,觀 燈玉華閣,飛陞金碧絢耀,疑在雲霄間。設衢樽鈞樂 於下。都人熙熙,且醉且戲,繼以歌誦,示天下與民同 樂之恩,侈太平之盛事。次詣穆清殿,後入崆峒洞天, 過霓橋,至會寧殿,有八閤東西對列,曰琴、棋、書、畫、茶、 丹、經、香。臣等熟視之,自崆峒入,至八閤,所陳之物,左 右上下,皆琉璃也,映徹焜煌,心目俱奪。閤前再坐,小 案玉斝,珍異如海陸羞鼎,又與睿謨不同。酒三行,甚 速,起詣殿側縱觀。上謂保和殿學士蔡翛曰:引二翰 苑子細看,一一說與。諄諭再三。次詣成平殿,鳳燭龍 燈,燦然如畫,奇偉萬狀,不可名言。上命近侍取茶具, 親手注湯擊拂,少頃,白乳浮醆面,如疏星澹月,顧諸 臣曰:此自布茶。飲畢皆頓首謝。既而命坐,酒行無筭,復出宮人合曲,妙舞蹁躚,態有餘妍,凡目創見。上諭 臣邦彥、臣粹中曰:此盡是嬪御。自來翰林,不曾與此 集。自卿等始。又曰:《翰林志》誰修。太宰王黼奏云:承旨 李邦彥。上顧臣邦彥曰:好。《翰林志》可以盡載此事。此 卿等榮遇。臣邦彥謝不敏。瓊瑤玉舟,宣勸非一。上每 親臨視使釂,復顧臣某曰:李承旨善飲。仍數被特勸。 夜分而罷。臣仰惟陛下加惠親賢,共享太平。肆念詞 臣,許陪鼎席宗工之末,周於待遇,略去常儀。臣邦彥、 粹中首膺異數,親承玉音,俾編載榮遇,以侈北門之 盛。蓋陛下崇儒右文,表異鼇禁,用示眷矚之意,誠千 載幸會也。竊伏惟念一介微臣,粵自布衣,叨膺識擢, 凡所蒙被,度越倫GJfont。曾微毫忽,以助山嶽。茲侍燕衎, 咫尺威顏,獨誤睿獎,至官而不名,豈臣糜捐,所能稱 塞。臣竊觀文武之盛,始於憂勤,而逸樂繼之。鹿鳴之 燕群臣,嘉賓得盡其心。故天保之報,永永無極。臣雖 GJfont陋,敢忘歸美之義。輒揚盛蹟,備載於篇。使視草之 臣,知聖主曲宴內務,自臣等始。謹錄進呈,伏取進止。 《齊東野語》:庚子九月,上宣諭宰執云:已有指揮閣門, 令今後常朝宰臣免宣名,他朝會則否。且云:朕記得 老蘇議論贊儀之臣,呼名如胥吏,非禮貌之意也。 《宋史·徐誼傳》:誼,字子宜,一字宏父,溫州人。乾道八年 進士,累官太常丞。孝宗臨御久,事皆上決,執政惟奉 旨而行,群下多恐懼顧望。誼諫曰:若是則人主日聖, 人臣日愚,陛下誰與共功名乎。及論樂制,誼對以宮 亂則荒,其君驕;商亂則陂,其官壞。上遽改容曰:卿可 謂不以官自惰矣。

《金史·熙宗本紀》:皇統元年五月,梁宋國王宗幹薨。庚 戌,上親臨日官奏。戌亥,不宜哭泣,上曰:君臣之義,骨 肉之親,豈可避之。遂哭之慟,命輟朝七日。六月甲戌, 詔都元帥宗弼與宰執同入奏事。庚寅,行臺平章政 事耶律暉致仕。壬辰,有司請舉樂上,以宗幹新喪不 允。甲午,紀王宗強薨,上親臨,輟朝如宗幹喪。

《高汝礪傳》:上嘗謂汝礪曰:朕每見卿侍朝,恐不任其 勞,許坐殿下,而卿終不從何哉。夫君臣相遇,貴在誠 實,小謹區區,朕固不較也。汝礪以君臣之分甚嚴,不 敢奉命。

《徒單克寧傳》:皇太孫為皇帝,是為章宗。徙封為東平 郡王。詔克寧朝朔望,朝日設坐殿上。克寧固辭,詔近 臣勉諭。克寧涕泣謝曰:憐憫老臣,幸免常朝,豈敢當 坐禮。其後,每朝必為克寧設坐,克寧侍立益敬。即位 詔文凡除名開落官吏並量材錄用,張汝霖奏真盜 枉法不可恕,克寧曰:陛下初即位,行非常之典,贓吏 誤沾恩宥其害小,國之大信不可失也。章宗深然之。 無何,進拜太傅,兼尚書令,賜尚衣玉帶。乞致仕,不許。 詔譯《諸葛孔明傳》賜之。詔尚書省曰:太傅年高,旬休 外四日一居休,大事錄之,細事不須親也。賜金五百 兩、銀五千兩、錢千萬、重綵二百端、絹二千匹。

《粘割斡特剌傳》:斡特剌拜參知政事,世宗謂宰臣曰: 朕素知此人極有識慮,貌雖柔而心甚剛直,所行不 率易也。

《孫鐸傳》:泰和二年,上召鐸、戶部侍郎張復亨議交鈔。 復亨曰:三合同鈔可行。鐸請廢不用,詰難久之,復亨 議詘。上顧謂侍臣曰:孫鐸剛正人也,雖古魏徵何以 加焉。

《僕散揆傳》:揆為宣撫河南軍民使。上諭之曰:朕即位 以來,任宰相未有如卿之久者,若非君臣道合,一體 同心,何以及此。

《元史·博爾朮傳》:爾朮,阿兒剌氏。始祖孛端察兒,以才 武雄朔方。父納忽阿兒闌,與烈祖神元皇帝接境,敦 睦鄰好。博爾朮志意沉雄,善戰知兵,事太祖於潛邸, 共履艱危,義均同氣,征伐四出,無往不從。時諸部未 寧,博爾朮每警夜,帝寢必安枕。寓直於內,語及政要, 或至達旦。君臣之契,猶魚水也。初,要兒斤部卒盜牧 馬,博爾朮與往追之,時年十三,知眾寡不敵,乃出奇 從旁夾擊之,盜舍所掠去。及戰於大赤兀里,兩軍相 接,下令殊死戰,跬步勿退。博爾朮繫馬於腰,跽而引 滿,分寸不離故處,太祖嘉其勇膽。又嘗潰圍於怯列, 太祖失馬,博爾朮擁帝累騎而馳,頓止中野。會天雨 雪,失牙帳所在,臥草澤中,與木華黎張氈裘以蔽帝, 通夕植立,足蹟不移,及旦,雪深數尺,遂免於難。篾里 期之戰,亦以風雪迷陣,再入敵中,求太祖不見,急趨 輜重,則帝已還臥憩車中,聞博爾朮至,曰:此天贊我 也。丙寅歲,太祖即皇帝位,君臣之分益密,嘗從容謂 博爾朮及木華黎曰:今國內平定,多汝等之力,我之 與汝,猶車之有轅,身之有臂,汝等宜體此勿替。 《不忽木傳》:不忽木,以天下之重自任,知無不言。世祖 嘗語之曰:太祖有言,人主理天下,如右手持物,必資 左手承之,然後能固。卿實朕之左手也。每侍燕間,必 陳說古今治要,世祖每拊髀嘆曰:恨卿生晚,不得早 聞此言,然亦吾子孫之褔。臨崩,以白璧遺之,曰:他日 持此以見朕也。《許國禎傳》:國禎,子扆字君黼,一名忽魯火孫,從其父 國禎事世祖於潛邸,進退莊重,世祖喜之,賜今名。俾 從許衡學,入備宿衛,忠慎小心。嘗因事忤旨,欲罪之, 帝後悔,謂近侍帖哥曰:朕欲罪忽魯火孫,汝何不言。 汝二人自今結為兄弟,有所譴責,則更相進諫。乃置 金酒中,賜二人飲,以為盟。時裕宗居東宮,帝又諭忽 魯火孫曰:若太子罪汝,將誰諫耶。遂命東宮臣慶山 奴亦同飲金酒。

《海上紀聞》:宋公訥病,高廟遣中使諭曰:卿稟天命之 性,發仲尼之誠,施己之幽德,修道教人,所以病不久 而速瘥,以其有神也。又嘗言:宋祭酒骨格必壽。適有 畫工至,命繪公像,甚肖。上喜。吏部尚書余熂不喜公, 以事逐公去。上怒,誅熂。念公老,召其子望江縣主簿 麟侍養二十年,卒於官,年八十。上為文祭之。故事文 臣四品,無給喪費者,給自公始。又遣行人祭於家,為 治墳塋,官其次子復祖為司業。一時君臣之契莫倫 焉。

《明良錄略》:上嘗與宋濂飲。濂辭,上強之,至三觴,面如 赭,行不成步。上歡笑,親御翰墨賦楚詞一章以賜,仍 命侍臣咸賦醉學士歌,曰:俾後世知朕君臣同樂若 此也。九年,乃拜學士承旨。上謂曰:朕以布衣為天子, 卿亦起草萊列侍從,為開國文臣之首。俾世世與國 同休,不亦美乎。輒令取子孫官之,特召太子選良馬 以賜濂。上親作馬歌,以寵耀焉。上又嘗稱濂寵辱不 驚,始終無異,可以為賢人君子。十年,致仕歸。臨行,賜 緡幣及御製文集。皇太子贈以衣三襲。上諭曰:朕最 慎於賞,予嘉卿忠誠,故有是賜。又曰:卿年幾何。曰:六 十有八。上曰:藏此幣,俟三十二年後,作百歲衣也。是 年九月入朝,上降敕,遣儀曹奉醪膳諸物,抵寓館以 賜。自是日,侍上遊歷觀闕,盤旋禁GJfont,便殿侍食,日晏 始退。上喟然歎曰:純臣哉。歲暮,辭還。上謂其子璲曰: 爾父雖去,朕嘗見諸夢寐。中書舍人史靖可,太子正 字桂良彥等,皆為詩歌以紀之。

《龍興慈記》:武寧達疾亟,聖祖幸其第,至榻前,問之,占 二句曰:聞說君王鑾駕來,一花未謝百花開。蓋諷待 用英賢之眾,戀主之思乎。執聖祖手不放。聖祖曰:卿 欲朕緊掌山河。達就榻上GJfont頭,勉主之忠乎。嗚呼,君 臣始終兩得之矣。

《青溪暇筆》:洪武間,翰林應奉唐肅,有應制《賦海東青》 一絕云:雪翮能追萬里風,坐令狐兔草間空。詞臣不 敢忘規諫,卻憶當時魏鄭公。自記云:是日,上御奉天 門外西鷹房,觀海東青。翰林學士宋濂因諫曰:禽,荒 古所戒。上曰:朕聊玩之耳,不甚好也。濂曰:亦當防微 杜漸。上遂起。嗚呼,我太祖聖明天縱,固非唐太宗所 能肖。然宋公之真誠,不在鄭公之下,而肅之詩,亦可 謂善於規諷矣。此雖一事,可以見當時君臣相得之 際,如此其盛也。

《吾學編》:上嘗召劉大夏諭曰:事有不可,每欲召卿議, 又以非卿部事而止。後有當行罷者,卿揭帖啟朕公 對,不敢上問,何也。曰:先朝李孜省可戒。上曰:朕與卿 論政事,豈孜省比。曰:臣下以揭帖密進朝廷,以揭帖 顯行,何異前代斜封墨。敕事之可否,外付府部,內咨 內閣,可也。上稱善

《遵聞錄》:陶安為翰林學士,賜以門對曰:國朝謀略無 雙士,翰苑文章第一家。後又以安為江西參政而卒, 聖祖親製文,遣使祭之,其蒙被寵眷,終始不衰如此。 視諸宋濂,其間幸與不幸,相去遠矣。

《明外史·楊士奇傳》:時藩司守令皆朝,京師尚書李慶 言於帝請發軍伍餘馬給有司,歲課其駒。士奇力言。 不可不報。有頃,按察司陳智亦上章言畜馬非是,帝 乃御思善門,召士奇謂曰:朕聞李慶、呂震皆不樂卿, 朕念卿孤立,恐為所傷,不欲因卿言罷耳。因出智章 使草敕行之。士奇頓首曰:陛下知臣,臣不孤矣。 《仰山脞錄》:楊文懿公,登第,入翰林,每進講,必傅經義, 以納忠誨。一日,講說命。有曰:明君圖治,常患其臣不 言。忠臣進言,惟恐其君不行。臣不言則君徒負聰明, 而罔聞乎治要。君不行,則臣徒費講說,而無補乎上 德。臣言之而君行之,若高宗傅說,可以為萬世法矣。 公語他學士曰:萬一蒙上過聽,不賢於優孟滑稽之 談乎。

《谿山餘話》:我朝君臣隔絕,實以憲廟口吃之故。至孝 宗末年,有意召見大臣,與議機務。李西涯,文正公東 陽載在《燕對錄》。比來南劍,聞之蕭少卿九成韶言,一 日孝廟,嘗問司禮監,祖宗時召見大臣,其禮如何,當 在何處。蕭敬對云:英宗多在文華殿,嘗見臨殿前楹, 見吏部尚書王公翱。問對畢,王公辭去,顧見其衣後 破損,再呼還,問:衣破,何不令家人補之。王公答曰:今 日偶服此到部,適聞命,不及更衣。英廟撫掌笑,命賜 一綺。孝廟聞之,曰:朕不能如祖宗簡易若此。數日間, 遂召見兵部尚書劉公大夏,見後,稱好好。向見邃菴 楊公一清,亦談一事云。時甘肅闕總兵官,會推恭順侯吳瑾,英廟以為得人,召問王公何如。王公以為不 可用。英廟遽曰:老王執拗。外廷皆道此人好,獨爾以 為不可,何也。王公叩頭曰:吳瑾是色目人,甘肅地近 西域,多回回雜處,豈不笑我中國乏人。英廟即撫掌 曰:還是老王有見識。即命另推。祖宗時,君臣之間契 會如此。孝廟有意修復,真聖政也。

戶部尚書杏岡李公瓚,嘗為兵部主事,言東山劉公 大夏,當孝宗之朝,最為得君,公亦以天下為任,議汰 冗食,凡軍職皆以軍功為準。通查裁革,既得旨議之, 而一時侍衛、將軍、力士之流,皆以才藝選。初無軍功, 該司失於照詳,類行報罷,一時鬨然。時駙馬都尉樊 凱,管紅盔將軍,特過兵部為言,此GJfont不宜裁革。東山 概拒之。凱積不平。適當駕陞殿,凱立午門外,語諸人 曰:爾GJfont不用了,昨已奉旨裁革,雖我亦無地位矣。蓋 激之也。眾人遂散出。孝宗上殿,平昔執瓜帶刀之人 皆不在,儀衛簡寂,恐恐不安。屢顧左右問故。既退,遂 宣樊駙馬面究。凱奏:昨兵部已行裁革去矣。孝宗大 聲曰:劉大夏敢如此。玉色不怡。復宣兵部,東山至,走 急,氣促,不能了了。而裁革之事悉罷,聖眷遂衰矣。夫 以東山之公,忠與孝廟之有為,事機一失,乃至於此, 信乎。臣不密則失身,一時疏略,甚可惜也。該司可謂 無人矣。諺云:倖門如鼠穴,此言可以喻。

《名山藏·典謨記》:宣德四年四月,薦鰣魚奉先殿,分嘗 大學士楊士奇、楊榮、金幼孜,賜酒製詩,士奇等和。上 曰:今日君臣,當以卷阿相勗。

嘉靖十四年八月,上召費宏無逸殿東室曰:朕取稼 穡艱難之意,搆茲殿。今日召卿,庶幾君臣同遊,盛美。 《永陵編年史》:嘉靖十年三月,御製視穀先蠶壇位賦, 手授張孚敬曰:朕偶有作,卿等刪潤和之,以寓儆戒 之意。孚敬請上手書,賜為世寶。許之。復諭孚敬曰:朕 惟君臣之際,固不可不嚴。此在朝當慎,若燕處則猶 家人。漢文帝前席賈生,迄今以為美政,君臣不交,治 功不成。卿於朕,猶周公愛成王。公以孝訓於朕,他特 餘事耳。夙夜在公,事君盡禮,輔道大臣與他臣不同, 故曰:道之教訓,傅之德義,保其身體。今後,凡有令謨 入奏,不時面對,交修朕志。今春,朕奉兩宮春遊,後與 卿一遊,仰遵聖祖丕訓。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