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00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六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六卷目錄

 君臣部雜錄

皇極典第六卷

君臣部雜錄[编辑]

《禮記》:禮運,君臣相正,國之肥也。

《左傳》:襄公二十二年,晏子曰:君人執信,臣人執共,忠 信篤敬,上下同之,天之道也。

昭公二十六年,晏子曰:君令臣共,禮也。君令而不違, 臣共而不貳。禮之善物也。

《孝經》:廣要道章敬其君,則臣悅。

《管子·宙合篇》:夫天地一險一易,若鼓之有揨,擿擋則 擊。天地萬物之橐,宙合有橐天地。左操五音,右執五 味,此言君臣之分也。君出令佚,故立於左。臣任力勞, 故立於右。夫五音不同聲而能調,此言君之所出令 無妄也。而無所不順,順而令行政成。五味不同物而 能和,此言臣之所任力無妄也,而無所不得,得而力 務財多;故君出令,正其國而無齊其欲,一其愛而無 獨與是。王施而無私,則海內來賓矣。臣任力,同其忠 而無爭其利,不失其事而無有其名,分敬而無妒,則 夫婦和勉矣。君失音則風律必流,流則亂敗。臣離味 則百姓不養。百姓不養,則眾散亡。君臣各能其分,則 國寧矣。故名之曰不德。

《法法篇》:凡人君之德行威嚴,非獨能盡賢於人也,曰 人君也,故從而貴之,不敢論其德行之高卑。有故,為 其殺生,急於司命也。富人貧人,使人相畜也。貴人賤 人,使人相臣也;人主操此六者以畜其臣,人臣望此 六者以事其君;君臣之會,六者謂之謀。六者在臣期 年,臣不忠,君不能奪。在子期年,子不孝,父不能奪;故 春秋之際,臣有弒其君,子有弒其父者;得此六者而 君父不智也。

《君臣篇》:為人君者,修官上之道而不言其中。為人臣 者,比官中之事,而不言其外。君道不明,則受令者疑。 權度不一,則修義者惑。民有疑惑貳豫之心,而上不 能匡,則百姓之與閒,猶揭表而令之止也。是故能象 其道於國家,加之於百姓,而足以飾官化下者,明君 也。能上盡言於主,下致力於民,而足以修義從令者, 忠臣也。上惠其道,下敦其業,上下相希,若望參表,則 邪者可知也。

天有常象,地有常形,人有常禮,一設而不更,此謂三 常;兼而一之,人君之道也。分而職之,人臣之事也。君 失其道,無以有其國;臣失其事,無以有其位。然則上 之畜下不妄,而下之事上不虛矣。上之畜下不妄,則 所出法制度者明也。下之事上不虛,則循義從令者 審也。上明下審,上下同德,代相序也。君不失其威,下 不曠其產而莫相德也。是以上之人務德,而下之人 守節義;禮成形於上,而善下通於民,則百姓上歸親 於主,而下盡力於農矣,故曰:君明、相信、五官肅、士廉、 農愚、商工愿,則上下體而外內別也。民性因而三族 制也。夫為人君者,廕德於人者也。為人臣者,仰生於 上者也。為人上者,量功而食之以足,為人臣者,受任 而處之以教布政有均;民足於產,則國家豐矣。以勞 受祿,則民不幸生。刑罰不頗,則下無怨心。名正分明, 則民不惑於道。道也者,上之所以導民也。是故,道德 出於君。制令傳於相,事業程於官,百姓之力也胥令 而動者也。是故,君人也者,無貴如其言,人臣也者,無 愛如其力。言下力上,而臣主之道畢矣。是故,主畫之, 相守之。相畫之,官守之。官畫之,民役之。則又有符節 印璽典法筴籍以相揆也。此明公道而滅姦偽之術 也。論材、量能、謀德、而舉之。上之道也。專意一心,守職 而不勞下之事也。為人君者,下及官中之事,則有司 不任。為人臣者,上共專於上,則人主失威,是故,有道 之君,正其德以GJfont民,而不言智能聰明;智能聰明者, 下之職也,所以用智能聰明者,上之道也。上之人,明 其道。下之人,守其職,上下之分不同任,而復合為一 體。是故,知善,人君也。身善,人役也。君身善則不公矣。 人君不公,常惠於賞而不忍於刑。是國無法也;治國 無法,則民朋黨而下比,飾巧以成其私。法制有常,則 民不散而上合,竭情以納其忠。是以不言智能,而順 事治國患解,大臣之任也。不言於聰明,而善人舉,姦 偽誅。視聽者眾也。是以為人君者,坐萬物之原,而官 諸生之職者也。選賢論材,而待之以法;舉而得其人, 坐而取其福,不可勝收也。官不勝任,奔走而奉其敗 事,不可勝救也。而國未嘗乏於勝任之士,上之明適 不足以知之;是以明君審知勝任之臣者也。故曰:主道得,賢材遂,百姓治,治亂在主而已矣。故曰:主身者, 正德之本也。官治者,耳目之制也。身立而民化。德正 而官治。治官化民。其要在上,是故君子不求於民,是 以上及下之事,謂之矯。下及上之事,謂之勝。為上而 矯,悖也。為下而勝,逆也。國家有悖逆反迕之行。有十 主民者失其紀也。是故,別交正分之謂理。順理而不 失之謂道,道德定而民有軌矣。有道之君者,善明設 法,而不以私防者也。而無道之君,既已設法,則舍法 而行私者也。為人上者,釋法而行私,則為人臣者援 私以為公。公道不違,則是私道不違者也。行公道而 託其私焉,寖久而不知,姦心得無積乎。姦心之積也, 其大者有侵偪殺上之禍,其小者有比周內爭之亂, 此其所以然者,由主德不立,而國無常法也。主德不 立,則婦人能食其意。國無常法,則大臣敢侵其勢。大 臣假於女之能,以規主情。婦人嬖寵假於男之知,以 援外權。於是乎外夫人危太子。兵亂內作,以召外寇, 此危君之徵也。

有道之君,上有五官,以牧其民。則眾不敢踰軌而行 矣。下有五橫,以揆其官。則有司不敢離法而使矣。朝 有定度衡儀,以尊主位。衣服緷絻,盡有法度。則君體 法而立矣。君據法而出令,有司奉命而行事,百姓順 上而成俗,著久而為常。犯俗離教者,眾共姦之,則為 上者佚矣。天子出令於天下,諸侯受令於天子,大夫 受令於君,子受令於父母,下聽其上,弟聽其兄。此至 順矣。衡石一稱,斗斛一量,丈尺一綧制,戈兵一度,書 同名,車同軌,此至正也。從順獨逆,從正獨辟,此猶夜 有求而得火也。姦偽之人,無所伏矣,此先王之所以 一民心也;是故天子有善,讓德於天。諸侯有善,慶之 於天子。大夫有善,納之於君。民有善,本於父。慶之於 長老,此道法之所從來,是治本也。是故歲一言者君 也。時省者相也,月稽者官也,務四支之力,修耕農之 業以待令者,庶人也。是故百姓量其力於父兄之間, 聽其言於君臣之義,而官論其德能而待之,大夫比 宮中之事,不言其外。而相為常具以給之,相總要者, 官謀士,量實義美,匡請所疑。而君發其明府之法瑞 以稽之,立三階之上,南面而受要,是以上有餘日,而 官勝其任,時令不淫,而百姓肅給,唯此上有法制,下 有分職也。

《四稱篇》:桓公問於管子曰:寡人幼弱惛愚,不通諸侯 四鄰之義,仲父不當盡語我昔者有道之君乎。吾亦 鑒焉。管子對曰:夷吾之所能與所不能,盡在君所矣, 君胡有辱令。桓公又問曰:仲父,寡人幼弱惛愚,不通 四鄰諸侯之義,仲父不當盡告我昔者有道之君乎。 吾亦鑒焉。管子對曰:夷吾聞之於徐伯曰:昔者有道 之君,敬其山川宗廟社稷,及至先故之大臣。收聚以 忠而大富之,固其武臣,宣用其力。聖人在前,貞廉在 側。競稱於義,上下皆飾。形正明察,四時不貸。民亦不 憂,五穀蕃殖。外內均和,諸侯臣伏。國家安寧,不用兵 革。受其幣帛,以懷其德。昭受其令,以為法式。此亦可 謂昔者有道之君也。桓公曰:善哉。桓公曰:仲父既已 語我昔者有道之君矣,不富盡語我昔者無道之君 乎。吾亦鑒焉。管子對曰:今若君之美好而宣通也,既 宮職美道,又何以聞惡為。桓公曰:是何言邪。以,吾何以知其美也。以素緣素,吾何以知其善也。仲 父已語我其善,而不語我其惡,吾豈知善之為善也。 管子對曰:夷吾聞之於徐伯曰:昔者無道之君,大其 宮室,高其臺榭。良臣不使,讒賊是舍。有家不治,借人 為圖。政令不善,墨墨若夜。辟若野獸,無所朝處。不修 天道,不鑒四方。有家不治,辟若生狂。眾所怨詛,希不 滅亡。進其諛優,繁其鐘鼓。流於博塞,戲其工瞽,誅其 良臣,敖其婦女。獠獵畢弋,暴遇諸父。馳騁無度,戲樂 笑語。式政既輮,刑罰則烈。內削其民,以為攻伐。辟猶 漏釜,豈能無竭。此亦可謂昔者無道之君矣。桓公曰: 善哉。桓公曰:仲父既已語我昔者有道之君與昔者 無道之君矣,仲父不當盡語我昔者有道之臣乎。吾 以GJfont焉。管子對曰:夷吾聞之徐伯曰:昔者有道之臣, 委質為臣,不賓事左右,君知則仕,不知則已。若有事, 必圖國家,遍其發揮。循其祖德,辯其順逆。推育賢人, 讒慝不作。事君有義,使下有禮。貴賤相親,若兄若弟。 忠於國家,上下得體。居處則思義,語言則謀謨。動作 則事,居國則富。處軍則克,臨難據事,雖死不悔。近君 為拂。遠君為輔。義以與交,廉以與處。臨官則治,酒食 則慈。不謗其君,不毀其辭。君若有過,進諫不疑。君若 有憂,則臣服之。此亦可謂昔者有道之臣矣。桓公曰: 善哉。桓公曰:仲父既已語我昔者有道之臣矣,不當 盡語我昔者無道之臣乎。吾亦鑒焉。管子對曰:夷吾 聞之於徐伯曰:昔者無道之臣,委質為臣,賓事左右。 執說以進,不蘄亡己。遂進不退,假寵鬻貴。尊其貨賄, 卑其爵位。進曰輔之,退曰不可。以敗其君,皆曰非我。 不仁群處,以攻賢者。見賢若貨,見賤若過。食於貨賄, 競於酒食。不與善人,唯其所事。倨敖不恭,不友善士。讒賊與鬥,不彌人爭。唯趣人詔。湛湎於酒,行義不從。 不修先故,變易國常。擅創為令,迷惑其君。生奪之政, 保貴寵矜。遷損善士,捕援貨人。入則乘等,出則黨駢。 貨賄相入,酒食相親。俱亂其君。君若有過,各奉其身。 此亦謂昔者無道之臣。桓公曰:善哉。

《明法解》:人主者,擅生殺,處威勢,操令行禁止之柄,以 御其群臣,此主道也。人臣者,處卑賤,奉主令,守本任, 治分職,此臣道也;故主行臣道則亂,臣行主道則危, 故上下無分,君臣共道,亂之本也,故明法曰:君臣共 道則亂。

人主之所以制臣下者,威勢也;故威勢在下,則主制 於臣。威勢在上,則臣制於主;夫蔽主者,非塞其門,守 其戶也,然而令不行,禁不止,所欲不得者,失其威勢 也;故威勢獨在於主,則群臣畏敬。法政獨出於主,則 天下服德;故威勢分於臣,則令不行。法政出於臣,則 民不聽;故明主之治天下也,威勢獨在於主,而不與 臣共,法政獨制於主,而不從臣出;故明法曰:威不兩 錯,政不二門。

制群臣,擅生殺,主之分也。縣令仰制,臣之分也。威勢 尊顯,主之分也。卑賤畏敬,臣之分也。令行禁止,主之 分也。奉法聽從,臣之分也。故君臣相與,高下之處也。 如天之與地也,其分畫之不同也,如白之與黑也。故 君臣之間明別,則主尊臣卑,如此,則下之從上也,如 響之應聲;臣之法主也,如影之隨形;故上令而下應, 主行而臣從,以令則行,以禁則止,以求則得,此之謂 易治;故明法曰:君臣之間,明別則易治。

《晏子·問上篇》:景公問晏子曰:為君,身尊民安。為臣,事 治身滎。難乎,易乎。晏子對曰:易。公曰:何若。對曰:為君, 節養其餘以顧民,則君尊而民安。為臣,忠信而無踰 職業,則事治而身榮。公又問:為君何行則危,為臣何 行則廢。晏子對曰:為君,厚藉斂而託之。為民,進讒諛 而託之。用賢,遠公正而託之。不順君,行此三者,則危。 為臣,比周以求進踰。職業防下,隱利而求多。從君,不 陳過而求親。人臣行此三者,則廢。故明君不以邪觀, 民守則而不虧,立法儀而不犯。苟有所求於民,而不 以身害之。是故刑政安於下,民心固於上。故察士不 比周而進,不為苟而求。言無陰陽,行無內外,順則進, 否則退,不與上行邪。是以進不失廉,退不失行也。 景公問晏子曰:臣之報其君,何以。晏子對曰:臣雖不 知,必務報君以德。士逢有道之君,則順其令。逢無道 之君,則爭其不義。故君者擇臣而使之。臣雖賤,亦得 擇君而事之。

景公問晏子曰:臨國GJfont民所患何也。晏子對曰:所患 者三忠臣不信一患也,信臣不忠二患也,君臣異心 三患也。是以明君居上無忠而不信,無信而不忠者, 是故君臣同欲而百姓無怨也。

《鄧析子》:君有三累,臣有四責。何謂三累,親所信,一累 也;以名取士,二累也;近故疏親,三累也。何謂四責,受 重賞而無功,一責也;居大位而不治,二責也;為理而 不平,三責也;寬以御軍,陳而奔北,四責也。,君無三累, 臣無四責,可為安國家也。

《荀子·王霸篇》:人主不公,人臣不忠也。人主則外賢而 偏舉,人臣則爭職而妒賢,是其所以不合之故也。 《呂氏春秋·圜道篇》:天道園,地道方,聖人法之,所以立 上下。主執圜,臣處方,方圜不易,其國乃昌。

《任數篇》:古之王者,其所為少,其所因多。因者,君術也; 為者,臣道也。為則擾矣,因則靜矣。

《韓子·功名篇》:至治之國,君若桴,臣若鼓。

《春秋》:孔演圖正氣為帝間氣為臣。

《孔叢子·對魏王篇》:魏王問:何如可謂大臣。子高答曰: 大臣者,事成,主裁其賞。事敗,臣執其咎。主任之而無 疑,臣當之而勿避。君總其美,臣行其義。然則君不猜 於臣,臣不隱於君。故動無過計,舉無敗事。是以臣主 並各有得也。

《大戴禮·衛將軍文子篇》:君雖不量於臣,臣不可不量 於其君,是故君擇臣而使之,臣擇君而事之,有道順 命,無道橫命;晏平仲之行也。

《淮南子·主術訓》:主道員者,運轉而無端,化育如神,虛 無因循,常後而不先也;臣道員者,運轉而無方,論是 而處當,為事先倡,守職分明,以立成功也。是故君臣 異道則治,同道則亂。各得其宜,處其當,則上下有以 相使也。夫人主之聽治也,虛心而弱意,清明而不闇。 是故群臣輻輳並進,無愚智賢不肖,莫不盡其能者, 則君得所以制臣,臣得所以事君,治國之道明矣。人 主所任得其人,則國家治,上下和,群臣親,百姓附。所 任非其人,則國家危,上下乖,群臣怨,百姓亂。故一舉 而不當,終身傷。得失之道,權要在主。是故繩正於上, 木直於下,非有事焉,所緣以修者然也。故人主誠正, 則直士任事,而奸人伏匿矣;人主不正,則邪人得志, 忠者隱蔽矣。

權勢者,人主之車輿也;大臣者,人主之駟馬也。體離車輿之安,而手失駟馬之心,而能不危者,古今未有 也。是故輿馬不調,王良不足以取道;君臣不和,唐、虞 不能以為治也。

《說山訓》:上求材,臣殘木;上求魚,臣乾谷;上求楫,而下 致船;上言若絲,下言若綸。上有一善,下有二譽;上有 三衰,下有九殺。

《繆稱訓》:君,根本也;臣,枝葉也。根本不美,枝葉茂者,未 之聞也。

《董子》:上臣事君以人,中臣事君以身,下臣事君以貨, 《春秋繁露》:天高其位而下其施,藏其形而見其光;高 其位,所以為尊也,下其施,所以為仁也,藏其形,所以 為神,見其光,所以為明;故位尊而施仁,藏神而見明 者,天之行也。故為人主者,法天之行,是故內深藏,所 以為神,外博觀,所以為明也,任群賢,所以為受成,乃 不自勞於事,所以為尊也,汎愛群生,不以喜怒賞罰, 所以為仁也。故為人主者,以無為為道,以不私為寶, 立無為之位,而乘備具之官,足不自動,而相者導進, 口不自言,而擯者贊辭,心不自慮,而群臣效當,故莫 見其為之,而功成矣,此人主所以法天之行也。為人 臣者,法地之道,暴其形,出其情,以示人,高下險易,堅 要剛柔,肥臞美惡,累可就財也,故其形宜不宜,可得 而財也。為人臣者,比地貴信,而悉見其情於主,主亦 得而財之,故王道威而不失,為人臣常竭情悉力,而 見其短長,使主上得而器使之,而猶地之竭竟其情 也,故其形宜可得而財也。

《潛夫論·明忠篇》:人君之稱,莫大於明,人臣之譽,莫美 於忠。此二德者,古來君臣所共願也。然明不繼踵,忠 不萬全者,非必愚闇不逮,而惡名揚也。所道求之,非 其道之爾。夫明據下起,忠依上成,二人同心,其利斷 金。能如此者,兩譽俱具。要在於明操法術,自握權秉 而已矣。所謂術者,使下不得欺也。所謂權者,使勢不 得亂也。術誠明,則雖萬里之外,幽冥之內,不得不求 效。權誠用,則遠近親疏,貴賤賢愚,無不歸心矣。周室 之末則不然,離其術而舍其權,怠於己而恃於人,是 以公卿不思忠,百僚不盡力,君王孤蔽於上,兆黎冤 亂於下。故遂衰微侵奪而不振也。夫帝王者,其利重 矣,其威大矣。徒懸重利,足以勸善。徒設嚴威,可以懲 奸。乃張重利以誘民,操大威以驅之,則舉世之人,可 令冒白刃而不恨,赴湯火而不難。豈云但率之以共 治而不宜哉。若鷹也然,獵夫御之,猶使終日奮擊而 不敢怠,豈有人臣而不可使盡力者乎。《詩》云:伐柯伐 柯,其則不遠。夫神明之術,其在君身而忽之,故令臣 鉗口結舌而不敢言。此耳目所以蔽塞,聰明所以不 得也。制下之權,日陳君前,而君釋之,故令君臣懈弛 而背朝,此威德所以不照,而功名所以不建也。《詩》云: 我雖異事,及爾同僚。我即爾謀,聽我敖敖。夫惻隱,人 皆有之,是故耳聞啼號之音,無不為之慘悽悲懷而 傷心者,目見危殆之事,無不為之惻怛驚而赴救之 者。君臣義重,行路禮輕,過耳悟目之交,未恩未德,非 貧非貴,而猶若此,則又況於北面稱臣,被寵者乎。是 故進忠扶危者,賢不肖之所共願也。誠皆願之而行 違者,常苦其道不利而有害,言未得言而身敗爾。歷 觀古來愛君憂主敢言之臣,治勢一成,君自不能亂 也,況臣下乎。法術不明,而賞罰不必者,雖曰號令,然 勢自亂。亂勢一成,君自不能治也,況臣下乎。是故勢 治者,雖委之不亂,勢亂者,雖懃之不治也。堯舜恭己 無為而有餘,勢治也。胡亥、王莽馳騖,勢亂也。故曰:善 者求之於勢,弗責於人。是以明王審法度而布教令, 不行私以欺法,不黷教以辱命。故臣下敬其言而奉 其禁,竭其心而稱其職。此由法術明而威權任也。夫 術之為道也,精微而神,言之不足,而行有餘。有餘,故 能兼四海,而照幽明。權之為勢也,健悍以大,不待貴 賤,操之者重。重,故能奪主威而順當也。是以明君未 嘗示人術而借下權也。孔子曰:可與權,是故聖人顯 諸仁,藏諸用,神而化之,使民宜之,然後致其治,而成 其功。功業效於民,美譽傳於世。然後君乃得稱明,臣 乃得稱忠。此所謂明據下作,忠依上成,二人同心,其 利斷金也。

《申鑒雜言》:或問致治之要君乎,曰:兩立哉,非天地不 生物,非君臣不成治,首之者天地也,統之者君臣也 哉,先王之道致訓焉,故亡斯須之間而違道矣,昔有 上致聖,由教戒,因輔弼,欽順四鄰,故檢柙之臣,不虛 於側,禮度之典,不曠於目,先哲之言,不輟於身,非義 之道,不宣於心,是邪僻之氣,末由入也,有間必 有入之者矣,是故僻志萌則僻事作,僻事作則正塞, 正塞,則公正亦末由入也矣,不任不愛謂之公,惟公 是從謂之明,齊桓公中材也,永能成功業,由有異焉 者矣,妾媵盈宮,非無愛幸也,群臣盈朝,非無親近也, 然外則管仲射己,衛姬色妾,非愛也,任之也,然後知 非賢不可任,非智不可從也,夫此之舉弘矣哉,膏肓 純白,二豎不生,茲謂心寧,省闥清淨,嬖孽不生,茲謂政平,夫膏肓近心而處阨,鍼之不達,藥之不中,攻之 不可,二豎藏焉,是謂篤患,故治身治國者,唯是之畏。 人主之患,常立於二難之間,在上而國家不治,難也, 治國家則必勤身,苦思,矯情,以從道,難也,有難之難, 闇主取之,無難之難,明主居之,大臣之患,常立於二 罪之間,在職而不盡忠直之道,罪也,盡忠直之道焉, 則必矯上拂下,罪也,有罪之罪,邪臣由之,無罪之罪, 忠臣置之,人臣之義,不曰吾君能矣,不我須也,言無 補也,而不盡忠,不曰吾君不能矣,不我識也,言無益 也,而不盡忠,必竭其誠,明其道,盡其義,斯已而已矣, 不已,則奉身以退,臣道也,故君臣有異無乖,有怨無 憾,有屈無辱,人臣有三罪,一曰導非,二曰阿失,三曰 尸寵,以非引上謂之導,從上之非謂之阿,見非不言 謂之尸,導臣誅,阿臣刑,尸臣絀,進忠有三術,一曰防, 二曰救,三曰戒,先其未然謂之防,發而止之謂之救, 行而責之謂之戒,防為上,救次之,戒為下,下不鉗口, 上不塞耳,則可有聞矣,有鉗之鉗,猶可解也,無鉗之 鉗,難矣哉,有塞之塞,猶可除也,無塞之塞,其甚矣。 或曰,在上有屈乎,曰,在上者以義申,以義屈,高祖雖 能申威於秦項而屈於商山四公,光武能申於莽而 屈於強項令,明帝能申令於天下而屈於鍾離尚書, 若秦二世之申欲而非笑唐虞,若定陶傅太后之申 意而怨於鄭,是謂不屈,不然,則趙氏不亡,而秦無愆 尤,故人主以義申,以義屈也,喜如春陽,怒如秋霜,威 如雷霆之震,惠若雨露之降,沛然莫能禦也。

或問:人君人臣之戒。曰:莫非戒也。請問其要。曰:君戒 專欲,臣戒專利,患之甚矣。原本缺五字城重譯而獻珍,非 寶也。腹心之人,匐匍而獻善,寶之至矣。故明王慎內 守,除外寇而重內寶。雲從於龍,風從於虎,鳳儀於韶, 麟集於孔,應也。出於此,應於彼,善則祥,祥則福,否則 眚,眚則咎,故君子應之。

《鹽鐵論》:君篤愛,臣盡力,上下交讓,而天下平。

《說文》:君者,尊也。臣者,牽也。心常牽於君也。

黃憲《外史》:夫君者,大臣之表也。故明主有擊壤之歌, 則大臣有輿人之誦。上有畫一之諺,則下有五褲之 謠。此表樹而影必從者也。

《抱朴子·官理篇》:夫君猶器也,臣猶物也。器小物大,不 能相受矣。

《文中子·問易篇》:忠臣之事君也,盡忠補過。君失於上, 則臣補於下。臣諫於下,則君從於上。此王道所以不 跌也。

《兩同書》:君者,舟也。臣者,水也。水能浮舟,亦能覆舟。臣 能輔君,亦能危君。是以三傑用而漢興,六卿強而晉 滅。陶朱在而越霸,田氏盛而齊亡。雖任使之同,而成 敗尤異也。

《鹿門隱書》:不以堯舜之心為君者,具君也。不以伊尹 周公之心為臣者,具臣也。

《吹劍錄》:君之視臣如草芥,則臣視君如寇讎。君雖不 君,臣不可不臣。何至如此,不如賈誼云:主上遇其臣 如犬馬,彼將犬馬自待。劉公摯亦云:謂人以犬馬,彼 將以犬馬自為。

《林下偶談》:《堯典》有君道焉,猶《易》之乾也。《舜典》有臣道 焉,猶《易》之坤也。《詩》、《周南》、《召南》亦然。

《冊府元龜》:良臣之於君也,有股肱之喻,有腹心之寄, 故存則倚任,沒則追思,此哲王之所同也。漢氏而下, 乃有懷其勳烈,念其才德,形於震悼,發乎喟嘆,以至 申命文學,頌其畫像,親枉輿駕,臨其館舍。或裒述其 懿範,或存記其讜言,稱詠發於章句,賵賻越於彝等。 逮夫罷宴停樂,驚食流涕,靡涓日而發哀,遙望車而 增慟,極云亡殄瘁之痛,深憖遺GJfont予之嗟,斯足以篤 愛賢之心,厚同體之義者。《傳》所謂聽鼓鼙琴瑟,而必 有所思焉。其是之謂矣。

夫琴瑟,是聽君子有志義之思,卿佐或虧,元首有股 肱之痛。君臣之道,不亦重乎。粵若天曆餘分,鼎峙立 國,宋齊而下,互專霸業。必有良士,勤宣令圖,或經武 以著能,或緯俗而底績。及夫守節死義,先時物故,竭 誠率職,奄忽淪謝,是用震悼上心,悲涕斯集,形于嗟 歎,發乎言諭。乃至撤去盛食,具乃素服,託深辭干,文 誄攄哀,興于風什,躬設祖奠,親臨弔祭,易徽名而表 行,加異數以報功。賜予便蕃,追敘優渥。諒非德侔咸 一,情敦終始者,疇克以當之哉。

《傳》曰:禮大臣則不眩,蓋夫勳德之重,位望尊顯,既注 意而屬任,又改容而體貌。斯哲王之懿範也,至有虛 懷,宴見前席咨訪,或尊以官呼,或異其禮數。亦有告 歸謝病,加渥縟之賜。引年上綬,進優崇之秩。寵靈煥 赫,度越彝等,皆所以眷待舊老,褒顯純懿,厚股肱之 禮,增堂陛之峻者也。非夫茂功懿行,雋臣碩望,其何 以當之哉。

《漁樵對問》:樵者謂漁者曰:國家之興亡,與夫才之邪 正,則固得聞命矣。然則何不擇其人而用之。漁者曰: 擇臣者,君也。擇君者,臣也。賢愚各從其類而為,奈何有堯舜之君,必有堯舜之臣。有桀紂之君,必有桀紂 之臣。堯舜之臣,生於桀紂之世,猶桀紂之臣,生於堯 舜之世。必非其所用也。

《西疇常言》:君臣相與謀謨,各由其心之相契而入。文 帝天資渾厚,聞張釋之長者之言而悅。景帝資稟不 及,而晁錯術數之說,得以投之,故以德化民克,成刑 錯之風。以智馭物,循致七國之變。一言契合,治體以 分,可不謹夫。

《文膾》:天下大器也,有有此器者,有負此器者。君者,有 此器者也。臣者,負此器者也。匹夫有百金之器,則必 擇其負。擇其負,故重其人。

《續志林》:漢高帝既定天下,謂群臣曰:運籌幃幄之中, 決勝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鎮國家,撫百姓,給餽餉, 不絕糧道,吾不如蕭何。連百萬之眾,戰必勝,攻必取, 吾不如韓信。三者,皆人傑,吾能用之,此所以取天下 也。君子曰:知人善任,使此帝王之略也。夫以高帝之 雄姿大度,而當其任使者,又皆天下之才,其得天下, 不亦宜乎。雖然,高帝固善知人,為可尚抑,所以任使 之道,則未免持駕御之術,以束縛馳驟之。蓋有無足 多者,當韓信為治粟都尉,蕭何數言其奇,而高帝故 不用,殆欲激之使亡爾。既亡而追得之,則信以為必 死矣。反遽拜之為大將,使其以任遇太重,為過望,效 死以酬恩,不復叛,而信遂謂漢遇我厚也。此在其術 中而不知者也。酈食其為漢謀撓楚,欲立六國後。高 帝非不知六國後不可立也。而以問良,是特以嘗其 心焉耳。蓋良始惟為韓報仇,又嘗說項梁,立韓諸公 子橫成君成為王而己。為韓司徒,而後又自褒中去 漢而歸韓,高帝恐良終為韓,不為漢,故因疑其謀以 嘗良,豈果不知六國後不當立哉。而子房固且力陳 其難,以為不可,此又在其術中,而不知者也。蕭何與 高帝同起事,膺專任,守關中,漢廷諸臣功,無與比盛。 高帝恐其脫自驕以取禍,故遣卒為衛,又繫之廷尉 以抑折之,使自謹守,以保令終,非誠疑何也。設誠疑 之,則已以待韓、彭者待之矣。而何至自汙以求免,此 又在其術中,而不知者也。嗟乎,三子者,皆人傑,然役 於高帝術中,而皆不知。而高帝既知三子之為人傑 矣,乃徒以術御之,不復知有忠信之為道,君臣之際, 其不俱可惜哉。且吾聞之舜之於十二牧,武王之於 十臣,其君臣之相與,無非忠信之道焉。上以誠求下, 下以誠事上,元首股肱,視同一體,烏有所謂相持之 術哉。嗚呼,此古帝王之所以為盛也。高帝非不得天 下也,然其君臣之際如此,其有愧於古帝王也。夫 魏徵嘗言於唐太宗曰:願陛下俾臣為良臣,無俾臣 為忠臣也。君子曰:人臣委質以事君,其義一也。而以 為有良臣、忠臣之異者,則以其君有道、無道,有不同 焉耳。人君有道,人臣直道以事之,而得明哲以保身, 故謂之良臣。君臣之名兩全而無失,此處君臣之常 者也。人君無道,人臣不容於直道,而殺身以殉之,故 謂之忠臣。君臣之名兩敗而不全,此處君臣之變者 也。是故有禹、湯、文、武之為君,則皋陶、伊尹、周召之流, 因而為良臣。有夏桀、殷紂之為君,則龍逢、比干之流, 因而為忠臣。嗚呼,使其君為桀紂而己,為龍逢、比干 之為,此豈人臣之所願乎。宜乎魏徵,拳拳焉,以為太 宗告也。且三代而下,受諫如太宗之為君,盡諫如魏 徵之為臣,可謂各極其志,無媿乎君明臣良者矣。而 徵猶為是言,何哉。嗚呼,此政徵之所為善諫者也。徵 之意,以謂君有道,則臣得為良臣。君無道,則臣必為 忠臣。願陛下為有道,無為無道。苟為無道,則臣將必 為忠臣矣。是殆欲繩其君,使不得為無道云耳。不然, 則忠良雖異稱,要皆美名,而徵亦何擇焉。蓋徵非為 其身謀,實為其君計。藉令其君以無道見醜於天下 後世而已。獨以忠節聞,孰與君都顯號,臣荷美名,而 臣主之善兩立也。抑徵之為是言,蓋亦深知太宗之 足以為有道矣。苟太宗果不足與為有道也,則與龍 逢、比干遊於地下,徵其寧有貶哉。幸而太宗力致貞 觀之治,而終為有道之君。雖徵之所以諫之者,非一 端,安知非忠臣、良臣之論,有以啟之也。雖然,良臣未 始不為忠,而忠臣未有不為良者也。徵之此言,抑有 所矯而言之,世有庸回之臣,韋脂塞默,惟以持祿固 位為務者,將必坐視其君之昏愚暴戾,而無所匡救。 因據魏徵良臣之言以為解,卒致臣主有兩敗之禍。 嗚呼,此又徵之罪人也哉。

《野航史話》:人主假少君之術,以見所嬖者,有矣。無如 唐太宗假以見馬周真君,臣知契千古一人也。 《寓簡》:人臣雖得君,要須使人主尊敬,而憚不可狎也。 故言聽諫行而不敢忽,汲長孺之於漢武帝,魏鄭公 之於唐文皇,正如此。使其身得以親近而易之,則其 言亦輕矣。宮之奇少長於君,君暱之,雖諫,將不聽,已 為敵國所料矣。

《稿簡贅筆》:阮嗣宗詠懷詩云:周周尚銜羽,蛩蛩亦念 饑。周周,鳥名,垂頭屈尾,飲於河,則沒。常銜鳥羽,然後得飲。北有獸,曰蛩蛩。蛩蛩能擇美草,距虛負之而走。 以喻君臣相須而濟。

《書蕉》:宋君崇禮,儒臣過於漢唐正史,所遺有二,其一, 真宗臨楊礪之喪,降輦步弔,重其清介也。其一,富弼 母卒,仁宗為之罷春宴。雖三代令主,不過此也。其後 徽宗之於蔡京、王黼,南宋之待秦檜、GJfont冑、似道,恩禮 倍此,其前之如蕩子之交狎客,後之則如弱主之畏 豪奴。書之秪辱耳。

賢奕王先生鏊曰:上下交而其志同,不交之弊,未有 如近世之甚者。君臣相見,止於視朝數刻,章奏批答, 相關接刑名法度,相維持而已。非獨沿襲故事,亦其 地勢使然,則莫若復內朝之法。蓋天有三垣,天子象 之,正朝象太微也,外朝象天下也,內朝象紫微也。自 古然矣。國朝奉天殿,即古之正朝也。奉天門,即古之 外朝也。華蓋、謹身、武英等殿,則內朝之遺制乎。洪武、 永樂以來,常奏對便殿。今內朝無復臨御,常朝之后, 人臣無復進見。故上下之情,壅而不通,天下之弊,由 是而積矣。夫外朝以正上下之分,內朝以通遠近之 情,大臣或三日、五日一次,起居、侍從、臺諫各一員,上 殿輪對,諸司有事咨決,與大臣面議之,不時引見群 臣。凡謝恩辭見之類,皆得上殿陳奏,虛心而問之,和 顏色而道之。雖身居九重,而天下之事,燦然畢陳於 前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