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250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二百四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二百五十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二百五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二百五十卷目錄

 敬天部總論

 書經虞書堯典 舜典 皋陶謨 益稷 夏書引征 商書仲虺之誥 伊訓 太甲

  上 太甲下 咸有一德 周書召誥 君奭

  詩經大雅文王 板 周頌昊天 我將 敬之

  管子形勢篇

  荀子天論篇

  真德秀大學衍義事天之敬

  性理大全君道

 敬天部藝文

  王者父事天兄事日賦   唐浩虛舟

  畏天疏         宋呂公著

  順天道疏         元許衡

  敬天勤民箴       明朱孟震

  畏天保泰箴        暴謙貞

 敬天部紀事

 敬天部雜錄

皇極典第二百五十卷

敬天部總論[编辑]

《書經》[编辑]

《虞書·堯典》[编辑]

乃命羲和,欽若昊天,曆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時。

《大全》呂氏祖謙曰:作曆之前,欽若昊天,是先天而天弗違。作曆之後,敬授人時,是後天而奉天時。皆以欽敬為主。

《舜典》[编辑]

帝曰:咨汝二十有二人,欽哉。惟時亮天功。

《蔡傳》二十二人,四嶽、九官、十二牧也。總告之,使各敬其職,以相天事也。《大全》陳氏雅言曰:二十有二人之職,皆天之職也。典天敘,禮天秩,服天命,刑天討,無一事之不本于天。天有是事,則人有是官。天不自為而人代之。帝舜于此語,以欽哉亮天功者,欲使知所敬也。

《皋陶謨》[编辑]

無教逸欲有邦,兢兢業業,一日二日萬幾,無曠庶官, 天工人其代之。

《蔡傳》天工,天之工也。人君代天理物,庶官所治,無非天事。苟一職之或曠,則天工廢矣。可不深戒哉。

天敘有典,敕我五典五惇哉。天秩有禮,自我五禮有 庸哉。同寅協恭和衷哉。天命有德,五服五章哉。天討 有罪,五刑五用哉。政事懋哉懋哉。天聰明,自我民聰 明,天明畏,自我民明威,達于上下,敬哉有土。

《蔡傳》言天人一理,通達無間。民心所存,即天理之所在。而吾心之敬,是又合天民而一之者也。有天下者,可不知所以敬之哉。

《益稷》[编辑]

帝庸作歌曰:敕天之命,惟時惟幾。

《蔡傳》敕,戒敕也。幾事之微也。惟時者,無時而不戒敕也。惟幾者無事而不戒敕也。蓋天命無常,理亂安危,相為倚伏。今雖治定功成,理備樂和,然頃刻謹畏之不存,則怠荒之所自起。毫髮幾微之不察,則禍患之所自生。不可不戒也。

《夏書·引征》[编辑]

告于眾曰:嗟予有眾,聖有訓謨,明徵定保,先王克謹 天戒,臣人克有常憲,百官修輔,厥后惟明明。

《蔡傳》天戒,日蝕之類。謹者,恐懼修省,以消變異也。

《商書·仲虺之誥》[编辑]

慎厥終,惟其始,殖有禮,覆昏暴,欽崇天道,永保天命。

《蔡傳》欽崇者,敬畏尊奉之意。有禮者,封殖之。昏暴者,覆亡之。天之道也。欽崇乎天道,則永保乎天命矣。

《伊訓》[编辑]

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

《太甲上》[编辑]

伊尹作書曰:先王顧諟天之明命,以承上下神祗,社 稷宗廟,罔不祗肅,天監厥德,用集大命,撫綏萬方。

《太甲下》[编辑]

伊尹申誥于王曰:嗚呼。惟天無親,克敬惟親,民罔常 懷,懷于有仁,鬼神無常享,享于克誠,天位艱哉。

先王惟時懋敬厥德,克配上帝,今王嗣有令緒,尚監 茲哉。

《咸有一德》[编辑]

伊尹既復政厥辟,將告歸,乃陳戒于德,曰:嗚呼。天難 諶,命靡常,常厥德,保厥位,厥德匪常,九有以亡,夏王 弗克庸德,慢神虐民,皇天弗保,監于萬方,啟迪有命, 眷求一德,俾作神主,惟尹躬暨湯,咸有一德,克享天 心,受天明命,以有九有之師,爰革夏正,非天私我有 商,惟天佑于一德,非商求于下民,惟民歸于一德,德 惟一,動罔不吉,德二三,動罔不凶,惟吉凶不僭,在人, 惟天降災祥,在德。

《周書·召誥》[编辑]

嗚呼。皇天上帝,改厥元子,玆大國殷之命,惟王受命, 無疆惟休,亦無疆惟恤,嗚呼。曷其柰何弗敬。

《蔡傳》此下皆告成王之辭,託周公達之王也。商受嗣天位,為元子矣。元子不可改,而天改之。大國未易亡,而天亡之。皇天上帝,其命之不可恃如此。今王受命,固有無窮之美。然亦有無窮之憂。於是歎息言王,曷其柰何弗敬乎。

天既遐終大邦殷之命,茲殷多先哲王在天,越厥後 王後民,茲服厥命,厥終智藏瘝在。夫知保抱攜持厥 婦子,以哀籲天,徂厥亡出執,嗚呼。天亦哀于四方民, 其眷命用懋,王其疾敬德。

《蔡傳》後王,後民指受也。謂天既欲遠絕大邦殷之命矣,而此殷先哲王,其精爽在天,宜若可恃者。而商紂受命,卒致賢智者退藏,病民者在位,民困虐政,保抱攜持其妻子,哀號呼天,往而逃亡,出見拘執,無地自容。故天亦哀民,而眷命用歸于勉德者。天命不常如此,今王其可不疾敬德乎。

相古先民有夏,天迪從子保,面稽天若,今時既墜厥 命,今相有殷,天迪格保,面稽天若,今時既墜厥命。

《蔡傳》從子保者,從其子而保之,謂禹傳之子也。面,鄉也。視古先民有夏,天固啟迪之,又從其子而保佑之,禹亦面考天心敬順無違,宜若可為後世憑藉者,今時已墜厥命矣。今視有殷天,固啟迪之,又使其格正夏命而保佑之,湯亦面考天心敬順無違,宜亦可為後世憑藉者,今時已墜厥命矣。以此知,天命誠不可恃以為安也。

今沖子嗣,則無遺壽耇,曰:其稽我古人之德,矧曰其 有能稽謀自天。

《蔡傳》言王以童子嗣位,不可遺棄老成。言其能稽古人之德,是固不可遺也。況言其能稽謀自天,是尤不可遺也。

嗚呼。有王雖小,元子哉。其丕能諴于小民,今休,王不 敢後用,顧畏于民碞,王來紹上帝,自服于土中,旦曰: 其作大邑,其自時配皇天,毖祀于上下,其自時中乂, 王厥有成命,治民今休。

《蔡傳》洛邑,天地之中,故謂之土中。王來洛邑,繼天出治,當自服行于土中。又舉周公嘗言,作此大邑,自是可以對越上帝,可以饗答神祗,自是可以宅中圖治。成命者,天之成命也。成王而能紹上帝,服土中,則庶幾天有成命治民,今即休美矣。

王先服殷御事,比介于我有周御事,節性惟日其邁, 王敬作所,不可不敬德,我不可不監于有夏,亦不可 不監于有殷,我不敢知曰:有夏服天命,惟有歷年,我 不敢知曰:不其延,惟不敬厥德,乃早墜厥命,我不敢 知曰:有殷受天命,惟有歷年,我不敢知曰:不其延,惟 不敬厥德,乃早墜厥命。

《大全》林氏曰:古人于天命,不以為必有,不以為必無。故召公于歷年,不其延,皆不敢知者,疑之也。至于敬德,則有歷年。不敬德,則墜厥命。蓋無可疑者。

今王嗣受厥命,我亦惟茲二國命,嗣若功,王乃初服。

《蔡傳》今王繼受天命,我謂亦惟此。夏商之命,當嗣其有功者,謂繼其能敬德而歷年者也。況王乃新邑,初政,服行教化之始乎。

嗚呼。若生子,罔不在厥初生,自貽哲命,今天其命哲, 命吉凶,命歷年,知今我初服。

《蔡傳》歎息言王之初服,若生子無不在于初生,習為善則善矣。自貽其哲命為政之道,亦猶是也。今天其命王以哲乎,命以吉凶乎,命以歷年乎,皆不可知。所可知者,今我初服如何爾。初服而敬德,則亦自貽哲命,而吉與歷年矣。

宅新邑,肆惟王其疾敬德,王其德之用,祈天永命,其 惟王勿以小民淫用非彝,亦敢殄戮用乂民,若有功。

《蔡傳》刑者,德之反。疾于敬德,則當緩于用刑。勿以小民過,用非法之故,亦敢于殄戮用治之也。惟順導民,則可有功。

其惟王位在德元,小民乃惟刑用于天下,越王顯。

《蔡傳》元,首也。居天下之上,必有首天下之德。王位在德元,則小民皆儀刑。用德于下,於王之德,益以顯矣。

上下勤恤,其曰我受天命,丕若有夏歷年,式勿替有 殷歷年,欲王以小民受天永命。

《蔡傳》君臣勤勞,期曰我受天命,大如有夏,歷年用勿替,有殷歷年欲兼夏,殷歷年之永也。召公又繼以欲王以小民受天永命,蓋以小民者,勤恤之實,受天永命者,歷年之實也。

拜手稽首曰:予小臣,敢以王之讎民百君子,越友民, 保受王威命明德,王永有成命,王亦顯,我非敢勤,惟 恭奉幣,用供王,能祈天永命。

《蔡傳》保者,保而不失。受者,受而無拒。威命明德者,德威德明也。言予小臣,敢以殷周臣民,保受王威,命

明德王,當終有天之成命,以顯于後世。我非敢以此為勤,惟恭奉幣帛,用供王能,祈天永命而已。蓋奉幣之禮,臣職之所當恭,而祈天之實,則在王之所自盡也。

《君奭》[编辑]

周公若曰:君奭,弗弔,天降喪于殷,殷既墜厥命,我有 周既受,我不敢知曰:厥基永孚于休,若天棐忱,我亦 不敢知曰:其終出于不祥。

《大全》臨川吳氏曰:不幸天大降喪亡之禍于殷。殷既墜其命,而我有周既受之矣。然天命難諶,有德則留,無德則旋去。孚者,以實感,以實應,永孚于休命之留也。出于不祥命之去也。

嗚呼。君已,曰:時我,我亦不敢寧于上帝命,弗永遠念 天威,越我民罔尤違,惟人在我後嗣子孫,大弗克恭 上下,遏佚前人光,在家不知。

《蔡傳》周公歎息言,召公已嘗曰:是在我而已。周公謂,我亦不敢苟安天命,而不永遠念天之威,於我民無尤怨背違之時也。天命民心,去就無常,實惟在人而已。今召公乃忘前日之言,翻然求去,使在我後嗣子孫大,不能敬天敬民,驕慢肆侈,遏絕佚墜。文武光顯,可得謂在家而不知乎。

天命不易,天難諶,乃其墜命,弗克經歷,嗣前人,恭明 德。

《蔡傳》天命不易,猶,詩曰:命不易哉,命不易保,天難諶信,乃其墜失天命者,以不能經歷繼嗣前人之恭明德也。

在今予小子旦,非克有正,迪惟前人光,施于我沖子, 又曰:天不可信,我道惟寧王德延,天不庸釋于文王 受命。

《蔡傳》又曰者,以上文言天命不易,天難諶。此又申言天不可信。故曰又曰。天固不可信,然在我之道,惟以延長武王之德,使天不容舍文王所受之命也。

《詩經》[编辑]

《大雅·文王》[编辑]

穆穆文王,於緝熙敬止,假哉天命,有商孫子,商之孫 子,其麗不億,上帝既命,侯于周服。侯服于周,天命靡 常,殷士膚敏,祼將于京,厥作祼將,常服黼GJfont,王之藎 臣,無念爾祖。

《大全》臨川王氏曰:天嘗命商,使有九有之師。今服于周,所謂靡常也。

無念爾祖,聿修厥德,永言配命,自求多福,殷之未喪 師,克配上帝,宜鑒于殷,駿命不易。

《朱註》言殷未失天下之時,其德足以配乎上帝。今其子孫乃如此,宜以為鑒而自省焉。則知天命之難保矣。

命之不易,無遏爾躬,宣昭義問,有虞殷自天,上天之 載,無聲無臭,儀刑文王,萬邦作孚。

《朱註》言天命之不易保,故告之,使無若紂之自絕于天。而布明其善,譽于天下。又度殷之所以廢興者,而折之于天。然上天之事,無聲無臭,不可得而度也。惟取法于文王,則萬邦作而信之矣。

《板》[编辑]

敬天之怒,無敢戲豫,敬天之渝,無敢馳驅,昊天曰明, 及爾出王,昊天曰旦,及爾游衍。

《朱註》言天之聰明,無所不及,不可以不敬也。張子曰:天體物而不遺,猶仁體事而無不在也。《大全》豐城朱氏曰:昊天曰明。及爾出王,言一出入之際,而天必與之俱也。昊天曰旦,及爾游衍,言一動息之頃,而天必與之同也。

《周頌·昊天》[编辑]

昊天有成命,二后受之,成王不敢康,夙夜基命宥密, 於緝熙,單厥心,肆其靖之。

《朱註》言天祚周以天下,既有定命,而文武受之矣。成王繼之,又能不敢康寧,而其夙夜積德,以承藉天命者,又宏深而靜密,是能繼續光明文武之業,而盡其心。故今能安靖天下,而保其所受之命也。

《我將》[编辑]

我將我享,維羊維牛,維天其右之。

《朱註》言奉其牛羊以享上帝,而曰天庶其降,而在此牛羊之右乎。蓋不敢必也。

儀式刑文王之典,日靖四方,伊嘏文王,既右享之,我 其夙夜,畏天之威,于時保之。

《朱註》又言天與文王既皆右享我矣,則我其敢不夙夜畏天之威,以保天與文王所以降鑒之意乎。《大全》慶源輔氏曰:我其夙夜畏天之威,則儀式刑文王者益至,而安靖四方者益久。此其所以能保天與文王降鑒之意也。

《敬之》[编辑]

敬之敬之,天維顯思,命不易哉,無曰高高在上,陟降 厥士,日監在茲。

《朱註》成王受群臣之戒,而述其言曰:敬之哉,敬之哉。

天道甚明,其命不易保也。無謂其高而不吾察,當知其聰明。明畏常若陟降于吾之所為,而無日不臨監于此者,不可以不敬也。

《管子》[编辑]

《形勢篇》[编辑]

持滿者與天,安危者與人。失天之度,雖滿必涸。上下 不和,雖安必危。欲王天下,而失天之道,天下不可得 而王也。得天之道。其事若自然。失天之道,雖立不安。 其道既得,莫知其為之。其功既成,莫知其釋之。藏之 無形,天之道也。疑今者,察之古不知來者,視之往,萬 事之生也,異趣而同歸,古今一也。天道之極,遠者自 親。人事之起,近親造怨。萬物之于人也,無私近,無私 遠也;巧者有餘,拙者不足;其功順天者天助之,其功 逆天者天違之;天之所助,雖小必大;天之所違,雖成 必敗;順天者有其功,逆天者懷其凶,不可復振也。

《荀子》[编辑]

《天論篇》[编辑]

天行有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應之以治則吉,應之 以亂則凶。強本而節用,則天不能貧;養備而動時,則 天不能病;修道而不貳,則天不能禍。故水旱不能使 之飢渴,寒暑不能使之疾,妖怪不能使之凶。本荒而 用侈,則天不能使之富;養略而動罕,則天不能使之 全;倍道而妄行,則天不能使之吉。故水旱未至而飢 渴,寒暑未薄而疾,妖怪未至而凶,受時與治世同,而 殃禍與治世異,不可以怨天,其道然也。故明于天人 之分,則可謂至人矣。不為而成,不求而得,夫是之謂 天職。如是者,雖深、其人不加慮焉;雖大、不加能焉;雖 精、不加察焉,夫是之謂不與天爭職。天有其時,地有 其財,人有其治,夫是之謂能參。舍其所以參,而願其 所參,則惑矣。列星隨旋,日月GJfont照,四時代御,陰陽大 化,風雨博施,萬物各得其和以生,各得其養以成,不 見其事,而見其功,夫是之謂神。皆知其所以成,莫知 其無形,夫是之謂天。惟聖人為不求知天。天職既立, 天功既成,形具而神生,好惡喜怒哀樂藏焉,夫是之 謂天情。耳目鼻口形能各有接而不相能也,夫是之 謂天官。心居中虛,以治五官,夫是之謂天君。財非其 類以養其類,夫是之謂天養。順其類者謂之福,逆其 類者謂之禍,夫是之謂天政。暗其天君,亂其天官,棄 其天養,逆其天政,背其天情,以喪天功,夫是之謂大 凶。聖人清其天君,正其天官,備其天養,順其天政,養 其天情,以全其天功。如是,則知其所為,知其所不為 矣;則天地官而萬物役矣。其行曲治,其養曲適,其生 不傷,夫是之謂知天。

《真德秀·大學衍義》[编辑]

《事天之敬》[编辑]

《舜典》:在璿璣玉衡,以齊七政。

臣按:璣衡,正天文之器,今渾天儀是也。舜方歷試之時,納于大麓,而烈風雷雨弗迷矣。使之主祭,而百神享之矣。逮茲即位,猶懼己之未當天心焉。察璿璣以揆日月五星之運,其循軌邪,是天之與我也。其失度邪,是天之警我也。正如人子之事親,候伺顏色,惟恐一毫少咈于親心。此大舜事天之敬也。

《皋陶謨》:天敘有典,敕我五典五惇哉。天秩有禮,自我 五禮有庸哉。同寅協恭和衷哉。天命有德,五服五章 哉。天討有罪,五刑五用哉。政事懋哉懋哉。天聰明,自 我民聰明,天明畏,自我民明威,達于上下,敬哉有土。

臣按:帝王居天之位,其所職無非天之事者,君臣父子,夫婦長幼,朋友之典,其別有五天之所敘也。待我而厚,君臣父子,夫婦長幼,朋友之禮,其別亦有五天之所秩也。自我而不失其常,其可不敬乎。寅與恭,皆敬也。君臣一心,恪奉天職,是謂之和衷。有德者,天之所命也。五服之章,則在我。有罪者,天之所討也。五刑之用,則在我。其可不敬乎。大而命討之政,小而命討之事,勉之又勉,是亦敬也天之聰明在民,天之明威在民,民心所在,即天心也。天人一理,通達無間,有民社者,其可不敬乎。此皋陶之告舜者如此。隆古君臣之間,講論政治,無一事不本于天,無一事不主于敬。真後王所當法與。

伊尹作太甲曰:先王顧諟天之明命,以承上下神祗, 社稷宗廟,罔不祗肅,天監厥德,用集大命,撫綏萬方。

臣按:此太甲不惠于阿衡之時也。故伊尹作書,以湯之所以敬天者告之。夫天之明命,至可畏也。常人視之,邈乎幽顯之隔。聖人視之,瞭然心目之間。故當瞻顧而不敢斯須間斷,惟恐己之所為少咈天意,則明命去之。推此一心,於天神地祗,社稷宗廟,無不祗肅。天視成湯之德如此,故大命集焉。俾任撫安萬方之責。湯惟敬天,天亦睠湯曰顧,曰監。可見天人之交,至近而非遠也。嗚呼,為人主者,奈何弗敬。

伊尹申誥于王曰:嗚呼。惟天無親,克敬惟親,民罔常懷,懷于有仁,鬼神無常享,享于克誠,天位艱哉。德惟 治,否德亂,與治同道罔不興。與亂同事罔不亡,終始 慎厥與,惟明明后,先王惟時懋敬厥德,克配上帝,今 王嗣有令緒,尚監茲哉。

臣按:此太甲悔過思庸之後也。伊尹猶恐其持守之未篤,則儆之以三言,使知天道之無私親,惟敬則親。民心之無常懷,惟仁則懷。鬼神之無常享,惟誠則享。而終之以敬德之一言,蓋敬則仁,不敬則私欲賊之,而不仁矣。敬則誠,不敬則私欲雜之,而不誠矣。曰誠曰仁,何所用力,惟敬而已。夫有德,則必治,與治同道,則必興。成湯之敬德,至與天合,太甲其可不與之同道邪。能與湯合,則亦與天合矣。斯言也,豈獨為太甲謀。萬世人主皆當取法。

伊尹作咸有一德,曰:嗚呼。天難諶,命靡常,常厥德,保 厥位,厥德匪常,九有以亡。又曰:惟吉凶不僭,在人,惟 天降災祥,在德。

臣按:此伊尹將告歸之時也。太甲處仁遷義,伊尹之責塞矣。猶慮其德之未一,故以斯言儆之。曰天難諶者,謂今日而善則福之,明日而淫則禍之,難必信也。曰命靡常者,有德則歸于我,無德則去而之人,無定在也。吉與祥為類,德之吉,則祥應之。凶與災為類,德之凶,則災從之。天雖難信,然常厥德者,必保厥位,乃所以為可信也。命雖靡常,然有吉德者,必降祥,乃所以為有常也。

《召誥》:嗚呼。皇天上帝,改厥元子,茲大國殷之命,惟王 受命,無疆惟休,亦無疆惟恤,嗚呼。曷其奈何弗敬。又 曰:天亦哀于四方民,其眷命用懋,王其疾敬德。又曰: 王敬作所,不可不敬德,我不可不監于有夏,亦不可 不監于有殷,我不敢知曰:有夏服天命,惟有歷年,我 不敢知曰:不其延,惟不敬厥德,乃早墜厥命,又曰:嗚 呼。若生子,罔不在厥初生,自貽哲命,今天其命哲,命 吉凶,命歷年,知今我初服,宅新邑,肆惟王其疾敬德, 王其德之用,祈天永命,又曰:上下勤恤,其曰我受天 命,丕若有夏歷年,式勿替有殷歷年,欲王以小民受 天永命。

臣按:召公一誥,丁寧反復,老臣事少主惓惓之心也。始則謂皇天上帝,改厥元子,大邦殷之命,蓋紂元子也。殷,大邦也。其命若未易改,而天遽改之,豈不可畏也哉。次言今王受命,雖有無窮之美,亦有無窮之憂。蓋以天命之靡常,而去留之難必,此其為可憂也。既又舉夏商言之,謂其既服受天命矣,其歷年之永不永,我皆不敢知。所可知者,惟不敬厥德,迺早墜厥命,此則灼然不誣者也。既又以生子喻之,凡人之生子,其明智,其壽考,皆定于初。講學則明,愛身則壽。今王受命之始,亦猶子之初生。況肇卜新大邑而居之,是又一初也。天之命以哲,命以吉凶,命以歷年,皆自今日始。其可不謹乎。既又曰:王惟德之用,祈天永命。夫天命至公,不可以求而得也。今曰祈天永命,何哉。蓋一于用德,乃不祈之祈也。然天命至重,必君臣同德,然後可保。故曰上下勤恤。恤即所謂無疆之恤也。上下一心,勤而憂之,則夏商之歷年,庶乎其可冀乎永。則欲王以小民受天永命,命在天,於小民乎何與。蓋天無心,以民為心者也。一篇之中,言敬者,凡七八。曰嗚呼,曷其奈何不敬。曰王敬作所。曰不可不敬德。曰王其疾敬德。言之諄,望之切。臣故曰:此老臣惓惓之心也。異時,成王饗百年之壽,而國家卜世,過于夏商。然後知召公之言,真有補于周室。

文王受命作周也。其一章曰:文王在上,於昭於天,周 雖舊邦,其命維新,有周不顯,帝命不時,文王陟降,在 帝左右。又曰:穆穆文王,於緝熙敬止,假哉天命,有商 孫子,商之孫子,其麗不億,上帝既命,侯于周服。侯服 于周,天命靡常。又曰:無念爾祖,聿修厥德,永言配命, 自求多福。又曰:殷之未喪師,克配上帝,宜鑒于殷,駿 命不易。又曰:命之不易,無遏爾躬,宣昭義問,有虞殷 自天,上天之載,無聲無臭,儀刑文王,萬邦作孚。

臣按:此詩周公所作舉文王之事,以戒成王也。首章言文王在上,其德之昭明,上徹于天,與之為一。周之有邦,自后稷、公劉以來,綿歷千載,可謂舊矣。惟文王與天同德,故天錫以維新之命焉。有周不顯,蓋言其甚顯也。帝命不時,蓋言其甚時也。詩人之辭類如此,德既顯矣,命既時矣。然文王一陟一降,常若在上帝之左右,而未嘗少間,此所謂之德之純也。四章言,穆穆哉文王緝熙,其敬純亦不己,故大命集焉。夫以商之孫子,其數不止于億,然天命既歸于周,商之孫子,亦皆侯服于周。周固嘗臣商矣,今乃反臣于周,可見天命之靡常也。故五章之首,申言之,又呼王之藎臣而告之,曰得無念爾祖文王之德乎。藎臣者,忠誠篤至之臣。周公言之,欲其申戒于王也。六章又言,欲念文王,惟在述修其德而已。能修德,則可以長配天命,而福祿自來

矣。《孟子》曰:禍福無不自己求之者。商自求禍,周自求福,天何容心其間哉。方有商未失眾之時,蓋常克配上帝矣。今其子孫,乃至于是,宜以為監而自省焉。則知天命之難保矣。末章,又謂命之難保,毋使僅及爾躬而止。周至成王,再世爾。周公已憂其命之不延,而欲成主布昭善問,而度商之所以失天命者,蓋博詢眾言,然後知商之所以亡,知商之所以亡,則知周之所以興矣。讀無遏爾躬之一語,至今猶使人凜然震懼。況周公親言之,而成王親聽之乎。亦猶堯之告舜曰:天祿永終也。以後世言之,必且謂此不祥之語,而古者君臣更相告戒,不諱危亡如此,斯其所以不危亡也。篇將終,乃斷之曰:凡欲配命者,當法天。然天無聲臭可求,惟法文王,則合乎天,而萬邦所以信服也。文王之詩七章,蓋周公親筆。後之王者,欲保天命,所宜列之屏幛,書之簡牘,晝讀而夜思之,則將若上帝之實臨其上,雖欲斯須之自放,有不可得。惟聖明,其深念之。

大明,文王有明德,故天復命武王也。明明在下,赫赫 在上,天難忱斯,不易維王,天位殷適,使不挾四方。其 三章曰:維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聿懷多福,厥 德不回,以受方國。其末章曰:上帝臨女,無貳爾心。

臣按:明明在下,指君德而言。赫赫在上,指天命而言。君有明明之德,則天有赫赫之命矣。觀赫赫在上之言,則其威明可畏,曾不違咫尺之間,此天之所以為難忱,而為君之所以不易也。以商紂言之,所居之尊則天位,所傳之正則殷適。一旦失道,雖欲挾四方而有之,有所不能。此與召誥皇天,改厥元子之命同意,皆所以深警成王也。既言商紂之失,又言文王之得,謂其小心恭順,以昭事上帝,遂能懷來百福,由其德不違于天,故天使膺受四方之國,此又所以深勉成王也。上帝臨女,無貳爾心,此言武王以諸侯伐紂,眾寡不侔。所恃者,上帝之臨而已。汝者,武王自謂也。商紂無道,天命討之,其可以強弱貳其心乎。此二言也,雖為伐商而發,然玩其辭,則若上帝實臨其上,人主而能時時誦味,則非心邪念,自當潛弭于冥冥之中矣。豈小補哉。

敬之,群臣進戒嗣王也。敬之敬之,天維顯思,命不易 哉,無曰高高在上,陟降厥士,日監在茲。

臣按:成王即政之初,群臣進戒,首以敬天為言。蓋帝王所當尊者,莫如天。所當從事者,莫如敬。故重言以求其聽。夫天道甚明,不可欺也。天命惟難,不易保也。昧者徒曰高高在上,不與人接,而不知人君,一升一降,于事為之間,天之監視,未嘗一日不在此也。豈可忽哉。當時群臣之學,以格心為主,故其言純粹如此。人主宜深味之。

我將,祀文王于明堂也。伊嘏文王,既右享之,我其夙 夜,畏天之威,于時保之。

臣按:此即《孝經》所謂宗祀文王于明堂,以配上帝者也。此頌作于成康之時。古人謂受福曰嘏。夫既受福于文王,而享我之祭矣,然豈敢自滿哉。必也夙興夜寐,亹亹怵惕,畏天之威。於是以保其天命爾。後世人主,一行郊祀明堂之禮類,侈然有矜大之心,如漢武諸詔是也。其視我將之頌,可愧多矣。

板,凡伯刺厲王也。其卒章曰:敬天之怒,無敢戲豫,敬 天之渝,無敢馳驅,昊天曰明,及爾出王,昊天曰旦,及 爾游衍。

臣按:迅雷烈風之屬,天之怒也。日食星變之類,天之渝也。人君為天所子,其事天如事親。然親之容色,少有不懌,人子當痛自咎責,敢有輕忽傲慢之意耶。天之變異,少有失常,人君當深自戒懼,敢為戲豫馳驅之失耶。《易》之洊雷震曰:君子以恐懼修省。孔子于迅雷風烈,必變而記。禮者亦曰:若有疾雷迅風甚雨,必變。雖夜必興,衣服冠而坐。古之人主,于日食星變之類,必減膳徹樂,或責己求言,凡皆所以示敬也。然天道昭明,凡人君出入往來之頃,優游暇逸之時,天之監臨,無乎不在。又不待變異失常,然後當知警也。吁,此文王在帝左右之事,而凡伯迺以刺厲王,古之忠臣,不敢謂君不能類如此,惜厲王之終不悟也。

《性理大全》[编辑]

《君道》[编辑]

南軒張氏曰:人主不可以蒼蒼者便為天,當求諸視 聽言動之間,一念纔是,便是上帝鑒觀。上帝臨汝,簡 在帝心。一念纔不是,便是上帝震怒。

敬天部藝文[编辑]

《王者父事天兄事日賦》以子弟誠賢國家靡失為韻

唐浩虛舟

二儀覆載,德之廣者唯天。三光照臨,明之大者唯日。 故王者于天也,父事無怠。于日也,弟恭靡失。布和施 令,將成不宰之功。明目達聰,欲亞無私之質。當其萬 邦作貢,四海為家,仰元氣而晨昏靡隔,指陽精而伯 仲非賒。草色難窮,屢軫南陔之戀。棠陰易匿,常思棣 萼之華。所以化洽中原,祥臻上國。法寒暑,觀從政之 道。無薄蝕,見相容之德。登封泰嶽,猶疑陟怙之時。展 禮東郊,似望在原之力。愛敬無斁,恪恭盡虔。窺一氣, 異歷山之泣。攀六龍,為荀氏之賢。覆燾成功,且異靡 瞻之義。古今垂象,難窮以長之年。且夫致敬惟精,傾 心仰止,誰嬰同席之亂,誰效攘羊之旨。曾聞有闕,遠 懷幾諫之心。每懼曰明,寧有遠游之理。所以惟法前 哲,規後嗣,播洪猷,恢至美,教天下之為人子者矣。又 若卑己謙恭,端心愷悌,同明無終鮮之歎,可愛有既 和之體。桑榆未及,魯衛之道咸興。葵霍皆傾,管蔡之 讎不啟。所謂扶枝葉,固根蔕,播仁風,匡大禮,教天下 之為人弟者矣。範人倫者,莫先於元首。遵孝理者,在 致乎精誠。必有尊也天其父,必有先也日其兄。九服 洽和,若嗣高于廣大。萬機洞昭,契承照于貞明。故得 孝道日彰,休聲風靡。指圓蓋兮欽若,仰紅輪兮翼爾。 由是海內無賊子姦臣,吾君如此。

 《畏天疏》         宋呂公著[编辑]

《書》曰:皇天無親,惟德是輔。又曰:惟上帝不常。作善,降 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蓋天雖高遠,日監在下,人 君動息,天必應之。若修己以德,待人以誠,謙遜靜GJfont, 慈孝忠厚,則天必降福,享國永年,災害不生,禍亂不 作。若慢神虐民,不畏天命,則或遲或速,殃咎必至。自 古禹湯文武,以畏天而興。桀紂幽厲,以慢神而亡。如 影隨形,罔有差忒。然自兩漢以來,言天道者,多為曲 說以附會世事。間有天地變異,日月災眚,時君方恐 懼修省,欲側身修道。而左右之臣,乃據經傳,或指外 事為致災之由,或陳虛文為消變之術。使主意怠於 應天,此不忠之甚者。《詩》曰:我其夙夜畏天之威,于時 保之。然則有天下者,固當飭己正事,不敢戲豫。使一 言一行,皆合天心。然後社稷民人,可得而保也。天人 之際,焉可忽哉。

 《順天道疏》         元許衡[编辑]

三代而下稱盛治者,無若漢之文、景,然考之當時,天 象數變,如日食地震,山崩水潰,長星、彗星、孛星之類, 未易遽數,前此後此,凡若是者小則有水旱之應,大 則有亂亡之應,未有徒然而已者。獨文、景克承天心, 消弭變異,使四十年間,海內殷富,黎庶樂業。移告訐 之風,為醇厚之俗。且建立漢家四百年不拔之業,猗 歟偉哉,未見其比也。秦之苦天下久矣,加以楚漢之 戰,生民糜滅,戶不過萬。文帝承諸呂變故之餘,入繼 正統,專以養民為務。其憂也,不以己之憂為憂,而以 天下之憂為憂。其樂也,不以己之樂為樂,而以天下 之樂為樂。今年下詔勸農桑也,恐民生之不遂。明年 下詔減租稅也,慮民用之或乏。懇愛如此,宜其民心 得,而和氣應也。臣竊見前年秋孛出西方,彗出東方, 去年冬彗見東方,復見西方,議者咸謂當除舊布新, 以應天變。臣謂與其妄意揣度,曷若直法文、景之恭 儉愛民,為理明義正而可信也。天之樹君本為下民, 故孟子謂:民為重,君為輕。《書》亦曰:天視自我民視,天 聽自我民聽。以是論之,則天之道恒在於下,恆在於 不足也。君人者,不求之下,而求之高,不求之不足,而 求之有餘,斯其所以召天變也。變已生矣,象已著矣, 乖戾之幾已萌,而不可遏矣,猶且因仍故習,抑其下 而損其不足,謂之順天,不亦難乎。

 《敬天勤民箴》       明朱孟震[编辑]

臣惟自昔帝王,奉天命以撫有六合,匪以崇高富貴能自暇逸,寔惟兢兢焉,上承下念,淵衷澈乎元極,深慮周乎幽邃,是以大命遠長,而鴻烈昭於萬祀。矧我皇上握九五之禎符,撫盈成之景運,以上承我祖宗億萬年無疆之統。惟我祖宗祇事之誠,軫恤之澤,光乎往牒。臣發跡草野,謬登仕籍,竊仰窺我皇上至意,寔惟我祖宗家法是繼。是述應乾而昭事,靡遑向離,而痌瘝彌切。方駕前烈,垂輝後王,非小臣所能名狀。輒不自揣度,敢以甕天之見,竊效春鷓之鳴。臣不勝隕越,謹稽首作箴曰:

惟皇上帝,降茲下民。作之君師,以奠玉京。玉京嵬峨, 匪以尊貴。曰敬曰勤,時自抑畏。敬之維何,曰惟軫念。 惟天惟民,上敬下勤。民心既得,天眷益殷。在昔聖帝, 於昭令德。敕命奠邦,萬世為則。下逮來哲,亦有辟王。 悖之則亂,循之則昌。惟我祖宗,開闢宇宙。一掃群氛, 仰承帝佑。豈不鴻功,而心靡寧。豈不駿惠,而慮愈精。 皇皇九關,凜爾顧諟。盤盤九土,時惟軫視。精誠存心, 帝訓赫赫。雲漢昭回,天衷鑒格。蠲租憫農,聖諭洋洋。草澤被潤,山岳騰光。迨我世宗,於昭烈祖。欽天豳風, 垂綸煥組。丕顯丕承,以啟我皇。民心肆協,天眷乃康。 郊祀凝誠,籍田躬耒。於惟皇心,念哉罔墜。小臣何知, 仰窺聖真。所期曝獻,愈敬愈勤。毋曰崇高,淵冰是履。 毋曰治安,朽索是馭。惟命惟懷,自昔靡常。曰敬曰勤, 以保無疆。法宮密席,凝神淵默。我有萬機,我惟一德。 勿謂天遠,而鑒在茲。勿謂民僝,而或勝予。我敬我勤, 誰其弼我。我敬我勤,誰其替我。其違其庸,度於我衷。 庶幾盛治,保於有終。天庥民和,永綏無極。祥風協氣, 惟皇之力。堯天舜世,臣心與遊。願俾芻瞽,少助鴻猷。

 《畏天保泰箴》并序    暴謙貞[编辑]

臣聞,天不愛道,地不愛寶,極治之象也。乃保世滋大之模,必得于祈天。永命之主,何居正以紫宸黃屋,無息不與帝道通。惟人主頃刻無惰,其君天下之心,即頃刻可以馨乎上帝之祉。故典秩紀綱常,克謹疾威,以昭其變。是以孔甲有盤盂之銘,武王有戒慎之鞀,精誠洽神明,而豐功偉績,建萬世不拔之基。欽明濬厥躬,而享帝配天,繼五德相承之化。未見治不恪乎天職,德不符乎帝心。戲娛偷安,得以清和,咸理者也。恭惟皇上,夕惕若臨,朝乾若馭苞,元履德頌,四十三年,有道之聖人,握符凝圖,享百年萬祀無疆之曆數。其于天,可謂無斁矣。其于治,可稱太平矣。顧誕膺大命,而天災人變,稍異其萌,纘緒四封,而正事責躬,未修其實。臣聞明王致治于未亂,智士決機于未形。今天下雖云晏然,而火飛地震,旱魃淫潦,變不虛生。厥咎用顯。語曰:其亡其亡,繫于苞桑。又曰:敬天之怒,無敢戲豫。又曰:高高在上,日監在茲。又曰:至治之極,禍反為福。古有安民恤物,以祈天祐者。古有克己洗心,協治太和者。更有修政行德,禮士賞功,以達天心者。茲非不朽之令圖,萬世之龜鑑哉。所願皇上,以日日又日之新,凜在宮在廟之肅。夙夜左右,儼同勝予。瞻前慮後,陟見靈承。本寅翼之小心,保盈成之國脈。庶天祿其長享,而金甌且永永無傾矣。臣又聞哲后不忘几豆之銘,所以弼其違微。臣不忘曝芹之忠,求以矢其志。雖聖不事瑱規,而日中時思隍復。臣本譾劣,謬典執筆,正當不諱之朝,用矢陳謨之日。謹以芻蕘荒詞,輕瀆旒纊,置為砭箴。其詞曰:

煌煌上帝,赫赫威靈。鑒茲四表,憫此九圍。憫之伊何, 帝德龍飛。求民之莫,天命不違。於昭我皇,純德孔明。 天地合德,萬物覆帡。陰陽含吐,位育資生。茂對四象, 克配八紘。睠此下民,為天所顧。喜則天和,匪則震怒。 哀恤煢民,凜如在御。睠茲教令,代天有言。宣和鼓暢, 洩GJfont舒煩。勿貳爾心,恍執璵璠。惟君賞罰,肅將天威。 華袞若膏,鉞鈇如雷。惟君政化,愾如天行。八風霑渥, 四海同聲。勿以貴近,私任好惡。昭事上帝,遵王之度。 勿以聖神,自作聰明。察邇詢蕘,維皇錫誠。體天之行, 法天之健。速似奔飆,急于吹萬。帝臣可簡,帝心不蔽。 股肱輔支,天工勿替。在前在後,陟降靈承。若繫千鈞, 若履春冰。一日二日,天道顯思。屋漏恐懼,耳目顧茲。 自卻昏翳,是曰天精。大明所燭,絕無偽情。自屏多欲, 是曰天理。六合歸仁,萬物皆己。緬彼仁人,配命克昌。 九圍德躋,三分有商。懷彼敗類,喪命墮譽。戲娛滅性, 上天移慮。至德聲聞,神明穎聰。格于臣民,達于穹窿。 昇中于天,百靈可通。堯兢舜業,文仁湯寬。天鑒不遠, 四維瀾安。雷霆臨下,維皇降觀。敬箴黼袞,用比銘盤。 明明我后,百世永刊。

敬天部紀事[编辑]

《說苑·君道篇》:楚莊王見天不見妖,而地不出孽,則禱 于山川曰:天其忘予歟。此能求過于天,必不逆諫矣, 安不忘危,故能終而成霸功。

《後漢書·明帝本紀》:永平二年春正月,詔:百僚師尹,勉 修厥職,順行時令,敬若昊天,以綏兆人。

《晉書·阮种傳》:种察孝廉,為公府掾。是時,災眚屢見。于 是太保何曾舉种賢良。問咎徵作見。對曰:陰陽否泰, 六沴之災,則人主修政以禦之,思患而防之,建皇極 之首,詳庶徵之用。詩曰敬之敬之,天維顯思,天聰明 自我人聰明,是以人主祖承天命,日慎一日也。故能 應受多福而永世克祚,此先王所以退災消眚也。 《北周書·顏之儀傳》:京兆郡丞樂運字承業。宣帝即位, 上疏曰:昔桑穀生朝,殷王因之獲福。今元象垂誡,此 亦興周之祥。大尊雖減膳撤懸,未盡銷譴之理。誠願 諮諏善道,修布德政,解兆民之慍,引萬方之罪,則天 變可除,鼎業方固矣。

《唐書·陳子昂傳》:垂拱初,詔問群臣調元氣當以何道。子昂即上言:臣聞之於師曰:元氣,天地之始,萬物之 祖,王政之大端也。天地莫大於陰陽,萬物莫靈於人, 王政莫先於安人。故人安則陰陽和,陰陽和則天地 平,天地平則元氣正。先王以人之通於天也,於是養 成群生,順天德,使人樂其業,甘其食,美其服,然後天 瑞降,地符升,風雨時,草木茂遂。故顓頊、唐、虞不敢荒 寧,其《書》曰:百姓昭明,協和萬邦,黎人於變時雍。迺命 羲和,欽若昊天,歷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時。和之得也。 夏、商之衰,桀、紂昏暴,陰陽乖行,天地震怒,山川神鬼, 發妖見災,疾疫大興,終以滅亡,和之失也。迨周文、武 創業,誠信忠厚加於百姓,故成、康刑措四十餘年,天 下方和。而幽、厲亂常,苛慝暴虐,詬黷天地,川冢沸崩, 人用愁怨。其《詩》曰:昊天不惠,降此大戾,不先不後,為 虐為瘵,顧不哀哉。近隋煬帝力,洩天地之藏,中國之 難起,故身死人手,宗廟為墟。逆元氣之理也。臣觀禍 亂之動,天人之際,先師之說,昭然著明,不可欺也。 《韋綬傳》:綬進位禮部尚書。帝問所以振災邀福者,對 曰:宋景公以善言退法星三舍,漢文除祕祝,有司祭 而不祈,此二君皆受自至之福,書美前史。如失德以 卻災,媚神以丐助,神而有知,且因以譴也。時帝不德, 故託諷焉。

《遵堯錄》:太宗嘗語近臣曰:國之上瑞,惟在豐年。頃來 五穀屢登,人無疾疫。朕求治雖切,然而德化未孚。天 貺若此,能無懼乎。

《國老談苑》:祥符中,天書降,群臣稱賀。魯宗道上疏,略 曰:天道福善禍淫,不言示化。人君政得其理,則作佑 以垂報。治乖于上,則出異以警戒。又何書哉。臣恐奸 臣肆其誕妄,妖惑上聽。真宗雖不開納,然甚奇之。 《遵堯錄》:慶曆六年,帝謂輔臣曰:比臣僚有言星變者, 國家雖無天異,亦當自修警。況因謫見者乎。夫天之 譴告人君,使懼而修德,亦猶人主知臣下之過失,示 以戒敕,使得自新,則不陷於咎惡。此天心之仁也。敢 不祗畏奉承之。

《玉海》:皇祐四年九月己巳,王洙講《洪範》五事。帝曰:王 者用五事,皆本五行乎。洙對曰:王者治五行得其性, 則五事皆善。故五事得則有休證,失則有咎證。是以 聖人克謹天戒,以修其身。上曰:奉天在於修德,戒謹 於未形。必俟譴告,然後修德。豈畏天之道也。

《歸田錄》:治平二年八月三日,大雨一夕,都城水深數 尺。上降詔責躬求直言學士。草詔有大臣惕思天變 之語。上夜批出云:淫雨為災,專戒不德。遽令除去大 臣思變之言。上之恭己畏天,自勵如此。

《遵堯錄》:神宗熙寧中,召拜左僕射平章事弼既至,未 見。有於上前言,災異皆天數,非人事得失所致者。弼 聞之,嘆曰:人君所畏唯天。若不畏天,何事不可為者。 去亂亡無幾矣。是必奸臣欲進邪說,故先導上以無 所畏,使輔拂諫諍之臣,無所復施其力。此治亂之機 也。即上書數千言,雜引春秋及古今傳記人情物理, 以明其決不然者。

《宋史·虞允文傳》:允文,七歲能屬文。紹興二十三年登 進士第,中書舍人趙達首薦允文,召對,謂人君必畏 天,必安民,必法祖宗。上嘉納之。

《玉海》:乾道七年正月己亥,出敬天圖以示輔臣。上曰: 《無逸》一篇,享國久長,皆本於寅畏。朕近日取《尚書》所 載敬天事,編為兩圖,朝夕觀覽,以自儆省。名之曰敬 天圖。虞允文奏:古人作無逸圖,猶夸大其事。陛下盡 圖書中敬天事,又遠過之。惟聖人盡躬行之實,敬畏 不已,必有明效。六月乙卯,上曰:敬天事已纂成圖,置 之座右,朝夕自省。一日,引卿等便殿觀之。又曰:人主 儻不畏天,尚何所畏。允文奏:願頒此圖刻之琬琰。上 曰:作數語并圖付出。

淳熙四年五月己酉,宗正少卿程叔達進對,言玉音 許宣示敬天圖,願得稽首拜觀。上顧左右取圖至,命 叔達起觀,上亦誦讀。每至前代王者,或不能敬畏修 省,則曰:此圖美惡並著,亦欲以之儆戒。至《無逸》篇,則 曰:《無逸》言人君享國久長,由嚴恭寅畏所致。尤當以 為法。

《明寶訓》:丙午八月壬子,命博士許存仁進講經史。存 仁講《尚書·洪範篇》,至休徵、咎徵之應,太祖曰:天道微 妙難知,人事感通易見,天人一理,必以類應。稽之往 昔,君能修德則七政順度,雨暘應期,災害不生;不能 修德,則三辰失行,旱潦不時,災異迭見,其應如響。箕 子以是告武王,以為君人者之儆戒。今宜體此,下修 人事,上合天道。然豈特為人上者當勉,為人臣者亦 當修省,以輔其君。上下交修,斯為格天之本。

吳元年十月丙午,太祖謂侍臣曰:吾自起兵以來,凡 有所為,意向始萌,天必垂象示之,其兆先見,故常加 儆省,不敢逸豫。侍臣曰:天高在上,其監在下。故能修 省者蒙福,不能者受禍。太祖曰:天垂象所以警乎下。 人君能體天之道,謹而無失,亦有變災而為祥者。故 宋公一言,熒惑移次。齊侯暴露,甘雨應期。災祥之來,雖曰在天,實由人致也。

洪武元年正月甲戌,太祖將告祀南郊,戒飭百官執 事曰:人以一心對越上帝,毫髮不誠,怠心必乘其機, 瞬息不敬,私欲必投其隙。夫動天地,感鬼神,惟誠與 敬耳。人莫不以天之高遠、鬼神幽隱而有忽心。然天 雖高,所鑒甚邇;鬼神雖幽,所臨則顯。能知天人之理 不二,則吾心之誠敬自不容于少忽矣。今當大祀,百 官執事之人各宜慎之。

二年五月癸卯夏至,祀皇地祗于方丘。禮成,太祖御 便殿,謂侍臣曰:上天之命,朕不敢知。古人有言,天命 不易。又曰天命無常。以難保無常之天命,付驕縱淫 佚之庸主,豈有不敗。朕嘗披覽載籍,見前代帝王,當 祭祀時,誠敬或有未至,必致非常妖孽,天命亦隨而 改。每念至此,中心惕然。

四年七月壬子,太祖謂丞相汪廣洋曰:朕觀前代人 君,多喜佞諛以飾虛名,甚至臣下詐偽瑞應以恣驕 誣,至於天災垂戒,厭聞於耳。如宋真宗亦號賢君,初 相李沆,日聞災異,其心猶存警惕,厥後澶淵既盟,大 臣首啟天書以侈其心,群臣曲意迎合,苟圖媚悅,致 使言祥瑞者相繼于途,獻芝草者三萬餘本。朕思凡 事惟在于誠,況為天下國家而可以偽乎。爾中書自 今凡祥瑞不必奏,如災異及蝗旱之事,即時報聞。廣 洋叩首曰:陛下敬天勤民,孰大于此。非惟四海蒼生 蒙福,誠為聖子神孫萬世之謨訓也。臣謹奉詔旨。十 一月丙辰冬至,祀昊天上帝于圜丘。禮成,太祖謂群 臣曰:帝王奉天以君臨兆民,當盡事天之道。前代或 三歲一祀,或歷年不舉。今朕歲以冬至祀圜丘,夏至 祀方丘,遵古典禮,將以報覆載之大德。惟夙夜寅畏, 冀精神昭格,庶陰陽和,風雨時,以福斯民。群臣咸頓 首曰:陛下敬天勤民,古未有也。

《名山藏·典謨記》:洪武十九年,上坐東閣,與侍臣論天 人之際,上曰:天人無二,人當以心為天。

《明寶訓》:洪武二十年正月甲子,大祀天地于南郊。禮 成,天氣清明,聖情悅豫。侍臣進曰:此陛下敬天之誠 所致。太祖曰:所謂敬天者,不獨嚴而有禮,當有其實。 天以子民之任付于君,為君者欲求事天,先必恤民。 恤民者,事天之實也。即如國家命人任守令之事,若 不能福民,則是棄君之命,不敬孰大焉。又曰:為人君 者,父天母地子民,此職分之所當盡。祀天地,非祈福 於己也,實為天下蒼生也。

二十七年夏四月癸未,太祖謂太子少保唐鐸曰:帝 王之於天下,體天道、順人心以為治,則國家基業自 然久安。朕每思前代亂亡之故,未有不由於違天道、 逆人心之所致也。天之愛民,故立之君以治之,君能 綏安生民,則可以保天眷。卿與朕共事者久,夙夜左 右,資弼良多。凡朕之事天子民有弗至者,卿即以為 言,使知有所警。苟謂已安,不以為意,治亂繫焉。鐸頓 首曰:陛下敬天恤民之心拳拳如此,臣雖老悖,敢不 盡心。

《典謨記》:永樂四年十一月,大薦享於高皇帝后,臣庶 祖考咸預其列。其日,甘露降孝陵,醴泉出神樂觀獻 宗廟。賜廷臣敕曰:朕敬謹事天,致孝皇考皇妣,普及 幽靈,禎祥疊見。爾群臣表賀,朕不敢當。斯皆上天眷 佑,皇考皇妣聖靈垂蔭,及爾群臣盡心輔朕,協和神 人之所感格。朕觀自古有道之君,祥瑞之來,愈加警 畏。爾宜勉輔朕,躬承天與朕皇考皇妣鑒臨之意。 《明外史·崔亮傳》:亮嘗言,凡祥瑞應見,皆國之休禎。請 依唐令,若麟鳳龜龍,依圖書合大瑞者,所司表奏。餘 鳥獸草木之類,驗實圖進。帝曰:卿等止議祥瑞,非也。 夫災異之來,上天垂誡,綦重四方。或有變徵,無論大 小,其令所司馳奏焉。

《章溢傳》:帝親祀社稷,會大風雨,還坐外朝,怒儀曹議 禮不合,致天變。溢請寬貸帝,乃貰之。

《名山藏·典謨記》:憲宗即位,敕曰:朕雖在疚,敬天恤民, 不敢忘慮。天災屢見,朕甚懼焉。意者德未修,政未舉 歟。心未誠,行未至歟。抑爾群臣弛慢不飭,無能匡輔 安和歟。其各恪恭,以回天意。

弘治二年七月,敕曰:近京師大雨水,南京又有風雨 之異。朕恭祗天戒,爾文武百官,其修省斟酌,以缺政 聞。於是廷臣各言事,皆從之。

三年十二月,彗星見天津,歷營室,入室宿。敕諭文武 群臣曰:天示星戒,朕齋沐告天,省己修德。爾等宜各 舉職慎操,毋惰毋私。凡軍民利病,時政得失,條奏來 聞。庶盡交修之道。於是廷臣言事,悉從之。

嘉靖十六年五月,雷火謹身殿鴟吻。上曰:天戒謹身, 致招在朕。其與百官修省。

三十九年十一月,將郊,上諭禮部曰:朕敬天不怠,郊 祀大重事,其命百執事益毖虔。

《明外史·沈鯉傳》:鯉因事納忠論奏無所避,請謹天戒, 恤氏窮。畿輔大祲,請上下交修,詞甚切。直帝為嘉納。

敬天部雜錄[编辑]

《詩》說十月之交,幽王之時,天變見於上,地變動於下, 而奸臣亂政於外,嬖妾敗德於內。大夫憂危亡之將 至,故作是詩賦也。

《春秋繁露》:天執其道,為萬物主,君執其常,為一國主; 天不可以不剛,王不可以不堅;天不剛,則列星亂其 行,王不堅,則邪臣亂其官;星亂則亡其天,臣亂則亡 其君;故為天者,務剛其氣,為君者,務堅其政。

天有和、有德、有平、有威、有相受之意、有為政之理,不 可不審也。春者,天之和也,夏者,天之德也,秋者,天之 平也,冬者,天之威也。天之序,必先和然後發德,必先 平然後發威,此可以見不和不可以發慶賞之德,不 平不可以發刑罰之威,又可以見德生於和,威生於 平也,不和無德,不平無威,天之道也,起者以此見之 矣。我雖有所愉而喜,必先和心以求其當,然後發慶 賞以立其德;雖有所忿而怒,必先平心以求其政,然 後發刑罰以立其威,能常若是者,謂之天德,行天德 者,謂之聖人。

《潛夫論·述赦篇》:王者至貴,與天通精。心有所想,意有 所慮,未發聲色,天為變移。或若休咎庶徵,月之從星, 此乃宜有是事。故見瑞異,或戒人主。若忽不察,是乃 己所感致,而反以為天意欲然也。

嘉祥之臻,則念得人之祐感。逢天之怒,則思桑林之 引咎。

《枝山前聞》:《洪範》內,惟天陰騭下民,相協厥居一節,蔡 氏俱以天言。不知陰騭下民,乃天之事。相協厥居,乃 人君之事。天之陰騭下民者,何,風雨霜雪,均調四時, 五穀結實,立烝民之命,此天之陰騭也。君之相協厥 居者,何,敷五教以教民,明五刑以弼教,保護和洽,使 強不得陵弱,眾不得暴寡,而各安其居也。

《信古餘論》:《詩》云:求福不回。未聞回厥德,而能獲福者。 此豈可妄希天祐,惟當專意反躬自責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