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第08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八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八十六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八十七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

 第八十六卷目錄

 露部彙考

  禮記月令

  孝經緯白露寒露

  汲冢周書時訓解

  大戴禮曾子天圓

  釋名釋天

  本草綱目露釋名 氣味 主治 發明

 露部總論

  朱子語類

  荊川稗編論露

 露部藝文一

  露賦           唐張彥勝

  清露點荷珠賦         闕名

  湛露晞朝陽賦        張勝之

  秋露如珠賦          師貞

  秋露賦            闕名

  露賦            宋吳淑

 露部藝文二詩詞

  賦得露           梁顧煖

  驚早露            劉憺

  露             唐李嶠

  前題            董思恭

  秋露            駱賓王

  白露             杜甫

  賦得金莖露          徐敞

  露             李正封

  詠露珠            元稹

  白露             鮑溶

  秋露             雍陶

  露              韓琮

  前題             袁郊

  前題             徐夤

  賦得春早凝露        張友正

  露             成彥雄

  月夜梧桐葉上見寒露      戴察

  清露被皋蘭          孫顧

  宿煙含白露          前人

  觀荷葉露珠          齊己

  秋露           宋王安石

  賦得荷葉露應教      明馬中錫

  賦得露凝仙掌巳上詩   吳中行

  六么令詠露       明劉基

 露部選句

 露部紀事

 露部雜錄

 露部外編

乾象典第八十六卷

露部彙考[编辑]

《禮記》
[编辑]

《月令》
[编辑]

孟秋之月涼風至,白露降。

陳注「白露降」則陰乘陽,而其候交矣。

《孝經緯》
[编辑]

《白露寒露》
[编辑]

處暑後十五日,斗指庚為「白露」,陰炁漸重,露凝而白 也。

秋分後十五日。《斗指》辛為寒露。謂露冷寒而將欲凝 結矣。

《汲冢周書》
[编辑]

《時訓解》
[编辑]

《立秋》又五日,「白露降。」

《大戴禮》
[编辑]

《曾子天圓》
[编辑]

陽氣勝,則散為雨露。

《釋名》
[编辑]

《釋天》
[编辑]

露,慮也。覆慮物也。

《本草綱目》
[编辑]

《露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露者,陰氣之液也。夜氣著物,而潤澤于道 傍也。」

氣味[编辑]

甘平無毒

主治[编辑]

秋露繁時,以槃收取,煎如飴,令人延年不饑。

稟肅殺之氣。宜煎「潤肺殺祟之藥。」及調疥癬蟲癩諸 散。

百草,頭上秋露未晞時收取,愈百疾,止消渴,令人身 輕,不饑悅澤。別有化雲母作粉服法。

八月朔日收取摩墨。點太陽穴,止頭痛。點膏肓穴,治 勞瘵。謂之「天炙。」

《百花上露》,令人好顏色。

柏葉上露,菖蒲上露,並能明目,旦旦洗之。

《韭葉上露》。去白癜風。旦旦塗之。

《凌霄花上露》,入目損目。

發明[编辑]

陳藏器曰:薛用弱《續齊諧記》云:「司農鄧紹,八月朝入 華山,見一童子,以五采囊盛,取柏葉下露珠滿囊。紹 問之,答云:『赤松先生取以明目也。今人八月朝作露 華囊,象此也』。」又郭憲《洞冥記》云:「漢武帝時,有吉雲國, 出吉雲草,食之不死。日照之,露皆五色。東方朔得元 青、黃三露,各盛五合,以獻於帝,賜群臣服之,病皆愈。」 朔曰:「日初出處,露皆如飴。今人煎露如飴,久服不飢。」 《呂氏春秋》云:「水之美者,有三危之露,為水即重於水 也。」李時珍曰:「秋露造酒最清洌。姑射神人,吸風飲露。 漢武帝作金盤承露,和玉屑服食。楊貴妃每晨吸花 上露,以止渴解酲。番國有薔薇露,甚芬香,云是花上 露水,未知是否。」藏器曰:「凡秋露、春雨著草,人素有瘡 及破傷者,觸犯之,瘡頓不痒痛,乃中風及毒水,身必 反張,似角弓之狀。急以鹽豉和麪作盌子,於瘡上灸 一百壯,出惡水數升,乃知痛痒而瘥也。」

露部總論[编辑]

《朱子語類》:

《露》
[编辑]

問:「伊川云:『露是金之氣』。」曰:「露自是有清肅底氣象。古 語云:『露結為霜』。今觀之,誠然。伊川云:『不然』,不知何故。 蓋露與霜之氣不同,露能滋物,霜能殺物也。雪霜亦 有異,霜則殺物,雪不能殺物也。雨與露亦不同,雨氣 昏而露氣清也;露與霧亦不同,露氣肅而霧氣昏也。 古人說露是星月之氣,不然。今高山頂上,雖晴,亦無 露」,露只是自下蒸上。

或問:「高山無霜露,其理如何?」曰:「上面氣漸清,風漸緊, 雖微有霧氣,都吹散了,所以不結。若雪,則只是雨遇 寒而凝,故高寒處雪先結也。」

荊川稗編[编辑]

《論露》
[编辑]

《觀物》張氏曰:「露者,土之氣,升則為霧,結則為霜。」

露部藝文一[编辑]

《露賦》
唐·張彥勝
[编辑]

「夫露者,陰陽之精氣也,天地之靈液,秋冬濁而春夏 清,晞於朝而生於夕,隨時應變,不凝不積,遇物受彩, 因象而光,滴滴瀝瀝,熒熒煌煌,爾其為大也,澄九天 而淨六合,爾其為廣也,清四極而灑八荒,故能消歇 氛埃,生成草木,羃䍥千品,霑濡萬族,其澤厚矣,其潤 深矣。願聞其始,試言厥初。兆自元氣,生於太虛,巨人 飲之而不死,上古吮之而穴居。天無雲兮珠的皪,野 有草兮玉扶疏。寫蟲鳥兮為篆,懷蛟龍兮著書。河洛 建都兮氣均風雨,甘泉築館兮名亞儲胥。或泛灩池 臺,或葳蕤竹柏。鶬鶊鳴兮色紫,鴻鴈來兮光白。露之 為德也,天一所以為王侯;露之為文也,詩人所以歌 《召伯》。」既因甘而作頌,稱未晞而留客。是時鷙鳥初擊, 鳴蟬向晚,悲九節之相催,恨三危之路遠。或乃幽閨 織婦,初下鳴機,徘徊空院,悵望秋暉。洞房月入,羅帳 螢飛,看鴻鴈之將度,怨良人兮不歸。灑交頤之玉箸, 苦寒露之沾衣。至如關山氣寒,瀚海風急,胡侵隴塞, 兵屯馬邑。征人此時,思歸下泣,不覺漣如,沾我衣濕。 別有洛陽才子,人間「秀士。遠自巖曲,來遊學市。有恨 驚心,無人知己。聞墜葉而嘆息,對浮雲而愁起。悽悽 兮,怳若有亡。」此下疑有闕文「睹蒹葭之蒼蒼,惜白露而為霜。」 宋大夫聞而嘆曰:「歲乎不我與,一寒一暑。昔時春晚, 拂楊柳於南津;今日秋深,落芙蓉於北渚。古人未達, 平生羈旅。君何為而絕絃?敢知音而相許。」重曰:「白日 黯黯兮秋風多,綠川蕭蕭兮空水波。聞郢中之有曲,

試調露而為歌。」歌曰:天降氣兮地凝精,皇德茂兮芝
考證.svg
蓋平,金盤漬兮玉杯清,葉有露兮落有聲。遼東之鶴

中夜驚,日南之雞凌晨鳴。華山柏兮多珠露,松子服 之得長生。

《清露點荷珠賦》以題為韻
闕名
[编辑]

「池有秀。冠眾卉兮彼荷最英,天之氣結淳和兮惟露 斯清」,圓規覆水兮翻然蓋傾,素質積葉兮炯爾珠明。 露非荷無以呈潔己之狀,荷非露無以異先彫之榮。 皓影搖光,修莖羃布,氣散蘭郁,光分雹聚。鄰腐草謂 螢火將飛,俯澄波若蠙珠已露。宜瀼浥於夜景,惜芬 芳於歲暮。縹綵將闌,瓊光未斂,團素律以泥泥,擢餘 「芳之苒苒。映翠帶狀蓮的之剖開,對青霄仰星文之 亂點。色慚兮菱藻,氣肅兮金波。雖有秋月,我則承恩 於彼露;豈無朝日,我則庇身於此荷。尚不願灑園葵 而澤豐草,豈學老林葉而滋枯柯。」客有《感秋而嘆》曰: 「滴瀝縈紆,布濩芬敷。浮池煙兮葳蕤吐絳,點天酒兮 璀璨垂珠。已矣夫!露欲變,荷欲蕪。君」不見「嚴霜降萬 物皆盡兮,復有此芙蕖。」

《湛露晞朝陽賦》以諸侯來朝錫宴具醉為韻
張勝之
[编辑]

陽暉早曙,露泫清宵,宵既寂而露彩結,曙將動而陽 氣消。是以在蘭者照之則煥乎葉;在棘者燭之則晞 乎條。故乃喻天子布澤於宴,猶諸侯命朔於朝。觀夫 潤草瀼瀼,晞陽羃羃,氣色濃兮猶茂,枝榦燥兮如滌。 初將比玉,以減其琳璃;稍欲如珠,復消夫玓瓅。故可 比臣竭忠以祗敬,君降恩而蕃錫。及夫大明有赫,五 色初收,陵晨光動,平野氣浮。遂使將飲之蟬,驚陽烏 而復退;罷警之鶴,懼白駒而不留。出扶桑兮始上,被 豐草兮徒周。何異夫錫宴則臨乎我后,來朝則嘉彼 爾侯。原夫曭朗之光未舒,霑濡之色猶遍。忽其陽氣 匝,晴風扇,則滴而有響者,其響罷聽;布而成文者,其 文難見。夫如是,有類藩臣感化而來覿,中朝布德而 成宴。彼以朝為數,此以夜為初。夜則因我而陰勝,朝 則因我而陽舒。其凝也無不備矣,其晞也曷可藏諸。 况有麗天之暉,潤月之意,崇其燕禮,著乎前志。「朝日 出海」,若一人之當陽;夕露低柯,若群臣之既醉。天晴 夜朗,林霽煙開。稽其順陽之心,既且周而復始;懿乎 漸晞之理,又觀往而知來。所以為成歲之本,履霜之 具。華葉既濡,清光若煦。吾知「湛露晞朝陽」也。為君臣 宴饗之喻。

《秋露如珠賦》以涼風變節凝露可觀為韻
師貞
[编辑]

「風入秋而方勁,露如珠而正團。映蟾輝而迥列,疑蚌 剖而俱攢。綴別葉之中,時翻的的;轉衰荷之上,微振 珊珊。虛靜內瑩,圓明外寒。且驗目前之美,何殊掌上 而觀。懿夫寓物成規,效微應節。含綠葵而結綠方麗, 耀黃菊而中黃轉澈。落蒹葭之浦,誠媚川而可移;泫 庭宇之間,雜照廡而何別。所以未逢朝溘,還著夜光。」 當助海而為深。功雖至薄,蒙沉泉之是棄,德且非涼。 比蟬飲之為狀,與蛇銜而允臧。發澤之道素昭,結霜 之儀漸露。咸欣遐被之德,寧起暗投之怒。遙瑩空際, 思縹緲之金莖;散照林中,謂璀璨之瓊樹。宛轉無窮, 精明有融。乍見紅蘭之內,如尋赤水之中。稍迷逕蔓, 偏入園叢。每祕彩於晝景,何流形於夜風。時也草始 化螢,星逾流火。葉物候而增美,信晶熒而必果。想游 女於水上,訝鮫人之淚墮。降自天而任彼無私,照於 乘而孰云不可。湛湛方積,纍纍正凝。彌增皓鶴之警, 不憚驪龍之興。遠睇平蕪,俛首而鮮苗益潤;俯觀朝 藿,傾心而靈液是承。嗟乎!彼以少而為貴,此以多而 豈賤?遇沾衣而未化,如被褐而初見。其克好以員來, 孰若順陰而適變。

《秋露賦》
闕名
[编辑]

天何言哉?萬化斯該,歲云秋矣,傷心不已,起涼風於 四面,飛斷雲於千里。爾乃高天氣爽,寒日光清,下翠 樓以迴矚,見白露之晨生,向珠網以添淨,依玉階而 助明。如霜未結,似雨還輕,點庭蕪而葉重,滋園菊而 花榮,歌湛則《周詩》入興,凝甘則漢載留名,故色貴含 秋,光宜汎曉,既騰文於地上,復垂容於筆杪,煙澹彩 而的的,月籠華而皛皛。豈只華山之際,童子受於囊 中;金莖之端,仙掌承於雲表。况乎胥臺發色,軒丘降 祥。紅蘭受而彌潔,綠葵含而轉芳。初益巨海,終晞太 陽。既隨時以隱見,還任物以行藏。爾其無林不沾,無 草不羃。薤上流彩,林中湛液。思蟬飲而曉潤,旅鶴警 其宵滴。詞人賦矣,已凝冷以淒清;君「子履之。又傷心 而怵惕。」「感《斯露》而揣稱。」「愧《才殫》」而莫析者也。

《露賦》
宋·吳淑
[编辑]

夫露者,蓋陰陽之氣,神靈之精。淪軒轅之積粹,含天 乳之純英。承以漢宮之仙掌,擢以魏室之金莖。或感 至孝於趙郡,或表善政於零陵。若夫色媲渥丹,味侔 勺蜜。既號天酒,亦名陰液。取自方諸,飲聞姑射。承木 蘭之曉墜,挹吉雲之五色。湛湛露斯,匪陽不晞。詎能 綴冕,猶堪飲龜。履怵惕而見禮,行厭浥而聞《詩》。亦有 「其凝如脂,其甘如飴。享遐壽於搖山,零甘液於三危。」 至若盛在囊中,取於雲表,既溥博以增海,亦霑濡而潤草。若乃被蒹葭之蒼蒼,零蔓草兮瀼瀼。為瑞既聞 於如雪,因寒常見於為霜。若夫貯之寶器,承之瓊爵, 遠遊始訝於騰蛇,宵警仍聞於白鶴。子胥豫見其霑 衣,少孺假言於捕雀。亦有著水凝素,下地騰文,傳美 味於仙丘,識運氣於崑崙。爾其畢勒含丹,揭雩布紫。 終陽氣而斯凝,應立秋而下委。唱《薤歌》以申哀,宴諸 侯而有禮。嘉零露之溥兮,含滋廣被。

露部藝文二詩詞[编辑]

《賦得露》
梁·顧煖
[编辑]

「飛空猶蘊狀,集物始呈華。萎黃病秋菊,厭浥長春芽。」 非唯「漙曼草,頗亦變蒹葭。仍增江海浪,聊點《木蘭花》。」

《驚早露》
劉憺
[编辑]

九畹凝芳葉,百草瑩新珠。盈荷雖不潤,拂竹竟難枯。

《露》
唐·李嶠
[编辑]

滴瀝明花苑。葳蕤泫竹叢。玉垂丹棘上。珠湛綠荷中。 夜警千年鶴。朝零七月風。願凝仙掌內。長奉《未央宮》。

《露》
董思恭
[编辑]

夜色凝仙掌,晨甘下帝庭。不覺九秋至,遠向三危零。 蘆渚花初白,葵園葉尚青。晞陽一灑惠,方願益滄溟。

《秋露》
駱賓王
[编辑]

玉關寒氣早,金塘秋色歸。泛掌光逾淨,添荷滴尚微。 變霜凝曉液,承月委圓輝。別有吳臺上,應濕楚臣衣。

《白露》
杜甫
[编辑]

白露團《甘子》,清晨散馬蹄。圃開連石樹,船渡入江溪。 憑几看魚樂,迴鞭急鳥棲。漸知秋實美,幽徑恐多蹊。

《賦得金莖露》
徐敞
[编辑]

漢帝貴《長生》,延年餌玉英。銅盤滴珠露,仙掌抗金莖。 拂曙氛埃斂,凌空沆瀣清。岧嶢捧瑞氣,巃嵷出宮城。 勢入浮雲聳,形標霽色明。大君常御宇,何必去蓬瀛。

《露》
李正封
[编辑]

「霏霏靈液重,雲表無聲落。」沾樹急元蟬,灑池淒皓鶴。 流塵清遠陌,飛月澄高閣。宵潤玉堂簾,曙貫金井索。 佳人比珠淚,坐感紅綃薄。

《詠露珠》
元·稹
[编辑]

秋荷一滴露,清夜墜元天。將來玉盤上,不定始知圓。

《白露》
鮑溶
[编辑]

清蟬暫休響,豐露還移色。金飆爽晨華,玉壺增夜刻。 巳低疏螢燄,稍減哀蟬力。迎社促燕心,助風勞雁翼。 一悲紈扇情,再想清淺憶。高高拜月歸,軋軋挑燈織。 盈盈玉盤淚,何處無消息。

《秋露》
雍陶
[编辑]

白露瞹秋色,月明清漏中。痕沾珠箔重,點落玉盤空。 竹動時驚鳥,莎寒暗滴蟲。滿園生永夜,漸欲與霜同。

《露》
韓琮
[编辑]

長隨聖澤墮堯天,濯遍幽蘭葉葉鮮。纔喜輕塵銷陌 上,已愁新月到階前。文騰要地成非久,珠綴秋荷偶 得圓。幾處花枝抱離恨,曉風殘月正潸然。

《露》
袁郊
[编辑]

湛湛騰空下碧霄,地卑濕處更偏饒。菅茅豐草皆霑 潤,不道良田有旱苗。

《露》
徐夤
[编辑]

鶴鳴先警雁來天,洗竹沾花處處鮮。散綵幾當蟬飲 際,凝光宜對蚌胎前。朝垂苑草煙猶重,夜滴宮槐月 正圓。怵惕與霜同降日,蘋蘩思薦獨淒然。

《賦得春草凝露》
張友正
[编辑]

蒼蒼芳草色,含露對青春。已賴陽和長,仍慚潤澤頻。 日臨殘未滴,風度欲成津。蕙葉垂偏重,蘭叢洗轉新。 將行愁裛徑,欲采畏濡身。獨愛池塘畔,清華遠襲人。

《露》
成彥雄
[编辑]

銀河昨夜降醍醐,灑遍坤維萬象蘇。疑是鮫人曾泣 處,滿池荷葉捧真珠。

《月夜梧桐葉上見寒露》
戴察
[编辑]

「蕭疏桐葉上,月白露初團。」滴瀝珠光滿,熒煌素彩寒。 風搖愁玉墜,枝動惜珠乾。氣冷初秋晚,聲微覺夜闌。 凝空流欲遍,潤物淨宜看。莫厭窺臨倦,將晞聚更難。

《清露被皋蘭》
孫顧
[编辑]

九皋蘭葉茂,八月露花清。稍與秋陰合,還將曉色并。 向空羅細影,臨水泫微明。的皪添幽興,芊綿動遠情。 夕芳人未採,初降鶴先驚。為感生成惠,心同葵葉傾。

《宿煙含白露》
前人
[编辑]

㭊㭊有新意,微微曙色幽。露含疏月靜,光與曉煙浮。 迥野遙凝素,空林望已秋。著霜寒未結,凝葉滴還流。 比玉偏清潔,如珠詎可收。徘徊阡陌上,瞻想但淹留。

《觀荷葉露珠》
齊·己
[编辑]

霏微曉露成珠顆,宛轉田田未有風。任器方圓性終 在,不妨翻覆落池中。

《秋露》
宋·王安石
[编辑]

日月凋何急。荒庭露送秋。初疑宿雨泫,稍怪曉霜稠。 曠野將馳獵。華堂已御裘。空令半夜鶴,抱此一端愁

《賦得荷葉露應教》
明·馬中錫
[编辑]

「花氣侵晨濕畫欄,池荷如洗翠團團。誰將天上金莖 露,瀉入波心碧玉盤。」風動每愁爐汞走,雨餘應訝浦 珠寒。十年曾作《西垣客》,此景親從太液看。

《賦得露凝仙掌》
吳中行
[编辑]

絳闕秋容靜,金莖露氣長。夜深方湛湛,日出轉瀼瀼。 共喜仙人掌,能渟玉女漿。願持方聖澤,沾灑遍遐荒。

《六么令》詠露
明·劉基
[编辑]

淡雲收盡,月在蒼龍角。霏霏似煙非霧,空裏無聲落。 漢殿仙人掌冷,桂影篩高閣。元蟬皜鶴,相呼相喚,嗽 嚥華滋笑丹藥。 寒蛩不分命薄,永夜驚離索。絡緯 也共,莎雞,吹盡傷心曲。只恐韶華易晚,辜負蓬萊約。 秋容寂寞,憑君著意,染取楓林賽紅萼。

露部選句[编辑]

楚屈原《離騷》,「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宋玉《九辯》,「白露既下百草兮,奄離披此梧楸。」霜露 慘悽而交下兮,心尚幸其弗濟。

莊忌《哀時命》,「霧露濛濛其晨降兮,雲依斐而承宇。」 漢劉向《九歎》,「白露紛以塗塗兮,秋風瀏以蕭蕭。」 揚雄《甘泉賦》,「噏清雲之流瑕兮,飲若木之露英。」 後漢班固《西都賦》,「抗仙掌以承露,擢雙立之金莖。」 晉潘岳《寡婦賦》,「天凝露以降霜兮,木葉落而殞枝。」 宋謝莊《月賦》,「白露曖空,素月流天。」

梁江淹《別賦》:「露下地而騰文。」《秋露如珠》,

陶弘景《尋山志》:「竹泫泫以垂露,柳依依而近蟬。」 唐王勃《秋日宴集序》:「金風生而景物清,白露下而光 陰晚。」

歐陽詹《送陳秀才赴舉序》:「白露肅物,青天始高。 明費元祿轉,情集露華。殞碧草而無聲,漙黃花而有 色。燈前尺素,墨研相憶之書。門外平蕪,履點夜行之 跡。蟲催鄉夢,砧搗征衣。氣生江國之涼,滴送松窗之 響。天街濯月,能教玉臂增寒;漢苑求仙,且向金莖和 屑。墜木蘭而可飲,入長夜而未晞。」六橋倚楫,覘知 楊柳先衰;九月題詩,無奈芙蓉遍濕。惜花早起,必 泫少婦之裾;傅粉爭憐,業上《妖姬之曲》。

《漢古樂府》:「清露凝如玉,涼風中夜發。」垂露成帷幄。 古詩。「白露沾野草。」時節忽復易。

魏阮籍詩:「清露被皋蘭。」

晉《陸雲詩》,「清露墜素輝,明月一何朗。」

潘岳詩:「凄凄朝露凝,烈烈夕風厲。」

《張載詩》:「白露中夜結,木落柯條森。」

閭丘沖詩:「微風扇穢,朝露翳塵。」

溫嶠詩:「凝花珠錯落,綴葉碧玲瓏。」

宋孝武帝詩:「綠草未傾色,白露已盈庭。」

《謝瞻詩》:「開軒滅華燭,月露皓已盈。」

鮑照詩:「月露依草白。」

齊王融詩:「浩露零中宵。」

梁王僧孺詩:「簷露滴為珠。」

吳均詩:「青雲葉上團,白露花中泫。」

《劉孝先詩》:「葉動花中露。」

劉邈詩:「墜露如輕雨。」

陳陰鏗詩:「霏霏野露合。」

北周庾信詩,「濕庭凝墜露。」秋露似珠圓。

《唐太宗詩》:「飄珠箔穿露。」

虞世南詩:「清風滌暑氣,文露靜囂塵。」

張九齡詩:「皎潔青苔露。」

陳子昂詩:「清冷花露滿,滴瀝簷宇虛。」

沈佺期詩。「秋露凝珠綴。」

韋安石詩:「早荷承湛露。」

《李白詩》:「玉階生白露,夜久侵羅襪。」

杜甫詩:「竹露夕微微。」重露成涓滴。

《耿湋詩》:「颯颯松上吹,泥泥花間露。」

《戎昱詩》:「江天夜露新。」

《盧綸詩》:「紫陌夜深槐露滴。」

王建詩:「月過金階白露多。」「冷露無聲濕桂花。」 《王涯》詩:「一夜輕風蘋末起,露珠翻盡滿池荷。」

孟郊詩:「芙蓉濕曉露。」

《元稹詩》:「竹露滴寒聲。」曉露凝芳氣。

白居易詩:「微微涼露欲秋天。」秋荷病葉上,白露大 如珠。日下風高野露涼。竹露冷煩襟。荷側瀉 清露。雨露施恩無厚薄,蓬蒿隨分有榮枯。

李德裕詩:「月中清露點朝衣。」

《許渾詩》:「蘭葉露光秋月上。」

李商隱詩:「聚荷凝翠玉,綴柳訝垂旒。」仙人掌冷三 霄露,玉女窗虛五夜風。昨夜西池涼露滿,桂花吹 斷月中香。「弱柳千條露劉得仁詩。「綴草涼天露。」

《薛逢詩》:「松杉露滴無情淚。」

《賈島詩壇》,「松涓滴露。」

溫庭筠詩:「露點如珠落卷荷。」

劉滄詩:「一洞曉煙留水上,滿庭春露落花初。」

鄭谷詩:「漸曉禾中露。」

《韓偓》詩:「但覺夜深花有露,不知人靜月當樓。」卷荷 忽被微風觸,瀉下清香露一杯。

《杜荀鶴》詩:「江月漸明汀露濕。」

江為詩,「月寒花露重。」

宋林逋詩:「粉竹亞梢垂薄露。」

蘇軾詩:「竹露浩如瀉。」荷花夜開風露香,微月半 隱山,圓荷爭瀉露。

《米黻詩》:「天低月露濕秋衣。」

陸游詩。「重滴竹梢露。」一堤草露明晨照,

薛季宣詩。「天空月白不見人。無聲露滴蘋蓑濕。」 僧惠崇詩。「露重忽翻荷。」

元吳景奎詩:「半夜起來山月白,滿天清露灑衣裳。」 張翥《對月》詩:「落葉有光時墜露。」

《薩都剌》詩:「天清曉露涼。」

楊維楨詩:「魚動輕荷墜露香。」

明劉基詩:「草頭錯認驪珠吐自是西風白露團」 王澤詩:「閒將一掬芙蓉露乞與神龍作雨香。」

露部紀事[编辑]

《吳越春秋》:吳王欲重刑,諫者死。舍人曰:「園有蟬,悲鳴 飲露,不知螳螂在後;螳螂捕蟬,不知黃雀之在其後。 臣執彈丸欲取黃雀,不覺露沾衣。如此皆欲得其前, 不顧其後。」

《說苑》:吳王欲伐荊,告其左右曰:「敢有諫者死。」舍人有 少孺子者,欲諫不敢,則懷丸操彈,遊於後園,露沾其 衣,如是者三旦,吳王曰:「子來何苦沾衣如此?」對曰:「園 中有樹,其上有蟬,蟬高居悲鳴飲露,不知螳螂在其 後也;螳螂委身曲附,欲取蟬,而不知黃雀在其傍也; 黃雀延頸欲啄螳螂,而不知彈丸在其下也。此三者, 皆務欲得其前利,而不顧其後之有患也。」吳王曰:「善 哉!」乃罷其兵。

《漢武故事》:「承露盤,仙人掌擎玉盤,為取雲表之露。」 《三輔故事》:「漢武帝以銅作承露盤,高二十丈,大十圍, 上有仙人,掌承露和玉屑飲以求仙也。」

《述異記》:「吳猛將子弟登廬山,過石梁,見一老坐桂樹 下,以玉盃承甘露與猛。」

《博物志》:「渚沃之野,民飲甘露。」

《搜神後記》:「會稽盛逸嘗晨興,路未有行人,見門外柳 樹上有一人,長二尺,衣朱衣冠冕,俯以舌舐樹葉上 露,良久,忽見逸,神意驚遽,即隱不見。」

《拾遺記》:「鬱夷國西有含明之國,綴鳥毛以為衣,承露 而飲。」

《齊諧記》:弘農鄧紹,嘗八月旦入華山採藥,見一童子 執五綵囊,承柏葉上露皆如珠滿囊。紹問曰:「用此何 為」,對曰:「赤松先生取以明目。」言終便失所在。今世人 八月旦作眼明袋,此遺象也。

《開元天寶遺事》:「貴妃每宿酒初消,多苦肺熱。嘗凌晨 獨遊後苑,傍花樹以手攀枝,口吸花露,藉其露液潤 於肺也。」

《雲仙雜記》:「伍貫卿居沅陵,家有李花一株。月夜,奴婢 遙見花作數團,如飛仙狀上天去。花上露水倏然作 雨數千點,花亡矣。」

柳宗元得韓愈所寄詩,先以「薔薇露盥手薰玉蕤香」 後發讀,曰:「《大雅》之文,正當如是。」

《續博物志》:「勒畢國人長三寸,有翼,善言語戲笑,因名 語國。」飲丹露為漿。丹露者,日初出有露汁如朱也。 楊文公《談苑》:「金陵宮中人採薔薇,水染生帛,一夕忘 收,為濃露所漬,色倍鮮翠。」

《雞肋編》:「米芾作文狂怪,嘗作詩云:『飯白雲留子,茶甘 露有兄。人不省』」,露兄故嘗叩之,乃曰:「只是甘露哥哥 耳。」

《元史阿沙不花傳》,「阿沙不花嘗扈從上都,方入朝,而 宮草多露,跣足而行。帝御大安閣,望而見之,指以為 侍臣戒。」

《秋澗集》:汲郡人。元翰林學士王惲母先亡,葬於沁曲。 後十年,其父亦亡,將合窆焉。元堂既闢,有二黃雀飛 出。已而母柩蓋珠露凝綴,晶明煥爛,駢羅角結,若寶 幢瓔珞之狀。且清香襲人,移刻乃晞,觀者莫不異之。 《明外史宋濂傳》:「帝嘗調甘露於湯手酌以飲濂曰:『此 能愈疾延年,願與卿共之』。」

《在田錄》:「張王基,本舊治也。生一草,結實如小紅燈,夜

則開之以承露,人取飲之,百病自愈,人呼為天膏
考證.svg

露部雜錄[编辑]

《詩經召南行露》篇:「厭浥行露,豈不夙夜?」謂行多露。朱註 女子有能以禮自守,不為強暴所污者,自述己志。蓋 以女子早夜獨行,或有強暴侵凌之患,故托以「行多 露」,而畏其沾濡也。

《邶風·式微》篇:「微君之故,胡為乎中露?」朱註言有沾濡之 辱而無所芘覆也。

《鄭風野有蔓草》篇:「野有蔓草,零露漙兮。」野有蔓草, 零露瀼瀼。朱註男女相遇於野田草露之間,故賦其所 在以起興也。

《秦風·蒹葭》篇:「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朱註「《蒹葭》未敗而露 始為霜」,「秋水時至,百川灌河」之時也。

《蒹葭》凄凄,白露未晞。「蒹葭采采」,白露未已。

《小雅·蓼蕭》篇:「蓼彼蕭斯,零露湑兮。」蓼彼蕭斯,零露 瀼瀼。蓼彼蕭斯,零露泥泥。《蓼彼蕭斯》,零露濃濃。 朱註「湑湑然蕭」,上露貌。「瀼瀼」,露蕃貌。「泥泥」,露濡貌。濃濃, 厚貌。

《湛露篇》:「湛湛露斯,匪陽不晞。」湛湛露斯,在彼豐草。 湛湛露斯,在彼杞棘。朱註湛湛,露盛貌。晞,乾也。 《白華篇》:「英英白雲,露彼菅茅。」朱註《白雲》,水上輕清之氣, 當夜而上騰者也,露即其散而下降者也。

《禮記·祭義》:「是故君子合諸天道,春禘秋嘗,霜露既降, 君子履之,必有悽愴之心,非其寒之謂也。春雨露既 濡,君子履之,必有怵惕之心,如將見之。樂以迎來,哀 以送往,故禘有樂而嘗無樂。」

孔子閑居,「天有四時,春秋冬夏,風雨霜露,無非教也。」 《左傳》:「諸侯朝正於王,王宴樂之,於是乎賦《湛露》,則天 子當陽,諸侯用命也。」疏:言天子當日,諸侯當露也。 《春秋元命苞》:「霜以殺木,露以潤草。」

陰陽散而露下,《露下》以潤其草木。

《感精符》:「八月白露降,鶴即高鳴相警。」

佐助期,武露布,文露沈宋均注:「甘露見其國布散者, 人尚武文采者,則甘露凝重。」

《五經通義》:「和氣津液凝為露,露從地出。」

《管子度地篇》:「夏有大露,原煙噎下百草,人采食之,傷 人,人多疾病而不止,民乃恐殆。」

《呂子孝行》:「覽宰揭之露,其色如玉。」水之美者,《三危》 之露。

《史記商君傳》:「趙良曰:『危若朝露,尚欲延年益壽乎』?」 《漢書蘇武傳》:「李陵謂武曰:『人生如朝露,何久自苦如 此』?」

《淮南子地形訓》:「中央四達,風氣之所通,雨露之所會 也。」

《覽冥訓》方諸,「取露於月。」

《春秋繁露》,天之所以成物者,少霜而多露也。

《說文》:露,潤澤也。從雨,路聲。

蔡邕《月令章句》:「露者,陰液也。釋為:露,凝為霜。」

《後漢書蔡邕傳》:「履霜知冰,踐露知暑。」

《魏志衛覬傳》:「漢武立仙掌以承高露,陛下通明,每所 非笑。漢武有求於露,由尚見非。陛下無求於露而空 設之,不益於好而糜費工夫所宜裁制也。」

長曆北斗,當崑崙山,氣運注天下,春夏為露。

《禽經》:「露翥則露。」露,禽鶴也。《古今注》:鶴千載變蒼,又 千載變黑,所謂元鶴也。子野鼓琴,元鶴來舞,露下則 鶴鳴也。鶴之馴養於家庭者,飲露則飛去。

《風土記》:「鶴性警,至八月白露降,流於草葉上,滴滴有 聲即鳴。」

《古今注》:牛享問:「冕以繁露者何?」答曰:「綴玉而下垂,如 繁露也。」

《薤露》,喪歌也。言人之命如薤上露,易晞滅也。其一章 曰:「薤上露,何易晞,明朝更復落,人死何時歸。」

《拾遺記》:「崑崙山甘露濛濛似霧,著草木則滴瀝如珠。 亦有朱露,望之色如丹,著木石,赭然如朱雪灑焉,以 瑤器盛之如飴。」

《含露》麥穟中有露,味甘如飴。

王諳《文字志》:「垂露書,如懸鍼而不遒勁,婀娜若濃露 之垂,漢中郎曹喜所作。」

《地鏡圖》:「視山川多露無霜,其下有美玉。」

《齊民要術氾勝之書》曰:「植禾,夏至後八十、九十日,常 夜半候之,天有霜,若白露下,以平明時,令兩人持長 索相對,各持一端,以概禾中,去霜露,日出乃止。如此 禾稼,五穀不傷矣。」

《諺》曰:「觸露不掐葵,日中不剪韭。」

《舊唐書禮儀志》:「魏徵明堂議曰:『臣等親奉德音,思竭 塵露,微增山海』。」

《劉子賞罰》篇:「寒露降秋,所以殞茂葉也。」

《酉陽雜俎》:「凌霄花中露水損人目。」

蒟蒻,根大如碗,至秋葉滴露,隨滴生苗。

邙山有大蛇,樵者常見。頭若丘陵,夜常承露氣。 《雲仙雜記》:「以竹梢甘露和天南星漬紙,一宿裁之,刀 去如飛鵝管。山霜可染紫,白庶潭露能染紅,為天下冠,恨人 無知者。」

《北户錄》:「通犀置大霧重露下,終不沾濡。」 《清異錄》:「世宗時,水部郎韓彥卿使高麗,卿有一書曰 《博學記》,偷抄之,得三百餘事。今抄天部七事,一教水 露也。」

《墨客揮犀》:黃魯直使予對句曰:「呵鏡雲遮月。」對曰:「啼 妝露著花。」

《聞見後錄》:「凌霄花有毒,一作出蜀。」有人凌晨仰視其 花,花中露水滴入眼中,遂失明。或云金錢亦然。 《夢溪筆談》:草間黃花蜘蛛,人遭其螫,仍為露水所濡, 乃成天蛇之疾,露涉亦當戒也。

《緗素雜記》:歐陽公曾得一古畫牡丹,吳正肅曰:「其花 披哆而色正燥,此日中時花也。有帶露花,則房斂而 色澤。」

《毛詩名物解造化權輿》曰:「中央之氣露,露形如珠,故 古者冕旒如之。」《董子》曰:「冕旒下垂,如綴繁露,或謂之 繁露也。」《束晳集》曰:「零露垂林,非綴冕之飾,義取諸此。 冠,天象也。故飾弁望之如星,而冕旒如綴繁露。」《老子》 曰:「天地相合以降甘露,人莫之冷而自均。」蓋露雖雨 類,而露無遠近之偏,故詩以譬德澤。《詩》曰:「蓼彼蕭斯, 零露濃濃」,而敘者以為蓼蕭廢則恩澤乖矣是也。《詩》 曰:「野有蔓草,零露漙兮」,言天之下露高矣,而今延及 蔓草,則以下流故也。又曰:「湛湛露斯,在彼豐草。」豐草 者,露之所豐,又非特延及而已。豐草同姓,卑之况也。 《式微》之詩,一章曰「微君之故,胡為乎中露?」二章曰「微 君之躬,胡為乎泥中?」露言有沾濡之辱,泥,言有陷溺 之難也。一曰泥中中露皆邑。以今考之,衛在大山之 間,雨露所鍾,以此名邑,理或然也。而劉向《列女傳》又 以為此詩人所作,一作於「中露」,一在於泥中,理或然 也。然則後世柏梁之體,倣於此乎?《鶡冠子》曰:「昔之得 道以立,至今不可遷者,四時泰山是也;其得道以危, 至今不可安者,岑巒煙溪,籜木降風」是也。其得道以 生,至今不可亡者,日月星是也。其得道以亡,至今不 可存者,「零葉遇霜,朝露遭日」是也。由是觀之,夫何適 而無有道耶?故禹不得聖人之道不立,跖不得聖人 之道不行。

《野客叢談》:懶真子讀杜牧之詩:「千秋佳節名空在,承 露絲囊世已無。」謂漢以金盤承露,而唐以絲囊,絲囊 可以承露乎?此不可解。按《華山記》,弘農鄧紹八月曉 入華山,見童子執五綵囊,盛柏葉露食之。此事在漢 武帝之前,是以武帝於其地造望仙等宮觀。又觀梁 文帝《眼明囊賦序》曰:俗之婦人,八月旦多以錦翠珠 寶為眼明囊,因凌晨拭目。唐人千秋節以絲囊盛露, 亦襲其舊,正八月初故事。

屈原《離騷》:「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原 蓋借此以自喻,謂木蘭仰上而生,本無墜露而有墜 露;秋菊就枝而殞,本無落英而有落英,物理之變則 然。

《雞林類事》《方言》:「霜露皆曰率。」

《捫蝨新話》:王子年《拾遺記》云:「孔子生之夜,有二神女 擎香露於空中以沐浴。」徵在。據此,則釋迦生時,九龍 吐水,帝釋捧盤何異?無乃好事者欲以神孔子而反 流於怪歟?

《就日錄》:「夏月露臥,偶夜露下而失覆,則夢雪降。」 《考槃餘事》:「乘露彈琴,不可久坐,不惟潤絃,抑且傷人。 且陽材鼓之有聲,陰材則無聲矣。」

《暖昧由筆山》東棗園至白露日,根下遍堆草焚之,蓋 以火氣辟露氣也,不爾則多乾落。

《岩棲幽事》:「凡蘭皆有一滴露珠在花蕊間,此謂蘭膏, 甘香不啻沆瀣。」

《耄餘雜識》「日陽在地,則蒸濡而為露人;真陽在下,則 融液而為華池之水。」

《遵生八牋述仙記》曰:「八月一日,以絹囊承,取柏樹下 露如珠子,取拭兩目,明爽無疾。」

《乘露剖蓮》「蓮實之味美在清晨。水氣夜浮,斯時正足 若日出露晞,鮮美已去過半。」

春分宜採雲母石煉之,用樊石或百草上露水,或五 月茅屋滴下簷水,俱可煉,服之延年。

《田家五行》,「侵晨用磁器收百草,頭上露,磨濃墨。頭痛 者點太陽穴。勞瘵者點膏肓之類,為之天灸。」

《山西通志》:「太原府河曲縣甘露池,在崞山神廟之左, 其池常燥。歲旱,民置瓶池中禱之,瓶上露滴,其味甘。」 《廣東通志》:「酴醾露,酴醾海國所產為盛,出大西洋國 者,花如中州之牡丹。蠻中遇天氣凄寒,零露凝結,著 他草木乃冰澌,殊無香韻。惟酴醾花上,瓊瑤晶瑩,芳 芬襲人,若甘露焉。彝女以澤體髮膩香,經月不滅。國」 人貯以鉛瓶,行販他國

露部外編[编辑]

《拾遺記》:「炎帝時,陸池丹蕖駢生如蓋,香露滴瀝,下流 成池。」

《列子·黃帝篇》:「姑射山在海河洲中,有神人焉,吸風飲 露。」

《拾遺記》:「高辛氏時,有丹丘之國,獻瑪瑙甕,以盛甘露。 帝德所洽,被於殊方,以露充於廚也。瑪瑙甕至堯時 猶存,甘露在其中,盈而不竭,謂之寶露,以班賜群臣。 至舜時露已漸減,隨帝世之污隆,時淳則露滿,時澆 則露竭。及乎三代,減於陶唐之庭。舜遷寶甕於衡山 之上,故衡山之岳有寶露壇。舜於壇下起月館以望」 夕月。舜南巡至衡山,百辟群后皆得露泉之賜,時有 雲氣生於露壇,又遷寶甕於零陵之上。舜崩,甕淪於 地下。至秦始皇通汨羅之流為小溪,從長沙至零陵, 掘地得赤玉甕,可容八斗,以應八方之數,在舜廟之 堂前。後人得之,不知年月。至後漢,東方朔識之,朔乃 作《寶甕銘》曰:「寶雲生於露壇,祥風起」於月館,望三壺 如盈尺,視八鴻如縈帶。三壺,則海中三山也。一曰方 壺,則方丈也;二曰蓬壺,則蓬萊也;三曰瀛壺,則瀛洲 也。形如壺器。此三山上廣,中狹下方,皆如工制,猶華 山之似削成。八鴻者,八方之名。鴻,大也。登月館以望 四海三山,皆如聚米縈帶者矣。

堯登位三十載,有巨查浮於海上,名曰「貫月查」,亦謂 「挂星查。」羽人棲息其上,群仙含露以嗽日月之光,則 如瞑矣。

《路史》:禹之治水,西過三危之阨,巫山之下,飲露之民。 《拾遺記》:「孔子生,有二神女,擎香露於空中而來,以沐 浴徵在。」

西王母至,與燕昭王遊於燧林之下,有飛蛾銜火,狀 如丹雀蛾,憑氣飲露,群仙殺此蛾合丹藥。

《十洲記》:武帝問月氏使者:「猛獸食噉何物?」使者曰:「猛 獸所出,或生崑崙元圃,其壽不窮,食氣飲露,當其神 也,立興風雲,吐嗽雨露。」

《洞冥記》:東方朔字曼倩,父張夷,字少平,妻田氏女。夷 年二百歲,顏如童子,朔生三日而田氏死,時景帝三 年也。鄰母拾而養之,三歲,天下祕讖一覽闇誦於口, 居常指撝天下,空中獨語。鄰母忽失朔,累月方歸,母 笞之,後復去,經年乃歸。母忽見大驚曰:「汝行經年一 歸,何以慰我耶?」朔曰:「兒至紫泥海,有紫水污衣,仍過 虞淵湔浣,朝發中返,何云經年乎?」母問之:「汝悉是何 處行?」朔曰:「兒湔衣竟,暫息都崇堂,王公飴之以丹霞 漿,兒食之太飽悶幾死。乃飲元天黃露,半合即醒。」 東方朔遊吉雲之地,得神馬一匹,高九尺。帝問朔是 何獸也?朔曰:「昔西王母乘靈光輦,以適東王公之舍, 稅此馬遊於芝田,乃食芝田之草。東王」公怒,棄馬於 清津天岸。臣至王公壇,因騎馬返繞日三匝,然入漢 關,關猶未掩,臣於馬上睡,不覺而至。帝曰:「其名云何?」 對曰:「因疾為名。步景朔當乘之時,如駑蹇之驢耳。臣 有吉雲草十種,種於九景山東,二千歲一花,明年應 生,臣走請刈之,得以秣馬,馬終不饑也。臣至東極,過 吉雲之澤,多生此草,移於九景之山,全不如吉雲之 地。」帝曰:「何謂吉雲?」朔曰:「其國俗之雲氣占吉凶,若樂 事,則滿室雲起,五色照人,著於草樹,皆成五色露,味 甚甘。」帝曰:「吉雲露可得乎?」朔東走,至夕而返,得元露, 青露,盛青琉璃,各受五合,跪以獻。帝遍賜群臣,群臣 得嘗者,老者皆少,疾者皆愈。凡五官嘗露,董謁、李克 益、孟岐、郭瓊黃安也。

《善語》國人常群飛往日下,自曝,身熱乃歸,飲丹露為 漿。丹露者,日初出有露汁如珠也。

升蕖鴨,赤色,每止於芙蕖上,不食五穀,唯𠯗葉上垂 露,因名「垂露鴨。」

元封三年,數過國,獻《能言龜》。東方朔曰:「惟承桂露以 飲之。」

《酉陽雜俎》:貝丘有玉女山,北海蓬球入山伐木,見有 四婦人,端妙絕世,見球俱驚起,上樓彈琴。球樹下立 覺少饑,乃以舌舐葉,上垂露。俄有一女乘鶴而至,逆 恚曰:「玉華,汝等何故有此俗人?」球懼而出門,忽然不 見。

《雲笈七籤茅山昇真王先生傳》:太建末,靖室中忽有 一神人醉臥,嘔先生然香禮候,神人曰:「卿是得道之 人,張法本亦甚有心。吾欲並起游天台山,石橋廣闊 可過,得彼多散仙人,又常降甘露,以器盛之,服一升 可壽得五百歲。卿能去否?」先生便隨出,上東嶺,就法 本。至山半,忽思未別二三弟子,付囑經書。背行三十 步,迴望神人化為鶴,飛去。

《暌車志》:「江南有人長七丈,名黃父。以鬼為飯,以霧露 為漿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