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理學彙編/經籍典/第458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理學彙編 經籍典 第四百五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理學彙編 第四百五十八卷
理學彙編 經籍典 第四百五十九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理學彙編經籍典

 第四百五十八卷目錄

 諸子部彙考十二

 宋馬端臨文獻通考四小說家

經籍典第四百五十八卷

諸子部彙考十二[编辑]

宋馬端臨文獻通考四[编辑]

小說家[编辑]

《燕丹子》三卷。

中興藝文志丹燕王喜太子此書載丹與荊軻事[编辑]

周氏《涉筆》曰:「荊軻事既卓佹,傳記所載,亦甚崛奇。今《燕丹子》三篇,與《史記》皆相合,似是《史記》事本也。然烏頭白馬生角,機橋不發,《史記》以怪誕削之;『進金擲蛙,膾千里馬肝,截美人手』,《史記》以過當削之;『聽琴姬,得隱語,《史記》以徵所聞削之。史遷不獨文字雄深,至於識見高明,超出戰國以後,其書芟削百家,誣謬亦豈』」 可勝計哉!今世祇謂「太史公多好奇」 ,未然也。又如許由、伊尹、范蠡,亦多疑辭。惟信孔氏門人傳錄太過,如《五帝本紀》《孔子世家》,其間秕妄居多,是未能充其類。

《神異經》一卷。

陳氏曰:稱「東方朔撰。《張茂先傳》。」

《十洲記》一卷。

晁氏曰:漢東方朔撰。班固《贊》言:「朔之談諧,逄占卜射覆,其事浮淺,童兒牧豎,莫不眩耀,而後世好事者因取奇言怪語附著之。」 朔豈謂此書之類乎?陳氏曰:亦稱東方朔撰。二書詭誕不經,皆假托也。《漢書》本傳敘朔之辭,末言劉向所錄朔書具是矣。世所傳他事皆非也。《贊》又言:「朔之談諧,其事浮淺,行於眾庶,而後世」 好事者因取奇言怪語,附著之朔,故詳錄焉。史家欲祛妄惑,可謂明矣。

《洞冥記》四卷,《拾遺》一卷。

晁氏曰:後漢郭憲子橫撰。其《序》言:「漢武明雋特異之主,東方朔因滑稽浮誕以匡諫,洞心於道,教使冥跡之奧,昭然顯著,故曰洞冥。」

陳氏曰:題漢武《別國洞冥記》,其《別錄》又於《御覽》中抄出,然則四卷亦非全書也。凡若是者,藏書之家備名數而已。無之不足為損,有之不足為益,況於詳略,尤非所計也。《唐志》入神僊家。

周盧注《博物志》十卷, 《盧氏注》六卷

殷文奎《啟注》:「晉張華讀三十車書,作《博物志》四百,武帝以為繁,只作十卷。」

晁氏曰:晉張華撰。載歷代四方奇物異事。兩本前六卷略同,無周氏注者稍多,而無後四卷。周名日用,《西京賦》曰:「小說九百,起自虞初。」 周人也,其小說之來尚矣,然不過志夢卜、譎恠、記談諧之類而已。其後史臣務采異聞,往往取之。故近時為小說者,始多及人之善惡,甚者肆喜怒之私,變是非之實,以誤後世。至於譽桓溫而毀陶侃,褒盧杞而貶陸贄者有之。今以志怪者為上,褒貶者為下云。陳氏曰:「其書作奇聞異事,華能辨龍,鮓識劍氣」 ,其學固然也。

王子年「《拾遺記》十卷。」

晁氏曰:梁蕭綺敘錄。晉王嘉字子年,嘗著書百二十篇,載伏羲以來異事,前世奇詭之說。書逸不完,綺綴拾殘缺而敘之。

《名山記》一卷。

陳氏曰:亦稱王子年,即前之第十卷大扺皆詭誕。嘉苻秦時人,見《晉書藝術傳》。

《世說新語》十卷,「《重編世說》十卷。」

晁氏曰:宋劉義慶撰,梁劉孝標注。東漢以後事,分三十八門。《唐·藝文志》云:「劉義慶《世說》八卷,劉孝標續十卷」 ,而《崇文總目》止載十卷,當是孝標續義慶,元本八卷,通成十卷耳。家本有二,一極詳,一殊略。有稱改正,未知誰氏所定,然其目則同。劉知幾頗言此書非實錄,予亦云。

陳氏曰:今本三卷,《敘錄》二卷。敘錄者,近世學士新安汪藻彥章所為也。首為《考異》,繼列人物世譜、姓字異同,末記所引書目。按《唐志》作八卷,劉孝標續十卷,自餘諸家所藏,卷第多不同,敘錄詳之。此本董令升刻之嚴州,以為晏元獻公手自校定,刪去重復者。

高氏《緯略》曰:「義慶采擷漢晉以來佳事佳話,為《世說新語》,極為精絕,而猶未為奇也。」 梁劉孝標注此書,引援詳確,有不言之妙。如引漢、魏、吳諸史,乃子傳地理之書,皆不必言。只如晉氏一朝史及晉諸

公別傳、譜錄、文章凡一百六十六家,皆出於正史之外,紀載特詳,聞見未接,實為注書之法。

殷芸《小說》十卷。

晁氏曰:宋殷芸撰。述秦、漢以來雜事。予家本題曰《劉餗》,李淑以為非。

陳氏曰:《邯鄲書目》云「或題劉餗」 ,非也。今此書首題秦、漢、魏、晉、宋諸帝,注云「齊殷芸撰」 ,非劉餗明矣。故其敘事止宋初,蓋於諸史傳記中抄集。或稱商芸者,宣祖廟未祧時避諱也。

《述異記》二卷。

晁氏曰:梁任昉撰。昉家藏書三萬卷,天監中,采輯前世之事,纂新述異,皆時所未聞,將以資後來屬文之用,亦博物之意。《唐志》以為祖同所作,誤也。

《續齊諧記》一卷。

陳氏曰:梁奉朝請吳均撰。《齊諧志》怪,本《莊子》語也。《唐志》又有「東陽」 ,無疑。《齊諧志》今不傳,此書殆續之者歟?

《北齊還冤志》二卷。

陳氏曰:「顏之推撰。」

《古今同姓名錄》一卷。

陳氏曰:梁元帝撰。有陸善經者續之,至五代時。

《隋唐嘉話》一卷, 劉餗《小說》三卷。

陳氏曰:並唐右補闕劉餗鼎卿撰。

《博異志》一卷。

晁氏曰曰:谷神子纂。《序》,稱其書「頗箴規時事,故隱姓名。或曰名還古」 ,而竟不知其姓,志怪之書也。陳氏曰:記唐初及中世事。

《卓異記》一卷。

晁氏曰:唐李翱撰。或題云「陳翱。」 開成中在襄陽。記唐室君臣功業殊異者二十七類。

陳氏曰:「記當時君臣卓絕盛事。」

《集異記》二卷。

晁氏曰:唐薛用弱撰。集隋、唐間談詭之事。一題《古異記》者載徐佐卿化鶴事。

陸氏《集異記》二卷。

晁氏曰:唐陸勳纂。《語怪》之書也。凡三十二事,言大怪者居三之一。

《稽神異苑》十卷。

晁氏曰:題云「南齊焦度撰。雜編,傳記鬼神變化及草木禽獸妖怪譎詭事。」 按:焦度,南安氐也,質訥朴戇,以勇力事高帝,決不能著書。又卒於建元四年,而所紀有梁天監中事,必非也。《唐志》有焦路《窮神祕苑》十卷,豈即此書而相傳之訛歟?

《朝野僉載補遺》三卷。

晁氏曰:唐張鷟文成撰。分三十五門,載唐朝雜事。鷟自號浮休子,蓋取《莊子》「其生也浮,其死也休」 之義。

容齋洪氏曰:「僉載《紀事》,皆瑣尾摘裂,且多媟語。」 陳氏曰:「其書本三十卷,此特其節略耳。」 別求之未獲。

《冥報記》二卷。

陳氏曰:唐吏部尚書京兆唐臨本德撰。

《辨疑志》三卷。

陳氏曰:唐宣武行軍司馬吳郡陸長源撰。辨「《俚俗》流傳」 之妄。

《宣室志》十卷。

晁氏曰:唐張讀聖朋撰。纂輯仙鬼靈異事。名曰《宣室志》者,取漢文召見賈生論鬼神之義。苗台符為之序。

《封氏見聞記》五卷。

晁氏曰:唐封演撰。《分門》記儒道、經籍、人物、地里、雜事,且辯說訛謬,蓋著其所見聞如此。

陳氏曰:「前紀典故,未及雜事」 ,頗有可觀。

《劉公嘉話》一卷。

晁氏曰:唐韋絢撰。劉公謂禹錫。絢字文明,執誼子也。咸通中,節度義武。幼從學於禹錫,錄其話言。

《戎幙閑談》一卷。

晁氏曰:唐韋絢撰。太和中為李德裕從事,記德裕所談。

《平泉草木記》一卷。

晁氏曰:唐李德裕撰。記其別墅奇花異草、樹石名品,仍以歎詠其美者。詩二十餘篇,附於後。「平泉」 ,即別墅地名。

《元怪錄》十卷。

晁氏曰:唐牛僧孺撰。僧孺為宰相,有聞於世,而著此等書,《周秦行紀》之謗,蓋有以致之也。

陳氏曰:《唐志》十卷,又言李復言《續錄》五卷,《館閣書目》同。今但有十一卷,而無《續錄》。

《續元怪錄》十卷。

晁氏曰:李復言續僧孺書,分《仙術》《感應》三門。

《周秦行紀》一卷

晁氏曰:唐牛僧孺自敘所遇異事。賈黃中以為韋瓘所撰。瓘,李德裕門人,以此誣僧孺。

《洽聞記》三卷。

晁氏曰:唐鄭常撰。記古今神異詭譎事,凡百五十六條。或題曰《鄭遂》。

《甘澤謠》一卷。

晁氏曰:唐袁郊撰。載譎異事九章。咸通中,久雨臥病所著,故曰《甘澤謠》。

陳氏曰:咸通戊子自敘。以其春雨澤應,故有《甘澤成謠》語,以名其書。

《河東記》三卷。

晁氏曰:唐薛漁思撰。亦記譎怪事。《序》云「續牛僧孺之書。」

《酉陽雜俎》二十卷,《續酉陽雜俎》十卷

晁氏曰:唐段成式撰。自序云:「縫掖之徒,及怪及戲,無侵於儒。詩、書為大羹,史為折俎,子為醯醢,大小二酉。」 山多藏奇書,故名篇曰《酉陽雜俎》。分三十門,為二十卷。其《後續》十卷。

陳氏曰:所記固多譎怪,其標目亦奇詭,如《玉格》《壺史》《貝編》《尸穸》之類。成式,文昌之子。

《因話錄》六卷。

晁氏曰:唐趙璘撰。字澤章,大中時為衢州刺史。記《唐史》逸事。

《劇談錄》三卷。

晁氏曰:康駢字駕言撰。乾符中登進士第。書咸載唐世故事。

《唐語林》十卷。

晁氏曰:未詳撰人。效《世說》體,分門記唐世名言新增《嗜好》等十七門,餘皆仍舊。

《史話》三卷。

晁氏曰:不題撰人。自後漢及江左朝野雜事皆記之。

《資暇錄》三卷。

晁氏曰:唐李匡義濟翁撰。《序》稱「世俗之談,類多訛誤,雖有見聞,嘿不敢證」 ,故著此書。上篇正誤,中篇譚原,下篇本物,以資休暇云。

《芝田錄》一卷。

晁氏曰:敘謂「嘗憩緱氏,故取潘岳《西征賦》名其書。」 記隋、唐雜事,未詳何人。總六百條。

《朝廷卓絕事》一卷。

晁氏曰:唐陳岠撰。記「唐朝忠賢卓絕五十事。」

《杜陽雜編》三卷。

晁氏曰:唐蘇鶚字德祥撰。光啟中進士,家武功杜陽川。雜錄廣德以至咸通時事。

《雲溪友議》三卷。

晁氏曰:唐范攄撰。記開元以後事。攄,五溪人,故以名其書。

陳氏曰:咸通時人。《唐志》三卷,今本十二卷。

《談賓錄》十卷。

晁氏曰:唐朝璩子溫撰。皆唐朝史之所遺。文武間人。

《乾子》三卷。

晁氏曰:唐溫庭筠撰。序謂語怪以悅賓,無異𦠆味之適口,故以乾名書。

陳氏曰:序言不爵不觥,非炮非炙,能悅諸心,聊甘眾口,庶乎乾𦠆之義。𦠆與「饌」 同,字從肉,見《古禮經》。

《尚書故實》一卷。

晁氏曰:唐李綽編。《崇文總目》謂尚書即張延賞也。綽記延賞所談,故又題曰《尚書談錄》。按其書稱嘉貞為四世祖,疑非延賞也。

陳氏曰:其書首言「賓護尚書河東張公三代相門」 ,謂嘉貞、延賞、弘靖。弘靖,盧龍失御,貶賓客分司。綽,唐末人,未必及弘靖。弘靖之後,文規、次宗、彥遠皆不登八座,未詳所謂。《唐志》即以為延賞,尤不然。

《家學要錄》一卷。

晁氏曰:唐柳珵采其曾祖彥昭、祖芳、父冕家集所記累朝典章因革,時政得失,著此《錄》,小說之尤者也。

《常侍言旨》一卷。

晁氏曰:唐柳珵記其大父芳所著。凡六章,末有《劉幽求》及《上清傳》附。

《異聞集》十卷。

晁氏曰:唐陳翰編。以《傳記》所載唐朝奇怪事,類為一書。

陳氏曰:唐末人,見《唐志》。而第七卷所載「王魁」 ,乃本朝事,當是後人勦入之耳。

《聞奇錄》一卷。

陳氏曰:不著名氏,當是唐末人。

《松窗錄》一卷。

晁氏曰:唐韋叡撰。記唐朝故事。

《瀟湘錄》十卷

陳氏曰:唐校書郎李隱撰。《館閣書目》云爾,《唐志》作「柳詳」 ,未知《書目》何據也。

《幽閑鼓吹》一卷。

晁氏曰:唐張固撰。紀唐史遺事二十五篇。懿、僖間人。

《知命錄》一卷。

陳氏曰:唐劉愿撰。凡二十事。

《前定錄》一卷。

陳氏曰:唐崇文館校書鍾輅撰。凡二十二事,別本又有《續錄》二十四事。

《雜纂》一卷。

陳氏曰:唐李商隱義山撰。俚俗常談鄙事,可資戲笑,以類相從。今世所稱《殺風景》,蓋出於此。又有別本稍多,皆後人附益。

巽巖李氏曰:「用諸酒盃流行之際,可謂善謔。其言雖不雅馴,然所訶誚,多中俗病。聞者或足以為戒,不但為笑也。」

《盧氏雜說》一卷。

陳氏曰唐盧言撰

《廬陵官下記》二卷。

陳氏曰:段成式撰。為吉州刺史時。

《唐缺史》三卷。

陳氏曰:唐高彥休撰。自號「參寥子」 ,乾符中人。

《北里志》一卷。

晁氏曰:唐孫棨撰。記大中進士游俠平康事。孫光憲言棨之意在譏「盧相㩦」 也。蓋㩦之女與其甥通,㩦知之,遂以妻之,殺家人以滅口云。

《玉泉筆端》三卷,又別一卷

陳氏曰:不著名氏。有序,中和三年作。末有跋云:「扶風李昭德家藏之書也,即故淮海相公孫。」 又稱黃巢陷洛之明年,跋亦不知何人。別一本,號《玉泉子》,比此本少數條而多五十二條,無序、跋,錄其所多者為一卷。

《三水小牘》一卷。

陳氏曰:唐皇甫牧遵美撰。天祐中人。「三水」 者,安定屬邑也。

《醉鄉日月》三卷。

陳氏曰:唐皇甫松子奇撰。唐人《飲酒令》,此書詳載,然今人皆不能曉也。

《龍城錄》一卷。

陳氏曰:稱柳宗元撰。「龍城」 ,謂柳州也。羅浮梅花夢事出其中。《唐志》無此書,蓋依托也。或云王銍性之作。

《朱子語錄》曰:「柳文後《龍城錄雜記》,王銍所為也。子厚敘事文字,多少筆力,此記衰弱之甚,皆寓古人詩文中,不可曉。」

《唐朝新纂》三卷。

陳氏曰:「融州副使石文德撰。」

《豪異祕纂》一卷。

陳氏曰:無名氏。所錄五事,其《扶餘國王》一則,所謂「虯鬚客」 者也。

《樹萱錄》一卷。

陳氏曰:不著名氏。序稱「纂《尚書》滎陽公所談者」 ,亦不知何人。又云「普聖,圜丘之明年。」 普聖者,僖宗由普王踐位也。書雖見《唐志》,今亦未必真本。或云劉燾無言所為也。

《續樹萱錄》一卷。

容齋洪氏《隨筆》曰:「頃在祕閣抄書,得《續樹萱錄》一卷,其中載隱君子元撰夜見吳王夫差與唐諸詩人吟詠事。李翰林詩曰:『芙蓉露濃紅壓枝,幽禽感』。」

《秋花畔啼》。玉人一去未回馬梁間燕子,三見歸張。

司業曰:「綠頭鴨兒咂萍藻,採蓮女郎笑花老。」 杜舍人曰:「鼓鼙夜戰北窗風,霜葉沿階貼亂紅。」 三人皆全篇。杜工部曰:「紫領寬袍漉酒巾,江頭蕭散作閑人。」 白少傅曰:「不因霜葉辭林去,的當山翁未覺秋。」 李賀曰:「魚鱗甃空排嫩碧,露桂稍寒掛團璧。」 三人皆未終篇,細味其體格語句,往往逼真。後閱《秦少游集》,有《秋興》九首,皆擬唐人,前所載咸在焉。關子東為《秦集序》云:「擬古數篇,曲盡唐人之體。」 正謂是也。何子楚云:「《續萱錄》乃王性之所作,而托名他人。今其書才有三事:其一曰賈博諭,一曰全若虛,一曰元撰。詳命名之義,蓋取諸子虛亡是公」 云。

《雲仙散錄》一卷。

陳氏曰:稱唐金城馮贄撰。天復元年敘。馮贄者,不知何人。自言取家世所蓄異書,撮其異說,而所引書名,皆古今所不聞。且其記事造語,如出一手,政如世俗所行東坡《杜詩注》之類。然則所謂馮贄者,及其所蓄書,皆子虛烏有也,亦可謂枉用其心者矣。

洪氏《容齋隨筆》曰:「俗間所傳淺妄之書,如所謂《雲仙散錄》《老杜事實》之類,皆絕可笑,然士大夫或信」

之孔傳《續六帖》采摭唐事殊有功,而悉載《雲仙錄》中事,自穢其書。近世《南劍州學刊散錄》,可毀。

《傳奇》三卷。

晁氏曰:唐裴鉶撰。《唐志》稱「鉶高駢客」 ,故其書所記皆神仙詼譎事。駢之惑呂用之,未必非鉶輩導諛所致。

陳氏曰:尹師魯初見范文正《岳陽樓記》,曰:「傳奇體耳。」 然文體隨時,理勝為貴,文正豈可與傳奇同日語哉?蓋一時戲笑之談耳。《唐志》三卷,今六卷,皆後人以其卷帙多而分之也。

《摭言》十五卷。

晁氏曰:唐王定保撰。分六十三門,記「唐朝進士、應舉、登科雜事。」

陳氏曰:定保,光化三年進士,為吳融子華婿。喪亂後入湖南,棄其妻弗顧,士論不齒。

《金華子》三卷。

晁氏曰:唐劉崇遠撰。金華子其自號,蓋慕皇初平為人也。錄唐大中後事。一本題曰《劉氏雜編》。陳氏曰:崇遠,五代時人。仕至大理司直。

《北夢瑣言》二十卷。

晁氏曰:荊南孫光憲撰。光憲,蜀人,從陽玭元證遊,多聞唐世賢哲言行,因纂輯之,且附以五代、十國事。取《傳》「田於江南之夢」 ,自以為高氏從事,在荊江之北,故命編云。

陳氏曰:光憲仕荊南,高從誨為黃州刺史,三世在幙府。後隨繼沖入朝。有薦於太祖者,將用為學士,未及而卒。光憲自號「葆光子。」

《皮氏見聞錄》五卷。

晁氏曰:五代皮光業撰。唐末為餘杭從事,記當時詭異見聞。自唐乾符四年,迄晉天福二年,自號「鹿門子。」

《耳目記》一卷。

陳氏曰:無名氏。《邯鄲書目》云「劉氏撰,未詳其名,記唐末以後事。」

《記聞談》三卷。

陳氏曰:蜀潘遠撰。《館閣書目》按李淑作「潘遺。」 今考《邯鄲書目》亦作「潘遠。」 其曰「遺」 者,本誤也。所記隋、唐遺事。

《鑑誡錄》十卷。

晁氏曰:後蜀何光遠撰。字輝夫,東海人。唐證聖中,纂輯唐以來君臣事跡可為世鍳者。前有劉曦度《序》。李獻臣云「不知何時人」 ,考之不詳也。

《葆光錄》三卷。

陳氏曰:陳纂撰。自號襲明子。所載多吳越事,當是國初人。

《後史補》三卷。

陳氏曰:前進士高欲拙撰。

《野人閑話》五卷。

陳氏曰:成都景煥撰。記孟蜀時事。「乾德三年序。」

《續野人閑話》二卷。

陳氏曰:「不知作者。」

《稽神錄》六卷。

晁氏曰:南唐徐鉉撰。記怪神之事。序稱「自乙未歲至乙卯,凡二十年,僅得百五十事。」 楊大年云:「江東布衣蒯亮好大言誇誕,鉉喜之,館於門下。《稽神錄》中事,多亮所言。」

陳氏曰:元本十卷,今無卷第,總作「一卷」 ,當自是它書中錄出者。

《賈氏談錄》一卷。

晁氏曰:「南唐張洎奉使來朝,錄賈黃中所談三十餘事,歸獻其主。」

《燈下閑談》二卷。

陳氏曰:「不知作者。」

《啟顏錄》八卷。

陳氏曰:不知作者。雜記詼諧調笑事。《唐志》有侯白《啟顏錄》十卷,未必是此書。然亦多有侯白語,但訛謬極多。

《開顏集》三卷。

陳氏曰:校書郎周文規撰。未知何時人。以《古笑林》多猥俗,乃於書史中抄出可資談笑者為此篇。

《唐摭言》十五卷。

陳氏曰:鄉貢進士何晦撰。其序言「太歲癸酉,下第於金陵鳳臺旅舍。」 「癸酉」 者,開寶六年也。時江南獨未下,晦蓋其國人歟?

《洛陽縉紳舊聞記》十卷。

陳氏曰:丞相曹國張齊賢師亮撰。所錄張全義《治洛》事甚詳。

《太平廣記》五百卷。

晁氏曰:皇朝太平興國初,詔李昉等取古今小說,編纂成書,同《太平御覽》上之,賜名《廣記》。

夾漈鄭氏曰:「《太平廣記》乃《太平御覽》中別出《廣記》。」

一書專記異事

《鹿革事類》三十卷,「《鹿革文類》三十卷」

晁氏曰:節《太平廣記》。事實成一編,曰《事類》,詩文成一編,曰《文類》,蔡蕃、晉如所撰。晉如博學,通書音律,能屬文。

《洛中記異》十卷。

晁氏曰:皇朝秦再思記五代及國初讖應雜事。

《洞微志》十卷。

晁氏曰:皇朝錢希白述。記唐以來詭譎事。

《清異錄》二卷。

陳氏曰:稱翰林學士陶穀撰。凡天文、地理、花木、飲食、器物,每事皆制為異名新說。其為書殆似《雲仙散錄》,而語不類國初人。蓋假托也。

《乘異記》三卷。

晁氏曰:皇朝張君房撰。其序謂「《乘》者,載記之名;異者,非常之事。」 蓋志鬼神變怪之書。凡十一門,七十五事。

陳氏曰:咸平癸卯序。取晉之乘之義也。君房又有《脞說》,家偶無之。晁公武《讀書志》以《脞說》為張唐英君房撰。又言君房著《名臣傳》《蜀檮杌》《雲笈七籤》行於世。按君房,祥符、天禧以前人,楊大年改《閑忙令》,所謂「紫微失卻張君房」 者,即其人也。嘗為御史屬,坐鞫獄貶秩,因編修《七籤》得著作佐郎。《七籤序》所言「君房」 ,蓋其名,非字也。唐英字次功,熙豐間人,丞相商英天覺之兄。作《名臣傳》。蜀檮杌者與君房了不相涉,不知晁何以合為一人也,其誤明矣。

《括異記》十卷。

晁氏曰:皇朝張師正撰。師正擢甲科,得太常博士,後游宦四十年不得志,於是推變怪之理,參見聞之異,得二百五十篇。魏泰為之敘。

《祖異志》十卷。

晁氏曰:皇朝聶田撰。田,天禧中進士,不中第,至元祐初,因記近時詭聞異見一百餘事。天禧至元祐七十餘年,田且百歲矣。

康定元年序

《楊文公談苑》八卷。

晁氏曰:皇朝宋庠編。初,楊公億里人黃鑑裒撰。平生異聞為一編,庠取而刪類之,分為二十一門。陳氏曰:鑑書初名《南陽談藪》,宋公刪其重複,改曰《談苑》。

《歸田錄》十卷。

晁氏曰:皇朝李畋撰。畋,蜀人,張詠客也,與范鎮友善。熙寧中致仕,歸,與門人賓客燕談忘倦,門人請編錄之,又名《該聞錄》。《書錄解題》作「十卷。」 又有《雜詩》十二篇,係於後。

《江鄰幾雜志》三卷。

晁氏曰:皇朝江休復撰。休復,歐陽永叔之執友,其所紀精博絕人,甚遠鄰幾其字也。又名《嘉祐雜志》。

《開談錄》兩卷。

晁氏曰:皇朝蘇耆撰。舜卿之父也。記五代以來雜事,《下帙》多載《馮道行義》。

《文會談叢》一卷。

陳氏曰:「題華陽上官融撰」 ,不知何人。天聖五年序。

《國老閑談》二卷。

陳氏曰:稱夷門君玉撰,不著姓。

《東齋記》十卷。

晁氏曰:皇朝范鎮景仁撰。元豐中序言「既謝事日,於東齋燕坐,追憶在朝時交遊言語與夫俚俗傳記,因纂集成一篇。崇、觀間,以其及國朝故事禁之。」

《春明退朝錄》三卷。

晁氏曰:皇朝宋敏求次道撰。多記國朝典故,其《序》云:「熙寧三年,予奉朝請於春明里,因纂所聞也。」

《南遷錄》二卷。

晁氏曰:皇朝張舜民芸叟撰。舜民元豐中從軍攻靈州,師還,謫授柳州監酒,即日之官,記塗中所歷并其詩文。

《夢溪筆談》二十六卷。

晁氏曰:皇朝沈括存中撰。括好功名,城永樂不克貶死,而實高才博學,多技能,音律星曆尤邃。《自序》云:「退處林下,深居絕過從,所與談者惟筆硯而已。」 故以名其書。凡十七目。

《忘懷錄》三卷。

晁氏曰:皇朝元豐中夢溪丈人撰。所集皆飲食器用之式、種藝之方,可以資山居之樂者。或云沈括也。

陳氏曰:括坐永樂事閑廢,晚歲乃以光祿卿分司,卜居京口之夢溪,有水竹山林之適,少有《懷山錄》可資居山之樂者,輒記之。自謂今可忘於懷矣,故易名《忘懷錄》。

《郡閣雅言》一卷。

晁氏曰:皇朝潘若同撰。太宗時守郡,與僚佐話及。

南唐野逸賢哲,異事佳言,輒疏之於書,凡五十六條,以資雅言,或題曰《郡閣雅談》。《書錄解題》作《郡閣雜言》,題「贊善大夫潘欲沖撰。」

《祕閣閑談》五卷。

晁氏曰:皇朝吳淑撰,記祕閣同僚燕談。淑仕南唐,後隨李煜降丹陽人。

《牧豎閑談》三卷。

晁氏曰:皇朝景漁纂十九事。景漁,蜀人也。

《幙府燕閒錄》十卷。

晁氏曰:皇朝畢仲詢撰。仲詢,元豐初嵐州。闕二字。纂當代奇怪可喜之事,為二十門。

《歸田錄》二卷。

陳氏曰:歐陽修撰。或言公為此錄,未傳而序先出。裕陵索之,其中本載時事及所經歷見聞,不敢以進,旋為此本,而初本竟不復出,未知信否?公自為序,略曰:「《歸田錄》者,朝廷之遺事,史官之所不記,與夫士大夫談笑之餘而可錄者,錄之以備閑居之覽也。」 又曰:「唐李肇《國史補序》云:『言報應、敘鬼神、述夢卜,近帷簿,悉』」 去之。記事實,探物理,辨疑惑,示勸戒,采風俗,助談笑,則書之。余之所錄,大抵以肇為法,而小異於肇者,不書人之過惡,以謂職非史官,而掩惡揚善,君子之志也。覽者詳之。

《歸田後錄》十卷。

陳氏曰:朝請郎廬江朱定國興仲撰。熙、豐間人。竊取歐公《舊錄》之名,實不相關也。

《清夜錄》一卷。

陳氏曰沈括撰

《續清夜錄》一卷。

陳氏曰:「王銍性之撰。」

《苔川子所記三事》一卷。

陳氏曰:不知何人。三事者,勃窣姑、王立、林果毅,皆異事也。末有《韓蟲兒》一事,是歐陽公所記,偶錄附此。

《補妬記》一卷。

晁氏曰:「古有《妬記》,久而亡之,不知何人輯傳記中婦人嚴妬事以補亡。」 陳氏曰:「稱京兆王績編,不知何時人。古有宋、虞之《妬記》等,今不傳,故補之。自商、周而下迄五代,史傳所有妬婦皆載之,末及《神怪、雜說》《文論》等,最後有《治妬》二方,尤可笑也。」

《茅亭客話》十卷。

晁氏曰:皇朝黃休復撰。「茅亭」 ,其所居也。暇日賓客話言,及虛無變化,謠俗卜筮,雖異端而合道,旨屬懲勸者,皆錄之。

陳氏曰:其所記多蜀事,別有《成都名畫記》,蓋蜀人也。

《褒善錄》三卷。

晁氏曰:皇朝王蕃撰。嘉祐中,巴縣簿黃靖國死而復蘇,道其冥中所見,廖生嘗傳之,蕃刪取其要,為此書。

《吉凶影響錄》十卷。

晁氏曰:皇朝岑象求編。象求熙寧「末閒居江陵,披閱載籍,見善惡報應事,輒刪潤而記之,間有聞見者,難乎備載,亦采摘著於篇。」

《勸善錄》六卷。

晁氏曰:皇朝周明寂元豐中纂「道釋神奇禍福之效、前人為傳記者成一編以戒世。」

《勸善錄拾遺》十五卷。

晁氏曰:不題撰人,疑亦明寂所纂,僅百事。

《雞跖集》十卷。

晁氏曰:未詳撰人。所集書傳中瑣碎佳事,分門編次之。《淮南子》曰:「善學者,如齊王食雞,必食其跖。」 名書之意殆以此。

《二百家事類》六十卷。

晁氏曰:分門編古今稗官小說成一書,雖曰該博,但失於太略,不題撰人。

《漁樵閑話》二卷。

晁氏曰:「設《漁樵問答》及史傳雜事」 ,不知何人所為。

《青瑣高議》十八卷。

晁氏曰:不題撰人。載皇朝雜事及名士所撰記傳。然其所書,辭意頗鄙淺。

《悅神集》一卷。

晁氏曰:不題撰人。記滑稽之說。唐有邯鄲淳《笑林》,此其類也。

《唐卓異記》二十卷。

陳氏曰:「樂史子正撰。」

王原叔《談錄》一卷。

陳氏曰:翰林學士南京王洙之子。錄其父所言。

《湘山野錄》三卷,《續》三卷

晁氏曰:皇朝熙寧中吳僧文瑩撰。記國朝故事。

《玉壺清話》十卷

晁氏曰:皇朝僧文瑩元豐中撰。《自序》云:「瑩收國初至熙寧中文集數千卷,其間神道、墓誌、行狀、實錄、奏議之類,輯其事成一家言。」 玉壺者,其隱居之潭也。

《延漏錄》一卷。

陳氏曰:不著名氏。其間稱「伯父郇公」 ,知其為章得象之姪也。後題此書,疑章望之作,然未敢必望之者。字表民用郇公廕入官,歐陽公為作《字說》者也。以宰相嫌,遂不仕。錄中又記皇祐中與滕元發同試南廟,滕首冠而己被黜。藉令非望之,亦當時場屋有聲者,章氏雋才固多也。

《紀聞》一卷。

陳氏曰:集賢殿修撰李復圭審言撰。淑之子也。

《東坡手澤》三卷。

陳氏曰:今俗本《大全集》中所謂《志林》者也。

《艾子》一卷。

陳氏曰:相傳為東坡作,未必然也。

《龍川略志》六卷,《龍川別志》四卷

晁氏曰:皇朝蘇轍撰。轍元符二年夏居循州,杜門閉目,追惟平昔,使其子遠書之於紙,凡四十事,其秋,復記四十七事。龍川,循州地名。

《古今前定錄》二卷。

晁氏曰:皇朝尹國均輯經史子集古今之人興衰窮達,貴賤貧富,死生壽夭,與夫一動靜、一語𪐝、一飲一啄,定於前而形於夢、兆於卜、見於相貌、應於讖記者凡一門,以為「不知命而躁競者」 之戒。至若裴度以陰德而致貴,孫亮以陰譴而減齡之類,又別為二門,使君子不以天廢人云。

《澠水燕談》十卷。

晁氏曰:皇朝王闢紹聖間撰。「澠水」 ,其退居之地也。闢從仕四方,與賢士大夫燕談,有可取者輒記之,久而得三百六十餘事。

陳氏曰:澠,齊水名,《左傳》「有酒如澠」 闢,治平四年進士。

《逆旅集》 卷。

淮海秦觀撰。自序曰:予閑居有所聞,輒書記之,既盈編軸,因次為若干卷,題曰《逆旅集》。蓋以其智愚好醜,無所不存,彼皆隨至隨往,適相遇於一時,竟亦不能久其留也。或曰:「吾聞君子言欲純事,書欲純理,詳於誌常而略於記異。今子所集,雖有先王之餘論,周、孔之遺言,而浮屠、老子、卜醫夢幻、神仙鬼物之說猥雜於其間,是否莫之分也,信誕莫之質也,常者不加詳,而異者不加略也,無乃與所謂《君子》之《書》言者異乎?」 予笑之曰:「『鳥棲不擇山林,惟其木而已;魚遊不擇江河,惟其水而已。彼計事而處,簡物而言,切切然去彼取此者,縉紳先生之事也。僕野人也,臃腫是師,懈慢是習,仰不知雅言之可愛,俯不知俗論之可卑,偶有所聞,則隨而記之耳,又安知其純與駁邪?」 然觀今世謂其言是,則矍然改容;謂其言信,則適然以喜,而終身未嘗信也;則又安知彼之純不為駁,而吾之「駁』不為純乎?且萬物歷歷,同歸一隙;眾言喧喧,同歸一源。吾方與之沉、與之游,欲取舍而不可得,何暇是否信誕之擇哉?子往矣。」 客《去,遂以為序》。

《傅公嘉話》一卷。

晁氏曰:皇朝傅堯俞之子孫。記堯俞之言行,凡四十餘章。《獻簡》,堯俞諡也。

曾公《南遊記》一卷。

晁氏曰:「曾公」 未詳何人,當是公亮之孫也。共十二章,記《國朝雜事》。

《搢紳脞說》二十卷。

晁氏曰:皇朝張唐英君房撰。君房博學,通釋、老,善著書,如《名臣傳》《蜀檮杌》《雲笈七籤》行于世者,無慮數百卷。此書亦詳實。

《稗官志》一卷。

晁氏曰:皇朝呂大辨一記其所聞前言往行。

《倦游雜錄》八卷。

晁氏曰:右皇朝元豐初張師正撰。序言「《倦游》云者,仕不得志,聊書平生見聞,將以信于世也。」 自以非史官,雖書善惡而不敢褒貶。

《東軒筆錄》十五卷,《續錄》一卷

晁氏曰:右皇朝魏泰撰。襄陽人,曾布之婦弟。為人無行而有口,頗為鄉里患苦。元祐中,紀其少時公卿間所聞成此編。其所是非,多不可信。心喜章惇,數稱其長,則大概已可見。又多妄誕,姑舉其一。如謂「王沂公登甲科,劉子儀為翰林學士,嘗戲之。」 按沂公登科,雖在子儀後四年,其入翰林,沂公反在子儀前七年。沂公咸平五年登科,子儀天禧三年始除學士。蓋相去二十年,其謬至此。

王氏曰:魏泰者,場屋不得志,喜偽作它人著書,如《志怪集》《括異志》《倦游錄》,盡假名武人,張師正又不

能自抑出其姓名,作《東軒筆錄》,皆用私喜怒誣衊前人。最後作《碧雲騢》,假作梅堯臣,毀及范仲淹,而天下駭然不服矣。

《師友談記》一卷。

晁氏曰:皇朝李廌方叔撰。多記蘇子瞻、范純夫及四學士所談論,故曰《師友》。

《青箱雜記》十卷。

晁氏曰:皇朝吳處厚撰。處厚發蔡確《車蓋亭詩》,所記多失實。成都置交子務,起於寇瑊,處厚以為張詠。它多類此。

《冷齋夜話》六卷。

晁氏曰:皇朝僧惠洪撰。多記蘇、黃事,皆依託也。江淹《擬陶淵明》詩,其詞浮淺,洪既誤以為真淵明語,且云東坡嘗稱其至到。《鬼谷子書》世所共見,而云有「崖蜜櫻桃也」 之言。東坡《橄欖》詩「已輸崖蜜十分甜」 ,蓋用之如此類甚多,不可概舉。

陳氏曰:「言多妄誕。」

「《遯齋閑覽》十四卷,《劍溪野語》」三卷

晁氏曰:皇朝陳正敏崇觀間撰。正敏自號「遯翁」 ,錄其平昔所見聞,分十門,為《小說》一編,以備異日披閱。

《張芸叟雜說》一卷,《畫墁集》一卷

陳氏曰:並吏部侍郎張舜民芸叟撰。

《洛游子》一卷。

陳氏曰:「題司馬光」 ,非也。所稱「樂全子」 、「齊物子」 ,亦莫知何人。

《麈史》三卷。

陳氏曰:司農少卿安陸王得臣彥輔撰。嘉祐四年進士。其序稱「政和乙未,行年八十,自號鳳臺子。」 蓋王昭素之後,王銍性之之伯也。《揮麈錄》誤載。

《蘇氏談訓》十卷。

陳氏曰:朝請大夫蘇象先撰。述其祖魏公頌、子容遺訓。

《續世說》十二卷。

陳氏曰:孔平仲毅父撰。編宋至五代事,以續劉義慶之書。

孫公「《談圃》三卷。」

陳氏曰:臨江劉延世錄高郵孫升君孚所談。升,元祐中書舍人,坐黨謫汀州。

《麗情集》二十卷。

晁氏曰:皇朝張君房唐英編《古今情感事》。

《鳥臺詩話》十三卷。

陳氏曰:蜀人朋九萬錄東坡《下御史獄公案》,附以「初舉發章疏」 及謪官後表章、書啟、詩詞等。

《碧雲騢》一卷。

晁氏曰:皇朝梅堯臣聖俞撰。昭陵時有御馬名「碧雲騢」 ,以旋毛貴。用以名書者,詆當時鼎貴之人,然其意專在范文正也。頃年獲拜趙氏姑於恭南,因質此事之誕信,答曰:「異哉,聖俞作謗書以誣盛德,蓋誅絕之罪也。」

陳氏曰:題梅聖俞撰。以廄馬為書名,其說曰:「世以旋毛為醜,此以旋毛為貴,雖貴矣,病可去乎?」 其不遜如此,聖俞必不爾也。所記載十餘條,公卿多所毀訐,雖范文正亦不免。或云實魏泰所作,託之聖俞。王性之辨之甚詳,而《邵氏聞見後錄》乃不然之。邵氏曰:「梅堯臣著《碧雲騢》,應昭陵時天下大臣惟杜祁公衍、富鄭」 公弼、韓魏公琦、歐陽公修,無貶外,悉譏詆之,無少避。范仲淹亦在詆中,以仲淹微時,常結中書吏人范仲尹,因以破家,仲淹既貴,略不收卹。王銍不服,以為魏泰偽託堯臣著此書。銍《跋范仲尹墓誌》云:「近時襄陽魏泰者,場屋不得志,喜偽作他人著書,如《志怪集》《括異志》《倦游錄》,盡假名武人張師正又」 不能自抑,出其姓名,作《東軒筆錄》,皆用私喜怒誣衊前人,最後作此書。且范仲淹與歐陽修、梅堯臣立朝同心,詎有異論,特堯臣子孫不輝,故挾之借重以欺世。今錄楊闢所作《范仲尹墓誌》,庶幾知泰亂是非之實至此也。則其他泰所厚誣者,皆迎刃而解,可盡信哉!銍猶及識泰,知其從來最詳,張而明之,使百世之下,仲淹不蒙其謬焉。隸人王銍《題博》以為不然,亦書其下,仲淹不蒙其謬焉。使仲淹不蒙其謬,堯臣亦不失為君子矣。然堯臣蚤接諸公,名聲相上下,獨窮老不振,中不能無躁。其聞范仲淹《訃詩》云:「一出屢更郡,人皆望酒壺。俗情難可學,奏記向來無。貧賤常甘分,崇高不解諛。雖然門館隔,泣與眾人俱。」 夫為郡而以酒悅人,樂奏記納諛佞,豈所以論范仲淹堯臣之意與有所不足耶?如著彥博燈籠錦事,則又與《書竄詩》合矣。故疑此書實出於堯臣。

李氏曰:《碧雲騢》一書,凡慶曆以來名公鉅卿,無不譏詆。世傳此書,以為出於梅堯臣怨懟之口。其後諸公論議多矣,如葉夢得、王銍,則以為非堯臣所

為,而邵博乃疑其詩以為堯臣之意真有所不足,遂以此書為實出於堯臣。今以魏泰《東軒筆錄》考之,然後知泰之嫁名於堯臣者,不特此書也。《筆錄》載文彥博燈籠錦事,大略如《碧雲騢》所云。其載堯臣作唐介書竄詩,則句語狂肆,非若堯臣平時所作,簡古純粹,平淡深遠。又曰:「堯臣作此詩,不敢示人。及歐陽修為編其集,時有嫌避,又削去此詩,是以人少知者。」 詳味此言,是泰既以此詩嫁於堯臣,又慮議者以為修所編無此,遂曰「修有嫌避,而此不載」 ,皆無所考之詞也。觀此,則謂泰以《碧雲騢》之書假名堯臣,不妄矣。況堯臣平日為人,仁厚樂易,未嘗忤於物,歐陽修嘗以此而銘其墓。使堯臣怨懟,果為此書以厚誣名臣,則所養可知矣。今市井輕浮之子未必為之,而謂堯臣為之哉。

《孔氏野史》一卷。

容齋洪氏《隨筆》曰:「世傳孔毅甫《野史》一卷,凡四十事。予得其書於清江劉靖之所載,趙清獻為青城宰,挈散樂妓以歸,為邑尉,追還,大慟,且怒,又因與妻忿爭,由此惑志。文潞公守太原,辟司馬溫公為通判。夫人生日,溫公獻小詞,為都漕唐子房峻責。歐陽永叔、謝希深、田元鈞、尹師魯在河南攜官妓游龍門,半月不」 返,留守錢思公作簡招之,亦不答。范文正與京東人石曼卿、劉潛之類相結,以取名服中上萬言書,甚非言不文之義。蘇子瞻被命作《儲祥宮記》,大貂陳衍幹當宮事,得旨置酒與蘇高會。蘇陰使人發御史董敦逸,即有章疏,遂墮計中。又云:「子瞻四六表章,不成文字。」 其他如潞公、范忠宣、呂汲公、吳沖卿、傅獻簡諸公,皆不免譏議。予謂決非毅甫所作,蓋魏泰《碧雲騢》之流耳。溫公自用龐潁公辟,不與潞公子方同時,其謬妄不待攻也。靖之乃原甫曾孫,佳士也。而跋是書云:「孔氏兄弟,曾大父行也,思其人欲聞其言久矣,故錄而藏之。」 汪聖錫亦書其後,但記上官彥衡一事,豈弗深考云?

《後山談叢》六卷。

容齋洪氏《隨筆》曰:「後山陳無己著《談叢》,高簡有筆力。然所載國朝事,失於不考究,多爽其實。如云:『呂許公惡韓、富、范三公,欲廢之而不能,乃建議使行邊。及丁文簡因杜祁公一語之戲,而陷蘇子美以撼祁公。丁晉公以白金賂中使尼張乖崖之進,與張乖崖聞,逐萊公而買田宅以自污。考之諸公出處日月,皆不合』。」 前四事所係不細,乃誕漫如此。蓋前輩不藏國史,好事者肆意飾說為美聽,疑若可信,故誤入紀述。後山之書必傳於後世,懼貽千載之惑,予是以辨之。

清虛居士《隨手雜錄》一卷。

陳氏曰:王鞏定國撰。待制素子,張安道之婿。

《雲齋廣錄》十卷。

晁氏曰:皇朝政和中李獻民撰。分九門,記一時奇麗、雜事鄙陋,無稽之言為多。

《墨客揮犀》十卷,《續》十卷

陳氏曰不知名氏

《搜神祕覽》三卷。

陳氏曰:「京兆章炳文叔虎撰。」

《石渠錄》十一卷。

陳氏曰:「校書郎昭武黃伯思長睿撰。」

《石林燕語》十卷。

陳氏曰:葉夢得少蘊撰。宣和五年所作也。

《燕語考異》十卷。

陳氏曰:成都宇文紹奕撰。舊聞汪玉山嘗駮《燕語》之誤,而未之見也。

《玉澗雜書》十卷。

陳氏曰:葉夢得撰。其中所記,亦當在宣和時所作。「玉澗」 者,石林山居。澗,水名也。

《避暑錄話》二卷。

陳氏曰:葉夢得紹興五年所作。

《巖下放言》一卷。

陳氏曰:葉夢得撰。休致後所作。

《臺省因話錄》一卷。

陳氏曰:「兵部尚書新昌石公弼國佐撰。」

《柏臺雜著》一卷。

陳氏曰:石公弼撰。雜記典故等事。公弼本名公輔,改賜今名。為御史,攻蔡京甚力,竟坐深文謫死。然《本傳》言其議論反覆,非純正者。

《思遠筆錄》一卷。

陳氏曰:翰林學士九江王寓撰。寓以靖康元年七月以禮部尚書入翰苑,雜記當時聞見,凡二十七條。寓父易簡,以布衣召為說書,遂顯用。寓後拜左轄,使虜辭行,謫散官嶺表,父子俱南下,沒於盜。

《秀水閒居錄》三卷。

陳氏曰:丞相汝南朱勝非藏一撰。寓居宜春時作。

「秀水」 者,袁州水名也。

《紺珠集》十三卷。

晁氏曰:皇朝朱勝非編百家小說成此書。舊說張燕公有紺珠,見之則能紀事不忘,故以為名。陳氏曰:視曾慥《類說》為略。

《類說》五十卷。

晁氏曰:皇朝曾慥編。其序云:「閒居銀峰,因集百家之說,纂輯成書。可以資治體,助名教,供談笑,廣見聞。」

陳氏曰:「所編傳記小說,古今凡二百六十餘種。」

《春渚記聞》十卷。

陳氏曰:浦城何薳撰。自號韓青老農,東坡所薦為武學博士。曰「去非」 者,其父也。

《曲洧舊聞》一卷,《雜書》一卷,《骫骳說》一卷

陳氏曰:直祕閣新安朱弁少章撰。弁於晦庵為從父。建炎丁未使虜,留十七年,既歸而卒。骫骳說者以續《晁無咎詞話》,而晁書未見。

《南游記》舊一卷。

陳氏曰:「曾紆公袞撰。」

《聞見後錄》二十卷。

陳氏曰邵某撰

《翰墨叢記》五卷。

陳氏曰:樞密睢陽滕康子濟撰。

《鐵圍山叢談》五卷。

陳氏曰:蔡絛撰。謫鬱林博白時所作。

《侍兒小名錄》一卷,《續》一卷

陳氏曰:序題朋谿居士,而不著名氏。始洪炎玉父集為此書,王銍性之、溫、豫、彥幾續補。今又因三家而增益之,且為分類。其中多用古字,或云董彥遠家子弟所為也。

《萍州可談》三卷。

陳氏曰:吳興朱或無或撰。中書舍人服行中文子宣和元年序。萍州老圃,其自號也。在黃州,蓋其僑寓之地,事見《齊安志》。而或作「彧」 字,無惑,未詳孰是。

《硯岡筆志》一卷。

陳氏曰:唐稷撰。自號「硯岡居士。」

《泊宅編》十卷。

陳氏曰:方勺仁聲撰。泊宅在烏程。相傳張志和泊舟浮家泊宅之所 。勺買田卜築,號「泊宅翁」 ,本嚴瀬人。

《卻掃編》三卷。

陳氏曰:「吏部侍郎睢陽徐度敦立撰。」

《閒燕常談》三卷。

陳氏曰:董弅令升撰。取士相與談「仁義」 於《閒燕》之義。

《唐語林》八卷。

陳氏曰:長安王讜正甫撰。以唐小說五十家,倣《世說》分門三十五,又益十七,為五十二門。《中興書目》十一卷,而闕記事以下十五門。又云本亦止八卷,而門目皆不闕。

《紀談錄》十五卷。

陳氏曰:稱傳密居士,不著名氏。蓋晁公邁伯咎也。

《道山清話》一卷。

陳氏曰:不知何人。跋語稱「大父國史在館閣久,多識前軰,著《館祕錄》《曝書記》與此而三,兵火散失。」 近得此書於曾仲存家,末題「朝奉大夫暐」 ,亦不著姓。

《復齋閑記》四卷。

陳氏曰:承議郎歷陽龔相聖任撰。待制原之孫,順正之父也。

《鄞川志》五卷。

陳氏曰:中書舍人龍舒朱翊新仲撰。寓居四明,故曰「鄞川。」

《窗間記聞》一卷。

陳氏曰:稱陳子兼撰。未知何人。雜論《詩》《文》《經》《傳》,亦間述所聞事。

《枕中記》一卷。

陳氏曰:不著名氏。崇寧中人。所載多國初事。

《賢異錄》一卷。

陳氏曰:亦無名氏。所記四事,其一曰《鬼傳》者,言王鬷家子弟所遇,與世傳王子高事大同小異,當是一事耳。

《姚氏殘語》一卷。

陳氏曰:剡姚寬令威撰。

《槁簡贅筆》二卷。

陳氏曰:承議郎章淵伯深撰。始得此書於程文簡氏,不知何人作。文簡題其後,以其中稱先丞相申公,知其為章子厚孫也。余又以其書考之,言先祖光祿,元祐三年省試,東坡知舉,擢為第一,則又知其為援之孫也。後以問諸章,始得其名字。其人博學有文,以場屋待士,薄如防寇盜,用蔭入仕,遂不就舉,居長興。故序稱「若溪草堂」 淵,自號《懲窒子。序》

言《錄》為五卷,今此惟分上下卷。

《能改齋漫錄》十三卷。

陳氏曰:「太常寺主簿臨川吳曾虎臣撰。」

《揮麈錄》三卷,《後錄》十一卷,《第三錄》三卷,《餘話》一卷。

陳氏曰:朝請大夫汝陰王明清仲言撰。明清,銍之子,曾紆公袞之外孫,故家博聞,前言往行多所憶。《後錄跋》稱六卷,今多五卷。

《投轄錄》一卷。

陳氏曰:王明清撰。所記奇聞異事,客所樂聽,不待投轄而留也。

《吳船錄》一卷。

陳氏曰:范成大致能撰。自蜀帥東歸,紀「遊取門泊東吳萬里船」 之語。

《老學庵筆記》十卷。

陳氏曰:陸游務觀撰。「生識前輩」 ,年登耄期,所記見聞,殊可觀也。

《夷堅志》甲至癸二百卷,支甲至支癸一百卷,三甲至 三癸一百卷,四甲四乙二十卷,大凡四百二十卷。

陳氏曰:翰林學士鄱陽洪邁景盧撰。稗官小說,昔人固有為之者矣。游戲筆端,資助談柄,猶賢乎已可也,未有卷帙如此其多者,不亦謬用其心也哉!且天壤間反常反物之事,惟其罕也,是以謂之「怪。」 苟其多,至於不勝載,則不得為異。

世傳徐鉉喜言,怪賓客之不能自通,與失意而見斥絕者,皆詭言以求合。今邁亦然。晚歲急於成書,妄人多取《廣記》中舊事,改竄首尾,別為名字以投之。至有數卷者,亦不復刪潤,徑以入錄。雖敘事猥釀,屬辭鄙俚,不恤也。

《睽車志》五卷。

陳氏曰:知興國軍歷陽郭彖次象撰。取《睽》上六「載鬼一車」 之語。

《經鋤堂雜志》八卷。

陳氏曰:「倪思正甫撰。」

《續釋常談》二十卷。

陳氏曰:祕書丞龔頤正養正撰。昔有《釋常談》一書,不著名氏,家藏亦闕此書,今故以「續」 稱,凡常言俗語,皆注其所出。

《北山記事》十二卷。

陳氏曰:「戶部侍郎濡須王遘少愚撰。」

《瑣碎錄》二十卷,《後錄》二十卷

陳氏曰:溫革撰。陳曄增廣之。《後錄》者,書坊增益也。

《夷堅志類編》三卷。

陳氏曰:四川總領陳曄日華取《夷堅志》、「中書文、藥方類」 為一編。

《雲麓漫抄》二十卷,《續抄》二卷。

陳氏曰:通判徽州趙彥衛景安撰。《續》二卷,乃《中庸說》及《漢定安公補紀》也。彥衛,紹熙間宰烏程,有能名。

《儆告》一卷。

陳氏曰:不著名氏。專錄《報應》。

《鑑誡別錄》三卷。

陳氏曰:廬陵歐陽邦基壽卿撰。周益公、洪景盧有序、跋。

《樂善錄》十卷。

陳氏曰:蜀人李昌齡伯崇撰。以《南中勸戒錄》增廣之,多因果報應之事。

《山齋愚見十書》一卷。

陳氏曰:稱「灌圃耐得翁」 ,不知何人。

《桯史》十五卷。

陳氏曰:岳珂撰。《桯史》者,猶言《柱記》也。

《游宦紀聞》十卷。

陳氏曰:「鄱陽張士南光叔撰。」

《鼠璞》一卷。

陳氏曰戴埴撰

《夷堅別志》二十四卷。

王質景文撰。自序略曰:「志怪之書甚夥,至《鄱陽夷堅志》出,則盡超之。余平生所嗜,略類洪公。始讀《左傳》《史記》《漢書》,稍得其紀事之法而無所施,因志怪發之,久之習熟,調利滋耽,翫不能釋,間自觀覽,要不為無補於世,而古今文章之關鍵亦間有相通者,不以是為無益,而中畫愈裒,所見聞益之事五百七十卷,二十」 四今書之目也,余心尚未艾,書當如之,則將浸及於夷堅矣。凡夷堅所有而洊見者刪之,更生佛之類是也;凡夷堅所有而未備者補之,黃元道之類是也。其名仍為夷堅,而《別志》之辨於鄱陽也,得歲月者紀歲月,得其所者紀其所,得其人者紀其人,三者并書之,備矣。闕一二亦書,皆闕則弗書,醜而不欲著姓名者婉見之,如《夷堅》「碓夢」 之類是也。醜而姓名不可不著者,顯揭之,如《夷堅》「人牛」 之類是也。其稱某人云,又某人得諸某人云,若己所見,各識其所自來,皆循《夷堅》之規弗易。

所書甲子之一為「期」 ,過是弗書,耳目相接也。所書「鬼神之事為主」 ,非是弗書,名實相稱也。於夷、堅之規皆仍之。其異也者,筆力瞠乎其後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