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第179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一百七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一百七十九卷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一百八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

 第一百七十九卷目錄

 赦宥部藝文一

  大赦賦         後漢崔寔

  日有黑氣疏        晉郭璞

  皇孫生請布澤疏       前人

  謝隨恩被原疏       宋鮑照

  罷雍州恩教       梁簡文帝

  為豫章王拜後赦教      陸倕

  大赦詔           江淹

  曲赦丹陽等四郡詔      前人

  建平王赦五刑教       前人

  南郊赦詔          沈約

  為齊帝赦詔         前人

  又             前人

  降死罪詔          前人

  謝高祖啟         劉孝綽

  與東宮啟          前人

  為周儀同失律後復官表   陳沈炯

  謝兒報坐事付治中啟     徐陵

  為莊帝生皇太子赦詔   魏溫子昇

  為魏帝遷都拜廟鄴宮赦詔   前人

  為齊文宣受禪赦詔     齊邢邵

  慎赦令          唐太宗

  諫大赦後遷配王世充竇建德黨與表

               孫伏伽

  為建安王賀赦表      富嘉謨

  為益州刺史賀赦表     閻丘均

  賀赦表          獨孤及

  為譙郡唐太守賀赦表     前人

  代路冀公賀改元赦表     王綽

  賀平賊赦表        戴叔倫

  賀赦表          李吉甫

  又             前人

  又             前人

  為崔冀公賀赦表      陽於陵

  賀赦表          令狐楚

  又             前人

  賀冊太子赦表        前人

  中書門下賀赦表       前人

  禮部賀冊皇太子禮畢德音表 柳宗元

  禮部賀改永貞元年表     前人

  為宰相賀赦表        前人

  賀上尊號後大赦表      前人

  代韋中丞賀元和大赦表    前人

  蘇州賀赦表         前人

  為潤州太守賀赦表      前人

  為吉州太守賀赦表      闕名

  賀赦表          劉禹錫

  賀南郊大赦表        呂頌

  代杜司徒賀大赦表      呂溫

  為汝南公華州賀赦表    李商隱

  駁赦論并序     後晉張允

  賀南郊大赦表       宋宋祁

  論赦恩不及下        包拯

  請贓吏該恩未得敘用     前人

  論放欠           前人

  賀熙寧十年南郊禮畢大赦表  曾鞏

  賀赦表          王安石

 赦宥部藝文二

  和張監觀赦        唐張說

  答甯處州報赦       沈佺期

  則天門觀赦         前人

  聞赦有作        宋張舜民

祥刑典第一百七十九卷

赦宥部藝文一[编辑]

《大赦賦》
後漢·崔寔
[编辑]

惟漢之十一年四月大赦,滌惡棄穢,與海內為始,亹 亹乎思隆平之道也,寔就而賦焉?以為五帝異制,三 王殊事,然其承天據地,興設法制,一也。陛下以苞天 之大,承前聖之跡,朝乾乾於萬幾,夕虔敬以厲惕。然 猶痛刑之未錯,厥將大赦,所以創太平之跡,旌頌聲 之期,新邦家而更始,垂祉美乎將來,此誠不可奪也方將披元雲,照景星,獲嘉禾於疆畝,數蓂莢於階庭, 捫麒麟之肉角,聆鳳凰之和鳴,農夫歡於時雨,女紅 樂於機聲,雖羲皇之神化,尚何斯之太寧。

《日有黑氣疏》
晉·郭璞
[编辑]

臣以頑昧,近者冒陳所見,陛下不遺狂言。事蒙御省, 伏讀聖詔,歡懼交戰。臣前云「升陽未布,隆陰仍積,《坎》 為法象,刑獄所麗,變《坎》加《離》,厥象不燭」,疑將來必有 薄蝕之變也。此月四日,日出山六七丈,精光潛暗,而 色都赤,中有異物,大如雞子,又有青黑之氣,共相搏 擊,良久方解。按時在歲首純陽之日,月在癸亥全陰 「之位,而有此異,殆元首供禦之義不顯,消復之理不 著之所致也。」計去微臣所陳,未及一月,而便有此變, 益明皇天留情陛下懇懇之至也。往年歲末,太白蝕 月,今在歲始,日有咎讁,曾未數旬,大眚再見,日月告 釁,見懼詩人,無曰「天高,其鑒不遠。」故宋景言善,熒惑 退次;光武寧亂,滹沱結冰。此明天人之懸符,有若形 影之相應。應之以德則休祥臻,酬之以怠則咎徵作。 陛下宜恭承靈譴,敬天之怒,施沛然之恩,諧元同之 化,上所以允塞天意,下所以弭息群謗。臣聞人之多 幸,國之不幸,赦不宜數,實如聖旨。臣愚以為子產知 鑄《刑書》,非政事之善,然不得不作者,須以救弊故也。 今之宜赦,理亦如之,隨時之宜,亦聖人所善者。此國 家《大信》之要,誠非微臣所得干豫。今聖朝明哲,思弘 謀猷,方闢四門以亮采,訪輿誦於群小。微臣蒙珥筆 朝末,而可不竭誠盡規哉!

《皇孫生請布澤疏》
前人
[编辑]

「有道之君,未嘗不以危自持;亂世之主,未嘗不以安 自居。故存而不忘亡者,三代之所以興也;亡而自以 為存者,三季之所以廢也。是以古之令主,開納忠讜, 以弼其違;摽顯功直,用攻其失。至乃聞一善則拜,見 規誡則懼。何者?蓋不私其身,處天下以至公也。」臣竊 惟陛下符運至著,勳業至大,而中興之祚不隆、聖敬 「之風未躋者,殆由法令太明,刑教太峻,故水至清則 無魚,政至察則眾乖,此自然之勢也。」臣去春啟事,以 囹圄充斥,陰陽不合,推之卦理,宜「因郊祀作赦,以蕩 滌瑕穢。不然,將來必有愆陽苦雨之災,崩震薄蝕之 變,狂狡蠢戾之妖。」其後月餘,日果薄鬥。去秋以來,諸 郡並有暴雨,水皆洪潦,歲用無年。適聞吳興復欲有 搆妄者,咎徵漸成,臣甚惡之。頃者以來,役賦轉重,獄 犴日結,百姓困擾,甘亂者多。小人愚嶮,共相扇惑,雖 勢無所至,然不可不慮。按《洪範傳》:「君道虧則日蝕,人 憤怨則水涌溢,陰氣積則下代上。」此微理潛應,已著 實於事者也。假令臣遂不幸謬中,必貽陛下側席之 憂。今皇孫載育,天固「靈基,黔首顒顒,實望惠潤。又歲 涉午位,金家所忌,宜於此時崇恩布澤,則火氣潛消, 災譴不生矣。陛下上籌天意,下順物情,可因皇孫之 慶,大赦天下。然後明罰敕法,以肅理官,克厭天心,慰 塞人事,兆庶幸甚,禎祥必臻矣。」臣今所陳,暫而省之, 或未允聖旨;久而尋之,終亮臣誠。若所啟上合,願陛 下勿以臣身廢臣之言。臣言無隱而陛下納之,適所 以顯君明臣直之義耳。

《謝隨恩被原疏》
宋·鮑照
[编辑]

臣言:即日被曹宣命,元統內外,五刑以下,浩澤盪汰, 臣亦預焉。得從漢律故謬之辨,闇遭周典肆眚之科, 大喜卒至,非願所圖,魚愕雞且悚且慚。臣誠下愚, 不達義方,然君尊臣泰,豈同犬馬。且常侍臣淵穆疏 草,即臣所作,助人為恭,猶加敬憶,自己率禮,寧敢慢 忘?繇臣悴賤,可侮可誣。曾參殺人,臣豈無過,寢病幽 栖,無援朝列,身孤節卑,易成論礙。幸大明臨下,仁道 毓物,澤泊翾走,臣覃末慶。然古人有言,「楊者,易生之 木也,十人植之,一人拔之,無生」楊矣。何則?植之者難, 拔之者易。況臣一植之功不立,眾拔之過屢至,同彼 風霜,異此貞脆。《書》稱「天秩有禮」,《易》載「神福在謙。」臣之 謙禮,理謝福秩,仰銜俯愧,行歎坐戚。即欲顛沛,拜恩 下庭。但臣病久柴羸,不堪冒涉,小得趨馳,星駕登路, 不勝荷佩之誠。謹上疏以聞。

《罷雍州恩教》
梁·簡文帝
[编辑]

折以片言,事關往聖,寄之勿擾,傳彼昔賢。故刻木不 對,畫獄無入。吾自之雍,矜懷圄犴,幸得天無虛旱,地 歇怪蟲。今軸車行塗,舟艎且戒。植柳官渡,尚或依然; 寄飯曹僖,猶思寬宥。況義化君民,節離寒暑,憫茲岐 路,宣留惠澤。

《為豫章王拜後赦教》
陸倕
[编辑]

夫議獄緩死,著在令圖;疑罪惟輕,聞之雅誥。是以《虞 經》惻隱,流涕冬決;鍾意垂仁,哀矜寒送。吾以虛薄,夙 頒寵章,光宅襟險,奄有全粵。非有沛獻矜嚴,空紆青 組;東平智思,徒舉赤帷。思所以仰述皇猷,導揚弘澤, 遵彼下車,譬茲解網。

《大赦詔》
江淹
[编辑]

門下:朕思引風教,而刑圄猶積,永言前烈,兢歎載懷。

今履端告始,群后執贄,治洽樂郊,華夷同泰。雖和慚
考證.svg
擊石,采愧卿雲。然景業初基,義深恆典,慶動元靈,歡

溢都縣。憫彼幽黔,猶隔茲澤。思我兆民,共熙至化。

《曲赦丹陽等四郡詔》
前人
[编辑]

門下:「朕興言民瘼,昧旦求政,所以庶存簡惠,緝茲治 道。而玉燭未調,祥風尚鬱。京輔及三吳,昔歲水災,秋 登既罕,今茲厲疾,罹患者多。納隍之歎,為矜良深。可 曲赦揚州所統丹陽、吳興,南徐州所統義興等四郡。 其遭水尢劇之縣,自今年以前,三調未充,而虛例已 畢。官長局吏,應共備償者,雖即事為愆,情在可亮,外」 詳所除,以弘優澤。

《建平王赦五刑教》
前人
[编辑]

府州國綱紀,吾謬紲朝組,迺班恩命,重渥華蕃,踐寵 懋甸,永言政惠,良攪清寐。況舊楚地曠,前郢氓殷,水 帶枉渚,山匝魯陽。自頃田邑榛故,封井萊蕪,財賦方 屈,犴獄實繁。思所以厚風釐俗,變瑟改調。自五歲刑 已下未送臺者,一皆原遣,文武彈坐,亦悉復職。主局 依舊施散,薄紓此懷。

《南郊赦詔》
沈約
[编辑]

朕昧爽夙興,念茲理道,而明不燭遠,弘之未易,仰尋 先烈,思致升平。自頃多故,戎車代有,軍政國容,事緒 非一,刑禮參用,未致和臻,向隅之情,永言增歎。今郊 禋載洽,幽明允從,思崇嘉祉,被之兆庶。可大赦天下, 主者施行。

《為齊帝赦詔》
前人
[编辑]

門下:「朕肅纂乾統,思弘祖業,方欲克廣法猷,寧濟遐 邇,實賴群才,共康世務。至於股肱宗戚,情委特隆,垂 拱責成,緝熙是寄。而各包藏禍心,規縱醜逆。朕每存 容隱,冀或能悛,而靡懲前慝,彌結後釁,七百業艱,宗 廟事重,不得不垂涕行戮,以義斷恩。或藩屬皇宗,或 睦姻近戚,夫豈不懷,社稷故也。雖四門已穆,群凶靡」 餘,而泣辜之歎,義兼自昔。方勵精思治,登賢任官,《隆 平》之化,庶從茲始。宜播嘉惠,咸與維新。可大赦天下, 自今月二十日昧爽已前,謀反大逆手殺人以下,皆 赦除之。頃歲軍旅繁興,叛征者眾,其質繫家屬,及同 伍代役,三署見徒,詳所由原遣。主者施行。

又             前人[编辑]

門下:「王室多難,祲沴相仍,昔歲紛阻,鋒交九逵;今茲 狂煽,兵連萬雉,時事屯厄,罕有斯逆。故今迷疑互起, 向背者多,元惡既懸,猜懼彌廣,奔亡草澤,自反莫因。 近雖曲赦,與之更始,而愚昧之徒,猶多竄伏。且遏寇 未夷,役連遐邇,刑政弛張,陷罪非一。思所以曠敷嘉 惠,被之億兆。可大赦天下。凡與崔慧景協契同謀,首」 為奸逆,爰及降叛,輸力盡勤。良由世道交喪,流源浸 遠,風概靡立。以至如斯,悉皆盪滌,一無所問。凡諸反 側,咸與維新,並加宣慰,還復民伍。國信之明,皎如日 月。榜勒畿要,咸使聞知。惟「崔慧景諸子,不在赦例。主 者施行。」

《降死罪詔》
前人
[编辑]

朕樹洪業,光宅區宇,而本枝之慶,未廣椒掖;滕衛之 地,猶闕藩屏。言念弓韣,不能忘懷。策《三子》始有磐石 之資,於焉彌固。慶雖自己,恩加覃及。凡死罪可降一 等,五歲刑降二等,三歲刑以下,並悉原放。

《諭高祖啟》
劉孝綽
[编辑]

臣不能銜珠避顛,傾柯衛足,以茲疏悻,與物多忤。兼 逢匿怨之友,遂居司隸之官,交構是非,用成萋菲,日 月昭回,俯明枉直。獄書每御,輒鑒蔣濟之冤;炙髮見 明,非關陳正之辯。遂漏斯密網,免彼嚴棘,得使還同 士伍,比屋唐民,生死肉骨,豈侔其施。臣誠無識,孰不 戴天疏遠,畝隴絕望,高闕而降其接引,優以旨喻。於 臣微物,足為榮隕。況剛條落葉,忽沾雲露,周行所寘, 復齒盛流。但雕朽污糞,徒成延獎,捕影繫風,終無效 答。

《與東宮啟》
前人
[编辑]

臣聞之:先聖以「眾惡之,必監焉,眾好之,必監焉。」豈非 孤特則積毀所歸,比周則積譽斯信,知好惡之間,必 待明鑒。故晏嬰再為阿宰,而前毀後譽,後譽出於阿 意,前毀由於直道。是以一犬所噬,旨酒貿其甘酸;一 手所搖,嘉樹變其生死。又鄒陽有言:「士無賢愚,入朝 見嫉。」至若臧文之下展季,靳尚之放靈均,絳侯之排 賈生,平津之陷主愛,自茲厥後,其徒實繁,曲筆短辭, 不暇殫述,寸管所窺,常由切齒。殿下誨道觀書,俯同 好學,前載枉直,備該神覽。臣昔因立侍,親承緒言,飄 風貝錦,譬彼讒慝。聖旨殷勤,深以為歎。臣資愚履直, 不能杜漸防微,曾未幾何,逢訧罹難。雖吹毛洗垢,在 朝而同嗟;而嚴文峻法,肆姦其必奏;不顧賣友,志欲 要君。自非上帝運超己之光,昭陵陽之虐。舞文虛謗, 不取信於宸明;在縲嬰纏,幸得蠲於庸闇。裁下免黜 之書,仍頒朝會之旨。小人未識通方,縶馬懸車,息絕 朝覲,方願滅影銷聲,遂移林谷。不悟天聽罔己,造次 必彰;不以距違見疵,復使引籍雲陛,降寬和之色,垂 布帛之言,形之千載,「所蒙已厚。況乃恩等特召,榮同起家,望古自惟,彌覺多忝。但未渝丹石,永藏輪軌,相 彼工言,搆茲媒諓。且款冬而生,已凋柯葉,空延德澤, 無謝陽春。」

《為周儀同失律後復官表》
陳沈炯
[编辑]

日者驂驚鄭馬,害在晉軍,獄囚悲其夜數,縲人切其 曉奏。危光似燭,察命如絲,云誰之尤?自貽其咎。假令 誅以妻子,戮及墳墓,漢非負德,陵實孤恩。況伏鑕俛 眉,遂受淮陰之間,吞聲飲恨,不與臧洪共死。陛下憐 而宥之,伊臣豈不獨愧?喪其子弟,六謝父兄,百萬之 師,千夫有長,問臣安在,誰曰「董司」,魂遊奉高,不知何 對。

《謝兒報坐事付治中啟》
徐陵
[编辑]

夫拾金樵路,高士所羞;整冠李下,君子斯慎。兒報不 能謹潔,敢觸嚴網。右趾鐵繫,事允法科;左校論輸,實 繇恩宥。老臣「過庭」之訓,多謝古賢;折笄之杖,有愧前 達。

《為莊帝生皇太子赦詔》
魏·溫子昇
[编辑]

「有國三善,事屬元良,本枝百世,義鍾繼體。」朕應天纂 命,握圖受籙,景祚維新,十年以永。今月吉辰,皇子誕 育,彩雲映日,神光照殿,方開博望,將起龍樓,遠近同 歡,人神共悅,便可大赦天下。

《為魏帝遷都拜廟鄴宮赦詔》
前人
[编辑]

建國所先,理屬於宗廟;立事為大,禮歸於禋祀。大丞 相渤海王神武命世,重匡頹曆,導塞源於將竭,扶神 器於已傾,立天地之大功,成人臣之重義。朕以沖昧, 猥當樂推,關路多虞,衿帶難固,瞻言往事,取則前修, 乃襲去酆,用追遷亳。定鼎鄴都,卜世惟永,民用子來, 功成不日。今清廟初興,閟宮始就,靈祇萃止,祖考來 格,神光夜照,香氣朝聞。今月吉辰,躬展誠敬,時和氣 婉,景麗雲業,四表來庭,萬國在位,哀樂相交,感慶兼 集。固宜觀象雷雨,布寬大之恩;取類澤風,申肆眚之 令。可大赦天下。

《為齊文宣受禪赦詔》
齊·邢邵
[编辑]

「無德而稱,代刑以禮,不言而信,先春後秋。」故知惻隱 之化,天人一揆;弘宥之道,古今同風。朕以寡薄,功烈 無紀。昔先獻武王值魏世不造,四海幅裂,九鼎行出, 祭器無歸,乃驅御侯伯,大號燕、趙,拯厥顛墜,俾亡則 存。文襄王外挺武功,內資明德,纂成先業,闢土服遠, 年逾二紀,世歷兩都,獄訟有適,謳歌斯在。魏帝俯遵 曆數,念在褰裳,遠取唐虞,終同脫屣,實幽憂未已,志 在陽城。而群公卿士,誠守逾切,遂屬代終,居於民上, 如涉深冰,有睠終朝,始發晉陽,九尾呈祥,升壇告天, 赤雀效祉,惟爾文武不二之臣,股肱爪牙之將,左右 先王,光隆大業,永言誠烈,共茲休慶。然三皇存教,非 易可免,七名改咒,庸可庶幾?思共億「兆,同始茲日。其 大赦天下。」

《慎赦令》
唐·太宗
[编辑]

凡赦宥之恩,唯及不軌之輩。《古語》曰:「小人之幸,君子 之不幸。一歲再赦,奴人喑啞。」凡養稂莠者傷禾稼,惠 奸宄者賊良人。昔文王作罰,刑茲無赦。夫小人者,大 人之賊,故朕有天下以來,不甚放赦。今四海安寧,禮 義興行,非常之恩,施不可數。將恐愚人常冀僥倖,唯 欲犯法,不能改過,當須慎赦。

《諫大赦後遷配王世充寶建德黨與表》
[编辑]

孫伏伽

臣聞王言無戲,自古格言;去食存信,傳諸舊典。故《書》 云:「爾無不信,朕不食言。」又《論語》云:「一言出口,駟不及 舌。」以此而論,言之出口,不可不慎。伏惟陛下光臨區 宇,覆育群生,率土之濱,誰非臣妾?絲綸一發,取信萬 方,使聞之者不疑,見之者無惑。陛下今月十二日發 雷雨之制,光被黔黎,無所間然,公私蒙賴。既云常赦, 不免者皆赦除之,非此直赦其罪,亦是與天下斷當 許其更新。以此言之,但是赦後即便無事,因何王世 充及建德部下,赦後始欲遷之?此是陛下自違本心, 欲遣下人,若為取則?若欲子細推尋,逆城之內,誰無 罪者?故《書》云:「殲厥渠魁,脅從罔治。」若論渠魁,充等為 首,渠魁尚免,脅從何辜?且古人云:「跖狗吠,堯狗吠非。」 其主在東都城內,及建德部下,乃有與陛下積小故 舊,編髮友朋,猶尚有人敗後始至者。此等豈忘陛下? 皆云被擁故也。以此言之,自外疏者,竊謂無罪。又《書》 云:「非知之艱,行之惟艱。」上古以來,何代無君。所以祇 稱堯舜之善者何也?直由為天子者實難,善名難得 故也。往者天下未平,威權須應機而作。今四方既定, 設法須與人共之。但法者陛下自作之,須自守之,使 天下百姓信而畏之。今自為無信,欲遣兆人,若為信 畏哉?故《書》云:「無偏無黨,王道蕩蕩。」無黨無偏,王道平 平。罪賞之行,達乎貴賤。聖人制法,無限親疏。如臣愚 見,王世充建德下偽官經赦,合免責情欲遷配,請並 放之,「則天下幸甚。」

《為建安王賀赦表》
富嘉謨
[编辑]

臣某言:「今月七日,奉十月二十三日制書,大赦天下日者關輔之地,鑾輅曠遊,山川望幸,積有年歲。是以 西土耆老,東首累祈,濬城隍,修宮室,考舊邦之式,稱 長安之盛。福應旋至,嘉穀屢升。故奉時無違,乘輿乃 降,六龍大動,群方咸悅。蓋三光增耀而漢祚隆,萬戶 加嚴而高居壯。紫宸端拱,朝諸侯而垂統;鴻霈流恩」, 申三宥而作典。浹洽遐邇,孰不抃躍。臣寄重軍州,地 連肺腑,載覃天恩,不勝悅豫。無任踴躍之至,謹奉表 陳賀以聞。謹言。

《為益州刺史賀赦表》
閻丘均
[编辑]

臣某言:「臣伏奉二月二十二日制書,大赦天下。恭惟 大賚,踴躍無地。臣聞德至於天,禎符幽感;業齊於聖, 神物昭光。伏惟應天皇帝陛下纂復睿謨,祗定天保, 英茂開聰聖之體,文章煥皇王之烈,遒祿錫類,卜食 延休。順天翊聖皇后垂耀軒轅,命兆沙麓,明章教訓, 以致其功。陰祇助宣於陽靈,坤德永順於乾道。是故」 貺流椒掖,慶發瑤筵。祥裔五靈,絳丹黃而振色;褘褕 六服,合黼藻而融文。皇歡載紆,滂澤時降,洗滌逋穢, 洽潤資生。恩宥殊死之𠍴,榮加命婦之爵,凡在區宇, 孰不載欣。臣忝居方岳,化理蔑聞,參一物而霑恩,齒 同列以稱慶。無任下情蹈舞之至。

《賀赦表》
獨孤及
[编辑]

臣某言:「中使某至,宣示赦書,大赦天下者。」臣伏以作 解宥過,前王之茂典;嚴配享神,聖朝之縟禮。非大孝 無以肅祗宗廟,非洪勳不得告承天下。伏惟皇帝陛 下誕敷文德,昭烈武功,鋪於八埏,橫被四海。拯兆人 之困苦,恢累聖之洪業。伐叛問罪,電發王師,為人除 災,為時誅惡。陛下恬精凝神,儲道蘊德,以義制事,以 欲從人。雷霆之震也,心不恕於兇戾;元惡之戮也,勳 不書於簡策。淡泊功德,陰騭萬邦。大哉聖王之為君 也,無德而稱矣。頃者賊臣伺梟獍之變,翠華巡遊,四 方愁冤,百神震駭,誅剪大憝,清復闕庭。事不稽於浹 旬,慶已延於億萬。接踵之禍,又起近郊,犬羊猖獗,相 繼夷滅。然後舉墜典,修禮文,鏟革繁苛,搜揚嘉遁,自 上古之所不臣,前聖之所未賓。梯航而來,悅我聲教, 埽除氛沴,日月載貞,大安反側,上下交泰。而又發德 音,降明詔,歸過罪己,降去鴻名。含生動植,許遂其性, 草木知感,況在人倫。今以履端之初,先陳盛禮,豐潔 簡易,應時順人,展敬於郊壇,薦誠於清廟,丕昭列聖, 咸秩神祇。抑臣聞之,《仲尼》曰:明乎「郊社之禮,禘嘗之 義。」是陛下德合祖宗,道符三五,慶於祉福,與天無疆。 鴻私湛恩,溥施萬國,洗蕩痕垢,咸使維新。牢獄空虛, 囚拘蕩滌,禎祥鬱於川瀆,嘉氣塞於乾坤,天下臣妾, 不勝慶幸。

《為譙郡唐太守賀赦表》
前人
[编辑]

臣某言:「伏奉二月五日制書,大赦天下。喜氣動天,榮 光被物,鬼神踴躍,眾庶悅豫。臣某誠歡誠喜,頓首頓 首。臣聞天道所寶,莫先於慈;聖人之德,無以加孝。」陛 下執大象以御物,不得已而用兵,假一戎之威,為萬 物戡難,再造區宇,以康黎元,慈之至也。纂服配天,不 失舊物,然後增鴻名以嚴父,正榮號以恭己。元元本 本,尊尊親親,孝之大也。猶慮物有不遂其性,政有不 阜於俗,弘肆眚之恩,與天下更始,滌瑕蕩穢,燭幽及 微,風行物表,鏡照海內,雷作而萬戶蟄振,網開而三 面鳥飛,陽春無私,品物何幸?臣位忝邦守,預沐渥恩, 無任抃躍之至,謹奉表陳賀以聞。

《代路冀公賀改元赦表》
王綽
[编辑]

臣某言:「伏奉某月日制書,大赦天下,改元。」罪無輕重, 一皆蕩滌。率土生靈,孰不歡抃。臣聞生植長育,天地 之大德;在宥布和,帝王之盛典。伏惟皇帝陛下以道 御時,與天合運。當文武之際,恢中興之功。轉黃道而 三象昭明,鼓洪鑪而二儀貞觀。方告成於郊廟,且降 祉於人神。而又旁詢時議,中守謙德。爰輟盛禮,載布 湛恩,正元氣以紀年,惠人心而垂化,緩死申柔服之 義,念功宥脅從之徒。然後用唐虞官人之訓,追周漢 考績之法,節用所以厚下,懋賞所以勸勞,誠明動天 地,利澤施四海。《大易》云:「神武不殺,太上稱仁。」方之聖 猷,實有慚德。臣謬專方鎮,獲奉明詔,疲劣何幸,沐浴 皇風,欣抃之至,倍萬恆情。

《賀平賊赦表》
戴叔倫
[编辑]

臣某言:「伏奉某月日制書,大赦天下。雪滌痕累,發生 枯朽,榮光被於草木,和氣貫於華夷。含生之徒,罔不 胥悅。」臣聞氣沴為妖,蒙蔽二曜而祥風掃蕩,無損日 月之光;狂逆亂常,震驚四海,而元功戡定,不虧天地 之大。伏惟皇帝陛下文武繼聖,聰明在躬,協堯、舜之 心,崇禹、湯之德。清廟禮展,圜丘敬申。猶顧己以求瑕, 布恩澤以滌過,康哉沛乎,虞夏之盛典也。臣忝職藩 條,實慚尸曠,徒積歲星,蔑聞化理。望九重而稱慶,齒 百辟以霑恩。瞻戀闕廷,慶快之至。

《賀赦表》
李吉甫
[编辑]

臣某言:「伏奉二月二十四日制書,大赦天下。德洋恩 溥,遠洽邇安,億兆欣欣,罔不幸甚。臣某誠懽誠喜,頓首頓首。」伏惟陛下體元聖之姿,膺出符之運,統理萬 事,建中於人。躬大禹之菲薄,奉元元之慈儉,損己以 益下,約身而愛人,捐珠玉而不玩,斥綺麗而不御。事 有妨於農業,物有害於女工。人力所疲,上心攸蕩。自 「此罷黜,歸於典常。若乃投荒禦魅之倫,觸網嬰羅之 類,或炎裔淪屈,骨肉相從;或囹圄幽囚,饋餉不至。皆 陽和所未煦,雨露所罕霑,靡不沐浴天波,昭睹白日。 然後表捐軀之烈,所以勸忠;廣自棄之仁,所以敦孝。 虔奉寢廟,輟玉輿之資;惠緩市估,發金錢之積。異類 均懷土之志,高年加挾纊之恩。斟酌」泉貨之源,變通 惠利之弊。逋債咸已,讜直必容。如天之湛恩廣矣,稽 古之能事備矣。彼鶉衣之徒,鮐背之叟,孰不擊中衢 之壤,共樂於堯年;詠太階之符,同躋於壽域?況臣謬 當共理,職在撫循,欣忭之誠,倍萬恆品。不任踊悚之 至。謹遣當州軍事衙前虞候王國清奉表陳賀以聞。 臣某誠「歡誠喜,頓首頓首謹言。」

又             前人[编辑]

臣某言:「『伏見制書,大赦天下,以今年正月一日改為 元和元年』者。臣聞行慶布和,允光於獻歲;履端屆始, 實屬於元正。將大有以惠人,乃順時而布令。法五始 之要,流恩而降澤;統三微之曆,顴象而建元。正朔所 加,遐邇欣戴。伏惟皇帝陛下大孝嗣業,鴻猷啟圖。順 天地而發生,均日月而齊照。馴洽飛走,煦育生靈。」既 承太宗文武皇帝之耿光,稟保壽天皇之嚴訓,百神 饗德,萬國宅心。「敷《作解》之澤,布維新之典,將致和平, 蠲京畿之逋僨;言念水旱,薄江淮之徵賦。開羅網以 宥過,崇勳秩以賞勞。弘褒酬之典,澤被幽明;旌忠烈 之臣,賞延於代。闡庠序以勸學,愍耆艾而加禮。恩覃 有截,化洽無垠。超溢虞夏,掩映軒頊」,首出千古,遐冠 百王,億萬斯年,永荷天祿。臣謬當任用,分鎮藩維,奔 赴闕廷,親睹盛禮。

又             前人[编辑]

臣某言:「伏奉某月日恩制,大赦天下。一人有慶,百度 維新,戴天履土,罔不欣抃。臣聞天地元功,施雨露以 育物;帝王繼統,昇日月以垂曜。群品資始,萬方文明。 伏惟皇帝陛下嗣守鴻業,光膺駿命。淳化均於四序, 大德合於二儀。保寧社稷,光宅區宇。弘孝慈以御下, 崇恭儉以垂休。恩覃浹旬,事冠今古。況乃順時布政」, 乘春導和,敷作解之恩,宣在宥之典,九族既睦,四門 廣闢,而又「洗滌幽縶,雷雨之施也;歸還流竄,羅網之 釋也;移敘貶黜,覆載之仁也;蠲除逋債,政理之源也; 褒寵勳賢,激勸之方也。廢金寶之貢,有以彰儉德也; 搜遺逸之士,有以表至公也;元勳宿將,賞延子孫,庶 尹卿士,榮周存歿。廣直言之路,啟進善之門,德超虞 夏,道掩軒頊。必將平一殊俗,發揮大猷。億萬斯年,永 荷天緒。臣謬當任用,述職藩維,不獲奔赴闕庭,臣無 任《云云》。」

《為崔冀公賀赦表》
陽於陵
[编辑]

臣某言:「送赦書使某人至,伏奉月日恩制,大赦天下。」 臣聞獻歲之初也,惟天所以布和,將以發生萬類,故 降之春雨,俾澤及群品也;明后始立也,惟君所以使 令,將以昭蘇萬國,故降之以大赦,蓋與人更始也。伏 惟陛下道葉千齡,克膺聖嗣;光乘八葉,式纂鴻休。則 高天以布和,法文明以施令,故大赦天下。殊澤霈然, 「德及群生,宥加殊死,薄賦棄債,恤孤養老。不頒瑞物, 所以戒驕也;節省其用,所以防侈也;卑宮菲食,所以 昭儉也;黜邪去佞,所以懲惡也;任才用能,所以勸善 也;賞勞錄效,所以報功也;睦親敦族,所以明孝也;招 諫納言,所以聞過也;尊賢容眾,所以興化也。三事用 殷,六府孔修,九功既備,無得而稱,四」海乂安,斯為盛 矣。矧夫省不急之務,損太官之膳,外廢五坊,內減六 宮,釋鷙鳥於長林,縱猛獸於深谷,俾鳥獸咸若,黔黎 用康。舉五帝之闕遺,行三皇之聖化。自三王兩漢以 來,無可比也。臣權叨連帥,職守藩隅,備位明朝,幸逢 昌運。不獲與千官接武,稱慶闕庭,無任《云云》。

《賀赦表》
令狐楚
[编辑]

臣某言:「臣伏奉今月十一日制書,『元德融明,聲聞於 宗廟;鴻名光大,充塞於乾坤。與物皆春,大赦天下』。」臣 當時宣流渥澤,騰布耿光,恩均而萬物昭蘇,慶洽而 三軍鼓舞。臣聞覆載無私,天地所以為大德;照臨不 已,日月所以為大明。六位因時以成功,一代觀象而 設教。肇自古昔,垂為憲章。伏惟睿聖文武皇帝陛下 並日而明,配天為大。冠三皇之道,弘十聖之風。保合 太和,緝熙帝載。是以廓清氛霧,曾不累旬;虔奉郊禋, 未嘗虛歲。百蠻梯航以內面,萬國歌舞而宅心,所謂 「巍乎其有成功,煥乎其有文章」也。尚復勞謙仄席,勤 恤納隍。釋纍繫之幽囚,無分輕重;歸遐遠之放逐,不 問存亡。棄逋債於窮人,戒多求於貪吏。憫朔邊之介 士,厚其寒衣。恢武功也,褒闕里之胄嗣,賁以布帛;振 文教也,推恩而九族既睦,行慶而六師用張。忠貞必

表於門閭,耆耋遍羞其牢醴。百神咸秩,一物不遺。安
考證.svg
人之所未安,理人之所未理。天波渙汗,綸旨丁寧。有

以知天地覆載之仁,有以見日月照臨之德。天下臣 妾,不勝慶幸。臣限守藩鎮,不獲稱慶闕庭,無任抃躍 欣賀之至。謹遣某官奉表陳賀以聞。

又             前人[编辑]

臣某言:「伏以二月二十四日制書大赦天下者。霈澤 自天,鴻恩匝地,三軍萬姓,不勝慶躍。日聞天地至大, 或有所不容;日月至明,猶有所不照。伏惟皇帝陛下 體元繼統,垂象立極,齊軒昊之元化,冠唐、虞之至仁。」 敷大號於天中,揭明謨於日下。臣以為覆載之德,大 於天地矣;照臨之光,明於日月矣。何則?用刀鋸而伏 「斧鑕者,無重無輕。陛下捨之,投豺虎而禦魑魅者,無 遠無近。」陛下移之,免逋宿履畂之租,罷雕華任土之 貢,出後宮之伎樂,還外國之俘囚,褒崇先首於二王, 敦敘旁周於九族。明徵義烈,各錄其裔胄;悉數忠勞, 遍增其爵級。宣股肱之力者,賞延於上;效爪牙之任 者,賜出於中。搜淪滯之才,遷久次之秩。聘士既尊於 經術,問年必本於期頤。在幽隱而不遺,雖細微而皆 及。歡聲雷動,喜氣雲騰。百姓知聖人之仁,萬物睹聖 人之作。普天率土,無不慶幸。臣叨居藩服,累沐恩榮, 抃舞欣歡,倍百恆品。所守有限,不獲稱慶闕庭。臣及 將士官吏百姓等,無任踴躍屏營之至。

《賀冊太子赦表》
前人
[编辑]

臣某言:「伏奉今月九日制書,皇太子冊禮云畢,思與 萬方同其惠澤」者。國慶遐宣,天波曲被,懷生之類,咸 共欣榮。臣聞德教所加,一人有慶;元良既立,萬國以 貞。伏惟皇帝陛下至化旁流,神功廣運,以為義莫重 於主鬯,禮無大於承祧。考古揚前星之光,順人弘少 海之澤。誕敷明詔宣告,庶萬雷初動於地,中風已行 於天下。由是哀矜罪戾,甄獎功勳,表順孫孝子之門, 秩名山大川之祝。仁無不覆,惠無不均。草木惟繇,鳥 獸咸若,率土臣子,不勝慶忭。臣限守藩鎮,不獲陪位 闕庭,踴躍稱慶。無任屏營之至。

《中書門下賀赦表》
前人
[编辑]

臣某言:「伏見今日制書,御丹鳳門大赦天下」者。明照 六幽,澤流九有。臣等誠歡誠喜,頓首頓首。臣聞覆幬 生成,乾坤之盛德;贊理化育,帝王之極功。伏惟睿聖 文武皇帝陛下,受天元符,纂聖光宅。躬夏禹之勤儉, 體帝堯之聰明。除惡必絕其根,耀武威而四凶既殛; 制政皆循其本,振文教而百度惟貞。今者東風發春, 元日獻歲,凝旒視朝於正殿,步輦臨御於應門。開龐 鴻之湛恩,孚渙汗之大號,萬物瞻睹,兆人允懷。至若 「移其放逐,解網之仁也;弔彼傷殘,納隍之義也。罷開 市之征稅,足以弘聖人厚下之風;褒卿士之祖先,足 以廣聖人追遠之孝。」潛蟄一振,槁根盡榮,普天率土, 不勝慶幸。臣某等謬司樞務,虔奉德音,喜抃之誠,倍 百恆品。無任慶躍屏營之至。

《禮部賀冊皇太子禮畢德音表》
柳宗元
[编辑]

臣某等言:伏奉今日制書,「皇太子冊禮云畢,思與萬 方同其惠澤者。盛典斯舉,鴻恩遂行,凡在率土,不勝 抃躍。臣某等誠喜誠賀,頓首頓首。」伏惟陛下克奉神 休,以正邦統。建天下之本,宗廟以安;致萬國之貞,兆 人休賴。典冊既備,慶澤載流,既廣愛而推恩,亦好生 而布德。緩刑而囹圄知感,進勳而嗣續增榮。崇教諭 「之方,忠良是舉;嚴贊相之禮,賜與有加。旌孝悌以厚 於人倫,敬鬼神而修其祀事。況行禮之日,則屏翳收 蹟,太陽宣精。用彰出震之休,更表重離之耀。神化旁 暢,皇風遠揚。自華及夷,異俗同慶。臣某等謬參著定, 倍百恆情。無任歡慶踴躍之至。」

《禮部賀改永貞元年表》
前人
[编辑]

臣某等言:「伏奉今日詔,今月九日冊皇帝,改貞元二 十一年為永貞元年。自貞元二十一年八月五日昧 爽以前,應犯死罪特降從流,流已下遞降一等者。寶 命方始,聖曆用彰,載宣照臨之明,遂施渙汗之澤。臣 某等誠慶誠賀,頓首頓首。」伏以重光下濟,積慶旁流。 漢祖推奉教之尊,文王遂無憂之志。正名紀曆,表運 「行於萬方。宥過輕刑,流汪濊於四海。」歡呼抃蹈,遐邇 攸同。臣某等親奉聖謨,仰承大化,踴躍之至,倍萬恆 情。無任蹈舞欣慶之至。

《為宰相賀赦表》
前人
[编辑]

臣某等言:「伏奉今日制書,六赦天下者。臣與百執事 奉揚宣布,與億兆眾,抃舞歡呼。自天降和,率土同慶。 臣某誠歡誠抃,頓首頓首。」伏惟皇帝陛下出震御極, 建元發號。大明升而六合曉,一氣薰而萬物春。肆眚 措刑,滌瑕蕩穢。凡在圖首,納於歡心。矧又祗祀天地, 孝享宗廟,蠲減租債,策徵賢良。褒德及先,賞功延嗣, 敬賓養老,念舊睦親,生人之積弊盡除,有國之頹綱 必振。況陛下承二百祀鴻業之重,纂十二聖耿光之 初,始奉嚴禋,新開寶曆,天下之目專然觀陛下之動, 天下之耳顒然聽陛下之言。斯則陛下出一言,不終 日必達於朝野;舉一事,不浹辰必聞於華夷。當疲人求安思理之秋,是陛下敬始慎微之「日,苟行一善,則 可以動人聽而歌舞,況其眾美,信足以感人心而和 平。康哉可期,天下同慶。」臣等謬居重任,幸屬休明,慚 竊股肱,喜深骨髓。歡抃悚躍,倍萬常情。無任鼓舞慶 幸之至。

《賀上尊號後大赦表》
前人
[编辑]

臣某言:「伏奉某月日制書,大赦天下。跪捧宣命,蹈舞 歡呼。自天降休,率土同慶。臣某誠歡誠抃,頓首頓首。」 臣聞元功盛德,非鴻名不能形容;物厲人疵,非皇澤 不能蕩滌。自非上聖,莫能兼之。伏惟《元和聖文神武 法》天應道皇帝陛下纂承大業,子育群生,信及豚魚, 威殲梟獍,削平寰海,混一車書。億兆一心,願崇大號。 從人欲而俯膺盛禮,暢時和而廣洽鴻恩。蠲減賦租, 振拔淹滯,命黜陟以別臧否,開諫諍而策賢良。宿弊 必除,舊章咸舉,帝王能事,盡集於今。凡在生靈,孰不 幸甚?臣謬當委擢,職奉詔條,抃躍之誠,倍萬恆品。限 以官守,不獲稱慶闕庭。無任鼓舞慶幸之至。

《代韋中丞賀元和大赦表》
前人
[编辑]

臣某言:「伏奉正月二日制書,大赦天下,永貞二年宜 改為元和元年」者。太陽既升,煦育資始,霈澤斯降,膏 潤無遺。臣某誠慶誠賀,頓首頓首。伏惟皇帝陛下仁 化旁流,孝理弘闡,紀元示布和之令,肆眚見恤人之 心。曠然滌瑕,得以遷善。渙發大號,申明舊章。農有薄 征,市無強賈。勳勤是錄,爵秩以班。寵寧間於幽明,澤 必周於夷夏。近甸輕榷酤之入,遠人志水旱之災。既 行慶於官僚,亦推恩於人屬。諸生喜黌塾之廣,庶老 加絮帛之優。量入所以備凶,興廉期於變俗。爰褒有 客,尊賢之典惟新;載奉素王,宗予之道斯在。綸言一 降,庶政畢行。懷生之倫,感悅無量。臣某守在遐遠,親 奉詔條。踴躍之誠,倍百恆品。無任感恩抃舞屏營之 至,謹奉表陳賀以聞。

《蘇州賀赦表》
前人
[编辑]

臣某言:「伏奉二月十三日敕下,垂拱臨軒,親受典冊, 大赦天下,與人更始。伏惟元和聖文神武法天應道 皇帝陛下用人情為田,播植萬類,細徹微妙,靈通幽 神,洗盪危疑,開釋罪罟。」酬勞而盡傾府帑,貶用而大 減租入。逋負除而餒者自活,力役省而耕者倍功。繼 絕存亡,忠賢飲德於黃壤;棄瑕肆眚,奪魄再麗於遺 骸。極天地之歡,心盡帝王之上。事疲史臣之筆,編簡 難書;涸詩人之思,謳謠絕路。臣總集黎老,伏讀德音, 不寤微生,坐階仁壽,不勝慶抃之至。

《為潤州太守賀赦表》
前人
[编辑]

臣某言:「臣聞元氣氤氳,生成道達,聖王教化,恩煦流 行。自昔仁壽之時,皆同寬大之典。伏見五月二十九 日,恩制昭洗,庶獄廓清萬㝢,億兆欣戴,人神葉心。臣 某伏惟寶應元聖文武皇帝陛下體元立極,至德提 運。俗阜和平之理,天垂景福之祥。故得年穀豐亨,五 兵不用,倉廩既實,禮義興行。此已道合羲軒,功格天 地。陛下聖德之至,勞謙恤隱。猶慮淳風未溥,罹咎或 多,務寬典刑,以廣覆載。當一陰始生,盛陽用事,言念 冒犯慘酷,幽閉囹圄。降元猷渙汗之恩,贊朱明長養 之氣,而使省躬者自新有路,懷生者得遂其情。枯朽 重沐陽和,雲煙助為喜色。元元感戴,皆是聖明。遇此 昌時,生靈何幸?臣忝述職字人」,不任抃舞欣躍之至。

《為吉州太守賀赦表》
闕名
[编辑]

臣某言:「伏奉今月日詔書,大赦天下。禹湯罪己,霑澤 既同;羿、浞負恩,姦謀自蹶。」伏惟陛下以大聖匡難,弘 慈御宇,而賊臣棄義,乘亂敗常,爰幸近郊,方勤遠略, 改元更始,統曆惟新。猶復惕厲懷柔,誠明引咎,務好 生之德;恩至萬類,遵泣辜之典。罪止元兇,振廢滯而 片善無遺,安反側而群邪革慮。損去徽號,帝堯之克 讓也,貶徹服御;大禹之師儉也,罷榷筦之利。征賦就 恆,正封略之侵,干戈繼息。辟賢致理,疏爵報功,減冗 官而祿秩有倫,優死事而存歿知感,喜氣充於六合, 仁風被於八荒,孰非昭蘇,罔不率俾。自然假息之孽, 輿櫬就誅,改轍之徒,束身請命。八龍旋軫,萬國來庭, 不勞王者之師,重集康哉之化。臣忝「守藩維。不獲稱 慶闕庭。抃躍之至。倍萬恆品。」云云。

《賀赦表》
劉禹錫
[编辑]

臣某言:「伏奉今月一日制書,改太和十年為開成元 年,大赦天下者。」雷雨作解,人神悅隨,澤及八荒,網開 三面。臣某誠歡誠喜,頓首頓首。伏惟皇帝陛下,上承 乾綱,下立人極,用含弘光大之德,副華夏會同之心。 獻歲改元,惟新景祚。先明首罪,次及群妖。述睿情以 曉萬方,施鴻霈以蘇庶物。恤刑宥過,已責弛征。郡縣 之舊弊悉除,賦稅之新規咸備。停藩方節獻之禮,以 惠疲人;迴榷筦餘羨之財,以資京邑。命使展澄清之 志,察言求讜直之材,弓旌賁於丘園,束帛頒於耆艾。 爰以初告,御於明庭,德音一發於九天,和氣驟周於 四海。開物成務,實表於建元;應天順人,永延於億載。 臣幸居近輔,先受殊恩,不獲稱慶闕庭,陪榮班次。眾星列位,常拱北辰之尊;新歲拜章,遙獻南山之壽。無 任抃躍屏營之至。

《賀南郊大赦表》
呂頌
[编辑]

臣某言:「伏奉去年月日制書,禮展郊禋,告成。上帝恩 霑動植,道洽幽明。東風變而四海春,聖帝作而萬物 睹,懷生庶類,罔不歡抃。伏惟皇帝陛下體元立極,撫 運受圖,御一氣以承乾,飛六龍而出震。」德合天地,明 齊日月,葉三光之幽贊,承八聖之睿謀。頃者國步未 康,王室多難,兵纏禍結,害及生人。塵飛寢園,燧燭郊 甸。陛下乘時順動,鑾駕南巡,凡在食土之毛,圓首之 類,莫不號天向闕,望氣瞻星。遂得猛士雷奔,義旗雲 合,西戎競附,北狄爭驅,一舉而氛祲掃清,暫勞而寰 宇大定。則知千年降聖,天命有歸;六合奉尊,神器斯 在。今農郊罷戰,邊徼無虞,九有偃戈,八方同軌。荷皇 慈之覆育,知聖祚之靈長,匪人革心,罔不咸率。陛下 勤禹湯之罪已,法堯舜以為心。肅恭神明,虔奉宗廟, 損抑徽號,憂濟黎元。始自迎長之初,大申報本之禮。 冊勳旌舊,列爵分官。宥死緩刑,掩骼埋胔。粟帛周於 耆老,奠酬及於幽冤。天覆海渟,與人更始。釋羸俘於 死地,俾異域而生還。赦枯木之嚴刑,蠲執弓之常賦。 臣及三軍百姓蠻夷酋長等,伏讀制書,沐浴元澤。莫 不喧呼抃躍,蹈舞徘徊。絕徼窮荒,盡沐生成之造;翾 飛蠢動,俱承雨露之恩。臣限以藩守,不獲稱慶闕庭。 無任踴躍慶抃之至。

《代杜司徒賀大赦表》
呂溫
[编辑]

臣某言:「伏奉今月二日制書,改元元和,大赦天下。新 雲雷之澤,重日月之光。仁被幽遐,慶覃動植。三元經 始,萬化惟新。臣某誠歡誠抃,頓首頓首。」臣聞羲軒馭 宇,堯舜為君,德莫盛於好生,政莫弘於在宥。然而事 資體要,理極精微,百王所難,千載斯遇。伏惟皇帝陛 下纂臨大寶,光啟睿圖。當獻歲之元,順陽和之氣。朝 「前殿,御正門,發德音,布慈旨,明大孝之本,褒至忠之 後。省役輕稅,以清疾苦之源;蕩累滌瑕,以厚廉恥之 俗。往典之所未舉,前代之所未該,莫不悉出宸衷,咸 歸聖政。坐聞仁壽之域,行見雍熙之朝。凡在生靈,孰 不慶幸?況臣陳力滋久,受恩最深。而蒲柳餘年,犬馬 多疾,不獲奉觴丹陛,蹈詠康衢。猶蒙」天眷委留,聖慈 曲至,特降中使,俯加慰勉。衰憊增氣,枯朽生光。施重 丘山,感深骨髓。闔門灰粉,豈足上報。無任喜抃屏營 之至。

《為汝南公華州賀赦表》
李商隱
[编辑]

臣某言:「伏奉正月九日制書,南郊禮畢,改元為某,大 赦天下」者。奉郊禋以定天位,新曆象以授人時。乾健 離明,震動兌悅,跂行喙息,罔不慶幸。臣某聞禋昊天 而旅上帝者,聖人之重事;覃殊休而發大號者,哲后 之洪猷。故必致四圭以達誠,制六器而申敬。將崇嚴 配,必在元旬。先之以蒼璧騂牲,重之以雲門大呂,然 後王猶有闕於薦歆,爽彼告虔。《周官》三代之文,絕而 不續;漢氏萬靈之位,失而莫尋。豈若皇帝陛下以大 道遂群生,以至公臨寶祚,上包元象,下㹅皇祇,黜幽 陟明,興廢繼絕。靈芝甘露,鄙之而不告史官;赤鴈白 麟,陋之而不編瑞牒。然後因孟春擇上辛,率於國南, 式是歲首。且天以陛下為子,故必饗「明誠;人以陛下 為天,故必流睿澤。」踰千越萬,邁五登三。何則?取直言 之科,則聽輿論者不足算;設宥過之令,則除鄉議者 未可儔。延賞推恩,用以勸禦災捍患之士;減租退責, 將以矜水耕火耨之人;養庶老,頒淖糜煖帛之資;走 群望,潔刳牲瘞幣之禮。古不睹者復睹,古不聞者復 聞。萬蟄蘇而六幽盡開,五刃藏而九土咸闢。臣當時 集軍州官吏等,丁寧告示訖。況臣嘗備論思,獲叨侍 從。當時仙禁,慚視草以無能;此日泰壇,望給薪而靡 及。徘徊甸服,跼蹐關城。雖有慶於文明,竟無階於奔 走。司馬談闕陪盛禮,沒齒難忘;蕭望之願立本朝,馳 魂莫極。無任抃舞結戀之至。

《駁赦論》并序
後晉張允
[编辑]

晉高祖即位,屢赦天下,允為《駁赦論》以獻。是時晉高祖方好臣下有言,覽之大悅。

《管子》曰:「凡赦者,小利而大害,久而不勝其禍;無赦者, 小害而大利,久而不勝其福。」又漢之吳漢疾篤,帝問 漢所欲言,漢曰:「惟願陛下無赦爾。」蓋行赦不以為恩, 不行赦不以為無恩,罰有罪故也。自古皆以水旱則 降德音而宥過,開狴牢而出囚,冀感天心以救其災 者,非也。假有二人之訟者,一有罪而一無罪,若有罪 者見捨,則無罪者銜冤,此乃致災之道,非救災之術 也。至使小人遇天災,則皆喜而相勸以為惡,曰:「國將 赦矣,必捨我以救災。」如此則是教民為惡也。夫天之 為道,福善而禍淫。若捨惡人而變災為福,則是天又 喜人為惡也。凡天之降災,所以警戒人主,節嗜慾,務 勤儉,恤鰥寡,正刑罰而已。

《賀南郊大赦表》
宋·祁
[编辑]

帝儀訖饗,朝渙推慈;飛驛疾傳,庶邦叢慶。切以天郊之重,國制有常。凡萬乘躬行,必三歲間往。不煩不怠, 由列聖而持循;以妥以虔,合諸神而裒對。睿圖累盛, 縟典勤修。恭惟尊號皇帝陛下,纂大合華。執中布度, 抵金璧之搔珍;率儉示人,收霜電之嚴玩。措刑於下, 克勵明德。格於皇穹。交熏太和,冒我群品。顧懷時億, 「瑞應日來。」亟蕆上儀,若祗舊典。戒期百執,領詔九州。 曳雲威之常羊,服翠虯之泮渙。殊庭一獻,諸祐遍躋。 遂自陽靈之宮,往會天元之旦。羽旄四合,垓陛參登。 上璧左琮之華,合袪而信祝;《祖蕝》宗題之次,更侑而 迪嘗。拜嘉祚於席垂,列欽柴於雲表。靈心合答,熙典 備成。然後還坐中天之闈,普肆隨風之澤。改頒大號, 崇冠初元;昭神之祥,祈命惟永,賞功赦罪。已責逮瘝, 咸與惟新,牖民衷而遷善。聿懷多福,道帝祉於綿區。 盛際有光,彝倫咸賴。臣嚮官舊吏,殫見往朝,或不愛 牲玉為恭,殊非明薦;或所過租賦為復,蓋出重勞。語 昔罕全,訂今絕擬。所恨清塵在望,自苦周南之留;紫 橐仍持,不與甘泉之從第班。恩諭均浹歡悰

《論赦恩不及下》
包拯
[编辑]

「臣伏聞先帝時,冬十二月雷震,司天監奏,主國家發 惠布澤,未及黎庶。」上召輔臣謂之曰:「此上天所以警 朕也。且河北、關西戍兵未息,民人勞止,又三司、轉運 使率擾之事,召類實繁,大者宜即減省,小者悉蠲除 之。將來改元赦書,卿等宜盡采民弊,著為條目,務澤 及黎庶也。」大哉,先帝愛民之心如是之至!以陛下求 「治之心,亦先帝之心也。」臣竊見陝西用兵之後,朝廷 急於饋運,多所經畫。丁夫征賦,有常數矣,若踰之,則 盡為無名之率,其他酒稅錢穀之類,亦有定額矣,而 貪於寵利者,惟務聚斂,掊克於下,前後刻暴,競以相 勝。前者增幾十萬,遂用之,後者則又增幾十萬,以圖 優賞。日甚一日,何窮之有?而民力困且竭矣。所以瘡 痏天下,於今未息。用是觀之,其實豈為國乎?果為國, 豈不以愛民為心哉?《禮》曰:「與其用聚斂之臣,寧有盜 臣。」則先王顧生民何如哉?今雖用度微窘,而諸州旱 潦相繼,亦當寬養黎庶,固其大本。大本不固,則國家 從何而安哉?況朝廷比下詔令,未嘗不以寬民卹物 為先,而有司往往不「即遵行。是陛下有憂民之心,而 民無由知。使王澤壅於上,民情鬱於下,此皆向者有 司之失,恐非所以流布愷悌,慰安元元之深旨也。臣 欲乞應自西事以來一切權宜之事因循未釐革者, 將來《明堂赦書》盡采餘弊,著之條目,悉與改正,以為 定制。若民間夏秋二稅,除依例輸納外,不得非橫支 移折,變茶鹽酒稅課利,一切依舊額趁辦,勿許擅有 增減。諸色欠負,自來每遇恩貸,不以存亡,必根究本 末,但務追攝,罕得除放。乞令今後於理合該蠲免者, 更不縲繫逮捕,重為煩擾,並令疾速檢會除放,若有 司稽違,必嚴行黜責。如此則上可以遵先帝之意,下 可以捄當世之患,俾四方之人,知陛下曠蕩之澤實 及於下,則海內幸甚。」

《請贓吏該恩未得敘用》
前人
[编辑]

臣竊聞太宗朝臣僚或犯贓罪,並配少府監隸役。及 該赦宥,謂近臣曰:「此既犯贓污,只可令放逐便,不可 復以官爵。」其責貪殘、慎名器也如此。且兩漢以贓私 致罪者,尚禁錮子孫,矧自犯之乎?今明堂大赦,應係 貶降臣僚,例該錄用。若張可久先任淮南轉運使日, 以自販私鹽,剩收職田黜削,累經敘用。已任蔡州節 度副使,見監陳州糧料,今來不可更復正官。欲望且 與散官,量移差遣。其餘應以贓濫致罪者,乞不一例 錄用。所貴贓吏稍知警懼。

《論放欠》
前人
[编辑]

「臣伏睹《明堂赦書》,應今日以前天下欠負官物,并於 干繫保人名下催納,無非侵欺盜用。或雖是侵盜,見 今本家并干繫保人內委無抵當者,並令本屬及轉 運司保明聞奏。其累經官吏保明,三司未與除放者, 限赦到一月內,令本處先具自來保明度數,申本路 轉運司疾速保明,繳連聞奏,當議並與除放。此誠陛」 下優卹元元如是之至也。然臣歷觀前後赦文,凡所 恩貸,無不周悉,而有司往住廢格,不即遵行。臣竊聞 真宗咸平年中,親御便殿,放三司所引諸色違欠,凡 四千一百六人,計物八萬三千數。蓋先帝以恩詔每 宥通責,有司必究問本末,或縲繫追逮,益為煩擾,故 命以籍引對而面釋之。大哉先帝憂「民軫物之心,惟 恐不及。伏望陛下特降指揮,委三司將應係諸色逋 欠人各具因依,一一類聚,備錄申奏,並令引見,詳酌 除放。如此,則恩出於上,弊絕於下矣。」

《賀熙寧十年南郊禮畢大赦表》
曾鞏
[编辑]

「人之所歸者莫如德,天之所享者在於誠。其惟聖王, 克有全美。」伏惟皇帝陛下聰明稽古,承繼祖宗,慈惠 愛人,撫臨邦國。有遍覆并容之大度,有防微慎獨之 小心。不從遊畋,不近聲色,無紛華盛麗之好,無便僻 側媚之私。歲時吉蠲,以承七廟;左右順適,以奉兩宮。

其功施於人,效見於事,則宅仁由義,縉紳之徒成材
考證.svg
於學校。超距蹋踘熊羆之旅,養勇於營屯;甌窶污邪

之收,充於倉廩;關石和鈞之利,阜於市廛;家有豫樂 之聲,人無愁怨之色。協氣所召,休應自殊;「鉤陳太微, 星緯咸若;崑崙渤澥,濤波不驚。近則金石之音,鳥獸 欣躍;遠則干羽之舞,蠻夷駿奔。象齒旅於闕庭,龍媒 納於閑廄。」是謂「六府三事,皆可以歌」,四海九州,罔不 率俾。蓋巍巍而特起,非瑣瑣之能闚。前世議太山之 封,謀梁甫之禪者,度崇比大,疇克登茲。陛下抑而不 圖,謙以自牧,以謂先后創業垂統,其功莫得而名;上 帝隤祉發祥,其德無可以稱。思所以報,一本於心。故 寅畏嚴恭,積之有素;而齊明薰祓,進而益虔。在於物 者不取其煩,盡諸己「者,必求其實。」是以蕭光之烈,奏 於宗祊;柴燎之蒸,焜於郊兆。幽隱昭答,神靈顧懷。無 疆惟休,方寖昌於萬世;不敢專享,故敷錫於群元。稽 參典彝,定著赦令,弛張從理,同異稱情。蠲罪眚而棄 瑕疵,錄勞能而縱逋負。顯晦咸暨,洪纖不遺。萬國之 歡,既交於沖漠;一人之慶,遂及於跂蠕。孚於上下之 間,極乎帝王之盛。臣被學最舊,蒙恩寖深。莫侍甘泉 之祠,獨嘆《周南》之滯。第從臣之嘉頒,末效薄材。望屬 車之清塵,但馳遠思。

《賀赦表》
王安石
[编辑]

「精意上昭,神靈底豫。茂恩旁暢,夷夏接和。臣聞道以 饗帝為難,禮以配天為至。有秩斯祜,唯四表之歡心; 胡臭亶時,匪九州之美味。自古在昔,若聖與仁,厥遭 昌辰,乃睹熙事。恭惟皇帝陛下邁種三德,敷奏九功。 率籲奉璋之眾髦,肇稱奠璧之新禮。廟籩致孝,郊血 告幽。誠既格於穹旻,福遂均於品庶。振憂矜寡,原宥」 眚烖。第五玉以褒封,善人是富;發三錢而慶賜,賤者 不虛。天其居歆,人以呼舞。臣夙叨寵獎,親值休成。雖 無預於駿奔,實不勝於竊抃。

赦宥部藝文二[编辑]

《和張監觀赦》
唐·張說
[编辑]

日御臨雙闕,天街儼百神。《雷舒》作解氣,歲復建寅春。 喜候開星驛,歡聲發市人。金環能作賦,來入管絃新。

《答甯處州報赦》
沈佺期
[编辑]

書報天中赦,人從海上聞。九泉開白日,六翮起青雲。 命偶恩先貸,情孤枉未分。自憐涇渭別,誰與奏明君。

《則天門觀赦》
前人
[编辑]

聖人宥天下,幽鑰動圜狴。六甲迎黃氣,三元降紫泥。 籠僮上西鼓,振迅廣陽雞。歌舞將金帛,汪洋被遠黎。

《聞赦有作》
宋·張舜民
[编辑]

「擊鼓填街道,傳聲過水濱。國嚴三歲禮,恩洗萬家春。 舟楫親南斗,衣冠拱北辰。嶺南并嶺北,多少望歸人。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