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禮儀典/第34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經濟彙編 禮儀典 第三百四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三百四十六卷
經濟彙編 禮儀典 第三百四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禮儀典

 第三百四十六卷目錄

 襪部彙考

  釋名釋衣服

  說文

  中華古今注

  事物原始襪 女襪

  本草綱目氈屜

 襪部藝文一

  襪銘           漢崔駰

  冬至獻襪頌        魏曹植

 襪部藝文二

  馬嵬行         唐劉禹錫

  詠襪            杜牧

  襪            李商隱

  題楊妃襪        元楊維楨

  襪            鄭允端閨秀

 襪部選句

 襪部紀事

 襪部雜錄

 履部彙考

  詩經豳風狼跋 小雅車攻

  禮記內則 少儀

  周禮天官

  儀禮士冠禮

  方言履部雜釋

  釋名釋衣服

  古今注舄 履 不借

  南方草木狀抱香履

  隋書禮儀志

  劉馮事始解脫履

  中華古今注鞋子 靸鞋 麻鞋

  輟耕錄屨舄履考

  本草綱目麻鞋 草鞋

  楊慎外集履考

 履部總論

  中說周公篇

禮儀典第三百四十六卷

襪部彙考[编辑]

《釋名》
[编辑]

《釋衣服》
[编辑]

襪末也。在腳末也。

《說文》
[编辑]

《襪》
[编辑]

襪,足衣也。

《中華古今注》
[编辑]

《襪》
[编辑]

三代及周,著角襪,以帶繫於踝。至魏文帝吳妃,乃改 樣以羅為之,後加以綵繡畫,至今不易。至隋煬帝宮 人,織成五色立鳳朱錦襪靿。

《事物原始》
[编辑]

《襪》
[编辑]

《實錄》曰:「三代時已有之,謂之角襪,前後兩相承,中心 繫之以帶。至魏文帝吳妃,乃始裁縫,以綾羅為之,即 今襪也。」《炙轂子》曰:「足衣也。文王伐崇而襪繫帶,已見 於商時。」

《女襪》
[编辑]

《炙轂子》曰:三代謂之角襪,今名膝褲。曹子建《洛神賦》 曰:「凌波微步,羅襪生塵。」楊貴妃錦袎襪。杜牧詩云:「鈿 尺裁量減四分,纖纖玉筍裹輕雲。五陵年少欺他醉, 笑把花前出畫裙。」今婦人有不著女襪者,李白詩云: 「屐上足如霜,不著鴉頭襪。」唐時亦然。

《本草綱目》
[编辑]

《氈屜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凡履中薦襪下氈皆曰屜,可以代替也。」

《主治》
[编辑]

《孫思邈》曰:「瘰𤻤燒灰五匕,酒一升和,平旦向日服,取 吐良。」

《附方》
[编辑]

痔瘡初起,痒痛不止,用氈襪烘熱熨之,冷又易。集元方 一切心痛:氈襪後跟一對,燒灰酒服。男用女。女用男。 壽域方

斷酒不飲:以酒浸氈屜一宿,平旦飲,得吐即止也{{Annotation|。《千金方》。}}

襪部藝文一[编辑]

《襪銘》
漢·崔駰
[编辑]

機衡建子,萬物含滋。《黃鍾》育化,以養元基。長履景福, 至於億年。皇靈既祐,祉祿來臻。本支萬世,子子孫孫。

《冬至獻襪頌》
魏·曹植
[编辑]

「玉趾既御,履和蹈貞。」行與祿邁,動以祥并。南闚北戶, 西巡王城。翱翔萬域,聖體浮輕。

襪部藝文二[编辑]

《馬嵬行》
唐·劉禹錫
[编辑]

「不見巖畔人。空見凌波襪。」郵童愛蹤跡。私手解鞶結。 傳看千萬眼,縷絕香不歇。

《詠襪》
杜牧
[编辑]

鈿尺裁量減四分,纖纖玉筍裹輕雲。五陵年少欺他 醉,笑把花前出畫裙。

《襪》
李商隱
[编辑]

嘗聞宓妃襪,渡水欲生塵。好借嫦娥著,清秋蹈月輪。

《題楊妃襪》
元·楊維楨
[编辑]

天寶年來窄袎留,幾隨錦被暖香篝。月生簾影初弦 夜,水浸蓮花一瓣秋。塵玷翠盤思亂滾,香粘金鐙憶 微兜。懸知賜浴華清日,花底䙀兒碧眼偷。

《襪》
鄭允端閨秀
[编辑]

輕輕小襪製香羅,三寸量來不較多。斜縷細勻裁製 好,鴉頭休詫「馬嵬坡。」

襪部選句[编辑]

漢張衡《南都賦》:「翛袖繚繞而滿庭,羅襪躡蹀而容與。」 魏曹植《洛神賦》,「凌波微步,羅襪生塵。」

唐杜甫詩:「羅襪紅蕖豔。」吾獨何為在泥滓,青鞋布 襪從此始。

陳子昂詩:「綠水不污衣,香塵動羅襪。」

《李白詩》:「盈盈漢水若可越,可惜凌波步羅襪。」履上 足生霜,不著鴉頭襪。

宋蘇軾詩:「已辦布襪青行纏。」

金宋九嘉詩:「不巾不襪柳陰行,朝醉南村暮北莊。」 元元好問詩:「羅襪盈盈見微步。」

《丁鶴年》詩:「羅襪生塵水不波。」

《無名氏》詩:「拾翠不知羅襪潤,踏花猶隔繡鞋香。」

襪部紀事[编辑]

《韓子》:文王伐崇,至鳳凰之墟而襪繫解,因自結之。太 公望曰:「何為也?」王曰:「上君與處皆其師,中皆其友,下 盡其使也。今皆先君之臣,故無可使也。」

《帝王世紀》:武王伐紂,行至商山,襪繫解,五人在前,莫 肯繫,皆曰:「臣所以事君,非為繫襪。」

《左傳》:哀公二十五年:夏五月庚辰,衛侯出奔宋。衛侯 為靈臺於藉圃,與諸大夫飲酒焉。褚師聲子襪而登 席。公怒,辭曰:「臣有疾,異於人,若見之,君將㱿之,是以 不敢。」公愈怒,大夫辭之不可。褚師出,公戟其手曰:「必 斷而足。」

《漢書張釋之傳》:「釋之為廷尉,有王生者,善為黃老言, 處士嘗召居廷中,公卿盡會,立。王生老人,曰:『吾襪解』」, 顧謂釋之:「『『為我結襪』。釋之跪而結之,既已,人或讓王 生:獨奈何廷辱張廷尉如此』?王生曰:『吾老且賤,自度 終亡益於張廷尉,廷尉方天下名臣,吾故聊使結襪, 欲以重之』。諸公聞之,賢王生而益重釋之。」

《哀帝本紀》:元延四年入朝。時成帝少弟中山孝王亦 來朝,獨從傅。他日問中山王「獨從傅,在何法?」令不能 對。令誦《尚書》,又廢。及賜食於前,後飽起,下襪繫解。成 帝由此以為不能,而賢定陶王。

《後漢書列女傳》:「董祀妻名琰,字文姬。祀為屯田都尉, 犯法當死,文姬詣曹操請之,音辭清辨,旨甚酸哀。操 乃原祀罪。時且寒,賜以頭巾履襪。」

《會稽典錄》:「賀劭為人美容止,與人交久益敬之。在官 府,左右莫見其洗沐,坐常著襪,希見其足。」

《晉惠帝起居注》:「愍懷太子賜典兵中郎將複紵襪一緉。」

《致虛閣雜俎》:太真著鴛鴦並頭蓮錦褲襪,上戲曰:「貴 妃褲襪上,乃真鴛鴦蓮花也。」太真問何得有此稱,上 笑曰:「不然,其間安得有此白藕乎?」貴妃由是名褲襪 為藕覆,註云:「褲襪」,今俗稱膝褲。

《太真外傳》:「妃子死之日,馬嵬村嫗得錦袎襪一隻,每 過客求一翫,得百錢,前後獲無數。」

《嘉話錄》:元載於萬年縣佛堂子中謁主官,乞一快死。 主者曰:「相公今日受些子污泥,不怪也。」乃脫穢襪塞 其口而終。

《酉陽雜俎》:處士元固言,貞元初,嘗與道侶遊華山谷 中,見一人服襪履甚新,斷處如膝頭,初無痕跡。 《唐書·崔彥昭傳》:彥昭與王凝外昆弟也。凝大中初先 顯,而彥昭未仕,嘗見凝,凝倨不冠帶,嫚言曰:「不若從 明經舉。」彥昭為憾。至是凝為兵部侍郎,母聞彥昭相, 敕婢多製屨襪,曰:「王氏妹必與子皆逐,吾將共行。」彥 昭聞之,泣且拜,不敢為怨。

《東觀奏記》:「高品吳居中,承恩澤甚厚,訪術者,欲固其 事,術者令書上尊號於襪。有告者,上召至視之,信然, 居中棄市。」

《唐國史補》:「韋陟有疾,房太尉使子弟問之,延入臥內, 行步悉藉茵毯,房氏子弟襪而後登,侍婢皆笑。舉朝 以韋氏貴盛,房氏清儉,俱為美談。」

《五代史李仁矩傳》:仁矩少事明宗為客將,明宗即位, 以為客省使、左衛大將軍。恃恩驕恣,見藩臣不以禮。 東川節度使董璋置酒召仁矩,仁矩辭醉不往,於傳 舍與娼妓飲。璋怒,率衙兵露刃之傳舍。仁矩惶恐,不 襪而靴,走庭中。璋責之曰:「爾以西川能斬李嚴,謂我 獨不能斬爾邪?」顧左右牽出斬之。仁矩涕泣拜伏謝 罪乃止。

《北夢瑣言》:偽蜀吏部尚書韓昭,多能而皆不精。朝士 李台瑕曰:「韓八座事業如拆襪線,無一條長。」

《清異錄》:「去習者雲:『行至峨眉山,而隱蓄三隻襪,常用 二補一,歲久,裂帛交雜,望之茸茸焉,呼為獅子襪』。」 《宋史文同傳》:「同善畫竹,初不自貴重,四方之人持縑 素請者,足相躡于門。同厭之,投縑于地,罵曰:『吾將以 為襪』。」好事者傳之,以為口實。

《揮麈後錄》:靖康元年正月戊辰,金兵犯濬州,徽考微 服出通津門,御小舟,將次雍丘,阻淺不得進。夜出堤 上,御駿騾,望雎陽而奔。聞雞啼,濱河有小市,民皆酣 寢,獨一老姥家張燈,竹扉半掩,上排戶而入,嫗問上 姓氏,曰:「姓趙,居東京,已致仕,舉長子自代。」衛士皆笑, 上徐顧,衛士亦笑。嫗進酒,上起受嫗酒,復轉爵與衛 士。嫗延上至臥內擁爐,又爇薪與上,釋襪烘趾。久之, 上語衛士,令記嫗地名。及龍舟還京,嫗沒久矣,迺以 白金賜其諸孫。

襪部雜錄[编辑]

《文子》「均為縞也,或為冠則戴之,或為襪則履之。」 《夢書》「履襪為子」,屬體末也。若夢得履襪者,必有子息。 履者為男子,襪者為女也。

《班固與竇憲牋》,「將軍憐固,乃賜以玉躬所著瑇瑁襪 一具。」

皇甫規《與馬融書》:「謹遣掾吏許尚,奉絮被一雙、襪一 緉,以通微意。」

《清異錄》:「唐制,立冬日進千重襪。其法用羅帛十餘層, 錦夾絡之。」

《聞見後錄》:鳳翔府園有枯槐一株,故老云:「昭宗扶此 樹,令朱全忠結襪。」故今謂手托槐云。

《輟耕錄》:「李後主令窅娘以帛繞腳,素襪舞雲中,回旋 有凌雲之態。」

辟寒。憲聖時收楊花,為冬日鞋襪氈褥之用。

《升庵辭品》:高文惠妻與夫書曰:「『今奉織成襪一量,願 著之,動與福并。量當作兩,詩葛屨五兩』是也。」

《日知錄》:古人之襪,大抵以皮為之。《春秋左氏傳注》曰: 「古者臣見君解襪,既解襪,則露其邪幅,而人得見之。」 《采菽》之詩,所以為詠。今之村民往往行縢而不襪者, 古人之遺制也。吳賀邵為人美容止,坐常著襪,希見

其足。則漢魏之世不襪而見足者多矣
考證.svg

履部彙考[编辑]

《詩經》。

《豳風狼跋》
[编辑]

赤舄几几?

朱注「赤舄」,冕服之舄也。几几,安重貌。大全鄭氏曰:「舄有三等,赤舄為上。冕服之舄,《詩》云:『王錫韓侯,元袞赤舄』」,則諸侯與王同。複下曰舄,襌下曰屨。廬陵李氏曰:「天子諸侯冕服用舄,他服用屨。」

《小雅車攻》
[编辑]

「赤芾金舄」,會同有繹。

「諸侯赤芾金舄。」舄,達屨也。《金舄》,黃朱色也。「達屨」,言是屨之最上達者也。此舄也而曰屨屨通名,以舄是祭服,尊卑異之耳。故《屨人》兼掌屨舄,是屨為通名也。

《禮記》
[编辑]

《內則》
[编辑]

子事父母,偪屨著綦。

陳注偪即《詩》所謂「邪幅」也。偪束其脛,自足至膝,故謂之偪也。綦,屨頭之飾,即絇也。朱子曰:「綦鞋口帶也。」古人皆旋繫,今人只從簡易,綴之於上,如假帶然。

《少儀》
[编辑]

國家靡敝,則車不雕幾,甲不組縢,食器不刻鏤,君子 不履絲屨。

《周禮》
[编辑]

《天官》
[编辑]

《屨人》,「下士二人;府一人,史一人,工八人,徒四人。」

鄭鍔曰:「有舄、有屨,名官特曰屨人者,舄止於朝覲祭祀時服之,而屨則無時不用也。」

掌王及后之服屨,為赤舄、黑舄。

鄭鍔曰:「服不同則屨不同,屨各隨其服,故曰服屨。王之舄三,赤為上。赤者盛陽之色,表陽明之義。后之舄三,以元為上。元者正陰之色,表幽陰之義。王冕服則舄,后褘衣則舄。王赤舄之下有白、黑二舄,后元舄之下有赤、青二舄。此為赤舄、黑舄,特言其尊者耳。」 賈氏曰:「后三翟連衣裳而色各異,故以三等之舄配之。元」 舄配褘。衣則青舄配揄翟,赤舄配闕狄。湯氏曰:「襌下曰屨,複下曰舄。凡舄之內必有屨,屨外又加以舄,故云複也。」 屨之與舄理宜同色,亦猶裳之與屨同色也。周人衣服大概三色:元青黑緇之類為一色,白素之類為一色,纁赤黃之類為一色,此三代所尚。纁赤,周也;白素,殷也;青黑,夏也。纁赤為上,白素為中,青黑為下。故《儀禮》爵弁、纁裳、皮弁、素積、元冠、元端三服相次,等而上之。六曰元冕,五曰絺冕,四曰毳冕。絺麻衣,毳,罽衣也。《詩》曰:「毳衣如璊,麻衣如雪」 ,三色相次,亦可見矣。但周人盛服,不用白素,故舄無白者。自漢明帝時,諸儒誤讀《尚書》,始為山龍華蟲十二章之飾,而冕服始皆元衣纁裳,故鄭康成謂冕服皆赤舄,宜檢《周禮注》先鄭後鄭不同處,仍以《後漢輿服志》參攷之,知漢儒衣服非復周制,康成蓋時學耳。

《赤繶黃繶青》句。句音劬

鄭鍔曰:「縫中之紃謂之繶,屨頭之拘謂之絇。赤繶者,王之黑舄之飾,黃繶者,后之元舄之飾,青句者,王之白舄之飾。知其然者,舄之飾如繢之次故也。若夫黃屨則白飾,白屨則黑飾,黑屨則青飾,知其然者,屨之飾如繡之次故也。但言此三者,見其他猶有舄,互相攷也。《考工記》言畫繢之事,青與白、赤與黑、元與黃,相」 次也。赤與白、白與黑、黑與青,謂之繡。舄屨之飾,蓋取諸此。余嘗攷之,天子吉事皆舄,上公服冕則舄,周公袞衣,而《詩》云「公孫碩膚,赤舄几几」 是也。諸侯服冕亦舄,《詩》云「王錫韓侯,元袞赤舄」 是也。其他則皆屨而已。先王正一身以治天下,正一家以齊四海。一身之所履,萬民之所取,正一家之所行,四海之所隨,衣裳之制,俱有自然之意義,況舄屨致飾于步趨之際,可無其義乎?故「繶」 之名,則取「致意應物」 之義,「絇」 之名,則取「拘制其身」 之義,皆以為行戒。跬步之間,皆中禮節,則下而臣民,敢不取法哉!

素屨,葛屨。

賈氏曰:「自赤舄以下,夏則用葛為之,冬則用皮為之。在素屨下者,欲見素屨亦用葛與皮也。」 黃氏曰:「『王與后皆有六服,《屨人》六屨,其下又有葛屨』。鄭引《喪禮》『冬皮屨,夏葛屨』,其意謂葛屨獨施于凶服耳。《屨人》末言『四時之祭祀,以宜服之』。鄭氏遂云:『祭祀而有素屨、葛屨,惟大祥時』,恐非。此正明葛屨之所當用。葛屨見于」 經者多,不獨施于凶服。六服、六屨,其言出葛屨,似對后服素紗為當暑之服。《士喪禮》「冬皮屨,夏葛屨」 ,皆有繶純無他義,直以寒暑之宜耳。然則《屨人》所謂「凡四時祭祀以宜服之」 者,亦為寒暑之當變。故大裘祭天,先儒疑施于夏至方

澤。方澤祭地,本不與祭天同,姑未暇論。然服屨而辨冬夏之宜,則大喪恐亦不施于夏祭先王,觀《會通》以行典禮,豈有當暑而服寒者?若言祭,則用赤舄、黑舄、功屨、喪屨、散屨,此隨事之所宜。王氏詳說曰:「鄭氏于追師,其說皆可取。若夫《屨人》」 ,其說鑿矣。且《玉藻》所謂享天子諸侯衣服冠佩等制甚詳,未嘗及舄屨,不過曰「在官不俟屨」 ,又曰「童子不屨絇」 ,又曰「弁行,剡剡,起屨」 ,又曰「退則坐取屨」 而已,鄭氏以《士冠禮》有「黑屨白屨、纁屨」 之文,以意解而廣之。夫士之冠禮,其可為王后與服屨之禮乎?漢儒之禮,其可執以為周公之禮乎?謂王之吉服有九,祭服之六,皆赤舄;韋弁;皮弁則白舄,冠弁則黑舄;謂后之吉服有六,「祭服之三,褘衣則元舄,揄狄則青舄,闕狄則赤舄」 ,何祭服之多而舄之少耶?何后服之少而舄之多耶?謂「后之鞠衣黃屨,展衣白屨、褖衣黑屨」 ,何王之屨絕無,而后之屨有許多耶?況《經》有赤舄、黑舄而已,鄭氏乃有白舄、元舄、青舄焉,《經》有素屨、葛屨、命屨、功屨、散屨而已,鄭氏乃有黃屨、黑屨、白屨焉,《經》有赤繶黃繶而已。鄭氏乃言「繶必有絇純,言絇必有繶純,三者相將焉,又以舄之飾如繢之次,以屨之飾如繡之次。」 不知,又自畔其說。且既曰「複下曰舄,襌下曰屨」 ,今以白屨、黑屨為屨之飾,如繡之次,又以纁屨為舄之飾,如繢之次,是以纁屨而纁舄。又以爵弁為士之祭服,故尊之以為舄,其說愈不可曉。

辨外內命夫命婦之命,屨、功、屨、散、屨。

鄭鍔曰:「命夫、命婦隨其命而有屨,謂之命屨,當辨其命之數,使無越制而亂其序。」 鄭康成曰:「命夫之命屨、纁屨;命婦之命屨,黃屨以下,功屨;次命屨,於孤卿、大夫則白屨、黑屨。九嬪、內子亦然。世婦、命婦以黑屨為功屨,女御、士妻命屨而已。士及士妻謂再命受服者。史氏曰:『功屨以人力為之,若掌裘之功裘是也。散屨』」 不加功飾,所常御及喪屨也。

凡四時之祭祀,以宜服之。

王昭禹曰:「以宜服之者,各隨其時與事之宜而服之。若夏則葛屨,冬則皮屨,此隨時之宜。若吉祭用赤舄、黑舄、功屨,喪祭有素屨、散屨,此隨事之宜。」

《儀禮》
[编辑]

《士冠禮》
[编辑]

屨,夏用葛元端,黑屨,青絇繶純,純博寸。

屨者順裳色,元端黑屨,以元裳為正也。絇之言拘也,以為行戒,狀如刀,衣鼻,在屨頭。繶,縫中紃也。純,緣也。三者皆青。博,廣也。

素積白屨,以魁柎之,緇絇繶純,純博寸。

魁、蜃,蛤柎注也。

爵弁纁屨,黑絇繶純,純博寸。

爵弁屨,以黑為飾。《爵弁》尊其屨,飾以繢次。

冬皮屨可也,不屨繐屨。

繐屨,喪屨也。縷不灰治曰繐。

《方言》
[编辑]

《履部雜釋》
[编辑]

《屝,屨》,麤,履也。徐兗之郊謂之屝,自關而西謂之屨,中 有木者謂之複舄,自關而東複履其庳者謂之《下 襌》者謂之鞮;絲作之者謂之履;麻作之者謂之《不借 麤》者謂之「東北」,朝鮮、洌水之間謂之。《角,南》楚江 沔之間總謂之「麤。」西南梁益之間或謂之。或謂之。 《履》,其通語也。徐土邳圻之間,大麤謂之。《角, 緉》:絞也。關之東西或謂之「緉」,或謂之絞,通語也。

絞謂屨中絞也

纑謂之縝。

謂纑縷也

《釋名》
[编辑]

《釋衣服》
[编辑]

《履》,禮也,飾足所以為禮也。

「複其下曰舄。」舄,腊也。行禮久立,地或泥濕,故複其末, 下使乾腊也。

屨,拘也,所以拘足也。

齊人謂韋屨曰:「屝,屝皮也,以皮作之。不借,言賤易有 宜,各自蓄之,不假借人也。」

《齊人》云:《搏腊》。搏腊猶把作麤貌也。荊州人曰:「麤麻韋 草,皆同名也。」麤,措也,言所以安措足也。

屩,蹻也。出行著之,蹻蹻輕便,因以為名也。

鞋,解也。著時縮其上如履然,解其上則舒解也。 「晚下如舄」,其下晚晚而危。婦人短者,著之可以拜也。 《靸韋》履,深頭者之名也。靸,襲也,以其深襲覆足也。 《仰角》,屐上施履之名也。行不得蹶,當仰履角,舉足乃 行也。

《古今注》
[编辑]

《舄》
[编辑]

舄,以木置履下,乾腊不畏泥濕也。天子赤舄,凡舄色

皆象於裳
考證.svg

《履》
[编辑]

《履》者,屨之不帶者也。

《不借》
[编辑]

不借者,草履也。以其輕賤易得,故人人自有,不假借 於人,故名「不借」也。又漢文帝履不借視朝。

《南方草木狀》
[编辑]

《抱香履》
[编辑]

「抱香履」,抱木生於水松之旁,若寄生然。極柔弱,不勝 刀鋸。乘濕時刳而為履,易如削瓜,既乾而韌,不可理 也。履大而輕,風至則隨飄而動。夏月納之,可禦蒸濕 之氣。出扶南、《大秦》諸國。

《隋書》
[编辑]

《禮儀志》
[编辑]

履舄,案《圖》云:「複下曰舄,禪下曰履,夏葛冬皮。」近代或 以重皮而不加木,失於乾腊之義。取乾腊之理,以 木重底,冕服者色赤,冕衣者色烏,履同。色。諸非侍 臣,皆脫而升殿。凡舄,唯冕服及具服著之。履,則諸服 皆用,唯褶服以靴,取便於事,施於戎服。

《劉馮事始》
[编辑]

《解脫履》
[编辑]

單底曰「履」,重底曰「舄。」永嘉中,為「伏鳩頭鳳頭履。」梁武 帝以絲為之,曰「解脫履。」

《中華古今注》
[编辑]

《鞋子》
[编辑]

自古即皆有,謂之履,絇繶皆畫五色。至漢有伏虎頭, 始以布鞔繶,上脫下,加以錦為飾。至東晉以草木織 成,即有鳳頭之履、聚雲履、五朵履。宋有重臺履。梁有 笏頭履、分捎履、立鳳履,又有五色雲霞履。漢有繡鴛 鴦履,昭帝令冬至日上舅姑。

《靸鞋》
[编辑]

蓋古之履也。秦始皇常靸望仙鞋,衣藂雲短褐,以對 隱逸求神仙。至梁天監年中,武帝解脫靸鞋,以絲為 之,今天子所履也。

《麻鞋》
[编辑]

起自伊尹,以草為之,草屩。周文王以麻為之,名曰「麻 鞋。」至秦,以絲為之,令宮人侍從著之,庶人不可。至東 晉,公主及宮貴,皆絲為之。凡娶婦之家,先下絲麻鞋 一緉,取其和諧之義。

《輟耕錄》
[编辑]

《屨舄履考》
[编辑]

屨舄履,《屨人》註:「襌下曰屨,複下曰舄。」

《說文》無「舄」 字,舄本「鵲」 字,今借為履,舄字也。陸佃云:「舄通為舄,履之舄。古人居欲如燕,行不欲如鵲,故借為舄字,所以為行戒也。」 然借鵲為舄,作思積反者,蓋舄履也。《古今注》以木置屨下,乾腊不畏泥濕,故曰舄。以是知舄屨之下,必再用木矣。

《士喪禮》:「夏葛屨,冬皮屨。」《屨人》註又謂「凡屨,青絇繶純, 素幘,白屨緇絇繶純,《爵弁》纁屨,黑絇繶純」是也。絇,《說 文》:「縕,繩絇也。」《玉藻》注:「屨,頸飾也。」

《韻會》:「狀如刀衣,鼻在屨頭。」 言拘者,取自拘持,使低目,不暇顧視。一曰用繒一寸屈為之,頭著屨頭,以受穿貫。

繶,《屨人》注:「縫中紃也,絛也。純」,《屨人》注:「緣也。」言繶必有 絇繶純矣。凡絇繶純皆一色。又按《屨人》注:舄有三等, 赤舄、白舄、黑舄也。赤舄為上。冕服之舄,《詩》曰:「王錫韓 侯,元袞赤舄。」則諸侯與王同矣。所謂元舄、青舄,王后 祭服之舄也。凡屨之飾,如繡次也。黃屨白飾,白屨黑 飾,黑屨青飾。天子諸侯吉事皆舄,其餘服冕著舄耳。 士爵弁纁屨,黑絇。繶,純尊祭服之屨飾,從繢也。至若 履者,《說文》:足所依也。從尸從文從舟,象履形。毛氏曰: 「舟能載物,履能載人。又草曰屝,麻曰屨。」

凡布皆可謂之麻

皮曰:履。按履無別制。《說文》:「屨,履也。從履,省,婁聲。又鞮 也。」徐曰:「鞮,革履也。」舄,《韻會》:「履也。」《古今注》:以木置履下, 乾腊不畏泥濕,故曰舄。以是知屨、舄、履之異名也。但 有襌下、複下用木之異耳。古人舄屨履,至階必脫,唯 著襪而入。《禮》:戶外有二屨,是脫屨而入者也。漢賜劍 履上殿,是不賜則不敢著履上殿明矣。諫不行,則納 履而去。納,結也。言納履則在外明矣,是脫履而入者 也。王喬入朝,雙舄,化鳧先至,是脫舄而入者也。古者 堂上皆有席,所以著襪為宜,況襪又從韋乎?又按《鄉 飲酒》云:「說屨,揖讓如初。升堂。」疏云:「凡堂上揖,行禮,不 脫屨,坐則脫屨。」理固然也。由是觀之,凡宗廟堂室之 間,行禮亦必不脫屨矣。夫降而脫屨,然後升堂,禮也。 其後賓與主人酬酢之時,皆在兩階之間,又須降而 著屨,復升於階。酬酢之禮畢,又降而脫屨,復升於坐 也。古人禮繁如此,今何略也?

《本草綱目》
[编辑]

《麻鞋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鞋,古作鞋,即履也。古者以草為屨,以帛為 履,周人以麻為鞋。」劉熙《釋名》云:「鞋者解也,縮其上易舒解也。履者禮也,飾足為禮也。靸者襲也,履頭深襲 覆足也。皮底曰屝,屝者皮也。木底曰舄,乾腊不畏濕 也。」入藥當用黃麻、苧麻結者。

《主治》
[编辑]

蘇恭曰:「舊底洗淨,煮汁服,止霍亂吐下不止,及食牛 馬肉毒,腹脹吐痢不止。又解紫石英發毒。」

李時珍曰:「煮汁服,止消渴。」

《附方》
[编辑]

霍亂轉筋:故麻鞋底燒赤,投酒中,煮取汁服。陳藏器本草 瘧疾不止:故麻鞋底去兩頭,燒灰,《井華》水服之。千金方 鼻塞不通:麻鞋燒灰吹之,立通。經驗方

鼻中衄血。鞋燒灰吹之立效。貞元廣利方 《小便遺床》:麻鞋尖頭二七枚,燒灰,歲朝井華水服之 效。近效方

大腸脫肛:炙麻鞋底,頻按入。仍以「故麻鞋底、鱉頭各 一枚,燒研敷之,按入即不出也。」千金方

子死腹中:取本婦鞋底炙熱,熨腹上下二七次,即下。 集元方

胎衣不下:「方同上。」

《夜臥禁魘》凡臥時。以鞋一仰一覆。則無魘及惡夢。起居 雜忌

折傷接骨:市上乞兒破鞋底一隻燒灰,白麪等分,好 醋調成糊敷患處,以絹束之,杉片夾定,須臾痛止,骨 節有聲為效。楊誠經驗方

白駁癜風:麻鞋底燒灰擦之。聖惠

蜈蚣傷:螫麻履底炙熱揩之,即安。祕臺外要

《草鞋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世本》言「黃帝之臣始作屨」,即今草鞋也。劉 熙《釋名》云:「屨者,拘也,所以拘足也。屩者,蹻也,著之蹻 便也。」「《不借》者,賤而易得,不假借人也。」

《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破草鞋和人亂髮燒灰,醋調,傅小兒熱毒 遊腫。」

李時珍曰:「催生治霍亂。」

《附方》
[编辑]

產婦催生:路旁破草鞋一隻,洗淨燒灰,酒服二錢。如 得左足生男,右足生女,覆者兒死,側者有驚,自然之 理也。胎產方

霍亂吐瀉出路在家應急方:用路旁破草鞋,去兩頭 洗三四次,水煎湯一碗,滾服之即愈。事海文山 渾身骨痛:破草鞋燒灰,香油和貼痛處,即止。救急方 行路足腫被石墊傷者,草鞋浸尿缸內半日,以磚一 塊燒紅,置鞋於上,將足踏之,令熱氣入皮裡即消。救急 方

臁瘡潰爛:《海上方詩》云:「左腳草鞋將棒挑,水中洗淨 火中燒,細研為末,加輕粉洗,以鹽湯傅,即消。」

《楊慎外集》
[编辑]

《履考》
[编辑]

古篆舄字,象鵲形,以為履飾也。履象取諸鵲,鵲知太 歲,欲人行履知方也。《周禮》有鞮鞻氏舞四夷之樂,故 以革為履,取其舞蹈之便。至漢世總章伶人服之。唐 世名鸞靴,故妓人從良詩有「便脫鸞靴入鳳幃」之句。 崔豹云:「古履絇繶皆畫五色,秦始皇令宮人靸金泥 飛頭鞋,徐陵詩所謂步步生香薄履也。漢有伏虎頭」 鞋,加以錦飾,曰繡鴛鴦履。東晉以草木織成,有鳳頭 履、聚雲履、五朵履。宋有重臺履。梁有分捎履、立鳳履、 五色雲霞履。隋煬帝令宮人靸瑞鳩頭履,謂之仙飛 履。又伏琛《齊記》曰:青州有一種桃,花盛開時採之,煉 以松脂,遞相纏織成鞋履,寄往都下,人皆不辨為何 物。稽含《南方草木狀》云:「晉太康中,扶南國進抱香履」, 以抱香為之。木輕而堅韌,風至則隨飄而動。

履部總論[编辑]

中說。

《周公篇》
[编辑]

楊素謂子曰:「甚矣,古之為衣冠裳履,何樸而非便也?」 子曰:「『先王法服,不其深乎?為冠所以莊其首也,為履 所以重其足也,衣裳襜如,劍珮鏘如,皆所以防其躁 也,故曰儼然人望而畏之』。以此防民,猶有疾驅於道 者,令捨之,曰不便,是投魚於淵,寘猿於木也。天下庸 得不馳騁而狂乎?引之者非其道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且經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