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奏議卷第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奏議卷第六 歐陽文忠公文集 奏議卷第七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奏議卷第八

奏議卷第七    歐陽文忠公集一百三

 諌院

   論捕賊賞罰劄子慶曆三年

臣伏見方今天下盗賊縱横王倫張海等𠩄過州縣

縣尉廵檢有迎賊飲宴者有獻其器甲者有畏懦走

避者有𬒳其驅役者朝廷於此憂賊之時正患乏人

之際或於廵檢縣尉之内得一捕賊可使之人則必

湏特示旌酬以行激勵苟或未能者猶湏懸賞以待

之何況有而失賞伏見吏部選人區法自出身以来

兩任縣尉𥘉任臨江軍新淦縣三年之内大小賊盗

獲四十餘火内雖小盗數多其如強劫群賊亦不爲

少據於賞格合改京官而有司守纎細之文執尋常

之例謂其𠩄𫉬雖爲全火而不同時因不與理爲勞

績臣料一作天下州縣盗賊之多無如新淦天下縣

尉能捉賊之多亦無如區法又聞法次任吉水縣尉

使其縣民結爲伍保至今吉水一縣全無盗賊民甚

便之法爲縣尉官至卑賤𠩄至之處皆有可稱臣思

朝廷非不欲賞善罰惡以行勸戒而患於有司法弊

拘守常文致抑才能失於旌賞其區法偶與臣相識

因得知之然人𠩄不知抑而不申者何可勝數竊以

盗賊是方今急患縣尉方今切要之人皆朝廷常合

留意之事臣輙有起請事件具畫一如後

 一選人區法捕賊之効甚多但為有司拘守細碎

 之文不理勞績其人已升得職官伏乞追取本

 人歷子别加考驗如實有勞能即乞不拘常格

 特與酬奬以勸後来

 一臣謂天下群盗縱横皆由小盗合聚今但患其

  大而不防其㣲故必欲止盗先從其小能絶小

 盗者廵檢縣尉也然而賞罰之法其弊極多只

  如捕盗去惡但要浄盡豈必湏是一日之内同

 時捕𫉬假如有全火強盗縣尉廵檢以死命𨷖

 敵若於兩日内捉盡已不理為勞績其守文之

 弊如此極多欲乞下銓司重定捕賊賞格施

 

 一臣伏見自天下有盗賊以来議者多陳禦盗之

 䇿皆欲使民結為伍保則姦惡不容今區法於

 吉水縣立伍保之法三年之内劫賊不敢入其

 縣界臣欲乞特降指揮下江南西路體量吉水

 縣自區法創立伍保之法以来如實全無劫賊

 又一作民間以為便利即乞頒行伍保之法於

  天下

右謹具如前取進止

   論光化軍叛兵家口不可赦劄子同前

臣竊見近日盗賊縱横張海等二三百人未能敗滅

光化軍宣毅又二三百人作亂臣謂朝廷致得盗賊

如是者不惟中外無備盖由威令不行昨王倫賊殺

主將自置官稱着黄衣改年號事狀如此乃是反賊

使其不敗為患如何旣敗之後不誅家族凡小人作

事亦湏先計成敗今使其事成則𫉬大利不成則無

大禍有利無害誰不欲反只如淮南一帶官吏與王

倫飲宴率民金帛獻送開門納賊道左參迎苟有國

法豈敢如此而往来取勘一作巳及半年未能斷遣

古者稱罰不踰時𠩄以威激士衆今遲緩如此誰有

懼心遂致張海等官吏依前迎奉順陽縣令李正巳

延賊飲宴宿于縣㕔恣其劫掠皷樂送出城外其人

敢如此者盖為不奉賊則死不奉朝廷則不死𠩄以

畏賊過如畏國法臣恐朝廷威令從此遂弱盗賊𠒋

𫝑從此轉強臣聞刑期無刑殺以止殺寛猛相濟用

各有時伏望陛下勿採迂儒𠩄說婦人女子之仁尚

行小惠以誤大事其宣毅兵士必有家族伏乞盡戮

於光化市中使逺近聞之悚畏以止續起之賊其李

正己仍聞已有臺憲上言亦乞斬於鄧州使京西一

路官吏聞之畏恐知國法尚存不敢奉賊從来只𬒳

迂懦之人因循不斷誤陛下事壞得天下事𫝑巳如

此不可更循舊弊有失威斷惟陛下力行之取進止

  薦李允知光化軍劄子同前

臣近為光化軍遭韓綱酷虐致得兵士作亂曽薦國

子博士李允前知光化軍日軍民畏愛乞却令依舊

知軍不𮐃朝廷施行近聞光化軍兵民官吏列狀奏

乞李允知軍正與臣等𠩄言符合臣等職在諌諍事

無大小只要上益朝廷下叶物議今来𠩄薦李允臣

皆不識其面但採訪得此人實有吏才在光化日甚

有惠政當此軍城一作燒劫之後此人必可撫綏今

朝廷只見臣等薦論未賜深信既是本軍陳乞可以

不疑朝廷前来失選良吏致因韓綱屠虐軍城今又

不能別選良吏撫綏殘破致使軍民自乞一舊知軍

若又不與則臣恐軍民怨怒變亂復生其李允伏乞

依光化軍民𠩄請却令知軍取進止

  論韓綱棄城乞依法劄子同前

臣伏見前知光化軍韓綱近為酷虐兵士致兵士等

作亂攻劫州縣驚動朝廷上貽君父之憂下致生民

之患而又不畏法棄城遁走其罪狀顯著便合誅夷

朝廷慎於用刑尚令勘鞫至今多日未見施行竊以

斷獄之議不過兩端而已有正法則依法無正法則

原情今韓綱𠩄犯法有明文情無可恕謹按律文主

將守城爲賊𠩄攻不固守而棄者斬此韓綱於法當

斬有明文也綱不能撫綏士卒致其叛亂但其棄城

而走情最難容當𥘉亂兵未有器械韓綱手下自有

六十餘人不亂兵士又有官庫器甲既不能盡力禦

捍又不能閉城堅守公然將手下兵士津送全家上

船便棄牌印城池而去致兵之亂起自綱身臨難逃

身而不死國方今盗賊可憂之際若使天下州縣皆

効韓綱見賊便走則在處城池皆爲賊有陛下州縣

誰肯守之此韓綱之情又無可恕也綱之一死理在

不疑一有然字外人但見拖延多日未行斷決皆謂朝廷

好行姑息漸有㤙貸之意又縁綱是大臣家子作如

此大過生如此大患犯如此大刑名若曲法不行即

不知一作今後孤寒有罪者何以行法其韓綱伏望聖慈

出於睿斷早賜依法施行取進止

   論乞賑救飢民劄子慶暦三年

臣伏見近降大雪雖是將来豐熟之兆然即日一作

陜西飢民流亡者衆同華河中尤甚往往道路遺弃

小兒不少只聞朝旨令那移近邊兵馬及於有官米

處出糶此外未聞别行賑救此急在旦夕不可遲回

其遺弃小兒亦乞早降指揮令長吏收䘏仍聞京西

東大雪不止毀折桑柘不少竊慮向去絲蠶稅賦無

𠩄出致貧民起為盗賊亦乞特降指揮體量臣竊見

國史書祖宗朝毎奏一兩州軍小有災傷亦隨多少

賑䘏或蠲免稅租蓋以𠩄放者少不損國用又察民

疾苦㣲細不遺𠩄以國恩流布民不怨嗟不必湏待

災傷廣闊方行賑救也方今人貧下怨之際不厭頻

推㤙惠伏望聖慈特賜矜憫取進止

   論救賑雪後飢民劄子同前

臣風聞京城大雪之後民間飢寒之人甚多至有子

母數口一時凍死者雖豪貴之家往往亦無薪炭則

貧弱之民可知矣盖京師小民例無蓄積只是朝夕

旋營口食一日不營求則頓至乏絶今大雪已及十

日使市井之民十日不營求雖中人亦乏絶矣況小

民哉雪於農民雖為利澤然農畒之利逺及春夏細

民𠩄苦急在目前日夕已来民之凍死者漸多未聞

官司有𠩄賑救欲乞特降聖㫖下開封府或分遣使

臣遍録民間貧凍不能自存者量散口食并各於有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柴炭草處就近支散救其將死之命至於諸營

出軍家口亦冝量加存䘏以示聖息𠩄散不多𠩄利

者衆仍令兩府條件應有軍七在外辛苦及民人支

移稅賦殘零輸送艱辛等處並與擘畫早加存䘏若

使戍兵愁苦道路怨嗟飢凍之尸列于京邑則大雪

之澤其利未見而數事之失𠩄損已多伏乞聖慈特

賜留意取進止

   論澧州瑞木乞不宣示外廷劄子同前

臣近聞澧州進柿木成文有太平之道四字其知州

馮載本是武人不識事體便為祥瑞以媚朝廷臣謂

前世號稱太平者湏是四海晏然萬物得𠩄方今西

羌叛逆未平之患在前北虜驕悖藏伏之禍在後一

患未滅一患巳萌加以西則瀘戎南則湖嶺凡與四

夷連接無一處無事而又内則百姓困弊盗賊縱横

昨京西陜西出兵八九千人捕數百之盗不能一時

剪滅只是僅能潰散然却於别處結集今張海雖死

而逹州軍賊巳却百人又殺使臣其𫝑不小興州又

奏八九十人州縣皇皇何以存濟以臣視之乃是四

海騷然萬物失𠩄實未見太平之象臣聞天道貴信

示人不欺臣不敢逺引他事只以今年内事驗之昨

夏秋之間太白經天累月不滅金木相掩近在端門

考於星占皆是天下大兵將起之象豈有纔出大兵

之象又出太平之道一無道字字一歳之内前後頓殊豈

非星象麗天異不虚出凡一作於戒懼常合脩省而

草木萬𩔖變化無常不可信慿便生懈怠臣又思若

使木文不偽實是天生則亦有深意盖其文止曰太

平之道者其意可推也夫自古帝王致太平皆自有

道得其道則太平失其道則危亂臣視方今但見其

失未見其得也願陛下憂勤萬務舉賢納善常如近

日不生逸豫則三二𡻕間漸期脩理若以前賊張海

等小衰便謂後賊不足憂以近京得雪便謂天下大

豐熟見北虜未来便謂必無事見西賊通使便謂可

罷兵指望太平漸生安逸則此瑞木乃誤事之妖木

耳臣見今年一作頃見太平州曽進芝草者今又進瑞木竊

慮四方相効争造妖妄其𠩄進瑞木伏乞更不宣示

臣寮仍乞速詔天下州軍告以興兵累年四海困弊

方當責已憂勞之際凡有竒禽異獸草木之𩔖並不得

進獻𠩄以彰示聖一作徳感勵臣民取進止

  論美人張氏㤙寵冝加裁損劄子同前

臣近風聞禁中因皇女降生於左藏庫取綾羅八千

疋染院工匠當此大雪苦寒之際敲冰取水染練供

應頗甚艱辛臣伏思陛下恭儉勤勞愛民憂國以此

勞人枉費之事必不肯為然外議相傳皆云見今染

練未絶臣又見近日内降美人張氏親戚恩澤太頻

臣忝為諌官毎聞小有𧇊損聖徳之事湏合力言難

避天譴臣竊見自古帝王𠩄寵嬪御若能謙儉柔善

不求恩澤則可長保君恩或恣意驕奢多求恩澤則

皆速致禍敗臣不敢逺引古事只以今宫禁近事言

之陛下近年𠩄寵尚氏楊氏余氏苗氏之𩔖當其𬒳

寵之時驕奢自恣不早裁損及至滿SKchar今皆何在況

聞張氏本良家子昨自脩媛退為美人中外皆聞以

謂與楊尚等不同故能保寵最乆今一旦宫中取索

頓多恩澤日廣漸為奢侈之事以招外人之言臣不

知陛下欲愛惜保全張氏或欲縱恣而敗之若欲保

全則湏常令謙儉不至驕SKchar臣料八千疋綾羅豈是

一作必非張氏一人獨用不過支散與衆人而巳乃是枉

費財物盡為衆人至於中外譏議則陛下自受以此

而言廣散何益昨正月一日曹氏封縣君至𥘉五日

又封郡君四五日間兩度封拜又聞别有内降應

踈逺親戚盡求㤙澤父母因子而貴可矣然名分亦

不可太過其他踈逺皆可減罷臣謂張氏未入宫之

前踈逺親戚各皆何在今日冨貴何必廣為閑人自

招謗議以累聖徳若陛下只為張氏計亦冝如此況

此事不獨為張氏大凡後宫恩澤太多宫中用度奢

侈皆是𧇊損聖徳之事繫於國體臣合力言伏望聖

慈防㣲杜漸早為裁損取進止

   論乞止絶河北伐民桑柘劄子同前

臣風聞河北京東諸州軍見修防城器具民間配率

甚多澶州濮州地少林木即今澶州之民為無木植

送納盡伐桑柘納官臣謂農桑是生民衣食之源租

調繫國家用度之急不惟絶其根本使民無以為生

至於供出賦租將来何以取足臣伏思兵興以来天

下公私匱乏者殆非夷狄為患全由官吏壊之其誅

剥疲民為國歛怨盖由郡縣之吏不得其人故臣前

後累乞澄汰天下官吏者盖備見其弊如此也今澶

州之民驟罹此苦豈非長吏非才處事乖繆𠩄致兼

聞澶州民桑巳伐及三四十萬株竊慮他郡盡皆効

此伏乞早賜旨揮禁絶其合用材木仍乞下轉運司

令相度漸次那容準備其澶州人户經伐桑者乞差

官檢覆量多少與權免將来絲綿紬絹之稅竊以軍

國𠩄湏出自民力必欲外禦契丹之患常湏優飬河

朔之民若使道路怨嗟人心離叛則内外之患何以

枝梧伏望聖慈特賜留意取進止

   論方田均稅劄子同前

臣竊見近有臣寮上言均天下稅賦已送三司商量

施行臣嘗聞自前諸處亦曽有均稅者多是不知均

一作之術或嚴行刑法或引惹詞訟或姦民欺𨼆

或官吏誅求稅未及均民已大擾臣前任通判滑州

日有秘書丞孫琳與臣同官其人言先差往洺州肥

郷縣與郭咨均稅剏立千歩方田法括定民田並無

欺𨼆亦不行刑罰民又絶無詞訟其時均定稅後逃

户歸業者五百餘家復得稅數不少公私皆利簡當

易行其千歩均田法自有制度二十餘條臣在滑州

時因聞此事遂略行體問隣近州軍大率稅賦失䧟

一半方欲陳述乞行琳等均田之法今来已有臣寮

上言均稅事竊慮未得千歩方田簡當之法其孫琳

見任滑州職官郭咨為崇儀副使在外欲乞召此二

人送三司令一處商量一有取進止字

奏議卷第七


薦李知允光化軍劄子允臣此下少一等字失選一作不能選

論韓綱棄城劄子其棄城一作棄其城在處城在一作到

論乞救賑飢民劄子京西東一作京東京西免稅租一作免租稅

論澧州瑞木劄子未来一字一作不舉兵

論美人張氏恩寵劄子以此勞人以一作似

論方田均稅劄子郭咨一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