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文忠公文集 (四部丛刊本)/奏议卷第七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奏议卷第六 欧阳文忠公文集 奏议卷第七
宋 欧阳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谱 景上海涵芬楼藏元刊本
奏议卷第八

奏议卷第七    欧阳文忠公集一百三

 諌院

   论捕贼赏罚札子庆历三年

臣伏见方今天下盗贼纵横王伦张海等𠩄过州县

县尉巡检有迎贼饮宴者有献其器甲者有畏懦走

避者有𬒳其驱役者朝廷于此忧贼之时正患乏人

之际或于巡检县尉之内得一捕贼可使之人则必

湏特示旌酬以行激励苟或未能者犹湏悬赏以待

之何况有而失赏伏见吏部选人区法自出身以来

两任县尉𥘉任临江军新淦县三年之内大小贼盗

获四十馀火内虽小盗数多其如强劫群贼亦不为

少据于赏格合改京官而有司守纎细之文执寻常

之例谓其𠩄𫉬虽为全火而不同时因不与理为劳

绩臣料一作天下州县盗贼之多无如新淦天下县

尉能捉贼之多亦无如区法又闻法次任吉水县尉

使其县民结为伍保至今吉水一县全无盗贼民甚

便之法为县尉官至卑贱𠩄至之处皆有可称臣思

朝廷非不欲赏善罚恶以行劝戒而患于有司法弊

拘守常文致抑才能失于旌赏其区法偶与臣相识

因得知之然人𠩄不知抑而不申者何可胜数窃以

盗贼是方今急患县尉方今切要之人皆朝廷常合

留意之事臣辄有起请事件具画一如后

 一选人区法捕贼之效甚多但为有司拘守细碎

 之文不理劳绩其人已升得职官伏乞追取本

 人历子别加考验如实有劳能即乞不拘常格

 特与酬奖以劝后来

 一臣谓天下群盗纵横皆由小盗合聚今但患其

  大而不防其㣲故必欲止盗先从其小能绝小

 盗者巡检县尉也然而赏罚之法其弊极多只

  如捕盗去恶但要净尽岂必湏是一日之内同

 时捕𫉬假如有全火强盗县尉巡检以死命𨷖

 敌若于两日内捉尽已不理为劳绩其守文之

 弊如此极多欲乞下铨司重定捕贼赏格施

 

 一臣伏见自天下有盗贼以来议者多陈御盗之

 䇿皆欲使民结为伍保则奸恶不容今区法于

 吉水县立伍保之法三年之内劫贼不敢入其

 县界臣欲乞特降指挥下江南西路体量吉水

 县自区法创立伍保之法以来如实全无劫贼

 又一作民间以为便利即乞颁行伍保之法于

  天下

右谨具如前取进止

   论光化军叛兵家口不可赦札子同前

臣窃见近日盗贼纵横张海等二三百人未能败灭

光化军宣毅又二三百人作乱臣谓朝廷致得盗贼

如是者不惟中外无备盖由威令不行昨王伦贼杀

主将自置官称着黄衣改年号事状如此乃是反贼

使其不败为患如何既败之后不诛家族凡小人作

事亦湏先计成败今使其事成则𫉬大利不成则无

大祸有利无害谁不欲反只如淮南一带官吏与王

伦饮宴率民金帛献送开门纳贼道左参迎苟有国

法岂敢如此而往来取勘一作巳及半年未能断遣

古者称罚不逾时𠩄以威激士众今迟缓如此谁有

惧心遂致张海等官吏依前迎奉顺阳县令李正巳

延贼饮宴宿于县㕔恣其劫掠鼓乐送出城外其人

敢如此者盖为不奉贼则死不奉朝廷则不死𠩄以

畏贼过如畏国法臣恐朝廷威令从此遂弱盗贼𠒋

𫝑从此转强臣闻刑期无刑杀以止杀寛猛相济用

各有时伏望陛下勿采迂儒𠩄说妇人女子之仁尚

行小惠以误大事其宣毅兵士必有家族伏乞尽戮

于光化市中使逺近闻之悚畏以止续起之贼其李

正己仍闻已有台宪上言亦乞斩于邓州使京西一

路官吏闻之畏恐知国法尚存不敢奉贼从来只𬒳

迂懦之人因循不断误陛下事坏得天下事𫝑巳如

此不可更循旧弊有失威断惟陛下力行之取进止

  荐李允知光化军札子同前

臣近为光化军遭韩纲酷虐致得兵士作乱曽荐国

子博士李允前知光化军日军民畏爱乞却令依旧

知军不𮐃朝廷施行近闻光化军兵民官吏列状奏

乞李允知军正与臣等𠩄言符合臣等职在諌诤事

无大小只要上益朝廷下叶物议今来𠩄荐李允臣

皆不识其面但采访得此人实有吏才在光化日甚

有惠政当此军城一作烧劫之后此人必可抚绥今

朝廷只见臣等荐论未赐深信既是本军陈乞可以

不疑朝廷前来失选良吏致因韩纲屠虐军城今又

不能别选良吏抚绥残破致使军民自乞一旧知军

若又不与则臣恐军民怨怒变乱复生其李允伏乞

依光化军民𠩄请却令知军取进止

  论韩纲弃城乞依法札子同前

臣伏见前知光化军韩纲近为酷虐兵士致兵士等

作乱攻劫州县惊动朝廷上贻君父之忧下致生民

之患而又不畏法弃城遁走其罪状显著便合诛夷

朝廷慎于用刑尚令勘鞫至今多日未见施行窃以

断狱之议不过两端而已有正法则依法无正法则

原情今韩纲𠩄犯法有明文情无可恕谨按律文主

将守城为贼𠩄攻不固守而弃者斩此韩纲于法当

斩有明文也纲不能抚绥士卒致其叛乱但其弃城

而走情最难容当𥘉乱兵未有器械韩纲手下自有

六十馀人不乱兵士又有官库器甲既不能尽力御

捍又不能闭城坚守公然将手下兵士津送全家上

船便弃牌印城池而去致兵之乱起自纲身临难逃

身而不死国方今盗贼可忧之际若使天下州县皆

效韩纲见贼便走则在处城池皆为贼有陛下州县

谁肯守之此韩纲之情又无可恕也纲之一死理在

不疑一有然字外人但见拖延多日未行断决皆谓朝廷

好行姑息渐有恩贷之意又縁纲是大臣家子作如

此大过生如此大患犯如此大刑名若曲法不行即

不知一作今后孤寒有罪者何以行法其韩纲伏望圣慈

出于睿断早赐依法施行取进止

   论乞赈救饥民札子庆暦三年

臣伏见近降大雪虽是将来丰熟之兆然即日一作

陕西饥民流亡者众同华河中尤甚往往道路遗弃

小儿不少只闻朝旨令那移近边兵马及于有官米

处出粜此外未闻别行赈救此急在旦夕不可迟回

其遗弃小儿亦乞早降指挥令长吏收恤仍闻京西

东大雪不止毁折桑柘不少窃虑向去丝蚕税赋无

𠩄出致贫民起为盗贼亦乞特降指挥体量臣窃见

国史书祖宗朝毎奏一两州军小有灾伤亦随多少

赈恤或蠲免税租盖以𠩄放者少不损国用又察民

疾苦㣲细不遗𠩄以国恩流布民不怨嗟不必湏待

灾伤广阔方行赈救也方今人贫下怨之际不厌频

推恩惠伏望圣慈特赐矜悯取进止

   论救赈雪后饥民札子同前

臣风闻京城大雪之后民间饥寒之人甚多至有子

母数口一时冻死者虽豪贵之家往往亦无薪炭则

贫弱之民可知矣盖京师小民例无蓄积只是朝夕

旋营口食一日不营求则顿至乏绝今大雪已及十

日使市井之民十日不营求虽中人亦乏绝矣况小

民哉雪于农民虽为利泽然农畒之利逺及春夏细

民𠩄苦急在目前日夕已来民之冻死者渐多未闻

官司有𠩄赈救欲乞特降圣㫖下开封府或分遣使

臣遍录民间贫冻不能自存者量散口食并各于有

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柴炭草处就近支散救其将死之命至于诸营

出军家口亦冝量加存恤以示圣息𠩄散不多𠩄利

者众仍令两府条件应有军七在外辛苦及民人支

移税赋残零输送艰辛等处并与擘画早加存恤若

使戍兵愁苦道路怨嗟饥冻之尸列于京邑则大雪

之泽其利未见而数事之失𠩄损已多伏乞圣慈特

赐留意取进止

   论澧州瑞木乞不宣示外廷札子同前

臣近闻澧州进柿木成文有太平之道四字其知州

冯载本是武人不识事体便为祥瑞以媚朝廷臣谓

前世号称太平者湏是四海晏然万物得𠩄方今西

羌叛逆未平之患在前北虏骄悖藏伏之祸在后一

患未灭一患巳萌加以西则泸戎南则湖岭凡与四

夷连接无一处无事而又内则百姓困弊盗贼纵横

昨京西陕西出兵八九千人捕数百之盗不能一时

剪灭只是仅能溃散然却于别处结集今张海虽死

而逹州军贼巳却百人又杀使臣其𫝑不小兴州又

奏八九十人州县皇皇何以存济以臣视之乃是四

海骚然万物失𠩄实未见太平之象臣闻天道贵信

示人不欺臣不敢逺引他事只以今年内事验之昨

夏秋之间太白经天累月不灭金木相掩近在端门

考于星占皆是天下大兵将起之象岂有才出大兵

之象又出太平之道一无道字字一歳之内前后顿殊岂

非星象丽天异不虚出凡一作于戒惧常合脩省而

草木万𩔖变化无常不可信慿便生懈怠臣又思若

使木文不伪实是天生则亦有深意盖其文止曰太

平之道者其意可推也夫自古帝王致太平皆自有

道得其道则太平失其道则危乱臣视方今但见其

失未见其得也愿陛下忧勤万务举贤纳善常如近

日不生逸豫则三二岁间渐期脩理若以前贼张海

等小衰便谓后贼不足忧以近京得雪便谓天下大

丰熟见北虏未来便谓必无事见西贼通使便谓可

罢兵指望太平渐生安逸则此瑞木乃误事之妖木

耳臣见今年一作顷见太平州曽进芝草者今又进瑞木窃

虑四方相效争造妖妄其𠩄进瑞木伏乞更不宣示

臣寮仍乞速诏天下州军告以兴兵累年四海困弊

方当责已忧劳之际凡有奇禽异兽草木之𩔖并不得

进献𠩄以彰示圣一作徳感励臣民取进止

  论美人张氏恩宠冝加裁损札子同前

臣近风闻禁中因皇女降生于左藏库取绫罗八千

疋染院工匠当此大雪苦寒之际敲冰取水染练供

应颇甚艰辛臣伏思陛下恭俭勤劳爱民忧国以此

劳人枉费之事必不肯为然外议相传皆云见今染

练未绝臣又见近日内降美人张氏亲戚恩泽太频

臣忝为諌官毎闻小有𧇊损圣徳之事湏合力言难

避天谴臣窃见自古帝王𠩄宠嫔御若能谦俭柔善

不求恩泽则可长保君恩或恣意骄奢多求恩泽则

皆速致祸败臣不敢逺引古事只以今宫禁近事言

之陛下近年𠩄宠尚氏杨氏余氏苗氏之𩔖当其𬒳

宠之时骄奢自恣不早裁损及至满⿱⿵乃𰀁皿 -- 盈今皆何在况

闻张氏本良家子昨自脩媛退为美人中外皆闻以

谓与杨尚等不同故能保宠最乆今一旦宫中取索

顿多恩泽日广渐为奢侈之事以招外人之言臣不

知陛下欲爱惜保全张氏或欲纵恣而败之若欲保

全则湏常令谦俭不至骄⿱⿵乃𰀁皿 -- 盈臣料八千疋绫罗岂是

一作必非张氏一人独用不过支散与众人而巳乃是枉

费财物尽为众人至于中外讥议则陛下自受以此

而言广散何益昨正月一日曹氏封县君至𥘉五日

又封郡君四五日间两度封拜又闻别有内降应

踈逺亲戚尽求恩泽父母因子而贵可矣然名分亦

不可太过其他踈逺皆可减罢臣谓张氏未入宫之

前踈逺亲戚各皆何在今日冨贵何必广为闲人自

招谤议以累圣徳若陛下只为张氏计亦冝如此况

此事不独为张氏大凡后宫恩泽太多宫中用度奢

侈皆是𧇊损圣徳之事系于国体臣合力言伏望圣

慈防㣲杜渐早为裁损取进止

   论乞止绝河北伐民桑柘札子同前

臣风闻河北京东诸州军见修防城器具民间配率

甚多澶州濮州地少林木即今澶州之民为无木植

送纳尽伐桑柘纳官臣谓农桑是生民衣食之源租

调系国家用度之急不惟绝其根本使民无以为生

至于供出赋租将来何以取足臣伏思兵兴以来天

下公私匮乏者殆非夷狄为患全由官吏壊之其诛

剥疲民为国敛怨盖由郡县之吏不得其人故臣前

后累乞澄汰天下官吏者盖备见其弊如此也今澶

州之民骤罹此苦岂非长吏非才处事乖缪𠩄致兼

闻澶州民桑巳伐及三四十万株窃虑他郡尽皆效

此伏乞早赐旨挥禁绝其合用材木仍乞下转运司

令相度渐次那容准备其澶州人户经伐桑者乞差

官检覆量多少与权免将来丝绵䌷绢之税窃以军

国𠩄湏出自民力必欲外御契丹之患常湏优飬河

朔之民若使道路怨嗟人心离叛则内外之患何以

枝梧伏望圣慈特赐留意取进止

   论方田均税札子同前

臣窃见近有臣寮上言均天下税赋已送三司商量

施行臣尝闻自前诸处亦曽有均税者多是不知均

一作之术或严行刑法或引惹词讼或奸民欺𨼆

或官吏诛求税未及均民已大扰臣前任通判滑州

日有秘书丞孙琳与臣同官其人言先差往洺州肥

郷县与郭咨均税创立千歩方田法括定民田并无

欺𨼆亦不行刑罚民又绝无词讼其时均定税后逃

户归业者五百馀家复得税数不少公私皆利简当

易行其千歩均田法自有制度二十馀条臣在滑州

时因闻此事遂略行体问邻近州军大率税赋失䧟

一半方欲陈述乞行琳等均田之法今来已有臣寮

上言均税事窃虑未得千歩方田简当之法其孙琳

见任滑州职官郭咨为崇仪副使在外欲乞召此二

人送三司令一处商量一有取进止字

奏议卷第七


荐李知允光化军札子允臣此下少一等字失选一作不能选

论韩纲弃城札子其弃城一作弃其城在处城在一作到

论乞救赈饥民札子京西东一作京东京西免税租一作免租税

论澧州瑞木札子未来一字一作不举兵

论美人张氏恩宠札子以此劳人以一作似

论方田均税札子郭咨一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