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奏議卷第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奏議卷第五 歐陽文忠公文集 奏議卷第六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奏議卷第七

奏議卷第六    歐陽文忠公集一百二

  諌院

   論乞令宣撫使韓𤦺等經略陜西劄子慶曆三年

臣𥨸聞已降中書劄子抽回韓𤦺田況等歸闕昨来

𤦺等奉命廵邊本為西賊議和未决防其攻冦要為

禦備今西人再来方有邀請在於事體必難便從邊

上機冝正湏處置仍聞韓𤦺田況各有奏狀言邊防

有備請朝廷不湏怯畏毎事曲從𥨸以勝敗之間安

危𠩄繫料𤦺等如此奏来則邊事可知自有枝梧不

至敗誤臣謂且令𤦺等在彼撫遏則朝廷與賊商議

自可以持重不湏屈就今議方未決中道召還則是

使賊知朝廷意在必和自先弛備況事無急切何必

召歸其召韓𤦺劄子伏乞速賜指揮抽回且令𤦺等

在彼經略以俟西賊和議如何取進止

   論西賊議和請以五問詰大臣狀同前

右臣伏見張子奭奉使賊中近已一作到闕風聞賊

意雖肯稱臣一有受冊字而尚有數事邀求未審朝廷如

何處置臣聞善料敵者必揣其情偽之實能知彼者

乃可制勝負之謀今賊非難料難知但患爲國一有誤字

計者昧於逺見落彼姦謀茍一時之暫安召無涯之

後患自為削弱助賊姦謀此左傳𠩄謂疾首痛心賈

𧨏𠩄以太息慟哭者也今議賊肯和之意不過兩端

而已欺罔天下者必曰賊困窘而求和稍能曉事者

皆知賊權詐而可懼若賊實困窘則正冝持重以裁

之若知其詐謀則豈可厚以金繒助成姦計昨如定

等囬但聞許與之數不過十萬今子奭𠩄許乃二十

萬仍聞賊意未巳更有過求先朝與契丹通和只用

三十萬一旦劉六符軰来又添二十萬今昊賊一口

一有已字許二十萬到一作他日更来又湏一二十萬使

四夷窺見中國廟謀勝一作筭惟以金帛告人則邈

川首領豈不動心一旦興兵又湏三二十萬生民膏

血有盡四夷禽獸無猒引之轉来何有限極今巳許

之失既不可追分外過求尚可抑絶見今北虜往来

尚在沿邊市易豈可西蕃絶逺湏要直至京師只用

一作此詞自可拒止至如青鹽弛禁尤不可從於我

雖𠩄損非多在賊則為利甚博況鹽者民間急用既

開其禁則公私往来姦細不分若使賊捐 --捐一作百萬

之鹽以㗖邊民則数年之後皆為盗用矣凢此三事

皆難允許今若只為目下苟安之計則何必愛惜盡

可曲從若為社稷乆逺之謀則不止目前湏思後患

臣願陛下試發五問詢於議事之臣一問西賊不因

敗衂忽肯通和之意或用計困之使就和乎或其與

北虜連謀而偽和乎二問旣和之後邊備果可徹而

寛國用乎三問北使一来與二十萬西人一去又二

十萬從今更索又更與之凡廟謀為國計者止有此

䇿而已乎四問既和之後能使北虜不邀功責報乎

虜或一動能使天下無事乎五問元昊一議許二十

萬他日保不更有邀求乎他日有求能不更添乎陛

下赫然以此五事問之萬一能有說焉非臣𠩄及若

其無說則天下之憂從此始矣方今急和謬議既不

可追許物巳多必不能減然臣𥨸料元昊不出三五

年必湏更别猖獗以邀増添而将相大臣只如一有中國

今日之謀定湏更與添物若今日一頓盡與則他

時何以添之故臣願惜今日𠩄求其如西賊雖和𠩄

利極鮮若和而復動五字一作北戎若動其患無涯此臣前後

非不切言今無及矣伏望陛下留意而思之且可不

與彼若實欲就和雖不許此亦可若實無和意與之

適有後虞謹具狀奏聞伏候勑旨

   論葛宗古等不當減法劄子同前

臣伏見近日贓吏葛宗古王克庸滕宗諒等相繼贓

汚事發内葛宗古情理尤惡臣伏覩去年朝廷命賈

昌朝等減省天下冗費上自陛下供御之物至於皇

后宫嬪飲食已來盡皆減節盖謂調度至多公私已

乏故陛下以身先天下自行減刻一作要供軍費凡

為邉将者𠩄得一錢一帛冝思此物自生民困苦之

中取其膏血陛下憂勞之際減自聖躬如此得之冝

作如何使用今乃盗朝廷賞勞蕃夷之物贍飬求食

婦人全家骨肉及供自已家口并營造工作私家冗

用之𩔖量其如此用心豈是愛君憂國忘身破賊之

人何足愛惜若律文已重即乞盡行更不減法若舊

法尚輕仍望特加重斷其滕宗諒王克庸若事狀分

明亦望早賜勘鞫正行國典𥨸慮議者為宗古等方

任邊陲冝從寛貸臣非不知駕馭英雄難拘常法如

太祖委用李漢超等盖漢超能捍冦戎不為邊患功

大過小理可優容諸將守邊未有尺寸之効而先已

踰違不一無踰不二字法外恃敵在而欲望朝廷屈法姑息

今朝廷未曽行寛假之患一作而此三人不法一作已各

如此若更寛之則今後邊臣不復可以法制矣臣思

邊上公使必欲使将臣不拘常法者若用之隂飬死

士招延布衣利㗖敵人賞勞將校如此之數皆不必

問其出入可恣𠩄為或其性本闊略偶不㸃檢誤用

於私家原其本情亦可輕恕若宗古等故意偷謾減

刻宴犒蕃夷軍士之物入已者有何可恕之理特減

從輕有何可贖之功得以屈法若此三人不行重斷

則邊臣知元昊常在則一無則字可以常為不法臣恐翫

冦弄兵事無了日今取進止

  論燕度勘滕宗諒事張皇太過劄子同前

臣昨日風聞張子奭未有歸期消息賊昊又别遣人

来必恐子奭𬒳賊拘留西人之来其意未測邊鄙之

事不可不憂正是要藉將帥効力之際旦夕来三字一作

傳聞燕度勘鞫滕宗諒事枝蔓勾追直得使盡邠

州諸縣枷杻𠩄行栲掠皆是無罪之人囚繫滿獄邊

上軍民將吏見其如此張皇人人嗟怨自狄青种世

衡等並皆解體不肯用心朝廷本為䑓官上言滕

諒支用錢多未明虚實遂差燕度勘鞫不期如此作

事揺動人心若不早止絶則恐元昊因此邊上動揺

將臣憂恐解體之際突出兵馬誰肯為朝廷用死命

向前臣忝為陛下耳目之官外事常合採訪三五日

来都下喧傳邊將不安之事亦聞田況在慶州日見

滕宗諒别無大段罪過并燕度生事張皇累具奏狀

並不𮐃朝廷報答況又遍作書告在朝大臣意欲傳

逹於聖聽大臣各避嫌疑必不敢進呈況書臣伏慮

陛下但知宗諒用錢之過不知邊將憂嗟搔動之事

只如臣𥘉聞滕宗諒事發之時獨有論奏乞早勘鞫

行遣臣若堅執前奏一向遂非則惟願勘得宗諒罪

深方表臣前来𠩄言者是然臣終不敢如此用心寜

可因前来不合妄言得罪於身不可今日遂非致誤

事於國臣𥨸思朝廷於宗諒必無愛憎但聞其有罪

則不可不問若果無大過則必不湏要求瑕疵只恐

勘官希望朝廷意旨過當張皇搔動邊鄙其滕宗諒

伏望速令結絶仍乞特降詔旨告諭邊臣以不枝蔓

勾追之意兼令今後用錢但不入已外任從便冝不

湏畏避庶使安心放意用命立功其田況累次一作

奏狀并與大臣等書伏望聖慈盡取詳覽田況是陛

下侍從之臣素非姦佞其言可信又其身在邊上事

皆目見必不虚言今取進止

   再論燕度鞫獄枝蔓劄子同前

臣昨日風聞燕度勘滕宗諒事枝蔓張皇邊陲搔動

曽有論奏乞降詔旨安慰邊臣今日又聞度輙行文

牒劾問樞宻副使韓𤦺議邊事因依不知燕度實敢

如此否若實有之深可驚駭𥨸以韓𤦺是陛下一有左右

大臣繫國家事體輕重今燕度敢兹無故意外侵

陵乃是輕慢朝廷舞文弄法一作舞弄文法臣毎見前後險

薄小人多為此態得一刑獄勘鞫踴躍以為竒貨務

為深刻之事以邀強幹之名自謂䧟人若多則進身

必速𠩄以虚張聲𫝑肆意羅織今燕度本令只勘滕

宗諒使過公用錢因何劾問大臣議邊事顯是節外

生事正違推勘勑條況樞宻使是輔弼之任宣撫使

將君命而行本藉重臣特行鎭撫今若無故遭一獄

吏侵欺而陛下不與主張則今後奉君命而出使者皆

為邊鄙𠩄輕為大臣而作事者反畏小人𠩄制故燕

度論於國體便合坐以深刑責其俗吏亦自違於條

制罪湏行遣情不可容今樞宻副使尚𬒳侵陵則以

下將帥無辜遭其技蔓者不少據其如此作事此獄

必無平𠃔其滕宗諒一宗刑獄狀一作乞别選差官

取勘結絶其燕度亦乞别付𠩄司勘罪行遣取進止

   論乞不勘狄青侵公用錢劄子同前

臣風聞邊臣張亢近為使過公用錢見在陜西置院

根勘其勘官𠩄取于連人甚衆亦聞狄青曽隨張亢

入界見巳勾追照對臣㐲見國家兵興以来五六年

𠩄得邊將惟狄青种世衡二人而已其忠勇材武不

可與張亢滕宗諒一例待之臣料青本武人不知法

律縱有使過公用錢必不似葛宗古故意偷謾不過

失於㸃檢致誤侵使而已方今議和之使正在賊中

苟一言不合則忿兵為患必至侵邊謹備過防正藉

勇將況如青者無三兩人一作三兩人而巳可惜因𣆟小公

用錢於此要人之際自將青等為賊拘囚使賊聞之

以為得計伏望特降指揮元勘官只將張亢一宗事

節依公根勘不得枝蔓勾追其狄青縱有干連仍乞

特與免勘臣於邊臣本無干渉豈有愛憎但慮勘官

只希朝廷意㫖不顧邊上事機將國家難得之人與

常人一例推鞫一旦乏人誤事則悔不可追伏乞朝

廷特賜寛貸邊臣知無功之將犯法必誅一作要藉

之人以能贖過則人人自勵將見成功取進止

   論體量官吏酷虐劄子同前

臣等風聞朝廷近降指揮與諸路轉運使令體量州

縣官吏酷虐軍民者臣料朝旨如此必是因韓綱酷

虐近致光化兵士亂作一作作亂故有此指揮𥨸以昨来

光化兵變雖因韓綱自致其如兵亦素驕處置之間

湏合中道韓綱自當行法驕兵亦合討除如此兩行

方始得體今若明行號令徧約官吏則驕兵増氣轉

更生心長吏畏避無由行事其𠩄降與轉運司文字

竊慮朝夕之間傳播中外扇動羣小引惹事端然巳

失之令既不可追伏乞速降㫖揮與諸路轉運使令

宻切禀行不得漏洩𠩄貴别不生事取進止

   論募人入賊以壞其黨劄子同前

臣竊聞京西賊盗日近轉多在處縱横不知火數𠩄

患者素無禦備不易枝梧然獨幸賊雖猖狂未有謀

畫若使其得一暁事之人教以計策不掠婦女不殺

人民開官庫之物以振貧窮招愁怨之人而為黨與

況今大臣不肯行國法州縣不復畏朝廷官吏尚皆

公然迎奉疲民易恱豈有不從(⿱艹石)兇徒漸多而不𭧂

虐則難以常賊待之可為國家憂矣以此思之賊衆

雖多尚可力破使有一人謀主卒未可圖臣前因王

倫賊時曾有起請十餘事内一件乞出牓招募諸處

下第舉人及山林𨼆士負犯流落之人有能以身入

賊筭殺首領及設計誤賊䧟於可敗之地者優一作

與酬奬𠩄貴兇黨懷疑不納無頼之人以為謀主當

時議者頗以為然伏乞採臣此意速降指揮與杜𣏌

令𠩄在張牓使賊聞知𠩄貴投賊之人懷疑不納但

無謀主尚可剪除取進止

   論冝專責杜𣏌捕賊劄子同前

臣伏見昨張海等賊𫝑𥘉盛之時一有言字京西未有得

力官吏遂自朝廷差臺官蔡禀催督一作監催捉殺後来

巳别選杜𣏌充京西轉運使委以一路之事兼近日

差出兵馬甚多分為頭項不少部分一作進退湏要

綂一指蹤一作號令不可二三竊慮杜𣏌蔡禀不相

叶同各出異見凡指揮諸事使諸將難從一失事機

反成敗誤自兵士差出今巳多時然未聞奏報與賊

𨷖敵及殺獲次第𥨸慮官兵互相廻避空作往来或

恐進退之間號令不一致兹逗遛未見成功今雖賊

奏稍稀然亦未見殺獲之數困獸猶𨷖不可不虞冦

死命窮一作冦賊死命恐未易敵合早除剪仍一作一作湏由

督貴況蔡禀是應急差出杜𣏌乃選材用之責任之

間冝專在𣏌兼聞蔡禀自到京西處置多未合冝近

聞欲枷一廵檢致得兵士喧譟㡬至生變苟或如此

張皇竊恐别致生事其蔡禀伏乞早賜指揮抽回只

委杜𣏌一面催捉庶得一作使專一早能一作了當取

進止

  論江淮官吏劄子同前

臣聞江淮官吏等各為王倫事奏案已到多時而尚

未聞斷遣仍聞議者猶欲一作寛貸臣聞昨来江淮

官吏或歛物獻送或望賊奔迎或獻 兵甲或同飲

宴臣謂倫一叛卒偶肆猖狂而官吏敢如此者盖知

賊可畏而朝廷不足畏一有故字也今若更行寛貸則紀

綱隳壞盗賊縱横天下大亂從此始矣何以知之昨

王倫事起江淮官吏未行遣之間京西官吏又已弃

城而走望賊而迎若江淮官吏不重行遣則京西官

吏亦湏輕恕京西官吏見江淮官吏巳如此則天下

諸路亦指此兩路為法在處官吏皆迎賊弃城獻兵

納物矣則天下何由不大亂也臣伏思祖宗艱難創

造塞圖陛下憂勤嗣守先業而一旦四夷外叛盗賊

内攻其壞之者誰哉皆由前後迂繆之臣因循寛弛

使朝威不振綱紀遂隳今巳壞之至此而猶不革前

非以寛濟寛何以救弊如晁仲約等情法至重俱合

深行議者無由曲解或聞以謂自是朝廷素不為備

不可全罪外官假如有殺父與兄者豈可只言自是

朝廷素無教化而不罪殺親之人又如有人掠奪生

人男女金帛不可只言自是朝廷素無禮讓而不罪

劫人之賊迃儒不可用可𥬇如此李熈古豈獨是朝

廷素有備之州𫝊永吉豈獨是朝廷素練之兵盖用

命則破賊矣今朝廷素無禦備爲大臣者又不責之

守州縣者合有罪又寛之天下之事何人任責竊縁

韓綱是大臣之家父子兄弟並一作在朝廷權要之

臣皆是相識多方營救故先於江淮官吏寛之只要

韓綱行遣不重今大臣不思國體但樹私㤙惟陛下

以天下安危爲計出於聖斷以勵群下則庶㡬國威

粗振賞罰有倫其晁仲約等乞重行朝典乞不寛恕

取進止

奏議卷第六

論乞令韓𤦺經略陜西劄子如何一作之決

論西賊議和狀彼者一作彼巳一旦二字一作及忽肯一作而肯

此字下有和字

論勘滕宗諒事劄子支用錢多一作用錢過多在慶州日

憂嗟一作驚嗟獨有論奏獨一作猶

再論燕度鞫獄枝蔓劄子虚張虚一作廣

論乞不勘狄青劄子必不似葛宗古故意八字一作必非故意

論江淮官吏劄子情法一作情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