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奏議卷第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奏議卷第四 歐陽文忠公文集 奏議卷第五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奏議卷第六

奏議卷第五     歐陽文忠公集一百一

  諌院

   論李昭亮不可將兵劄子慶曆三年

臣伏見朝廷近自河東移李昭亮為鎭定髙陽三路

都部署𥨸以北戎險詐必與國家為患北面之事常

湏有備此一事陛下聖心乆自憂之執政大臣非不

知而憂之天下之人共為朝廷憂之李昭亮不才不

堪為將帥不可委兵柄此一人陛下聖心乆自知之

執政大臣非不知之天下之人亦共知之不審因何

遽有此命大凢朝廷行事不當者或為小事而忽略

容有不知致誤施行而至乖錯者有矣未有以天下

大可憂患而上下共知之事公然乖繆任以非人如

此者臣料兩府之議必因施昌言等近奏三路闕都

部署而目下無人以昭亮塞請而欲徐别選擇不過

如此而已然臣竊見朝廷作事常患因循應急則草

草且行纔過便不復留意只如今秋用郭承祐於鎭

定尋以非才罷之當時應急且以常一作徳輿為鈐

轄闕却部署一職本待徐擇其人臣𥘉喜朝廷必能

自此精於選任經今數月何曾用意求人一旦昌言

奏来又遣昭亮且去今平時無事之際尚如此不能

選人任用若一旦倉皇事動更於何處求人故臣謂

朝議欲徐擇人而代昭亮者乃虚語爾方今天下至

廣不可謂之無人但朝廷無術以得之耳寜用不材

以敗事不肯勞心而擇材事至憂危可爲慟哭臣思

朝廷𠩄以乏人任用之弊盖爲依常守例湏用依資

歴級之人不肯非次㧞擢𠩄以無人可用古人謂勞於

擇賢而逸於任使今人既難得求之又不勤待其自

来何復可得臣累曾上言練兵選將之法未賜施行

又曽言乞於沿邉十數州且選州將亦不蒙聽納寜

可公選不材之人委以大兵之柄一旦誤事悔何及

之伏望聖慈出於睿㫁其李昭亮早令兩府擇人替

換仍早講求選將之法若大將難卒然而得即乞於

沿邉州軍選擇州将近下資淺人中庶乎易得昨北

使姓名稍遲數日中外之士巳共憂疑幸其未動之

間冝作先時之備兵法曰無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

之惟陛下為社稷之計深思而行之則天下幸甚取

進止

   論禦賊四事劄子同前

臣昨自軍賊王倫敗後尋曾極言論列恐相次盗賊

漸多乞朝廷早為禦備凡為國家憂盗賊者非獨臣

一人前後獻言者甚衆皆為大臣忽弃都不施行而

為大臣者又無擘畫果致近日諸處盗賊縱横自淮

海巳南新遭王倫之後今自京巳西州縣又遭張海

郭貌山等劫掠焚燒桂陽監昨奏蠻賊數百人夔峽

荆湖各奏蠻賊皆數百人解州又奏見有未𫉬賊十

餘火滑州又聞強賊三十餘人燒却一作沙彌鎭許

州又聞有賊三四十人劫却椹澗鎭此臣𠩄聞目下

盗起之處如此縱横也此外京東今𡻕自秋不雨至

今麥種未得江淮倫賊之後繼以飢蝗陜西災旱道

路流亡日夜不絶似此等處將来盗賊必起是見在

者未滅續来者愈一作多而乾象變差譴告不一於

古占法多云天下大兵並起今兵端已動於下天象

又告于上而朝廷安恬舒緩兼異常時此臣前狀𠩄

謂古之智者能慮未形之機今之謀臣不識已形之

禍者也臣聞兩漢之法凡盗賊並起人民流亡天文

災異如此等事皆責三公或𬒳誅戮或行黜放今幸

陛下仁聖寛慈大臣偶免重責而猶忘忽禍患偷習

因循此臣𠩄謂大臣不肯峻國法以繩官吏盖由陛

下不以威刑責大臣者也今見在賊巳如此後来賊

必更多若不早圖恐難後悔臣計方今禦盗者不過

四事一曰州郡置兵為備二曰選捕盗之官三曰明

賞罰之法四曰去冗官用良吏以撫疲民使不起為

盗此四者大臣𠩄忽以為常談者也然臣視今朝廷

於此四者未有一事合宜伏望聖慈嚴勑兩府大臣

問其捨此四事别有何術可為茍無他術則此四事

宜早施行臣𥨸聞州郡置兵冨弼已有條奏其餘三

事前後言事者論議甚多伏乞合聚群議擇其善者

而行其禦盗四事方今措置乖失極多容臣續具一

一作條奏取進止

   論乞主張范仲淹冨弼等行事劄子同前

臣伏聞范仲淹冨弼等自𬒳手詔之後已有條陳事

件必湏裁擇施行臣聞自古帝王致治湏待同心叶

力之人二字一作者而君臣相得五字一作相與維持謂之千載一

遇之難今仲淹等遇陛下聖明可謂難逢之㑹陛下

有仲淹等亦可謂難得之臣陛下既已傾心待之仲

淹等亦又各盡心思報上下如此臣謂事無不濟但

顧行之如何伏況仲淹弼是陛下特出聖意自選之

人𥘉用之時天下巳皆相賀然猶𥨸謂陛下既能選

之未知用之如何耳及見近日特開天章從容訪問

親寫手詔督責丁寜然後中外喧然既驚且喜此二

盛事固已一作朝報京師暮傳四海皆謂自来未曽

如此責任大臣天下之人延首拭目以看陛下欲作

何事一作用此二人果有何能此二人𠩄報陛下果有何能一作欲作

是陛下得失在此一舉生民休戚繫此一時以此

而言則仲淹等不可不盡心展効陛下不冝不力主

而行使上不玷知人之明下不失四海之望臣非不

知陛下專心銳志必不自怠而中外大臣且憂國同

心必不相忌而沮難然臣𠩄慮者仲淹等𠩄言必湏

先絶僥倖因循姑息之事方能救數一作世之積弊

如此等事皆外招小人之怨怒不免浮議之紛紜而

姦邪未去之人亦湏時有讒沮若稍聽之則事不成

矣臣謂當此事𥘉尤湏上下叶力凡小人怨怒仲淹

等自以身當浮議姦讒陛下亦湏力拒待其乆而漸

定自可日見成功伏望聖慈留意終始成之則社稷

之福天下之幸也取進止

   論䑓官不當限資考劄子同前

臣伏見御史䑓闕官近制令兩制并中丞輪次舉人

遂致𠩄舉多非其才罕能稱職如昨来蘇紳舉馬端

却煩朝廷别有行遣臣謂今兩制之中姦邪者未能

盡去若不更近制則輪次𠩄及湏令舉人近聞梁適

舉王礪燕度充䑓官其人以適在姦邪之目各懷愧

醜懼其汚染風聞皆欲不就以此言之舉官當先擇

舉主臣欲乞今後只令中丞舉人或特選舉主仍見

一作班中雖有好人多以資考未及遂致𠩄舉非

人者皆為且就資例可入仍乞不限資考惟擇材堪

者為之況䑓中自有裏行之職以待資淺之人仍乞

重定舉官之法有不稱職一有者字連坐舉主重為約束

以防偽濫庶㡬稱職可振綱紀取進止

   再論䑓官不可限資考劄子同前

臣近曽上言為䑓官闕人乞不依資限選舉仍乞添

置裏行𠩄貴得材可以稱職𥨸聞近詔宋祁舉人依

前只用資一作例又未見議復裏行臣𥨸嘆方今

大臣二字事無大小皆知其弊不肯更改凡䑓官舉人湏

得三丞已上成資通判此例起自近年然近年䑓官

無一人可稱者近日䑓官至有彈教坊倭一作子鄭

州来者朝中傳以為𥬇其䑓憲非才近𡻕尤甚是此

例不可用明矣然而寜用不材以曠職不肯變例以

求人今限以資例則取人之路狹不限資例則取人

之路廣廣之一作廣其路猶恐無人何況專守其狹若使

資例及者入三院未及者為裏行又於差除都不妨

礙況今四方多事之際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威出使正要得人臣今欲

乞特降指揮令舉官自京官已上不問差遣次第惟

材是舉使資淺者爲裏行資深者入三院臣見前後

舉臺官者多徇親戚一作舉既非材人或問之則曰

朝廷用資限致别無人可舉今若革此繆例責其惟

材是舉則不敢不舉好人𠩄冀漸振臺綱免取非𥬇

取進止

   論京西官吏非人乞黜按察使陳洎等劄子

   同前

臣𥨸見去年五月詔勑節文諸路轉運並兼按察使

或貪殘老昧委是不治者逐處具狀聞奏若因循不

切按察致官吏貪殘刑獄枉濫民庶無告朝廷察訪

得知並當勘罪重一作行黜降𥨸見近日賊人張海

等入金州劫却軍資甲仗庫盖為知州王茂先年老

昬昧𠩄以放賊入城及張海等到鄧州順陽縣令李

正已用皷樂迎賊入縣飲宴留賊宿于縣㕔一作𪠘

其劫掠其李正已亦是年老昬昧之人京西按察使

陳洎張昪自五月受却朝廷詔書後半年内並不按

察一人如王茂先李正己並顯然容芘不早移換致

得一旦賊至不能捍禦及光化軍韓綱在任殘酷致

兵士作亂亦不能早行覺察其陳洎等故違詔書致

興盗賊並合依元降詔勑重行黜降中書又不舉行

使國家號令弃作空文天下禍亂貽憂君父盖由上

下互相蒙庇之罪也其陳洎張昪伏乞依詔勑施行

重與黜降若明降詔勑顯有違者並不舉行則今後

朝廷號令徒煩虚出伏望出於聖斷以警後来取進

   再論陳洎等劄子同前

臣近曽上言爲京西轉運使陳洎張昪違廢詔書並

不按察部下官吏致使盗賊縱横貽憂君父其陳洎

等合坐此罪名重行黜降此事非是臣自生狂見敢

有妄言乃是朝廷元降詔書内指揮自合行遣今諸

路轉運使不按察官吏者甚衆然别不至大段生事

及部内官吏不甚昬老者亦可且示優容如陳洎等

部内顯然官吏昬老貪殘並不舉劾致得盗賊並起

事𫝑可憂此若不行則國家詔勑乃是空文今後號

令有誰肯聽臣伏見近日頓易諸路轉運方思改作

欲除舊弊朝廷此後政令湏要必行今若自廢詔書

示人無信則新轉運見朝廷先自弛廢言不足聽

則更無禀畏必効因循虚煩更張必不濟事古人

於作事之𥘉尚或借人行法況洎等首自違犯理合

舉行冝於革弊之𥘉先行勵衆之事或謂洎等於少

人之際且要任使即乞各與降官依舊差遣以責後

効徐議復資亦使過之術也尚慮議者謂淮南王倫

賊後不曽行遣轉運盖淮南新授詔書未及按察而

賊已卒至又部内官吏如晁仲約等本非昬老不比

京西慢賊經年不能剪滅直至飬成兇𫝑又其一作洎等

部内官吏顯是昬老誤事之人授詔半年故違不舉

較其事體與淮南不同今若以淮南不曽行遣便捨

洎等不問則今後犯者又指洎等以為例是則朝廷

命令永廢不行伏惟陛下聦明睿斷惟是則從尚恐

大臣務収私㤙不頋國體若能不惜暫降洎等一兩

一作官存取朝廷綱紀以勵中外則庶㡬國威復

振患難可平取進止

   論舉館閣之職劄子慶暦三年

臣伏見國家近降詔書條制館閣職事有以見陛下

慎於名器漸振紀綱然而積弊之源其来已乆僥倖

之路非止一端今於澄革之𥘉尚有未盡其甚者臣

𥨸見近年外任發運轉運使大藩知州等多以館職

授之不擇人材不由文學但依例以為㤙典朝廷本

意以其當要劇之任欲假此清職以爲重然而授者

既多不免冐濫本欲取重人反輕之加又比来館閣

之中太半膏𥹭之子材臣幹吏羞與比肩亦有得之

以爲耻者假之既不足爲重得者又不足爲榮授受

之間徒成兩失臣欲乞今後任發運轉運知州等更

不依例帖職若其果有材能必欲重其職任則當升

拜美官優其秩禄況設官之法本貴量材隨其器能

自可升擢豈必盡由儒館方以爲榮

 一臣𥨸見近年風俗澆一作薄士子奔競者多至

 有偷竊他人文字千謁權貴以求薦舉如丘良

 孫者又有廣費資財多寫文𠕋𠩄業又非絶出

 而惟務干求𫝑門日夜奔馳無一處不到如林

 槩者此二人並是兩制臣寮奏乞召試内丘良

 孫近雖押出而林槩已有召一作試指揮舊来

 本無兩省以上舉館職明文尚猶如此奔競今

 若明許薦人則今後薦者無數矣臣欲於近降

 詔書内兩省舉館職一節添入遇館閣闕人即

 朝廷先擇舉主方得薦人仍乞别定館閣合存

 員數以革冗濫

 一臣𥨸見近降詔書不許權貴奏廕子弟入館閣

 此盖朝廷為見近年貴家子弟濫在館閣者多

 如吕公綽錢延年之𩔖尤為荒濫𠩄以立此新

 規革其甚弊臣謂今後膏粱子弟既不濫居清

 職則前已在館閣者雖未能沙汰尚湏裁損欲

 乞應貴家子弟入館閣見在人中若無行業文

 詞為衆𠩄知則不得以年深遷𥙷龍圖昭文館

 并待制修撰之𩔖𠩄貴侍從清班不至冗濫



奏議卷第五

論李昭亮劄子北面一作北鄙𦆵過便不復留意使字下一有休

今秋用三字作差 悔 何及之一作悔之何及

論乞主張范仲淹冨弼劄子亦又一無又字一作力主

此字下一有張字必不自怠一作不自懈怠而沮難一無此三字

論臺官劄子資限選舉限一作考起自一作盖自用資限一作限以資考

論京西官吏非人劄子逐處一作逐旋並當一作當為並合一作自合

論舉舘閣之職劄子轉運一有使字𠩄業一作事業館閣闕人

閣一作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