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奏議卷第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奏議卷第八 歐陽文忠公文集 奏議卷第九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奏議卷第十

奏議卷第九    歐陽文忠公集一百五

 諌院

   論討蠻賊任人不一劄子慶曆四年

臣甞患朝廷慮事不早及其臨事草草便行應急倉

皇常多失誤昨湖南蠻賊𥘉起一作自昇州差劉沆

知潭州授龍圖閣學士令專了蠻事沆未到湖南又

差楊畋作提刑又令專了蠻事畋未到續後又差周

陵為轉運使令專了蠻事周陵差勑未到又自朝廷

遣王絲安撫令專了蠻事王絲方在路又自淮南遣

徐的往彼令專了蠻事不惟任人不一難責成功兼

此數人一時到彼不相綂制几於事體見各不同使

彼一方從誰則可若𠩄遣皆是才者則用才不在

人多若遣不才雖多適足為害此臣𠩄謂臨事倉

皇應急草草之失也今劉沆自守方面不可動楊畋

周陵自是本路不可動徐的於數人中最才又是朝

廷最後差去可以專委責成其間惟有王絲一人在

彼無用可先抽回近聞一作絲有奏請欲盡驅荆南

土丁往彼捉殺臣曽謫官荆楚備知土丁子細若果

如此則必與國家生患朝廷已不從之然絲處事可

見矣若絲到彼黙然端坐並無𠩄為一任徐的等擘

畫則絲在彼何用自可召還若以其身是臺官出禀

朝命耻以不才黙坐於中強有施為竊慮的等不能

制絲又州縣畏絲是朝廷差去從其𠩄見誤事必多

一有臣字尚恐大臣有主張絲者遂非偏執曲庇於絲不

欲中道召囬彰已知人之失護其不才之耻未肯抽

囬即乞諭徐的專了賊事只令絲至一路州軍遍行

安慰訖即速還庶不敗事取進止

   論湖南蠻賊可招不可殺劄子同前

臣風聞楊畋近與蠻賊𨷖敵殺得七八十人首級仍

聞入彼巢穴奪其糧儲挫賊之鋒増我士氣畋之勇

略固亦可嘉然朝廷謀慮事機冝思乆逺竊恐上下

之心急於平賊聞此小捷便形虚喜不能鎭静外示

輕脫其間二事尤合深思一曰不待成功便行厚賞

二曰謂其可殺更不肯招苟或如此則計之大失而

事之深害也今湖南捕賊者殺一人頭賞錢十千官

軍利賞見平人盡殺平人驚懼盡起為盗除鄧和尚

李花脚等數十一作頭項外其餘隨大小成火者不

可勝數今畋𠩄擊只一洞𠩄聚已二千餘人於二千

人中殺七八十人是二十分之一其餘時暫鳥散必

湏復集臣見自古蠻蜑為害者不聞盡殺湏是招降

昨縁邵飾等失信於黄捉鬼遂恐更難招誘今若因

畋小勝示以恩威正是天與招服之一有時字機不可失

也若令畋自作意度招取大頭項者因此小勝傳布

捷聲其餘諸處結集者分行招誘藉此聲𫝑必可盡

降旬日之間湖南定矣若失此時漸向夏𤍠以我𠩄

一作病暑之兵當彼慣習水土之賊小有敗衂則彼𫝑

復堅不惟為害湖南必慮自此貽朝廷憂患今於未

了之間便行厚賞則諸處廵檢捕賊官等見畋𫉬賞

爭殺平人而畋等自恃因戰得功堅執不招之議朝

廷亦恃畋小勝更無招輯之心上下失謀必成大患

其楊畋等伏乞且降勑書奬諭授與事冝俟彼招安

便行厚賞今湖南賊數雖多然首惡與本賊絶少其

餘盡是枉遭殺戮逼脅爲盗之徒在於人情豈忍盡

殺惟能全活人命多者則其功更大仍乞明說此意

諭與楊畋其賞典乞少遲留庻合事體取進止

   再論湖南蠻賊冝早招降劄子同前

臣風聞湖南蠻賊近日漸熾殺戮官吏鋒不可當新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畋銳於討擊與郭輔之異議不肯招降又王絲

去時朝廷亦别無處分慮絲到彼與畋同謀盖蠻賊

止可招携卒難剪撲而畋等急於展効恐失事機今

深入而攻則山林險惡巢穴深逺議者皆知其不可

若以兵外守待其出而擊之則又未見其利也盖以

蠻𠩄依山在衡州永州道州桂陽監之間四面皆可

出冦若官兵守於東則彼出於西官兵守於南則彼

出於北四面盡守則用兵太多分兵而邀之則兵寡

易敗此進退未有可擊之便也今盤氏正蠻已爲鄧

和尚黄捉鬼兄弟𠩄誘其餘山民莫傜之𩔖亦皆自

起而爲盗竊聞常寜一縣殆無平民大小之盗一二

百火推其致此之因云莫傜之俗衣服言語一𩔖正

蠻黄鄧𥘉起之時捕盗官吏急於討擊逢蠻便殺屢

殺平人遂致莫傜驚惶至此以此而言則本無為盗

之心固有可招之理然欲諸盗肯降必湏先得黄鄧

昨邵飾等𥘉招黄捉鬼之時失於恩信致彼驚逃尋

捕𫉬之斷其脚筋因而致死今鄧和尚等若指前事

為戒計其必未輕降如云且招終恐難得必湏示以

可信之事推以感動之恩若得黄鄧先降其餘指麾

可定今深入而攻既不可待其出而擊之又不可且

殺且招又不可以臣思之莫若罷兵曲赦示信推恩

庶㡬招之可使聽命臣亦廣詢南方来者云我若推

信彼不難招鄧和尚等大則希一班行其次不過殿

侍足矣正蠻叛者得一團主之名亦足矣莫傜之𩔖

使安耕織而𡻕輸皮粟得為平民乃彼大幸不徒足

志而已今若擊之不已則其為害愈深況漸近夏暑

南方燀濕士卒不習水土湏慮死傷仍恐迫之太急

則潭郴全邵諸寨向化之蠻皆誘脅而起則湖南一

路可為國家之憂臣欲乞速令兩府大臣深究招殺

之利害共思長䇿決定廟謀若遷延後時致彼猖熾

不幸官吏頻遭殺害則朝廷之體難為屈法而招彼

以其罪既多必恐不能自信則兵乆不解害未有涯

伏望聖明斷之在早取進止

   論水洛城事宜乞保全劉滬等劄子慶暦四年

臣近風聞狄青與劉滬争水洛城事枷禁滬等奏来

竊以邊將不和用兵大患況狄青劉滬皆是可惜之

人事體湏要兩全利害最難處置臣聞水洛城自曹

瑋以来心知其利患於難得未暇經營今滬能得之

則於滬之功不小於秦州之利極多昨韓𤦺等自西

来聞有論奏非以水洛為不便但慮難得而難成今

滬能得之又有成之之志正冝專委此事責其必成

而狄青𠩄見不同遂成舋𨻶其間利害臣請詳言國

家近年邊兵屢敗常患大將無權今若更沮狄青釋

放劉滬則不惟於狄青之意不足兼沿邊諸將皆挫

其威此其不便一也臣聞劉滬經營水洛城之𥘉奮

身展効不少先以力戰取勝然後誘而服從乃是党

留諸族畏滬之威信今忽見滬先得罪帶枷入獄則

新降生户豈不驚疑若使飜然復叛則今後邊臣以

威信招誘諸族誰肯聽從不惟一作水洛城更無可

成之期兼沿邊生户永無可招之理此其不便二也

自用兵以来諸將爲國立事者少此水洛城不惟自

曹瑋以来未能得之亦聞韓𤦺近在秦州嘗欲經營

而未暇今滬奮然力耳其功垂就而中道𫉬罪遂無

𠩄成則今後邊將誰肯為國家立事此其不便三也

臣又聞水洛之戍雖能救援秦州而湏藉渭州應副

今劉滬既與狄青異議縱使水洛築就他時萬一緩

急狄青怒滬異巳又欲遂其偏見稍不應副則水洛

必湏復失其不便四也縁此之故遂移青於别路則

是因一小將移一部署此其不便五也此臣𠩄謂利

害甚多最難處置者也臣謂今冝遣一中使處分魚

周詢等速令和解務要兩全必先宻諭狄青曰滬城

水洛本有𠩄禀非是擅為役衆築城不比行師之際

滬見利堅執意在成功不可以違節制加罪滬冝釋

放朝廷不欲直放恐挫卿之威卿自釋之使感卿惠

若他時出師臨陣有違進退之命者任卿自行軍法

然後宻諭滬曰汝違大將指揮自合有罪朝廷以汝

於水洛展効望汝成功故諭青使赦汝責爾卒一作

事以自贖俟水洛功就則又戒青不可因前曽異議

堅執不修惟幸失之遂已偏見今後水洛緩急尤

極力應副萬一小有踈失則是汝挾情故䧟之必有

重責如此則水洛之利可成蕃户之恩信不失邊將

立事者不懈大將之威不挫苟不如此未見其可盖

罪滬既不可罷水洛城又不可沮狄青又不可事𨵿

利害伏望聖慮深思取進止

   再論水洛城事乞保全劉滬劄子同前

臣伏見朝廷近為修水洛城事雖巳差魚周詢等就

彼相度風聞周詢近有奏来為水洛蕃族見狄青枷

取劉滬等因致驚搔周詢却乞將帶滬等往彼以此

足驗劉滬能以恩信服彼一方朝廷必知水洛為利

而不欲廢之非滬守之不可然滬與狄青尹洙已立

同異難使共了此事臣謂必不得已寜移尹洙不可

移滬尚慮議者必謂不可因小將而動大將今若但

移洙而不動狄青即不是特移大將矣若却移路分

更升差遣或召拜他官苟不𩔖前後因事移替之人

即不是因滬𬒳移矣如此則於洙無損於滬𫉬全其

功於邊防利便三者皆𫉬其利若曲為尹洙狄青却

将立功将校輕沮則其害有三大凡文武官常以𩔖

分武官常疑朝廷偏厚文臣假有二人相争實是武

人理曲然武人亦不肯服但謂執政盡是文臣遞相

黨護䡖沮武士况今滬與洙爭而滬實有功効其理

不曲若曲罪劉滬則沿邊武臣盡皷怨怒其害一也

自有西事以来朝廷擢用邊将極多能立功効者絶

少惟范仲淹築大順城种世衡築青澗城滬築水洛

耳臣亦聞三者惟滬尤爲艱辛是功不在二人之下

今若曲加輕沮則今後武臣不肯爲朝廷作事其害

二也滬若不在水洛則蕃族一作恐他人不能綏撫

一有蕃部二字别致生事則今後邊防永不能招緝蕃部

此二其害三也今三利三害其理甚明但得大臣公

心不於尹洙曲有黨庇則不與邊防生患此繫國家

利害甚大伏望聖意斷而行之取進止

   論陳留橋事乞黜御史王礪劄子同前

臣伏覩朝廷近爲王堯臣吴育等争陳留橋事互說

是非陛下欲盡至公特差臺官定奪而王礪小人不

能上副聖意挾公徇私一作内挾私徇妄將小事張皇稱王

堯臣與豪民有情弊誣奏慎龯令𠒋吏潜行殺害及

妄稱真宗皇帝朝移橋不便致民切齒等事及勘出

事狀王堯臣元不曽受豪民請囑慎龯亦不曽令小

吏潜行殺害及據先朝日暦内真宗皇帝親諭王旦

爲陳留橋損害舟船特令修換證驗得王礪𠩄言悉

是虚妄上惑聖聽頼陛下聖明慎於聽斷不便輕

其言别令吕覺根勘今既勘出事狀方明王礪不公

伏以臺憲之職本要糺正紀綱而礪但務挾私欺罔

天聽合行黜責其罪有四一曰謗黷先朝聖政謹按

日暦書真宗皇帝親諭王旦移橋一事乃是先帝知

民間利病移得此橋為便故史官書之以彰聖政為

後世法今王礪却稱是真宗朝權臣受豪民獻賂移

得此橋不便民間至今切齒若如王礪𠩄說即是真

宗誤信權臣移橋致民怨怒乃是當時闕政今國史

書橋便利彰先帝一作聖政王礪言移橋不便是先

朝闕政臣不知國朝舊史可信為復王礪之言可慿

其虚妄謗黷之罪可誅一也二曰中傷平人使今後

勞臣不勸臣見向前三司使不能擘畫錢糓至有強

借豪民錢二十萬貫買天下官私物貨至稅果菜之

𩔖細碎刻剥自堯臣在三司不聞過外誅求而即今

財用不至大闕亦聞南郊漸近諸事亦稍有備當此

窘迫乏用一作之時而能使民不加賦而國用粗足

亦可謂勞能之臣方當責其辦事今因移一橋小事

而王礪誣其與豪民有情致興大獄及至勘出並無

情弊是王礪不䘏朝廷事體當此乏用一作之際將

能幹事之臣因小事妄加傷害其罪二也三曰誣奏

平人爲殺人賊凡臺官言事許風聞者謂耳目不及

之事即許風聞今王礪目見慎龯𠩄遣小吏别無武

勇又無器仗而稱其有殺害之心及至勘出並無迹

狀其罪三也四曰挾私希旨𥘉朝廷本爲省府互争

别選不干礙官定奪王礪既吴育是舉主即合自陳

乞别差官豈可謗黷先朝希合舉主且礪言慎龯是

堯臣𠩄舉感惠必深今礪是吴育舉豈不懐感且吴

育與王堯臣本無怨恨各爲論列本司公事𠩄見異

同乃是常事但王礪小人妄思迎合張皇欺誑其罪

四也且王礪謗黷先朝聖政之罪若不重責則無以

彰陛下孝治之明中傷堯臣若不重責則使勞能之

臣不能安心展効其誣奏慎龯遣吏殺害及挾私迎

合舉主之罪若不重責則今後小人一作恣情妄作

獄訟必多事繫朝廷之體臣忝諌諍不可不言其王

礪伏乞重行貶黜取進止

   論王礪中傷善人乞行黜責劄子同前

臣近有劄子并曽面奏為臺官王礪特被差委輙敢

徇私妄言王堯臣因移橋别有情弊等事欺誑朝廷

上頼陛下聖明再令推究勘得堯臣並無私曲已𮐃

聖恩釋放自王礪妄形彈奏羅織無事之人欲借國

威以報私忿立朝之列人各自危及聞堯臣不䧟枉

刑更蒙陛下恩釋中外之士稍復安心然小人在朝

非國之利如礪善惡未辨尚可含容今既試之以事

見其傾險之迹則豈可更令濫處臺憲中傷善人伏

望聖慈早行黜責以戒在位傾邪之軰一作兼亦使

今後選用之人不敢尚辜委任別造過𠎝若礪不黜

竊慮今後被差委者動皆作過則陛下無由使人此

事𠩄繫不細取進止四月庚戌王礪罷御史授太常博士通判鄧州

   論任人之體不可疑劄子同前

臣近見淮南按察使邵飾奏為體量知潤州席平為

政不治及不教閱兵士等朝廷以飾為未足信又下

提刑司再行體量臣竊以轉運提刑俱領按察然朝

廷𭔃任重者為轉運其次乃提刑爾今𭔃任重者言

事反不信又質於其次者而決疑臣不知邵飾果是

才與不才可信與不可信三字一作否如不才不可信則

一路數十州事豈冝委之若果才而可信又何疑焉

又不知為提刑者其才與飾優劣如何若才過於飾

尚可取信萬一不才於飾見事相背却言席平為才

邵飾合有罔上之罪矣若反以罪飾臣料朝廷必不

肯行若捨飾與席平俱不問則善惡不辨是非不分

況席平曽作臺官立朝無狀只令制勘亦不能了尋

為御史中丞以不才奏罷朝廷兩府而下誰不識平

其才與不才人人盡知何必更令一作提刑體量然

後為定今外議皆言執政大臣託以審慎為名其實

不肯主事而當怨湏待言事者𠕅三陳述使𬒳黜者

知大臣迫於言者不得已而行只圖怨不歸已苟誠

如此豈有念民疾苦澄清官吏之意哉若無此意

是好疑不決則尤是朝廷任人之失自去年以為

轉運使不察官吏特出詔書加以使名責其按察今

按察使依禀詔書舉其本職又却疑而不聽今後朝

廷命令誰肯信之凡任人之道要在不疑寜可艱於

擇人不可輕任而不信若無賢不肖一例疑之則人

各心䦨誰肯辦事今邵飾言一不才顯者𠩄貴朝廷

肯行然後部下振竦官吏畏服今反為朝廷不信却

委别人則飾之使威誰肯信服飾亦慙見其下今後

見事不若不為不獨邵飾一人臣竊聞諸處多有按

察官吏皆為朝廷不行人各嗟慙以謂任以事權反

加沮惑朝廷之意不可諭也伏望聖慈特勑其三字一作

邵飾𠩄奏特與施行又令今後按察使奏人如不

才老病灼然不疑者不必更委别官示以不信𠩄貴

不失任人之道而令臣下盡心取進正

   論與西賊大斤茶劄子同前

臣伏覩昨者西賊来議通和朝廷許物數目不少内

茶一色元計五萬斤縁中國茶法大斤小斤不同當

𥘉擬議之時朝廷謀慮不審不曽明有指定斤數竊

慮西賊通和之後湏要大斤若五萬斤大斤是三十

萬小斤之數如此則金帛二十萬茶三十萬乃是五

十萬物真宗時契丹大舉至澶州只用三十萬物三

十年後乗國家用兵之際兩國交爭方添及五十萬

今元昊一隅之敵一口便與五十萬物臣請略言為

國家大患一兩事不知為國計者何以處之三十萬

斤之茶自南方水陸二三千里方至西界當今民力

困乏陛下不耻屈志就和本為休民息力若歳般輦

不絶只此一物可使中國公私俱困此大患一也計

元昊境土人民歳得三十萬茶其用已足然則兩榷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捨茶之外湏至别將好物博易賊中無用之物其

大患二也契丹常與中國為敵國指元昊為小邦

見元昊得物之數與彼同則湏更要増添何以應副

不過云茶不比銀絹本是麤物則彼必湏亦要十數

萬大斤中國大貨利止於茶鹽而已今西賊一歳二

十萬斤北虜更一作要三二十萬中國豈得不困此

其大患三也昨與西賊議和之𥘉大臣急欲事就不

顧國家利害唯恐許物不多及和議將成契丹語洩

兩府方有悔和之色然許物已多不可追改今天幸

有此一事尚可罷和臣乞陛下特召兩府大臣共議

保得乆逺供給四夷中國不困則雖大斤不惜若其

為患如臣所說不至妄言即乞早議定計取進止

   論西賊占延州侵地劄子慶暦四年

臣竊聞元昊近於延州界上修築城壘強占侵地欲

先得地然後議和故楊守素未來而占地之謀先發

又聞邊將不肯力爭此事𠩄繫利害甚大臣料賊意

見朝廷累年用兵有敗無勝一旦計無𠩄出厚以金

帛買和知我將相無人便欲輕視中國一面邀求賂

遺一靣侵占邊疆不惟驕賊之心難從實亦為國之

害不細今若縱賊於侵地立起堡寨則延州四面更

無捍蔽便為孤壘其一作賊盡據要害之地他時有

事延州不可保守若失延州則𨵿中遂為賊有以此

而言則𠩄侵之地不可不爭伏況西賊議和事連北

虜今人無愚智皆知和為不便但患國家許物巳多

難為中悔若得别因他事猶可絶和何況此侵地是

中國合爭之事豈可不争臣謂今欲急和而不顧利

害者不過邊臣外憚於禦賊而内欲邀議和之功以

希進用耳故不肯擊逐羌人力爭侵地盖小人無識

只苟目前榮進之利不思國家乆逺之害是國家屈

就通和只與邊臣爲一時進身之利而使社稷受無

涯之患陛下爲社稷計豈不深思大臣爲社稷謀豈

不極慮伏望聖慈遣一使往延州令龐籍力爭取昊

賊先侵之地不令築城堡寨若縁此一事得絶和議

則社稷之福也臣仍慮西賊来人尚有青鹽之說

事人人皆知不可許亦慮小人無識急於就和者尚

陳鹽利以惑聖聦伏望聖慈不納浮議取進止


奏議卷第九

  論麟州事冝劄子已見河東奏草全書中

一  乞罷鐡錢劄子同前

  論耕禁地劄子同前

  論礬務利害狀同前

  相度銅利狀同前

 右五篇此卷更不重出存其目以告来者


論討蠻賊劄子若以其一作若其自以

論湖南蠻賊劄子便形虚喜一作便謂兵勝因此一作因取廵檢

捕賊官等一無檢字乞少一作冝少

論水洛城事宜劄子枷禁滬等奏来一作枷送滬等徳頓軍

一作而釋党留諸族一作諸蕃族畏滬之威信一作畏滬之威信滬之信

驚疑一作生疑邊臣一作自用兵以来一作自陜西用兵應副

芻糧之助其不便四也其字上脫一此字築城築字上一有且字可成

其可一有也字

再論水洛城劄子小將二字一作滬若却移此上一有洙字邊防

利便一作邊防之體無不便黨護一作武士一作滬實有功效

其理不曲一作滬實有功又有理不曲極多一作固多絶少一作殊少築水

洛耳洛字下一有賊字艱辛一作是功一作而功不肯一作無復蕃族

一作生聚别致别字上一有尚字黨庇一作顧慮

論陳留橋事劄子爭陳留橋事橋字上一有移字亦聞一作又聞

論任人之體劄子又令今後一無又令二字

論大斤茶劄子大斤小斤一作大小斤𠩄說一作所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