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奏議卷第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奏議卷第九 歐陽文忠公文集 奏議卷第十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奏議卷第十一

奏議卷第十    歐陽文忠公集一百六

 諌院

   論大臣不可親小事劄子慶暦三年

臣伏見兵興累年天下多故樞宻之職事任非輕

典兵戎體均一作宰輔至於大小機務其繁文倍於

中書𠩄以國家舊制都副承㫖皆用士人位比屬僚

事參謀議祖宗之制一作尤慎擇材或取其歷職詳

練者以為副使自承平以来綱紀𮥠廢惟用人吏備

貟而已當四方無事之時兩府檢例行事上下尸曠

恬然不恠自兵戎既動中外事繁猶務因循致多敗

誤今承㫖不親職事惟署文書凡百行遣皆委諸房

小吏使副大臣不免親臨細事既不得精心思慮專

意廟謀至於碎務繁多又不能躬自檢察遂使邊防

急奏多苦滯留軍國宻謀動成漏洩凡𨵿事體不便

處多皆由樞臣難自躬親而承㫖不能舉職也臣今

欲乞依祖宗舊制承㫖特用士人如武臣中難得其

人即請於文官中精選材能換與合入官資責其舉

職仍令樞宻使副條列常行事目有可以分職責成

者悉以委之使大臣專意廟謀屬吏分行職事時叅

國論一作論議庶有禆𥙷一作既復朝廷之舊制又於事

體而合冝伏望聖慈特賜裁擇取進止

   論中書増官屬主文書劄子同前

臣伏見近来朝廷號令煩數更改又頻降出四方多

不遵禀而朝廷之臣無專主者亦不勾校稽違考責

實効以不銳之意行不信之言冝乎空文雖多而下

不畏聽今百職廢壊弊實由斯臣竊見漢丞相官屬

甚多欲乞精選材臣采漢名號増置兩府官屬官一

二員使專掌政令之出者置簿拘管俟天下施行報

應校其稽違舉行朝典即不得以承受回申便為報

應湏是施行實迹具以條聞旋行勾銷以見能否臣

謂苟設此官則天下知朝廷有責實之意今後可使

令出必行官無曠職如允臣𠩄請一作乞下兩府重

議施行取進止

  論班行未有舉薦之法劄子同前

臣伏見朝廷選任百官文武叅用文官在選者各以

舉主遷京朝官其間雖容時有濫冐然孤寒有才行

之人亦往往𫉬進惟有武官中近下班行並無賢愚

分别一例以年歳遞遷自借職得至供奉官湏是三

十餘年使賢愚同滯而國家緩急要人使用無由知

其能否或要人使則臨時只看脚色㸃差多是不副

𠩄選臣謂班行入仕之人雖多端然其中亦極有才

能可任用者但國家舉選之法全未精博臣欲乞將

近下班行比𩔖選人别立舉官之法凡無人舉者官

有𠩄止更不例遷有舉主者一作舉主足者方與遷轉或且

令無舉主者依舊年限遷轉將有舉主者别作任使

仍𠃉嚴為約束重其連坐之法使舉者不容冐濫則

才與不才漸可分别而用人不濫況今四方多事天

下都監廵檢監當之𩔖盡要得人方能一作集事不

必邊任并閤職方用舉薦其他要切使喚處多如允

臣𠩄請乞付樞宻院商量立定法制頒行取進止

   論乞放還蕃官胡繼諤劄子同前

臣竊見朝廷前歳以延州蕃官胡繼諤因為邊臣𠩄

疑移入内地見任亳州都監以子守清悉領父之諸

部風聞近為不服一作亳州水土死一無死字亡却家族

身又疾病曽有奏陳乞移一京西地涼之處臣謂方

今西鄙用兵之際朝廷冝廣推恩信撫御蕃夷既欲

守清盡死於邊疆當厚遇繼諤保全其家族豈有既

任其子又疑其父繼諤求一作遷内地其實異郷雖

曰居官乃是囚繫致其失𠩄身病家亡況彼初心又

無顯過在繼諤之身巳有幽囚𡨚枉之嘆於守清之

分又失駕馭豪傑之方萬一繼諤疾病死而不歸守

清父子之心豈得無恨反視中國乃為世讎必與邊

陲别生患害其餘部族亦必離心國家自用兵以来

几有計謀未聞勝筭尤於招撫蕃夷之術常失㤙威

致使離叛者多皆願附賊在於繼諤處置特乖臣欲

乞因其有請召至京師與雪前疑厚加禮遇放還本

族示以推誠守清得父子復完必思盡節繼諤感國

家之遇必有𠩄施若朝廷猶以為疑即乞先以此意

詔問守清計其必無弃父之理若彼自不欲其歸則

他日可無後患取進止

   繳進王伯起上書狀同前

右臣今月二十五日出外至夜歸家有相州進士王

伯起看臣不見後留下長書一封中言為檢匣抑塞

言事者責臣不能規諌人主開益聦明及自言有䇿

可以弱北虜使十年不為害又言有上皇帝書為有

司𠩄抑不得上逹仍於長書後卷却奏狀一封意欲

令臣繳奏臣竊詳王伯起𠩄與臣書詞理極有可採

但未知奏狀内𠩄言何事縁臣本不識其人又無處

尋訪只據𠩄與臣書内言有䇿可使北虜十年不為

害此一事是朝廷當今急務其奏狀臣不敢滯留謹

并元與臣書繳連上進伏望聖慈特賜省覽或有可

採乞下開封府尋訪本人更加詢問謹具狀奏聞

  論大理寺斷𡨚獄不當劄子同前

臣風聞大理寺近奏斷徳州公案一道為一班行王

守度謀殺妻事止斷杖六十私罪其守度𠩄犯情理

極惡本因踰濫欲誘一求食婦人為妻自持刄杖恐

逼正妻阿馬令其誣以姦事髠截頭髪又自以一作

繩索付與阿馬守度持刀在旁逼令自縊其命垂盡

只為未有棺器却且解下其後又與繩索令自縊阿

馬偶得生逃臣略聞此大㮣其他守度兇惡之狀備

於案牘人不忍聞阿馬幽苦𡨚枉一作之𡨚如此而法吏

止斷誣姦降以杖罪竊以刑在禁惡法本原情今阿

馬之𡨚於情可憫守度𠩄犯其惡難容若以法家斷

罪舉重而論則守度誣姦不實之罪輕迫人以死之

情重原其用意合從謀殺凡謀殺之罪其𩔖甚多或

有兩相爭恨理直之人因發忿心殺害理曲之人者

死與未死湏𬒳謀殺之刑豈比守度曲在自身阿馬

本無𠩄爭備極陵辱迫以自裁一作虐害之情深於

謀殺逺矣臣甞伏讀真宗皇帝賜諌臣之詔曰𡨚枉

未申賞刑踰度者皆許論列今之𡨚婦臣職當言者

也豈有聖主在上國法方行而令強𭧂之男而敢逼

人以死臣恐守度不誅則自今強者陵弱踈者害親

國法遂隳人倫敗矣其王守度一宗公案伏望聖慈

特令中書細詳情理果如臣之𠩄聞即乞行刑法以

止姦凶取進止

  論内臣馮承用與外任事劄子同前

臣伏見内官馮承用近因過失為臣寮論奏二作奏劾

下親發睿斷不私小人聽納群言逐去左右中外之

士莫不相慶然𥘉聞朝議將與外任至今多日木見

指揮近日外靣虚傳云却得教㘦勾當留在京師竊

以方今内外臣寮若有罪犯便湏勘劾依法行遣今

承用本因有過超轉官資只與外任尚爲優幸若更

遲留不遣則使今後伏事陛下左右者恣爲過惡無

以戒勸承用從来過犯甚衆人皆畏懼不敢明言自

其罷却入内已来舊跡漸一作多彰露内廷之事臣

不細知外邊作過頗有實狀今若未行逺黜則言事

臣寮不免再有論奏勾連獄訟生事轉多其馮承用

伏乞早與一外任閑慢差遣便令出京可以戒勵後

人外弭物論取進止

奏議卷第十

奏議卷第十一   歐陽文忠公集一百七

  河北轉運

   論臺官上言按察使狀慶曆四年八月新除河北轉運按察使未行

右臣伏覩近降朝㫖約束諸路按察使備載臺官所

上之言意謂按察使等所奏之人多不實或因迎送

文移之間有所闕失挾其私怒枉奏平人朝廷都不

深思輕信其說臣自聞降此約束日夕憂嗟𥨸思國

家方此多事難了之時正是責人展効之際獎之猶

恐不竭力疑之誰肯盡其心昨大選諸路按察之際

兩府聚㕔數日盡破常例不次用人中外翕然皆謂

一時之極選凡一有彼字𬒳選之者皆亦各負才業乆無

人知常患無所施爲一旦忽𫎇擢用各思宣力爭奮

所長不惟欲報朝廷豈一作不更希進用豈可頓爲

欺罔便徇私情料其心必未至此苟或如臺官所說

則是兩府聚㕔數日選得不公之人其或不至如斯

何必更加約束竊以任人之術自古所難常能力主

張猶或有沮者何况更一作生疑異使其各自心䦨

如此用人安能集事况按察之任人所難能或大臣

薦引之人或權𫝑僥倖之子彼按察使者下當怨怒

上忤權𫝑而不敢避者只頼朝廷主張而已今按察

者所奏則未能施一作行沮毀者一言則便加輕信

皆由朝廷未知官吏爲州縣大患而按察可以利民

委任之意不堅故毀謗之言易入也所可惜者自差

諸路按察今雖未有大効而老病昬昧之人望風知

懼近日致仕者漸一作多州縣方欲澄清而朝廷自

沮其事臣欲乞聖慈令兩府召臺官上言者至中書

問其何路按察之一作人因挾私怒苟有迹狀乞下

所司辨明若實無人乃是妄說其近降劄子乞賜抽

還不使四方見朝廷自沮按察之權而爲貪贓老繆

之吏所快謹具狀奏聞伏候勑旨

   論兩制以上罷舉轉運使副省府推判官等

   狀慶曆五年誤寘于此

右臣近準御史臺牒爲臣寮上言待制以上舉省府

推判官轉運使副等事奉聖㫖去年勑命更不行用

令臣知委者臣竊詳臣寮上言悉渉虚妄蓋因近日

陛下進退大臣改更庻事小人希合欺罔天聦臣試

請辨之據上言者云若令兩制以上保舉則下長犇

競之路方今上自朝廷下至州縣保舉之法多矣只

如臺官亦是兩制以上舉以至大理詳斷審刑詳議

刑部詳覆等官三路知州知縣通判選人改京官學

官入國學班行遷閤職武臣充將領選人入縣令下

至天下茶鹽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務榷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及課利多處酒務凡要切差

遣無大小盡用保舉之法皆不聞以犇競而廢之豈

可獨於省府等官獨一作長犇競而可廢此其欺妄

可知也上言者又云遂令端士並起馳騖且馳騖盡

一作自是小人豈名端士至如自來舉官之法多矣豈

能盡絶小人干求況自頒新勑以来何人舊是端士

頓然改節馳騖於何門而得舉乞賜推究姓名若果

無之則見其欺妄可知也上言者又云不因請託人

莫肯言此又厚誣之甚也今内外臣寮無大小曽受

人舉者十八九豈可盡因請託而得自兩府大臣而

下至外處通判以上人人各曽舉官豈可盡因請託

而舉若云其它舉官不請託只此勑舉官湏請託即

非臣所知也今兩制之中好人不少繁難一作要害

之地皆巳委信任用二字一作而任之豈可不如外郡通判

等不堪委任舉官況兩制之臣除此勑外亦更别許

舉官豈可舉他官則盡公惟此勑則頓一作徇私請

此其欺妄可知也又云毎歳舉一百五十人致人多

而争差遣臣筭一人有三人舉主方敢望差遣一百

五十人湏一歳内有四百五十員兩制爲舉主今兩

制不及五十人使人人歳舉三人即纔各是一人舉

主豈敢便争差遣況有不曽舉人者或舉不及三人

者乞賜檢㑹去年終兩制以上舉到人數便可知其

恣情欺妄也近日改更政令甚多惟此一事尤易辨

明故臣不避煩言而辨者伏冀陛下因此深悟小人

希合而欺妄也縁自去年陛下用范仲淹冨弼在兩

府值累年盗賊頻起天下官吏多不得力因此屢建

舉官之議然亦不是自出意見皆先檢祖宗故事請

陛下擇而行之所以元降勑文首引國書爲言是也

當時臣寮並不論議近因仲淹等出外與朝廷經畫

邊事讒嫉之人幸其不在左右百端攻擊只此事朝

廷不暇審察便與施行臣昨見冨弼自至河北縁山

傍海經畫勤勞河北人皆云自來未有大臣如此其

經畫所得事亦不少歸至國門臨入而黜使河北官

吏軍民見其盡忠而不知其罪狀小人貪務希合又

不爲朝廷惜事體凡事攻擊至今未巳況朝廷用人

屢有進退豈有一人纔出便不問是非盡改所行之

事若大臣一度進退政令一度改更如此紛紜豈有

定制伏望陛下重一作察愛憎之私辨其虚實之說

凡於政令更慎改張臣檢詳元降舉官勑意亦一作

是於國書檢用祖宗所行之法今上言者却云因諌

官論列致差遣不定而有更張事渉臣身不敢自辨

然臣在諌署日言事無狀致今來臣寮指以爲辭豈

可尚冐寵榮不能自劾請從黜罰以弭人言臣伏見

陛下聖徳仁慈保全忠正之士進退之際各有恩意

此所以能使忠臣義士忘身報國至死而不已也其

今後臣寮希附上言攻擊前兩府所行之事乞賜辨

明擇其實有不便者方與改更庻全大體則天下幸

甚也臣伏覩去年八月二日元降勑命節文云比於

國書擇一作諸治要見其官人之際尤慎外臺之選

又云然其進任必屬近臣又命告示賞罰之命皆三

朝之攸行此是元議舉官因依乞賜詳酌臣無任激

切祈天待罪之至

   論劉三嘏事狀慶暦四年

臣伏見契丹宣徽使劉三嘏挈其愛妾兒女等七口

向化南歸見在廣信軍聽候朝㫖竊慮朝廷只依常

式𭠘來人等依例約囬不納國家大患無如契丹自

四五十年來智士謀臣晝思夜筭未能爲朝廷出一

竒䇿坐而制之今天與吾時使其上下乖離而親貴

臣忽來歸我此乃陛下威徳所加祖宗社稷之福𥨸

慮憂國之臣過有思慮以謂納之别恐引惹臣請略

陳納之却之二端利害伏望聖慈裁擇其可徃年山

遇捨元昊而歸朝邊臣爲國家存信拒而遣之元昊

甘心山遇盡誅其族由是河西之人皆怒朝廷不納

而痛山遇以忠而赤族吾旣自絶西人歸化之路堅

其事賊之心然本欲存信以懷元昊而終至叛逆㡬

困天下是拒而不納未足存信而反與賊堅人心此

已驗之効也其後朝廷悟其失計歸罪郭勸悔巳難

追矣此事不逺可爲鑒戒伏望陛下思之此不可拒

而可納一也三嘏是契丹貴臣秉節龯兼宣徽可謂

至親且貴矣一旦君臣離心走而歸我是彼國中大

醜之事必湏掩諱不欲人聞必不敢明言求之於我

此其可納二也況彼來投又無追者相繼旣絶蹤跡

别無明驗雖欲索之於我難以爲辭此其可納三也

三嘏旣彼之貴臣彼國之事無不與知今旣南來則

彼之動静虚實我盡知之可使契丹日夕懼我攻取

之不暇安敢求索於我自起兵端若使契丹疑三嘏

果在中國則三四十年之間卒無南向之患此又納

之大利其可納四也彼旣窮來歸我若拒而遣之使

其受山遇之禍則幽燕之間四五十年來心欲南向

之人盡絶其歸路而堅其事狄之心思爲三嘏報仇

於中國又終不能固契丹之信此爲誤計其失尤

且三嘏在中國則契丹必盡疑幽燕之人是其半國

離心常恐向背凡契丹南冠常藉幽燕使其盡疑幽

燕之人則可無南寇之患此又可納大利五也古語

曰天與不取反受其咎此不可失之㡬也其劉三嘏

伏望速降宻㫖與冨弼令就近安存津遣赴闕惟乞

決於睿斷不惑群言取進止

   論杜衍范仲淹等罷政事狀一作上皇帝辨杜韓范冨書慶

   暦五

臣聞士不忘身不爲忠言不逆耳不爲諌故臣不避

群邪切齒之禍敢干一作一人難犯之顔惟頼聖明

一作幸加省察臣伏見杜衍韓𤦺范仲淹冨弼等皆

是陛下素所委任之臣一旦相繼罷黜一作而罷天下之

士皆素知其可用之賢而不聞其可罷之罪臣雖供

一作臣職雖在外事不盡一作知然臣𥨸見自古小人

讒害忠賢其說一作不逺欲廣䧟良善則不過指爲

朋黨欲動揺大臣則必湏誣以專權其故何也夫去

一善人而衆善人尚在則未爲小人之利欲盡去之

則善人少過難爲一二求瑕惟有指以爲朋一作惟指以爲

則可一時盡逐至如大臣巳𬒳知遇而𫎇信任

則難難字一作不可以他事動揺惟有專權是上一作人主

所惡故湏此說方可傾之臣料衍等四人各無大過

而一時盡逐弼與仲淹委任尤深而忽遭離間必有

以朋黨專權之說上惑聖聦一有者字臣請試辨辨字一作詳言

之昔年仲淹𥘉以忠言讜論聞於中外天下賢士争

相稱慕當時姦臣誣作朋黨猶難辨明自近日陛下

櫂此數人並在兩府察其臨事可以辨而明也蓋衍

爲人清愼而謹守規矩仲淹則恢廓自信而不疑𤦺

則純正而質直弼則明敏而果銳四人爲性旣各不

同雖皆歸於盡忠而其所見各異故於議事多不相

從至如杜衍欲深罪滕宗諒仲淹則力爭而寛之仲

淹謂契丹必攻河東請急脩邊備冨弼料以九事力

言契丹必不來至如尹洙亦號仲淹之黨及爭水洛

城事韓𤦺則是尹洙而非劉滬仲淹則是劉滬而非

尹洙此數事尤彰著陛下素已知者此四人者可謂

天下至公四字一作公正之賢也平日閑居則相稱羙之不

暇爲國議事則公言廷諍而不一作私以此而言臣

衍等真得漢史所謂忠臣有不和之節而小人讒

爲朋黨可謂誣矣臣聞有國之權誠非臣下之得專

也然一無此字臣竊思仲淹等自入兩府巳一作來不見

其專權之迹而但見其善避權也權者二字一作夫權得名

位則可行故好一作權之臣必貪一有名字位自陛下召

𤦺與仲淹於陜西𤦺等讓至五六陛下亦五六召之

三有至如二字冨弼三命學士兩命樞宻副使毎一命皆再

三懇讓讓者愈切陛下用之愈堅皆再至愈堅十五字一作未甞不懇

讓懇讓之者愈切而陛下用之愈堅此天下之人所共知一有但字見其避讓大繁

不見其好一作權貪位也及陛下堅不許辭方敢受

命然猶未敢别有所爲陛下見其皆未作一作

一作飲其作事乃特一無此字開天章召而賜坐受一作以紙筆

使其條事一作然衆人避讓不敢下筆弼等亦不敢

獨有所述因此又煩聖慈特出手詔指定姓名專責

弼等一字一作其條列大事而施行二字一作行之弼等遲囬又

二字一作近反一月方敢略條數事然一無此字仲淹深一作

練世事必知凢百難猛一作凢事難遽更張故其所陳志在

逺大而多若迂緩但欲漸而行之以乆冀皆有効弼

性雖銳然亦一無此字不敢自出意見但多一無此字舉祖宗

故事請陛下擇而行之自古君臣相得一言道合遇

事便行臣方恠弼等𫎇陛下如此堅意委任遇事至委任十

八字一作遇事而近更無推避弼等𫎇陛下堅意委任□督責丁寧而猶遅緩自

疑作事不果然小人巧譛巳一作曰專權者豈不誣

哉至如兩路宣撫聖一作朝常一作遣大臣况自中

國之威近年不振故元昊叛逆一方而勞困及於天

下北虜乗釁違盟而動其書辭侮慢至有貴國二字一作

祖宗之言陛下憤恥雖深但以邊防無備未可與

爭屈志一作買和莫大之辱弼等見中國累年侵凌

之患感陛下不次進用之恩故各自請行力思雪國

家之前耻八字一作力思雪耻沿一作山傍海不憚勤勞欲使

武備再脩國威復振臣見弼等用心本欲尊陛下威

權以禦四夷未見其侵權而作過也伏惟陛下睿哲

聦明有知人之聖臣下能否洞見不遺故於千官百

辟之中特一作選得此數人驟加擢用夫正士在朝

羣邪所忌謀臣不用敵國之福也今此數人一旦罷

去而使羣邪相賀於一作内四夷相賀於一作外此

臣所一有以字爲陛下惜之一無此字也伏惟陛下聖徳仁慈

保全忠善退去之際恩禮各優今仲淹四路之任亦

不輕矣惟一無此字願陛下拒絶羣謗委任一作不疑使

盡其所爲猶有禆補方今西北二虜交爭未巳正是

天與陛下經營之時如弼與𤦺豈可置之閑處伏望

陛下一無此二字早辨讒巧特加圖任則不勝幸甚臣自

前𡻕召入諌院十月之内七受聖恩而致身兩制方

一作思君一作寵至深未知報効之所今群邪爭進

讒巧一有而字正士⿰糹⿱𢆶匹 -- 繼去朝廷乃臣忘身報國之秋一作

豈可緘言而避罪敢竭愚𥌒惟陛下擇之臣無任祈

天待罪懇激屏營之至臣脩昧死再拜

 右正文乃今盰台守施宿所藏當時真本也一作

 疑是後來公所改定如以水落為洛之𩔖及其餘

 文意皆不若一作爲長至如貴國二字注一作責

盖用綿本及李燾長編今真蹟元用貴國按慶曆

 二年契丹求𨵿南書云貴國 祖先肇創基業尋

 與敝境⿰糹⿱𢆶匹 -- 繼為善鄰暨乎

 太宗紹登寳位於有征之地才定并汾以無名之

 師直抵燕薊

 仁宗命王拱辰草答書云

 太宗皇帝親駕并郊匪圖燕壤當時貴國亟發援

 兵既交石嶺之鋒遂舉薊門之役則是貴國二字

 彼此用之公此奏後改為責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