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易童子問卷第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易童子問卷第二 歐陽文忠公文集 易童子問卷第三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外制集序

易童子問卷第三  歐陽文忠公集七十八

童子問曰繫辭非聖人之作乎曰何獨繫辭焉文言

說卦而下皆非聖人之作而衆說淆亂亦非一人之

言也昔之學易者雜取以資其講說而說非一家是

以或同或異或是或非其擇而不精至使害經而惑

世也然有附託聖經其傳已久莫得究其所從来而

覈其真僞故雖有明智之士或貪其雜博之辯溺其

冨麗之辭或以爲辨疑是正君子所愼是以未始措

意於其間若余者可謂不量力矣邈然逺出諸儒之

後而學無師授之傳其勇於敢爲而決於不疑者以

聖人之經尚在可以質也童子曰敢問其略曰乾之

初九曰潜龍勿用聖人於其象曰陽在下也豈不曰

其文巳顯而其義已足乎而爲文言者又曰龍德而

𨼆者也又曰陽在下也又曰陽氣潜蔵又曰潜之爲

言𨼆而未見繫辭曰乾以易知坤以簡能易則易知

簡則易從易知則有親易從則有功有親則可久有

功則可大可久則賢人之德可大則賢人之業其言天

地之道乾坤之用聖人所以成其德業者可謂詳而

備矣故曰易簡而天下之理得矣者是其義盡於此

矣俄而又曰廣大配天地變通配四時隂陽之義配

日月易簡之善配至德又曰夫乾確然示人易矣夫

坤隤然示人簡矣又曰夫乾天下之至健也其德行

常易以知險夫坤天下之至順也其德行常簡以知

阻繫辭曰六爻之動三極之道也者謂六爻而兼三

材之道也其言雖約其義無不包矣又曰易之爲書

也廣大悉備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兼三材

而兩之故六六者非他也三材之道也而說卦又曰

立天之道曰隂與陽立地之道曰柔與剛立人之道

曰仁與義兼三材而兩之故易六畫而成卦分隂分

陽迭用柔剛故易六位而成章繫辭曰聖人設卦觀

象繫辭焉而明吉凶又曰辨吉凶者存乎辭又曰聖

人有以見天下之動而觀其㑹通以行其典禮繫辭

焉以斷其吉凶是故謂之爻人曰易有四象所以示

也繫辭焉所以告也定之以吉凶所以斷也又曰設

卦以盡情僞繫辭焉以盡其言其說雖多要其旨歸

止於繫辭明吉凶爾可一言而足也凡此數說者其

略也其餘辭雖小異而大旨則同者不可以勝舉也

謂其說出於諸家而昔之人雜取以釋經故擇之不

精則不足⿰忄⿱ス土 -- 怪也謂其說出於一人則是繁衍叢脞之

言也其遂以爲聖人之作則又大繆矣孔子之文章

易春秋是巳其言愈簡其義愈深吾不知聖人之作

衍叢脞之如此也雖然辨其非聖之言而巳其於

易義尚未有害也而又有害經而惑世者矣文言曰

元者善之長也亨者嘉之㑹也利者義之和也貞者

事之幹也是謂乾之四德又曰乾元者始而亨者也

利貞者性情也則又非四德矣謂此二說出於一人

乎則殆非人情也繫辭曰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

所謂圖者八卦之文也神馬負之自河而出以授於

伏羲者也盖八卦者非人之所爲是天之所降也又

曰包羲氏之王天下也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

地觀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逺取諸物於是

始作八卦然則八卦者是人之所爲也河圖不與焉

斯二說者已不能相容矣而說卦又曰昔者聖人之

作易也幽賛於神明而生蓍參天兩地而𠋣數觀變

於隂陽而立卦則卦又出於蓍矣八卦之說如是是

果何從而出也謂此三說出於一人乎則殆非人情

也人情常患自是其偏見而立言之士莫不自信其

欲以垂乎後世惟恐異說之攻之也其肯自爲二三

之說以相抵捂而疑世使人不信其書乎故曰非人

情也凡此五說者自相乖戾尚不可以爲一人之說

其可以爲聖人之作乎童子曰於此五說亦有所取

乎曰乾無四德而洛不出圖書吾昔巳言之矣若元

亨利貞則聖人於彖言之矣吾知自堯舜已来用⺊

筮爾而孔子不道其初也吾敢妄意之乎童子曰是

五說皆無取矣然則繁衍叢脞之言與夫自相乖戾

之說其書皆可廢乎曰不必廢也古之學經者皆有

大傳今書禮之傳尚存此所謂繫辭者漢𥘉謂之易

大傳也至後漢巳爲繫辭矣語曰爲趙魏老則優不

可以爲滕薛大夫也繫辭者謂之易大傳則優於書

禮之傳逺矣謂之聖人之作則僣僞之書也蓋夫使

學者知大傳爲諸儒之作而敢取其是而捨其非則

三代之末去聖未逺老師名家之世學長者先生之

餘論雜於其間者在焉未必無益於學也使以爲聖

人之作不敢有所擇而盡信之則害經惑世者多矣

此不可以不辨也吾豈好辨者哉童子曰敢問四德

曰此魯穆姜之所道也𥘉穆姜之筮也遇艮之隨而

爲隨元亨利貞說也在襄公之九年後十有五年而孔

子始生又數十年而始賛易然則四德非乾之德文

言不爲孔子之言矣童子曰或謂左氏之傳春秋也

竊取孔子文言以上附穆姜之說是左氏之過也然

乎曰不然彼左氏者胡爲而傳春秋豈不欲其書之信

於世也乃以孔子晚而所著之書爲孔子未生之前

之說此雖甚愚者之不爲也蓋方左氏傳春秋時世

猶未以文言爲孔子作也所以用之不疑然則謂文

言爲孔子作者出於近世乎童子曰敢問八卦之說

或謂伏羲巳授河圖又俯仰於天地觀取於人物然

後畫爲八卦爾二說雖異會其義則一也然乎曰不

然此曲學之士牽合𫝊會以苟通其說而遂其一家

之學爾其失由於妄以繫辭爲聖人之言而不敢非

故不得不曲爲之說也河圖之出也八卦之文已具乎

則伏羲授之而巳復何所爲也八卦之文不具必須

人力爲之則不足爲河圖也其曰觀天地觀鳥獸取

於身取於物然後始作八卦盖始作者前未有之言也

考其文義其創意造始其勞如此而後八卦得以成

文則所謂河圖者何與於其間哉若曰巳授河圖又

須有爲而立卦則觀於天地鳥獸取於人物者皆備

言之矣而獨遺其本始所授於天者不曰取法於河

圖此豈近於人情乎考今繫辭二說離絶各自爲言

義不相通而曲學之士牽合以通其說而悞惑學者

其爲患豈小哉古之言僞而辨順非而澤者殺無赦

嗚呼爲斯說者王制之所宜誅也童子曰敢問生蓍

立卦之說或謂聖人已畫卦必用蓍以筮也然乎曰

不然考其文義可知矣其曰昔者聖人之作易也者

謂始作易時也又曰幽賛於神明而生蓍參天兩地

而𠋣數觀變於隂陽而立卦發揮於剛柔而生爻者

謂前此未有蓍聖人之将作易也感於神明而蓍爲

之生聖人得之遂以𠋣數而立卦是言昔之作易立

卦之始如此爾故漢儒謂伏羲畫八卦由數起者用

此說也其後學者知幽賛生蓍之恠其義不安則曲

爲之說曰用生蓍之意者將以救其失也又以卦由

數起之義害於二說則謂已畫卦而用蓍以筮欲牽

合二說而通之也然而考其文義豈然哉若曰巳作

卦而用蓍以筮則大衍之說是已大抵學易者莫不

欲尊其書故務爲竒說以神之至其自相乖戾則曲

為牽合而不能通也童子曰敢請益曰夫諭未逹者未

能及於至理也必指事據迹以爲言余之所以知繫

辭而下非聖人之作者以其言繁衍叢脞而乖戾也

蓋略舉其易知者爾其餘不可以悉數也其曰原始

反終故知死生之說又曰精氣爲物遊䰟為變是故

SKchar神之情状云者質於夫子平生之語可以知之矣

其曰知者觀乎彖辭則思過半矣又曰八卦以象告

彖以情言云者以常人之情而推聖人可以知之

矣其以乾坤之策三百有六十當期之日而不知七

八九六之數同而乾坤無定策此雖筮人皆可以知

之矣至於何謂子曰者講師之言也說卦雜卦者筮

人之占書也此又不待辨而可以知者然猶皆迹也

若夫語以聖人之中道而過推之天下之至理而不

通則思之至者可以自得之童子曰既聞命矣敢不

易童子問卷第三

易童子問繫辭然有附託有一作其莫不自信其此下一有

其肯其一作豈洛不出一作河洛不出則三代之末則字下一有自字

其間者在焉此下一有取之二字之不為不字上一有所字遂其一家

其一作爲聖人之將此上一有由字用生蓍一作生用蓍不能通也而

乖戾也二也字下一本各有如此二字七八九六之數同同字上一有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