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芸小說/卷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殷芸小說
←上一卷 卷二 周六國前漢人 下一卷→


紂為糟丘酒池,一鼓而牛飲者三千人,池可運船。

介子推不出,晉文公焚林求之,終抱木而死。公撫木哀嗟,伐樹制屐。每懷割股之恩,輒潸然流涕視屐曰:「悲乎足下!」足下之言,將起於此。

王子喬墓在京茂陵,戰國時,有人盜發之,睹之無所見,唯有一劍,懸在空中。欲取之,劍便作龍鳴虎吼,遂不敢近。俄而徑飛上天。《神仙傳》云:「真人去世,多以劍代其形,五百年後,劍亦能靈化。」此其驗也。

老子始下生,乘白鹿入母胎中。老子為人:黃色美眉,長耳廣額,大目疏齒,方口厚唇,耳有三門,鼻有雙柱,足蹈五字,手把十文。

襄邑縣南八十里曰瀨鄉,有老子廟,廟中有九井。或云每汲一井,而八井水俱動。有能潔齋入祠者,須水溫,即隨意而溫。

顏淵、子路共坐於門,有鬼魅求見孔子,其目若日,其形甚偉。子路失魄口噤;顏淵乃納履拔劍而前,卷握其腰,於是化為蛇,遂斬之。孔子出觀,歎曰:「勇者不懼,智者不惑,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

孔子嘗使子貢出,久而不返,占得鼎卦無足,弟子皆言無足不來;顏回掩口而笑。孔子曰:「回笑,是謂賜必來也。」因問回:「何以知賜來?」對曰:「無足者,蓋乘舟而來,賜且至矣。」明旦,子貢乘潮至。

宰我謂:「三年之喪,日月既周,星辰既更,衣裳既造,百鳥既變,萬物既易,黍稷既生,朽者既枯,於期可矣。」顏淵曰:「人知其一,未知其他。但知暴虎,不知馮河。鹿生三年,其角乃墮;子生三年,而離父母之懷。子雖善辯,豈能破堯舜之法,改禹湯之典,更聖人之文,除周公之禮,改三年之喪,不亦難哉!父母者,天地,天崩地壞,三年不亦宜乎!」

子路、顏回浴於洙水,見五色鳥。顏回問子路曰:「由,識此鳥否?」子路曰:「識。」回曰:「何鳥?」子路曰:「熒熒之鳥。」後日,顏回與子路又浴於泗水,更見前鳥,復問:「由,識此鳥否?」子路曰:「識。」回曰:「何鳥?」子路曰:「同同之鳥。」顏回曰:「何一鳥而二名?」子路曰:「譬如絲絹,煮之則為帛,染之則為皂,一鳥而二名,不亦宜乎?」

孔子嘗遊於山,使子路取水,逢虎於水所,與共戰,攬尾得之,內懷中;取水還,問孔子曰:「上士殺虎如之何?」子曰「上士殺虎持虎頭。」又問曰:「中士殺虎如之何?」子曰「中士殺虎持虎耳。」又問:「下士殺虎如之何?」子曰:「下士殺虎捉虎尾。」子路出尾棄之。因恚孔子曰:「夫子知水所有虎,使我取水,是欲死我。」乃懷石盤,欲中孔子。又問:「上士殺人如之何?」子曰:「上士殺人使筆端。」又問:「中士殺人如之何?」子曰;「中士殺人用舌端。」又問:「下士殺人如之何?」子曰:「下士殺人懷石盤。」子路出而棄之,於是心服。

孔子去衛適陳,途中見二女採桑。子曰:「南枝窈窕北枝長。」答曰:「夫子遊陳必絕糧。九曲明珠穿不得,著來問我採桑娘。」夫子至陳,大夫發兵圍之,令穿九曲珠,乃釋其厄。夫子不能,使回、賜返問之。其家謬言女出外,以一瓜獻二子。子貢曰:「瓜,子在內也。」女乃出,語曰:「用蜜塗蛛,絲將繫蟻,蟻將繫絲;如不肯過,用煙熏之。」孔子依其言,乃能穿之。於是絕糧七日。

有鳥九尾,孔子與子夏渡江,見而異之,人莫能名。孔子曰:「鶬也。嘗聞河上之歌曰:『鶬兮鴰兮,逆毛衰兮,一身九尾長兮。』」

周公居東,惡聞此鳥,命庭氏射之,血其一首,猶餘九首。

秦世有謠云:「秦始皇,何強梁;開吾戶,據吾床;飲吾漿,唾吾裳;餐吾飯,以為糧;張吾弓,射東墻;前至沙丘當滅亡。」始皇既焚書坑儒,乃發孔子墓,欲取經傳。墓既啟,遂見此謠文刊在塚壁,始皇甚惡之。及東遊,乃遠沙丘而循別路,忽見群小兒攢沙為阜,問之:「何為?」答云:「此為沙丘也。」從此得病而亡。或云:「孔子將死,遺書曰:『不知何男子,自謂秦始皇,上我之堂,據我之床,顛倒我衣裳,至沙丘而亡。』」

安吉縣西有孔子井,吳東校書郎施彥先後居井側。先云:「仲尼聘楚,為令尹子西所譖,欲如吳未定,逍遙此境,復居井側,因以名焉。」

鬼谷先生與蘇秦、張儀書云:「二君足下:功名赫赫,但春華到秋,不得久茂;日數將冬,時訖將老。子獨不見河邊之樹乎?僕御折其枝,波浪蕩其根,上無徑寸之陰,下被數千之痕,此木非與天下人有仇怨,蓋所居者然。子不見嵩、岱之松柏,華、霍之檀桐乎?上枝干青雲,下根通三泉,上有猿狖,下有赤豹麒麟,千秋萬歲,不逢斧斤之患,此木非與天下之人有骨肉,亦所居者然。今二子好朝露之榮,棄長久之功,輕喬松之永延,貴一旦之浮爵。夫女愛不極席,男歡不畢輪,痛夫痛夫!二君二君!」蘇秦、張儀答書云:「伏以先生秉德含和之中,遊心青雲之上,飢必啖芝草,渴必飲玉漿,德與神靈齊,明與三光同,不忘將書,誡以行事。儀以不敏,名問不昭,入秦匡霸,欲翼時君,刺以河邊,喻以深山,雖復素闇,誠銜斯旨。」

張子房與四皓書云:「良白:仰惟先生,秉超世之殊操,身在六合之間,志淩造化之表。但自大漢受命,禎靈顯集,神母告符,足以宅兆民之心。先生當此時,輝神爽乎雲霄,濯鳳翼於天漢,使九門之外,有非常之客,北闕之下,有神氣之賓,而淵遊山隱,竊為先生不取也。良以頑薄,承乏忝官,所謂絕景不御,而駕服駑駘。方今元首欽明文思,百揆之佐,立則延企,坐則引領,日仄而方丈不御,夜寢而閶闔不閉。蓋皇極須日月以揚光,后土待嶽瀆以導滯;而當聖世,鸞鳳林棲,不翔乎太清;騏驥嶽遁,不步於郊莽,非所以寧八荒而慰六合也。不及省侍,展布腹心,略寫至言,想料翻然不猜其意。張良白。」四皓答書曰:「竄蟄幽藪,深谷是室,豈悟雲雨之使,奄然萃止。方今三章之命,邈殷湯之曠澤,禮隆樂和,四海克諧,六律及於絲竹,和聲應於金石,飛鳥翔於紫闕,百獸出於九門。頑夫固陋,守彼巖穴,足未嘗踐閶闔,目未曾見廊廟,野食於豐草之中,避暑於林木之下;望月晦然後知三旬之終,睹霜雪然後知四時之變,問射夫然後知弓弩之須,訊伐木然後知斧柯之用。當秦項之艱難,力不能負干戈,攜手逃走,避役山草,倚朽若立,循水似濟。遂使青蠅盜聲於晨雞,魚目竊價於隨珠。公侯應靈挺特,神父授策,蓋無幽而不明也。豈有烹鼎和味,而願令菽麥廁方丈之御;被龍服袞,而欲使女蘿上紺綾之緒?恐汩泥以濁白水,飄塵以亂清風;是以承命傾筐,聞寵若驚。謹因飛龍之使,以寫鳴蟬之音,乞守兔鹿之志,終其寄生之命也。」

晉簡文志:「漢世人物,當推子房為標的,神明之功,玄勝之要,莫之與二。接俗而不虧其道,應世而事不嬰□。玄識遠情,超然獨邁。」

樊將軍噲問於陸賈曰:「自古人君,皆云受命於天,云有瑞應,豈有是乎?」陸賈應之曰;「有。夫目瞬,得酒食;燈火花,得錢財;乾鵲噪而行人至,蜘蛛集而百事喜。小既有徵,大亦宜然。故曰:『目瞬,則咒之;燈火花,則拜之;乾鵲噪,則餵之;蜘蛛集,則放之。』況天下之大寶,人君重位,非天命何以得之哉?瑞,寶信也,天以寶為信,應人之德,故曰瑞應。天命無信,不可以力取也。」

湘州有南寺,東有賈誼宅。宅有井,小而深,上斂下大,狀似壺,即誼所穿。井旁局腳食床,容一人坐,即誼所坐也。

誼宅今為陶侃廟,誼時種甘,猶有存者。

漢董仲舒嘗夢蛟龍入懷中,乃作《春秋繁露》。

漢文翁當起田,砍柴為陂,夜有百十野豬,鼻載土著柴中。比曉,塘成,稻常收。嘗欲斷一大樹,欲斷處去地一丈八尺。翁先咒曰:「吾得二千石,斧掌著此處。」因擲之,正砍所欲。後果為蜀郡守。

漢武帝見畫伯夷、叔齊形象,問東方朔:「是何人?」朔曰:「古之愚夫。』帝曰:「夫伯夷、叔齊,天下廉士,何謂愚耶?」朔對曰:「臣聞賢者居世,與時推移,不凝滯於物。彼何不升其堂,飲其漿,泛泛如水中之鳧,與彼俱遊?天子轂下,可以隱居,何自苦於首陽乎?」上喟然而歎。

漢武遊上林,見一好樹,問東方朔,朔曰:「名善哉。」帝陰使人落其樹。後數歲,復問朔,朔曰:「名為瞿所。」帝曰:「朔欺久矣,名與前不同,何也?」朔曰:「夫大為馬,小為駒;長為雞,小為雛;大為牛,小為犢;人生為兒,長為老;且昔為『善哉』,今為『瞿所』,長少死生,萬物敗成,豈有定哉?」帝乃大笑。

武帝幸甘泉宮,馳道中有蟲,赤色,頭目牙齒耳鼻悉盡具,觀者莫識。帝乃使朔視之,還對曰:「此『怪哉』也。昔秦時拘繫無辜,眾庶愁怨,咸仰首歎曰:『怪哉怪哉!』蓋感動上天,憤所生也,故名『怪哉』。此地必秦之獄處。」即按地圖,果秦故獄。又問:「何以去蟲?」朔曰:「凡憂者得酒而解,以酒灌之當消。」於是使人取蟲置酒中,須臾,果糜散矣。

揚雄謂:「長卿賦不似人間來。」歎服不已。其友盛覽問:「賦何如其佳?」雄曰:「合纂組以成文,列錦繡以成質。」雄遂著《合組》之歌,《列錦》之賦。

揚雄著《太玄經》,夢吐白鳳凰,集於《玄》上。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