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0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五回 郭廣瑞店內施仁 馬成龍途中受困 下一回▶


  詞曰:

  財乃世路牛馬,愚人何必弄懸。東崩西騙顧眼前,那管十方血汗。

  口債焉能空想,錢債終究要還。無功受祿寢食安,何如安分自便!

  馬成龍來至保定府西關路北瑞升客店,進店占上房。一路除去盤費之外,尚有白銀二百餘兩。小二打淨面水、倒茶。成龍一想:「此去到北京城有三百餘里地,盤費富足,可以不必發愁,尚可方便,到了京城再作道理。」想罷,要菜吃酒,吃罷晚飯,行路勞乏,打開行李安歇睡覺。屋中甚陰,天氣又在新秋,夜晚是涼的。

  第二日起來,覺著頭疼,四肢發軟,氣悶不通,不能起身上路,叫小二請一個醫家前來看病。小二出去,將本街住的一個不精通醫道、全憑藥性賦、不曉王叔和脈案的一位甘草先生請來看病。正是:送歸地府憑三指,請到無常只一方。

  這位先生來至上房,成龍本是停食感冒,他按著三陽在內的傷寒給他治了,發汗之藥又用的是麻黃。這一治倒重了,第二日更不能起牀。

  成龍由這一日起,請來醫家無數,約有二十餘天,銀子早為用盡,衣服典當已空。時光已過中秋節後,天氣寒涼,身上只穿舊繭綢單褲褂一身,欠下房飯店帳十數餘弔,小二就不像當初有錢之時那般慇懃小心伺候了,叫之不應,呼之不靈。倒是本店東家郭掌櫃,名喚廣瑞,為人忠厚和平,深明大義。見成龍在此店住了四十餘天,病體方才見好,隨來在上房,見成龍窮苦的這樣,甚為可憐,說:「客人,你的病好了嗎?」成龍說:「好了。」掌櫃道:「天氣將要涼了,明天我給你制錢二千,你起身走吧。你欠我的帳目,我不要了。」成龍說:「謝謝你老人家。我明日歇息一天,後日我就到北京城找朋友去了。」說罷,郭掌櫃回到櫃房,叫伙計給他送飯。

  次日就起陰天,下起雨來了。一連三天未晴,又不能起身,只好在店內吃這一碗無意思閒飯。郭掌櫃的雖好,無奈小二終日閒言閒語,甚是難聽,自己遇著秋雨連綿,不能起身,衣裳又單,夜晚甚冷。成龍長歎一聲,說道:詩曰:一夜涼風吹夜雨,英雄受困無知己。

    平生運蹇有誰知?惟有一聲長歎矣。

  幸喜次日天晴,掌櫃的送過盤費錢,二弔成龍叩謝起身,出保定府北門。秋風陣陣,敗葉凋零,對此悽慘景況,思前想後,想起當初有錢之時何等豪爽,即至今日無錢,在店內受小二的閒氣,多虧店中東人周濟我。正是:看破時事須睜眼,滲透機關暗點頭。

  正想之間,已至漕河。病體方好,四肢發軟,不能行走,僱了一頭毛驢,頭一天走了八十里,至顧城鎮下店安歇,一宿晚景無語。次日早起,僱蕩子車到北河吃早飯,順大路道往北,行至高碑店,尋店住宿。是日,除去店飯錢,分文皆無。次日起身,並未吃早飯,日色平西已到涿州,沒錢不敢進店,在街上歇息片時,又往前連夜行走。直到次日早晨,來到蘆溝橋,一日一夜,並未用過飯食,直餓得肚內咕嚕咕嚕響。見那邊擺著一個切糕架子,熱氣騰騰。旁邊有一人手拿刀,切的一塊一塊的,口中高聲說:「六個錢一塊。」成龍餓急了,來至架子旁邊,假裝不認得,說:「這是什麼東西?」那人說:「是切糕,黃米麵同棗兒、豆兒蒸的。」成龍說:「你給我一塊嚐嚐,我可沒有錢。」那人說:「不成。」成龍又說道:「你不給我嚐嚐,你舍給我一塊吧。」那人說:「我捨不起,你去找有錢的去要吧。」成龍是餓急了,眼睜睜瞧著吃不到嘴裡。正是:饑咽糟糠真如蜜,飽飫烹宰也不香。

  自己萬般無奈,「我搶他的就得了。」想罷,說:「賣切糕的,那邊有人來搶你的切糕來了!」那人一回頭,成龍扛起切糕架子往東就跑。那人說:「不好了,搶了我了!與我截住他!」成龍跑著一想,說:「我成了什麼人?君子固窮才是!人家是個小買賣人,我把人家的本錢搶去,人家豈不餓死嗎?我自己受罪怨命,絕不連累別人。」想罷,將架子放下,笑著說:「我與你鬧著玩呢!」那人又說:「你嚇壞了我了。」

  正說之際,從那邊來了一少年,約二十多歲,手拿百靈籠子一個,說:「朋友,你是哪裡的?」成龍說:「我是山東登州府文登縣馬家莊人氏。」那少年說:「沒進過城吧?」成龍說:「沒有。」那個人說:「我瞧你像沒吃飯的樣子,是不是?」成龍說:「可不是,一天一夜沒吃飯呢。」那人說:「我們北京城內的規矩,飯鋪開張,舍飯三天。今日彰儀門裡,路北新開一個大貨鋪『井泉館』,頭一天舍飯,年歲大的人到那裡,給一個大份,吃完給錢四百。大份是兩張大餅、兩個大碗麵、兩碟包子、兩碟黃窩窩。小孩照樣給一半。你快點去吧,正趕上了。」成龍說:「多蒙指示,我就快去了。」一直過大井小井,直到彰儀門進城,見路北有一個飯鋪,遍插金花,字號是「井泉館」,裡邊吃飯人無數,外邊還有站著吃的,成龍在旁邊等著。有一個人在那裡吃飯,是個賣菜的,先在櫃上存錢五百六十文,吃了一百六十錢的飯帳,說:「剩下你給我拿過來吧。」跑堂的從櫃上拿過四百錢,給了那個人,說:「清帳。」成龍瞧著,打算此人吃的是大份,心中說:「北京城真有這樣的事。這一開張,得用多少錢賠?」那個賣菜的站起來,成龍隨就坐下了,說:「給我來個大份。」跑堂說:「什麼叫大份?」成龍說:「你瞧我是白帽盔,你當我不知道!我說給你聽聽:大份,每人是兩張大餅、兩個大碗麵、兩碟包子、兩碟黃窩窩,並沒別的了,這就是大份。」跑堂的一笑,說:「也不管你要大份、小份,給你拿來你吃就是了。」端在桌上,放在成龍面前,說:「你吃罷,吃完了再說。」

  成龍正是餓急了的,一見拿過來,風捲殘雲,吃了一個乾淨。吃完了說:「你給我拿過大份錢來。」跑堂的說:「你吃了一百六十八個錢,你給錢吧,沒有那麼些說的!」成龍說:「你們這不是新開張麼?」伙計說:「是。」成龍說:「既是新開張,城裡規矩,不是舍飯三天嗎?」伙計說:「走開吧!我們沒有這些錢舍。」成龍說:「那麼,我沒有錢給你。」伙計說:「無錢就剝你的衣裳。」成龍說:「什麼?你剝我?你過來,我給你錢!」伙計望前一進身,成龍站起來,用手一拎,底下一抬腿,將伙計踢倒在地;一伏身,將伙計抓起來,成龍說:「你姓什麼?」伙計說:「我姓宋,名剛。」成龍說:「好!」將他抓住,往裡面水缸就扔,「撲通」一聲響亮,伙計早掉在缸裡。成龍說:「你叫宋剛,我沒把你送在罈子裡,我就對的起你了!」別的伙計說:「吃完了飯不給錢,還要打架!」先將宋剛從缸裡撈出來,說:「伙計們,拿傢伙來,給我打!」成龍說:「要打架?」環眉直立,二目圓睜,將板凳踢倒,將腿兒劈下。只見大貨鋪無數人等出來,將成龍圍住就要打。正是:龍游淺水遭蝦戲,虎離深山被犬欺。

  大眾方才要打,從裡面出來一人說:「別打!」成龍一見,羞得面紅耳赤,將板凳腿扔在舊地,趕緊上前行禮。正是:十年久旱逢甘雨,萬里他鄉遇故知。

  不知此人是誰,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