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1822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萬八千二百二十二 永樂大典
卷之一萬八千二百二十三
卷之一萬八千二百二十四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八千二百二十三 十八漾

夢傅說像書說命。髙宗夢得說。使百工營求諸野。得諸傳巖。王庸。作書以誥曰。以台正于四方。台恐德弗類。兹故弗

言。恭默思道。夢帝賚予良弼。其代予言。乃審厥像。俾以形。旁求于天下。孔安國注曰。審所夢之人。刻。其形像。以旁求之。效於民間。說築傅巖之野。惟

肖傅氏之巖。在虞虢之界。肖。似所夢之形也。鑄范蠡像國語越滅吳。范蠡遂乘輕舟。而浮於五湖。莫知其終極。越

王命工。以良金寫范蠡之状。朝禮之。環會稽三百里以為范蠡地。去白起像制度詳說宋。建隆四年。帝幸武成廟。

指白起像曰。此人殺已降。不武之甚。杖畫去之。射伯升像東漢書宗室傳。伯升與王莽將軍嚴尤等。戰子育陽。大敗

之。自號柱天大將軍。王莽素聞其名。大震懼購伯升。邑五萬户。黄金十萬斥。位上公。使長安中官署。及天下鄉亭。皆畫伯升像於塾。旦起射之。

畏郅都像抱朴子欽士篇。郅都之像。使勁虜振懾。孔明之尸。猶令大國寢鋒。賜叔夜像

南史伏曼容傳。曼容仕宋為驃騎行參軍。宋明帝好周易。嘗集朝臣於清暑殿。講詔曼容執經。曼容素風風采。明帝以方𥞇叔夜。使吳人陸深㣲。畫

叔夜像賜之。賛無忌像續世說太宗信任長孫無忌。或有宻表。言其權寵過盛者。太宗以表示無忌曰。朕與卿君

臣之間。凡事無疑。若各懷所聞而不言。則君臣之意。無以獲通。因召百寮諭之曰。朕今有子皆㓜。無忌於朕。實有大功。今者委之猶子也。踈開。舊謂

之不順。朕所不取。又作威鳳賦。賜無忌命圖無忌刑像。太宗自作畫賛賜之。圖李勣像唐書李勣傳始太宗時。已

盡勣像凌煙閣。至是帝復命圖其刑。自序之宋李復潏水文集題李勣繪像唐太宗嘗因燕間。顧謂李勣曰。欲託以孤㓜。思之無如卿者。卿徃不

遺於李宻。今豈負於朕哉。勣嚙指出血為誓。髙宗將立武后。衆皆以謂不可。後間。勣。勣曰。此乃陛下家事。何須問他外人。立后之議遂决。于嘗過渭

北九嵏山。見英衛皆陪葬昭陵。英公墓域髙大。特為立𨵗。乃武后。厚葬以報之。敬業欲興復而不能。不知禍本於其祖。一言喪邦。若此其甚乎。元祐

丁卯。清明日。李某履中題。獻九齡像輿地紀勝長編云。太平興國三年。韶州言。凖詔訪唐相張九齡事迹。得其畫像。

及文集九卷獻之。圖功臣像西漢書宣帝甘露三年單于始入朝。上思股肱之美。乃圖畫其人於麒麟閣。法其形

貌。書其官爵姓名。惟霍光不名。曰大司馬博陸侯。姓霍氏。次曰張安世。韓增。趙充圖。魏相。丙吉。杜延年。劉德。梁丘賀。蕭望之。蘇武。皆功德知名當世。

是以表而揚之。明著中興輔佐。列於方叔。召虎。仲山甫焉。趙充國傳。初充國以功德與霍光等。列畫未央宫。成帝時。西羌嘗有警。上思將師之臣。

追美充國。乃召黄門郎楊雄。即充國圖畫而頌之。東漢書馬援傳。初馬援一女。立為皇后。顯宗圖畫建武中名臣。列於雲臺。以椒房故不及援。東平

王蒼觀圖。言於帝曰。何故不畫伏波將軍像。帝笑而不言。至十七年。乃更脩封植。起祠堂。明帝紀。永平中。追感前世功臣。乃圖畫二十八將。於南

宫雲臺。胡廣傳。靈帝竟平八年。思感舊德。乃圖畫胡廣。及太尉黄瓊於省内。詔議郎蔡邕為其頌云。北史來護兒。遷建州總管。又與蒲山公李寬。

討平黝歙逆黨汪文。進位柱國。文帝嘉其功。使畫工圖其像以進。唐書太宗紀。正觀十七年。圖功臣於凌烟閣。詔無忌。孝恭。如晦證。元齡。敬德。靖。瑀

志元。弘基。通。開山。紹。順德。亮。君集。公謹。知節。世南。政會。倫。勣。叔寳等。二十四人。並圖形凌烟閣。長安志。貞觀十七年。太宗於凌烟閣上。圖太原幕府。

及功臣之像。二十四人。太宗為其賛。褚遂良題。閣立本畫。秦瓊傳。瓊戰美良川功多。帝賜黄金瓶。後薨。葬昭陵。琢石人馬。以旌戰功。圖形凌烟閣。

髙宗永徽六年。遣使致祭名臣。圖形凌烟閣者。凡七人。證。士廉。瑀。志元。弘基。世南。叔寳。皆始終著者也。李晟傳。德宗詔曰。昔我烈祖。體元御極。有

熊羆之士。不二心之臣。左右經綸。乃圖厥容。列子凌烟閣。列昭續效。表式儀形。我行西京。瞻望崇構。見老臣遺像。顒然肅然。和敬在色。桓彦範。劉幽

求。郭子儀等。舊臣之次。今願臣等。保寧朕躬。宜叙先後。各圖其像于舊臣之次。李晟與馬燧見延英。帝嘉其勛。詔圖其像子舊臣之次。命皇太子

書其文。以賜晟代宗紀。寳應二年。功臣皆賜鐵券。藏名太廟畫像於凌烟閣。忠義傳。宣宗大中初。詔求李峴。王圭。戴冑。馬周。褚遂良。張巡等三

十七人畫像。續圖凌烟閣。儒學警悟俟君集既圖像後。方以逆誅。臨决。太宗謂曰。今而後。惟見公之畫像而已。九朝長編紀事本末元豐五年。十二

月丁巳。詔景靈宫。繪像臣僚本支下兩房以上。取無人食禄者。如俱無人食禄。或俱有人食禄均者。取最長未均即食禄人少者。取最長。仍以子孫

為次序。若子孫亦係繪像。本房見無人食禄。即更不問。别應推恩人。願與以次。及别房者聽。六年三月辛巳。太學正。馬希孟為太學博士。以上批。自

景靈新宫成。群臣獻歌頌者以十數。獨希孟之文可觀也。八月乙亥。詔自今後。執政官除拜。赴景靈宫恭謝。差閤門祗候。或者班祗候一員。禮直官

一名。隨遂入殿。引揖祗應。十二月。自景靈宫十一殿成。上每行獻朝之禮。凡百餘拜。反繼仁殿。必哀慟良乆。七年正月癸丑。吏部言。凖詔定奪繪像

臣僚之家食禄人法。看許致仕停俸。年七十以上受官。事故勒停無叙法。殘疾不堪入仕。不理選限之官。欲並為不食禄人從之。四月壬辰。朝獻景

靈宫。至天元殿觀芝草。宰臣王珪等稱賀。仍宣從官以上賜茶。自是朝獻畢。皆御齋殿賜茶。九月甲申。户部尚書王存言。凖詔具析安守忠。豫繪像

因依。勘會所采臣僚勛績。並於國史寳録。考求事迹。據本傳所載。贈太尉。安守忠有戰功政績。當豫繪像。其捧日左厢都指揮使。欽州團練使。安守

忠。史𠕋無載。即無豫繪像人數。詔景靈宫改繪。太尉安守忠像。并推恩其家。先是景靈宫繪像。管勾官。誤以欽州團練使安守忠充數。而贈太尉。

安守忠之孫自言故命存。考定而降是詔。金史韓企先傳。太宗天會十二年。以企先為丞。相既夢。世宗大定十一年。將圖功臣像于衍慶宫。上曰。丞

相企先。本朝典章制度。多出斯人之手。至於關决大政。典大臣謀議。不使外人知之。由是無人能知其功。前後漢人宰相。無能及者。置畫功功像中。

亦足以勸示後人。習室傳。世宗思太祖。太宗創業之艱難。求常時群臣勛業最著者。圖像于衍慶宫遼王斜也。金源郡王撒改。遼王宗幹。秦王宗

翰。宋王宗望。梁王宗弼。金源郡王不習失。金源郡王希尹。金源郡王妻室。楚王宗雄。魯王闍母。金源郡王銀术可。隨國公阿離合懣。金源郡王完顔

忠。預國公蒲家奴。金源郡王撒離喝。兖國公劉彦宗。特進斡魯古。齋國公韓企先。并習室。凡二十一人。元史李孟傳。賜爵國公。帝親授印章。命學士

院降制。又圖其像。詞臣為之賛。及御書秋谷二字。識以壐而賜之。臨安志杭州府。昭勛崇德之閣。有勛臣畫像。元王惲秋澗集請建臺閣。圖功臣

肖像状。昔兩漢之麒麟。雲臺。唐金之凌烟。衍慶。皆所以褒奬忠義。激勸一時。切見國朝。開創以來。謀臣猛將。勛德顯著者甚多。合無建立臺

閣。圖繪肖像。不然。則使歲時配享廟庭。非惟存没獲寵。亦一代之盛事也。群書足用事對雲臺明帝煙閣太宗南宫二十八將東觀

髙彪體題繪畫丹青繪元勛憶老臣法形貌思股肱賦偶丹青新體貌之重藻色耀輝光之美賁飾劎履鼎新冠帶

良臣雖逝。而状貌可觀。名將雖老。而精不衰。賦隔像因繪於雲臺。次其先後。形載圖於煙閣。炳若丹青。畫直臣像

遼史太祖阿保機神𠕋六年六月丙申。詔畫前代直臣像。為招諫圖。圖十八學士像唐書褚亮傳。太宗為

天策上將軍。寇亂稍平。乃鄕儒宫。城西作文學館。收聘賢材。於是以杜如晦。房玄齡。于志寧。蘇世長。薛收褚亮。姚思廉。陸德明。孔頴達。李元道。李守

素。虞世南。蔡允恭。顔相時。許敬宗。薛元敬。盖文連。蘇勉。並以本官為學士。七年收卒。復召劉孝孫補之。命閻立本圖像。使亮為之賛。題名字。爵里

號十八學士。藏書府。以彰禮賢之重。方是時在選中者。天下所慕向。謂之登瀛洲。宋李復潏水集題寇安雅。所藏唐十八學士繪像。舊史。文學館

學士。有李玄道。李守素。蔡元恭。顔相時。而此圖無之。此圖有魏徵。封德彝。薛膺。李伯藥。令狐德棻。而舊史皆不與。恐題寫之誤也。初太宗命閻立本

圖其像。褚亮為之賛。號十八學士。寫真圖藏之書府。今此圖人物長纔六七寸。状貌移易。未必全似。又唐初。衣冠制度。承周隋。雜有胡服。今此皆唐

後來制度。但粗記諸人姓名。非一二盡得其實也。然其用意。行筆設色。亦非尋常人所能為。今不論其他。但以其畫筆可取。而留之可也。唐初所重

族姓。稱山東崔。盧。鄭。李。李玄道。李守素。乃山東冠族也。長安范氏。有盡文繪圖。藏之甚乆。凡唐之詩人皆繪之。伹書其姓名。其他皆非實。第以愛其

盡筆而藏之。與此圖無異。元和六年。八月。李某履中題。繪十八人像唐書朱敬則傳。敬則以老疾還政事。

俄改成均祭酒。冬官侍郎易之等。集名儒。撰三教珠英。又繪武三思。李嶠蘇味道。李迥秀。王紹宗等十八人像。以為圖。欲引敬則。固辭不與。絜甚為

人。出為鄭州刺史。遂致仕侍御史冉祖雍。誣奏與王同皎善。貶涪州刺史。既明其非罪。改廬州代還。無淮南一物。所乘止一馬。子曹步從以歸。

東觀畫像續䝉求髙處。無錫人。除郎中。枝書東觀。數奏賦頌竒文。因事諷諌。靈帝異之。遷内黄令。帝勑同僚。臨送祖

於上東門。詔東觀盡虎像。以勸學者。寢室畫像北史申徽傳。魏廢帝時。徽出為襄州刺史。時南方初附。舊俗。官人皆

通賄遺。徽性廉慎。乃盡楊震像於寢室。以自戒。四方畫像開元天寳遺事姚元崇為宰相。憂國如家。愛民如子。未嘗

私喜怒。惟以忠孝為意。四方之民。皆盡元崇之真神事焉。求之有福。便殿畫像新唐書王起傳起王播之後。為皇太

子侍讀。俄兼太常卿。禮儀使。帝題詩太子笏以賜。詔畫像便殿。號當世仲尼。其寵遇如此。百城圖像東漢書陳實傳。

實六子。紀諶最賢。二人齊德同行。父子並著髙名。時號三君。每宰府辟召。嘗同時旌命。羔雁戒群。當時靡不榮之。豫州百城。皆圖畫紀。諶形像馬。

郡民圖像續後漢書倉慈傳。慈太和中。遷炖煌太守。民夷感其德惠。數年卒。官吏民悲感。如喪親戚。圖畫其形。思其

遺像。大名府志王曾。宋舉進士第一。天禧初。知天雄軍。北京留守。天聖中。以昭文。相出知青州。再莅大名府。代陳堯諮。既署事。政有不便者。委曲彌

縫。悉掩其非。曾居官理政。民信軍悅。咸繪其像事之。言行龜鑒韓魏。公所歷諸大鎮。皆有遺愛。人人畫像事之。王得臣塵史百花洲中。初末有土地。

文正在任。令建廟貌。近者請神之像于公。公曰。我即是也。乃以公為祠。歐陽脩撰神道碑云。文正范公其為政所至。民多立祠畫像。宋翟忠惠先生

集東武俗號朴野。不事藻飾為肖。東坡蘇公像於城西彭氏之團。郡人歲時。相率拜謁。至先生則徃徃繪像於家。以神明事之。國朝以來。持節剖符。

典領是邦者。不知幾何人。舉皆無聞。獨先生與東坡去後。遺愛在人者深。雖東武拙於藻飾之俗。亦不忘景慕賢德。貽厥不朽。由是觀之。桐鄉之祠

朱大農。潮陽之廟韓文公。决非偶然者。宋史蘇軾傳。軾知杭州。有德於民。家有畫像。飲食必祝。又作祠以報。趙與歡傳。與歡知安吉州。有富民愬

㓜子。察之非其本心。姑逮其子付獄。徐廉之。乃二兄强其父。祈業與歡。曉以法。開以天理。皆欣然感悟。又釐媪。僅一子。亦以不孝告。留之郡。聽月

給饌。俾親饋晨昏以禮。未同月。母子如初。二家皆畫像事之。楊簡傳。簡知温州。在郡廉儉自將。奉養菲薄。常曰。吾敢以赤子膏血自肥乎。閭巷雍睦。

無忿争聲。民愛之如父母。咸畫像以事之。遷駕部員外郎。老稚扶擁。緣道傾城哭送。趙善璙自警編王沂公。再莅夫名。治政益信於俗。民居軍伍。咸

畫像以事之。時虜使每徃復入境。皆云。此府王公在焉。必沐浴潔服而後入。處州府志黄葆光。字元暉。徽州人。宋宣和五年。洪載寇郡之後。民力凋

弊。招集流散。撫摩不倦。民既復業。更創學校。士民愛戴。家畫其像而祝之。卒官。闔城哀慟。為之罷市。六邑䧟緡錢五十萬賻之。其子却而不受。邦人

立祠于學。歲時祠焉。業水心集羅克開。墓說。克開知郴州。郴。山阻水涸。斗米尺絹。皆自賫詣郡。克開憐之。為代輸直數萬。廢永豊銀坑。還杜倉於民。

移知𡊮州。時開禧兵役猝起。方取常平啖邊軍。廣和糴以續饋挽。克開出郡錢。移於鄰境。常平獨完。又上言。𡊮無藏栗。俵户停炊。汹汹無告。和糴亦

免。約歲用羸縮。立凖備庫。軍之百湏興焉。𡊮人不知也。兩州善政。為一時冠。民繪事以祠。克開止之曰。口成碑足矣。龕貯像奚為。潼川志成都有清

陰館。取凡自國初以來。鎮守於蜀者。皆繪象其中。俾徃來之觀者。既然若聲容謦咳之接於前也。清波雜志近世州郡。類以名賢。昔常臨莅。繪像以

章遺愛。數十百年後。何緣得其容貌之眞。伹畫衣冠。題爵位姓名耳。東坡送周正孺知東川詩。落句云。為君掃棠陰。畫像或相踵。盖蜀中太守。無不

畫像者。頃王顯道。守吳門日。孫仲益居毗陵。以嘗牧是邦。遣騎求其傳神。併復齊雲樓舊觀。孫謝之有嘗讀國史。錢惟演。作樞宻直學士題名記。黜

冠萊公為逆凖不書。時有蔡齊斥其妄。如覿無状。公乃肯收之之語。此紹興聞事也。錢惟演。作樞宻直學士題名記。附麗丁謂。輙去寇凖姓氏。云逆

凖。公嘗言于仁宗曰。寇凖社稷之臣。忠義聞於天下。豈可為奸黨所誣哉。遂令磨去。見公行状。金史張萬公傳。萬公先知東平府。改知河中府。時軍

興。調發叢劇。悉為寬假。使民力易辦。人為繪像於薰風樓。又建去思堂。州民畫像東漢書蔡邕傳董卓被誅。邕在

司徒王乆坐。殊不意言之。而歎有動色。乆叱收廷尉治罪。邕陳辭謝乞首刖足。太尉馬日磾。救之不果。遂死獄中。乆悔。欲止而不及。縉紳諸儒。莫。

不流涕。鄭云聞而歎曰。漢世之事。誰與正之。兖州陳留聞。皆盡像而頌焉。魏泰東軒筆録王禹偁。在太宗末年。以事謫守滁州。到任謝表略曰。諸縣

豊登。若無公事。一家飽暖。全荷君恩。禹偁有遺愛。滁州懷之。畫其像于堂以祠焉。慶曆中。歐陽修責守滁州。觀禹偁遺像。而作詩曰。偶然來繼前賢

迹。信矣皆如昔日言。諸縣豊登少公事。一家飽暖荷君恩。相公風采猶如在。顧我文章不足論。名姓已光青史上。壁間容貌任塵昏。盖用其表中語

也。宋蘇頴濱集伯父墓表。蘇公渙提點利州刑獄。行部至閬中。民觀者如堵墻。揮之不去。公曰。吾去此二十年爾。何自識吾。皆對曰。聞父祖道公為

政。家有公畫像。祝公復來。宋史范統禮傳。純禮出知遂州。瀘南有邊事。調度苛棘。純禮一以靜待之。辦其可具者。不取於民。民圖像于廬。而奉之如

神。岳飛補武經郎。時會兀术攻常州宜興。令迎飛移死焉。盗郭告聞飛來。遁入湖。飛遣王責等追破之。盡降其衆。有張威武者不從。飛單騎入其

營斬之。避地者賴以免。圖飛像祠之。蜀民拜像新唐書韋皋。傳。皋治蜀。務私其民。列州互除租。凡三歲一復。臯没。蜀

人德之。見其遺像必拜。凡刻石著皋名者。皆鑱其文尊諱之。唐民畫像有官龜鑒趙尚寬知唐州。按圖記。復召信

臣故迹。復三大陂。皆溉田萬頃。廢田畫為膏腴。增户萬餘。仁宗下詔褒焉。進秩賜金。唐民畫像祠之。溪洞畫像

類說郭常正。常從章惇入梅山溪洞中。見洞主蘇甘家有畫像。事之甚嚴。云桂府李大夫也。問其名曰。此豈可名哉。叩頭稱死罪數四。卒不敢名。徐

考其年月。則李中師誠之也。嘗為提刑權桂府。爾夷獠乃爾畏信之。茅山塑像宋史劉隨傳。王欽若既死。詔塑其像

於茅山。列於仙官。隨言欽若贜污無忌憚。考其行。豈神仙邪。宜察其妄。内府藏像金史徒單克寧傳。上幸克寧第。

初上欲以甲第賜克寧。克寧固辭。乃賜錢。因其舊居宏大之。畢工。上臨幸。賜金器。錦綉。重綵。克寧亦有獻。上飲歡甚。解御衣以衣之。詔畫克寧像。藏

府。先自畫像東漢書趙𡵨傳。𡵨為太常。年九十餘。先自壽藏圖李札。子産。晏嬰。叔向。四像居賓位。又自畫其像居

主位。皆為賛頌。詳本傳恨不圖像舊唐書薛收。傳武德七年。收寢疾卒。及後遍圖學士等形像。太宗歎曰。薛收遂

成故人恨不早圖其像及登極。顧謂房玄齡曰薛收若在。朕當以中書令處之。三字䝉求唐薛收卒年三十二。秦王哭之慟。其後圖學士像嘆其早

死。不得與。密令圖像曲洧舊聞唐質肅在諌垣日。仁宗宻令圖其像置温成閤中。御題曰。右正言唐介。時猶衣緑。外

庭不知。逮質肅薨于位。裕陵澆奠。宗畫影看曰。此不見後生日精神。乃以此畫像賜其家。人始知之。仍嘆仁宗之用意深不可及也。宋史唐介傳。介

為人簡伉為御史時。以敢言見憚。後居政府。遭時有為。此疾亟。仁宗幸第吊哭。以畫像不類。命取禁中舊藏本。賜其家。封寄

畫像宋張咏語録初蜀新亂。張尚書詠。至公宇。襲舊制。周列更鋪。九數百所。公即日命罷之。人心大安。及代去。留一卷實封文字。與

僧正希白。且云。候十年觀此。後十年。公薨于陳州。訃至。蜀人罷市號慟。希白為公設大會齋。請知府凌策諫議。發開所留文字。乃公畫像。衣兔褐。繫

縧。草裹。自為賛曰。垂則違俗。崖不利物。垂崖之名。聊以表德。徒勞丹青。繪寫凡質。欲明此心。服之無斁。因號垂崖公。遂畫于天慶觀仙游閣。又九曜

院皆畫公像。府衙之東南隅。又有祠堂。皆後人思公而為之也江少虞類苑張垂崖。成都召還。臨行封一紙。付僧文鑒大師者。上題云。請於乙卯歲。

五月二十一日開。後至祥符八年。當是歲也。時凌侍郎知成都。文鑒至是日。持見凌公曰。先尚書向以此屬某。已若干年。不知何物也。乞公開之。自

開。乃所畫野服。携笻。黄短褐。一小真也。凌公竒之。於大慈寺閤龕以祠焉。盖公祥符七年。甲寅。五月二十一日薨。開真之日。當小祥也。公以劎外錢

緡輜重。設質劑之法。一交一緡。以三年一界換之。始祥符辛亥。今熈寧丙辰。六十一載。計已二十二界矣。雖極智者不可改。自賛

畫像宋道學名臣言行録陳亮。才氣超邁。不筆立就數千言。略無凝滯。議論風生。亹亹不倦。其視當世苟禄竊位之士。蔑如也。嘗自

賛其畫像云。其服甚野。其貌亦古。𠋣天而號。提劍而舞。惟禀性之至愚。故與人而多忤。歎朱紫之未服。謾丹青而描取。逺觀之一似陳亮。近視之一

似同甫。未論似與不似。且說當今之世。孰是文中之虎。焚香事像資治通鑒唐代宗大曆十年。田承嗣。遣其將盧

子期𡨥磁州李寳臣。與昭義留後李承昭。共救之。大破子期于清水。擒子期送京師斬之。河南諸侯。又大破田恱於陳留。田承嗣懼。初李正已遣使

至魏州。承嗣囚之。至是禮而遣之。遣使盡籍境内户口。甲兵。榖帛之數。以與之。曰。承嗣今年八十有六。溘死無日。諸子不肖。恱亦孱弱。凡今日所有

為公守耳。豈足以辱公之師旅乎。立使者於庭。南向。拜而授書。又圖正已之像。焚香事之。正已恱。遂按兵不進。於是河南諸道兵。皆不敢進。承嗣既

無南顧之虞。得專意北方。焚香拜像宋張横浦心傳録先生於書室中。列本朝名公畫像。每晨起。必盥手焚香。率子

弟拜之。且曰。胷中稍有愧怍。見諸公亦何面目。一日風雨大至。屋漏披污。狼藉滿地。先生見驚愧。終日不樂。或度無以解之。因徐云。諸公以先生禮

意太勤。假風雨而去耳。先生曰。豈有此理。或曰。此心之外。安得君子像。畫之捐似。不必過意。恐悚先生。曰。不誠無物。君子之人。我豈問其死生。雖一

語一言。凡其形迹所在。吾心敬之。像畫。乃韓魏公司馬温公。趙清獻。蘇東坡數公耳。石像起立江湖紀聞春秋時。李

將軍收祠于均州廟。像乃康頡利可。汙自長安帶石匠鐫刻。工甚精巧。祈禱如響。前有古井深百丈許。水清甘美。石砌其面。瑩如瑪瑙。以土投井。則

聲如牛吼。宋二帝北狩。過祠下。視神曰。神有靈。容我一卜。以定吉凶。若吾國復興。望神起立。良乆間。石像有聲如雷。身忽摛振如踴躍之状。熟視之。

已起立於室中。衣紋接續無損。帝請神坐。神復坐如初。帝方怪忽聞人聲曰。康王已登極矣。帝喜甚。後數日。有人言岳飛兵已到真定。康王登極。改元建

炎。果符神語。塑像起立五代薛史後唐末帝紀。帝初在太原。嘗與石敬塘因撃毬。同入于趙襄子之廟。見其塑像。

屹然起立。帝秘之。私心自負。及從明宗征討。以力戰知名。碎林甫像唐闕史補明皇朝。崇尚玄元聖祖之教。故以道

舉。入仕者。歲歲有之。詔天下州府立紫極宫。度道流。為三元朝醮之會。長安重清宫。琢玉為玄元皇帝眞像。雕鐫之麗。不類人工。列太常樂懸。服天

子衮冕。次又以玉石雕成玄肅二宗真容。于殿之東室。次又琢左右丞相。李林甫。陳希烈。于東西序。至代宗朝。人有以為言者。曰陳李二相陰狡。常欲

動摇東宫。將有不利於先帝者數四。所賴玄宗英明。社稷垂祐。不爾則宗廟有綴旒之危。奈何以琢玉二臣。列於清敬之地。尋詔除去。痊於殿陰。爾

後人無知者。至廣明庚子歲。丞相范陽公。為大清宫使。因命葺修。掘地得玉人。滌去泥壞。則簮𥚑端簡。如就列之像。工人不知所自。以状白公。公命

尋究。則李林甫官銜銘於其背。丞相公忠𥚹直。以為不可。因其奏其事。且曰。林甫憸巧罪逆。不宜獲保首領。請送京兆府撃碎之。議者以為林甫。希

烈。輔佐明皇。驕奢貪狠。摇動儲君。信是一亂臣賊子也。禮經云。刑不上大夫。而况琢石之像。且異戮尸之責。况朝服簪屨。而碎於府門。君子謂是失

刑政矣。遂有。好事者。傳丞相奏章云。臣聞見無禮於其君者。如鷹鸇之逐鳥雀也。故右丞相李林甫等寵異之命。冠於人臣。梟獍之心。勃於君上。臣

已送京兆府。集衆撃碎訖。其徒伴陳希烈。見搜擒。次候獲日。送府司同罪。士大夫聞之。無不掩笑。鑄曲江像

宋眉山唐子西集張曲江鐵像。在韶州。韶相傳明皇悔時所鑄。開元太平乆。錯處非一拍。就令乏賢人。何至相仙客。直道既雕喪。曲江遂踈斥。汲

黯困後薪。賈生罷前席。金鑒束髙閣。鐵胎空數尺。妙處難形容。芙表良仿髴。摩挲許國姿。尚想立朝色。同時反棄置。異代長嘆息。等身

鑄像新唐書郝玭傳。玭封保定郡王。賛普。常等玭身鑄金像。令于國曰。得生玭者。以生玭償之。朝廷畏失名將。徙為慶州刺史。

令葺畫像宋會要大中祥符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令江州。葺唐白居易所居。舊第畫像。畫陸

羽像客語琵琶洲上。徃時徐明叔。就壁上畫陸羽烹茶像。甚清逸今尚存。揖東坡像邵氏聞見録趙

肯堂。親見魯直晚年。懸東坡像于屋中。每早作衣冠。薦香肅揖甚敬。或以同時齊名相上下為問。則離席驚。避曰。庭堅望東坡門弟子耳。安敢失其

序哉。今江西君子曰。蘇黄者。非魯直本意。塑東坡像梁溪漫志東坡晚自儋耳北還。崎㠊萬里。徑歸南蘭陵以殁。盖

出處窮達。三十年間。未嘗一日忘吾洲者。而郡無祠宇奠謁之所。邦人以為闕文。乾道壬辰。太守晁强伯子健來。始築祠於郡學之西。塑東坡像其

中。又以士夫家。廣摹畫像。或朝服。或野服。列于壁間。而晁侍郎公武。為之記。繪二蘇像輿地紀勝子由既謫雷州。

子瞻亦謫儋耳。同至海康月餘。郡人吳姓名。特起屋以處焉。其後黨錮浸宻。屈亦漸廢。靖康丙午。海康令余置而有之。且開遺直軒。繪二公像于中。

畫韓蘇像宋許翰襄陵集右文殿修撰。孫宗鑒。平生常自言。三朝德業。吾尊韓忠獻。四海文章。吾慕蘇東坡。背畫其

像。事之私室。取索遺像趙希循會心録祖宗既太原廟。取祖宗以來。將。相功臣像。各繪於兩廡。因推恩官其後。行

下各家取索遺像。唯党進家状云。私家無祖像。今城南什物庫土地像。乃是遂取圖之。人謂進。托為不慧之状以免禍。其孫不應爾也。

圖大臣像宋史張燾。傳。燾為户部副使。時李嚴殿成。請圖乾興以來。文武大臣像於壁。命工

圖像新唐書康子元傳玄宗嘗制賛賜張說。康子元命工圖其像。詔趙冬曦述煚分為傳命工摹像

輿地紀勝長江縣西三十里。道濟禪院。有司馬相如。嚴君平。楊雄。諸葛亮。韋臯。社黄裳。髙崇文。楊嗣復。白居易。李德裕。王先主。夏侯孜。陳敬瑄。蕭鄴。

羅隱。王禹偁。十六人畫像。乃馮都官積得善本。命工摹寫於此。命工裝像鎮江志金山舊有東坡。佛印。二像。李伯時

筆。蘇子由賛。歲乆損裂。至順壬申。廣東道元元帥。本齋王都中。請觀敬嘆。命工裝褫。仍付常住。楚俗設像魏鶴山渠

陽雜抄宋玉招魂。像設君室。靜間安些。按此則人死而設形貌於室以事之。乃楚俗也。楚哀王像長安志酉陽雜

俎曰。楚國寺内。楚哀王金銅像。哀王綉襖半袖猶在。長慶中。賜織成雙鳳夾黄襖。子鎮在寺中。門内有放生池。大和中。賜白氈黄胯衫。

之圖像晉史揮塵顧愷之。嘗圖裴楷像。頰上加三毛。觀者覺神明殊勝。又為謝鯤像。在石岩裏云。此子宜置丘壑中。欲圖殷

仲堪。仲堪有目病固辭。愷之曰。明府正為眼耳。若明點眸子。飛白拂其上。使如輕雲之蔽月。豈不美乎。仲堪乃從之。巖室眞

太平廣記蕭史與弄玉。一旦昇天而去。秦為作鳳女祠。時聞蕭聲。今洪州西山絶頂。有蕭史石仙壇石。室及巖室真像存焉。莫知年代。

掘地得像長安志鄠縣雲際山寺内。有李順興先生古記。順興初居長安。大統鄉。昆池南居賢材。為周太祖所重。令

以所居村置寺以居賢人。號居賢寺。至周武末。寺廢。至大業中。乃以此地賜駙馬尉遲安為柴莊。安嘗見一老人。素服謂安曰。此古寺地。何不再葺

之。安遂奏置寺。内掘地得順興石像焉。温州府志顯教院。在永嘉陝夾嶼。宋景祐四年。有農耕院旁。其牛不進。若有所告者。因掘地尺餘得銅鐘重

十五斤。釋迦觀音像五軀。六駿石像長安志唐太宗昭陵。有所乘六駿石像。在陵後。青騅平竇建德時乘。什伐赤。平

王世克竇。建德時乘。特勒驃。平宋金剛時乘。颯露紫。平東都時乘。拳毛𩢍平劉闥時乘。有石真容。自㧞箭處。白蹄烏。平薛仁果時乘。俱有賛。詳本陵

{{雙行註文|下。江郎廟像暌車志曹滋字仲益。嘗以幹至衢州。江山縣。縣有江郎廟。滋聞其靈響。徃拜謁焉。廟有二女像甚美。

俗傳江郎之女。滋心恱慕。注視甚乆。見一像若動。目相盻者。驚懼而還。夜夢其女來與之偶。乆益狎。徃徃暮夜不夢而至。間與滋論文。多所啓發。俄

而滋苦羸疾。其家命道士作法驅之。女怒曰。相暮而來。非有不利於子。何乃見逐。吾不可復留此。會曹亦將行。送之出州境。泣别而去。

寺畫像夷堅志平江士人徐賡。習業僧寺。見室中殯宫。有婦人畫像垂其上。恱之。纔反室。即夢婦人未與合。自是夜以為常。

未幾遂死。家人有嘗聞其事者。至寺中。踪跡得之其像。以竹為軸。剖之精滿其中。拜母畫像西漢書金日磾傳。日

磾母。教誨兩子。甚有法度。上聞而嘉之。病死。詔圖畫於甘衆宫。署曰。休屠王閼氏。日磾每見畫常拜。鄉之涕泣迺去。喪母刻

孝子傳丁蘭早孤。不識其母。乃刻木作母而事之。南史梁本紀。元帝始居文宣太后憂。依丁蘭作木母。及武帝崩。秘喪逾年。乃發凶問。方

刻檀為像。置于百福殿内。事之甚謹。朝夕進蔬食。動靜必啓聞。迹其虛矯如此。宋史王光濟傳。光濟䘮母。刻像日夕奉事如平生。孝道統篤。人皆以

孝稱之。温州府永嘉譜連世瑜。樂清人。同妻方氏。事母至孝。母死刻木為像。崇奉益虔。手足幻動。晨昏進食。寒暑更衣。子士表。士則。供養木母愈恭。

詳本志。事姑畫像元史列女傳。白氏夫。慕釋氏棄家為僧。白衣留養姑不去。夫還迫使它適。白斷髮。誓不從姑。年

九十卒。畫姑像事之終身。親没畫像聞見善善録司馬温公傳家集曰。今人親没。則畫像而事之。親没外貌也。

圖父母像宋史髙麗傳。金行成者。累官至殿中丞。髙麗國王治。表乞放還行成。自以筮仕朝廷。不願歸本國。又以父

母垂老在海外。旦暮思念。恨禄不及。令工圖其像。置正寢。與妻史氏。居旁室。晨夕定省上食。未嘗少懈。挂父母像

言行龜鑒劉元城曰。大丈自誓不為。則正耳。何必用術也。趙清獻公。亦本朝名臣。欲絶欲不能。乃畫父母之畫像於卧床中。且已偃卧其下。而使

父母具冠裳監視。不亦瀆乎。毁父畫像宋史杜鎬傳。鎬兄仕江南為法官。嘗有子毁父畫像。為近親所訟者。疑其

法未能决。形於顔色。鎬尚㓜。聞知其故。輙曰。僧道毁天尊佛像。可以比也。兄甚竒之。遂以此為斷。圖孝子像

書陳紀。傳。遭父憂。每哀。至輙毆血絶氣。服除。而積毁消瘠。殆將滅性。豫州刺史表上尚書圖像百城。以厲風俗。立孝女像

孝友同風羅浮圖志。梁大同三年。山下有居民陳志者。家巨富。年八十。惟一女。志卒慕親哀毁。不茹葷曰。聞佛法可使死者生天。因捨其地宅則産。

創僧舍。修佛事。女一日化去。人謂仙。廣州刺史蕭譽異之曰。古罕有此因號寺龍華。後鄉人為立像於殿側。曰。孝女像。其後又置祠焉頗神。僞漢

封昌福夫人。續通鑒長編英宗治平二年己丑。賜越州上虞縣。朱回女家絹三十疋。米二十斛。朱母早亡。養于祖媪。方十歲。里中來顔與媪競。持刀

欲殺媪。一家驚潰。獨朱號呼。突前擁蔽其媪。手挽顔衣。以身下墜顔刀。曰。寧殺我。母殺媪也。媪以朱故得脫。朱連被數十刀。猶手挽顔衣不釋。顔忿

恚。斷其喉以死。事聞。故有是賜。其後會稽令。董偕。為朱立像于曹娥廟。歲時配享馬。刻美人像三國志孫皓以張布

女為美人。棒殺之。後思其顔色。使工巧刻作美人形。恒置坐側。刻夫人像王子年拾遺記漢武帝。深嬖李夫人。死後

常思夢之。欲見夫人。帝貌憔悴。嬪御不寧。詔李少君與之語曰。朕思李夫人。其可得乎。少君曰。可遥見。不可同於惟幄。暗海有潜英之石。其色青。輕

如毛羽。寒盛則石温。暑徃則石冷。刻之為人像。神悟不異真人。使此石像徃。則夫人至矣。此石人能傳譯人言語。有聲無氣。故知神異也。帝曰。此石

像可得否。少君曰。願得樓船。巨力千人。能浮水登木。皆使明於道術。賫不死之藥。乃至暗海。經十年而還。昔之去人。或升雲不歸。或託形假獲。反者

四五人。得此石。即命工人。依先圖刻作夫人形。刺成置於輕紗幕。宛若生時。帝大恱。問少君曰。可得近乎。譬如中宵忽夢。而畫可得近觀乎。此石毒

宜逺望。不可逼也。勿輕萬乘之尊。惑此精魅之物。帝乃從其諫。見夫人畢。少君乃使舂此石人為丸。服之不復思夢。乃築靈夢臺。歲時祀之。紹熈儀

真志六合漁人。以江中網得香木。刻成夫人像。夜夢云。吾丁氏也。因置小祠于江岸。禱祈即應。後崇福寺建。乃更大其祠宇。奏請加封安濟夫人。紹

興賜廟額。順應。故吏鑄像北史崔挺。傳。挺為光州刺史。遷司馬卒。故吏聞凶。莫不悲感。鑄銅像於城東廣固寺。赴

八關齊。追奉𡨋福。家僕圖像李昌齡樂善録竇禹鈞。家僕盗用數百千錢。懼事發遂遁。寫劵繫女臂曰。賣此女以

償欠。公憫而嫁之。僕感泣歸訢前罪。公置不問。田是圖公像。日焚香以祝公年。射蔣濟像魏略時苗。字德冑。鉅鹿人。

少清白。為人疾惡。出為壽春令。令行風靡。揚州治在其縣。時蔣濟為治中。苗以初至任。欲謁濟。濟素好酒。適會其醉不能見苗。苗怨恨還。刻木為人。

置曰酒徒蔣濟。立之於壇。旦夕射之。刻鮑信像魏志鮑信與太祖繫黄巾。信乃鬬死。太祖購求信䘮不得。乃刻木如

信形。祭而哭之。削王敦像晉書温嶠。傳。嶠為江州刺史。在鎮見王敦畫像曰。敦大逆。宜加斫棺之戮。受崔杼之刑。古

人闔棺而定謚。春秋大居正。崇王父之命。未有受戮於天子。而圖形於羣下。命削去之。祈雨鞭像北史奚康生傳。

康生除相州刺史。在州以天旱。令人鞭石季龍畫像。未幾二兒暴喪。身亦遇疾。巫以為季龍之祟。相臺志鄴都雜紀。後魏。奚康生。除相州刺史。在州

以天旱。令人鞭石虎畫像。復就西門豹祠。祈雨不獲。令吏取豹舌。未幾二兒暴死。身亦過疾。巫者以為虎豹之祟焉。又後魏南安王楨。孝文時。為

鎮北大將軍。相州刺史。以旱祈雨于群神。鄴城有石虎廟。人奉祀之。楨告神像云。三日不雨。當加鞭罰。請雨不驗。遂鞭像一百。是月疽發背薨。

畏符主像秦書姚萇為符堅神像。戰求有利。軍中士衆。出入並驚恐。皆云畏符主像萇。嚴皷斬之。以首送符登。

觀伯瑜像北史梁彦光傳。彦光為相州刺史。有滏陽人焦通。性酗酒。事親禮闕。為從弟所訟。彦光弗之罪。將至學令

觀韓伯瑜。母杖不痛。哀母力哀。對母悲泣之像。通遂感悟。卒為善士。刻柳𧦬像隋書柳𧦬。字顧言。本河東人也。拜秘

書監。封漢南縣公。帝退朝之後。命入閣。言宴諷讀。終日而罷。恩若朋友。帝猶恨不能夜召。於是命匠。刻木偶人。施機關。能坐起拜伏似於𧦬。帝每在

月下對酒。輙令宫人運之於坐。與相酬酢。而為歡笑。事賈島像五代歐史孫晟。傳。晟好學有文辭。尤長於詩。少為道

士。居蘆山簡寂宫。常畫唐詩人賈島像。置于屋壁。晨夕事之。簡寂宫道士。惡晟以為妖。以杖驅出之。乃儒服北之趙魏。謁唐荘宗于鎮州。莊宗以晟

為著作佐郎。唐摭言李洞諸王孫。慕賈島作詩。鑄銅像其儀。事之如神。號賈島佛。為終南詩二十韻。全篇皆絶唱。唯吳融深知之。洞三榜。裴公第二

榜策夜。簾獻曰。公道此時如不得。昭陵慟哭一生休。尋卒于蜀。塑王子晉像五代史前蜀世家。王衍。乾德五

年。起上清宫。塑玉子晉像。尊以為聖母至道玉宸皇帝。又塑其父建。及衍像。侍立於左石。又於正殿。塑玄元皇帝。及唐諸帝。備法駕而朝之。

命繪像宋史列。傳。顯忠除威武軍節度使。左金吾衛上將軍。時孝宗竒其状貌魁傑。命繪像閣下。仆魯

望像吳中舊事南里白蓮花寺。乃陸魯望故宅之所。後有祠堂貌像。盖當時物。咸淳間。有盛氏子。醉游寺中。因仆其像於水中。則滿

腹皆其平生詩文親藁也。寺僧訟子郡。郡守倪普。深怒之。遂坐以罪。而更塑其像。雖足少雪天隨之辱。而無復昔時之腹藁矣。射木

人像春秋後語秦欲攻安邑。恐齊校之。則以宋委於齊曰。宋王無道。為木人以像寡人射其面。寡人地寡兵逺。不能攻也。王苟能破

宋有之。寡人如自得之。漢書匈奴畏郅都之威。刻木像都之状。交弓射之莫能中。頂戴金像楊内翰談苑惡成篇

初王延範通判梓州。有妖人稱先生。以左道惑衆。嘗語延範曰。有急當相救。延範鑄黄金為其像。常頂戴之。立贊圖像

東漢書陽球傳。靈帝時。球拜尚書令。奏罷鴻都文學曰。伏承有詔。勑中書尚方為鴻都文學。樂松江覧等三十二人圖像。立賛以勸學者。臣聞傳曰

君舉必書。書而不法後嗣何觀。案松覧等。皆出於㣲蔑。斗筲小人。依憑世戚。附訖權豪。俛眉承睫。徼進明時。或獻賦一篇。或鳥篆盈簡。而位升即中。

形圖丹青。亦有筆不點牘。辭不辯心。假手請字。妖僞百品。莫不被䝉殊恩。蟬蛻滓濁。是以有識掩口。天下嗟嘆。臣聞圖像之設。以昭勸戒。欲令人君。

動鑒得失。未聞竪子小人。詐作文頌。而可妄竊天官。垂像圖素者也。令太學東。觀。足以宣明聖化。願罷洪都之選。以消天下之謗。書奏不省。

構室立像資治通鑒唐太宗貞觀十七年三月。太子私幸太常樂童稱心。與同卧起。道士秦英。韋靈符。挾左道得幸

太子。上聞之大怒。悉收稱心等殺之。連坐死者數人。誚讓太子。甚至太子意泰告之怨怒愈甚。思念稱心不已。於宫中構室立其像。朝夕奠祭。徘徊

流涕。又於苑中作冡。私贈官。樹碑。上意浸不懌。太子亦知之。稱疾不朝謁者。動涉數月。築室塑像國老談苑李遵

朂。為駙馬都尉。折節待士。宗楊億為文。於第中築室塑像。晨夕伸凾文之禮。刻石為記。未幾億卒。刻石為像

要貞觀二十三年八月。吐谷渾遣使獻駿馬供山陵。初太宗平突厥。及髙昌。馬耆龜兹吐谷渾。帝那伏帝等。諸國。多生致其王。及是皆刻石寫其形

像。唐書丘行恭。從太宗討正世充。會戰於邙山之上。太宗與諸騎相失。唯行恭獨從。尋有騎數人追及太宗。矢中御馬。行恭乃迴騎射之。賊不敢復

前。然後下馬㧞箭。以其所乘馬進太宗。貞觀中。有詔刻石為人馬。以像行恭㧞箭之状。立於昭陵闕前侯君集。滅髙昌國。并趜智盛為左武將軍。

及太宗崩刻石像智盛之形。列於昭陵玄闕之下吐蕃傳。弄賛致書于司徒長孫無忌等云。天子初即位。若臣下有不忠之心者。當勒兵以赴國

除討。并獻金銀珠寳十五種請置太宗靈座之前髙宗嘉之。進封賓王。賜雜綵三千叚。乃刊石像其形。列昭陵玄闕之下。資治通鑒唐貞觀二十三

年。髙宗即位。葬文皇帝于昭陵。廟號太宗。阿史那社爾。契苾何力。請殺身殉葬。上遣人諭以先㫖不許。蠻夷君長。為先帝所擒服者。頡利等十四人。

皆琢石為其像。刻名列於北司馬門内。發棺畫像名臣聞見志明皇自蜀還。念貴妃不已。髙力士奏曰。臣聞蜀有

名畫王文郁。善傳人真。亦一時之絶。臣欲令王文郁。寫妃子真上奏。懸挂内閤。陛下時一觀望。少解聖情。帝可其請。令文郁乘傳至馬嵬。發棺見妃

子。宛如生人。臉紅胍胍。眉黛半殘。遺香迎鼻。文郁寫其眞回。進呈帝。帝見驚愕。乆之。謂文郁曰。卿不惟善傳其神。兼得乎生平言語和笑之容。賜文

郁物百疋刻碑立像新唐書突厥傳。開元十九年。闕特勒死。使金吾將軍張去逸。都官郎中吕向。奉壐詔吊祭。帝為

刻辭于碑。仍立廟像。四垣圖戰陣状。詔髙手工六人徃。繪寫精肖。其國以為未嘗有。默𣗥連視之。必悲梗具舟取像

太平廣記唐東蜀。大聖院有木像。製度瑰異。耆老相。傳云。頃自荆湘溯流而上。歷歸峽等郡。郡人具舟楫取之。干夫牽挽。終不及岸。至渝州。人焚香

祈請。應聲而住。郡守及百姓。遂構大聖院安置之。轉經畫像太平廣記唐河東。柳溯。因乘春。釣伊水。得巨魚。挈而

歸。是夕夢魚以喙嚙其兒臆。乃視嬰兒之臆。果有瘡而血。沂益懼。以魚投伊水中。且命僧轉經盡像。僅旬餘嬰兒瘡愈。溯自後不復釣也。

錢刻像太平廣記章孝子。名全益。涪城人。後於成都府樓巷。含於其間。傍有丹竈鬻丹得錢及數。兩金即刻一像。

祠繪像惠州府圖經志宋韓京。紹興間。平嶺南大盗七十餘起。威震南方。累受中亮大夫。建州觀察。兼知循州。時郡邑罹兵

火。户口凋耗。公環城立屋。招集流亡。惠種與牛。以來畊者。建官府。築城池。百廢具興。有功於人。繪像立祠。取木建像

撫州府臨川志樂安縣。天授鄉。萬安里。漁者曾昭。康鄆。於義亭溪捕魚。不獲。禱於陂頭之神。忽聞有人語。謂我晉時章。相國也。汝其取木建子兄弟

像。尋示繪像于壁。長曰光輔。朝服而坐。次曰羯。曰甫。皆被介胄。持劎而立。衆方駭異。謂舉木不能勝。忽雷電。風雨晦冥。則槎已在廟堧。斷為三矣。鄉

人聞于縣。縣上于府。肖像而祠之。城上作像江表傳孫權使朱隽徃喻關羽令降。羽乃於城上作像人。遂潜遁。

柱中有像撫州府臨川志祥符六年。天慶觀。修聖祖殿。柱木中有人像。衣冠悉具。塔中置

江淮異人録錢處士。嘗有人圖錢之像。錢見之曰。吾反不若此。常對聖人也。人不悟。後有僧取其圖。置於志公塔中。人以為應。後烈祖取

之入宫。陳之於内寢馬。起方山像别國洞冥記元封中。起方山像。招諸靈異。召東方朔言其秘奥。乃燒天下異香

有沉光香。精祗香。明庭香。金磾香。堂魂香。外國所貢青櫨之燈。青櫨木。有膏如淳漆。削置器中。以臘和之塗布。燃照數里。摇供

養像齊書封述。勃海蓨人。一息娶隴西李士元女。大輸財聘。及將成禮。猶竟懸違。述忽取所供養像。對士元摇而示之。士元笑曰。封

公何處常得應急像。畫男女像南史齊東昏侯紀。跨河水。立紫閣諸樓。壁上畫男女私褻之像。造里

正像太平廣記唐。饒陽縣令。竇知範。性貪。有一里正死。範令為里正造像。各出錢一貫。範先造得其像。盡納其錢。設坐

神像孝反司風扶桑國。在大漢國東二萬餘里。名國王為已祈責人。其俗親䘮。七日不食。祖父母喪。五日不食。兄弟伯叔姑姨姊妹

三日不食。設坐神像。朝夕拜奠。不制哀經。圖五羊像稽瑞録廣州記曰。裴淵於廣州廳公事梁上。畫五羊像。又作五

榖囊。隨羊懸之。昔髙固為楚相五羊御花于楚庭。於是圖其像。南越志曰。任囂。尉佗之時。有五仙騎五色羊。執六德秬以為瑞。因圖像於府㕔。

整貂蟬像元一統志范長生像。在灌州。陸游劍南詩藁云。青城山中。有太古畫碧落。侍中范長生。舉手整貂蟬。像特

妙。其詩云。浮世升沈何足計。丹成碧落珥貂蟬。又題丈人。觀道院壁。却笑飛仙來忘俗。貂蟬猶着侍臣冠新宅畫像

馬明叟實賓録晉。鍾會。是荀濟北從舅。二人情好不恊。荀有寳劎。可直百萬。常在母鍾夫人處。會善書。學荀手迹。與荀母取劍。仍切去不還。荀知是

鍾書而無由得。思所以報之。後鍾兄弟以十萬起一宅。始成甚精麗。未得住。荀極善畫。乃潜徃畫鍾堂門作太傅形状。無冠。形像一如平生。二鍾入

門。大感慟宅遂空廢。注云。太傅名繇。二鍾。謂繇二子。毓。會云遣使求像宋史張昇傳。仁宗時契丹主宗真遣使賫

其畫像來求帝畫像。未報而死。子弘基立。以為請。詔昇報聘。諭使更致新主像。契丹欲先得之。昇曰。昔文成以弟為兄。屈尚先致敬。况今為伯父哉。

遂無以奪。乃復以洪基像來。蝗齧畫像新唐書五行志。光啓二年。淮南蝗。自西來行而不飛。浮水緣城。入楊州府

署。竹樹幢節。一夕如剪。幡幟畫像。皆齧去其首。僧壞塑像太平廣記南中有僧院。院内有九子母像。裝塑甚竒。常有

一美婦人。引。行者同寢。僧知是塑像為怪。即壞之不為影像張子絰學理窟古人不為影像。繪畫不真。世逺則棄。

不免於褻慢也。故不如用主敬愛畫像黄門龍川畧志丐者王江。徃徃販鬻餠餌。晚不能售。輙呼與共食入田舍。

父老佋之飲食。醉飽即睡婦女在側。江不以自疑。亦信其無他也。以故陳入敬愛之。至畫其像。事以香火削去繪像

宋史列傳。石豫同錢遹造。廢元祐皇后議。亟遷侍御史至中丞。請削去景靈宫繪像繪塑神像遼史地理志木葉山

上。建契丹始祖廟竒首可。汗在南廟可敦在北廟。繪塑二聖。并八子神像。相傳有神人乘白馬。自馬孟山浮土河而東。有天女駕青牛車。由平地松

林。泛潢河而下至木葉山。二水令流相遇為配偶。生八子。其後族屬漸盛。分為八部。每行軍。及春秋時祭。必用白馬青牛。示不忘本云

形之像淮南鴻烈解原道訓。釣者不能與罔罟者爭得射者不能與羅者競多。何則。以所持之小也。張天下以為之籠。因江

海以為罟。又何亡魚失鳥之有乎。故矢不若繳。繳不若無形之像。注。言其太也。帝軒提像太平御覧帝軒提像。配永

長也循機竹機為政天地休通。五行期化。河龍圖出。洛龜書威則也赤文像字。以授軒轅狂夫侮像宋齊丘子化書

狂夫侮像。不知為像所侮如鏡中像齊東野語楊龜山。有讀東坡。和陶影答形詩云。君如烟上大。大盡君乃别。我如

鏡中像。鏡壞我不滅。盖言影因形而有。無是生滅。相似雕木像盤山語録師云。修行之人。收拾自心似一尊雕木聖

像。生在堂中。雖終日無人亦如此。旙盖簇擁亦如此。香花供養亦如此。徃來毁謗亦如此。惟此木像。通靈通聖。活撥撥地明道德。一切事上物上。却

不住著也想像黄氏日抄聞伯夷柳下惠之風者。頑廉薄敦皆有興起。此孟子之善想像者也。孔子元氣也。顔子和風慶雲也。孟子

泰山岩岩之氣象也。此程子之善想像者也。宋人之想像大和夫子者。當識其明快中和處。小程夫子者。當識其初年嚴毅。晚年又濟以寬平處。豈徒

想像而已。必還以驗之吾身者。如何將并與其風範氣象皆明之矣。吳箕常談宋景文公筆記曰。老子云。無物之像。古語亦有想像。韓非子曰。人希

見生像。得死像圖之。又案其圖以想其生也。故人所以竟想者。皆謂之想像。然說亦怪矣。王彦章畫像記。述其以竒取勝。以嘆時事文字展轉不窮

宋蘇東坡詞想像賦髙堂彷像韓淲澗泉日記程明道涵泳。伊川執持。横渠彷像。康節玩棄蹈厲。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八千二百二十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