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東先生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卷第三 河東先生集 卷第四
宋 柳開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校鈔本
卷第五

河東先生集卷苐四

           門人張 景 編

   潤州重修文宣王廟碑文

時稱聖人之徳者多比以天地為較量而言盖以其

至大故也天地之有形横亘太虗中計億萬里不啻

日月星辰山川草木附而生之𢋫億萬世維固維存

是可為其大矣一旦或毁而不見其大也何有焉

先聖孔子身長九尺六寸夀年七十有三恓恓為旅

人為陪臣作詩書大易春秋礼記之書取三才洎萬

經而緯之極其道者不越于𢾗言身非天地之廣

壽非天地之永歿而且乆終古益頼以是而言斯與

天地並徳而称大也天地其無間然乎天地尚如此

矧餘者可與孔子為其等倫也厯代帝王能知之者

乃立像貌建宫庭以時祠祀尊之甚者則封之以王

爵命被之以王衮冕自國都至州縣廟學生徒詔使

如一唐季失道𭛌夫戾頏割裂土田競専制令梁周

五代弗克除削

我太祖始憤起斬伐得十八年下荆取湖降蜀擒廣

州剋江南政修官嚴物完兵𭛌

聖天子今紹服神休召吳越甌閩来走㱕我不四年

又盡平晋地萬方六合剗刷滌蕩悉絶纎垢潤州在

江南為上郡有孔子廟當僣偽時闕法式莫肯崇葺

之兼以提卒荷戈㧞剪壃壘日蹂蹋作落然蕪穢弗

堪周視継涖長任軰辜慠偷剥寕曽少思太平興國

五年冬開自常州知軍州事授

勑知此州吏盗貪羸檢夷澄育八年政事簡秋八月

哉生明撤舊創新告遷其廟自顔子及孟子以下門

人大儒之像各塑繢配享于座厥功成乃𠜇辞于石

以紀之文曰

謂民無知斯寔乃欺廟成来觀其樂怡怡歎嗟興言

嚴師崇教以齒以胄我将子效里門郊路出入謹譲

晨趋夕息㱕所背向不争不踣安用刑克移之四方

可則而康日升于天視察明分霾蔀霄黒其何為徳

伊誰謀之曰開曰適適位宫官判州通職右賛善大夫通判軍

州事張適同修此庙率吏奔工九旬力畢仰瞻庻賢群侍翼側

拜堂下伏淚如雨惟聖成身豈同父母罔識得生肖

類毛羽冠衣廪俸帝錫而用言政行訓従學道重以

報之恩新此像宫家興礼儀若魯之風當

明天子以文求士誥詔八紘寕弗如此復古尊儒去

夷即雅化行來格皆為逹者

   時鑑 并序

雍熈三年冝州山夷攻其州弗克全之西鄙樂安里

峒有粟氏固之㑹其族南劫興安縣敗入谿峒連歳

不寕天子擇中貴臣二人涖全邵州以静之明年春

粟氏来㱕魁狡皆奉吏州庭乃刻時鑑一萹于石以

誡之

族盛卑邑邦大下國違道致殃于命取亡居夷鄰徳

䖏險近賊蜀難通軺吳莫容舠嘯萬羣姦摧壘倒関

象踣圍矣蛟斃彀巳蠆纎曷存蟻㣲何奔虎猛恃力

逼死罔逸隼鷙誠捷懷餌受緤小人為羙君子是恥

所失若塵其治如鈞寕之弗復䘮乃必覆習礼可式

翫兵竟慝怨惧興禍貪慾生過狥意成朋怫心見憎

以畏卒潰苟恱爰萃謹政防乱慎行避患缺玉不𥙷

積滓非汚来䊸徃亟愚睽智䁥跡昭事著利洽動𥙿

平原廣野馳車走馬髙浪深淵有鮪有鱣保尔攸宜

骨樂在時刋文無窮作誡永終

   𤣥風峒銘 并序

出桂州東抵慶林觀背山下有峒出風淳化元年

知州事徃避秋暑因刻銘于峒傍曰

桂東叢峰穴空通風凄肌森𬓛沒骨侵心瑩雪若㓗

凝氷若冽暑宇苦燠周陬流毒其何如斯為能去之

嶺山峩峩嶺水湯湯亘古綿今氣炎土荒物爽迩情

候乖朔節夏雨多凉秋旱多熱眷裘冬扇朝順夕変

反倒無恒夭属相仍榛莾䖝豸横乱患害性𩔗所専

造化莫遷我来峒中百慮時窮翛然自释㤀㱕終日

勒銘巖石用紀成極

   桂州延齡寺西𡶶僧咸整新堂銘 并序

桂州西𡶶僧咸整淳化元年不下山十二年矣整之

師洎祖師悉如整開興賛善大夫張洲為整作新堂

以居之有問整之行何為竒者對曰若時入陣𢧐賊

勇能進不頋死者足為善将矣况如孫吳乎交朋間

視其友無欺者足為義士矣况如管鮑乎為政廉以

平足為良吏矣况如龔黄乎入朝事君直能言必盡

誠者足為賢臣矣况如伊周乎父兄在視其室無𥝠

者足為孝子矣况如曽顔乎為文理勝辞者足為大

儒矣况如荀孟乎惟整焦然坐一室足不踐山下寸

地况入豪貴汚賤之門嗃嗃如狗䑕謟竊哉百善萬

惡心動即生身逺自蔵幾㓕半矣方之外殊而内同

者止是整能潔其行與之善將之下商較其輕重整

亦足為真僧矣由湖湘而南問僧者語整為諸先冬

十二月堂成開詔罷州任得㱕闕留文堂下為整以

銘之

知生為役𠔃無息無利畏同䧟逺𠔃出求以異復本

逾元𠔃尢躭其味寕如不殊𠔃益増乎累整之恵嚴

𠔃潔行世世超然遐邁𠔃時誰可洎窮觀永古𠔃何

足有貴萬𩔗千变𠔃終焉若是包極六合𠔃未充貪

意精明至止𠔃深藏自閉維堂斯皇𠔃犹多餘地羣

甡草𣗳𠔃藤藤茂翠環鄰俯覿𠔃勝情與智祖源師

派𠔃成流善継于家于國𠔃有慙名位晝塵夜燭𠔃

昏囂若醉城闉巖岫𠔃疑畫相似渾淪奔𢆶𠔃孰思

而議跬步天違𠔃海賖難既吁嗟整之𠔃離垢脫穢

我寕尔及𠔃腸填滓滯

   湘漓二水說

湘漓二水始一水也出于海陽山山在桂州興安縣

舊名全義縣𠝹東南九十里西北流至縣東五里嶺上始分

南北為其二水北為湘水南為漓水求其二水之名

于書于記皆無所說淳化元年開自全州移知桂州

乗舩泝湘水而抵嶺下復以漓水逹于桂州問其嶺

之名即分水嶺也分水是相離水也二水異流也謂

其同出海陽至此嶺分南北而離也二水之名疑昔

人因其水分相離而乃命之曰湘水也漓水也其北

水所為湘南水所為漓将有以上下先後而乃名之

也水隂屬屬北方北方為水之主也以其北流者㱕

主也乃尊之以相字加其名為上焉又疑為以其北

者入于華南者出于夷華貴于夷也故以相字為先

焉既二水以二字分名之即北者為上為先名湘也

即離者必加南流者也所以漓江是分水之南名也

因其水之分名為相離也乃字傍従水為湘為漓也

凡為字皆命名者也名者強称物者也古之以萬物

錯雜惧難別識也乃以名各記之矣即物之名有類

有假有義有因焉斯二水之名以其水分相離為名

是取類也是所假也是従義也是有因也今書漓江

為漓字疑其不當為此漓字也當以離字傍加水作

此灕字也又字書古無此灕字酌其理増而今以為

字焉亦由古之他字皆以義以禮撰物者以成字也

非與天地同生于自然耳亦皆由于人者也于今悉

為世所用矣以斯而言之即古之所為者未必即為

是今之所作者未必即為不是耶凡事亦無古無今

焉惟其為當者是也即湘漓二江之名孰曰非乎若

以其南方為离流南方為漓江也即所說之義其踈

   來賢亭記

人之學善文章行事烈烈代爲之称者雖前古而生

孰不欲願與之知企慕恨乎巳之後時而出不及也

觀夫同世而偕立並能而齊名則反有不相識相知

者亦有識而不知者吾觀乎斯二者經史子集之中

或絶言而不相談或曽言而不相周有之多矣吾未

嘗静坐思之不爲惜是夫當時力不相及者乎是夫

當時義不相賓者乎因而誨之吾所以異是于世矣

乃構此亭在東郊厥有意乎命曰來賢也吾欲舉天

下之人與吾同道者悉相識而相知也有能聞于吾

者吾欲信而來于是也有未聞于吾者吾欲知而来

于是也有先逹于吾者吾欲趋而来于是也有後進

于吾者吾欲誘而來于是也有務勝于吾者吾欲譲

而来于是也有推退于吾者吾欲尊而来于是也大

者吾将仰之小者吾将俯之貴者吾将奉之賤者吾

将崇之極吾心而盡于世合吾道而比于時嗚呼若

曰子將来賢之徒于人人将来賢之名于子者吾又

非斯志也盖欲夫是亭也不独如前言而巳耳亦将

化今而警古矣

   宋州龍興寺浴室院新修消災菩薩殿壁記

道隠師居是宫作是殿立是像桞子以王事繫于斯

時任宋州録事𠫵軍有轉運使和峴誣奏予盗庫金被制降使劾之以拘于寺中見而問之

師謂栁子曰余聞在佛時有大賢智施功若力能消

除世間一切災苦故于今傳其道者未嘗廢予嗣其

法見夫有形有𩔗者當罹于災禍間症亦至矣太虗

中天地或有災変日月或有灾蝕邦家或有災難人

民或有灾患夷狄禽獸或有災癘草木蟲魚或有災

害予欲如在佛時皆使免焉故以行是菩薩願能消

而除之予曰佛之力師之心果若是是亦大矣紀其

言刋于石以為師作記





河東先生集卷苐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