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橋賦(並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河橋賦(並序)
作者:皮日休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96

咸通癸巳歲,日休遊河橋,觀橋之利,不楫而濟。美其事,著河橋賦。其辭曰:

西荒之外,有昆侖山。帝都之下,豐隆在焉。其表無際,其高破天。河漢極北,昭回相連。分其坎德,遂有河源。其出綿綿,其流涓涓。如帶是也,濫觴信然,始[QXDB]石以作注,終裂地以成川。迨乎放勳之世,垂華之年,其水懷山,其波浸天。鼇怒則蹴翻五嶽,鯨激則掉破百川。迅澓而似曝,湧湍濆而若煎。漬地軸以摧矣,爛天輪而缺然。草木則尾閭之外,日月則沃焦之巔。人民死而為介,倮蟲化而為蠙。有桑不績,有麻不田。此則乘塏望萬里之淵。且夫天地之前,有河生焉。則盤石之神,不能導而使歸海。樸父之力,不能疏而使為川。豈非元命未降,抑自上元。大聖未出,大功未宣。天之作矣,抑有由焉。於是堯之心,惻然惘然。谘其四嶽,舉爾所賢。天之元命,不自於鯀。鯀雖作矣,其功不全。果殛於山,其罪昭然。天之元命,降而自禹。禹既作矣,其功如天。於是禹之心,憂然勞然。股既無肱,過不入門。以己為下,以物為先。既乘橇以即輦,又隨山浚川。導自積石,至於龍門。裂岝{山客}以風響。斬嶄岩而晝昏。破靈怪窟,斷天地根。分其注使不可潰,修其流使不可吞。然後千岩萬壑,雷吼電奔。抉逆流而並瀉,入渤海以猶渾。天下安流,昏墊無憂。禹功既大,舜禪克修。其功也與天優優,其績也與河悠悠。兆庶其安,九河如箭。濁不可鑒,嶮不可見。渦若驚風,浪如狂電。若此帝媯之世,則其流也如絲如線。

在昔典午之世也,其君實良,其臣孔臧。念濟者之太勞,乃致功而去航。子產之濟也不足比,充國之奏也胡可方。於是督斤斧於梓匠,下材幹於豫章,造其舟也,乃縆乃杠,乃輿乃梁。功既奪於利涉,力可侔於巨防。如禦黿鼉者以妖為德,聚魚鱉者以怪為祥。觀其步高於空,履險於深。其形也若劍倚天外,其狀也若龍橫水心。其高也若大虹之貫天,風吹不動。其壯也若巨鼇之壓海,浪泛不沈。曙色霍開,濟者相排。如川失水,一物時來。蹄響如雨,車音若雷。有賢有俊,有隸有台。有貧有窶,有貨有財。噫!前王之道,深有旨哉。在水則河橋曉濟,在陸則四關盡開。水之與陸,一貫而來。所以大同其軌,廣納其材。豈梁之防乎?

抑聞三代之橋也,不斤不斧,不徒不杠。以道為水,以賢為梁。濟民者民不病溺,濟世者世不頹綱。開之也通仁流義,閉之也關淫限荒。夏之梁也曰湯,殷之梁也曰昌。周之梁也曰旦,漢之梁也曰光。自漢之季,國竊主折,為水者以洚以強。及隋之世,為梁者唐,故能濟民於萬方,同軌於八荒。是知河橋之義也,可以獻於天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