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一 法苑珠林 卷第一百二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一百三

法苑珠林卷第一百二

   唐上都西朙寺沙門釋道世玄惲撰

六度篇第八十五之六

 智慧部

  述意

夫二種莊嚴慧名最勝三品次第智曰無過故經言

五度無智似若愚盲所以般若勝出世間破除諸有

釋論又言佛是衆生母般若能生佛是則智為一切

衆生之祖母故外書云叡哲欽朙乃稱放勲之徳仁

義禮智方曰宣尼之道當惟智慧之法不可不修出

世之因無宜弗習能排巨暗譬滿月之照三途巧遣

衆毒似摩祇之除萬惡豈可任無恒没守此長迷取

相交纒我心縈結常多有愛恒富無明未達因縁不

修對治所以鬱鬱慢山殆髙嵩華滔滔愛水遂廣滄

溟或横執斷常偏論即離神黄神白我見我知一腳

恒翹五邊長炙食艸學牛啗糞如犬或盛談下諦寧

識中道之宗或封執四圍豈悟大乗之㫖或謂冥初

生覺其外不知世間定常唯此為貴或復言非有想

是證涅槃計自在天能成世界戇愚昏瞢庸魯頑踈

著指求月守株求兔尚疑駞馬寧分菽麥雖知歡笑

而不殊徒識語言與狌狌而不異良由不識

空理常處無朙凡是例心皆名邪見五住煩惱未減

一毫百八使纒森然尚在是故大士為求八字不惜

軀命恐在纒中逢苦即退故自剋心以牢其志也

  引證

華嚴經云菩薩為求法故能施法者作如是言若

能投身七仞火坑當與汝法菩薩聞此歡喜無量作

是思惟我為法故尚不惜身命於阿鼻地獄諸惡趣

中受無量苦況入人間微小火坑而得聞法依集一

切功徳三昩經云釋迦過去久逺作五通仙人名曰

最勝依智度論云釋迦文佛本爲菩薩時名曰樂法

時世無佛不聞善語四方求法精進不懈了不能得

爾時魔變作婆羅門而語之言我有佛所説一偈汝

能以皮爲紙以骨爲筆以血爲墨書寫此偈當以與

汝樂法即時自念我世世喪身無數不得是利即自

剥皮㬥之令乾欲書其偈魔便滅身是時佛知其至

心即從下方踊出爲説㴱法即得無生法忍又涅槃

經云菩薩爲法因縁剜身爲燈㲲纒皮肉酥油灌之

燒以爲炷菩薩爾時受是大苦自呵其心而作是言

如是苦者於地獄苦百千萬分猶未及一汝於無量

百千劫中受大苦惱都無利益汝若不能受是輕苦

云何而能於地獄中救苦衆生菩薩摩訶薩作是觀

時身不覺苦其心不退不動不轉菩薩爾時應自㴱

知我定當得阿耨菩提菩薩爾時具足煩惱未有斷

者為法因縁能以頭目髓腦手足血肉施於衆生以

釘釘身投巖赴大菩薩爾時雖受如是無量衆苦其

心不退不動不轉菩薩當知我今定有不退之心當

得阿耨菩提又大集經云菩薩為於一字一句之義

能以十方世界珍寳奉施法王一偈因縁捨於身命

雖於無量恒河沙等劫修行布施不如一聞菩提之

事心生歡喜於正法所樂聞樂説常為諸佛諸天所

念以念力故世間所有經典書論悉能通達又大方

便報恩經云菩薩常勤求善知識為聞佛法乃至一

句一偈一義三界煩惱皆悉萎悴菩薩至心求佛語

時渴法情重不惜身命設踐熱鐵猛火之地不以為

患菩薩為一偈故尚不惜身命況十二部尊經為一

偈故尚不惜命況餘財物聞法利益故身得安樂㴱

生信心直心正見見説法者如見父母心無憍SKchar

衆生故至心聽法不為利養為衆生故不為自利為

正法故不畏王難飢渴寒熱虎狼惡獸盜賊等事先

自調伏煩惱諸根然後聽法又華嚴經云菩薩如是

方便求法所有珍寳無貴惜者於此物中不生難想

若得一句未曾聞法勝得三千大千世界滿中珍寳

得聞一偈勝得轉輪聖王釋提桓因梵天王處菩薩

作是念言我受一句法設令三千大千世界大火滿

中上從梵天而自投下何況小火我尚盡受一切諸

地獄苦猶應求法何況人中諸小苦惱為求法故發

如是心如所聞法心常喜樂悉能正觀未曾有經云

㫺毗摩國徙陁山有一野干為師子所逐墮一丘野

井巳經三日開心分SKchar自説偈言

  一切皆無常 恨不飴師子 奈何死厄身

  貪命無功SKchar 無功已可恨 復汙人中水

  懺悔十方佛 願垂照我心 前代諸惡業

  現償皆令盡 從是值明師 修行盡作佛

帝釋聞之與八萬諸天到其井側曰不聞聖教久處

幽㝠向説非凡願更宣法野干答曰天帝無訓不識

時宜法師在下自處其上初不修敬而問法要帝釋

於是以天衣接取叩頭懺悔憶念我㫺曾見世人先

敷髙座後請法師諸天即各脱寳衣積為髙座野干

升座曰有二大因縁一者説法開化天人福無量故

二者為報施食恩故天帝白曰得兔井厄功報應大

云何恩不及耶答曰生SKchar各宜有人貪生有人樂死

有愚癡人不知死後更生違逺佛法不值明師貪生

SKchar死墮地獄有智慧人奉事三寳遭遇明師改惡

修善如斯之人惡生樂SKchar死生天上天帝曰如尊所

誨全命無功者願聞施食施法答曰布施飢食濟一

日之命施珍寳者濟一世之乏增益生SKchar説法教化

者能令衆生出世間道得三乗果免三惡道受人天

樂是故佛説以法作施功徳無量天帝曰師今此形

為是業報為是應化答曰是罪非應天帝曰我謂是

聖方聞罪報未知其故願聞因縁答曰㫺生波羅奈

國波頭摩城為貧家子刹利之種幼懐聰朗特好學

習至年十二逐師於山不失時節經五十年九十六

種經書靡所不達皆由和尚之恩其功難報由先學

慧自識宿命由受王位奢婬著樂報盡命終生地獄

畜生自下云云略而不述時帝釋與八萬諸天從受十善今還

天宫和尚何時捨此罪報得生天上野干曰剋後七

日當捨此身生兠率天汝等便可願生彼天多有菩

薩説法教化七日命盡生兠率天宫復識宿命行十

善道又賢愚經云佛在波羅奈國於林澤中為諸天

人四輩之𩔖顯説妙法時虚空中有五百鴈為羣聞

佛音聲㴱心愛樂𮞉翔欲下獵師張羅鴈墮其中為

獵師所殺生忉利天處父母膝上若八嵗兒端嚴無

比灮若金山便自念言我何因生此即識宿命愛法

果報即共持華下閻浮提至世尊所禮足白言我𫎇

法音生在妙天願重開示佛説四諦得須陁洹果即

還天上

  利益

又大寳積經云第六菩薩修行智慧復有十法不與

二乗共何等為十一思惟分别定慧根本二思惟不

捨斷常二邊三思惟因縁生起諸法四思惟無衆生

我人夀命五思惟無三世去来住法六思惟無發行

不斷因果七思惟法空而植善不懈八思惟無相而

度衆生不廢九思惟無願而求菩提不離十思惟無

作而現受身不捨如是慧者不與聲聞辟支佛共又

月燈三昧經云佛言若有菩薩能行般若有十種利

益何等爲十一一切悉捨不取施想二持戒不缺而

不依戒三住於忍力而不住衆生想四行於精進而

離身心五修禪定而無所著六魔王波旬不能擾亂

七於他言論其心不動八能達生SKchar海底九於諸衆

生起增上悲十不樂聲聞辟支佛道又佛言若有菩

薩信樂多聞有十種利益何等為十一知煩惱資助

二知清淨資助三逺離疑惑四住正眞見五逺離非

道六安住正路七開甘露門八近佛菩提九與一切

衆生而作灮明十不畏惡道又六度集經云復有四

種智慧具足智慧何等為四一不住斷見二不入常

見三了十二縁四忍無我行菩薩復有四種擁䕶法

具足智慧何等為四一擁䕶法師如已君主二護諸

善根三將䕶世間四䕶利益他菩薩復有四種無猒

足行具足智慧一樂於多聞無有猒足二樂於説法

無有猒足三行慧無有猒足四行智無有猒足又華

嚴經云佛子一切諸佛有十種未曾失時何等為十

一切諸佛成等正覺未曾失時一切諸佛善根業報

未曾失時一切諸佛授菩薩記未曾失時一切諸佛

隨應衆生示現神力未曾失時一切諸佛現如來身

未曾失時一切諸佛悉行於捨未曾失時一切諸佛

入城聚落未曾失時一切諸佛攝歡喜衆生未曾失

時一切諸佛難化衆生而放捨之爲調伏故未曾失

時一切諸佛示現不可思議自在神力未曾失時佛

子是為一切諸佛十種未曾失時頌曰

  三塗阻隔  六度相應  施戒忍進

  禪智開朦  四等慈照  三學哀矜

  唯斯福利  寔由心崇  染淨隨情

  取捨我躬  解興惑喪  息妄休徵

  六蔽久壅  八正虚融  福智雙感

  理量俱通

感應縁略引七驗

晉亭湖神廟

魏沙門釋志湛

唐沙門釋慧因

唐沙門釋慧稜

唐沙門釋法敏

唐沙門釋空藏

唐司元大夫妻蕭氏

晉揚州江畔有亭湖神嚴峻甚惡于時有一客僧婆

羅門名曰法藏善能持咒辟諸邪毒竝皆有驗别有

小僧就藏學呪經於數年學業成就亦能降伏諸邪

毒惡故詣亭湖神廟止宿誦呪伏神其夜見神遂致

殞命藏師聞弟子誦呪致SKchar懐忿自來夜到神廟瞋

意誦呪神來出見自亦致SKchar同寺有僧每恒受持般

若聞師徒竝亾遂来神所於廟夜誦金剛般若至夜

半中聞有風聲極大迅𨒪之間見有一物其形偉大

壅聳驚人奇特可畏口齒長利眼灮如電種種神變

不可具述經師端坐正念誦經刹那匪懈情無怯怕

都不憂懼神見形泰攝諸威勢来至師前右膝著地

合掌恭敬聽經訖師問神曰檀越是何神靈初来猛

峻後乃容豫神答云弟子惡業報得如是是此湖神

然甚信敬經師又問若神信敬何意前二師竝皆打

死答云前二師死者為不能受持大乗經典瞋心誦

呪見弟子来逆前放罵專誦惡語欲降弟子弟子不

伏于時二僧見弟子形惡自然怖死亦非弟子故殺

二僧左近道俗見前二僧被殺謂經師亦死相率往

看且見平安容儀歡泰時人甚怪競共問由具答前

意寔因般若威力聖教不虚諸人因此發心受持般

若者衆

魏泰嶽人頭山銜艸寺釋志湛齊州山㽵縣人是朗

公曾孫之弟子也立行純厚省事少言住銜艸寺寺

即宋求那跋摩之所立也遊諸禽獸而不驚亂常誦

華用為恒業將終之日沙門寳誌奏梁武曰北方

山㽵縣僧住銜艸寺是須陁洹聖人今日入涅槃揚

都道俗問誌皆遣遥禮端坐氣絶兩手各舒一指有

西天竺僧解云若是二果聖人各舒兩指湛舒一指

定是初果𭣣葬人頭山造塔安之鳥獸不汙今猶在

焉又雍州有僧亦誦法華隱于白鹿山感一童子常

供給至終置屍巖下餘骸枯朽唯舌多年不壊又齊

武成世幷州東看山側有人掘地見一處土其色黄

白與𠊓有異尋見一物狀人兩脣其内有舌鮮紅赤

色以事奏聞問諸道人無能知者沙門大統法師上

奏曰此持法華者令六根不壊殷誦千徧定感此徵

乃𠡠中書舍人髙珍曰卿是信向之人自往看之必

有靈異宜遷置淨所設齋供養珍奉𠡠至彼集諸持

華沙門各執香爐潔齋旋遶而祝曰菩薩涅槃年

代已逺像法流行奉無謬者請現靈感纔始發聲脣

舌一時鼓動雖無響及而似讀誦諸同見者莫不毛

竪珍以狀聞詔遣藏之石函遷于山室又魏太和初

年北代京閹官自慨形殘不逮餘人旋奏乞入山修

道出𠡠許之乃賫一部華嚴晝夜讀誦禮悔匪懈夏

首歸山至六月末髭鬚盡生陰相復現丈夫相狀宛

然復舊具狀奏聞髙祖增信内宫驚訝於是北代之

華嚴轉盛右此二驗見侯君素集

唐西京大莊嚴寺釋慧因俗姓于吳郡海塩人也稟

靈温裕清鑒倫通後造長干辯法師所禀學三論窮

實相之微言𢎞滿字之幽㫖寫水一器青更逾藍辯

後歸靜山林便以學徒相委受業弟子五百餘人踵

武傳燈將三十載陳太建八年安居之始忽感幽使

云王請法師部從相諠絲竹交響當即氣同捨夀體

如平日時經七夕若起㴱定學徒請問乃云試看箱

内見有何物尋檢有絹兩束因曰此為䞋遺重問其

故曰妄想顛倒知何不為吾被閻羅王命夏坐講大

品般若於冥道中謂經三月又見地獄衆相五苦次

第非夫慈該幽顯行極感通豈能起彼冥祈神遊異

域者矣以貞觀元年二月十二日䘚于莊嚴寺春秋

八十有九

唐襄州紫金寺釋慧稜姓申屠凡有法論皆令覆述

吐言質朴談理入微時人同號得意稜也至貞觀十

四年正月半襄州有感通寺昶法師曰夢見閻羅王

請稜公欲講三論昶公講法華如何稜曰善哉慧稜

發願常處地獄教化衆生講大乗經既有此徵斯願

畢矣至九月末蔣王見稜氣弱送韶州乳二兩逼令

服之其夕夢見一衣冠者曰勿服此乳閻羅王莊嚴

道場已竟大有乳藥至十月半黄昏時遂覺不愈告

弟子曰吾五臟已崩無有痛所四更起坐告寺主寳

度曰憶年八歲往龍泉寺借觀音未至耆闍已講三

徧皎如目前説言未訖外有大聲告曰法師早起燒

香使人即到度曰何人答曰閻羅王使迎稜法師来

即起燒香洗浴懺悔禮佛訖還房中與度别食粥未

了便取一生私記焚之曰此私記於他讀之不得其

致矣至小食時異香忽来稜斂容便䘚即十四年十

月十六日也春秋六十有五

唐越州靜林寺釋法敏姓孫丹陽人也法華三論常

講不絶至貞觀元年出還丹陽講華嚴涅槃至二年

於越州田都督追還一音寺講道俗數千慶之嘉會

至十九年會稽士俗請往靜林講華嚴經至六月末

正講衆集有虵懸半身在敏頂上長七尺許作黄金

色吐五色灮講畢方隱至夏終還一音寺夜有赤衣

二人禮敏曰法師講四部大經功徳難量須往他方

教化故從東方来迎法師弟子數十人同見此相至

八月十七日爾前三日三夜無故暗冥恰至將逝忽

放大灮夜明如日因爾遷化春秋六十有七停喪七

日異香不滅道俗感歎咸悉相送

唐京師會昌寺釋空藏姓王氏先祖晉陽今在雍州

之新豐縣母初孕之日自然不食酒肉葷辛不嘗以

同身子密加異之既誕之後靈鑒日陳情用髙逺讀

誦經論恩存拔濟聰勤無比日誦萬言至年長大總

誦經論三百餘卷鈔摘衆經大乗要句十有餘卷流

行於世賢劫千佛日禮一徧春夏方等常坐不卧翹

勤難加寸陰不虧以貞觀十六年五月十三日終於

㑹昌春秋七十有四遺身於龍池寺側𭣣骨起塔其

髏骨兩耳相通頂有雙孔眼匡合竅各有三焉弟子

等追惟永往樹碑會昌寺左僕射燕國公于志寧為

文又有釋遺裕常誦法華千有餘徧以貞觀初因疾

將終遺囑友人慧廓曰比雖誦經意望靈驗身死之

後不須露骸埋之十載屈為發出舌根爛不審若不

壊為起一塔以示經感言訖而終依囑而埋至貞觀

十一年廓與知友就墓開之身肉都盡唯舌不朽一

縣士庶女男咸覩敬仰以函盛舌於陽陸北性谷南

岸為建塔銘識者尊嚴發信誦經又有京城西豐谷

南福水南史村史呵誓少懐善念常誦法華臨終

之時感有異香氛氲滿村埋後十年妻亾開墓同殯

見舌鮮明異常紅赤又蕭僕射宋國公兄太府寺大

卿榮位髙貴國史具傳欣懐道業無棄寸陰暗誦法

華萬有餘徧兄弟各造千部法華書生潔淨勘校無

謬莊飾函盛散付流通請受人名各録一通躬自禮

敬日夜一徧宋公自撰經疏十有餘卷廣集諸家向

有三十採掇菁華揉以胷臆四時無事陞座恒講至

於開題之首每名京城名徳朝野宰貴躬臨座席以

申賔主况卿情好讀誦所寫法華千部躬自勘校每

日朝參必使侍人執經在前至於公事伺有閑隙便

自勘讀日誦一徧以為常式靈祥徵迹頗難記録家

門髙逺不可傳述右此四驗出唐高僧傳

唐蕭氏是司元大夫崔義起妻是蕭鏗女鏗是僕射

之姪蕭氏為人妬忌多瞋好打奴婢不信業報至麟

徳元年從駕洛陽到二年正月身亾死在地獄蕭氏

手下常所愛婢名閏玉年可十八雖是獠婢容貌端

正性識聰敏信樂佛法至二月家内為夫人設三七

日齋僧正食時夫人自來看枷項鎖腰獄䘚衞從餘

人不知唯此婢見夫人靈著此婢言音共夫人生平

語音無異使𫝊語向家内大小云吾適崔家巳來為

性多瞋横生嫉妬好打奴婢兼不信因果今至地獄

受罪極重備經諸苦不可具説聞家内今三七日為

吾設齋請求獄官放一日假暫来看齋語汝男女合

家大小吾自共汝同住已来身三口四意怒三毒好

瞋打汝兼嫉妬大夫所看婢妾種種不善發起惡業

今受報苦不可具陳願汝男女合家大小内外眷屬

從汝懺悔願施歡喜然汝男女憶吾乳餔之恩將吾

生平受用資具𨒪捨修福望拔冥苦至七七日為吾

設齋之時令此功徳早得成就吾至齋日更請官人

望得復来語大夫及兒女等大夫生平急性多瞋不

得過分瞋打奴婢勸信三寳恭敬上下修持齋戒檀

忍不絶臨去之時語男女云吾且將閏玉去使在地

獄看吾受罪苦痛如何經五六日還放𮞉来令汝男

女知吾受罪苦痛虚實作此語已閏玉即SKchar唯心上

暖餘分竝冷身臥在地不敢埋之此婢即至地獄見

一大殿院門嚴兵守衞云是王殿不敢窺窬行至東

院别見一㕔上有大官人云是斷罪官復過㕔院東

有地獄種種苦具一如圖畫夫人語婢云汝看吾受

罪之苦作此語已即有種種獄䘚羅刹撲擲夫人屠

割身肉鑊湯煎煮煮已還活活已復歷諸獄鐵鉗抽

舌鐵烏啄之復臥鐵牀飛烏猛火一時著身死已還

活活已復受諸苦不可具陳夫人穌已即見其父蕭

鏗乗紫金蓮華座騰空而来鑑生平已来及歷任諸

官皆不食酒肉葷辛常誦法華經日别一徧恭敬三

寶晝夜六時禮誦無闕今生善處見女受苦故来相

救即語女云吾生平之日每勸汝生信止怒汝不用

吾語今致其殃汝復何因將此婢来女報父言為兒

生平不信今受罪苦故將此婢看兒受罪輕重令傳

向家内男女使其生信父聞印可即語女言吾雖生

善處未能全救汝苦汝努力自勵發心兼藉家内福

善共相助佐決望得出上升人天作此語已忽有一

婆羅門師年少端正亦乗空而来語夫人曰由汝不

信因果今受罪苦未知此婢性識如何吾欲教誦經

使傳家内令世人生信夫人報云請師但教此婢聰

明誦經可得師即先教誦金剛般若初受二三行有

忘一二句者後續授之漸得半紙一紙少時誦得不

忘復教誦藥師法華一受不忘此之三部皆作梵音

不作漢語文詞典正音韻清亮文句皆熟即已放歸

臨來語云汝至家内逢人為誦漢人道俗不别汝音

令覓婆羅門善梵語者試看誦之始知善惡世人多

有信邪事道不樂佛法既見汝獠婢尚能誦得三本

梵經豈可不生信心儻得一人𮞉邪入正非但夫人

得福亦令汝後報不入三塗既受此語已放出至家

惺了如舊即集家内尊卑具説夫人地獄受罪苦事

猶恐曹主兒郎等不信即臥在地作夫人在地獄受

苦之事或云看夫人吞熱鐵丸開口咽之口赤腹熱

如火或云看夫人受鐵犂耕舌出舌二三尺餘或云

看夫人受鐵牀苦身體紅赤熱氣如火如是變現種

種苦痛之相已然後穌醒復説見夫人父誡𠡠之事

復説見婆羅門教誦經意夫人得出地獄上升天報

此婢即為家内正坐而誦文文句句皆作梵音聲氣

清亮令人樂聞室家大小見此善惡靈驗罕所未聞

夫人男女大小五體自撲號哭哀慟逾痛初亾道俗

郡官聞者皆勸易心歸信齋戒不絶麟徳元年有西

域四婆羅門来獻佛束頂骨因親眷屬將軍薛仁軌

家内設齋諸親聚集諸官人共議云此婢雖誦得梵

經某等皆不别之故邀屈請得此四婆羅門至將軍

舍齋復喚得此婢不語四僧云在地獄中誦得誑云

别有婆羅門教誦得此三部經密試虛實即對四僧

令婢誦之且誦金剛般若訖此四婆羅門一時皆起

合掌怪歎希奇未曾有也何因漢人能得如此更為

誦藥師法華訖彌加歡喜恭敬如師即譯語傳云此

女何因得如此善巧音詞文句典正經熟不錯吾西

域善能誦者未能如是此非凡人能得如此諸官人

等始為説實四僧泣淚非是聖力冥加豈能如是言

詞典正諸官道俗見者悲歎㴱信佛法不敢輕慢將

軍因見此事奏上聞徹皇帝𠡠語百官信知佛法衆

聖之上冥祐所資孰不能信百官拜謝慶所未聞良

由三寳景福恩重慈蔭四生非臣下愚所能籌度聖

凡受益豈得不信

懺悔篇第八十六之一

 述意部

敬惟佛日潜暉正像侵訛人情嶮異世序澆漓仰别

大師千有七百衆生頑瞽善根羸薄正法既衰邪見

增長内無勝解常為五住自縈外失良縁致使四魔

得便放縱三毒馳騁六塵日夜攀縁無非搆禍招釁

之咎積罪尤多今既覺悟盡誠懺悔然懺悔之儀須

憑聖教教有大小罪有重輕通塞不同開遮有異是

故第一廣引聖教明懺成持不如七衆之人曾經受

得五八十具三聚等戒若犯小乗初四重戒不覆藏

者依律開許盡形學悔不限時節若覆藏者縱有懺

悔依律不許第二篇已下隨犯輕重覆與不覆但識

名種依律得除具存大教非此所明若犯大乗三聚

等戒除𧩂方等邪見重縁業思極重戒體不全縱有

好心懺犯大難必須懇意用心徹到犯餘輕者懺悔

可通今依方等佛名經等無問在家出家大小乗戒

若有犯者不牒名種所以開懺惟此懺悔為除罪障

冀免業非欣慕清升逺求大聖思極大事不可容易

自非具閑聖教無宜得滅知罪眞妄染淨虚融心境

開合常須作意不起攀縁罪方伏除也

 引證部

如最妙初教經云佛告舍利弗我憶往㫺有一比丘

名曰欣慶犯四重禁来至僧中九十九夜懺悔自責

罪業即滅戒根即生如初受戒時無有異也如人移

樹餘處得生彌更滋長乃得成樹破戒懺悔亦復如

是爾時破戒比丘自隱犯罪心生慚愧轉加苦行乃

經七年道成羅漢説是品時五百破戒比丘以慚愧

故戒根還復又大莊嚴經論云若人學問雖復毁行

以學問力能尋得𢌞以是義故應勤學問我㫺曾聞

有一多聞比丘住阿練若處時有寡婦數數往来比

丘所聽其説法于時學問比丘於此寡婦心生染著

以染著故所有善法漸漸劣弱為凡夫心結使與此

婦女共為言要婦女言汝今若能罷道還俗我當相

從彼時比丘即便罷道既罷道巳不能堪任世間苦

惱身體羸瘦不解生業未知少作而大得財即自思

惟我於今者作何方計得生活耶復作是念唯客殺

羊用功極輕兼得少利作是念巳求覓是處以凡夫

心易朽敗故造作斯業還與屠兒共為親友於賣肉

時有一相識乞食道人於道路上遇值得見見巳便

識頭𩬊蓬亂著青色衣身上有血猶如閻羅羅刹所

執肉稱悉為血汙見其稱肉欲賣與人比丘見巳即

長歎息作是思惟佛語眞實凡夫之心輕躁不停極

易𮞉轉先見此人勤修學問䕶持禁戒何意今日忽

為此事作是念已即説偈言

  汝若不調馬 放逸造衆惡 云何離慚愧

  捨棄調伏法 威儀及進止 為人所樂見

  飛鳥及走獸 覩之不驚畏 行恐傷蟻子

  慈哀憐衆生 如是悲愍心 今為安所在

凡夫之人其心不定若得見諦是名沙門婆羅門復

説偈云

  勇捍而自稱 謂已眞沙門 為此不調心

  忽作斯大惡

説是偈已尋即思惟我今作何方便令其開悟如佛

言曰若教人時先當令其觀於四諦今當為説佛業

根本作是念已而語之言汝於今者極善稱量時賣

肉者作是念言此比丘既不買肉何故語我極善稱

量作是念已即説偈言

  此必有悲愍 而来見濟拔 如斯之比丘

  久離市易法 見吾為惡業 故来欲救度

  實是賢聖人 為我作利益

説是偈已尋憶㫺者為比丘時造作諸行念先所誦

經名曰苦聚欲過欲味思惟是已即以肉稱逺投于

地於生死中㴱生猒患語彼比丘大徳大徳而説偈

  欲味及欲過 何者為最多 我以慚愧䩙

  捉持智慧稱 思量如此事 心已得通達

  不見其有利 鈍者欲衰患 以是故我今

  宜應捨離欲 往詣於僧坊 復還求出家

時罷道比丘説此偈已即捨惡業出家精勤得阿羅

漢果以此文證破戒犯重𮞉心學道勤修則出雖復

依理要須專精起勇猛心不惜身命常須自省勿起

邪念立大誓願不限劫數盡於未来盡欲度脱等衆

生界拔苦與樂知心妄動逺離前境新業不起舊結

伏除縱有重過即能輕微業惡雖重不如善心故湼

槃經云譬如㲲華雖有千斤終不能敵眞金一兩如

恒河中投一升鹽水無鹹味飲者不覺喻能觀心強

即滅重罪又虚空藏經云若優婆塞優婆夷等破五

戒犯八戒齋出家比丘比丘尼沙彌沙彌尼式又摩

那犯四重禁在家菩薩毁六重禁如是愚人世尊先

於毗尼中決定驅擯如火石破今於此經説大悲虚

空藏能救諸苦及説咒以除罪咎設有此人云何為

證佛告優波離有三十五佛教救世大悲汝當敬禮

爾時當著慚愧衣如眼生瘡㴱生耻愧如癩病人隨

良醫教汝亦如是應生慚愧既慚愧已一日乃至七

日禮十方佛稱三十五佛名别稱大悲虚空藏菩薩

名澡浴身體燒衆名香堅黑沈水明星出時長跪合

掌悲泣雨淚稱虚空藏名白言大徳大悲菩薩愍念

我故為我現身爾時當起是想虚空藏菩薩頂上有

如意珠其如意珠紫金色若見如意珠即見天冠此

天冠中有三十五像現如意珠中十方佛像現虚空

藏菩薩身長二十五由旬若現大身與觀世音等此

菩薩結跏趺坐手捉如意珠王其如意珠演説衆法

音與毗尼合若此菩薩憐愍衆生作比丘像及一切

像若於夢中若坐禪時以摩尼珠印印彼臂印文上

有除罪字得此字已還入僧中如本説戒若優婆塞

得此字者不障出家設不得此字便有空中有聲唱

言罪滅若無空聲使知毗尼者夢見虚空藏告言毗

尼菩薩某甲比丘某甲優婆塞更令懺悔一日乃至

七日禮三十五佛虚空藏菩薩力故汝罪輕微知法

者復教令塗治圊厠經八百日日日告言汝作不淨

事汝今一心塗一切圊厠莫令人知塗已澡浴禮三

十五佛稱虚空藏向十二部經五體投地説汝過惡

如是懺悔復經三七日爾時智者應集親厚於佛像

前稱三十五佛名稱虚空藏名文殊師利賢劫菩薩

為其作證更白羯磨如前受戒此人苦行力故罪報

永除不障三種菩提業佛告優波離汝持是觀虚空

藏法為未来世無慚愧衆生多犯惡者廣分别説説

是語時虚空藏結跏趺坐放金色灮如意珠中現三

十五佛已白佛言世尊我此如意珠寳説首楞嚴座

是故衆生見此珠者得如意自在爾時世尊𠡠優波

離汝持此經不得多衆廣説但為一人持毗尼者為

未来世無眼衆生作眼目故慎莫忘失時優波離聞

佛所説歡喜奉行又依佛名經云爾時佛告舍利弗

若善男子善女人求阿耨菩提者當先懺悔一切諸

罪若比丘犯四重比丘尼犯八重戒式叉摩𨙻沙彌

沙彌尼犯出家根本若優婆塞犯優婆夷重戒若優

婆夷犯優婆塞重戒乞懺悔者當淨洗浴著新淨衣

不食葷辛當在靜處修治室内以好華旛莊嚴道場

香泥塗地懸四十九枚旛莊嚴佛座安置佛像燒種

種香散種種華興大慈悲願苦衆生未度者令度於

一切衆生下心如僮僕心若比丘犯四重禁如是晝

夜四十九日當對八清淨僧發露所犯罪七日一對

發露至心殷重悔㫺所作一心歸命十方諸佛稱名

禮拜隨力隨分如是至心滿四十九日罪必除滅是

人得清淨時當有相現若於覺中若於夢中十方諸

佛與其記别或見菩薩與其記别將詣道場共為巳

伴或與摩頂永滅罪相或自見身入大㑹中處在衆

次或自現身處衆説法或見法師淨行沙門將詣道

場示其諸佛舍利弗若比丘懺悔罪時若見如是相

者當知是人罪垢得滅除不至心若比丘尼懺悔八

重罪者當如比丘法滿足四十九日當得清淨除不

至心若優婆塞優婆夷懺悔重戒應當至心恭敬三

寳若見沙門恭敬禮拜生難遭想當請詣道場設種

種供養當請一比丘心敬重者就其發露所犯諸罪

至心懺悔一心歸命十方諸佛稱名禮拜如是滿足

七日必得清淨除不至心舍利弗若比丘比丘尼優

婆塞優婆夷欲懺悔諸罪當洗浴著新淨衣修治室

内敷好髙座安置佛像懸四十九枚旛種種華香供

養誦此三十五佛名日夜六時懺悔滿二十五日滅

四重八重等罪式叉摩𨙻沙彌沙彌尼亦如是又大

方等陁羅尼經云爾時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若有

比丘世尊去後毁四重禁比丘尼毁八重禁若菩薩

若沙彌沙彌尼優婆塞優婆夷若毁如是一一諸戒

當云何滅如是等過佛言快哉文殊乃能請問如是

等事汝慈悲勝故能發是問汝若不發是問我終不

説彼惡汝今諦聽當為汝説若我去世後若有惡律

儀比丘毁四重禁黙受供養而不改悔當知是比丘

必受地獄苦而無疑也我今當出良藥救彼比丘汝

今諦聽當為汝説

離婆離婆諦仇呵仇呵帝陁羅離帝尼呵羅

毗摩離帝莎呵

文殊師利此陁羅尼是過去七佛所造如是七七亦

不可計數亦不可説此陁羅尼救攝衆生現在十方

不可計不可數七佛亦讀誦此陁羅尼救攝衆生末

世惡律儀比丘令其堅固住清淨地若有比丘毁四

重禁至心憶念此陁羅尼誦千四百徧已乃一懺悔

請一比丘以為證人自陳其罪向形像前八十七日

懺悔已是諸戒根若不還生終無是處若不堅固阿

耨菩提心亦無是處又文殊師利云何當知得清淨

戒善男子若其夢中見有師長手摩其頭若父母婆

羅門耆舊有徳人若與飲食衣服臥具湯藥當知是

人住清淨戒若見如是一相者應向師説如法除滅

如是罪咎若比丘尼毁八重禁者若欲除滅八重禁

者先請一比丘了知内外律者陳其罪咎向彼比丘

彼比丘應知法而教此内外律所謂

⿰𥘈籴離婆其羅帝羅帝婆摩羅帝阿摩羅帝

莎呵

善男子此陁羅尼若有讀誦受持如法修行九十七

日誦四十九徧乃一懺悔隨師修行是諸惡業若不

除滅終無是處若於夢中見如上事當知彼尼住清

淨地具清淨戒若有沙彌沙彌尼優婆塞優婆夷毁

諸禁戒者亦應請一比丘了知内外律者向形像前

若尊經般若前自陳其過向此比丘説此比丘應教

淨律之法所謂

伊伽羅帝慕伽羅帝阿帝摩羅帝郁伽羅帝

婆羅帝婆座羅伽竭帝座羅竭帝豆羅奢

竭帝毗奢竭帝離婆竭帝婆羅⿰𥘈籴⿰𥘈籴

⿰𥘈籴⿰𥘈籴持羅⿰𥘈籴⿰𥘈籴其蘭⿰𥘈籴⿰𥘈籴提蘭⿰𥘈籴

⿰𥘈籴毗羅⿰𥘈籴⿰𥘈籴莎訶

善男子我為慈愍一切衆生故説此陁羅尼若有下

劣沙彌沙彌尼優婆塞優婆夷亦讀誦修行此陁羅

尼誦四百徧乃一懺悔如是次第四十七日當懺悔

時應自陳過令其耳聞如上所説夢中得見一一事

者當知是沙彌等住清淨地具清淨戒佛告文殊師

利如汝所念行者應修五事持諸戒境界所謂不犯

陁羅尼義不𧩂方等經不見他過不毁大乗不毁小

乗不離善友常説衆生妙行復有五事不談上界所

見亦不談所行好醜之事亦應日三時塗地亦應日

誦一徧日一懺悔如是五事是行者業不犯戒復有

五事若有比丘此行法者及與白衣不得祭祠鬼

亦復不得輕於鬼神亦復不得破鬼神廟假使有人

祭祠鬼神亦不得輕亦不得與彼人往来如是五事

是行者業䕶戒境復有五事不得與𧩂方等經家往

来不得與破戒比丘往来不得與破五戒優婆塞往

来不得與獵師家往来不得與常説比丘過人往来

復有五事不得與腦皮家往来不得與藍染家往来

不得與養蠶家往来不得與壓油家往来不得與掘

鼠藏家往来復有五事不得與劫人家往来不得與

偷人家往来不得與燒僧坊家往来不得與偷僧祇

物人往来不得與乃至偷一比丘物人往来復有五

事不得與畜猪羊雞犬家往来不得與觀星宿家往

来不得與婬女家往来不得與寡婦家往来不得與

沽酒家往来如是七種五事是行者業䕶境界

法苑珠林卷第一百二

校譌

 第七紙十八行難宋南藏作雖第十四紙七行兄北藏作況第十五

 紙八行望宋南藏作至

音釋

 嵩華嵩思融切華胡化切嵩華並山名滔滔並徒刀切水流貌渠堯切舉足也

 戇陟降切愚也武亘切與懜同不明也並父沸切與狒同獸名人身反踵自

 笑俗謂之土婁是也狌狌並所庚切能言獸也烏丸切刻削也萎悴萎於爲切枯也

 悴秦⿰酉⿱衣十憔悴也靡幼切誤也央炎吾駕切疑怪也知隴切躡也

 稜魯登丑兩盧俟切髑髏也揉掇揉忍九切矯揉也掇丁活切釆也

 隟綺㦸切空隟也口莖盧皓切西南夷名窺窬窺缺規切窬盖朱切闚𨵦

 猶私視也他朗切或然之詞澆漓澆古堯切漓音離澆漓薄也公戸切目有联

 而無明也許刃切瑕隙也胡犬切與鞙同大車縛軛靼也圊厠圊七情切厠初吏切

 許云切辛菜也莫杯切猶箇也⿰𥘈籴郎計

 常熟居士嚴澤施貲刻此法𫟍珠林第一百二卷 吳江比丘明覺對 吳

 江沙彌本宏書萬曆辛卯冬清溧水端本澄刻山妙德庵識